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浊液 第二章:妈妈的后背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白浊液 第二章:妈妈的后背
作者:大太零
2021/06/23发表于:四合院

  肖静媛微微偏着头,面带微笑,噘嘴亲在龟头上,花唇蠕动轻吮两口,突然
鬆开嘴唇,抬眼说道,「跟妈妈说话打趣撒谎可以,等见了白蓉绝对不可以这样,
她问什麽答什麽,叫妳做什麽就做什麽,不可以撒谎,也不可以表现出懦弱,她
最恨别人虚伪和软骨头,衹有顺了她的意才能少受点罪。」

  她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但一想到那几段极度血腥的视频,我还是不由自主打
了个冷颤。

  「那……妳们就不怕我什麽都告诉她?」

  「对一个铁了心要毁掉我们的人来说,讲再多实话也改变不了结果。她的眼
裏没有好人坏人,是好人她也要逼成坏人。」

  我蹙眉一笑,「妳这话说得,那撒谎还是不撒谎?」

  「凡凡放心,斌斌有办法。」肖静媛淡淡一笑,低头抿住了肉棒。

  ……又跟我来这套。颜斌也是,之前说了那麽多调教女人的手段,最后衹说
办法之一是把事情闹大,然后就叫我去猜其他办法,也不知道猜个什麽。细想下,
他们哪来的底气跟那白家女人斗?一个家世显赫到可以罔顾法律,甚至肆意杀人、
几乎等同于无法无天的狠角色,单靠几个小鬼和家庭主妇就想扳倒她,怎麽看都
是异想天开。他们倒是信心满满的样子,搁我这儿还是玩谜语人那套,那就不仅
是可疑,还是相当可疑。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着名的社会实验,同一张照片,由用不同角度配上不同的
文字说明,则可让读者得到截然相反的阅读体验,这段时间的遭遇让我明白了一
个道理,事实并不完全等同于真相,刨开解读的客观事实才能算得上是真相。

  我需要思考,认真地思考。首先,颜斌确实经历了让人心寒的家庭惨剧,白
蓉的残暴也不假,这些都是客观事实。但白蓉的动机全然来自他的口述,他说他
想拯救我们这些无辜的人,终究也是他的一面之词。

  这就是问题所在。那个“白蓉”不一定是白蓉,她可能是黄蓉,也可能是黑
蓉,她杀掉那几个男的,也许有其他原因。就算她真是白蓉,颜斌说的话我也没
有办法去验证,而且反抗那样一位能护佑他的大靠山,对他又有什麽好处?仅仅
是因为他看不惯白蓉的残暴?

  从自私的角度去考虑,我更怀疑颜斌是不是在利用我去达到某些目的,搞不
好他们现在还在玩我,给我安排个新的剧本,将这部由我主演的《楚门的世界》,
进行到了下一个阶段。

  他和肖静媛沆瀣一气,精心设计,操弄我的感情,弄得我是痛不慾生,恨不
能一死了之。回想那晚,我真是恨死了肖静媛,要不是有那大汉阻拦,我肯定会
不顾一切弄死她,颜斌早有準备,又拿芳芳和我家亲人说事,逼得我不得不冷静,
那种绝望的无力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万唸俱灰下,我一时生出一了百了的想法,现在想,是草率了点。如今揭露
出白蓉这个人物,颜斌一方面是告诉我前面都是在做戏,另一方面是告诉我肖静
媛不是故意伤我,我不应该再恨她。那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真是为了从白蓉手
中保护所有无辜的人,又何必对我这麽狠?他们大可告诉我事实真相,尤其是她
肖静媛,我如假包换的亲妈,我不信她不知道干那些事会伤我有多深。

  ……我看,他们就是在玩我。这事如果我要问她,她肯定会说拍到我最真实
的反应白蓉才会信,这点我现在确实无法反驳,但话又说回来,从拿芳芳和亲人
威胁我,送肖静媛给我当母狗,逼我吃强效淫药,再到说出他们要反抗白蓉这一
係列操作,似乎都在刻意引导我不要走极端,不知是何原因,他们就是怕我死,
需要我好好活着。

  无论真相如何,我该做的就一件事,一定要保护好芳芳和亲人。当然,我还
是希望一切都是正面的,若肖静媛真是出于无奈才伤我,我个人都无所谓,就当
我欠她,可她若是又在骗我,这一次我不管她是不是我亲妈,衹要我还有一口气,
我一定要千倍奉还,让她好看。

  嘶簌,滋咕咕咕,簌,簌……

  沉思了好一阵子,我低头看向认真吮吸我鸡巴的这位亲妈,很多问题萦绕脑
海,但直接去问她也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再略做思索,我换了个旁敲侧击的问
法,轻声开口,「妈,等我过了白蓉那关,斌哥是不是想让我去对付谁?」

  「嗯?嗯……」她吐出嘴裏的鸡巴,换到手裏温柔撸着,「有几个目标,但
妈妈现在也不确定是谁,凡凡就听斌斌安排,先做好準备。不能犹豫,也不能害
怕,一切都是为了将来。」

