翡翠人格(15-16)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居然会发生丢稿的事情。重新打开word的时候,弹出一个存在不同版本的提示,鬼使神差了习惯乱点了,发现存稿丢了一部分。欲哭无泪,找不回来了,只能现码,部分细节可能和预期的不一致,本来想校验下的,现在心情都没有了。算了先发,下一章再校验。发了就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
  第十五章 项目合伙人
  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夏语冰的觉得自己计画即使说不上天衣无缝,也应该堪称完美了。她先在网上买选了一种造型比较特殊,款式比较新颖的U盘,将那天自己和陈亮发生的事情录音稍微剪辑下,放到U盘里面,还特地给资料夹命名了一个日期,好像这种语音有很多期似的,然后又塞入很多同样日期格式命名并且加了密码的压缩包,压缩包里面都是高品质的音乐档。这样,那个藏有自己和陈亮录音的资料夹好像被主人从压缩包里面解压完,忘记删除的样子。然后,再将所有档全部设置成隐藏。最终,这个为了刺激莫海的道具U盘就算製作完成了,插入U盘,显示的内容都是为空的。一般人都会觉得奇怪吧,一定会发现U盘的容量出现问题,自然会想到隐藏文件。
  让莫海用自己聪明才智发现自己"出轨"的事实,是夏语冰想了很久才确定的计画,只有设置一些障碍,让莫海越过这些障碍,才能更加深信自己发现的一切。想到这里,夏语冰又在U盘里面放一个PPT,这个是陈亮发给自己的项目材料。的确,U盘为空的,一般人都会觉得奇怪吧,还是稍微放个档。
  奇怪,自己怎么会担心有人看到呢?不是专门给莫海準备的局吗?夏语冰心想。
  现在,麻烦的是,怎么引导莫海去主动发现这个U盘。夏语冰心里没底,只能见招拆招。首先,她在家的时候故意在很不巧的在莫海面前,从公事包里面掉出了一次这个U盘,然后假装很紧张的迅速捡起来,主动解释说是陈亮给自己一些公司的资料,为了专案保密,所以用U盘。这种欲盖弥彰,漏洞百出的说法,一定会引起老公莫海的怀疑。
  最后夏语冰计画在週末去陈亮办公室的时候,让莫海意外的从陈亮的办公桌上发现这个"被落下的"U盘。
  儘管和陈亮约好的週末只是几天的时间,当夏语冰却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虽然已经知道莫海在何师道那边拿了多的药,平时生活也在一直留意莫海的行动,但似乎没有等到预期预料中的行动。反而夏语冰可能将注意力太多的放在莫海身上,一不小心,让自己的爱车很不巧的出了点交通事故,只能将车送去维修,这几天也只能让莫海送着自己上班。
  另外夏语冰已经将微信上的假陈亮改而来备注为老师,将陈亮的微信重新修改回陈亮。莫海还是会时不时的会偷看夏语冰的微信记录,但这两天似乎夏语冰和陈亮的微信都是茶米油盐的繁琐事,其他事情似乎都没有涉及到。倒不是夏语冰不想和陈亮说点什么,只是现在微信上的陈亮是真的陈亮,夏语冰有一茬没一茬和陈亮聊着,似乎没有一点进展。
  可能是药性过去了吧,而自卑木鱼般的陈亮自然不敢主动逾越红线一步。这几天的淡化,莫海的病情似乎有开始加重,似乎莫海身上的陈亮又开始出现了。失去和陈亮的敏感交互,后天的资料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表现,夏语冰有时候在怀疑后天的资料的準确性,系统又不会识别人格,莫海出现陈亮人格的时候,后台曲线会是什么样子的?为了证实自己的真实想法,自己还去翻了下那天莫海以陈亮人格强姦自己的后台资料,因为当时陈亮人格和莫海人格几乎都是同时存在,而且时间点也不是很清楚,后台资料几乎无法分离出陈亮人格和莫海人格的部分。如果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陈亮人格和莫海人格曲线是不一样的话,那么可能之前的分析结果都是错的。
  夏语冰有好几次想给河师道打电话,都怪当初话说太满。别说一个月,这一周还没过呢,难道自己就反悔找老师帮忙了吗?还在除了这些,其他事情进展都还算在预期之中。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週末,夏语冰就起了大早,开始洗漱。
  莫海早就洗漱好了,似乎已经準备好一切,连早餐都做好了,见夏语冰起床就说道:"今天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今天自己打车过去吧,週末你好好在家休息吧。"夏语冰故意拒绝莫海。
  "哦……我想起来,今天好像公司还有一个会议……都是要出门……"
  "哦,你几点的会议?"夏语冰狡黠的问道。
  "好像……额……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会吧?"
  "我看了记录,是10点……半的吗?"
  "那来不及。我自己打车去吧,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事呀。"夏语冰哪里相信老公莫海真有什么会要开呀。
  "陈亮公司是几点的?"
  "也是10点半的。"夏语冰洗漱完,并没有像往常去化妆,而是躺在床上合上被子继续睡,"你怎么还不起床去洗漱,你不是说10点半的会议吗?"
