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162)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162章:强奸

作者:以性的名义

  水乳交融,作为汉语荷尔蒙含量最丰富的十大最性感词汇之一,来形容此刻我跟宁卉啪啪啪完楼在一起的状况再恰当不过了,话说至少有三种液体在我们的身体之间相互交融:唾液,体液以及辛勤劳作的汗液。
  唾液分为两种,公的跟雌的,体液分为两种,公的跟雌的,汗液分为两种,公的跟雌的,共同特征是雌的香,公的……
  我搂着身娇息弱瘫软在我身上的宁卉,彼此的体温还在这酷热的仲夏之夜温暖着对方的身体,大热天蒸桑拿,像极了爱情。
  所以当一丝凉风吹来,我跟宁卉竟然同时异口失声:“好舒服……”
  其实我们是热得遭不住了,按一个人身体的正常体温三十七度算,两个人抱在一起等于七十四度,给现在的公园野外温度打个折就算个三十度,加起来一共早已超过一百度,老子下面的蛋蛋都要煮熟,孵出小鸡来了。
  而宁煮夫刚刚冲冠一射的小鸡儿还木有拔出,话说好久没这样正正经经的插老婆的屄屄了,这阵泡在精液蜜液混合的泡泡浴里那是相当的舒服斯基,多赖一阵自然舒服一秒是一秒。
  宁卉迎着吹来的凉风微微把身体撑起,连衣裙已经被汗水浸透,仿佛成了河里捞出来的水人儿,这样,被我扒开还赤裸着的一边乳房更多的肌肤朝后袒露出来,在水洗般月光下雪亮如灯,照射着那片神秘的树林……
  “别动老婆!”我突然屏着呼吸轻声呵到,双手紧紧摁住宁卉快拎出水来的腰肢。
  “咋了老公?”宁卉睁开眼看着我,如泥鳅般在水中晃动的身躯随即骤停。
  “你左前方十点钟方向的树林里有人影在晃动!”我小声嘀咕着,神情如临大敌。
  “啊?”宁卉身子一抖,本能的抬手将衣裙朝裸露的,不偏不倚朝正对着十点钟方向袒露的乳房拢上——老婆这本能的第一反应说明,危急时刻决定女人行为的是羞耻心。
  “已经来不及了,”我一脸肃穆,“那人影一开始就在,今儿这么好的月光,老婆你赤果果的小白兔早已被他看光了。”
  “你……你刚才故意拉开我的裙子的啊?你这个坏蛋!”宁卉即刻反应过来,花容顿失,说着伸出手狠狠的拧了一下我的胳膊,目光顺势朝十点钟方向瞄去……
  “别朝那边看,千万不要跟歹徒对视,别让歹徒觉得你看到了他的面容,这样很容易招致歹徒灭口。”
  “你乱七八遭说啥啊,说得我头皮发麻!”宁卉估摸着看后面那片树林全是长的懵逼树,嘴唇有点哆嗦,“那我们赶紧走呗老公!”
  “嗯嗯,等等,你准备好,听我数到一二三我们一起跑!”我让宁卉从我还处于插入状态的鸡巴上起身,穿好裤衩提起半截裤才喊到,“好了,一二……三!”
  宁卉正准备撒腿,我抢先一个公主抱将宁卉横身抱在怀里,然后撒腿狂奔……
  “啊——”宁卉的叫声以惊厥而始,却划过遥远的夜空,如同这爱情的奔跑,幸福永远没有终点。
  宁煮夫抱着宁卉的身影蹒跚吃力,渐渐远去堙没到山下的万家灯火之中,而那根还留着温度与汗渍的木凳上,一条黑色的,散发着迷人体香的小内内静静的躺着,在温凉的夜风中微微招摇……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孤独的小内内也是可耻的,今夜星光灿烂,朋友,我知道你是树林里影子的主人,我们素昧平生,我没看到你的面容,更不知道你的名字,但如果今夜它能让你不再孤独,让你在这孤独的夜晚勃起,我心可慰。
  我拔下了我老婆的衣衫,让你看到了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乳房,让你听到了这世界上女人最动听的呻吟,现在留下这条小内内,原味的哦,朋友,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其实我抱着宁卉跑了百十来米就已经气喘如牛,腰酸腿颤,宁卉看着我吃力的样子很是心疼,嚷嚷着坚持让我放她下来,然后小鸟依人般在身旁拽着我的胳膊,一路念叨着你这个流氓你不把老婆的身子让人家看光了你不罢休的把我拽回了家。
  宁卉一路都是细碎步,生怕跨大了一步,生生拽紧我的胳膊,我问才听宁卉说下面黏黏的……
  回家歇息了一阵冲凉洗漱完毕,我美滋滋躺在床上养精蓄锐,回味着刚才公园的野合的粗犷之美,纵使此刻腰酸轻袭,但却欲望反噬,不减反增,心说待会儿一定要跟老婆再来一发,边操边听她交待如何被程蔷薇勾引失身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儿。
  宁卉拿着我们换下来的衣服在洗,突然听她在卫生间嚷到:“老公,出门前我脱下来拽你手上的内裤呢?”
