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抓到洩文者其中一位,所以不再为繁体字校稿及分段排版
从简体转档会很多出入,另外阅读过程会出现不顺或多余的字,乃为暗码,专抓洩文用的,此次抓到的就是给繁体的书友。

所以,想重新排版、校稿的朋友,请自行动作。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介意这位女士,自己选择一位男伴吗?”耳边陡然传来一个熟悉的戏虐声音,曾经这个声音是让自己有着那么强烈的执念,但此刻仿佛在瞬间成为了自己的救星一般。

微微无力的扭头看去,映入眼眶的正是带着兔子面具的心理大师,而听到心理大师的声音,景洪涛也当下停下了所有的动作,锐利的盯向了心理大师。

却见心理大师丝毫不在意,笑道:“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老兄应该也知道,在这里可是不允许强迫任何人的哦?”

景洪涛笑了笑,缓缓退后了一步,火热的目光再次盯向了婉柔:“那就让这位女士来选择吧。”

婉柔原本无力的身体,顿时再次提出了一丝力气,却又觉两个乳头在涨热中一次次颤慄还是在止不住的涌动出一股股酥麻之感,急促喘息中,又猛地咬住红唇,看着眼前两个男人,其实顷刻间就做出了决定。

虽然身体上对景洪涛的抗拒是那么的微弱,但心理上却是过不了那一关,但还是要装着一种正常的模样,迷离的目光当即就看向了心理大师:“我似乎对他这种类型的更喜欢一点。”

说完,就直接踏着强装出来的优雅步伐,一步步走向了心理大师。

景洪涛见此,深深看了一眼,倒是也乾脆:“那祝你们今晚玩的愉快。”

说着,便转身离去。

婉柔见此,整个身体一瞬间就像是了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但却当即又被心理大师搂在了怀中:“我认出来了,他是景洪涛。”

婉柔一惊,刚想说话,却又听心理大师戏虐笑道:“要说还是他帮了我一个大忙,有他在,就算我对你没有任何防备,你还敢做出过激的举动吗?”

对于心理大师所说,婉柔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心中一颤间,却又感觉到心理大师说着,顿时直接搂着自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一手已是缓缓顺着自己的脖颈往下滑动而去。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却又不得不承认,一阵从过道到刚刚都在心底压抑着的燥热,随着心理大师轻柔的撩弄,当即化作了无法言喻的酥麻之感。

婉柔迷离而又羞怒中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快到极限了,几乎是刹那间,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嗯嘤,但随之却又是紧咬了一下嘴唇,急促喘息中道:“你,你不是很喜欢我被人玩弄吗,为什么会出来帮我。”

“呵呵。”心理大师笑了笑:“因为我也没想到你这个骚货竟然对景洪涛这么的没有抵抗力啊,一旦让他得手了,我该怎么办?”

就宛若心底最深的秘密被揭开了一样,婉柔身体一颤,连道:“我,我没有……嗯……”

几个字刚颤抖的说完,婉柔当即身体却又连颤,当即微微昂首抬着迷离的脸颊,发出了一声无法自控的嗯嘤,正是心理大师在同时,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那翘立的乳头上,轻轻弹动了一下。

“还说没有,骚货的乳头都已经这么硬了,或者你下面的肉穴也早已氾滥成灾了?”心理大师戏虐开口,一手不断撩弄着婉柔的翘立乳头,一手赫然是直接朝着婉柔下半身的阔腿裤拉扯而去。

“不……不要……嗯……”婉柔羞耻中强忍着那乳头处传来了一阵阵浪涛一般的快感,虽然迷离,但却还记得今天来的任务可不是为了白白让心理大师佔便宜,但抗拒的动作刚刚涌现,陡然就听心理大师贴着她的耳边火热开口道:“骚货听话,握住我的阴茎。”