  夏语冰和陈亮约好的时间是9点半,夏语冰猜测莫海应该已经从陈亮那里得知了,所以故意将时间说成了10点半。
  夏语冰和陈亮意外的风平浪静,让莫海感到出乎意料,而今天夏语冰似乎故意的避开自己,让莫海本能感觉到事情不对劲。
  "我是老闆,推迟一会应该也没大关係吧。"莫海想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蹩脚的理由。
  夏语冰心里好笑,明明就是很想一起去,却总是想着各种藉口,这个也许就是可爱的老公吧。夏语冰假装在床上翻来覆去,似乎对莫海这个推迟开会很介意似的,夏语冰从床上起来说道:"那好吧,你送我去吧。"
  说着,夏语冰就起床化妆打扮,整个过程,夏语冰都装得心神不灵的样子,好像计画好的事情被人打乱了似的。
  一定有事,莫海心想,对自己刚才强行要送夏语冰去陈亮的公司颇有点后悔。
  夏语冰一边化妆一边说道:"要不,我自己去,郊区挺远的,你来回估计来不及了。没必要因为我影响你的工作。这里打车去还比较容易,那里打车回来可能会比较麻烦,你公司事情弄完了再回来接我吧。"
  "那好吧。"莫海顺水推舟的说道,这次不再坚持。
  "你是不是有事情,一大早就穿戴好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去找哪个姑娘约会呢。"
  "哪里敢呀,确实公司有事。"
  "和你开玩笑的,宝贝,早点去公司,早点将公司的事情做好了,好早点来接我呀。你还不走吗?"
  "这就走。"莫海这才走出了家门。
  夏语冰化好妆,望着空蕩蕩的家里,良久,这才踱步走到衣柜前面,看着自己琳琅满目的衣服,心想:穿哪样才能刺激到莫海呢?
  夏语冰有点后悔,应该去购物下,重新买下衣服,这些自己的衣服都是穿给莫海看过的了,恐怕对莫海视觉冲击比较有限。想起那日和陈亮吃料理的衣服 ,虽然也是自己平日的衣服,但是因为莫海以为是陈亮选的,所以对他的心理有一定暗示作用。难道现在还要在去找陈亮选吗?或许,让陈亮买套衣服送给自己也是一个选择。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夏语冰只好选择自己一套平时比较少穿的打扮。黑色半袖上衣,配上黑色皮套裙,过膝长筒靴,薄薄的丝袜。这身衣服还是去年结婚纪念日特地买的,现在穿着这套去和陈亮约会,想必莫海看到了一定会疯掉了吧。
  
  夏语冰要的就是莫海抓狂,然后找自己主动摊牌。
  想到莫海抓狂,歇斯底里的质问自己的画面,夏语冰满意的带上靓丽的墨镜,然后前往陈亮的办公场所。
        陈亮的办公室和夏语冰预想的不大一样,而是出乎意料居然在郊区的工业园里。準确的说应该夏语冰原本在自己印象里面,虽然不是很清楚陈亮的视觉技术是什么东西,但听莫海说起是和AI相关的,想必是比较高端的技术领域,办公室就算不在商务中心,怎么也在软体园这种高新技术区,怎么会坐落到了郊区不起眼的工业园。其实只是夏语冰这种长期在商务中心对现代工业的误解,事实上虽然现在技术再新进,要转为生产力,始终还是要落实到工业上。陈亮将办公室直接设在工业园,一来是为了省钱,二来可以最近距离看到自己的技术和实际工业生产力的结合。当然这些是夏语冰所不能理解的。
        夏语冰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车间一般。外面就摆着机台,造型不一,又不像电视上的车间的流水线,机台之间零零散散,旁边还有散落的零件。有的看起来只是组装了一半,整个车间都没人,除了一个穿着牛仔裤,穿着蓝色短袖的年轻人在机台上倒弄着零件,却不知道下弄什么,年轻人看到了陈亮,率先对着陈亮打了声招呼:"陈总好。"
        陈亮对年轻人点头致意,一边向夏语冰介绍说:"这个是我们的项目技术负责人,冯硕。今天我特地叫过来让他给你演示下我们的专案产品。这位是夏雨冰女士,也是你的老闆……"
        夏语冰轻轻的咳嗽了下,此前他已经交代陈亮要低调了,却不想陈亮这样介绍自己,自己并不想和陈亮公司的员工有太多的交集,可能是因为觉得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吧。只是不知道陈亮并没有将冯硕当外人看。冯硕和陈亮原来是一家公司的,冯硕算是陈亮的徒弟吧,出来创业的时候,陈亮也将这个徒弟一起叫上了。虽然创业不怎么成功,冯硕却不离不弃的跟着自己,也算是难得的了。陈亮自然将平生所学都交给了冯硕,一来算是对冯硕的栽培吧,二来自己也才有更多的精力在商务上,也正是因为如此,技术上现在得全靠冯硕了。
        冯硕微笑的看着夏语冰,陈亮早就和自己打过招呼了,公司来了个新的投资人,只是投资人比较低调,週末不安排员工加班,专门招待下新的合伙人。冯硕一开始心里想到的就是莫海,虽然专案不怎么成功,但冯硕知道陈亮有莫海这样一个有钱人好友,项目就算失败,陈亮和自己也不会好无退路。心底潜默认新投资人就是莫海,虽然没见过莫海几次,但也知道莫海和陈亮的关係不错,对于週末的演示其实也没怎么準备,以为只是过过场子。没想到来的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女子,风姿绰约,冯硕突然感到有点紧张,早知道自己,昨晚就不应该出去喝酒,应该留下来加班弄好机子。
        陈亮哪里知道这些,听到夏语冰的咳嗽,想起此前她的交代,就改口说到:"……老闆我聘请来的顾问,协助我们……专案产品的……管道推广以及……"陈亮实在编不出来自己聘请夏语冰的目的是什么。