  “啊?”我故作一惊,“我顺手搁在我裤兜里了,我出门穿的那条休闲裤,你看看在不在?”
  “没在啊?”宁卉大约是摸索了一阵没发现又嚷了起来,“你想想搁哪里了?”
  “哦哦,我想起来了,”我嘿嘿一笑,对于这样信息不对称的局面内心顿时感到极度舒适,“好像掉公园的木凳上了,我说走的时候拿走,但逃离现场的时候太急给忘了!”
  说着老子眼睛一闭,仿佛看到那黑影窜出树林,拿着老婆原味内裤就是狂嗅猛舔……我兴奋的想,这哥们是要舔着我老婆的内裤射呢,还是要把内裤缠绕在鸡巴上射呢?
  “哎哟!”突然我感到胳膊一阵钻心的疼,睁开眼才发现宁卉已经穿着一条粉色的吊带睡衣进来,裙内空无一缕,曼妙的S形态的胴体在裙内婀娜柳成,目光凶残的看着我,伸手正狠狠的拧着我的胳膊。
  这一拧拧得天荒地老,时光停滞,直到我好生求饶,一番撕心裂肺的嚎叫过后,宁卉才松手作罢,咬着嘴皮好好的看着我:“哼!你就是故意的!”
  “老婆…….我……我真的搞忘了嘛。”说着我嬉皮笑脸的一把将宁卉拽入怀里,作势在床上滚了一圈压在身下,双手就朝薄若无物的睡裙里摸去。
  老婆浴后香喷喷的身子脂腻满怀,皮肤Q弹可破,那只被黑影看光的乳房在手里娇挺撒欢,另外一只亦毫不示弱的胀满在我的手里,翘立的乳头如撅起的小嘴,仿佛在诉说我厚此薄彼的妒意:两只小白兔都是一样的好看哎,为啥她能给人看,我就不能……
  宁卉呜呜的嘤咛着,嘴唇早已被此刻已经完全被那个黑影哥们嗅舔老婆黑丝内内的臆想撩得毫无人性的宁煮夫摁住一阵狂吻。
  我鸡巴此刻已经霎时充血杵立,死死抵着宁卉的耻骨,心里竟然对那哥们心生一丝怜悯,有一种不公平叫有的人的鸡巴可以插入女神鲜嫩的屄屄勃起,而有的人只能舔着女神屄屄的包装自撸,这美丽的世界哦,何时才能砸碎不公平的锁链?
  宁煮夫这不是占了便宜卖乖,是真的悲天怜人。
  “老婆啊!”吸吮着宁卉的香舌,我开始兴奋的嗫嚅到,“你说那哥们会不会捡到了你的小内内?”
  “呜呜呜,”宁卉娇声嘤咛,滑腻的身子在我怀里扭动不停,“我……我就说你是故意的,你就是这样……这样想的呗!”
  “那么你是想他捡到呢?还是不想他捡到呢?”
  “不想!”宁卉说着上下双齿相磕,狠狠了咬了一口我的舌头。
  “好好说话!”忍住爽痛,我将捻在手里两颗柔嫩的葡萄一阵柔捏,你咬我舌头,我捏你乳头,针尖对麦芒,吵吵嚷嚷一辈子才是真夫妻。
  “嗯嗯……嗯啊——”宁卉的呻吟突然变调,身体骤然呈弓形凹起,蛋清般柔嫩的脸蛋复又染来一丝红晕,如铃般婉转的尾音迎合着乳尖难以抑制的微颤,“想……想!”
