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得蜕变(一)真不靠谱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小莹的蜕变】(一)真不靠谱

作者:东契奇007

时间:9/10/2018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这应该是18、19年有一段空閑时间写的,当时也是忽然有灵感,不过写了有十章就没时间也没灵感了。最主要是手机码的,也不知道怎么排版,版主多担待吧。

进院两年了,一直想写点东西,也算为院里做点贡献吧,但是文笔实在拿不上台面,写个回复都要用很大心思,写文更不容易,心里各种纠结和矛盾之后,还是决定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写一篇(目前写了十章),只能保证不太监这个底线,有一部分是自己的真实经历,还有一部分是意淫,所谓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由于单位电脑不敢用,家里电脑多年不用已经不能用了,所以只能用手机慢慢码,更新可能会慢一点请大家见谅。还有就是排版的问题,手机排版有点难,有违规的请版主纠正。

我叫刘锋,当然不是异地女友中的刘锋,只是巧合罢了,今年28岁,大学学的是网络与信息安全,目前在QD一家网络运行公司干中层。

老婆张莹,我和家人都叫她小莹,今年27岁,之前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两年前生完孩子后一直没上班,在家做全职太太。白天跟岳父母一起照顾孩子,晚上就把孩子扔给老人,我们两个过二人小世界。

岳父张援朝,今年61岁,是QD大学文学院副院长,退休后一直打打麻将喝点小酒,生活还算悠闲。岳母马莉,今年48岁,是QD大学图书舘馆长。

小莹天生就是美人胚子,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纯靓的黑眼珠,洁白的皮肤配上一头乌黑亮丽的秀髮,165的身高加上34D的双乳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小莹不管在大学还是公司都是男人们趋之若鹜的尤物,但保守的性格总是拒人千里之外,让无数追求者望而却步,只能在私底下意淫一番。

从大一入学那天相识开始,我死缠烂打拼命追求整整一年,大二暑假一起出去旅游我才如愿以偿地发生了第一次。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时的美妙,小莹那么羞涩那么迷人,而且小穴那么紧緻。可能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以至于我刚插进去一会儿就射了,估计也就一分钟吧,但是过了半个小时鸡巴又硬了,第二次也只干了五六分钟就射了,但那种感觉一直让我念念不忘,时不时回忆起来细细品味一番。

如今我们大学毕业已经四年,在一起也已经七年了,虽然还没有到七年之痒的程度,但长期一成不变的性生活已经让我们从最初的好奇刺激激情万丈,到现在熟悉平淡例行公事。

可能因为性格或体质方面的原因,小莹一直对性爱兴趣不大,每次都是我主动,而小莹每次都是被动的应付,从来没有大声地呻吟过,只是偶尔发出一点点「嗯,嗯」的喘息声,但有时我发挥好了干得时间长一点的话,小莹的身体会发红发烫,喘息声会粗重一些,但我也能感觉出小莹在刻意地压抑着,这种羞涩和矜持一直让我很纠结。

「怎么能让老婆更淫蕩一点?」「怎么能让老婆高潮甚至潮吹?」这一直是我反复思考的问题,我也试着跟小莹交流过,但是得到的回答一直都是「我已经很舒服了!」「我天生就这样子啦!」等等,小莹甚至认为做爱的时候呻吟叫床都是很淫蕩很丢脸的事情,不管我几次潜想移默化地想开导开导她,都被她转移话题,很多次之后我都感觉这个问题没法跟她交流了。

「我的鸡巴不够大!」,这是我在反思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确实我的鸡巴硬起来也只有不到十公分长,并且只有大拇指那么粗,这是硬伤,也是我一直以来比较自卑的,但这是先天的没有办法改变,思来想去看了各种阴茎延长手术和增大药的广告,总感觉不靠谱,最后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我的活不够好?!」,这是第二个想到的,一般抽插时间也就三四分种,前戏也仅限于接吻和抚摸,我曾经是想为小莹口交,但小莹每次都以脏为由拒绝了,虽然不让我口交,但每次接吻抚摸一两分钟,小莹下面就潮湿了,虽然不是水流成河,但插入完全没问题。为此我也没少研究日本AV和小黄文,什么「九浅一深」、「四浅一深」学了不少,但每次干的时候这些就不管用了,只要插入小莹的小穴就感觉特别紧,抽插个三四分钟就受不了了,想控製一下都不行,最长的一次是干了五六分钟,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可小莹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瘟不火,到最后我冲刺时才感觉她有一点气粗,更不用谈有没有高潮了。

