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在传销窝点的那些年(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120145子

首发:四合院,SIS

发表于2021年8月28日

第八章

我是一瘸一拐回来的,因为菊花内部的嫩肉被老婆尖利的指甲刺破了,真是走一步都钻心的疼啊!

反倒是老婆这个始作俑者,连正眼都没带瞧我,面含不屑,只管自己走在前面,也不扶我一下。

一进门,大家正在吃早饭,看见我怪异的姿势,齐刷刷望向我。即便我脸皮已经练得很厚了,也不禁老脸一红。主要是我刚从老张那回来,又是一瘸一拐像极被糟蹋后的惨样,唉,想让人不误会都难啊!

果然,大家纷纷交头接耳,发出暧昧至极的笑声,连江波都调侃我拍老张马屁也不至于献菊花吧?!

我是有苦难言,但总能对大家说我的菊花不是老张给捅的,而是被我老婆给戳伤了的吧!反正两样都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如今我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闷头吃饭,当四周都是空气,啥都听不到。

吃完饭后,欧阳让大家分组讨论交流这几天的心得。

陶慧现在手下已有八九个下线,老孙、金姐、老李、阿美等,再加上我,大家围成圈坐在一块。阿慧让老孙先发言,这里面就数他最积极。老婆也对他最器重,俨然有点头号马仔的态势。

老孙很是得意,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大概意思就是,一感谢老婆的英明领导,二自己天资聪明又爱岗敬业,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他发现了一个拉人头最新的途径,亲戚朋友是没戏了,最好到车站码头去拉人头,那里有的是傻乎乎对前途茫然的打工仔!不过嘛,要想把别人拉进来,怎么也得先给人家点甜头。

此话一出,我就急了,原先是谁拉来人后,再给他和那个下线福利。现在这么一来,不就真成了卖屄的妓女了嘛!让人家先白嫖,完了,人家不愿加入的话,你还真没辙。

老孙这王八蛋,还真亏你想得出。
【老孙,你瞎咧咧什么呀,给我快闭嘴吧!】我气愤地跳起来。不过,我急有个屁用呀,老婆若有所思,随后显得很赞同的样子,夸老孙这主意不错,连旁边组的欧阳都点头凑过来。

我不死心,刚要再开口争辩。老婆脸色一沉,骂道:【你闭嘴!你不想去就拉倒,别打击大家的积极性,我们这是在拼事业!】

【我。。。】实在太无语了。

【是呀!阿慧,不是我多嘴,你看就你老公拖后腿,自己一个大男人整天躺着不干事,老婆在外边拼事业还左一个不满右一个指责!】老孙阴阳怪气挑拨道。

【你。。。】我被气坏了,又拿老孙没办法。

确实,现在拉人头过来实在是太难了,欧阳这组已经好久没进新人了,再这么下去的话,别说跟杨颖她们别苗头了,恐怕哪天老张一个不高兴,直接给你降级别合併入其他小组去。

按理说,老孙这主意肯定有人想到过,只不过,这需要女学员们同意配合。你想呀,男学员拉人头本就有没法陪人睡觉的天生劣势,只能靠画大饼忽悠人这么几招,业绩一般都比较惨澹。

如果欧阳陶慧她们採纳了老孙的馊主意后,情况就不一样了,等于老孙他们忽悠到一个立场不怎么坚定的人头时,老婆几个女学员立刻上去色诱献身,成功率自然大大增加,试问有几个男人能扛得住把持得了呀!

但这样一来,老婆的屄就真成了万人捅了哟!

我这边除了我和老李强烈反对,江波不表态外,其他男学员个个都踊跃支持。女学员们垂着头,估计都在思想斗争要不要当妓女,毕竟福利奖励陪睡觉,多少还有块为事业做奉献的遮羞布,按这方法可就是赤裸裸的卖屄了!

不过也没有人提出明确反对。

最后,其她女学员们默认算同意了。徒剩下我和老李两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半个小时后,阿慧她们出来,一个个都描眉画眼上了浓妆,上衣全部都是露乳沟的性感款式,下面清一色超短裙,稍有幅度,两片屁股蛋上的嫩肉就若隐若现!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们就是群站街卖淫女呢!

