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玉娘还是萧欲娘 (古装,M女,ntr)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作者:阮佃夫
2021年6月13日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统计:11209字

(本文萧玉娘人物根据步非烟17分钟有声作品《萧玉娘改编》)

南朝刘宋时,广陵杨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家族靠着做工精细纺织闻名,垄断了当地的衣物,鞋履,甚至是伞具。整个南方都盛行穿杨家的锦衣丝绣,杨家甚至还特供建康的皇族,和参与过製造大宋的官服。杨家的老爷杨偃,年轻时也在朝廷当过官,自然也和朝廷的世家大族和皇室成员往来密切,但是后来也辞官告老还乡,继承了家族生意,将杨家的招牌发扬光大。他喜欢云游四海,到处游玩,四处结交官员为友,所以也有一半时间不在家裏,的但这可往往苦了杨家的夫人们。

杨老爷有五位夫人,原配很早就离世了,他先后娶了萧玉娘,林悦娥,褚连枝,韩珠儿四位美丽动人夫人。尤其这个萧玉娘长的花容月貌,风姿绰约,杨老爷都快五十六了,她才不到三十岁,和杨老爷的长女杨蕓萱年纪相仿。虽说是一朵梨花压海棠,玉娘嫁给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杨老爷。可她也源于名门望族,出自兰陵萧氏,从小养尊处优,和杨老爷也算门当户对,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更关键的是,萧玉娘她会一手高超的针线活,因此许多人都慕名而来买杨家的衣服,她是当之无愧的杨家生意的顶梁柱之一,当然更是杨家的主母。萧玉娘还给杨老爷生了个儿子杨赟,所以也是母凭子贵,杨老爷之前和原配生的儿子都早夭,所以只和原配生了个女儿杨蕓萱,生的也是闭月羞花,但已远嫁建康的巨富官员杜崇。或许也是母凭子贱,所以他备加关注自己的这个长子,对自己帮自己的生子的玉娘虽然相敬如宾,彼此相爱,但杨老爷已经过了精气旺盛的年纪,往往只关心如何把杨赟当做继承人来培养。

这日,萧玉娘的贴身丫鬟唤管家阮二去杨家的佛堂,说主母有事相商。阮二进入佛堂,只见那萧玉娘窈窕的身姿静静地侧坐在蒲团上,她脱去了鞋子,光着诱人的白玉美脚。阮二癡癡地盯着,那脚掌弯曲有致,没有一丝死皮和赘肉,阮二癡癡地看着差点儿没上前咬一口。过了半晌,玉娘一卷经书读完,便转过身子看着阮二,阮二假装没有邪念一样,沖着夫人有礼微笑着。阮二看萧玉娘未添半点胭粉,却也天生动人。只看得一会儿,二人看得有点尴尬。阮二虽然私底下是个色坯,但从来都不敢对夫人有半点毛手毛脚,甚至连长时间地直视都没有过。

「不知夫人唤阮二来有何吩咐?」阮二低头,首先开口到。

「有劳管家在此等候小妇人礼佛了,今晚我拜佛,正是向佛祖忏悔」

「哦,不知夫人忏悔何来?」

「我虽虔心,但终究是俗人,免不了情仇爱,管家,跟我到后堂来吧」说罢,推门向后堂走去,阮二低着头跟随着。

这个阮二,又叫阮云桥。阮云桥本是杨家老管家阮川富的侄子,阮川富之前颇受杨老爷的信任。前几年阮川富得了重病无法继续侍奉杨家,杨府颇为可惜。阮川富膝下无子,回家养老前,向杨府推举自己侄子阮云桥,如果是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地去了,看在老阮给杨家奋斗多年的份上,杨老爷就答应了他。阮云桥虽然年轻,但也长得俊俏,颇受女人的喜欢。而且自从他入了杨家以后,他做事圆滑得体,把家裏和内事和家外的生意都打点地有模有样的,而且懂得怎麽讨主子的喜欢,因此也得到了杨家上下的认可和信任,不久就接替了老阮当上了杨府的管家。因为平时大家都叫老管家阮大,因此阮云桥也得了个阮二的称号。