2017年12月19日,听阿龙说有个四合院非常不错,进来以后被各位大大的神作吸引,其中最喜欢的就是「女友性慾不高,男主性能力一般,找器大活好的帮忙调教,结果被别人肉体征服了的」之类的文章。之所以喜欢可能是因为一些情况能让我产生共鸣吧,每每看到热血沸腾时我总是想,「我是不是也可以……」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我辗转反侧想了一夜,最后发现我做不到,我深深地爱着小莹的一切,我怎么可能把纯洁的小莹送给别人蹂躏,并且我也没有淫妻和绿帽情节,只是喜欢看这一类的文而已,这个念头只能就此打住。

我也想到慢慢给老婆看些清新点的文章,慢慢改变小莹的想法和观念,最终求文未果,自己也没找到合适的,最后不了了之了。

最终经过深思熟虑,我还是想到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当然也做了各种最坏的打算,感觉没什么潜在隐患,编造了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满怀信心地拨通了一个我最信任的朋友的电话。

然而,事情真的会如我所愿一直在我预想的範围内发展吗?

有句话说得好,世事难料,风云莫测。有时,我们不得不背叛从前的自己。

如果真的事与愿违,就相信上天一定另有安排,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归来!相信自己,相信时间不会亏待自己!

最近我经常做一个奇怪的梦,「卧室里放着一张双人按摩床(中间分开,实际是两张单人床并在一起),我和小莹穿着睡衣睡裤(裙)躺在上面,头上戴着头盔,一会儿小莹慢慢抬起双腿分开定在那里不动了,动作也有点奇怪,像是女人在做妇科检查的动作。」

夜幕渐渐降临,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我拖着疲倦的身子往家赶,一下电梯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稍微犹豫了几秒钟,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小东西吃了下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情绪才开门进去。

一进家门,穿着睡衣的小莹依在沙发上正在喝着咖啡,看我进来放下咖啡杯迎面就扑了过来,一边接住我的公文包一边嗲嗲地说,「老公,你回来了」。

「我的小宝贝在家等着我,我肯定要回来呀」,我一边脱鞋一边顺着小莹的口气回应着,此时小莹已经为我取下了拖鞋,我顺脚穿上拖鞋,然后将手搭在小莹的肩上,歪头轻轻地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

「今天本来阿龙约我去喝酒,考虑到小宝贝思君心切,我们也有好几天没有亲热了,就一口回绝了,回家伺候伺候老婆。」我嬉皮笑脸地笑着,小莹却不好意思地连忙说,「谁思君心切了?谁用你伺候了?你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当然是我的小宝贝思君心切了,难道不对吗?那为什么週末陪了你两天,今天刚上班你就一直给老公电话问我回不回家?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今天是妳的排卵期发情期吧?」我哈哈地调笑着,小莹听我这磨一说就更羞愧难当了,小脸一红说了句「讨厌,不理你了」就挣开我假装生气地朝厨房跑去。

我赶紧沖了两步从后面抱住小莹,两手顺势攀上小莹胸前的两座高峰,边轻轻地揉捏边在小莹耳边说,「小宝贝,别生气,是老公思妻心切,老公发情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小莹这才一副原谅我的语气说道,同时转过身也抱着我的腰继续说道,「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没事就知道喝酒,会把身体喝坏的。」

看着小欣一副认真的表情,听着关心的话语,我感到一阵温暖,专注地看着小莹说「我知道了,知道了,这不正好阿龙叫我嘛,我们已经三个周没有一起喝了。」

「三週不喝又怎么了?阿龙整天就知道叫你喝酒,不是什么好人。」一提阿龙小莹又有些生气,好像对阿龙有种天生的抵触感。

阿龙是我的发小,小学、初中、高中一直是同学,直到大学他才去了SZ上了大学,后来在SZ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三年时间由普通技术人员干到子公司的技术总监,主要负责一些智能穿戴产品的技术研发,后来因为「干私活」、「出卖公司核心技术」的原因被公司开除了。

现在迴QD开了一家本市最大的情趣用品店,同时在一家科技公司当顾问,但是不用每天去上班。这些都是阿龙跟我说的,其他的我也没有深问。

我们从小虽然家境背景不一样,他可以说是官二代,而我只是普通工薪家庭,但是关係却非常铁。我们虽然身高体重体型都差不多,爱好却不同,他喜欢喜欢体育、游戏、泡妞,我喜欢看看书、听听音乐,性格也截然不同,我热情他高冷,我开朗他内敛,我稍显幼稚他少年老成,能处得非常好可能因为我们性格「互补」吧!

