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第三部(三十六)欲难言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jiyunxingba

时间:2021/08/30
  
首发:春满四合院

天空下着阴霾的小雨,乌云沉沉的压迫着,房间裏一股闷热湿腻的感觉,让人颇有些抑郁。

秦炎坐在飘窗上望着远处的层楼叠瓦,心裏一团烦乱。自那晚后,他与伏悠悠便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以往轻鬆的氛围一去不复返。秦炎觉得自己的态度已经表明,多说多错,索性一语不发,每日裏默默的跟着伏悠悠,除非她有明确要求,绝不主动靠近她。

伏悠悠也颇为烦恼,两人之间已经捅破了那张纸,却落得个如此结局,作为女孩子,她又不能死皮赖脸的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这几日只能例行公事般带着秦炎东游西蕩,却又味同嚼蜡,毫无乐趣可言,两人间竟连正常的交流都变得困难起来。

秦炎想得堵心,揉一揉脸颊,心想一个月的雇佣期也没剩几天了,熬到结束就一别两宽,与伏悠悠这笔糊涂感情账,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心裏轻鬆了些,却不知为何又有些郁郁感觉,正琢磨着,房间门被敲响。

打开门,伏悠悠站在门口,左顾右盼心不在焉的样子。
“干嘛?”
“刚接了个家裏的电话,”伏悠悠情绪不太高,“我妈下了死命令,堂哥要结婚了,我必须回去一趟。”
“那……你是来告别的?”
“告什么别!”伏悠悠恶狠狠瞪他一眼,“咱们约定的期限可还没到呢,想赖账啊!”
秦炎无奈摊手道:“那你想怎样?”
“跟我回家去!”伏悠悠不忿道:“拿钱就得办事!当不了导游你也得给我当保镖!”
秦炎神情古怪:“跟你回家?你咋跟你妈说咱两的关係?”
“屁的关係!你就是我花钱雇的打手,别人问起就说是同学!”伏悠悠偏过头不看他。
“那……好吧,你是老闆你说了算。”

……………………………………………………………………(分界线)

伏悠悠没精打采的跟在秦炎身后,七八个小时的火车折腾得她快要崩溃,以往回家都有小姨的司机专车接送,好些年没吃过长途跋涉之苦,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家所在的山村偏远,下了火车还要从市里坐五六个小时大巴到县裏,再转一个小时的村镇客车,才能抵达。想起这漫漫旅程,伏悠悠一阵绝望,耷拉着脑袋越发走不动了。

秦炎这些年东奔西走,早已习惯了路途上的艰苦,此时见她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摸摸鼻子,闷声道:“实在撑不住的话,要不今晚在市里歇一晚再走吧。”

“不行,我妈限我今天必须到家,要不然我就死定了。小姨不在,我指定被灭口!”伏悠悠抓狂道:“我还能坚持,快走吧!”

秦炎只好拖着箱子走在前边,想要扶她一把,犹豫了一番终是放弃。

两人顺着指示找到了去县裏的大巴,竟还是一辆如今已经不多见的双层长途大客,想是往日裏作为跨省客运所用,如今高铁兴起,这类车辆已经没了市场,只能沦落到跑跑短途了。

伏悠悠看见大巴顶层的床铺,不由大喜,快手快脚爬上去,一头倒在车尾的一张铺位上,再不愿起来。秦炎放好箱子,跟着爬上顶层,见她四仰八叉的样子有些好笑,伏悠悠拍着旁边的铺位道:“快来躺着,这一路累死个人!”秦炎见顶层的铺位都是一个挨着一个颇为紧密,每一排左右各三个位置,中间留出一条窄窄的通道供人出入,伏悠悠躺在最后一排的左边,大刺刺的霸佔了靠窗的两个位子,留下靠通道的位置让秦炎过去。秦炎犹豫了下,慢慢走过去躺下,却又觉得两人离得太近,心裏有些紧张,便不做声的转过身背对着伏悠悠,伏悠悠撇撇嘴,暗地裏“呸”了他一口,也赌气背过身去闭上眼休息。