穿过一个清静的小院,进得门来。这就是阮二从进入过的佛堂后堂,想是夫人的寝室。

萧玉娘转身平静地看着阮云桥,向他问到「 阮二爷,可是觉得玉娘生的丑陋?不堪在枕边伺候你吗?」

阮云桥吓了一跳,不知如何作答 「夫人..夫人何出此言?阮二受老爷重托,夫人端庄贤淑,安敢嫌弃夫人?」

「既然如此,阮二爷怎麽只逗那几房外家的姨娘和家内的丫鬟,却不来逗小妇人?莫非妾连那几房姨娘都不如吗?」说着萧玉娘两行清泪,从脸颊滚落。

「夫人..夫人切莫误会,」不知道葫芦裏卖的是什麽药的阮云桥顿时口吃了起来「只是..只阮二敬重夫人,安…安敢对夫人…有…有非分之想?」

「阮二爷和我那几位外家的姐妹所做,妾身虽未旁观,但也知道一二,你的意思是,要让小妇人做那下贱姿态才能得二爷的垂青,是吗?」

「这…」阮云桥此时不知道头改往哪处摆了「当然不是,老爷也曾特意叮嘱过,与夫人相处,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所以,阮二爷也认为小妇人是正经夫人,玩起来不得劲兴是吗?那小妇人就告诉连老爷都不甚清楚的秘密。你可知道,老爷已经有四五年没有碰过我了,而即便是新婚时刻,老爷对妾身也是相敬如宾,礼遇有加。」

「这..这也不是坏事,说明老爷心中也很敬重夫人」

「不是坏事?」萧玉娘显然不满地反问道 「但他对别的小妾却辣手催花,每逢房事,一定打得那些娘们磕头求饶,宁要让她们说些婊子都不愿说的下贱话,等到讨饶才肯住手。在我面前,偏偏提也不肯提起。玉娘,在你们男人面前就这麽可怕吗?」

「男人娶为贤,也是自古常情。」

「自古常情?是啊,夫君待我以礼,我有哪裏有脸提那些下流勾当。但是,你可知道,我就是为此,从没有得到过闺房快乐。这种男女正当的周公之礼,对于我却味同嚼蜡,丝毫乐趣也不存在。我是多麽希望老爷吃醉了酒把我当做那醮夫再嫁的林月娥,哪怕当做随房丫头曾莞儿,肆意辱骂,随意责打。哪怕有一次也好,只可惜,他太敬重我了,无论喝得多嘴,见了我,也马上清醒。我本以为今生就是这个命了,我也在夫前人后继续当个端庄的主母就好了。可是上天垂怜,老爷,要借阮二爷留子。难道阮二爷就不能给妾身一次痛快的闺房之乐吗?」

「什麽!」 阮云桥听完脸色一变,吃惊地问到,「夫人!你….」

只见玉娘轻解罗裳,咻的一声,褪去了衣裙,赤身裸体毫无保留呈现在管家面前。阮二看着主母皮肤洁白无瑕,身材丰满,婀娜多姿的胴体,胯下已经肿胀得不行了。

察觉到这个微妙变化的萧玉娘微微哼了哼粉红两颊间樱桃小嘴,显然她对男人垂涎自己的身体感到很得意。然后昂起秀挺的琼鼻,将修长的雪颈,如刀削的肩见的光洁如精美的玉器的锁骨充满魅惑地体现出。

尤其是那傲人的饱满高耸酥胸,怕是只手难握。她那小腹平坦柔滑,直让阮二伸手想摸。

她腰似束素盈盈一握的柳腰下,双腿笔直匀称,圆润修长。玉娘轻轻地摩擦两边的浑圆的大腿,将两瓣淡褐色的肥腻花唇显得格外诱人,仿佛蚌壳一般鼓动着,淫光闪闪地微微张开一条细缝,隐隐能够看见如珍珠版的阴蒂,淡粉色阴丘微微凸起,周边只带了几根整洁的阴发。
  
玉娘朝着管家的方向走来,把阮二逼得无路可走,突然毫无征兆地,萧玉娘慢慢地在阮云桥的脚下跪倒。磕头,满含娇羞的玉口却说出一番下贱粗鄙之言「奴,玉娘,恭请主子,阮二老爷,肆意调教。不必顾忌玉娘。玉娘愿做爷的胯下屄。以后,在人前,我还是主母。进到阮二管家的门,贱妾,贱妾就是爷的婊子,就是爷的妓女,就是爷胯下的玩意,爷哪裏不高兴了,您二话不说,就把贱妾塞到你的裤裆裏。贱妾,贱妾给你当婊套子。用贱妾的嘴,不,是贱妾的逼嘴,给爷当屄操,给爷泻火。主子只要想要,只需派个下人来传一声,贱妾,啊,不,婊子,贱婊子立马把狗逼洗干凈,赶紧,赶紧来陪主子爷睡觉,来伺候主子爷,求爷收了婊子吧。贱妾,给你磕头了。」说着,竟爬了两步,咚咚咚地磕了起来。