听到发小被「看低」,我立马解释道,「阿龙可是我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的,我们关係铁着呢,妳怎么老是看不上阿龙呀?」

听到「光着屁股」小莹俏脸又一红,不服气地继续跟我争起来,「就不是好人!开……开那种店,看人还……」小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脸红的说不出声音,说到这里小莹神情似乎有点恍惚,但很快就回复自然。

「还什么?」我故意调戏着追问道,小莹用极小的声音回复我,「还色瞇瞇的呗!」说出这句话时,整个脸和脖子全红了,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伸出双手捧起小莹的小脸,深情地看着她,很认真地说,「开情趣用品店很正常呀,现在遍地都是为什么阿龙就不能开呢?不能因为这个就把阿龙看成坏人吧?!」

「再说,你说阿龙看你色瞇瞇的,那是因为我们家小莹太漂亮了,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大街上所有男人看你也都这个样子呀?!」我越说越有点调戏的味道,小莹被我说的更害羞了。

「好了,就知道用这些花言巧语哄我开心,不和你说了,吃饭了。」说着转身就要去厨房端饭,我再次拉住小莹,从后面环抱住了她,左手穿过睡衣向上抓住了右奶,右手穿过睡裤向下摸去。

「别这样,老公,我们先吃饭。」小莹微微挣扎着说,上身无意识地扭动着,两手分别搭在我的双手上,两条腿微微用力向内并着,好像要阻挡我右手的深入。

「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再……」我不给小莹推脱的机会,张开大嘴封住了小莹的小嘴,拼命地吻了起来,左手继续揉捏的同时右手稍用力向下一探。