  “那么,老婆,”我的手指继续弹拨着马头琴,哦不,乳头琴,“猜猜他拿着你的小内内会做什么?”
  “扔掉呗!”宁卉回答毫无拖泥带水,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小内内。
  “好好说话!”老婆的乳头琴是把好琴,天工巧物,质地丝滑,色泽红润,可吹,可弹,可舔,可吸,比如此刻我埋下头叼住一只琴头就是一阵嘬吸,嘬吸出来的音色是这样滴——
  “啊哦!老公——”宁卉娇颤一声,一水迷人的海豚音原地飙升,“你……你想他怎样就怎样!”
  “我想他舔着你的小内内撸管!”
  “啊——坏蛋!”宁卉的海豚音继续来,愈发嗲腻,“好……好的!”
  “然后你看到他撸硬的鸡巴肿胀却无屄可插,觉得他好可怜……”
  “啊——不……不……”宁卉嘤咛着,晓得宁煮夫这话里埋着的是啥幺蛾子,纵使言语做着无谓的抵抗,但身下被小宁煮夫死死相抵,单单几个不字儿哪里能扛过此刻已经绿性大发的淫妻犯老公。
  “于是你悲天悯人,母性大发,”宁卉此刻双眼迷离,鼻孔翕张,喘息如坠,耻骨若逃还黏的跟我勃起的鸡巴在身下相搏,我的声音也开始打着颤儿,“然后走过去张开自己的双腿对他说,来吧,把你的鸡巴插到我屄屄里来吧!”
  “啊——不……不要!”宁卉嘴上在说着不要,身体却一个激灵复又一个激灵,在我嘴里的乳尖激灵着硬无可硬,“我……我不认识他!”
  “谁说的屄屄只能给认识的人插啊?高手在民间,金枪不问出处!”
  “不要……不要!”宁卉依旧在挣扎。
  突然,我想女人这么豪放不妥,矜持的女人才最美,看着宁卉喊着不要身子却紧紧以命相迎的娇态,掩藏的仿佛是全世界的羞耻都盛不下的那颗欲拒还迎的心,我赶紧改口:“既然你那么喜欢说不要,要不这样老婆,剧情改成,你一个人勇敢的返回去找小内内的时候,看到他正好舔着你的小内内在撸,你准备逃跑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啊?我……我为什么会迈不开脚步呢!”我靠,宁卉一秒入戏,这个神反问让我的鸡巴的硬度从铁棒一秒充值成金刚。
  “你……”老子一时语塞,跟高学历,高智商的潘金莲说淫还真TMD的是技术活,打不得半点王逛,“哦哦,他勃起的鸡巴好大,你看到就挪不开步了呗,而且口水想流却不敢流出来,流出来有损良家妇女的形象。”
  “呸!才不呢,我……我又不是潘金莲!”宁卉闭着眼碎了一口,小嘴嘟嘟的煞是撩心顶肺,“你们男人才把我们女人想得那么淫荡,好像见到男人的器官就要流水,我们女人不是那样的好不好?你们男人才是为了下半身活着的动物!”