阮云桥几分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萧玉娘「夫人如此自降身份,当真是喜好此等勾当。既然夫人如此下贱,自甘堕落,阮二不得不替老爷管教一番了,替天行道收拾你这个不害臊的蕩妇了」

「婊子,傻站在那裏干什麽,过来!」

萧玉娘马上把手放在背后,匍匐用着膝盖前进,那份卑微就像是最低等奴仆,往日端庄贤淑的模样一扫而空。

阮二托起萧玉娘的下巴,萧玉娘却一脸魅惑的注视着阮二,阮二此时训到 「你这妇人,何时变得如此下贱,还不马上和我实话招来!」

玉娘平了平气息,方笑答「爷,玉娘已经是您的泻火的屄了,小娘们早就是您胯下的一块肉了,伺候爷的大屌子舒服,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待奴婢先去外面招呼一声,别叫那些下人撞到了。」说罢,起身朝门外的下人,恢复了主母的气势对外面的人喊道「你们听着,管家今日与我有要事相商,你们权且下去,没有传唤,不準进前来。谁要进前来,必然家法从事。」

说罢,回身,随即跪下 「爷,玉娘安排妥当了,这就来伺候二爷,给爷当小老婆,给爷当小妾,给爷当婊套子,求爷笞打。来吧,爷,春宵一刻值千金,请爷不要怜惜。」

便听阮二喝到「先掌嘴十下!」

「是,爷,谢爷掌婊子的逼嘴!」阮二一连打了十下,直打得嫩白的脸蛋粉红一片。

「说罢,你为何如此轻贱自己?」

「回主子的话,自幼玉娘,见母亲惩罚那些犯错的侍妾,丫鬟,便兴奋异常。后来,母亲教玉娘女工刺绣。有时,有时玉娘还故意犯错,招惹母亲责打。不知怎麽的,慢慢地就…玉娘天生如此。嫁来杨府时,初见阮大管家责打丫鬟,就已经双腿发软,险些就给阮大跪下磕头了,只是一直碍于这主母的身份不敢罢了。」

「天哪,真是无可救药的贱婊子,连那个糟老头子都看得上!」

「爷,婊子心想阮大反正迟早快要入土了,爽完几次以后就没人知道了。后来,后来有幸听说阮大管家有个风流倜傥,长相俊美的小侄子,要来接替阮大,贱婢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自从这个帅小侄子到了杨府,贱婢身为主母,是越看越是爱上了他,渐渐给他升官,让他做了管家。可是算贱婢冷脸贴热屁股,这个小侄子却对我毫无意思,连正眼都不常看贱婢一眼。得知他私下裏是玩女人的好手,还经常和长得不如贱妾的妇人勾搭成奸,却对贱妾如此冷漠,贱妾得知后痛哭了一场,哭完后贱妾觉得就是不主动争取也不行了。」

「咱们娘们就是天生给爷玩,给爷当婊套子用的,伺候男人舒服才是小娘们的正经事。玉娘的这身浪肉难道不是给爷随意糟践吗,主母什麽的,还不是给爷当婊子,伺候爷的大屌子吗。玉娘才不稀罕当什麽主母。但求爷不要嫌弃婊子的这身浪肉。玉娘知道,女人裤裆裏的这点玩意,老爷们就图个新鲜,不消几个月就玩腻了。贱妾只希望爷哪天玩腻了爷的这身浪肉,让贱妾在爷的胯下当牛做马都成,可千万别嫌弃贱妾。」

「说吧,爷正在干什麽!」

「主子,正在把玩贱妾的屁股和狗逼!」

「怎麽了,这麽多水!」

玉娘已经开始情欲高涨,粉红的脸蛋已经是一片潮红「是贱妾,是贱妾发情了。一想到白天,奴家还是端庄优雅的主母,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这般模样。一丝不挂地跪在大管家的胯下,挺着胸脯,不,挺着大奶子,挺着肥奶子,露着个大光腚,说着这般不要脸的话。作践自己,只为讨爷的欢心。当真是,婊子都不如了」

