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玉立《3》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三》

  在得到我同意那根本没有拒绝余地的计划后,卓男坐言起行,接着一天便跟
梓婷说宿营的事。

  「阿希说想一起去?」

  「对,昨天跟他提起,他说最近闲着无聊,也往想离岛走走,婷婷妳不会介
意嘛?」

  我站在旁边,有点紧张的道:「如果你们想二人世界,我便不打扰。」

  梓婷作一个毫不介怀的表情:「哪里会介意,阿希你一起去最好了,我跟这
衰人没什么话说,跟你还聊得好。」

  虽然明知道是客套话,我仍不禁心中暗喜,卓男装作头痛道:「但只订了一
间房间,现在是旺季,不知道能不能追加,万一不能的话便要三个人一间房。」

  「三个人没关係唷,不如我和阿希一间房还好,你去睡沙滩吧。」梓婷故意
戏弄男友的过来缠在我臂膀,卓男不满说:「喂,这是公然偷情的宣言吗?」

  结果一切顺利,我当然欢喜若狂。且勿论是否可以观看梓婷做爱,可以一起
共渡一个夜晚,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分感恩。

  紧张下失眠了几个晚上,终于到了星期六。我们相约在码头集合,看到梓婷
我眼前一亮。这时候已经完全进入夏天,她穿着一件灰色背心和高腰牛仔短裤,
秀出优美长腿;外加的运动外套虽然遮盖了肩膀,但仍难掩那圆润饱满的胸脯。
再衬托深啡太阳镜和为迎接炎炎夏日而剪的鲍伯短髮,气质秀丽,说是明星偶像
也不过份了。

  我怦然心动,无法想像如此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做爱时会是怎么模样,甚至觉
得不应亵渎女神。

  三个人登上船上,期间有说有笑,情侣间当然少不了互相斗嘴,而梓婷往往
说不过男友便过来挠着我手作还击,所以说鹬蚌相争,渔人必然得利。

  看到我被女友挨着晕其大浪,卓男向我打个眼色,更精彩的在晚上。

  到达离岛后我们步行至预订的渡假屋,卓男两天前已问了房间爆满不可追加,
唯有三个人一间房,还好这里是打地铺型,房间宽舒,三个人睡也不会挤逼。梓
婷检查一次觉得环境满意,唯独浴室没有门锁,卓男笑道:「这种渡假屋都是情
侣和关係亲密的人来住宿,哪需要门锁?」

  梓婷胀红脸说:「人家洗澡时你们不准偷看哦!」

  卓男耸耸肩道:「我要看什么时候都可以,至于阿希也是正人君子,难道妳
以为我们会卖了妳吗?」

  我点头,没错,妳的男友的确是要出卖妳。

  「量你们也不敢,今天天气很好,休息一下便去游泳吧。」

  「没问题,一切女仕作主。」

  我们放好行李小休一阵,便一起来到东湾泳滩。沙滩上游客甚多,但下水的
相对较少,都是晒太阳和欣赏风境。我们各自换上泳衣,这天梓婷穿的是学生爱
穿的一件头款式,谈不上暴露,却是玲珑剔透,魅力四射,完美诠释女高中生的
青春气息。可其傲人双峰和纤细腰肢又和其天使脸孔极不匹配,叫人又爱又恨。
走在暖哄哄的热沙上,直接把附近一带的气温都提升。

  这样的一位绝色佳丽走在沙滩上,游人的注目礼自然是少不了,每每遭人吹
口哨调戏,梓婷便红着脸的扁起小嘴,但从嘴角也可以看到女生受男生追捧时的
欣喜神色。

  我和卓男跟在后面作守卫,看着那曾欣赏过一次的屁股走路时婀娜多姿,我
心神陶醉,卓男有感而发道:「阿希你现在明白我的心情吧?这里每一个男人都
望着婷婷,每一个都想干这漂亮女孩,但她却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你说我的心态
怎样平衡?」