心理大师的话并不算很强势,但却仿佛带着无形的魔力一般,让婉柔心头一蕩,再回过神来后,赫然羞耻的发现自己的右手真的已经握住了心理大师那钢铁一般坚硬滚烫的阴茎。

心中一颤,刚想收回手,却听耳边陡然再次传来之前那个男侍者的声音:“我发现有一为女性并没有挑逗自己的男伴哦,所以做为惩罚,还请两位主动离开哦。”

男侍者的话语让婉柔心中顿时一紧,只听心理大师又道:“我想,你也不愿意走到这里,又被淘汰吧。”

“我……我……”听到男侍者的声音,婉柔这才猛然惊醒发现,耳边回蕩的全是一片呻吟浪语,入目也全是各种淫乱不堪的情景。

听着,目睹着,再加上双乳间不断传递而来的酥麻快感,让她急促喘息着,不由更加的迷离,颤抖的右手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就开始一点点撸动起心理大师的阴茎起来。
“这是今天握着的第二根阴茎了,还会有更多吗。”婉柔心中不由浮现出这个念头,羞耻之中,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像是着了火一样,不由将手中的阴茎握的更紧,只感觉那根滚烫阴茎的抖动都与自己的呼吸连为了一体一般,让她的心扉也为之一跳一跳。
猛然再次回过神来后,却发现自己竟是在羞耻的微微抬起臀部,顺从的让心理大师连同内裤,将自己的下衣彻底的脱下了。
泥泞火热的蜜穴暴漏而出的刹那,却又被心理大师有力的大大分开了。
婉柔只感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抱着撒尿的小孩一样,如此的淫蕩和羞耻,一股清亮的风吹拂而来,却又凝聚出了更多的火热。
泥泞的蜜穴随着双腿被分开,也大大的张开着,明明那么想并起双腿,但张开的一刹那,又伴着一股强烈的蠕动感,再次溢流出一缕黏滑的淫液,火热的心扉都为之抽搐了一下,接着便是一声嗯嘤再次压抑不住的脱口而出。
迷离和羞耻之中,婉柔不由生出一个念头,自己或许现在离开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浮现,陡然就感到身体一轻,赫然是被心理大师将自己的臀部托起了少许,还来不及反应,手中那根滚烫便直接脱手而出,接着蜜穴就是狠狠灼烫抽搐了一些,却是那根铁杵一般的阴茎体直接紧紧贴在了自己泥泞的蜜穴之上。
“我……嗯……嗯……”即使一刹那,心中就想要强忍,但在身体颤慄间还是接连发出两声颤抖的嗯嘤,阴茎体上下着挤开自己的阴唇,微微陷入自己的蜜穴,只感觉整个蜜穴都仿佛要被这根滚烫所融化,然后疯狂蠕动着想要将那根铁棒吸吮纳入其中。
“嗯……你……嗯……嗯……”意识一瞬间就被浓浓的火热迷离所淹没,心理大师更是一边用双手紧紧拉着自己修长的双腿分开,一边直接耸动臀部,就用那阴茎体贴着自己的蜜穴上下抽插起来。
“你的骚逼果然已经这么湿了。”心理大师贴在婉柔的耳边火热说着:“你看,大家都在做一样的事情。”
“我……嗯……嗯……”婉柔为自己身体的反应羞怒着,但随着双腿之间那根阴茎体紧紧摩擦着自己的蜜穴入口再次上下滑动一阵,当即一声嗯嘤,竟是就这样不由自主的睁开了自己双眼看向了整个厅堂的淫乱情景。
一声声或高昂或低婉,或悠长的呻吟不绝于耳,一对对白花花的肉体紧紧贴在一起做着极尽淫霏的事情,却当即如同一双无形之手一般,尽情撩拨在她敏感的心弦之上,让她越发的迷离煎熬。