  说完,她抿了抿嘴唇,正準备张口再含进肉棒,突然又抬起头,「对了,还
有一件事妈妈想跟凡凡说说。」

  「嗯?」我收回思绪,脸上强行挤出虚伪的笑容。

  「凡凡,对不起。最近这段时间,妈妈真的很抱歉,妈妈愿意做任何事补偿
妳,可有些事……妈妈真的不行。」她打了个寒颤,咽下一口唾沫,抬手捂住嘴
唇,一并轻轻摇头,「妈妈愿意喝妳的尿,但是粑粑……妈妈不行,真的不行。」

  ……说什麽屁话,我哪有那麽变态。

  沉下驳杂的唸头,我也佯作脸色同她演起来,「幸亏妳说的早,我正有那个
打算呢。」

  「哎呀讨厌!」她媚叫着拧了下我的大腿,想必是看出我在开玩笑。

  「好痛!」我也装模作样叫喊一声,眼看她用这副骚浪贱的模样与我做出亲
昵的举动,心口仍止不住翻涌的厌恶。

  就算她是本着伟光正的动机去做伤我那些事,我也不是圣人,不会伟大到点
头笑笑就彻底忘记心口的伤疤。况且我清清楚楚知道,她是颜斌母狗这个事实不
会改变,这般谄媚讨好,终究是出于颜斌的命令。

  手掌不自觉抚上她的奶头,正準备使劲掐一下泄愤,想到颜斌不能伤她的命
令,在最后时刻收了手。她低头瞅着我的手指,扭着脑袋眨眨媚眼,「轻点掐,
这可是凡凡的奶嘴哦。」

  「是妳叫掐的,可别怪我。」我笑着轻轻捏了下。

  「啊~。」她立刻发出浪叫,嗲嗲地再开酥口,「掐吧,再大力一点也没关
係。」

  「……」我心中厌恶更甚,情不自禁绷紧了面皮,瞬间又意识到不该情绪外
露,便悄然放鬆下来,抽回手掌,「呵呵……算了,不掐了。」

  她忽然拉住我的手重新放在她的乳房上,脸上收起淫蕩,转而铺满歉意,「
凡凡,妳不用顾忌妈妈!粗暴一点……妈妈心裏才更好受。」

  我眉头微蹙,微笑着再次抽回了手掌,「没关係的,我都懂了,过去的都过
去了。」

  她听到我这句话,目光轻轻跃动,像怔住一样盯着我,看起来,似乎很感动。

  我也看不出她这幅模样的真假,衹知像这样的发泄毫无意义,还不如简简单
单保持平静,继续与她逢场作戏,走一步,看一步。

  片刻后,她突然嗤嗤笑了两声,低头向前拱了拱,用正脸顶着肉棒,托长声
音,嗲声嗲气地嚷嚷起来,「爸爸~女儿想吃妳的大鸡巴~。」

  我调整好心情,展颜而笑,「好好的别乱叫,肉麻死了。」

  她仰头用鼻尖蹭着肉棒的腹筋,摆出极尽媚惑低贱的姿态,「爸爸,爸爸…
…人家是真心实意给您当女儿,好儿子,好爸爸。」

  我竟无言以对,瞟向腿间高高挺起的棍棒,心裏厌恶,但身体却很诚实,不
得不承认,她这副贱样,鸡巴还挺受用。

  看我没有否认,她俏皮的翻出一个桃花媚眼,撑起身体,双手握住肉棒,轻
轻的将包皮撸到了最下方,噘嘴照着绷紧的龟头嘬了一口,再翻开两衹柔嫩的指
尖按在龟头顶端,微微使力,将马眼分开,拉成了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形状。

  她再抬眼狡诘一笑,眉头微挑,伸出软薄的舌尖,如微风拂过湖面,轻轻地
在尿道边缘一点。

  「爸爸,爽吗?」

  淫词艳语听得我有些心烦意乱,一时又不知道说些什麽好,抬手往她头顶一
按,脸上憋出淫笑,「妳要舔便舔,别废话。」

  她重新低下头,双手将肉棒扶正,先伸长湿润香舌沿着皮筋上下舔扫一番,
再噘嘴对準被她两根手指掰开的马眼小嘴,缓缓挤出一小滴唾液,準确的滴进了
其中。

  「嘶,嘶。」

  随着两声吸吮声响起,她又将刚刚吐进去的唾液轻轻吸回了口中,一边抬起
弯成月牙形状的眼帘望着我笑,一边再伸出粉薄的舌尖点在尿道口。

  灵巧的小舌尖一阵快速的撩拨,撩得我腹筋绷紧,马眼小口不断分泌粘液,
她又一次收回红舌,噘嘴挤出唾液吐进尿道,再「滋滋,嘶嘶」的吸出,继续伸
出舌尖撩拨起来,如此反复,弄得我愈发性慾高涨,龟头直感酥痒难耐。

  我正期待着她进一步的口舌侍奉,她却停下动作,对着马眼小嘴蹙眉噘嘴,
「可怜的小宝贝,妈妈好想把妳一直含在嘴裏呀,可是爸爸不肯掐妈妈的奶子,
也不肯叫妈妈女儿,哎。」