  「的确,如果我有婷婷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我也会很自豪。」

  「美好的事物就是应该跟所有人分享,就像明星要找好样的,黄片也要找身
材好的吧?有好东西却一个人独佔,岂不是暴殄天物,浪费上帝的杰作?」

  我不知道这是否卓男为开脱自己慾望的藉口,但我同意,梓婷真是上帝的杰
作。

  「阿希,阿男,我们去打沙滩排球!」梓婷扬着手道,我俩一起反对,沙滩
这么多色狼,妳给他们看摇奶?只怕明知要坐牢,也要强姦妳一百遍。

  「不好吗?那么去游泳吧!」梓婷扬着手道,我俩继续反对,海里那么多色
狼,进了水我们未必救到妳,只怕我家班花,最后会变成浮在海面的充气娃娃。

  「这样不好那样又不好,你们来沙滩到底是做什么的耶?」梓婷不满道,我
和卓男异口同声说:「看奶和看腿!」

  梓婷在学校没有参加游泳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穿上泳衣,丰满的上围不
用说,就连被泳衣包裹的下体也是胀卜卜,卓男更在我耳边说:「别说死党不告
诉你,婷婷的阴毛相当浓密,性慾强。」

  「拜托在沙滩不要说这种,又硬了。」

  在沙滩走了两圈,吃过清甜西瓜便回渡假屋,梓婷愤愤不平说不下水,不知
道来沙滩做什么,女神出巡,不就是妳今天的重要工作?

  换回便服我们一起去附近的小店买食料和借用烧烤工具,到渡假屋后面的空
地烧烤作乐,卓男本来从小店拿了几罐啤酒,但梓婷坚持说未成年不可以喝酒,
十分守规矩,看来在班花心里,喝酒是比做爱更严重的事情。

  汽水代酒,大家也是吃得高兴,三个人有说有笑,时间过得很快,饱餐一顿
天色已全黑。三个人共用浴室要排队,于是由我先洗,期间卓男和梓婷到后面的
小路看看月色,温馨一番。

  也许有人会觉三人行看到其余两人卿卿我我是十分没趣,但我认为与其和一
个不是太喜欢的对像谈情,不如欣赏心仪女生跟别人说爱还惬意,至少没有压力
之余,视觉上也是一种享受。

  我洗完不久,温馨过够的两人便回来,卓男先去洗澡,我则和梓婷玩两人纸
牌,大家抽乌龟,每人当一次龟公龟婆。到梓婷进浴室时再三叮嘱我们不许偷
看,卓男满不在乎的笑说,要看,便光明正大的看。

  梓婷洗澡时卓男拉我过一边道:「你想看婷婷全相的话,待会一定要等我剥
光她后才起床,千万别心急,以免打草惊蛇。」

  「嗯,我会忍耐!」

  我们各自带了睡衣替换,这当然是我第一次看到梓婷穿睡衣,意外地卓男也
是头一遭儿欣赏女友穿睡衣的可爱模样。卓男笑道:「我们未成年,你以为家人
会给我们一起睡觉吗?」

  梓婷掩着脸庞说:「我今天也是骗爸爸…说跟女同学宿营…是坏女孩…」

  「如果给世伯知道原来是跟两个男人玩3P,他会有什么反应?」卓男问道,
梓婷害怕的说:「肯定会赶我出去,不给我回家…等等,你刚才说什么…P?」

  「黄片妳有看过吧?是三明治。」卓男以手势说明,梓婷瞬时由颈项红至额
头,嚷着说:「讨厌!你们两个色狼快滚出去!」

  「滚便是滚,但不是滚出去,而是滚别人的闺女。」卓男露出淫相,梓婷把
枕头敲在男友头上:「你敢!本小姐阉了你!」

  「阉了我妳便不能用,是妳损失多过我呢。」

  「讨厌!不跟你说这种,我们玩纸牌!」

  「好吧,玩纸牌便玩纸牌,但输了罚什么?打屁股?脱胸罩还是跳裸舞?」

  「讨厌!讨厌!讨厌!全部都不要!」

  看到两人的对话,我感慨真的不要生女儿。坏的跑去当援交,好的长得像梓
婷漂漂亮亮,又来送给男同学白玩。

  结果没有惩罚的纸牌游戏是牙骹战,输赢也不伤和气,到了十一点梓婷说累
要睡觉,我和卓男精神一振,戏肉要来了。

  舖好床单,三个人是并排而睡,我睡最左边,卓男中间,梓婷右边。女孩更
刻意用床单划清楚河汉界,越界者死。可和一位这样的美人儿共处一室,我想绝
大部份男生就是赔上性命也要越轨。