「爷,亲爷,您就把玉娘当做你买来的鸡,当做妓女,当做婊子,随意作践,随意糟蹋。贱妾,就是被爷玩死,也心甘情愿。不敢有半点怨言。」

阮二来了性致,二话不说,直捣黄龙。阮二在认真品穴的同时心中大喜,感觉今天真是捡到宝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千层蜜穴,主母的膣肉层峦叠嶂,从不同的方向吸食着阮二的鸡巴,每次向内抽插,都能曲径通幽,朝着不同的花径缝隙肉壁刷过来挑过去,就这样草草收场恐怕很难毫无遗漏。而且蜜穴极为敏感,异常柔韧有弹性,蜜穴能够在男人的挑拨下极快的恢复,蜜穴像开花般的肉须包裹着男人的肉棒时候却能给男人的肉棒用蜜水解渴,肏起来一点不会让人感到生涩。总之,是让男人越干越上瘾,越干越想要,阮二玩过很多女人,但很少能像主母这样极品的,估计操完主母都不想碰别的女人了,爽到阮二抱怨老爷真是暴殄天物啊。

一边肏着主母,一边打着主母屁股的耳光,把端庄的主母打得是苦的稀裏哗啦。

「主子的手真狠啊,打死玉娘了,冤家,您可真是女人的克星啊,你可真是贱妾的活祖宗啊」

「是你的人了,玉娘是你的人了,玉娘被爷肏服了,玉娘心服口服」

「爷,亲爷,你就可怜可怜你的小婊子吧,贱妾今日见识到爷的手段,贱妾这辈子死心塌地地伺候爷,死心塌地地伺候爷的大吊子,死心塌地地给爷作践,给爷糟蹋。」

「你饶了小娘子这一遭吧,求主子可怜可怜玉娘,给玉娘下种吧,给你的小娘们下种吧,全部射在奴婢的屄心子裏,把主母夫人的肚子搞大吧!」

———-(以上为有声MP3改编)——————-(以下为笔者续写———————————-

二人随后就操到了榻上,此时萧玉娘毫无主母的矜持,像母马一样嘶鸣嚎叫,但是却十分婉转动听。尽情宣泄着从未这几年压抑的欲望。

阮云桥那布满了青筋的发狠的尘柄,上面沾满了女人骚屄裏的淫液,在一边充满情趣烛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威风。伴碰撞发主母内壁出的肉击声“劈啪、劈啪”,阮二把萧玉娘肏得水花飞溅。

随后,阮二将萧玉娘的一双秀丽的玉腿架在自己脖子,但是主母嫩肉始终紧裹着阳物。觉到肉棒的根部被水溅到了,知道萧玉娘的淫穴开始发浪高潮了了。

「啊……啊……喔…………爷……插死贱妾的小穴了,啊…爷…继续用力……对……就是……那裏…一直痒得鉆心…喔……快帮婊子的骚屄止痒……再深点……哎啊……真好,爽死我了……」此时玉娘像条白蟒一样缠出管家不放,任由阮二拼命的撞击。

紧接着阮二很霸道的亲了上去,白面小生在少妇的脸上嘴裏裏乱搅乱舔,把女人满嘴口水勾出来吸得啧啧有声,又将自己的舌、霸道送入了主母的口中,像狗啃骨头一样用自己舌头左右拍打纤软柔滑的丁香,只见二人天雷勾地火,发疯地互相搅弄起对方的嘴唇,过了一刻钟,两人才结束了,开始大口喘气。

「爷的鸡巴好大,平时听见让那些丫鬟喊爹叫娘的,看得玉娘好生嫉妒」

「原来我想让丫鬟迷晕了你,然后我就可以趁老爷不在成了好事,没想到你这个骚娘们自己等不及送屄上门了」

「现在爷知道,有没有老爷在府内也没有两样了」

「老爷这麽吝啬的人,连家裏茅厕都不给下人分享,凭什麽会突然发善心把自己妻子献给我,难道你连茅厕都不如?」

见到阮二有意的捉弄和调戏,萧玉娘反而愈加兴奋了,毫无羞耻地说道「奴婢… 啊..啊,,奴婢就是供人用的茅厕」

「我看定是你淫型毕露,私自背着丈夫偷男人。如实报上来,要不然我现在就马上告诉杨老爷」

萧玉娘听后,便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着实把刚才兴头上阮二吓了一跳,于心不忍,他也懂得玩女人要收放有度,把她搂在怀裏,摸着她的脸蛋,萧玉娘便继续乘机撒娇了起来。「哟哟哟,这是怎麽了,谁敢欺负我们杨家的美人主母啊,给阮大爷说说,我保证给你出气!」