车上陆陆续续上来不少乘客,顶层的铺位也渐渐躺满了人,又过了一会儿,秦炎迷迷糊糊的感到有人拍他肩膀,睁眼一看,一个十五六岁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儿站在通道裏,一脸赔笑的看着他。

“唉,大哥,不好意思,打扰了,那个……你跟裏边的姐姐是一起的吧,能不能麻烦你们给挪一下,就你们这还有个位置了。”
秦炎探头看看,此时顶层已经躺满,确实只有这裏还有个空位,却被伏悠悠一人占俩。秦炎沖那男孩儿歉意的笑笑,推了推旁边睡着的伏悠悠,“醒一醒!”伏悠悠揉揉眼睛,片头看他:“干嘛?”
“给人挪个位置,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伏悠悠皱着眉打量了一下那个男孩儿,见他身材矮小,皮肤暗黄,穿着一身髒兮兮的校服,一头粗短的头髮油乎乎的贴在头皮上,一双眯眯眼配上大鼻头和一嘴龅牙,整个人显得特别猥琐,尤其是此刻他时不时悄悄窥视一眼伏悠悠纤柔的腰身,让她感到一阵不适。伏悠悠烦躁的低声抱怨几句,起身挪到贴窗的铺位,秦炎随即跟着往中间的位置挪过去,那男孩儿嘴裏不断感谢着,也挨着秦炎躺在了考通道的位置上。

男孩儿许是躺着无聊,没话找话的跟秦炎聊天:
“大哥,你这是带女朋友回家啊?”
“啊,不是。”
“那你去我们县城干嘛?我们那穷地方又没啥好玩的。”
秦炎心道这死孩子咋这么烦人,穷追死问的。出于礼貌又不好不理他,只好耐着性子道:“这个姐姐是你们县上的人,我只是陪她回家的。”
“啊哟,我们那破地方还能出这么漂亮的小姐姐呢?大哥你真有福气,找个找么漂亮的女朋友。”
“那个……”秦炎有些尴尬,“她不是……我们俩就是同学关係。”
“同学?”男孩儿看看秦炎的面相,明显不信,“哈哈,我明白,嗯,同学。”
秦炎无语,翻翻白眼,不理他了。

那男孩儿闲不住,一会儿又从包裏拿出一袋花生,拆开递给秦炎,“哥,来吃点儿!”
秦炎乾笑着拒绝,男孩儿又隔着秦炎向裏伸手,“姐姐,你吃花生吗?”
伏悠悠刚合上眼没几分钟又被他叫醒,正是烦躁之时,转过身看见他髒兮兮的手拿着一包花生在自己面前,仍是忍着脾气道:“不用,谢谢。”
“谢啥呢,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咱运气好才能碰到一起,你说是吧?”
“嗯,嗯。”伏悠悠假笑两声,又闭上眼不理他了。

男孩儿收回手,偷偷看了看伏悠悠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胸口,暗暗咽了口唾沫,又心裏有鬼的瞅了瞅秦炎的脸色,见他没有注意,松了口气,躺下来慢慢吃着花生,时不时瞅一眼那边海棠春睡的漂亮小姐姐。

车辆启动,车上的乘客都慢慢安静下来,顶层的人都闭上眼开始休息,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客车在夜色中颠簸着前进。

秦炎慢慢陷入梦境,梦裏一团团黑雾笼罩着他,四面八方幻化而来的黑手扯着他的身体,要把他拉入不可知的领域。模糊的人脸在黑雾中隐逸浮现,各种悽楚的、疯癫的、享受的、残虐的笑容突兀的从他眼前滑过。秦炎极力挣扎,却发现手脚被缠的死死的,难以移动。他目眦欲裂的努力挣脱,不一会儿就精疲力尽,绝望的快要沉没之际,一阵晃动传来,头部猛地一偏,秦炎蓦的睁开眼,大口的喘息着,背后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秦炎定下神来,转头看看窗外,此刻大巴停在一处小镇上,四周一片漆黑,唯有路边公共厕所的昏黄灯光孤独的闪烁着,想是驾驶员特意停车让大家半途修整,车上乘客纷纷下车上厕所。秦炎看看伏悠悠背对着他睡得正熟,便没有叫醒她,推了一下睡在旁边的男孩儿,道:“喂,起来上厕所了!”男孩儿嘴裏模糊咕哝一句,翻个身继续睡。秦炎看叫不动他,便逕自从他身边挤了过去。