  「晚安。」

  「晚安,你们别打鼻鼾啊。」

  「是妳不要做春梦才好。」

  「谁做春梦了!」

  「你们别吵,反正各自为政,爱打鼻鼾的打鼻鼾,爱做春梦的做春梦不就好
了吗?」

  「不好!」

  跑了一天,其实我是有点倦意,但这种情况下当然没法入睡,心情紧张地等
待卓男开动,期间还要叮嘱自己千万别睡着,以免错过难得好戏。

  等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吧,我听到被单滑动的声音,死党出动了!

  「婷婷…睡了没有…」

  「嗯…?睡…睡了…」

  两人的声线不大,但在同一房间内还是听得清楚。

  「妳很失望吧,本来打算和我温馨一晚,我却把阿希叫来了。」

  「没有啊,阿希一起来玩,我也很开心。」

  「但我们便不能办事了。」

  「你好坏,那种事经常做还不厌啊?」

  「什么经常做?才刚半年吧,加起来也没三十次。」

  「这种丑事别这么大声好不好?给阿希听到我怎做人!」

  「哪里会听到,妳没听见他都在打鼻鼾吗?而且做爱也很正常吧,班上有拍
拖的哪个没做。」

  「你还在说,快点睡吧,我不理你了。」

  「这样子怎睡啊,你摸摸,鸡巴都这样硬了。」

  「你怎么都这样子…哎…你摸到哪里去了?」

  「就是摸妳的奶,怎么婷婷妳睡觉都戴胸罩?」

  「阿希在这里嘛。」

  「但这样不会很不舒服?」

  「是有点不舒服。」

  「那脱掉它吧。」

  「怎么可以?万一他醒来怎么办?」
 
  「他睡得这样死怎会醒来,而且就是给看看又怎样,那天不是都看了?」

  「你还敢说,那天的事我还没给你算帐!」

  「算帐?明明自己也很兴奋,水都流到一床都是了。」

  「人家哪有,你别冤枉我。」

  「还说没有?看,现在说起都湿了。」

  「那不是湿,是汗!」

  「汗有这样香的吗?妳自己尝尝。」

  「你变态!不玩了,人家真的要睡觉。」

  「这样谁睡得了,先给我操一发。」

  「你傻了啊,阿希就在旁边。」

  「没事,我们安静一点做,来,抬起腿,我给妳脱裤子。」

  「不…不要…会给看到的…」

  「看到不就看到,当是给他福利吧,妳猜阿希是不是处男?」

  「我没见过他有女朋友…应该是吧…」

  「那妳便是第一个给她欣赏奶子和屁股的女生了,很兴奋吧?」

  「才不会兴奋…」

  「还不认吗?都在流水了,来,弓起背脊,我给妳把睡衣也脱掉。」

  「不要…真的会给他看到的…噢…不…不要…」

  我屏息静气听着两人的对话,从衣服滑落的声音,我大慨猜到梓婷正在被卓
男脱去衣物。

  「嗄…都脱光了,婷婷,妳的身材真的很好。」

  「别说了,人家羞死了。」

  「连阴毛也这样浓密,难怪这么喜欢被我操屄。」

  「你不要再说,我想找洞钻进去了。」

  「是我要找洞钻才是,来,抬高屁股,给老公操一下洞。」

  「你真的要做吗?给阿希看到怎么办?」

  「看到不就看到,又不会少一片肉,我忍不住了,先给我插一下。」

  「不要…哎呦!」

  随着梓婷这声,我知道她被插入了,虽然已经是发生了很多次的事情,但我
的心房仍是不禁一同跳动了一下。卓男插入后开始活塞运动,被铺亦一同发出磨
擦的声音。

  做爱,他们是在做爱,我的同学,就在同一房间里做爱!