  “哼!曾眉媚告诉我你们第一次在大学宿舍看欧美的动作片,说你看到那些又粗又长的歪果大鸡巴眼睛都直了!”我翻嘴即来,这个不是老子编的,曾眉媚真的这么跟我告过密来着。
  好嘛,闺蜜都是拿来出卖的,干得漂亮二老婆。
 “啊?才……才没有呢!你乱讲!”宁卉有些语无伦次,仿佛心里突然没了底气,这个微表情变化间接说明老婆第一次看到歪果大鸡巴,纵使只是影像,可能眼睛真的是直了的。
  所以不要迷信女神通常那禁欲系外表的高冷,再高贵的女神生理构造跟普通女人也是一样的。夜深人静的时候,女神跟女人一样,看到茄子也会联想到男人粗大的器官。
  当然也可能是黄瓜。
  “我没乱讲啊!曾眉媚讲的哦,还说你当时哇的一声,还说好粗好大啊,怎么插得进去啊?”我继续追魂击发,学着宁卉语气嗲声到。
  “跟曾眉媚说,我不想理她了!她乱讲!跟你一样坏蛋!”此刻宁卉脸颊滚烫,一抹羞红层林尽染,从耳根儿红到了脖根儿。
  “嗯嗯,她才是坏蛋,她看到歪果大鸡巴才眼睛都直了!”看着宁卉万般委屈,娇口莫辩的模样,还不赶紧找梯子更待何时,等母老虎的虎劲上来翻脸不认人,一脚把老子揣下床就不好玩了,往下的戏还咋演?这当儿小宁煮夫还憋着想再来一发呢。
  “本来就是!”宁卉狠狠的咬着嘴皮。
  “好嘛,你看着那哥们的大鸡巴你一脸不削!”故事要摆下去,只能先顺着毛毛来一发。
  “嗯嗯!”还好老婆尚在戏里,捧哏在继续。
  “但就是腿迈不开!”神转折在这里。
  “你……”宁卉惊叫一声,脸蛋红里渗出白来,不晓得是气愤宁煮夫仍然在给自己上套,还是仿佛真的看到了那根被自己小内内撸硬了的大鸡巴,果真失了花容。
  “此刻歹徒也看到了你!”我特么给哥们标上了歹徒的称谓,空气中开始飘着暴力的硫磺味。
  “呜呜——”宁卉意义含混的嘤咛着。
  “你那欲走还留,撩死男人不偿命的的表情成功激发出他体内的兽性!于是他看你的目光都快要喷出火焰!”宁煮夫冷静的娓娓道来,说得跟真的一样。
  “啊?我…….我没有勾引!”宁卉嘴里还在抵抗,但纵使有心,亦无力杀敌,我是说无力伸腿将正在营造梦境的宁煮夫揣下床去——因为宁煮夫正在编织着一个充满着暴力美学的梦境,如萨尔瓦多.达利画里那只扭曲的钟表,暗喻着被强奸的时空,是欲望深处绽放的一朵邪魅之花。
  良驹无野草不肥,良妇为啥就不能思野汉?MMP,想想都吃鸡。
  而宁卉此刻完全闭上了眼睛,心理学意义上讲,就是为了与现实隔绝,让梦的场景高度仿真,仿佛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宁煮夫,是那个隐藏在树林的黑影,是萨尔瓦多.达利那块让真实的时空扭曲的表。
  “说时迟,那时快,黑影窜起身一把抱住你将你扑倒在地!”说着我咽了一口口水,“你此刻就像一只嗷嗷待宰的羔羊,成了他准备蹂躏的猎物!”
  “啊!老公他要干嘛?我好怕怕!”宁卉嘴里喃喃到,嘴唇真的在哆嗦。
  “以天空为被,以大地为席,你说他要干什么?黑夜中穿过大半个中国,他要——”吴宇森用吴氏慢镜头,昆汀用不受物理规律约束的血浆描述着他们的暴力世界,而宁煮夫用的是诗一样的语言。
  “他是外地人啊?”宁卉这句幽默真冷,“他要干嘛?”
  “他要——强奸你!”老子特么的就重读了强奸俩字儿,当屌丝面对女神,这两个字儿就等于原子弹当量的春药。
  对不起哥们,我只能先假定你是屌丝。
  宁卉竟然浑身一颤……
  当女神面对屌丝,原来这两个字TMD也等于原子弹当量的春药啊!诚不欺我,联合国妇女组织调查报告没有撒谎,说生活在现代文明的女性70%以上都幻想过被强奸,越是漂亮的女人比例越高。
  “啊啊!”宁卉惊恐的叫喊起来,此惊恐非彼惊恐,似乎听到惊恐之中那朵邪魅之花在悄然绽放,“老公我要不要打110?”
  老子一哆嗦,确实冷,老婆在你这冰雪一般聪明的寒冷沐浴下我要不要把空调关了?
 “你还能打屁的110!”说着我把宁卉本来仰躺,九十朝左,百斤朝右的娇躯连腿拔起翻身过来趴在床上,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身上的睡衣粗鲁滴扒拉下来,好嘛,灰常灰常粗鲁,如撕下那块老子满腔仇恨的不干胶……
  这还不算完,因为这当儿宁煮夫已经不是宁煮夫,是那个即将要变成强奸犯的偷窥犯黑影哥们,就见宁煮夫毫不怜惜的将宁卉的双手反剪背在身后,把睡衣拧成绳状绕在手腕上囫囵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结扣,嘴里嘟囔着,那调调完全是在向香港三级片非人一族的黄秋生,以及任达华致敬:“睇雷点样打鸭鸭零?”