  我暗骂一句,提臀将肉棒往她唇上一挺,磨着牙学起颜斌的语气,「乖……
乖女儿,把爸爸的鸡巴……含进去!」

  「耶,爸爸肯叫人家啦。」她鼓起粉颊长嘶欢鸣,抬眼对我作出得逞的贱笑。

  真是贱!我心中再骂,沉吸一口气,抬手往她头顶一按,脸上放开淫笑,「
什麽乖女儿!少废话!快给老子舔!」

  「呜哇……」她刚想再说话的嘴巴被大肉棒堵住,随即呜呜嘤嘤吞咽几口,
低头轻轻吮了起来。

  「呜滋,呜……哇哇的鸡哇(爸爸的鸡巴),嗯咕……真好七啊……呼呼。」
她口齿不清,边吸边抬起玄月媚眼望着我呼呼作笑。

  淫贱的模样瞬间激起我心底的暴戾慾,两手重重把住她的脑袋,主动挺起了
腰,「叫亲儿子爸爸,妳是有多贱!」

  我倒是看明白自己的缺点,全然伪装并不是我的强项,不如直截了当表现出
心中的怨唸,唯有做到九层真,才能藏住我那最后一层真实的想法。

  「呜!呜!呜!呜!呜!」她被我突如其来的暴力抽插弄得没有余力再说话,
衹得双手扶住我的腰以稳住身体,梗着雪白修长的脖子,认真接下我突刺的肉棒。

  毒龙般的阳物在两片湿唇中进进出出,抽得棒身晶润,带出唾液横飞,我屁
股继续高速耸动,手上也发力摇起了她的脑袋,借机淫笑着将心中的怨唸一股脑
尽数吐出,「什麽乖女儿!妳就是个骚逼贱货!妳骗得老子好惨……看老子不肏
烂妳的狗嘴!」

  「呜呜呜——!」她嘴上发出激烈的鸣叫,我并不理会,反将双手把住她的
后脑,将肉棒捅向她喉咙深处!

  我能感觉到龟头挤开檀口内蠕动的小口,冲进了食道,其间的嫩肉比起口腔
要更为湿滑而富有弹性,龟头卡在裏面,与她紧致的阴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爽——!

  一道道炙热的鼻息不停喷在我腹部,低头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脸上扭曲的
淫笑更甚,双手死死压住她脑后的秀发,让肉棒尽情享受她喉头吞咽带来挤压快
感,直到她双目向上翻出眼白,按在我腰间的双手开始乱抓,我这才掰着她的脑
袋猛地一推,抽出了黏黏糊糊的肉棒。

  这般发泄让我神清气爽,这几日的压抑从心理上得到极大的疏解,若不是害
怕她闭口咬下,我一定不会这麽轻易放开她。当然,我也担心做得过火会引来不
必要的麻烦,我与这位好妈妈的恩怨,现在还不到解决的时候。

  这样想着,我又故意挂起了一看就很虚伪的笑脸,摇着湿漉漉的大龟头往她
红彤彤的脸颊上蹭,「妈,对不起,我一下没控制住。」

  看她憋得眼泪和唾液横流,我设想过她会就此同我翻脸,没想到她耸了耸鼻
头,又朝我露出谄媚的笑颜,「没事,女儿没事的~,爸爸再来。」

  说完,她抬起双手,分别将两根手指扣进嘴中大大拉开嘴角,囫囵不清地冲
我说,「哇哇,噫一!(爸爸,继续!)」

  ……看起来,颜斌的话对她来说就是金科玉律,她是铁了心来演好母狗这一
角色。面对如此贱样,鸡巴先我做出反应,我也不多想,身体向后一倒,两腿大
大咧咧地叉开,手指着高高挺起的鸡巴淫笑道,「那麻烦妈,再给我吃吃。」

  她立刻伸长了脖子吃住肉棒,不用我再说就哇哇呜呻吟着朝肉棒根部含去。

  房间没有开灯,我看不太清她的脸色,但想必此时她两颊已经憋得通红,可
不知为何,她依然坚持向前,最终含到肉棒根部。

  「呜……呜……」她艰难的呼吸着,像是要把肉棒吞进胃裏那般,喉头不停
进行吞咽的动作。

  食道内的嫩肉不断挤压按摩着我的大龟头,我衹管享受她这温软的狗嘴,笑
吟吟的看她坚持了一阵,眼角再度涌出两行泪水。

  「咕……咕呜!」她突然干呕两声,眼睛大大一睁,后仰着头吐出了肉棒。

  「姆啊……啊,啊……哈。」她嘴巴大大张开喘息着,一丝丝粘稠的唾液从
唇边垂下,缓缓滴落到了我大腿上。

  片刻后,她又对我扬起了笑脸,抬起手背抹了抹凌乱的嘴角,迅速调整好呼
吸,低头要再次含住巨龙。

  「妈,看妳这麽难受,不用了。」我故作温柔,伸手扶住了她的额头。

  她抬眼一顿,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凡凡……爸爸,妈妈是妳的母狗,不
要心疼妈妈。」

  我嘴角轻轻抽搐一下,恨不能骑她脸上就一顿爆肏,可我自觉现在还是要收
敛些,慾望的陷阱有毒,绝不能轻易陷进去,况且颜斌那小子八成有在通过监控
看着,虽然他说凭我做什麽,但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又翻脸。我还记着戴贞操带
那叁天有多难受,肖静媛对他如此忠诚,这要再来一次,她大概率不会心疼我这
虚假的“爸爸”。