  夏语冰莞尔一笑,打断陈亮蹩脚的介绍,说道:"您好,我是夏语冰。"
  夏语冰主动伸出手来,冯硕看着乾净白嫩的玉手,所谓将熊熊一窝,自己跟上陈亮这个师傅,技术确实是一流,但短板一样都是不知道怎么应酬女人,索性摊开自己的双手,有一点点污渍髒在手上,但也还算乾净,冯硕却解释的说道:"我刚在组装机器,手有点髒。"
        夏语冰微笑看了一眼打量着冯硕组装的机器,笑着说道:"没事,看起来挺有有点意思,介意我玩下跨界吗?"说完,没等冯硕反应过来,夏语冰就主动抓过冯硕的手轻轻地握了下。冯硕的手有点粗糙,可能是经常组装机器的原因吧。
        "夏小姐……"冯硕徵询的问道。
        "叫我冰冰,或者冰姐,夏姐都行……"
        "哦……冰冰冰…… 冰姐,不,……夏姐,要不我和你介绍下我们现在的项目吧。"
        "好呀。"看着眼前的帅气小伙,脸却憋得通红,夏语冰差点被噗呲笑了出来。
        在来之前,夏语冰看过公司的资料,对专案产品已经又一些了解了。公司主要做的是机器视觉的,这个技术是新兴的技术,因为範围很广,比如产品尺寸和表面缺陷检测等等。至少公司宣传资料说得天花乱坠的,简单的说,只要有规律有规则的需要人眼去判断,都可以用这种技术去代替。夏语冰知道陈亮的公司肯定只是做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否则不可能拉不到风投的,今天正好听听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怎么忽悠自己。夏语冰微微倾着脑袋,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似乎期待着冯硕的表演。
        冯硕听到夏语冰说好,就开始介绍专案的情况。说到技术这块,冯硕似乎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还口齿不清的,顿时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他以苹果手机作为例子娓娓道来向夏语冰介绍专案情况。如夏语冰所料,专案确实只是机器视觉应用的一个小部分,但也是这个小小的部分却看得到了陈亮独到的远见和不羁的野心。专案规划是像苹果一样设计一套视觉AI系统,然后拼装不同的光学软体,组装成一套套适合不同场景的检测机台。这么说吧,一般的机器视觉设备都是百万起步,一般的中小企业根本不可能投资在这种检测设备上。而陈亮这个专案的目的就是让中小企业可以负担得起这种检测设备。夏语冰不禁联想起苹果前CEO约伯斯的故事,陈亮的理想不也是让普通小企业都能用得起机器视觉设备吗?夏语冰有点佩服陈亮,默默的用钦佩的眼神偷偷看了陈亮两眼,看起来陈亮也没那么呆嘛。
  而这里只是给客户的演示区,所以放着各种不同的机台和零件,大部分情况都是现场组装机台给客户看,以让客户对专案的定位有深刻的印象。被冯硕讲解得来了兴致的夏语冰指着一台机台设备,说道:"这个看起来好有意思,干什么用的。"
        陈亮早就瞧见夏语冰钦佩的眼神,心里略略有点得意,起码这点上虽不敢说超过莫海,但至少也算能和莫海平起平坐了吧,老子陈亮也没那么差吧。此时见夏语冰对其中一台设备有兴趣,信心满满的对着冯硕说道:"二马,给我们冰姐开开眼界。"
        二马是陈亮私下对冯硕的称呼。
        "好的。"冯硕答应着,开启了机器。机台上放着一把零件,只见随着机器光线的扫描,旁边的萤幕上慢慢显示出零件来。
        "怎么没显示出零件的内部构造。"陈亮轻轻的说到。
        "好像机器有点问题……我检查下……"
        "听起来有点像机场的安检设备,是吗?"夏语冰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原理上可以说差不多,但和安检设备不一样,安检设备还需要靠人去识别,这种机台可以通过三维扫描得到图像,在通过AI建模,得到立体的图像,在通过AI资料比较,可以马上就知道内部零件尺寸是否合格,表面是否有缺陷等等。"
        "这么厉害吗?"听完陈亮的介绍,夏语冰不大敢相信的说道。
        "你不信呀?"陈亮有点急了。
  夏语冰莞尔一笑,并没有接茬。
  见夏语冰居然怀疑自己的设备,陈亮心急的想要展示给夏语冰看,好证明自己不是夸口说大话,冯硕也感觉到了陈亮话语之间的着急之情,却反而更找不到原因了。陈亮好久没摸机台,技术上早就不如冯硕了,此时乾着急也没办法。
        冯硕终于撑不住了,说道:"要不,夏姐先去会议室喝杯茶,美女站在我旁边,我有点紧张。"
        "没事的,我们看看其他机台也可以的。"夏语冰本来就不在乎陈亮的项目,只是冯硕讲解得那么激情,激起了自己好奇心,就顺口问了下,哪知道就砸破了缸,捅了篓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不小心踢球打破了窗户的小孩。
        "没事,我们先去喝点茶吧,我也口渴。"陈亮说到。
        夏语冰心想:刚才解说的可都是冯硕,咋你就口渴了。明显是因为陈亮的好胜心,不想在自己面前丢脸,看起来今天这个机台演示今天是一定要看到的。也好,去泡泡茶,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放一下U盘。算算时间,莫海也差不多该来了吧。