  MMP,对不起哈,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歌,如此魔性的粤语说得不好,提前向华南地区的朋友说声失敬。
  “啊!你……你要干嘛?”宁卉哪里见过宁煮夫的这个架势,连手都绑上了,语气中的惊恐早已真假难辨。
  话说牛导的沉浸式话剧老子还不是可以现炒现卖,戏个嘛,演个嘛。
 接着我将宁卉腰腹抬起,双膝躬曲,前面由双肩代替了双手作为支撑,这样,宁卉一丝不挂的裸身以高高撅起的,雪白的臀部为峰,反身跪趴在床上,迷人的勾缝将丰润的臀瓣一分为二,粉嫩的菊花隐藏在沟窄壑深的黝黑之中一张一翕,仿佛在唱着: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话说把强奸犯罪归因于女人衣服穿少了也不是一点没得道理,像这种女神去找个小内内,找到屁屁都光着朝人家撅起了,柳下惠?不存在的,自古英雄出少年,只要是公的,蚂蚁也能变强奸犯。
 此刻老子双眼发直,伸手就朝勾缝摸去,这一摸不要紧,一股黏糊糊的蜜液顷刻沾满了手指:“我靠,你真骚,是屄屄痒吧自个就流了这么多水,是等着我的鸡巴来操你吗?”
  “别……求你别……别!”宁卉语气楚楚堪怜,似梦似幻,假作真时真亦假,“你欺负了我,我老公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老公?”这下老婆的神捧哏彻底把老子的戏瘾激发了,“就是你那个淫妻犯老公?怕是他那根小鸡鸡满足不了你,才满世界找男人插你的骚屄吧?”
  “啊啊!没……没有!”上面戏份极足的台词刚落,宁卉的身子就应声起颤,迅即臀缝间一股热流喷出,话说口是心非的时候,这股热流才是女人身体才最诚实的反应,所以这股热流的温度有多么烫手,说明宁卉做一名淫妻犯的老婆就有多么幸福。
  “没有?”我将伸在臀缝的手指抽出,含在嘴里一阵嘬吸,“我话才说完,你就喷出这么多水来,是屄屄痒想那些野男人的鸡巴插你了吧?”
  “不是!求求你!”宁卉被绑缚在身后的双手在拼命的扭动着,仿佛想要挣脱某种束缚,臀部却被我死死摁住,似乎我越用力,那种挣扎越强烈。
  “你的屄水真TMD香啊!是在求我插你吧!”
  “求求你别插我!”宁卉哀求到。
  “唉,哀求有用,那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强奸犯么,我刚才在树林里看到你老公那根豆芽菜太衰了,三下五除二就耸没了,你还没爽够吧?来!现在看看哥哥怎么插你的,保证你的屄屄爽上天!老子保证你那淫妻犯老公会对我感激涕零的!”说着我杵着鸡巴就朝臀缝插入,大力出奇迹,强奸就要有个强奸的样子,纵使在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里我非常顺趟的一发入魂,但我仍然作势全力挺入状,让女人在反抗中屈服,才是强奸犯追求的极致目标。
  我就不相信当得好一名淫妻犯,当得好一名奸夫,老子能当不好一名强奸犯?
  “呜呜呜——”蜜穴空空,淫潮汹涌,这当儿男人的鸡巴一发入魂对于女人是怎样一种销魂的存在,宁卉除了身体不由得随着我抽插的动能朝前剧烈挺耸,却极力压制自己的呻吟,只是嘴里在一阵依依呜呜中顽强的给强奸犯讲起了道理,“你……你这是强奸……是犯罪……你最好悬崖勒马……不然会毁了你的前途!监狱会等着你!”
  “呵呵呵,我TMD一农村来的打工仔,在这一点五线城市里干着你们城里人都不愿干的最苦最累的活,拿着两三千块钱最低的工资,买不起房子找不到老婆,还有啥子鸡巴前途可讲!”说着老子特么入戏的狰狞一笑,仿佛自个真的已化身为我天朝伟大的城市化进程中浩浩荡荡的农民工的一员,白天吾身拼命劳作,晚上勃起的鸡巴却无处安放,“告诉你吧,老子一年多没操过女人的屄了!你老公是个淫妻犯,能找那么多男人来操你,为啥我就不能操?就因为我是农民工?我比他们低贱?我没有他们有钱?”