「哼,」边哭边柔婉地抱怨道「 还不是你那杀千刀的杨大老爷!」

「早就听说主子能把女人的心思猜的透透的,真是什麽都瞒不过爷的慧眼。那天,原本是我给夫君侍寝的,但是他偷偷之前到了林悦娥的房中,还被我暗中发现了。我刚想听那浪蹄子如何浑身使骚劲勾引夫君,没想到老爷边淫虐林骚蹄子边说要她使劲给杨家添个新子,骚蹄子反嘲笑老爷这麽长时间都不能生子了,肯定是老爷的身体的有问题。老爷反责问明明是我们这几位夫人的问题,否则赟儿是怎麽来的。骚蹄子为了继续勾引老爷抽她,居然说…..居然汙蔑赟儿是奴家生的野种,而且说奴家身体早就被别人操地不能生育了。老爷说肯定不是,说要不然… 要不然的话可以让奴家试试和像是阮二爷这样的小伙子操屄,看看还是否能生下个大胖小子来。」

阮二拍了拍玉娘奶子,玉娘娇羞地渐渐停止了哭声,但显然阮二不买她的账「哟,真是委屈啊,原来是没人操了,不得已找上我,好好作贱你自己来报复你的夫君吗? 」阮二肯定不屑于这个淫妇拿玩笑话当自己淫蕩的借口。

「不,不是的,母狗是真心地愿意当主子的鸡巴套,就算没有这件事,奴婢也迟早会将身体献给爷的」

阮二完全不搭理,萧玉娘现在欲火焚身,着急地渴求着「实在不行,母狗愿意爷一块私奔,和爷一块逃到魏国,那样就没人来打扰爷享用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呸,谁会为了只玩你这个贱逼,放弃大好前程,背井离乡。真把自己当成我的女人了,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器具。我勉为其难帮你的骚屄解痒已经够辛苦了,滚开,不要继续玷汙我的鸡巴,找别人当你的情郎去」

阮二显然对着回答不满意,他期待主母更下贱的回答,果然,欲擒故纵果然奏效。

「是奴婢看高自己了,奴婢知道错了,如果想用奴婢,奴婢会好器具的本分尽全力地伺候好爷。如果爷玩腻了,把奴婢赏给别人玩弄,就是让奴婢去青楼当婊子,奴婢不会有怨言的!」

「当真?」

「奴婢敢发毒誓,如果奴婢未经主子的许可私自将骚屄献与他人,就让奴婢和那些野男人一起得花柳,直到下体溃烂而死。如果如果心不属主子,而属于他人包括自己的名义上的丈夫,就让奴婢成为千夫所指的蕩妇,天天骑木马挨拶刑,然而浸猪笼,然后被众人辱骂活活被唾液淹死,死后就让贱逼成为千古淫妇,供后人世世代代继续唾骂。」

「说的真好听,原来你早就想好了吧。」

「奴婢虽然涉世不深,但也知道奴婢的职责是求得主子的欢心,贱奴早就想好怎麽用自己的身体,包括自己的巧嘴来侍奉主子。但奴婢还需要爷的悉心调教,才能成为合格的侍奉男人的器具。」

说罢,阮二一把把主人安在身上,开始观音坐莲,双手攀到了主母的的玉背上,上下游弋了而起。猛地一把主母弯腰,然后大嘴嚼着奶头吸得兹兹有声,一会舔一会吸,时不时又血盆大口试着把整个奶子含进嘴裏,揉成面团一样肆意玩弄。