接着,兵分两路,欧阳带一组人去客运汽车站,老婆带一组去火车站。

望着大家斗志昂扬群情激蕩出发的背影,我和老李相视一眼,无奈地跟了上去。

我自然是跟老婆那一组,她组里有老孙、土根、小四川、依依、李红、阿美、陈丽燕,其中那个土根就是上次老孙拉来的下线。

看前方队伍说说笑笑,我心情颇不是滋味跟在后头。

队伍最后头的阿美,停下脚步,等我走近时,好心地安慰我说:【雨哥,想开些,阿慧姐也是为了业绩,等她发财了,你不也跟着沾光嘛!】

【沾个屁光!】我恨骂道,这帮人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到现在还认为自己这帮韭菜能发财?!不过也懒得再多费口舌。

据说阿美在自己家乡小县城开过理髮店,有一门手艺傍身,怎么也来干传销呢?我有些疑惑,不禁问了句。

阿美轻歎了口气。【唉,雨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接着,给我简单讲了些。

原来,阿美是在家开了间理髮店,生意嘛不好不坏,混个温饱没问题。问题出在她老公身上,赌博!十赌九输,不仅输掉了全部家当,还欠下一屁股外债。阿美只好把理髮店转让卖掉,还了一部分欠款,然后只身出来赚快钱。

赚快钱?!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卖淫,阿美虽然个子娇小,长得还算挺漂亮的,肤色白身材比例不错,应该能赚到些钱。不过这些话,我也不好意思多问。

阿美当然明白我会怎么想,她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说自己做了一年多小姐,后来被姐妹拉来听了老张的课,豁然明白了许多道理,最后决定来这里开创自己的事业。

我暗歎又是一个被老张洗脑了的!

唉,别人家的事咱也管不了,眼下自己都属于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

火车站离我们社区不远,很快就抵达目的地。老孙拉着大家伙说,旁边有条偏僻的小巷子,没什么人经过,让陶慧在那等,他们拉来人就去那。然后由老婆接手。

这里几个男女学员都是陶慧的下线,他们拉来人头,陶慧一样获利,还能安手下的心,所以阿慧爽快的答应了。

大家分头散开,阿慧则坐在巷子里面的花坛上,晃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磕着瓜子。看到我唯唯诺诺蹲在墙角跟没走,厌恶地骂道:【你怎么还不去!】

【老婆,这。。。这事好像不太合适。。。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我陪着小心。

【哼!】阿慧从鼻子里哼了声,斜拿眼睛鄙视地瞅着我。直看得我紧张地搓着手,浑身难受。【瞧你那贱样,我陶慧当年真是瞎了眼!】

明白老婆指的是昨晚,我被手指捅菊花给捅射了的贱样,好像我还嗯嗯啊啊像个婊子似的浪叫了不少。这些变态下流模样,悉数都落在了老婆眼中,她应该是失望透顶了!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还能说什么,涨红脸低垂着脑袋。

陶慧根本不愿搭理我,扭头望向别处,一条大白腿支在花坛沿上边,微微抖动着,里面的丁字裤衩看得一清二楚。

我死死盯着大腿根部那坨凸起的嫩肉,脸红脖子粗喘着粗气,脑子里不断交锋!待会儿老孙他们拉来的人头,那根陌生骯髒的鸡巴将会毫不留情地插进去吧?!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那是我的,那里只属于我这个合法丈夫插入!

快插入,狠狠地插进去,她是婊子,给老公戴绿帽的臭婊子,插烂这个骚货的大臭屄!

我感觉自己都快疯了,裤裆里的鸡巴硬到发痛了。双手不受控制地伸进裤裆里狠狠揉搓着。。。幸亏,阿慧转头看向巷口那边。不然的话,她不仅失望,而是绝望吧!

【来了!】阿慧兴奋地跳下来,整理起衣裙,还掏出小镜子风骚地照了几下,确认最佳状态。

【陶组,我给你带来位大兄弟,你好好给他辅导辅导,呵呵。。。】老孙大老远地就开始兴奋的喊道。

我急忙望去,老孙旁边跟着一位邋里邋遢,四十多岁的农民工,肩膀上还扛着一个破旧的蛇皮袋。他茫然跟着,活脱脱就是个刚下火车啥也不懂的打工仔!

不过,邋遢农民工看清阿慧的模样时,浑浊的眼睛登时一亮,喉头急速嘟囔道:【没骗我,没骗我!这妹子可真俊呀!】老婆虽然不是什么绝色大美女,但对他这种农村来的土老帽,那已然是高不可攀的女神。

两人经过我身边时,老孙瞥了我一眼,轻蔑的笑道:【哎哟,还自撸上了,哈哈。。。】

顿时,我脸皮涨得快冒血了,刚才注意力都集中到老孙那边,忘了从裤裆那里抽出撸鸡巴的手来了!

