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遭四川推油大婶调戏蒙“羞”记

近日去按摩,一看推油8刀,果断选择推油!连日的工作皮肤都有点老化了,保养保养,才对得起自己这张老脸。
     老板会中文,是个东北大哥到异国他乡来混世界的。蹬蹬蹬,技师上来了,一问,是个四川来的大婶,上来二货没说,一口川音的普通话就要我脱衣服,我说行,衣服脱完,裤子也脱完了,还穿着裤衩,大婶来了句:不脱裤衩等会弄上油了不好……面对如此犀利的同胞大婶,哥竟然还脸红害羞了!
     等哥羞答答的趴上去,夹紧双腿,没有露出俺的春光,可是大婶按背手法实在了得,才两分钟,让哥不得不拱了拱,让有些激动的小弟弟换个姿势好“生长”。说时迟,那时快,大婶在给俺的屁屁推的时候竟然捏了一下俺的蛋蛋,来了句:挺快的啊!不是处男就是很久没搞事了吧!一句话让哥顿时就软了!
     推完背和腿,接着就要翻过来推正面了,我迟迟没有翻身,等待大婶给我拿来一条毛巾遮羞,看着我不动,大婶也愣了一下,说到:你快点翻过来啊,不然等会到钟了你也推不完,不划算啊!我说:这个……大婶哈哈笑哥:你怕我吃了你啊!我见过的多了!出国是挣钱的,不是图爽的,别怕,要是在国内,说不准我还真吃了你……原以为,哥已经是刀枪不入,浪迹人世间,只有哥调戏女人的,没有女人能戏谑哥的,可是这一次,哥被彻底的无视了。
     可惜的是,这不是高潮!
     大婶一边帮忙按腿,一边和我说:这样推,就只用一条毛巾垫着就好了,就少洗一条毛巾了,我都不怕,你怕啥……
    我无语中,本来刚才还有点异性按摩时候的冲动,在大婶这么豪爽的声音中我就没有硬起来了。
     按肚子、按胸……大婶用手指灵巧的挑弄这我的乳头,让我的小弟弟不时的点头示意,可是,大婶依旧没有停下她那似乎憋了好久没说话的嘴,一边看着我的小弟弟一边继续挑弄我的乳头一边说:哈哈,就知道你们小伙子顶不住几下,想看看你那根东西还不简单!哈哈……
    无语之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默默的让小弟弟不断地在“愤怒”中摇头抗议。
     接着大婶继续给推油,胸部、腹部、大腿根……我擦,接近30分钟的时间,愣是没让俺的小弟弟休息一下!一直让它在各种挑逗中坚挺着、摇晃着……
    这还不是高潮,高潮是,期间大婶再也不和我说话了,时不时就来一句:“啧啧,真长!”“啧啧,真翘!”“啧啧,年轻就是好!这么硬!”“啧啧……(吞口水声)”
    终于快按完了,大婶来了一句:“小弟弟,要不我跟你做一次吧!50美金就好了……不然你憋着多难受?这样对身体也不好!”我没说话,大婶又来了句:“40美金也行,赶紧搞一次,成不成呢?”
    尼玛的!什么跟什么啊!还带主动降价的……我看着大婶40+的岁数,松垮的皮肤,还有点纹的胸(低胸T恤,看得见一半),又好气又好笑,瞬间软了。
    大婶一扭头,一看:“我操!小弟弟,这么不待见姐啊!一听和姐打炮,立马就软了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