下到车来,一阵清新凉爽的空气袭来,整个人都清醒了。秦炎舒展了一下,随着人流上了厕所,又在车下呆了一会儿,见众人差不多都上了车,这才慢悠悠上车回到自己的位置。

走到铺位前,秦炎一愣,只见那男孩儿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中间的铺位,秦炎拍拍他,道:“兄弟,醒醒。”男孩儿一动不动,鼻子裏发出细微的呼吸声。秦炎又推了他两下,仍是毫无反应。秦炎看车上众人都安静的躺着休息,觉得声音太大不太合适,见男孩儿和伏悠悠都睡得很死,想了想,只好在靠通道的铺位上躺下来,闭上眼继续休息。

随着车身的不间断摇晃,秦炎陷入半睡半醒之间,迷蒙间腰上突然被轻轻撞了一下,原本睡的甚浅,秦炎一下便睁开眼。瞧瞧旁边,黑暗中看不清具体情形,只能隐约看到那男孩儿的身影正在一拱一拱的蠕动着,秦炎只当是他梦中不自觉的挪动身体,也不以为意,正要继续睡去,却突然感觉不对!

…………………………………………………………(分界线)

伏悠悠睡梦中感到屁股上被人轻轻抚摸着,有点痒痒的,不由呢喃着抓了一把痒处,继续睡着。不一会儿又感到有人在自己屁股上慢慢揉动,顿时一惊,清醒了过来。屁股上清晰的触感传来,绝不会是无意间的碰触!

伏悠悠又气又羞,没想到秦炎白日裏一副左右为难的死相,到了晚上,却终是忍不住美女躺在身边的诱惑,只是他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大一车人,他就敢趁黑下手。伏悠悠欲待给他一巴掌打开他作怪的手,却又犹豫了,难得有这么一个月黑无光的环境,让他提起勇气来面对自己的内心真实欲望,若是自己拒绝了,会不会吓得他就此再不敢接近自己?思惆间,感觉屁股上的手越发抓捏的有力了,不由暗歎一声,放鬆了身体,依旧侧躺着保持背对的姿势,只作沉睡未醒的样子。

背后那只手初时只在伏悠悠屁股上动作,初时慢悠悠的轻轻抚摸揉捏,之后越来越大胆,顺着大腿开始上下梭巡,最后不只是手,连身躯也贴上了伏悠悠的后背。伏悠悠可以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子上,似乎在嗅着自己的头髮。伏悠悠的耳朵痒痒的,却又不敢用手去抓,只能暗暗忍耐着。正羞怯苦恼间,下身摩挲的手却向上而来,慢慢插进T恤的下摆,贴在了腰部肌肤上。

伏悠悠被滚烫的手掌贴上腰间肌肤,不由身子一抖,下意识的猛伸手按住了他的手,刚刚按上心裏便是一惊:遭了,怎么办?!身后的人身体也是瞬间变得僵硬,两人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保持着尴尬的姿势。

伏悠悠脑中急转,思索着如何是好,身后的人被她按住手,此刻也一动不敢动。伏悠悠感觉到他的紧张,心裏又是嗔怪又是甜蜜,暗暗唾了一口,竟是放开了手,身子主动向后靠了靠,与他贴的更紧了。

身后的人似乎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半天不敢动作,好一阵方才试探的将手在她腰上摩挲了两下,见她再无反应,终于放下心来,开始在她腰腹间放肆的摸索,同时紧贴住伏悠悠屁股的下身开始蠢动。