【欢迎,欢迎,我叫陶慧,代表本公司欢迎你加入!】老婆非常热情地迎上去。

【我。。。我还没决定。。。听老孙讲。。。好像有福利。。。什么的才过来。。。】那个邋遢农民工死死盯着老婆暴露的乳沟。

【有福利,有福利,咱们公司福利太多了!】阿慧几乎半个身子都压在农民工的手臂上,媚笑着拉他到花坛后面。

我当然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急忙也要跟过去。却被老孙拦住了去路,他嘿嘿笑道:【小鸡巴,咱们就站在这别动,替他们挡挡,也望望风。】

【我老婆。。。】

【不就肏个屄嘛!你又不是没看过,嘿嘿。。。再说了,你不是很喜欢老婆被野鸡巴猛肏嘛!】老孙趁我没注意,伸手掐住我的裤裆。【哈哈,都硬成这样了!不过可真他妈小哦!】

我的脸涨成猪肝色,想反驳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我们的对话,后面不到一米远的陶慧自然都听到了,瞥了我一眼,神色更加厌恶了。【大哥,别老惦记着摸嘛!加入我们公司考虑的怎么样了呀?!】

【在。。。在考虑。。。】邋遢农民工,抱着老婆一个劲亲她脸蛋,嘴里含混应付着。手上也没閑着,左手掐老婆的奶子,右手伸进裙内扣屄。

【哦。。。哦。。。大哥你真厉害。。。好舒服哦。。。】老婆夸张地发出呻吟声。

犹如魔音入脑般,我兴奋地全身颤慄,喃喃泣语。【老婆。。。别叫了。。。求求你了。。。呜呜。。。】

可换来的却是妻子更加骚浪的叫声。【大哥。。。别咬啊。。。奶奶头要被咬掉啦。。。啊啊。。。小点力。。。人家的小骚屄被你扣痛了。。。不过。。。好舒服哟。。。哦哦。。。】

听着阿慧的淫声浪语,我犹如坠入寒冰地狱。我知道曾经温婉端庄的妻子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将是个淫贱放浪的婊子!

【你老婆叫得可真他妈骚呀,把老子都给叫兴奋了!来,你这当老公的就替她赔偿吧!嘿嘿。。。】老孙无耻地把裤子扯下半拉,硬拽着我的脑袋按到他杂毛乱步的胯部。

立刻,一股浓烈的尿骚味直沖鼻腔,呛得我快吐了。可不知怎的,被如此折磨对待,反而更加令我刺激兴奋!明知道不能张嘴,却就是无法抵抗心底的自虐感,不争气地慢慢张开嘴巴,黝黑粗壮的鸡巴顺势就塞了进来!

这一幕完全落在了妻子眼中,一瞬间,她的眼神黯淡下去,随即爆发出强烈的鄙视和不屑。【大哥,慧慧也要吃你的大棒棒嘛!】

【好,好!】邋遢农民工迫不及待地掏出髒兮兮的肉棒,妻子蹲下来,毫不犹豫就吞了进去。

暗巷深处,一男一女蹲在两个男人面前,激烈地吞吐口中的肉棒,似乎在比赛,似乎在较劲?!

【雨哥、慧姐。。。】依依她们回来了,不可思议地望着我们夫妻各自蹲在男人面前口交的画面。

她们都没拉人头回来,都是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却在要开口时张不开嘴了。

老孙见美女们都回来了,更来劲了,揪着我的头髮,黑鸡巴在我的嘴里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来吧,都来看吧!看我这个变态无能的小鸡巴绿奴吧!】我心中黯然惨笑,泪水从眼眶处滑落。

依依她们望着我的眼神里,无不充满不解和鄙视。

老孙射了,量很多,大股的精液不断从我嘴角和鼻孔渗出,他还侮辱性地拔出半软的鸡巴在我脸上擦拭。随后,老孙扔下我,过去搂住依依和丽燕的腰身。【还真没见过这么贱的变态!妹子啊,你们可得睁大眼睛,小白脸都没好货,像孙叔这种的才踏实能干!】

依依她们出奇的没反驳,以往她们都是很瞧不起猥琐又好色的老孙。

我半趴在地上,脸上全都是腥臭粘稠的精液。妻子那边也干上了,她的裙子被推到腹部,单腿立着,另一条腿缠绕在邋遢农民工腰间,一根粗壮的鸡巴快速进出深棕色的肉屄间,发出噗嗤噗嗤声响。

两人嗯嗯啊啊喘着粗气,那个农民工恨不得活吞了妻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