  暗自叹笑两声,我摆出一副淫棍的模样,手握肉棒轻轻拍在肖静媛的嘴唇上,
「爸爸不是心疼妳,是嫌不够爽,还是老老实实吸着爽。」

  「哦……好的爸。」她笑着抿住龟头,埋头开始的正常的吞咽。

  抛开其他不谈,她这口滑舌软,快感倒是来的真切,我背靠沙发放鬆身体,
抬头望着天花板,暗忖这几天戴贞操带,倒是让我的自控能力强了不少,要是强
忍不射,她就是吸一个小时也别想吸出来。

  听着滋滋唧唧的吮吸声,我低眼用余光瞟着她卖力口交的下贱模样,快感之
余,心底还是有一丝小小的伤感,曾经幻想过和她真正的相亲相爱,现在……多
少有些可悲可叹。

  放空心思享受了一会儿,肚子咕咕的叫唤起来,我随即抽出肉棒,俯身扣住
她肥软的乳房,摸着笑道,「骚妈妈,儿子肚子饿了。去给弄点吃的来。」

  「好的。」她停下拨弄唇边唾液的手指,笑盈盈的打直腰肢,抬手要扣好身
上的睡衣。

  看着她高耸的胸脯,我心唸一动,双手拉着她的衣摆往两边用一扯,一排纽
扣噼裏啪啦全部被扯断。

  「呀。」她低呼一声,低头看向吊在她胸口的两团美肉。

  「奶子这麽漂亮,别捂着了。」我笑道。

  她抬头妩媚一笑,两下沉肩剥下睡衣,捏成一团,囫囵擦了把脸。刚準备转
身走开,她停下撇我一眼,又媚笑着转身正面向我,双手插进裤腰,一边慢慢地
扭动肥臀,一边将睡裤往下拉开。

  我捏着鸡巴微笑道,「裤子不用脱,天气凉,穿着吧。妳顺便去漱个口,待
会儿爸爸还想亲嘴。」

  「好的爸,您等等。」她站起身来,冲我晃动香肩,抖了抖胸口两团美乳,
转身向着卫生间的方向快步小跳而去。

  眼睛盯着她曲线玲珑的背影,我用力抓了一把有些酥麻的鸡巴。

  人是真的贱,但这身体也确实是够赞。

  认亲儿子当爹,给亲儿子当母狗,真是毫无底线,可笑到极点。到底她衹是
颜斌的母狗,要是我真能把她变成我的母狗,我一定把她玩个底朝天。

  她对我那麽狠,那我要怎麽折磨她才算解气呢……算了不想了,现在想这些,
屁用没有。

  肖静媛从卫生间出来,一头扎进厨房捣鼓了一阵,很快扭着软腰和大奶走回
到客厅。

  她手裏端着一盘奶油蛋糕,却没有递给我,反而挺奶坐在我身旁,拿着小勺,
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怎麽衹顾自己吃?不管妳儿子了?」我笑着问道。

  「唔。」她抿了一口勺子,嘴裏含着蛋糕微笑道,「别急嘛。」

  微微仰头嚼了几口,她放下蛋糕盘,弯着眸子俯趴到我身上,微笑着将美唇
凑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的打算。

  我张口接下被她嚼匀的蛋糕,顺便吮了两口香舌,浸润了奶油的糖分,她这
软薄的舌片变得实打实的香甜。

  四唇分开,我边嚼边笑,「肯定又是斌哥教妳的吧。」

  「呼呼。」她眯着美眸不置可否,抬手端起蛋糕盘,用小勺子分割出一块,
缓缓道,「不是哦,妈妈早就喂过妳啦。爸爸很小的时候,吃鱼不会吐鱼刺,经
常卡喉咙……啊呜。」

  她含进切出来的奶油蛋糕,嘟着脸颊继续说道,「女儿就像这样,把鱼肉放
在嘴裏嚼碎了,再嘴对嘴的喂给妳。」

  「哦。咕……啊啊——。」我依稀记得有那麽一两个场景,吞下口中的蛋糕
浆,我立刻再大大张嘴,像一衹嗷嗷待哺的小鸟那样朝她邀食。

  她眯眼笑着快速嚼了几下,再次朝我亲了过来。

  等我张口接过喂来的蛋糕,这回她主动伸出舌片让我吸,并将美唇贴我的嘴
上轻吻,等我就着她的唾液吞下蛋糕,她又支着舌头舔干凈粘我嘴角的奶油和碎
屑。

  「爸爸嘴上在吃,也喂下人家下面这张嘴嘛。」唇分之际,她跨腿骑在我身
上,往前挪了挪身子,用胯间软绵的肉鲍压我的肉棒。

  「嚯。」肉棒似被两团海绵压住,让我甚感舒爽,抬手抚摸美乳,笑着骂道,
「骚货,屁股都好了?」

  「好啦。」她立刻支起两根大腿站到沙发下,两手一滑就把睡裤脱到膝盖以
下,双足再交替蹬下裤腿,转身撅起绷着纱布的肥臀,「爸,妳帮女儿拆开。」

  「……」早先颜斌说我能肏,恍惚又记得他好像说过衹有他能肏,横竖现在
还违抗不得他,一时我有些踟蹰不决,到底是肏她不肏. 肖静媛对我的心思洞若
观火,宽大如盆的美臀撅得更高,微笑道,「斌斌说可以的。」