  「好湿,完全不用前戏,都已经湿成这样。」

  「你别说好吗…太难为情了…」

  「婷婷妳是很兴奋吧?」

  「是…有点兴奋…」

  「嗄…好爽…要不要我用力操妳?」

  「不要…会吵醒阿希的…」

  「那我放轻一点吧?」

  「也不要太轻…用…用力一点…」

  「是这样吗?这样操妳爽吗?」

  「爽…爽…」

  「爽便叫床吧,在家里做时不是很爱叫床?」

  「我不要…会阿希听到…」

  「给他听到还不是更刺激,我好兴奋,婷婷妳兴奋吗?妳爽吗?」

  「我也兴奋…我也爽…」

  「那叫出来,让阿希听听女同学叫床时有多性感。」

  「我不要…」

  「快叫,妳不叫我不操妳了…」

  梓婷压低声线,发出微弱的呻吟。

  「唷…唷唷…好哥哥…你…你…你操得我好舒服…嗯…嗯嗯……」

  「是什么操得妳好舒服?」

  「是鸡巴…是好哥哥的大鸡巴…」

  「妳猜阿希的鸡巴大不大?」

  「我…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才猜。」

  「应…应该不很大…今天在沙滩时…我看到他的裤子撑起…好像没有很
大…」

  「原来也有留意他的鸡巴吗?那妳叫浪一点,吵醒他,然后叫他给妳看看他
的鸡巴大不大。」

  「我不要…我不要看别人的鸡巴…我只要老公的鸡巴…」

  「口说不要,下面却这样湿了,分明是想起其他男人的鸡巴。」

  「我没有,是老公操得我舒服才湿的,唷唷…不要说了,好舒服,老公你操
得我好舒服,继续操,不要停…」

  「有这么舒服吗?妳这个小淫娃!」

  「婷婷是小淫娃,爱给老公大鸡巴操的小淫娃,呀!呀!好舒服!不要停!
老公不要停!」

  听到梓婷发出那肆无忌惮的娇喘呻吟,我知道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是自己
可以出场的时候。事实上听着两人的淫声浪语我的心情同样激动,肉棒早已硬得
不能再硬,亦是忍无可忍。

  我按照计划装作被两人的呻吟吵醒,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翻过身子。

  「怎么这样吵,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吓非同小可,被操得正爽的梓婷登时魂飞魄散,连忙想抓起被单想盖着
自己身体,但被卓男压在身上无法做到。我看到两条肉虫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
问道:「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嗨,好兄弟,不就在做爱。」卓男向我挥一挥手,梓婷盖不住身体,唯有
探用鸵鸟政策的掩起自己脸庞:「阿希你不要看!快闭起眼睛!」

  「不是吧?我在这里睡,你们也做爱?」我从被窝站起,梓婷更是惊慌,猛
地摇手:「你不要过来!我没穿衣服!阿男快点给我被子!」

  可作为策划人的卓男当然不会应允女友的要求,他仍压着梓婷使她无法动弹,
女孩慌乱下以手掩着胸脯,央求着说:「阿希你不要看!我是阿男的女朋友!你
不可以看我!」

  女孩再多的说话我也听不进耳里,只专心不二地欣赏着在昏暗房间内、白得
透亮的迷人胴体。

  「婷婷…好美……」

  卓男是运动健将,晒得一身黝黑肤色,对比下梓婷的皮肤便更显娇嫩雪白,
我喘着粗气走近两人,这不是演戏,而是心情确实很激动。

  「阿希你怎么过来,回去!快回去那边!」梓婷大嚷叫道,我看到两根好比
白葱的玉臂双腿一软,跪在女孩面前说:「婷婷,我是处男,没看过女生,妳给
我看一会好吗?」

  「处男很了不起吗!怎么要人家给你看,快!快闭上眼睛!