  车间机台的正面是一间办公室,上面写着经理室,想必就是陈亮的办公室吧。虽然装着玻璃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想必是单面反射玻璃。办公室旁边就是会客室,会客室倒是透明玻璃,里面只是放着一个大大的红木茶几,四周放着几把红木椅子,茶几一端放着一个笔记本。
  夏语冰四周看了看,似乎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语冰虽然本来就没指望有自己的办公室,那天和陈亮入伙做生意,本来就都是说给莫海听的。虽说自己投个一百万,不是多少钱,但有个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不算过分吧。夏语冰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多少有点不快。
        陈亮将夏语冰领进会客室,给夏语冰泡上一泡功夫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旁边就是你的办公室了。"
  "哦……那你的呢?"夏语冰将自己的包包放在桌子上,然后将墨镜摘下放到包包旁边,双手接过陈亮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心想:这泡茶功夫都不大行哈。
  "我……我四处跑,随便拿个笔记本,找个位置就能办公呢。"一边说着,陈亮指了指会客室旁边的笔记本,打开着但萤幕是黑的,似乎随时都会和客户聊。
  夏语冰见陈亮将自己的办公室让给自己,现在似乎也看到了陈亮的难处,心里也不再怪他,反而有点同情陈亮:"我怎么好意思鸠占鹊巢呢?抱歉了,我之前说要自己的办公室,似乎有点任性了,我没考虑到……"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办公室我基本上也没用到。我经常在外面跑。"
  "我理解创业的艰难,不过通过这件事我也看到你的诚意了,我会尽力帮你的。"夏语冰感激的对陈亮说道。
  "那可要多谢谢你了,我也会尽力配合你的研究的。"听到夏语冰说要帮助自己,陈亮不由得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来,刚才一路上都不敢怎么仔细看夏语冰,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由得蠢蠢欲动,忍不住开始偷瞄了一眼夏语冰,却不料刚巧和夏语冰的眼神碰在一起。
  陈亮尴尬的将眼神移开,转到桌上茶具,此时夏语冰和自己的茶杯里面都是满的。陈亮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可以做的事情,脑海里面也是一片空白。最怕就是突然的沉默,对于不善言谈的陈亮来说,苦心积虑的挖着各种话题确是一种煎熬。
  夏语冰想不到一个30岁的男人居然对自己还害羞,突然觉得陈亮有点可爱,想着前几天在办公室里面和陈亮胡说八道的事情,自然明白陈亮话里配合自己的研究是什么意思,却不知道怎么接陈亮的话,只能轻轻的嗯一声答应着,就转过头假装看着窗外,心想:如果顺利的话,这个研究计画今天就要结束了吧。虽然自己利用了陈亮,但昨天明显是自己吃亏了,也不算对不起陈亮吧。奇怪,莫海怎么还不来,难道自己估计错了?莫海真的在公司吗?
  夏语冰滞后的嗯一声,仿佛是对陈亮一种赦免,至少女神回应了自己的话,至少说明女神对陈亮刚才的偷瞄的行为不算讨厌吧。陈亮不知道夏语冰的嗯是一种敷衍的答应还是算是比较认真的回答自己的问题,却也不好再问。见夏语冰转头看着窗外,聚精会神看着窗外。窗外只有冯硕一人在机台上忙活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不要躲闪我的眼神,眼睛不要离开我身上。
  陈亮想起办公室夏语冰和自己说的这句话,心里嘀咕的想到:难道夏语冰是为了鼓励自己,故意将头转向窗外?再说了,莫海怎么没来,难道不是夏语冰特地这么安排的吗?
  想到这里,陈亮再次偷瞄了一眼夏语冰,夏语冰面无表情全神贯注的看着窗外。陈亮胆子似乎变得大了一点,不再偷瞄,大方欣赏着夏语冰,上下打量着夏语冰。夏语冰上身穿着黑色轻纱,下半身穿着黑色小套裙,双腿套着一层薄薄的丝袜,脚上穿着一双到膝的黑色靴子。可是就是这种普普通通的打扮却已然将陈亮深深的吸引住了。一种初恋的那种青春悸动再次挑拨起陈亮的心弦。
  想着和女友的这几年,还是爱情吗?心跳没有了,恐怕只是一种道德绑定的羁绊罢了。谁也不敢先提分手,放不下曾经的过去,敷衍着明日的光阴。
  女为悦己者容,陈亮自己心里知道,自己的女友无论身材和颜值虽比不上夏语冰,但也不算差,只是同居多年,现在女友恐怕连穿着都懒得敷衍自己了,更不要说为了讨好自己去精心的化妆或者準备给自己一份心惊喜了,至于所谓的两性情趣更不要提了。和女友的共同话题,现在恐怕只有房价和彩礼吧。这两样陈亮能给出的答案都仅仅只是:我在想办法了。
  陈亮有点累了,如果不是因为累了,自己也不会动了从莫海那里弄点钱的想法。但是夏语冰的出现,让陈亮的计画打乱了。这人生的一路上,自己错过了多少风景?甘心吗?夏语冰说得对,自己是嫉妒莫海,嫉妒他不仅有钱,有个娇妻,还有一个这么懂情趣的老婆。从日本料理店到上次办公室,可见夏语冰对性的开放程度,夏语冰将是会如何的讨好自己的老公莫海?