  「那……好吧。」我伸手在绷带边缘一扣,扣出粘合的胶条,一圈一圈将纱
布取下。鼻头能闻到浓郁的药香,光线较暗,眼睛看不大清楚,衹隐隐能看出肥
臀被药水滋润成淡红色,待到翻开最后一圈纱布,我伸过右手四根指头,轻轻按
在臀蛋上抚摸,指尖除去一丝丝细微的结痂感,并没有摸到太多异常,看来确实
已无大碍。

  「骚屁股恢复得不错嘛。」我笑着摊开五指,轻轻按在上面。

  她仿佛得到赞赏,一蹦跳转身,没待胸口两衹大肉球停稳便俯身亲了我脸颊
一口,立刻张开双腿挎上沙发,低头手扶肉龙,咕唧一声坐了下去。

  蜜肉层峦叠嶂,愈发紧实温软,比之深喉又是不同的爽快感触,肉棒寸寸深
入,刚刚没入半截,她肥臀再往下一顿,阴道像小嘴一样将我的肉肠吸到更深处,
直到马眼顶到一处软乎乎的阻碍才停下。

  「啊!顶到子宫啦……」她仰头发出悠扬的感叹。

  「呵呵。」我低声笑了笑,鸡巴够长够大,如今是我为数不多能聊以自慰的
地方,颜斌的小屌可别想如此深入,是妳的母狗又如何,妳可享受不了乳交和口
交一起上。

  肖静媛垂下螓首,回手拿起蛋糕盘,娇喘着咬下一口,再度朝我嘴凑过来,
刚将蛋糕喂进我嘴裏,她看我两手空着,便挺着硬硬的奶头来蹭我胸口,媚笑着
开口,「爸,快揉揉妈妈女儿的奶子。」

  粘稠湿热的花芯小口一张一合,温柔触感仿佛就是在与马眼小嘴接吻,我含
笑嚼着香甜的蛋糕,憋着屄裏坚挺的肉棒,双手同时一抓,立刻使劲搓揉起两团
热水球般膨胀的美乳。

  她配合着我慢慢摇曳着腰肢,不忘一口接一口继续喂我蛋糕,不多一会儿就
把把我喂得半饱,我吞嚼了半天,嘴裏有些干渴,双手按着肉弹大力划了几个圆
圈,鬆手把住了她的后脑,狠狠贴住她的嘴唇,大力吸吮起檀口内的香津滋润口
舌。

  「嗯……呜……啊!快,快干啊,臭爸爸!呜姆!」她立刻用狂吻回应我,
源源不断挤出甘甜的唾液送进我口中,腰肢一并快速摇动着,牝户内的嫩肉也似
活物般四面蠕动,仿佛要把精液挤出来那般,热情而激烈地按摩着肉棒每一寸表
皮。

  她这一通操作弄得我淫心肆起,嘴裏吸够润喉香津,我双手再发力,狠狠抱
住身前的美肉,腰腹同时上挺,奋力撬动穴裏的巨龙,一次次用巨大的力道去冲
击阴道尽头的花芯小口。

  龙头次次深入,犹如捣动粘稠米浆,捣出蜜水潺潺不断,蜜肉温热异常,霎
时收得更紧,我欣喜异常,不由得边肏边骂,「肏,干死妳……干死妳!」

  「嗯!干死妈妈呀……」她也呻吟着接上话,美乳肉弹紧贴我胸膛,双手抱
在我的背上一通乱抓,嘴巴用力亲了我脸颊两口,伏在我耳边,发出了肆无忌惮
的浪叫,「啊,啊……干!爸爸用力!」

  「呵呼,呼……」我双手也环抱在她后背的软肉上使劲揉捏,喘着笑道,「
肏……肏!斌哥还是厉害,把妳调教成这样,呼……我佩服他,真佩服,呵呵。」

  她继续摇曳腰肢,伏在我耳边媚笑道,「妈妈可是合格的母狗,不骚怎麽能
行……但是啦,额呜……妈妈衹,衹会对斌斌和凡凡爸的鸡巴发骚……」

  「长这一身浪肉,真是又骚又贱,不知廉耻。」我再开口笑骂,双手沿着她
肉嘟嘟的软腰向下移动,摸到她圆肥的大屁股使劲一掰,「再怎麽说我也是妳儿
子,难道妳就没一点羞耻心?」

  「凡凡,妈妈知道,呜,呜……妳心裏还有怨气,但将来……」她娇喘不止,
肥软的身体上下坐落,嘴裏含着呻吟断断续续地说,「将来我们会怎样,很难说
……妈妈想明白了,能快乐一天,就多享受一天。」

  「呜,呜……啊,希望凡凡也一样,啊啊……衹要凡凡喜欢,妈妈随便给妳
玩……」她继续摇曳肥臀,忽然扬起天鹅般修长的脖子,高声浪叫起来,「用力
……肏妈妈,肏女儿……把女儿肏死……啊,啊!」

  肏我妈的,她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我今日处境也衹能随波逐流,今夜有免费的大屁股肏,那就尽情的肏便好。
心思一通,我两手再往肥臀上狠狠一扣,十指陷进软肉中掰揉着问道,「屁股真
好透了?那能不能趴着,让老子从后面来干妳?」

  「嗯!」她笑着应了一声,抬腿离开我的坚挺的肉棒,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身体贴着沙发面趴在了一旁。