  「婷婷,当我求妳,就给我看一会好吗?」

  「不行!不行!不行!!」

  可就在我和梓婷交涉之际,最兴奋的还是卓男,期待以久暴露女友的愿望终
于达成。他抽动下体,再次进行活塞运动,女孩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被男友插入,
又是乱打乱叫的嘈吵起来:「阿男你疯了?这时候还在做?」

  卓男没有理会,压在梓婷身上奋力抽插。我首次看到真人性交,骨碌地吞了
一声夸张的口涎。梓婷急如热锅上蚂蚁,推又推不开男友,闭又闭不了我的眼睛,
几乎要咬舌自尽:「呀!阿希你不要看!这不能看!这个真的不能看!」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梓婷在挣扎下掩护胸脯的手鬆了下来,坦露出一对躺下但仍显示其圆浑的坚
挺乳房,就连乳峰上的奶头也是浅浅嫩嫩的漂亮粉红,终于看到了,是梓婷的奶
子!

  「停呀!阿男不要做了!人家羞死了!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

  梓婷急得哭了出来,拼命敲打男友的肩膀,卓男进入亢奋状态,插得更是起
劲,一对奶子随着肉棒的猛力抽送激烈摇晃。正当大家都陷入疯狂的时候,情绪
失控的梓婷突然嘶声叫嚷:「杨卓男!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在强姦我!」

  「婷婷?」强姦对男生来说还是一种很严重的指控,听到这句话卓男登时呆
住,一刻停下来不敢再动。梓婷情绪激动地推开男孩,像从豹狼手中逃脱的兔子
般翻身转去另一边,用被子遮盖身体,泪流满脸:「你两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
女孩子!」

  「婷婷,我们不是欺负妳,我看到妳也很兴奋,所以才…」梓婷这个反应是
出乎卓男意料,他从未见过女友有如此表情,过往每次被吃豆腐,梓婷都是哄哄
笑笑的便胡混过去,没想到今次会这样激动。

  「我没有兴奋!我明天回家告诉爸爸妈妈,说你强姦我!」梓婷哀鸣痛哭,
卓男知道自己玩出火了,连忙赔不是:「婷婷,对不起,我…」

  「你不用说!不要再叫我!我要跟你分手!!我不是你女友!我没有这样的
男朋友!!」

  是铸成大错了,梓婷之前的表现,让卓男以为女友也爱这一套,但事实上梓
婷是比想像中保守。

  看到女友歇斯底里的表情,卓男比谁都要伤心,他呆住片刻,忽地跪下来,
自责地流出男儿之泪:「婷婷对不起…妳要跟我分手没关係,我很爱妳,只要妳
不要伤心,只要妳安好,我变成怎样也没关係,对不起…婷婷…对不起…」

  卓男是个自信男孩,从来没有见过他流露出软弱的一面。春光旖旎的气氛瞬
刻蕩然无存,房间里只余一对男女的哭泣声。我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唯
有等待两人情绪安稳。

  「呜呜…呜呜……」

  哭了不知多久,梓婷的心情稍稍平伏,她抬起头来,向卓男质问道:「你说
很爱我,怎么老是这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都故意让我走光,根本没有尊
重过我!」