  陈亮一边入神的看着夏语冰黑色套裙下薄薄的黑色丝袜,微微的反光色泽显得双腿更加的光洁和柔滑,一边想到:不知道夏语冰会不会穿丁字裤呢?那天在办公室里面,夏语冰好像穿的是粉色的内裤。
  陈亮转念一想,今天该不会像吃料理那天没穿内裤吧。想到这里,陈亮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正想着,夏语冰突然转头过来,再次和陈亮的眼神触碰在一起,这次陈亮并没有躲闪,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语冰。
  夏语冰见莫海老没过来,心里有点坐不住了,不禁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无聊之中只好又回过头来,却不料陈亮正全神贯注的打量着自己,于是顺口说道:"想什么呢,看我这么入神。"话一出口,夏语冰就后悔了,从陈亮的眼神里面,不难看出陈亮的脑子正在想什么,脸颊不由得一阵发烫,想说点什么,但想到办公室和陈亮说到那些鬼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责怪陈亮。
  夏语冰的微微愠怒,在陈亮看过来却像是娇嗔的女友,心中不紧不生气,反而更加的怜爱和动心。见夏语冰问自己想什么,硬着头皮回答道:"想你的腿会不会酸呀?"
  陈亮本着网路上看到的情话,头皮发麻,现学现卖,硬撩了夏语冰,按照剧本夏语冰应该会接着问自己为什么,然后自己再回答夏语冰说你在我脑海里面跑了一天了,腿不酸吗?
  换做以前,陈亮听到别人说都要出一阵鸡皮疙瘩了,更不要说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夏语冰刚才和陈亮的眼神对视中,早就看出陈亮聚精会神看的是自己穿着薄薄丝袜的美腿,居然还调侃起自己的美腿,心想:天下男人果然都是好色,无论老实或者不老实的。
  "平时看着挺老实的人,今天怎么敢耍流氓了?"夏语冰眉毛一挑,嘴角轻轻上扬的说道。
  没想到,夏语冰没按剧本上套路出,让陈亮着实有点慌了,只是夏语冰语气却也不是生气,更像是朋友之间的调侃,陈亮稍微稳定了下情绪,硬着头皮说道:"这得多亏了冰冰姐姐了。"言下之意,是谢谢夏语冰对自己的自卑性格的心理辅导。
  陈亮拿过夏语冰眼前的茶杯,将剩下的茶倒掉,重新给夏语冰倒了一杯,一边倒一边舔着嘴唇说道:"冰冰姐的那个……女性心理……研究专案进展怎么样了。"
  夏语冰明白陈亮话里的意思,上次她答应陈亮如果实验继续下去,会第一考虑陈亮的。事实上,利用陈亮,夏语冰感到内疚。夏语冰观察好陈亮这里环境,她原本计画等莫海走进门之后,她就假装紧张的拉着陈亮走出会客室,同时在拉陈亮的时候偷偷将那个录音U盘放在陈亮的笔记本旁边。莫海应该会怀疑自己和陈亮在会客室里面的事情,一定会找机会进来看下的,看到这个老婆的U盘放在陈亮的笔记本上,应该就会偷偷拿走。夏语冰想过将U盘放在更加明显的方式让莫海发现,比如说直接寄给莫海。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就是要让莫海亲自发现。像莫海这种高智商的人物,心思熟虑,自然多疑,让莫海通过自己的自以为是的"才智"发现姦情,更能从内心上彻底的击溃莫海,不让陈亮人格有可趁之机,才能逼着莫海和自己摊牌。只要莫海摊牌了,也就没必要继续和陈亮保持演出这种戏。而出乎意料的莫海今天到现在居然还没出现,却彻底打乱了夏语冰的计画。是否要继续这个所谓的女性心理研究计画,现在心里也有点迟疑,只能敷衍的回答说:"上次的录音还没分析完,等有结果再说,应该不用……再继续了吧。"
  听到夏语冰的回答,陈亮心理咯噔了一下,好像古代名落孙山的考生在皇榜上找了半天,却迟迟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心中的落差可想而知,却又有点心有不甘的说到:"不能继续了哈,冰姐,那上次的录音,可不可以给我一份……"
  陈亮觉得自己的要求实在太过分,正想继续解释下自己为什么要保留的缘故,却不料夏语冰居然爽快的一口答应说:"好呀。"
  夏语冰从皮包里面拿出早已经準备好的U盘,心想:这愁着怎么让莫海在陈亮有关的地方发现这个录音,陈亮你这个要求可是你自己提的哦。
  夏语冰手轻轻用手指夹着U盘,对陈亮说到:"正好我带着了,就是这个U盘了,不过你要可不能给任何人哦。"
  "哪能呢,我又不是傻子。我也是当事人呀。"陈亮笑着说道,一边伸手过来拿,生怕夏语冰下一刻就反悔。
  夏语冰见陈亮伸手过来拿,正想着给他,突然瞥见外面远处的门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一个人影,若隐若现,似乎又一个人站在门口那里,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呢?难道是莫海?不知道是心虚,还是紧张,莫海的突然出现,让夏语冰将本想递给陈亮的U盘,不小心从指缝之间滑了下来,直接掉了下来,陈亮本能站起来去接,却没接住,直接掉落在了夏语冰双腿之间的缝隙之间。U盘掉落在裙子上也就罢了,偏偏就在双腿之间的缝隙里面,离着裙摆也不过几公分,显示格外的挑逗和诱惑。
  陈亮懵了,眼神注视着夏语冰,心里搞不清楚夏语冰是不小心还是故意。
  夏语冰也懵了,这个人影好像刚才自己就有看到,只是自己没怎么留意,难道莫海早就来了,在门口偷偷看着?为什么莫海不进来,难道是期待自己和陈亮发生点什么吗?