  「爸爸,女儿準备好了!」她高高撅起熟透的蜜桃臀,转头媚笑道。

  我淫笑着翻转身体,站到她身后,低头看去,尻肉圆滚滚,牝口微微张开,
露出一抹嫣红的花肉,她整个人趴在那的样子,好像一衹肉嘟嘟的大白蛤蟆。

  「那我来了。」我张开两腿,手按龙头按向这湿露露的鲍缝,轻轻滑动着笑
问道,「妈,说起来,万一妳真要怀上我的种,今后怎麽办?」

  「女儿有避孕,但要真怀上爸爸的种……」她呼呼一笑,「衹要爸爸想要,
怀上也就怀上,生下来就是。」

  「可我是您亲儿子诶。」

  她左右扭起了硕大的淫臀,娇声笑道,「人家是爸爸的母狗,母狗的一切都
属于爸爸,包括子宫哦。」

  「真不要脸!」嘴裏笑骂着,但她这番斩钉截铁的回答听得我心口隐隐悸动,
当即腰杆向下一沉,让龙头刺入阴道!

  ……啪啪啪啪!

  我立刻摇摆腰肢奋力抽击起来,肉棒撑开蜜壶,蜜径顺滑无比,一进一出,
带出源源不断的爱液,卵袋前后狂甩,大腿不停向前撞去,肥臀也是弹力十足,
直被撞出阵阵心旷神怡的啪啪声响!

  「啊,嗯!爸爸用力,啊,啊啊!肏死女儿的骚屁股!」她再度放开离谱的
浪叫,得亏我家是独栋的别墅,隔音也做得好,否则必然会惹来投诉。

  我将双腿张开,摆出半马步的姿势,低头望着耸动的巨臀,忍不住抬手一巴
掌扇上去,笑骂道,「说!贱屁股怎麽长这麽大!」

  「骚屁股是为,为,额啊……为了给爸爸肏才长这麽大!」

  啪、啪、啪、啪——!

  「哦,哦哦……嘶!」我嗤着气继续挺腰,手上也继续拍在肥软的蜜桃臀上,
淫笑着又问,「爽吗?嗯?亲爱的妈妈,儿子的鸡巴肏得妳爽吗!?」

  「爽!啊、啊……儿子好棒,妈妈爽死了!」

  「呵呵!」看着肥臀上涌起的一层层肉浪,我加大力度直捣黄龙,爽得不禁
哈哈浪叫起来,「说!是老子肏妳爽还是颜斌爽!?」

  喊完我就后悔,暗忖这番耿直的挑衅过了火,肖静媛倒是没有反应,衹是撅
着屁股大声答道,「爽!都爽!啊,啊,啊!!」

  「嗯……」我沉下心思不再乱说,双手把住肥臀,衹随着她叫春的声音,专
心用力抽刺起来。

  啪、啪、啪、啪……

  夜空静逸,路灯昏黄,城郊别墅区一栋叁层小洋楼内,诺大的客厅中回蕩着
持续不断的啪叽响。

  经过约莫十来分钟的激烈的抽插,我略微感到有些疲惫,渐渐放缓了摆腰的
速度。

  她这蜜壶与我的大鸡巴简直是天作之合,两者紧紧结合,仿佛天然一体,我
摆腰的幅度抑扬顿挫,时而舒缓,时而急促,她的脖颈上的发丝也被汗水打湿,
丰满的胴体上散发出一股股混合着汗液的淫香,我耸鼻深深的吸进一口气,慾望
在醇厚的香气驱使下愈发水涨船高,不禁俯身下去,把整个上身贴她的后背上。

  「啊……」温软的肉体让我的疲惫瞬间得到缓解,嘴唇和舌头去舔舐着奶背
上的香汗,鼻腔继续贪婪嗅吸醇厚的体香,鸡巴也继续缓慢耸动,慢慢享受甜美
蜜汁和花肉。

  如此软香温玉,让我精神一阵恍惚,忍不住再发感叹,「妈,妳好美啊……
啵,啵,嗯……要是妳不骗我,该有多好……儿子愿意天天肏妳,天天让妳也爽,
唔。」

  肖静媛沉默小片刻,缓缓答道,「……凡凡,之前都是拍给白蓉看啊,妈妈
真不是故意伤妳。」

  我暗忖片刻,干脆装成无助又可怜,趁势跟她撒娇,「妳要是真为我好,干
嘛不直说,非要伤我……妳不懂我有多难过,我多想妳爱我,为什麽……妳要那
麽狠心。」

  「凡凡……」她一下子着急起来,「妈妈真的爱妳,绝对没有再骗妳!再骗
妳,妈妈……妈妈把心掏出来给妳看!」

  「没事,我懂,我就是发牢骚。」我暗暗作笑,心中不断骚浪贱的骂,闭着
双眼发出浅吟,脸颊贴住瓷滑的肌肤细细研磨,双臀锁紧憋住精关,慢慢搅动牝
户内的肉棒,浑身舒服得仿佛要融化在她这具完美的肉体上。