  卓男知道事到如今再也瞒不下去,只有滴着泪,把自己的性癖向女友说了
一遍。

  「淫妻慾…怎么阿男你…原来是心理变态…」梓婷听了跟我当时的反应一
样,觉得不可思议,卓男垂着头道:「我见每次事后…妳跟我做爱都很兴奋…所
以才以为妳不介意…」

  梓婷生气道:「哪里会不介意,是无可奈何,你以为女生都是花痴,爱脱光
衣服四处跑的吗?你们看那些变态黄片看太多了!」

  我看梓婷的心情好像和缓下来,插话说:「会不会婷婷妳也不知道,自己其
实是很兴奋?」

  梓婷向我的多言气愤骂道:「你收口!我跟男友说话跟你无关!」

  我从未见过如此动怒的梓婷,顿时不敢做声。卓男抬头说:「婷婷,妳会原
谅我吗?」

  「我不会原谅!」梓婷斩钉截铁的说。卓男垂着头,默默道:「那好吧,明
天我和阿希一起去妳家,跟妳父母负荆请罪,妳要告我强姦,我便和跟妳去警察
局。」

  梓婷瞪大双眼嚷道:「你想我死啊,给爸爸知道我骗他跟两个男生睡一夜,
他是真的会不认我这个女的!」

  卓男是一副任她处置的态度:「那妳说要怎么办?」

  「待我想想再决定。」梓婷哼着道:「不过先给我穿衣服。」

  卓男惨呼呼地把散在地上的睡衣拾起交到梓婷手上,女孩接过后着男孩
说:「你也穿裤子,这样丑死了。」

  可正当梓婷打算背着脸穿衣服的时候,看到我生无可恋的一脸死灰,知道
自己刚才语气重了,嘟着嘴道:「阿希你又怎样了?」

  我摇摇头,苦涩的道:「我没事…我一直以为和你们是好朋友…原来⋯是
局外人…」

  相对主犯的卓男,我的罪名没那么重,大抵就是受不住诱惑的好色男生。
梓婷听到我伤感的话心软下来,反问我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啊,但好朋友不
代表可以侵犯私隐,如果我要你脱光衣服给我看你的裸体,你又会愿意吗?」

  「我是十分愿意的!」

  梓婷发觉这个比喻打错了,女生要男生露体当然是求之不得,登时脸红嚷
道:「我才不要看你的裸体!」

  「是呢,妳都说我那么小,才没兴趣看。」我继续沮丧下去,梓婷知道我是
说她刚才的说话,责怪的说:「亲热时的说话怎可以当真!我都没看过你,又怎
知是大还是小,等等,你从那时候已经一直在偷听我们?」

  我摇摇头:「不是偷听,是恍恍惚惚好像听到,我以为是做梦,后来才被你
们吵醒。」

  说到底是羞人事,梓婷也不愿深究下去,作个总结道:「反正今天的事,包
括听过的话都当没有发生,以后也不许提起!」

  卓男喜出望外说:「都当没有发生,那婷婷妳即是原谅我了吗?」

  「你想得美,我慢慢想怎样教训你。」梓婷捏着男友的鼻头,从这种打情骂
俏的语气,我们知道母老虎的气消得七七八八,回复了小绵羊的原来面目。

  「不过想不到原来阿男你这样变态,有这种癖好,我要认真考虑是不是要跟
你分手!」

  从「要跟你分手!!」变成「认真考虑是不是要跟你分手」,看来我们的男
主角又过关了。

  「那是因为婷婷妳真的很漂亮,我才有这种癖好,如果我的女友是个丑女,
带出来也没面子了,还凭什么分享?」卓男把握逗回女友机会,口若悬河的说
道:「就像你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手袋,也想给朋友秀秀,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
也放上面书跟人分享吧。」