「玉娘的骚逼是咱见过最会吸的」

「爷的大鸡巴是奴婢见过最大的」

阮二觉得事情不对,眉头一皱,拔出鸡巴来,斥责玉娘,把让她在一边。

「奴婢说错什麽了吗?」玉娘跪在阮二面前,低头认错。

「见过?你见过多少只鸡巴啊?」

「就是偷偷看下人洗澡上茅厕的时候见过」

「还装?像你这样万人骑的还每次都装纯的贱货我见多了」

「真的没有了..  」萧玉娘快要哭了。

「我对这麽脏的女人没有兴趣,你的骚逼一定被人玩烂跑到我这裏发骚吧。原本以为能够调教良家骚妇,现在觉得还不如去妓院喝花酒快活」

萧玉娘迟疑了一下,还是答道「奴婢该死,既然主子想知道,奴婢不敢有隐瞒。奴婢小的时候,到过同族的叔父家裏玩。在晚上偷偷溜了出去玩,每次看见叔父的房裏灯火通明,还有女人的尖叫。奴婢年纪小,不懂事,起初奴婢很害怕,后来奴婢好奇戳开了叔父的房间窗户,发现叔父把叔母给其他男人操,还用各种淫具像是鞭子和蜡烛油折磨叔母,没想到叔母还很高兴,叔父也在一边手淫。那个奸夫还竟然是和奴婢年纪相当个的小男孩。奴婢看了以后就上瘾了,以后每天晚上都来这裏偷看,听叔母不守妇道,用下流的淫言浪语羞辱叔父,会看得受不了还偷偷地手淫,溅得门口都是淫水。后来奴婢在孔洞偷看的时候被那个男孩狠狠得瞪了一眼,奴婢当时吓坏了,一连几天呆在房间裏不肯出来,直到一个奴婢晚上睡觉的时候,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别人脱光了,正是被那个小男孩脱的。奴婢当时因为尊崇三从四德,抵死不从。当那个小男孩不依不饶,说只让奴婢口交,否则就把奴婢偷偷手淫的事情说出去。那小男孩年纪轻轻就鸡巴超大,当然没有阮二爷的鸡巴大。奴婢以后就被那小男孩调教成淫口,让他爽得不得了。奴婢之后就和他好上了,还经常让他摸遍甚至舔遍全身,当然奴婢没敢失去贞操。」

「直到后来奴婢回到娘家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小男孩,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男的是武陵王。
武陵王之前让奴婢保守秘密,所以这件事奴婢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连杨老爷都不知道。奴婢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掌嘴,奴婢的身体已经归爷所有,理应有权知道被谁用过。」

萧玉娘口中的武陵王就是当朝皇帝刘义隆的第四子刘骏。他年纪轻轻就是个登徒浪子,到处沾花惹草,阮二其实早就非常清楚了。

「此后奴婢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淫蕩,奴婢克製发浪的忍耐一天不如一天,自从夫君不碰我之后就再也憋不住了,奴婢每晚做梦都渴求被男人操,像叔母那样被奸夫肆意淫虐。说不定哪天走在路上,奴婢就会随便挑个男人去强奸呢!」

「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娘们, 早知道你这麽贱,真该进杨府第一天就上了你,害得我白白等了那麽久,把精液浪费在不高贵的丫鬟上历练。」

「还好奴婢耐性好,等到了爷,玉娘这麽淫蕩的娘们,才配上将除了丈夫以外的第一次献给像爷这样英俊潇洒的男人,玉娘未经人事的骚穴才配给像爷这样的大鸡巴来开垦。」

「还有,武陵王当初也偷偷向玉娘家裏上门提亲了,但是已经被杨家早了一步,所以只能拒绝了。」

「哈哈,原来如此,还好你没嫁给武陵王,你要是成为王妃,借我十条命我都都不敢偷皇族的女人。」

当然,萧玉娘和武陵王的孽缘远非结束,武陵王后来居然阴差阳错地夺取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皇位,成为了大宋的孝武皇帝,而她日后也成为宋孝武帝身边权倾一时的萧昭仪,阮二也成为后来搅得南朝宋不得安宁的宠臣阮佃夫。这也是很多人也没有预料到的,当然那只是后话了,而且,作为萧家的女人,南朝改朝换代的青史上也留不得这个女人的名字,是与非也无法留与后人评说。