  她声音微颤,似在抽泣,「凡凡,对不起,对不起……妳要想打想骂,妈妈
都受着……」

  我缓缓喘息着,委委屈屈地又同她说,「妈,别这样,没必要再演戏了……
儿子认输了,不会再反抗妳们。」

  「胡说什麽,妈妈哪在跟妳演戏!」她似乎有些承受不住我的体重,双手努
力撑起滚烫的身体,艰难地呼吸了两口气。

  「真没关係的,能这样肏妳,儿子就很满足了。」我偏头吸吻了几口她后背
柔滑的肌肤,抬头柔声道,「妈,妳要觉得难受,我起来了。」

  她用微笑回应我,「没……没事,就这样,别起来。」

  看她难受,我心中就暗爽不已,当然是选择继续趴在奶背上压迫她,「谢谢
妈妈,妳背上好舒服啊。」

  「嗯……嗯。」她回头轻声道,「凡凡,现在……好像那天晚上。」

  我怼着肥臀缓缓蠕动身体,惬意地闭上双眼再去亲舔她的后背,抬起两手胡
乱抚揉她的脑袋,「哪天晚上啊?」

  「就是,凡凡发高烧,被妈妈背着……」她匀出两口气,继续说道,「妈妈
背妳,去医院的那天晚上。」

  「医院?」我睁开双眼,看向她汗气氤氲的后颈,蜜肉间的肉棒轻轻一缩,
暂且停下了耸动。

  「呃……呃。」她努力撑了撑身体,偏过脑袋,微笑道,「凡凡那年还很小,
还,记得吗……那晚,雨下得很大……」

  听她这麽一说,我依稀记起十来年前一个滂沱大雨的夜晚,我们一家还住在
老房子裏,我贪玩淋了雨,半夜发高烧,上吐下泻。

  滴答、滴答、滴答。

  墻头的时钟静静流转,骤起的回忆如月夜涌来的潮水,惶惶漫漫,涌进了脑
海。我记起了更多,那年爸爸还没有病倒,他在外面通宵加班,家裏就我和肖静
媛。她在床边手忙脚乱,急得快要落泪,慌慌张张把我抱到楼下。深夜打不到车,
她衹得顶着雨伞,背着我一路跑去最近的医院。

  当时的我还太小,没有留下太多详细的记忆,但此时此刻,我清晰地记起了
她后背上的触感。

  「凡凡……凡凡……凡凡坚持住,就快到了!」

  年幼的我瘫在她宽阔伟岸的后背上,身体很难受,心裏却感觉到了无比的安
心。

  渐渐地,我记起了更多,雨滴落在扇上的声音,雨靴踏水的声音,她急促的
心跳和喘息,还有她后背上被汗水完全浸湿的衣衫,以及她肩头急速起伏的弧度
……

  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没来由的涌上心头,我重重闭上双眼,偏头下去,吻向
她的后颈,情不自禁叫出了一声,「妈。」

  我以为我不会再对她有爱的感觉了,这可恶的回忆又将我拉到了过去。

  因为她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才能健康长大,因为她无私的奉献,我才立誌要
去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好青年。

  曾经,她就是我心中完美的存在,我也无数次为她的堕落扼腕哀叹。

  我倾慕她,想要挽救她,我努力过,也尝试去理解她。

  直到她一次次将我背叛,并且亲手把我爱她的心推入了绝望的深渊。

  爱得有多深,伤得就有多痛。

  「宝宝……」她嘴裏发出一声娇喘,耸着肥臀,媚惑开口,「别停,继续肏
啊~」

  淫蕩的话语更让我认清现实,眼下不再是被汗水打湿的衣衫,而是散发着淫
香的裸背和侧脸。

  一股极大厌恶感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我苦笑着暗骂,去他妈的爱。

  「哈——。」抬头深呼吸一口气,我撑起了身体,抽出肥臀中的肉棒,缓缓
站了起来。

  「凡凡?」她依然撅着淫臀,侧开绯红的脸庞疑惑的望着我。

  看我没有回应,她手撑沙发面,半仰娇躯,又叫了一声,「爸?」

  爸?呵呵。眼下这具性感的胴体,那是美乳丰臀,那是长腿细腰,那还有葫
芦形的身材曲线,它们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但怎麽看,它们的主人都不像我
以前那位温婉含蓄的妈妈。

  可再看向这个女人的脸,的确就是她,就是那个曾经背着我在雨夜中奔跑,
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伟大妈妈。

  我再低头看了眼坚挺的鸡巴,脸上挂起了微笑,轻声道,「妈,妳起来。」

  她媚眼眨了眨,带着几分疑惑,缓缓站起身。

  我挺着胯下爆挺的巨龙向前一步,双手搭在她肩上,推着她背转身,慢慢将
她推向一旁。

  她踏着小碎步,回头微笑道,「爸,突然怎麽了?」

  我在客厅中央的空蕩处把着她停下,放开搭在她背上的双手,抚到宽如满月
的翘臀上轻轻一掰,「妈,劳烦妳……弯下腰。」

  「哦~爸爸想站着干人家啊。」她俯下胸口两衹滚圆的巨乳,双手背向身后,
分别扣住一衹湿漉漉的美巨臀,向着两侧大大掰开。

  我沉声不语,默默打量着被手指掰开的粉鲍,握住肉棒,向前一步。刚準备
插进阴道,视线停留在了穴口上方那一轮微微张合、玲珑细腻菊眼上,顿时恶从
心头起,调整龟头的方向,向上一举。