  夏语冰想着,不由得迟疑了几秒,而就在这几秒,陈亮似乎得到某种肯定的资讯,直接将手伸到了夏语冰双腿之间,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夹着U盘的一头。陈亮的手指几乎都要触碰到了夏语冰的大腿的丝袜,陈亮似乎都能感觉到夏语冰腿上辐射出的热量。
  陈亮的动作出乎夏语冰的意料,她没想到陈亮居然伸手就到自己双腿之间拿U盘,虽然陈亮并没触碰到自己的肌肤,但是陈亮的手指伸向自己裙间的时候,夏语冰本能的夹住双腿,正好将U盘的下端夹住。陈亮往上拉了下U盘,却感到U盘被夏语冰夹住了,拉取不动,此时夏语冰也反应过来了,羞红的脸,别过脸看着门口淡淡的影子,同时将双腿微微张开,好让陈亮取出了U盘。
  莫海为什么不进来呢?
  夏语冰想着莫海的事情,双腿之间的U盘被人慢慢的取了出去,陈亮竟然一点都没触碰到自己的身体,这么好的揩油机会,居然什么都没有。
  不对,门口那个影子似乎并不是人的影子,莫海没有来!
  夏语冰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难道莫海就真得不怕自己的女人喜欢上别的男人了吗?
  "不对吧,里面就我之前给你传的档,没其他内容了。"此时的陈亮已经插上了U盘。
  昔日古人买椟还珠,读书时自己尚且怀疑,如今见到陈亮现在情景,夏语冰才明白古人不欺世人,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在眼前,陈亮却只想着什么狗屁录音!
  就在夏语冰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走廊上次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了:"陈……亮,陈……亮……"
  声音由远而近,似乎还带着点气喘吁吁的样子。
  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不是莫海却又是谁?只是莫海不是知道陈亮的办公室吗?怎么还在走廊上叫了起来?
  夏语冰几乎同时都站起来。陈亮正要将U盘拔出笔记本,夏语冰示意没事,然后说道:"档我隐藏了,你回头拷贝一份再还给我就行了。"
  说完,夏语冰径直走出会客厅。好不容易让U盘插在陈亮的笔记本上,莫海最终还是来了,离着自己计画只差这么一步了。
  "怎么样了,冯硕。"夏语冰走出会客厅对着冯硕说到。旋即,一个熟悉壮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第十六章 假到真时真亦假
  被夏语冰赶出家门的莫海坐在家里地下车库的车子里,并没有发动车子去公司,而是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自从上次料理事件之后,莫海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陈亮人格的存在。毕竟真实的陈亮远比为了满足自己欲望而分裂出来的陈亮人格强太多了,食髓知味让莫海再也回不去那种粗茶淡饭的日子。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夏语冰似乎好像和陈亮撇清关係似的,几乎没有联繫,微信上也没有什么暧昧的资讯。这个陈亮人格又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莫海身上,特别是晚上和夏语冰睡觉的情形,总是会有一段时间想不起来。
  那天料理店,自己明明看到陈亮发资讯要求冰冰脱掉内裤,冰冰完全照着陈亮的意思做了。自己依然记得,吃完料理店的时候,冰冰站起来的时候,自己清楚看到老婆裙子下真的光溜溜,看不到一丝内裤的痕迹。不对,冰冰不是这种人。那天光线比较暗,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完全是自己幻觉,是自己的幻想。还有,当时陈亮也去洗手间了,如果陈亮想要冰冰脱掉内裤,他似乎可以和冰冰一起躲在洗手间里面,陈亮亲手伸进冰冰短短的黑色裙子下脱掉冰冰的内裤,完全没必要在微信上再发一条资讯,为什么呢?
