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黄的故事》第十章,第十一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帐号:dietyheo
作者:传说中的铁观音
最近在写后面的兽交部分,大约写了两万多字,所以前面的更新慢了,望大家见谅。
院内结实一同好,甚幸。为做表示和挑战自我,我打算增加番外部分(猪与马),不知道能不能写好,写的不好望大家见谅。
第十章     欲蔻门扉
         昨天因为我们回来晚的事,文洁数落了我俩好久,我们俩低着头吃饭,也不说话,只有在文洁转开视线的时候,悄咪咪的对视一眼,交流着我们二人才知道的秘密,妙不可言。
        今天没有培训班,文洁让我辅导小静的功课,对于辅导功课,我从来都是十分严肃认真的,因为只有你认真的对待知识,知识才会认真的对待你。
        我先把小静这些天练习中的错题找出来,列在错题本上,再挨个题分析错误的原因,把相关的问题在一起延伸讨论一下。
       小静一直是比较喜欢我辅导她功课的,一是小静的这些课程都掌握的还不错,成绩可以,基础很好,辅导起来比较容易,二是文洁辅导功课比我严格,对待小静的一些错误都很在意,再就是小静的数学和英语一直不太好,基础稍差,学起来也有的费力。
     在严肃而活泼的状态下,我和小静复习的很快,不一会题就整理的差不多了。
     文洁站在书房门口,看了看我们。我发现门口的文洁,看向她,文洁对于打扰我们复习有点不好意思,轻声说到“老公,我出去买菜,你们俩好好复习哦!”
      我没文洁那么在意状态,答道“嗯,老婆你去吧,小静这会学的不错。”
      文洁看着小静,十分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去客厅穿好衣服,拿好钥匙,轻轻的推开大门,下楼去了。
      文洁才出门没三分钟,我和小静就整理完了这次的最后一道错题,小静收拾好课本和东西,我俩相视一笑,仰在椅子上,一起松了一口气。
      空气中弥漫着安静与祥和,我和小静一起享受着紧张学习之后的放鬆。
      我闭着眼睛,脖子靠在椅背上,让头后仰,脖子的肌肉放鬆之后,整个头部都轻鬆下来了。
        一缕熟悉的清新味道徐徐传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小静的稚嫩娇豔近在眼前,近到我只能看清她大大的眼睛和粉嫩的嘴唇,小静鼻子裏呼出的气体,刚被她呼出来,就被我吸进了身体一部分,我们俩的眼神也随着交换的空气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情至唇合。
     与文洁的丰唇比起来略显纤薄的嘴唇更能体现小静那份难得的青涩,粉嫩灵活的舌头轻轻顶开我的牙齿,慢慢的伸到我的嘴裏,左勾右舔的搜索起来。
      我也玩心大起,在嘴裏和小静玩起了追舌头的游戏,小静慢慢的从椅子后面绕到我身前,慢慢的坐到我怀裏,纤细的胳膊环着我的脖子,娇躯在怀,我一下就放弃了抵抗,让小静的舌头给抓了个正着。小静开心的想笑,却被我们的吻憋在两个人的口腔裏。
       小静在没有多余练习的情况下,舌吻的进步速度真的让我难以置信。我们互相勾缠的舌头,传递着心底裏的那份无法言明的情爱,让它在我们的心裏融合,酝酿,散发着让人迷醉的馨香。
       唇分,眼睛裏溢出的柔情缠结在一起,融化着世俗的坚冰。
       借着浓浓的爱意,我的手滑进了小静的上衣裏,小静享受着被我大手抚摸滑过肌肤的触感,嘴裏轻轻的喘息,婉转的小声呻吟着。
       文洁只是去买菜,我和小静的二人世界时间有点短暂,而小静在我昨天的提醒下又格外的珍惜我们独处的时间。纤细的胳膊从我的脖子上拿下来,摸向我的裤裆,顺着裤子就伸到了我的内裤裏。
        小静的手有些凉,碰到我火热的龟头就一抖,两朵红云慢慢爬上粉嫩的脸颊,眼睛也含情脉脉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我。
       小静的深情也感染了我,我的大手也摸向小静已经有些挺立的乳头上,我轻轻的弹了一下,小静一颤,婉转动情的叫着“爸爸”。小静摸着我已经硬起来顶在她屁股上的阴茎,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想了想,赶快从我的身上跳下来,两手就着急的去脱我的裤子,我没有阻止小静的动作,而是温柔的说道“静静,爸爸今天的状态好像不错哦,时间可能不够哦。”
      小静听我这么说,有点不甘心,不过对于我说的话是百分之百信任的,只能作罢,又重新跳起来,夸坐在我的身上,用略显纤瘦的阴户和屁股,有点生涩的隔着裤子摩擦我的鸡巴,我鸡巴的热力透过四层夏天轻薄的布料,直接辐射到小静的阴户上,带着情欲的热力,不一会就烘的小静浑身酥麻,带着点本能的求欢反应,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身上不停的摇晃,嗓子裏发出的呻吟声也开始有点文洁成熟女人呻吟的意思了。
        再这么下玩下去真的会着火,我把手从小静的胸前抽出来,两只手把住小静在摩擦摇晃的胯骨,小静一愣,从沉寂的快感中醒来看着我,我有点慌,但马上就开口说道“静静,你还记得爸爸昨天和你说的一个事情吗?”