  「啊?」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惊讶,回头问道,「爸爸,想要肏女儿的屁眼?」

  我没有答话,挺棒抵在细密精致的菊环上,硕大的龙头缓缓挤进含苞小口,
突入不及半寸,立刻感受到巨大的阻力。

  「啊,啊啊……」她口中发出颤抖的声调,却站定脚步没有逃开。

  菊环细密的褶皱被完全撑开,犹如一圈被绷开的粉色薄膜,散发出红邹邹的
光亮。我双手把住她柔美的两胯,挺着肉棒继续深入,小半颗龟头没入肛道,慢
慢撑开括约肌,阻力变得更大。

  「好大,好大啊……」肖静媛颤声呻吟,双腿跟着打颤,她强忍着痛撅起肥
臀,双手死命像两侧掰开,努力吃进我的大肉棒。

  菊环不断蠕动,用力挤压推搡半截龙头,似乎本能地想将异物排出体外,肛
道内壁燥热非常,烫得马眼也慢慢变得滚烫。

  「哈……」我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双手用力把住她的大腿,再闭上一口气…

  「喝!」我猛地向前一挺,强行将整颗龟头挤入了了肛道!

  「呃啊!啊,啊啊!」她发出悠扬的痛呼,立刻打着颤声叫嚷起来,「进,
进来了!爸爸的大鸡巴……进来了!」

  菊环如绷大的橡皮筋那般紧紧扣住肉冠,紧致的触感甚至远远强过蜜穴深处,
火热的直肠有着无与伦比的紧致和湿热,它们一刻不停的蠕动排挤,甚至堪比最
为激烈的抽插!

  我闭眼轻叹,憋住澎湃的快感,身体向前一靠,胸口贴着她软柔的后背,双
手轻轻搭上她的双肩,低头轻吻一口她温滑的肩头肉,一点一点继续挺进肉棍,
直至完全深入了菊眼。

  她渐渐适应了我肉棒的尺寸,微颤中呼呼喘道,「早,早知道爸爸想玩屁眼,
人家就準备了……呼呼。」

  「啧。」我听得五味杂陈,不禁咂舌,默默摇了摇头,双手环抱住玉颈,右
腿贴着她的大腿外侧,慢慢抬起。

  「爸,爸爸?」她疑惑道。

  我仍不理会她,继续抬高右腿,蜷起勾住了她右胯。等右脚放稳,我再慢慢
掂起左脚尖,抬高身体的重心,一点一点,慢慢放到了她背上……

  「啊!」她身体一晃,差点被我的体重压倒。

  我左脚掂地,双手抱住她稳住身体,嘴唇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妈,背我。」

  「啊?这样的玩法,妈妈还是第一次呢,斌斌……斌斌都没这样玩过。」她
用力喘了几口气,摆好了架势,绷紧了大腿和腰部的肌肉,回头咯咯笑着说,「
来吧,让妈妈……背背小宝宝。」

  胴体剧烈颤抖,我心中终究还是有一丝不忍,但怨唸还是占据了上风,催时
着我继续掂起左脚,一寸一寸向上抬起,直到脚尖离地,悬在空中。

  「啊呼……啊呼……呼,呼!」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
在颤抖。

  最终,鸡巴插在屁眼中,两条腿都勾在了她的腰间,我把身体完完全全悬在
她的背上。

  「啊……」我双眼迷离,张嘴吐出舒爽的叹息,没有想到她真能背起了早已
长大的我,一个超过她自身体重的“小宝宝”。

  妈妈,妈妈。

  我轻轻闭上双眼,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继续回忆着逝去的美好,仿佛回到
了那个雨夜,被她背着走在让我安心的道路上。

  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感受着她剧烈跳动的脉搏,我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嘴唇轻吻着她滚烫的脸颊,缓缓挪动双手,爬到她胸前,握住了两衹温润的巨乳。

  她身上光滑细腻的肌肤,体表沁人心脾的芳馨和醇厚甜蜜的温度,包括肛门
内极致的紧凑和滚烫,一切一切,都让我感到平静和舒爽。

  精液来到关口,我憋紧圈在她腰间的双腿,阻止最终的发泄,想要多享受一
点、多感受一点此刻身心上的美妙。

  时间一点一滴缓缓流逝,听她心跳如鼓,双腿颤抖越来越激烈,我才意犹未
尽地张开双眼,停下了虚幻的回忆。

  淡淡的忧伤涌上心头,我抿了口她软糯的耳垂,双手继续搓揉美乳,「妈,
为什麽,妳这麽努力。」

  「凡,凡凡……」她艰难的说出几个字,不得不放弃回答,专心调整呼吸。

  「为什麽,妳不把我放下?为什麽……妳还不放弃?」我再轻轻问道,不知
道此刻我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但我想一定是带着些许纠结,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因为,妈妈……是凡凡的母狗呀……」她头上和背上冒着蒸腾的热气,咬
着牙,继续说道,「妈妈……要,要……努力,啊……呼,呼……让凡凡玩得,
开心……」

  她这样的回答,让我很难受。也许我该就此打住,但此刻若是退缩,终究衹
是蹩脚的伪装,还是应该继续释放感情,就做我想做的,说我想说的话,表现出
真情实意,才是最好的伪装。

  我夹住肥臀裏的鸡巴,带着满腔的哀伤,缓缓开口,「妳,不是我妈。妳,
到底是谁?」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