  莫海感到自己的头快裂开了,就像一个刚出门的人,刚出了电梯却一直在怀疑自己的们有没有锁一般,对明明自己心里很确定的事实,却充满否定的疑虑,几番交锋之后,很确定的事实也变成了不确定的记忆。
  陈亮和冰冰肯定有姦情,可是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陈亮来家里吃饭,还是哪一次。不对,陈亮来家里吃饭的是自己的幻想,并不是真的。莫海觉得自己越想越乱,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今天冰冰去陈亮那边,而且她很明显的刻意的支开自己。显然,冰冰是故意瞒着自己,她一定是和陈亮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莫海心想:在陈亮的办公室里面能发生什么呢?陈亮的办公室,自己是去过的,其实和厂子没什么分别。週末,陈亮的公司应该没人吧。等等为什么他们会约在週末呢?难道就是以为厂子没人。陈亮,在没人的厂子,会和冰冰会做出什么来?
        莫海不知道今天夏语冰会穿什么样子去见陈亮,脑海里面自然的浮现出那天去吃料理的夏语冰的衣着来,只见夏语冰穿着黑色的超短裙,还是那一身熟悉的黑色连衣裙,高跟鞋轻轻的敲打着地面,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登登登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敲打在莫海的心坎上,像极了在何师道诊疗室里面办公桌上笔敲击着桌子的声音。除此之外画面上却是一片白茫茫,只能看见妻子的身影,在一边白色之中慢慢的走着,去知道走向何处。
        登……
        高跟鞋的声音,冰冰穿着的是一双黑色的鱼嘴高跟鞋,前面露出小小的三个脚指头,指甲画着浓豔的红色。高跟鞋踩下去,地面上就像水纹一般,慢慢的化开,显示出地面的本色,却是简单的粉刷的水泥地板。
        登……
        冰冰身后的背景也显现出来了,几个机台散落的放着,这个地方莫海来过,正是陈亮办公室外面的车间。
        登……
        冰冰顺势背靠着其中一个机台,白玉般的右手轻轻的扶助机台,然后屁股紧紧贴着机台,左脚微微勾起,惦着脚尖,看着自己含情脉脉的说道:"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老公,你要检查一下吗?"
  "什么?你要你做什么呢?"
  "老公,你真讨厌……"冰冰娇嗔了下,伸出左手,然后展开,一条黑色的小衣物从冰冰的手里掉落了下来,掉到了地板上,正是那条自己亲手选的黑色蕾丝内裤。
  不是自己要冰冰这么做的呀!
  "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呢?你真是讨厌死了,明知道莫海在,还让人家这么做。"冰冰继续说道。
  老公?莫海?冰冰不是对自己说话,是对陈亮!冰冰是在叫陈亮老公!那我现在又是谁?!
  "你真的……脱了吗?"自己的心在颤抖,生气?愤怒?还是欲望?兴奋?
  "不信,老公你可以过来检查下哟。"冰冰舔着红色的嘴唇说道。
  眼前出现了一双有点粗糙双手,比起平时的自己更显得黝黑一点。这是自己的手吗?这是陈亮的手!那双手顺着冰冰光滑白嫩的大腿,慢慢的往上摸,慢慢的深入,可是期待中的那团布料却始终没有出现,直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了那一撮撮的阴毛。
  "你真乖呀。"陈亮巴咋扎的嘴巴说道,一边将手指绕开那一缕毛髮,直接抚摸着冰冰的阴唇,冰冰轻轻的发出一声呻吟。手指轻轻拨开阴户,里面的阴道早已经湿漉漉,陈亮的手指轻轻的扣着冰冰的阴道壁。
  "你知道吗?"陈亮继续说道,"莫海摸过我的鸡巴,现在我摸摸他的女人不算过分吧?"
  "啊……他怎么会摸过你的鸡巴?"冰冰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陈亮的抚摸一边说道,咬着嘴唇,似乎不想在车间里面发出声音。
  "以前在大学同一个宿舍的时候,有一天无聊,我和他在比鸡巴大小,我们都弄硬了,然后他就隔着我的裤子摸过我的鸡巴。"
  "那一定是老公的更大更长了。"冰冰闭着眼睛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想知道吗?"
  "想……"
  "转过身子去。"
  冰冰听话的转身过去,扶着机台,双腿微微叉开,好像已经做好了準备。陈亮将冰冰的黑色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冰冰浑圆白色的屁股。陈亮却无心欣赏这样的美色,窸窸窣窣的将自己的裤子脱掉,露出那根让莫海自惭形秽的又长又大的鸡巴。粉色的龟头就像一根烧得发红的枪头,似乎轻轻一碰就会吹毛断发,见血封喉,又像一只昂首挺立的蟒蛇随时準备发起攻击。而冰冰就像一只落在陷阱里面的羔羊,只能等待着野兽的淩虐。
  陈亮将手指抽离冰冰的蜜穴,放在冰冰的屁股上,轻轻掰开冰冰的屁股。冰冰顿时也用手抓紧了机台的桌面,準备迎接来自背后的攻势。
  "知道为什么我要从背后操你吗?"