“有没有感觉大家都在看着你?”心理大师继续开口说道,一边说着却是直接鬆开了拉着婉柔双腿的双手,婉柔本能的刚想并起双腿,但随着蜜穴入口处那根阴茎再次上下抽插一阵,酥麻快感当即涌现而来的刹那,她顿时羞耻的发现,自己的双腿不仅不受控制一般分开的更大,那蜜穴也陡然狠狠抽搐了一下,溢流出大片黏滑的淫液,尽数缠绕在心理大师的阴茎之上,继而在接下来的抽插中,甚至发出了“哗叽哗叽”的淫霏声响。
“我……”一声嗯嘤差点再次脱口而出,却又被她涨红着脸颤抖着紧紧咬住红唇压抑了下去,但身体无力间,大大张开的双腿却怎么也分不开了,一时间挣扎强忍,伴着连绵不绝的快感混搅在一起,甚至都让她忘了今天自己的目的。
陡然又感觉到心理大师轻轻舔弄了一下她的耳垂间,空出的双手又猛地握住了她一双涨热的巨乳,大力揉弄间又道:“婉柔骚货,被别人看着你淫蕩,你果然更兴奋。”
“我……我没……嗯……”这样挣扎的回答着,但下一刻,她却当即羞耻挣扎中再次发出一声压抑的嗯嘤。
“傅婉柔,你怎么能这样?”心中一次次的暗骂着自己,但随着双乳也落入到了心理大师手中,只感泥泞的蜜穴和涨热的乳房,齐齐在向外涌动着无尽的火热一般,每一次抽插,每一次揉捏,就像是体内的血液如同岩浆一般在奔腾。
越来越清晰的“哗叽哗叽”淫霏声响中,只可看到随着心理大师阴茎体的每一次上下抽插,婉柔那紧致的粉嫩蜜穴就为之张开了更大了一点,溢流出越来越浓密的淫液。
一声声嗯嘤喘息被她紧咬着红唇压抑成了一次次吸气,但涨红脸颊上的迷离春情之色却是越发浓厚。
“我,我能坚持的住,嗯,傅婉柔,你今天可不是过来享受这种淫蕩的高潮的。”心中还在一遍遍的自我安慰,但猛然间,却听心理大师又道:“骚货,有没有发现其实有一个人一直在格外注意着你?”
“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到心理大师这样一说,婉柔就陡感自己燥热的心扉猛地一颤,一个熟悉的面容当即浮现在脑海,让她的心中猛地一紧间,顿时感到蜜穴疯狂抽搐起来,那突然爆涨的快感袭来,让她即使紧咬着嘴唇,但还是当即再也忍耐不住:“我……我没注意到……哦……”
这压抑许久迸发而出的呻吟是那么的悠长和酥软,整个臀部连同在双腿之间更是接连颤慄起来。
明明不想去看,明明说着没有注意到,但婉柔急促喘息着,不由自主的将无力的目光投向了淫乱的人群中。
一刹那,景洪涛那熟悉的面具,熟悉的视线顿时与她的目光直直碰撞在了一起。
“我……嗯……嗯……嗯……”再多言语的辩解,都掩饰不了她因与景洪涛视线对视刹那间,浑身轰然涌动的一股强烈悸动和密集到极致的呻吟。
曾经那个梦再次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心理大师也在火热而又戏虐的笑着:“傅大队,你的淫蕩模样正被景洪涛看着呢,你猜,他知不知道,自己心目中贤慧而又保守的学生,其实就是个贪婪别人鸡巴的骚货。”
“你……你不要说了……我……嗯……哦……”婉柔羞耻间,却又明白,此刻自己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只感一股接一股的热流直沖脑海,几乎要在瞬间让她淹没,让一阵呻吟再也抑制不住的接连脱口而出。
“傅大队。”心理大师换了称呼就像是在故意刺激这着婉柔一般:“身为一名人民警察,这样淫蕩真的好吗?”
“我……嗯……哦……”婉柔羞怒的只想哭,但快感袭来却发现,怒只是一瞬,便化作了因羞而演变出的无穷煎熬快感。
紧咬红唇间,身体却又在一次次的扭动着,颤慄着,双乳被大力揉捏的有些疼,但随之就连那疼痛感就仿佛也变成了异样的快感。