伏悠悠感到屁股被前后顶弄着,虽隔着牛仔裤,却也微微感受到他下身的热量和形状,不由面红耳赤,整个人都开始发热。腰腹上的手越来越往上,在她的衣服裏边肆意作怪,手贴上哪里,哪里便传来一道道销魂的电流,让她感受到一阵阵头晕目眩的刺激和舒爽。整个世界仿佛都充斥着火热的呼吸和迷乱的颤慄,伏悠悠越来越难以控制身体上的抑动,在那只又爱又恨的手终于掀开胸罩抓在自己右边的乳房上时,一阵热血瞬间涌上伏悠悠心头,她顿觉眼前一阵五彩斑斓,下身已然湿了。

伏悠悠喉咙裏憋出“嘤”的一声,猛的翻过身抱住了身边那人,黑暗中难以準备辨别位置,伏悠悠迷乱的在他头脸上四处乱吻一番,终于一口亲在了嘴唇上,两人开始狂热的湿吻。

………………………………………………………………………………(分界线)

秦炎瞥见那男孩儿在不停拱着身体,也没在意,刚要闭上眼,脑子裏电光火石一闪,猛地仔细一瞧,黑暗中,那男孩儿模模糊糊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向伏悠悠的铺位靠得甚近,此刻两人的身体竟紧紧贴在一处,两团黑乎乎的身影似乎密切的纠缠在一起。

秦炎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
秦炎气往上沖,正欲起身揍这小子,却见伏悠悠“嘤”的一声,突然翻过身来,猛的抱紧了那男孩儿,两人头部紧紧贴在一处,虽看不太清,但从动作上看,竟似在热吻!

秦炎懵了,什么情况?怎么短短这么一会儿,伏悠悠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狂放大胆?

秦炎呆呆的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想要阻止,却又觉得自己没有阻扰的立场,自问又不是伏悠悠的男朋友,管得了别人跟谁亲热吗?想要此处,秦炎心中蓦的一动:伏悠悠不可能如此轻浮放蕩,莫不是那男孩儿上前猥亵之时,她已经察觉到我在旁观察,故意做给我看的?

“秦炎,只要你想,我……我还可以忍受更过分的。”想起那一晚她悽楚的对自己倾诉,秦炎心中又痛又愧。然而此时若阻止她,岂不是让她误会,此后更加纠缠不清。但、但若是就此撒手不管,自己还算个男人吗?

秦炎左右为难,瞧着眼前的荒唐情境,心中烦躁的同时,却又一阵阵热血翻涌。这该死的毛病!秦炎知道自己又开始变态了,却又难以控制的想要将那两人的一切动作都看个清楚,他脑子裏渐渐没了别的念头,身体却慢慢的向裏挪动,想要离那两人更近一些。

………………………………………………………………………………(分界线)

伏悠悠在口舌交缠之间越发的思维混乱,献出初吻的少女完全顾不得身处的环境,春情勃发的时刻她只知一个劲的紧紧搂着心上的人儿,身体与他不断的嘶磨。T恤下的手因为两人正面紧贴,已没有伸展的余地,便转而抚摸着伏悠悠的背部,却又似乎不能满足,很快便向下伸进了牛仔裤的裤腰,一鼓作气的钻进内裤裏,一把抓在少女娇挺的臀肉上。

伏悠悠大口的喘息着,面部烫的吓人。身体第一次被心上人爱抚,没有丝毫经验的少女完全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将头埋进对方的怀裏,任他作为。

迷乱的抚摸在继续,伏悠悠感觉自己下身渗出的液体越发多了,又羞又喜之下深怕对方发现,只能紧紧夹住双腿以求掩饰。那人几次想要将手插进她双腿之间,却被她紧闭的大腿挡住不能得逞,只能在少女臀沟上滑来滑去。

许是不耐烦了,伏悠悠感觉一股力量从肩膀处传来,那人身体一拱,向前一顶,将她压倒在铺位上平躺着。伏悠悠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腰上一凉,T恤被他向上掀起,紧接着肚子上传来温热的舔舐触感。伏悠悠羞喜之下只得伸手搂住心上人的头,轻轻抚摸着他的头髮,任他在自己光洁的肌肤上贪婪的索取。