     “哦?爸爸指的是哪一件?是让我注意我们在外面的行为尺度,还是爸爸说的那件让我和妈妈一样的事?”小静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已经成功转移了小静的注意力,马上接着说道“是第二件事,爸爸教你个方法,你锻炼一段时间,就可以被爸爸像插妈妈一样的随意插入了,好不好!”
      小静一听可以被我随意插入,就立刻站起来拽着我的胳膊晃着让我教她方法,我心裏嘘了一口气,拉着小静重新坐下,慢慢讲起来。
      这几乎是一场小型的生理普及课,我先给小静讲了男人女人的生理结构,以及它们的特性和原理。其实这样的知识生物课已经学了,我只不过是在基础上更加深入的扩展了一下,更接近于实际生活。
       “哦?爸爸的意思是只要静静慢慢的不断增加插入阴道物体的直径,等这个直径和爸爸的鸡巴一样粗的时候,爸爸就可以插静静了,对么?”小静的学习和举一反三的能力真的很出色,我肯定的答道“嗯,是这样的。” 
        “哦!太好啦!!不过爸爸要帮帮静静。”小静高兴的说道
       “静静想要爸爸怎么帮你?爸爸一直对静静都是竭尽全力的哦!”我拥着小静,温柔宠溺的说道。
       小静想了想掰着自己的手指数道“一开始静静只用自己的手指就可以了,不过爸爸要帮静静买点好的润滑油,这样静静比较方便自己弄,不用等爸爸来把我亲湿”
       “然后就是爸爸要帮静静找到几个类似于爸爸鸡巴的东西,长度要差不多,粗细要逐渐增粗的。”
      “嗯,再就是需要爸爸给我个保证!”
     “保证什么?”我有点好奇的说道。
    “我要爸爸保证,等我已经训练好了,爸爸得给我一个比妈妈还美好的性爱体验!”小静有些争强好胜的说道。
   “好,爸爸答应你,等你训练好了,我们专门找时间,爸爸认认真真的给静静一个完美的性爱体验!”我笑着答道。
      “不是完美体验,是要比妈妈还好的性爱体验!”小静有些生气的说道。
     “好,好,好,爸爸答应你”我有些无奈的心裏嘀咕道“第一次性爱哪有完美的?”不过和小静的关係哪一次不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没准小静真的能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我们刚刚结束完关键问题的谈话,文洁就回来了,看着笑呵呵的我们俩,也开心的说道“你爷俩谈什么事,这么高兴?”