「咦?!什么东西?」当我的手快要探到小莹阴部的时候,突然摸到一样不该摸到的东西。

我不由的想,「小莹月经刚刚结束,怎么又来了?」
我停下动作疑惑地看着小莹,小莹见我停下看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身来一头转进我的怀里,脸红得像个苹果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样一直停滞了十秒钟,我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小莹,你下面?」
「老公,你别问了,人家……人家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下面老是流水水,经常把人家内裤都弄湿了,所以人家就……」
「所以你就垫上了护垫?!」我一听小莹这么说恍然大悟,惊喜地看着小莹,一瞬间漏出一丝坏笑,「还说自己不想老公,嘴上说不想,下面小妹妹想得不行了。」
小莹一听更是「恼羞成怒」,两个粉拳在我胸口不听地捶打起来,身子也跟着扭动着,瞬间让我胯下的鸡巴硬了起来,正好顶在小莹的阴户上,随着小莹的扭动越发感觉涨得慌,「是可忍孰不可忍」「对,婶婶可以忍叔叔不可以忍!」于是一把抱起小莹朝卧室「奔」去。
「老公,别……别……晚上我们再做……」虽然两只小脚在空中不听地扑腾着,但两条胳膊已经环抱住了我的脖子,与其说是在挣扎不如说是在「撒娇」。
进了卧室,我将小莹轻轻放到床上,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一入手我就感觉到尺寸似乎有些不对,似乎比以前摸的要大了不少,刚结婚时34C,现在应该已经到D了。
「小宝贝,几天的功夫咪咪又长大了这麽多,我一个手都快摸不过来了」我的手不停的隔着衣服揉搓着那团柔软的奶肉,似乎觉得不过瘾,随即扯开衣襟将手伸了进去。没有内衣的阻拦,裏面直接就是滑腻的肌肤,我熟练的抖动着手指,在咪咪头上面不住的搓弄起来。
    小莹忽地被我直接摸到了丰满的胸部,摸得她酥麻麻的,顿时又羞又急,轻轻地按住我作怪的手,身子略微还有些轻微的挣扎。
见她张嘴想说什么,我张嘴便吻上她微微张开的嘴,将小莹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嘴裏,她张大了嘴还在发愣之际,我已灵活的将舌头伸了进去,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我一边亲吻着小莹的小嘴,一边在她的奶子上搓揉着,一会功夫小莹身子骨就软了下来,任由着我在身上肆意地搓揉着,身子不住的扭动好像是在配合我的爱抚。
我的慾望越发的澎胀,内裤裏的鸡巴更是已经涨大到了极限,被内裤给紧紧地绷着,那叫一个难受,都快要把裤衩都给顶通了,我微微起身将裤子连同内裤拉到了膝盖处,两脚一蹬,动作一气呵成,只用了五秒钟就脱掉裤子,将快要憋坏的鸡巴解脱了出来。
「小莹,用嘴让老公舒服下吧,鸡巴好难受啊。」我眯着眼睛囔着,
小莹见状拼命的晃动着脑袋抗拒着:「老公,别这样,我我……」
我对小莹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她不会给我口交,也就没有多跟她纠缠,附身下去双手将小莹睡衣向上一推,小莹配合着双手一举把睡衣脱了下来,两个小白兔一下子跳到我的眼前,两颗粉嫩的乳头已经挺立了起来,像两颗红红的金丝小枣,看着就想上去咬一口。
我立马兵分两路,左手抓住一只奶子一口含了上去,右手将小莹的睡裤顺势往下一拉,小莹非常配合地两脚蹬了几下就脱了下来,此时小莹身上只剩下印着HelloKitty的白色小内裤保护着私密的阴户。
小莹似乎轻轻「嗯」地呻吟了一声,两只手便无力地落在我的头上,情不自禁地轻抚着我的头发,我右手沿着她的大腿摸到了她两腿间,隔着小内裤直接扣在了她的小穴上,可是由于里面垫了一层护垫,摸起来实在没有什么感觉。
「必须解决这层障碍!」于是我就迅速行动起来,含住乳头不动的情况下,微微起身双手拉住小内裤的两边,往下一拉就退到膝盖处。
我吸着乳头向上抻着,乳头慢慢地被越拉越长,直到拉到最长的临界点,才依依不捨地从我嘴里「弹」回原位,同时发出「啾」的一声,我迅速向下转移阵地。
「哇」一声惊呼,怪不得刚才小莹说垫上了护垫,此刻膝盖处的护垫已经印湿了鸡蛋大的一块,印湿的周边还有几圈年轮一样已经乾涸的痕迹,心想如果不垫的话小莹一天要换几条内裤?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以前小莹做爱时即使前戏好长时间小穴也只是有点潮湿而已,做爱的时候也不会分泌多少爱液,现在居然才亲亲摸摸一分钟就时成这个样子。
而且从那些乾涸的痕迹看,小莹在跟我亲热前已经多次分泌爱液,此情此景让我兴奋不已,我迅速把小内裤从小莹两脚腕处退下来,取下护垫在小莹面前一晃,小莹害羞地将头扭向另一边。
看到小莹这迷人的样子,我成就感爆棚,迅速分开小莹双腿,向上一举折成M型,小莹整个阴户呈现在我面前,一抹潮湿的阴毛宁成了一小撮,显得很调皮。
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向两边张开,浅白色的液体瀰漫在两片粉红的周围,粉红色肉缝上端的小豆豆已经鼓出一截,粉粉嫩嫩的显得晶莹透彻,小缝的中央有一个豆粒大小的小洞,透明的液体已经从小洞里流了出来,沿着会阴向肛门方向流了两釐米,最末端的爱液汇成了小珠,有一种要滴下去的感觉。
我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也没有想到过的,忽然我想起了阿龙,顿时茅塞顿开,有点拨开乌云见天日的感觉,「难道我的春天真要来了?」
「我一定要好好请请阿龙这小子,这个发小挺靠谱!」