随着翘立到极致的乳头被心理大师双手轻轻一阵撩拨,自己赫然又无法控制一般,主动挺起了胸口,乳头颤抖着,涨热着,一瞬间就像是要有什么液体要喷射而出一般。
“我……我……哦……”即使是那不为人知的心底,一时间也生不出了抗拒,猛然间就是一股快感宛若利剑,从头到脚贯穿而过,她羞耻中赫然无力的发现,自己猛地一下将自己的蜜穴向外撅高了一点,一股熟悉的,如此强烈的高潮快感,刹那间就在蜜穴中汹涌开来。
“不……不要……嗯……哦……”高潮即将到来,婉柔的反抗却陡然变得剧烈起来,但她的声音刚刚传出,陡听厅堂中率先响起了其他女人一声高昂到极致的呻吟。
婉柔不知道今朝醉怎么判断女人到底是假高潮还是真高潮,但一瞬间却是感觉到心理大师就像是受到刺激了一般:“我们怎么能不是第一呢?”
话音一落,还不等婉柔有任何反应,陡感身子一轻,赫然是直接被心理大师托起双腿,然后起身间,一步步朝着人群中走去:“傅大队,就让景洪涛,近距离的看一下,你是如何被男人玩弄到高潮的吧。”
“我……我不要……嗯……哦……”婉柔剧烈的挣扎着,心扉间却有着一股有一股的强烈激灵在涌动,尤其是睁开那无力的双眸看着越来越近的景洪涛时,她内心虽然拒绝着,整个燥热的身心却当即就如同被点燃了的炸药一般,刹那间疯狂。
“我……我……我……”一声声颤抖而又无力的抗拒中,婉柔却只能看到景洪涛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自己抗拒着,扭动着,颤抖着,但随着心理大师炙热的气息扑打在自己脖颈,铁杵一般的阴茎体飞快的上下抽插着,目睹着景洪涛一点点在自己视线中放大,一刹那,却是轰然绷紧了身体。
“我……”一个颤抖的我字刚刚说出口,陡然就感到心理大师有力的托着她的臀部,直接将她的身体抛起了一点,还不等有任何反应,身体坐落下去的刹那,那滚烫的阴茎体当即狠狠的摩擦着自己泥泞的蜜穴入口而过。
“我……”一丝挣扎的念头刚刚浮现,但下一个刹那,一股轰然炸开的快感,直接就这样从蜜穴中涌动,然后狂风暴雨一般席捲整个身心。
“我……啊……哦……哦……”绷紧身体,昂起脑袋间,婉柔只感脑海一瞬间空白成一片,大股大股的淫液随着蜜穴疯狂的蠕动接连喷涌而出。

身体间的痉挛浪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婉柔迷离的目光却又始终无力的注视着景洪涛。

只可见景洪涛看到自己这副模样,竟是身体当即一震,接着猛喘粗气中,就直接在身前女伴的撩弄下,射了出来。

“我……哦……哦……哦……”这一幕,反而更加刺激了婉柔一般,高潮的余韵还未消散,当即就再次高高撅起着自己泥泞的蜜穴,再次发出了一阵密集的悠长呻吟,思绪有些恍惚间,景洪涛的面容接连浮现在自己脑海。

有曾经恩师一般,平易近人的面孔,也有严厉认真的面容,更有那对自己抱有不轨心思的火热贪婪面容,最终却让她感觉到,此刻两人间的面具都破碎了一般,景洪涛就这样赤裸裸的看着淫蕩的自己。

“傅婉柔,这就是你吗?”心中一声无力的喃喃间,她迷离的半睁着眼眸,陡然发现不仅仅是景洪涛,还有不远处的郭晓,同样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一刹那,一股颤慄伴着浓密的淫液顿时再次从蜜穴中挤流而出,她只感心神一阵恍惚,也随之再次发出了一声“哦”的悠长呻吟。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