  说着我挺耸着鸡巴就是一阵狂野的抽插,宁卉因为双手被背缚让身体扭曲着完全活络不开,但似乎这种愈挣扎愈紧缚的姿势带来了一种奇异的感受,要不这头一轮的抽插未停,就已经有淫水顺着宁卉雪白的大腿汩汩流淌了出来。
  “呜呜呜——”宁卉还是拼命压抑着呻吟,但蜜穴却明显紧紧咬合着强奸犯正在拼命活塞进出的鸡巴,“这世界是有很多的不公平,但这……这也不是强奸犯罪的理由啊?”
  “少TMD给我装圣母婊!你们这些城里高贵的女人,长的那么漂亮,不缺钱,不缺爱,老公还能到处为你们找男人,你们的屄屄可以享用这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的鸡巴,可我们有什么?我们背井离乡,要解决生理问题只能自己撸管,或者去找五十块钱的站街女,我去找过,找一次老子哭一次!那些站街女年龄都能当我妈了,那TMD才叫犯罪好不好,就这样,五十五十的,老子那点靠打工挣来的碎银子经得住几回?”宁煮夫这番勇敢的控诉世界多么不公平的檄文真的走心了,越说越悲愤,越悲愤身下的抽插愈发激烈,说得自个差点眼角湿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自个把自个差点说哭了,这神功不封宁煮夫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教的教主是屈了才了。
  “呜呜呜——你……你这么能说会道,为什么不去好好上学读书,读书能改变命运的啊!”宁卉开始咬着嘴皮的呻吟着,顺着大腿流淌的淫液已经在床上形成水渍。
  “我TMD初中读完家里就没钱供我上学了,再说了,农村学校老师都走光了,我要上学也没老师教啊?”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入戏里我是谁,老子也不晓得为啥这番话便脱口而出,关键是,明人不说暗话,说完我脑海里便浮现出路同学的光辉形象……
  “呜呜呜——”想没想到路同学我不晓得,但宁卉的呻吟似乎也应景般的愈加低沉下来。
  “所以你就不要再跟我装圣母婊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今天就是铁了心的要日服你们这些圣母婊,为什么知识分子能日你们,我们农民就不能日?像你这样的女神的屄,老子日一回坐十年牢也值了!”
  “啪!””说着我伸手便一巴掌呼在宁卉白嫩的臀部上!
  我靠,这一呼不要紧,啪的那脆生生的一声把老子都吓了一跳,因为此刻我已经不知手脚的轻重,这一掌下去究竟有多大的力道已经完全没有逼数,等我反应过来,只看到宁卉臀部柔嫩的肌肤上泛起一道微显的红印!
  我霎时有点手足无措,看着宁卉臀部上的红印好生心疼,MMP,从来没舍得对老婆屁屁下过手,今儿竟然在一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之后就糊里糊涂的下了手,而且这一巴掌看上去不轻,都TMD是姓牛的害的,那晚上看木桐操我老婆屄屄打我老婆屁屁,老子还以为老婆喜欢被操屄的时候打屁屁……
  一个愣神,老子鸡巴骤然停止了抽插,神奇的是,这当儿宁卉一声酥荡的叫喊却逆袭而生,后入的姿势看不到眼神,只能确认这一声跟那晚听到姓牛的第一巴掌拍下去宁卉的叫喊一样一样的,一样的酥肺挠骨,一样的声音在飞,灵魂在追……
  灵魂追完老子屄屄里的鸡巴便突然被一股滚烫的阴精裹挟而过,这下我明白了,这屁屁上一巴掌原来比老子鸡巴拼着老命的抽插还TMD管用,我一阵肾颤,鸡巴复又重启,但手起掌落间,“啪啪”第二,第三巴掌便接连朝宁卉白嫩臀部呼啸而下……
  “啊啊啊!”宁卉这下被灵魂追逐的叫喊已经完全没有顾忌,踩着如鼓点的拍打节奏抑扬顿挫,酥荡无边……
  打是亲,骂是爱……这是一句多么伟大的民间箴言。
  “嗷嗷,你的屄屄好多水,老子就没操过这么多水,这么嫩,这么漂亮的女人的屄屄,TMD太爽了,城里的女人真会玩,还喜欢男人操屄的时候打你们的屁屁!”此刻宁煮夫已经在萨尔瓦多.达利那块扭曲的表的时空理论才能解释得通的梦境中完全释放,抽插的鸡巴跟拍打屁屁的巴掌完美配合,宁卉能忍操屄,却不能忍掌掴屁屁,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女人的快乐你更猜不了。
  “啪啪啪!”