一寸又一寸的肌肤被侵蚀,少女的身体被印上纷杂的吻痕和湿漉漉的口水。那人匍匐着向上,哆哆嗦嗦的向上推起了胸罩,用鼻子拱着柔软芬芳的乳肉,脸颊在双乳之间摩挲着,充分的感受着少女青春坚挺的气息。当他最终饑渴的一口含上她的粉嫩乳头,伏悠悠呻吟一声,感觉下身一阵抽搐,裆部终于被渗出的春水濡湿了。

那人在少女嫩乳上享受了好一阵,终于抬起身来,竟伸手去解牛仔裤的纽扣。伏悠悠原本全身瘫软如泥的仰躺着只能一个劲的娇喘,此刻被他的动作一惊,连忙一把按住了裤腰上的手。她虽倾心于秦炎,但两人尚未明确关係,又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裏,却也不愿糊裏糊涂的把身子交给他。适才的亲热已经十分过线,若是还要更进一步,她却不能再纵容了。

那人被她阻碍,一时也哽住了。试探的再用力拉扯了两下,见她仍是坚持不让他脱掉裤子,却也不敢用强,转而改变方式,将手从腰部肌肤与裤腰之间的空隙伸了进去。伏悠悠犹豫了下,终是没有再抗拒,只羞怯不已的紧闭上眼,任由心上人将手探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那只手先是隔着内裤在阴埠上抚摸揉捏几下,之后想要插进双腿之间,却因为牛仔裤裆部有些紧,挡住手指插不进去,便放弃了,转而抽出手指,捏起了内裤裤腰,摸了进去。

伏悠悠眼前一阵阵金星直冒,湿滑的下体很快就要被心上人摸到,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淫蕩的女人?下身传来的销魂触感怎么会如此强烈,自己摸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啊?

单纯的少女春思不断,男人的手却一刻未停,极快的摸上了那一抹浅浅的芳草,在芳草上撚动几下后,便一路向下伸进了缝隙间。当触到少女黏湿液体一刹那,男人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没想到,接着便继续深入的摸索起来,动作明显更加迅捷大胆了。

热乎乎的手指在少女的肉缝中抠挖,每每触到顶端的小肉粒,伏悠悠便身子一抖,嗓子裏发出一声浅浅的低呼。男人发现了少女的异动,竟变本加厉的将手指按在小肉粒上,一个劲的按压揉捏。伏悠悠都要疯了,她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呼哧呼哧的喘着,两条腿绷的直直的,两手紧抓着身下的褥子不断撕扯。

仿佛过了几分钟,又仿佛过了好久,伏悠悠感到身体深处一阵勃动,四肢百脉传来痉挛的快感,下身狂涌出一股股滚烫的黏液,裆部和屁股下边尽数被浸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臊馥郁的气味。

伏悠悠胸部剧烈的起伏着,她双眼圆睁的盯着眼前的黑暗,久久不能从发洩欲望的极致快感中恢复过来。生平第一次获得性高潮,少女在销魂之余感到颇为惶恐,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面对,更何况还在心上人面前暴露出如此不堪的一面。

伏悠悠完全不知接下来该如何面对,索性做起了鸵鸟。她默不作声的抓着心上人的手将其推出自己下身,然后双颊滚烫的翻身背对着他,不敢再与他接触了。幸而心上人没有再骚扰她,任她静静躺着,伏悠悠察觉他慢慢没了动静,似乎是睡着了,暗暗松了口气,心绪複杂的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分界线)

秦炎如一只深藏在暗影中的鬼魅,半眯着眼睛癡迷的观察着两团黑影纠缠在一处,它们时而合二而一,相互用身体感受着对方的身体,时而乍然分开,用更好的体位探寻着异性的私密。随着两性纠缠的深入,其中一团黑影掀开了另一位的上衣,相信他此刻已陶醉于青春肉体的柔软与甜蜜,少女的第二性征很快便沦陷于异性的口舌,秦炎甚至能够模糊的看到那浑圆的半球被揉捏变形的样子。

秦炎难以控制的将手伸到下体处,缓缓撸动着坚硬如铁的肉棒,他的动作十分小心,只怕惊扰到旁边两人,破坏了这黑暗中的隐秘性事。快感如潮的涌遍全身,秦炎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全神贯注的收集着两人间的每一个动作,当那人伸手去解伏悠悠裤子上的纽扣,秦炎心跳到了嗓子眼,难道他竟敢在这裏来真的?就不怕吵醒这一车的人吗?