这会功夫我哪有心思想阿龙的事,伸手分别将两片肉唇向两边撩拨,阴唇伸展开后分别贴在两边,因为淫液的粘力无法回复,像一朵小花一样绽开着,等待着主人的採摘。
我用大拇指由下向上抚弄,待我抚弄到阴蒂的时候,小莹的身子微微一抖,小穴明显的收缩了一下,豆粒大小的小洞瞬间闭合起来,又有一滴晶莹的液体流了下来,使得淫液又往下流了一段,几乎要流到肛门处。
我用母指轻轻地拨弄些刚刚冒出头的阴蒂,小莹似乎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两腿向中间使劲併拢,但因为我的头和肩部而併不到一起,手推我头的力度也加大了。
「老公,不要弄了,我们开始吧?!」小莹低声地说着,我见小莹今天这么敏感,还主动说「我们开始吧」,我可不能放过机会,默默地想着「一定要把前戏做足,今天一定要让小莹高潮。」
两手再次把小莹的两条腿向两遍一掰将角度分到最大,抬头看了看双眼紧闭的小莹,边低头亲向小莹的阴蒂边试探性地询问道,「小宝贝,我想亲亲妳的小妹妹」。
本来正在享受的小莹突然睁开眼看向我,同时双手使劲地推卸我的头不让我向前,「老公,脏,脏」。我不甘心地向前抻着头试图亲上去,但坚持了五秒钟,我还是一声歎息抬起了头。
我知道这是小莹的底线,一直以来都不允许我用口亲她的小穴,手可以摸但不能插进洞里,因为「脏」!这让我感觉很有挫败感,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
小莹一看我生气了,感觉有点亏待我一样,赶紧将我向前拉去同时两腿缠在了我的腰上,双手紧紧地抱着我,有些歉意地说,「老公,不要生气嘛,我们快开始吧!」
被小莹四肢这么一缠,胸前的两团肉球一磨,刚刚冷下的情绪瞬间高涨,哪还顾得生气,起身扶枪上马,对準小穴中央直刺过去,只听小莹「啊」的一声,龟头应声消失在小穴中。
由于爱液分泌的足够充分,进去的时候没有任何阻力,但龟头一进去,我也不由的「唏」地吸了一口气,小莹的小穴不光跟刚认识时一样紧,而且还特别滚烫,让我忍不住都想射了。
此时我感觉鸡巴兴奋的又变大了一些,「可千万不能射了,还要给小莹高潮呢!」我连忙稳住心神,吻住小莹微张的小嘴亲了一会儿,情慾炽然之际,哪还顾得了这麽多,腰部猛一用力将整个鸡巴全根没入。
「老公,你轻一点!」小莹矜持着,虽然无数次的被我的鸡巴插进身体裏,但小莹每次要我「轻一点」,好像力量大了速度快了就要受不了的样子。
我也不忍心猛烈地操小莹,只能轻轻地匀速地抽插,同时感受小穴的美妙,明显感觉到了小莹今天的不同,以前小莹的也小穴很紧(虽然生过孩子,但是剖腹产),但只是阴道口特别紧,进去一段后就有种忽然开朗的感觉,里面就没有那么紧了。
可是今天却别有一番风味,阴道变得细细长长特别紧緻,感觉鸡巴被全方位的包裹着,似乎还有些轻微的蠕动,每抽插一下,都能感觉到阴道壁上的褶皱刮擦着整个鸡巴,说不出的舒坦。
「小宝贝,舒服吗?」我不失时机地问小莹,见小莹没有反应,我又问了一句「快告诉老公,舒服吗?」「嗯」小莹轻轻地回了一声。
我起身再次把小莹缠在我腰上的双腿分开成「M」型,边抽插边向下看去,小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胸前,好像害羞一样挡着自己的乳房,又好像在无意识的自摸。
两片阴唇已经大大地向两边分开,好像在欢迎鸡巴的光临,而我鸡巴上沾满了淫糜的液体,显得油光发亮,鸡巴在紧窄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将小穴裏的嫩肉带得几乎要翻出来。
我忽然发现小莹在身下轻轻地蠕动了起来,那蜜穴甚至还微微地收缩着夹弄着我,这一收一缩之间,裏面的嫩肉褶皱摩擦着我的鸡巴,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快感,心中一股莫名的欲火瞬间涌上大脑。
那种浅显的摩擦感觉令我顿时觉得有些不过瘾,我哪管什么九浅一深、四浅一深,我必须将心中的这团欲火发洩出去,于是架起小莹的双腿放在肩上,大开大合地猛烈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胯骨和小腹拍打在小莹的屁股和大腿根上,我将小莹的双腿越压越向下,膝盖自己贴在了胸前,两个脚踝也已经压到了她的面前,屁股随着我的猛烈抽插脱离了床面。
我用尽全力打桩机般越插越快,好像要将整个人都干进小莹身体里,而小莹则紧紧地抱着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努力地不发出声音。
这样高速抽插了大约一百下,突然感觉小莹阴道里有些蠕动,无尽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传递到大脑皮层,鸡巴拼命地又抽插了五六下,控制不住的一阵抖动,「噗、噗、噗」地全射在小莹的小穴里。
小莹也因为最后突如其来的猛烈「嗯、嗯」地轻轻地呻吟了两声,仅仅两声,但也是以往不多见的,可见今天小莹还是很舒服的,但是最后脸上却带着一丝失落,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并没有发现。
我仍将鸡巴死死地插在小穴里一动不动,小莹双手无力地从我背上滑落,眼睛空洞地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麽,直到鸡巴慢慢变软退了出来,才慢慢放下双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妈了个巴子的,阿龙这家伙真他妈不靠谱,说好的持久呢?」我跌落在小莹身旁,同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裏骂着阿龙。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