  “啊啊啊!”
  “你们城里女人真骚,快说好多男人操你的时候打过你的屁屁?”
  “啪啪啪!”
  “啊啊啊!”
  “快说!啪啪啪!”
  “啊啊啊!就……就一个!”
  “是不是你的木桐?”
  “是……是的……”
  “他打过几次?”在被农村打工仔强奸女神的剧情激发得全身兽血沸腾,灵魂早已飞出身体的迷乱中,其实这本是一个随口而出的问题,因为老子一直以为那天晚上姓牛的是第一次对我老婆的屁屁下毒手……
  不曾想宁卉接下来的回答却让我早已燃料灌满,箭在弦上拼着老命抽插的鸡巴一泄如注,啥子要把城里的女神操日服的誓言犹在耳边,呵呵,不存在的,都成了装逼装过头的车祸现场,宁煮夫那小身板自己还没点逼数。
  “啊啊啊!好……好多次!”宁卉声音在颤抖。
  “到底好多次?以……以前他就打过你屁屁?”老子双目圆鼓,嗓子一团火差点就要喷出来。
  “打……打过……”宁卉说着转头期期艾艾的看着我,背缚的双手让愈加扭结的身体有一种宗教般受难的仪式感,仿佛如断背的维纳斯,仿佛如折了翅的天使,那一眼看强奸犯的眼神是多么哀怜,却又没有斩断渴求,高高撅起的臀部上的红印如雪原上的傲梅,仿佛在渴求着下一轮痛,并快乐的暴风雨……
  “他……他打过好多次哎!”暴风雨没等来,老子身下的拦河坝却率先停摆,精关全失,在脑海一声声木桐拍打着宁卉臀部酸爽的啪啪声中,我今晚第二管精液悉数喷洒在宁卉滚烫的子宫里。
   “啊啊啊啊!”宁卉的叫喊应景骤起,蜜穴紧紧的黏合着我已经喷射的鸡巴,然而半天木有coming到来……
   我晓得纵使喷射后鸡巴的硬度尚有余钢,但逐渐偃旗息鼓的抽插已经不足以带来让女人最后飞翔需要的动能,但我一点不急,我晓得还有拍屁屁神器。
  “啪啪啪!啪啪啪!”在我将尚能死撑着半硬的鸡巴粘着老婆的耻骨以命相抵中,一阵暴风雨般的巴掌落在臀部,在维纳斯受难般的姿势中,宁卉的高潮终于伴着comingd的叫喊到来……
  好嘛,今儿的场面让老子对木桐爱恨交织,像极了淫妻犯跟奸夫的爱情,话说要不是木桐牛胆包天发现了打屁屁能把老婆打到高潮,今天老子这强奸犯的逼是装大了,强奸个女人都不能让人家满足,只有强奸没有高潮,只有暴力没得美学,下次还有铲铲个女人从你。
  事后收拾洗漱歇息,宁卉恹恹入睡的躺在我怀里,飞出去的灵魂早已飞回身体准备睡觉觉,但爱情不会疲惫,还要说会儿情话儿,于是宁卉半闭着上弯月娇滴滴的对着我的耳膜按摩:“老公,今天老婆表现好不好?”
  “我靠,表现太好了,尤其面对强奸犯时是如此冷静,还能给人家讲道理,那分钟我都差点放弃犯罪从良了。”
  “啊?有吗?”接着宁卉表情特么无邪继续来了句神捧哏让老子瞌睡醒了一大半,竟然噎了半天没接上话儿来,“我怎么觉得你一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得我差点就相信强奸还有道理了呢!”