二位之后连续操弄了一个半时辰,直操地贱妇精神恍惚,连销魂蚀骨的呻吟渐渐没有力气喊了,被肏满脸玉汗。

阮二始终以同样力度认真地抽插,他对征服这样外贤内贱的妇人最感热情。突然他开始愈插愈深,愈插愈猛,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着,几乎是全根没入主母的密道,又几乎是全根抽出,只将大龟头让她肥嫩的大阴唇夹住,肉体的撞击声变得发疯一样密集起来,女人
的淫叫声也忽然变得异常高亢,淫妇胯下已经被操弄得一片狼藉。伴随股股浓郁滚烫的精液浇灌而出,随之在她发出几声「啊啊啊」连续不断的淫叫声喷在抽搐不止的花心上,烫得女人双眼一翻,竟是失神小晕过去。 最后一切重归了平静,漆黑的黑夜裏,伴随着蟋蟀的叫声中,只剩下女子交合后舒爽惬意的轻微淫叫。

阮二双脚岔开,双手向后撑地,提提一边快要爽地睡过去的主母「真是个不要脸的骚屄啊,为了解决自己的欲求不满的性生活,图一时之快,快把我榨地只剩下皮囊了」

过了一会,外面有人喊话「夫人,您吩咐做的鸡汤煮好了!」

萧玉娘顿时恢复了主母的傲气,答道「知道了,放在外面吧,你可以走了。」

穿好衣服,萧玉娘起身穿好了衣服,出门拿了鸡汤,然后回房,又脱光了衣服,跪地低头将鸡汤呈给阮二,说道:「这是奴婢为爷準备的鸡汤,奴婢知道爷操贱屄操地辛苦,用子孙液滋补了奴婢的身体,所以叫手下提前準备好了鸡汤替爷补补身子。」

阮二神气的靠在一边墻上,让萧玉娘餵自己吃。

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吓得萧玉娘啊的一声将汤勺摔在地上。

还没等萧玉娘反应过来,阮二已经拿起的汤勺。

「这麽笨手笨脚地啊,以后还怎麽放下主母的架子,伺候好男人啊!」

萧玉娘认错地低下了头,「奴婢掌嘴!」

随后阮二托起萧玉娘淫蕩的下体,将她双脚朝天,小心翼翼地用汤勺把精液刮了出来,舒爽地让玉娘紧闭双眼,将手伸到嘴边,娇羞地开始淫叫起来。

阮二将留在她体内的精液餵给萧玉娘,说道「来,主母,也尝尝我为你準备的“鸡巴”汤!」阮二故意意味深长将鸡巴二字拖的挺长。

这让已经放开的萧玉娘扑哧一声笑了,二话不说掌嘴喝了下去。

「不準吃!」阮二打了萧玉娘屁股「我说吃才準吃下去!」阮二就像教训馋嘴的家狗一样,不过这条显然不能看家护院,只能床笫之私上尽责。

萧玉娘很想说些淫贱的话,但是嘴巴裏都是黏糊糊的精液,让她有口难言,当然,不是哑巴吃黄莲,而是淫妇吃精液,是非常自愿的有口难言。

萧玉娘乖顺极了,尽力的长大嘴巴,表示自己像容器一样还能容纳更多子孙液。
「主母,快吃吧,说说看好吃吗?」

萧玉娘含糊不清地回答到「好吃,怎麽这麽好吃了,贱妾担心以后都不能吃到这样的美味了 」说着像精液像蚕丝连着上下嘴唇,不过她心灵手巧的双手编製过绝美刺绣,而现在她淫蕩无比的艳嘴编织着背德淫话。萧玉娘兴奋地大口喘气,甚至说着吹出了泡泡。

「主母别心急,我这裏还有,不过要看你本事,要你自己吸出来」

「爷不要叫我主母,我不配当爷的主母,只配当供爷胯下使唤的一条母狗。爷你真厉害,这麽快地做好鸡巴汤了」说着开始抚摸阮二蛋蛋,开始啧啧轻吻起鸡巴的根部。

「还傻等着干什麽,我也想试试看让武陵王舒服地不得了的小嘴是怎麽样的!」

萧玉娘羞红了脸,不过她已经血盆大口地,想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了。

「先把残留的精液吞下去,要是我感觉到你的嘴巴裏剩下一滴,以后你就没得喝了」

「是 」说着萧玉娘期待着看着阮二,将腮帮子吸地凹了进去,故意地大声地做着吞咽的动作,以希望小嘴获得巨根的垂青。就这样做地很多次以后,然后萧玉娘癡癡地伸出舌头,表明好吃地自己已经吃一滴不剩了,饿地想继续吃鸡巴汤了。