  女人最受不了花言巧语,卓男口甜舌滑,树上的小鸟也给骗下来。梓婷被哄
得心花怒放,仍装着不在乎道:「你拿我跟死物相比吗?」

  「当然不是,婷婷是宝物,是我杨卓男一生最大的宝物!」

  「我才不是属于你的,我是属于我自己。就是要欣赏,也不是由你给别人欣
赏。」

  「我以后不敢了,以后会尊重婷婷,妳说要露才露,妳说要走光才走光。」

  「讨厌!怎么把人家说成暴露狂,我有那么爱走光吗?三次都是你害的!」

  「三次?」我好奇问道。

  「不就买泳衣一次,打屁股一次,看波波一次。」梓婷数着指头道。

  我有点感到意外:「原来刚才不算的吗?」

  梓婷一言惊醒的敲一下拳头:「对呢,刚才的忘了算!」

  我和卓男看到梓婷变回了认识的傻丫头,放下心头大石的重现欢容,梓婷知
我们在笑她,嚷着道:「你们别嘻皮笑脸,我的气还没有下!」

  「知道…」

  梓婷闷哼一声,伸手打算从地上拾起睡衣,可看到那纤巧白嫩的肩膀,我又
是狂吞一口唾液,梓婷哼着问道:「阿希你吞什么口水?」

  「是因为婷婷妳太美,我忍不住。」

  梓婷生气地把拾起的睡衣抛向我:「还在滑头!以为我原谅你了吗?」
 
  我接过梓婷抛过来的衣服,往鼻头深深吸了一口,心旷神怡:「好香,是婷
婷的奶味。」

  梓婷满脸通红的骂道:「你变态!人家哪里有奶?」

  「妳有啊,我刚才看到了,是很大的一对奶。」我眨着可怜的眼神问道:
「婷婷,妳可不可以再给我看一眼?」

  梓婷想不到我斗胆如此,经过刚才的事还敢说看奶,立刻掩起躲在被单里的
胸脯说:「怎么还要看?刚才不是看过了?」

  「是没有看够,而且被妳一吓,都忘记得差不多了,反正还没穿衣服,就再
给我看一眼好吗?」

  「你还想要记住人家的奶子啊?我不知多想你全部忘记!」

  「婷婷妳便别这么残忍,我这些没女朋友的,就是靠回忆妳的屁股和奶子打
手枪了,当是施捨一下好吗?」

  「这种东西可以施捨的吗?我是给你发洩的工具?」

  「妳不是工具,妳是女神!最美的女神!我求你,就只看一眼!」我用力把
额敲在地板上磕头,磕得碰碰响了两声。梓婷始终是善良女孩,见我自残身体又
急又乱,加上刚才对我的态度也是于心有愧,想着反正看了一遍,便心软的道:
「那只看一眼的哦,打完手枪便立刻忘记得乾乾净净。」

  「知道!我一定会像电脑重灌般,完全把记忆消去!」

  「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梓婷没我办法,无奈地稍稍拉开被单,那又圆又
大的乳房再次出现眼前,和刚才不一样的是这时候她是坐着,和平躺相比乳房显
得更为丰盈,扣碗状的胸脯饱满圆润,雪腻酥香。我又惊又喜道:「怎么比刚才
还要挺拔多了?」

  梓婷带着骄傲的说:「傻瓜,乳房里面是脂肪,躺下来时当然会比较平坦,
如果躺着时也是一样,那就是假奶了。」

  「不过梓婷妳才高二,怎么身材已经这么好,班上没女同学比妳好吧?」这
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女生乳房,在无从比较下我不知道梓婷的奶是属第几等级,
但亦断定是上等优质奶。

  卓男肯定的点头:「就是老师也没有比婷婷好。」

  梓婷被夸得飘飘然,得意洋洋道:「人家怎知道,天生就是这样,我妈妈身
材也很好的。」

  「真是太美了…婷婷真是太美了…」我如痴如醉,两只奶看完左又看右,不
捨得抽离目光,梓婷被欣赏了几分钟左右,脸颊绯红的嚷着道:「看够了没有,
不是说看一眼。」

  「是一眼!我没有眨眼!以后也不眨眼!」

  「骗人,明明眨了很多眼。」梓婷嘟着嘴说。

  「不过这样大的奶子一定很柔软吧,给我摸摸可以吗?」我看着快要流口水,
厚着脸皮大胆问道。梓婷生气说:「你好过份,说好只是看,现在又要来摸?」

  「我真是忍不住,就一下,给我试试手感好吗?」我双合十的哀求着。

  卓男也替我劝说道:「婷婷妳便给阿希摸一下吧,别说他现在没女友,就是
交了女友,也不一定有妳的漂亮胸脯,妳以为大奶娃容易找啊?」

  「你别插嘴,跟你和好了么?」梓婷向男友骂道,然后回看我一脸可怜,拒
人千里也着实太绝情,便无可奈何的说:「那好吧,就只一下啊。」

  「谢谢婷婷大发慈悲,我都说妳人最好,那是左边一下和右边各一下吗?」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贪心?」

  「处男是比较贪心一点。」我像是不捨得高贵美食的想慢慢品尝,战战兢兢
地伸出右手搭在梓婷的左胸之上。甫一按下,不得了!好软!好弹!简直是滑不
溜手,那种质感是没其他事物可以形容。