  “难怪你被强奸的时候表现得这么兴奋,还特么高潮了!”问我对如此来事的老婆爱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特么的觉得老婆说差点就相信强奸是有道理的也是跟宁煮夫一样一样的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嗯嗯,所以老婆表现这么好,老公你不生气了吧?”纵使睡意困顿,宁卉还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我不说不生气今晚不睡觉的架势。
  “我生什么气啊?”其实我心里早知道宁卉要问啥子。
  “那天晚上……他没戴套子就……”说完宁卉咬着嘴皮,怯生生耷拉着睫毛,极好的认错态度让你瞬间产生老婆错了都是对的赶脚。
  “哦,我生什么气啊,你都不晓得老公觉得有好刺激的说!”说着我在宁卉嘴上重重的啄了一口。
  我是说的真的,其实是大大的刺激,小小的生气,但这一点点的生气我没敢说出口,怕说了下次老婆跟奸夫无套操屄就木有下次了……
  宁卉在我千肯定万保证没有生气的表态下才安心睡去,睡前强撑着给我讲了讲程蔷薇是如何把她拖下水的。
  大致是程蔷薇从国外带回来的高档香水跟衣服作为物质攻势,背诵了几首萨福的诗歌作为精神催眠,两个小时的唠嗑直到表白,最后趁着宁卉洗澡的机会程蔷薇顺势潜入,两具美丽的女体赤裸相呈,一具住着萨福的心,另外一具跟萨福一样美……
  程蔷薇跟宁卉说你跟萨福一样美,然后吻了宁卉……
  我问程蔷薇吻她什么感觉,跟跟曾眉媚一不一样,宁卉想了想说不一样,但问哪里不一样却说不知道……
  跟我说那是女生之间的秘密,意思是跟曾眉媚就木有秘密。
  宁卉终于转过身快要睡去,我看到臀部上的红印还未完全散去,疼是真心疼了,于是伸手过去轻轻的抚摸到:“亲爱的,还疼吗?”
  接着宁卉来了一句,木有想到快睡着了都是神捧哏:“不疼,他打得可比你重多了!”
  MMP,姓牛的,你赢了,老子哪天不把你老婆的屁屁打肿老子不姓宁!
  其实宁煮夫此刻心里搁着的刺儿不是这个,心里还是欠着那些牛蝌蚪倒底跑哪儿去了,看着宁卉开始都差点急哭了我不敢继续追问,直接问姓牛的你的蝌蚪去哪儿了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对,只有找时间相机待查了。
  但总有这样一些历史,被称为历史的黑洞,成为你永远再不知道真相的罗生门。
   第二天去上班,见戚纺也来了,情绪依旧不好,我心说处理完工作再找她谈谈心,没想到一会儿她直接来到办公室找我,居然仍然说要辞职。
  老子顷刻懵逼,才找来女同事问了个周详,原来戚纺跟那男的的确是一定程度上的包养关系,戚纺来自郊县,双亲残疾,家里极度贫困,虽说自己个性十分要强,但毕竟年少不更事,遇人不淑,认识这男的后在他哄哄骗骗中用了那男的钱读完了大学,前后算下来也有小几十万,现在男的反攻倒算,为了达到长期霸占戚菇凉的目的,强迫戚纺辞职在家当他的专职小三,否则就要戚纺立马还钱,对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男的有家有室,NND,这算啥子鸡公鸟事?有几个臭钱很了不起么?
  现在的情况是,那男的继续在纠缠戚纺并对其进行人身威胁,老子听着就火大,心说这事老子管定了。接着我稳住戚纺让她先不要辞职,然后我跟戚纺要了那男的电话准备找他摊牌,这是后话。
  接下来几天大家伙都忙,牛导忙着新公司筹备和话剧的商演,程蔷薇忙着对接新单位,大致定了是去一家高校任教,最闲的倒是宁卉了,跟我抱怨说一天在公司没啥事无聊透了。
  然后有一天就又在找小内内,说一条小内内又找不到了,明明洗完晾在阳台的,我说是不是风吹跑了也没太在意,这种事儿常有。
  这天宁卉人感觉有点不舒服,加之去公司也没啥事儿,就请了个假在家休息,中午自个在家弄了点东西吃了,说睡个午觉然后下午跟程蔷蔷薇约好了要去游泳逛街。
  宁卉有天塌下来都要裸睡的习惯,况且还在家里,吃完饭便一丝不挂盖着条小毯在卧室里睡去,卧室门虚掩着。
  午深人静,这当儿,宁公馆本来锁好的防盗门——宁公馆是那种老式的防盗门,自我住进去就没换过——居然啪嗒一声被撬开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顷刻笼罩开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