「真是条听话的母狗啊,来你可以吸了。」 得到鼓励的萧玉娘撅着大屁股,十分熟练为情郎开始吸吮舔弄起龟头来,然后突然尽吞全根,快速地动着脑袋来回移动,丝毫没有用牙齿碰到,而且一直用嘴裏的内壁来调戏大根,舌头一直来回卷动,只挑拨龟头。嘶溜嘶溜淫蕩的声音让人回味,终于让阮二憋不住了,他把肉棒放在别人老婆的嘴裏当成小穴一样开始用力抽送,主母的一张嘴被肉棒抽插着,只能发出「哦~~哦~~哦~~哦~~」的声音。突然阮二连根没入,主母竟然也能成功将鸡巴卡到嗓子眼。阮二憋不住了,突然有将主母躺下,自己又开始肏了起来,然后才将精液射入她的体内,之后又是如是餵给她吃,又让她用鸡汤漱口,然后和她接吻。就这样反复直到折腾了半宿,大杯同眠,二人才盖上被子,萧玉娘躺在阮二的怀裏,安心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二人起来的时候,主母神态已经被滋补得很滋润,而且她还像小女人一样抱着管家,贴在他的胸脯上。阮二绝对是人精,他不知道以后事态会发展成什麽样,说不定昨晚的事情只是萧玉娘一时性起,他可不敢冒这个险,索性下床磕头求饶,像是昨天就是喝醉酒了犯错一样「夫人,小的该死,昨日小的按照夫人的嘱托,为了让夫人开心,所以才故意如此无礼冒犯夫人的,不然借阮二的脑袋相抵也不敢如此,之前说想迷奸夫人纯粹是胡话。阮二心中喜欢夫人很久了,当然也会一直像从前一样敬重夫人,希望夫人能够宽恕。」

没想到萧玉娘居然羞答答哭了起来,小巧的双手做着擦拭眼泪的动作「嗯哼,呜呜呜,爷怎麽还这麽对奴家!主子以为是奴家是寻你开心的吗。既然爷还这麽怕奴家,怕是奴家只能守活寡一辈子了,不如让奴家现在就死了算了!」说着想向床前的柱子撞去。

阮二赶忙拦住「使不得,使不得。我怎麽舍得让玉娘去死呢,那不是白白浪费了这身骚肉了吗?我对你是动了真的感情的,我会把你调教成一个出色的淫妇,因为你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以后在人前你还是我的主母。在私底下,你就不再有任何自主了,你当真愿意吗。」

「妾身自然愿意!」说罢,萧玉娘继续在阮二的怀中,抱着自己的奸夫。二人又开始你侬我侬起来。两人四目相对,萧玉娘两个眼睛滴溜溜乱转,饱含着妩媚挑撩的眼神,二人双手交叉香握,开始亲密的接吻。良久,两片唇虽然舍不得,最终还是分开,几条淫靡的银丝水线连在两人唇上。

自此后,管家阮二和萧玉娘勾搭成奸,私底下就成了好事,后房也成为二人通奸的深闺秘处,杨家佛堂后院每寸土地都留下二人交合的淫液。

往后的一天,阮二按照家裏的命令,从广陵出发, 到建康去把杨家上好的布料进贡给官宦人家,途中,他打发了手下,说自己要抓些国都内才有的上好的药草供给家中。悄悄地走到一个药馆,一个带着斗篷的人和阮二悄悄会了面。

「事情都办的妥当了吗?」带着斗篷的人见四下无客,用一种很阴柔的声音问到。

「启稟义父,阮儿已经收降那个贱妇。阮儿没有用半分义父给的药草,是那个骚货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娘们果真比任何女人玩起来还骚,她的身体就像算催情药,爽得阮儿几天下不了床,看来义父得多给阮二一点药来补贴我的身子了」

「好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记住了,好好利用好这个女人,装地安分一点,别让杨家怀疑你了,听清楚了吗?」

「阮云桥谨听崔公公之令!」说罢,二人迅速离开,好像没有见过面一样,带着斗篷的那个男人摘下斗篷,和阮二朝着不同的方向,朝着大宋皇宫走去,渐渐二人在人流大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蹤。

————本文人名除了阮二管家和萧玉娘皆为笔者所设定———————————————–

—————阮二/阮云桥(之后会改为阮佃夫)是历史真实人物———————————————

——-刘宋为真实王朝,武陵王/宋孝武帝刘骏为真实皇帝,取代刘宋的新朝皇帝姓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