  「真…真的好软好舒服…这就是女生的奶子…是婷婷的奶子…」我激动得手
也打震,几乎要掉下眼泪,那夸张表情把梓婷也弄得不好意思来:「你别这么夸
张,只是每个女人也有的东西。」

  「婷婷妳此言差矣,奶子的确是每个女人都有,但要又大又嫩,又挺又圆的
可是万中无一,妳想想我们学校里不是肥妹便是发育不良,哪有像妳腰细却是奶
大。」卓男以男人欣赏女生的角度说道。梓婷芳心暗喜,可嘴巴仍硬:「你对女
人的奶子那么有研究,看过很多的奶子吗?」

  卓男望着女友,真挚的道:「我不需要看其他女人了,有婷婷一个,便抵上
全世界的女人。」

  男主角就是说句对白也这么有型,梓婷被迷汤灌得七荤八素,痴迷迷地望着
男友的俊脸。我这等路人没有戏,唯有专注于摸奶之上。右手摸着乳房又揉又搓,
兼用指头逗弄奶头,樱红色的乳豆瞬时如花蕾绽放,在我手上发硬起来。

  「婷婷的奶头硬了,原来女生奶头硬是这么样。」我第一次接触到女性的生
理反应兴奋不已。虽然没有经验,但也懂以姆指和食指搓揉,梓婷被我一搓,香
气娇喘的说:「阿希你…不要这样摸…人家很难受的…」

  女孩这一声销魂蚀骨,扣人心弦。我乘胜追击,左手往另一只奶也伸出,实
行双龙出海,梓婷两点受袭更激动了,整个人无力的倾倒在地上,以手肘支撑身
体:「阿希你这个怎么这样…明明说摸一下…又不守诺言…」

  我抬头说道:「我没有不守诺言,老师说没放手,就当一下算。」

  「那你要摸到几时啊…人家会受不了的…」

  「是什么受不了?」

  「我不告诉你…受不了…就是受不了…」

  卓男教训我道:「都说阿希你是处男什么不懂,男生发情时受不了要打枪,
女生受不了时一样要发洩,看,婷婷都在流水了。」

  我听了很自然地望向梓婷下身,原来卓男已经不知何时掀开了被单,让女友
那娇嫩的下体曝光。只见一片乌黑柔顺的芳草萋萋,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份外抢
眼,我心一阵激动,揉奶的手也更肉紧起来。

  『阴毛!是婷婷的阴毛!』

  梓婷发觉男友死性不改,又把自己拿来献客,可奶子受到男友以外的男生抚
摸,那刺激快感原来远比想像中强烈,也不计较地没有做声,任由同班同学欣赏
自己的全裸。

  卓男受过教训,不敢再惹怒女友,他着梓婷道:「婷婷我们刚才做了一半中
断,我知道妳一定很难受,现在来给妳舔一下,让妳舒畅一点。」

  「我、我不要舔!谁说让你舔!刚才做过没有洗,很髒的!呀!怎么你真的
舔!人、人家难受死了!」

  卓男伏在梓婷胯下,扒开双腿往娇嫩的花瓣吸食蜜饯。我听到那啧啧水声口
乾舌燥,再望望两只娇艳欲滴的漂亮奶嘴,也忍不住凑上去,像婴儿般吸吃妈妈
奶水。

  「哎哟,阿希你怎么吃人家的奶?没批准你吃的!阿男快来制止他,婷婷的
奶是只有老公能吃的!你的奶快要被别人吃光了!」

  梓婷上下受袭,舒服得气喘吁吁,浑身香汗淋漓,娇躯不往颤抖。我俩愈吃
愈起劲,上下两路,一同攻进女神城池。感谢她的宽宏大量,没有跟低贱的下僕
对她做过那不敬的事斤斤计较。

  「呀呀…你两个干什么…人家什么时候说原谅你们了…呀呀呀…别这样……
人家受不了…你们快停下来…不然我要生气了啰…真的要生气了啰…噢…噢噢…
噢噢噢……」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