  "不知道……"此时的冰冰只想陈亮赶紧进来,哪有心情回答这样的问题。
  "我要你猜猜我的鸡巴的长度。"
  "好……你快进来嘛……"冰冰咬着嘴唇,终于说到。
  冰冰感觉自己的屁股被后面的一只大手拖住,感觉自己的阴户似乎也变得更开了,粉嫩的菊花一定完全暴露在陈亮的眼前,左腿似乎被一个肉肉的杵头触碰着,冰冰知道陈亮要来了,不由得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够不着,脱了高跟鞋。"
  冰冰无奈的踢掉自己高跟鞋,赤着脚站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
  陈亮惦着脚尖如愿以偿的将自己发红的龟头哧溜一下从背后插入冰冰的蜜穴。冰冰微微紧蹙了下眉头,牙齿轻轻咬着嘴唇,似乎在适应着下面陈亮粗大的肉棒。粗大的充满感叉开了冰冰的阴道壁,布满青筋的阴茎紧紧的和阴道壁贴合在一起,炽热的铁棒和温软的蜜穴天衣无缝拥抱着。
  "啊……"冰冰终于张开嘴巴叫到,同时放开撑在桌面的左手,身体依靠在机台上,全靠右手一手支撑,左手轻轻往后放在陈亮的小肚子上,轻轻的推了下。陈亮随着肚子上冰冰的小手的动作,往后轻轻的拔了下鸡巴。
  "别……"感觉到蜜穴里面的鸡巴,往后退了一点,顿时阴道壁上细胞感觉到的那种空虚,让冰冰忍不住叫停了陈亮的动作,"来吧,我可以的。"
  说完,冰冰将左手又放回了机台上,撑住自己的的身体,双脚之间微微往外移动了一点。
  "我来了……"陈亮双手抱住了冰冰的屁股,往后拉,让冰冰的屁股慢慢的撞向自己的胯部。
  冰冰的樱桃小嘴张得大大的,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双眉紧紧蹙着,闭着眼睛,俊秀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分泌出一行行的细汗,手指的指甲紧紧的抓住了机台的桌面,以减少陈亮拉扯自己的屁股往后顶的力度。而精虫上脑的陈亮却已经有心无力,冰冰阴道的蜜穴阻力已经让自己的鸡巴感到一阵胀痛,似乎肉棒上也有磨破皮的丝丝裂痛,但内心深处的刺激感已经让自己无法顾及这些痛楚,兴奋之余只想要更进一步,更深入一点,更顾不上所谓的怜香惜玉了。
  终于,冰冰长长舒了一口气,下体的子宫口终于被陈亮的龟头紧紧的顶住了。巴豆大的汗滴流过自己的脸颊,顺着尖尖的下巴一粒一粒的滴落在机台上。
  "啊……啊……"适应了陈亮的鸡巴之后,冰冰的慢慢的呻吟了起来,柔软的娇躯也随着陈亮的动作轻轻的扭动了起来。陈亮也开始抓着冰冰性感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冰冰娇嫩的蜜穴。
  啪嗒,啪嗒,啪嗒……
  那声音好清脆,好像每一次都顶到冰冰的花心,又像是一种很熟悉的节奏声音。
  莫海握着自己瘫软的鸡巴,却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脱掉了裤子和内裤,浓烈的精液气味弥漫着整个车间。方向盘,衬衫上却已是处处黏糊糊的精液。莫海茫然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想不起来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莫海想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脑海里面却浮现出一段记忆碎片:
   "冰冰,你有没有想过更长更大的鸡巴呢?"床事之后,在浴室里面,莫海一边擦着冰冰的后背,一边说道。
  "AV里面都是骗人的,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欢越长越大的鸡巴的呢,适合自己是最好的,太粗太长的反而会不舒服,老公的就刚刚好合适。"冰冰轻快的说道。
  莫海以前听到这话只是觉得冰冰很体贴人,知道怎么维护自己男人的自尊,现在想想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
  莫海用车上的纸巾收拾了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总是感觉衬衫上还是有股浓烈的气味。回家换啊,这个时间点,理论上夏语冰应该出门了。但是万一妻子还没出门,自己回家却被夏语冰遇到了,又一不小心被她闻出自己身上的味道,那可怎么办?
  家是不能回的了,公司更不能去了,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去陈亮的办公室。陈亮的办公室莫海去过几次,是在郊区的工业园。
  到了郊区,莫海先找一家服装店,买了件衬衫,髒掉的衬衫也不敢丢,回头妻子估计会过问的。莫海在周边咖啡屋买了三杯外带的咖啡,找个僻静的角落将其中一杯咖啡泼在换掉的衬衫上面,这才将衬衫收好,放在后车坐上。剩下的两杯咖啡,一杯给夏语冰,一杯给陈亮。这才驱车到了陈亮办公室所在的工业园。
  刚在地下车库,停好车,就看见远处的电梯口那里形单影只站着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子,白色上衣,身材和夏语冰差不多,也是一头乌黑的长髮,莫海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工业园女人就少,今天又是週末,怎么又有如此巧合遇到这样的女子?难道是妻子夏语冰?陈亮并不知道夏语冰今天会穿什么衣服出门,但自己也没见过妻子穿过这样牛仔裤过,应该不是夏语冰吧。莫海脑海突然浮现过一个念头:难道是陈亮的要求?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