幸好伏悠悠还未完全丧失理智,及时阻止了他。秦炎松了口气,继续蛰伏着看到他伸手进了女孩儿的下体。女孩儿开始扭动呻吟,可以想像她正在遭受怎样的猥亵,或许她也感受到这背德的快乐?秦炎原本还有些愧疚焦灼的心态因为这个念头略微缓解了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淫靡荒唐的性事持续了好久,空气中渐渐泛起一丝异样的气味,秦炎从未闻到过这样诡异又诱人的气味,下体愈发的硬挺了。蓦的,伏悠悠开始急剧的喘息,身体也剧烈的抽搐,秦炎目瞪口呆的看着,第一次看到女性高潮时的模样,鼻端闻到一股浓郁的异味,下身顿时难以抑制,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他泄了。

秦炎一动也不敢动,任由裤裆裏冰冷弥漫。旁边的两人终于安静了下来,秦炎睁眼看着黑暗中的某处,心绪久久并平静。

…………………………………………………………(分界线)

车厢裏被晨曦慢慢照亮,秦炎在嘈杂声中醒过来,原来车已进了县城,早起的市民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出没。秦炎看看旁边,那两人依旧沉睡着,张了张嘴,秦炎却不知该如何面对醒来后的局面。

“嗤~~~”
车进站了,慢慢停下来。乘客们纷纷下车,旁边的男孩儿猛的睁开眼,略显慌乱的坐起来,看着旁边沉着脸看他的秦炎,讪笑道:“啊哟,不好意思啊大哥,我咋睡到你的位置上来了,睡懵了睡懵了,唉,我就这毛病,睡觉不老实,你别在意啊!”说着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沖秦炎笑笑,一溜烟下车跑了。

秦炎心裏一股火发不出来,待他走后,方才摇晃着伏悠悠的肩膀:“喂,醒醒,到站了。”

伏悠悠慢吞吞坐起来,迷茫道:“到了啊?”看到秦炎直勾勾看着她,不由脸上一红,默不作声整理好衣服,小声道:“看什么看,走啊!”

秦炎迟疑道:“你……昨晚……”
“你还说!”伏悠悠大羞,“不许说了!”
“不是,”秦炎犹豫道:“其实你没必要……”
“叫你别说了!”伏悠悠又羞又气打了他一下,“你还要不要脸了?快走啦!”用力推着他向车下走去。秦炎无奈只好闭嘴,被她推攘着下了车。

拿好行李,伏悠悠满脸红晕的挽着秦炎的胳膊,看他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只道他还在为昨晚的冲动感到愧疚,便强抑着害羞小声道:“其实……你不用说什么的,我……我很喜欢……”

秦炎有些感动,这么一个纯洁的女孩儿能够连羞耻都不顾,只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任由陌生人糟践,自己若还是无动于衷,却又怎么对得起她的深情?为难不已之下,秦炎歎了口气,只好由着她挽着自己,两人一同向车站外走去。

搭上去往伏悠悠老家的乡村巴士,二人默默无言的依偎着。伏悠悠满心的温馨甜蜜,秦炎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却又带着一种负罪感,心绪十分複杂。

车子进了村,伏悠悠欢快地跳下车,在清新的空气中伸个懒腰,转身对秦炎笑道:“怎么样,这裏环境不错吧?走,咱们回家!”

秦炎被她银铃般的笑声感染,郁闷的心情开始放宽,微微一笑:“好,回家!”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