      「我和小静说了我们要去草原旅行放鬆的事,小静当然开心啦!」我一边向小静使眼色,一边回着文洁。
     自从昨天向小静说明之后,小静的表现要比以前好多了,小静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接门口文洁手裏的菜,边问文洁中午做什么菜吃,一听有红烧鱼,又开心的去帮忙烧菜去了。
       她娘俩去忙了,反而剩下我一个人,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出去一趟给小静买些工具。
我向文洁打了个谎,说是经理让我去下公司,文洁看我穿衣服,又看了看墙上的表,问我说「老公,中午回了吃饭吗?」我也看了看表「应该差不多,做好饭了你俩先吃,不用等我。」说完我就装着行事匆匆的出门了。
      关上大门后我反而放鬆了下来,慢悠悠的下楼,难得的放鬆,也让我刚才已经充血的阴茎慢慢软了下去
虽然我和小静的关係日益亲近,可我和小静的关係是比较难描述的。和小静发生各种边缘性行为是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的欲望,可我更多的是需要小静带给我的那种状态,让我感觉我还年轻,还没有人到中年,我好像也还很有活力,我还可以再次体会那种快淹没在记忆裏的初恋伴的感觉。再看着稚嫩的初中生给我生涩的口交,一步一步的培养她慢慢变成自己的禁脔的样子,让我充满了征服感。
       于此同时小静还是我名义上的女儿,而我又与她发生了那么多已经算是实质上的乱伦情事,冲击着我原本坚实的家庭观与世界观,在违背世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却获得越来越多像从黑暗中提取到的毒品一样的禁忌快感。
       我慢悠悠的走到社区后面的胡同裏,七拐八拐之后,在一个破的快要立不住的大门上敲了几下,“吱呀”门开了,一个穿着笔挺中山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看到是我,也不大招呼,就转头回屋了,我进到院子裏来,转身重新插上门,也跟着进屋去了。
      屋子裏的装修与外面简直天差地别,地面上紧密铺贴的大理石让你感觉整个地面就是一块完整的大理石切割打磨出来的一样,各种放置考究的灯光将室内照的通明却没有违和感。
墙壁上挂着聆郎满目的商品,柜子裏展示着各种各样的奇特道具,各个都精緻且一尘不染。
      「老王,给我拿几个东西」我根本没和这个长得像70年代知识份子的中年男人客气,这个叫老王的男人并不姓王,而这家金玉其内,败絮其外的商店,基本算是本市内最高级的成人用品店了,而我和老王的相识,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墙上挂着,柜子裏摆着各式各样的精緻的成人用品,有些你甚至感觉它更像是一件艺术品,不用看也知道价格不菲。
老王的生意自然不用我这种人来照顾,我也是偶尔来看看他,我们的交流反而越简单越好,看看彼此的状态,没什么问题就平淡如水。
      老王伸手来要单子,我从兜裏拿出来路上写好的单子,他瞟了一眼之后,有点恶趣味的看着我,我装作没看见,老王挑了挑嘴角,就去库房拿东西了。
       不一会,老王提着一个小袋子从仓库裏出来了,袋子外面是二维码,我拿手机扫了之后付款,价值不菲。因为是给小静使用的,我自然要选择能买到的最好的给她用,另一方面是不能网上购物,这样会被文洁发现。
      我点头示意他不用送,老王也没客气,因为他还有有很多事要忙,就点了点头。我出去之后关上大门,看了看左右没人,拿起在破大门旁边的一块砖,砖后面有根绳子,我一拉,“哢哒”一声,门锁上了。
我提着袋子,慢悠悠的往回走,我把袋子裏的东西的包装一件一件都拆了,重新放到袋子裏。再去到家裏旁边的麵包店,这家麵包店的吐司非常的地道,文洁非常喜欢。我又拿了几个小静喜欢吃的糕点。把所有的东西分成两袋,糕点和买来的道具放在一起,麵包独自放在另一个包裏就这么拎回家了。
     等我开门进去的时候,文洁和小静已经在吃饭了。看着我手裏拎的麵包和糕点,两个人都高兴的看着我。文洁让我赶快过来吃饭,我脱了衣服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去卫生间洗了手,也是坐下开始吃饭。
     吃完饭,文洁在收拾餐厅和厨房。小静则去书房去写作业了,我把有道具和糕点的那个袋子提给小静,然后向她眨了眨眼,小静心领神会,打开袋子看了看,眼睛裏闪着惊喜,然后把袋子裏的道具拿出来,放到了她的贴身小包裏,把糕点提给文洁,再放到冰箱裏。
      时间,总在生活琐事裏零零碎碎的流逝。小静开学了,一家人又重新汇入到忙碌而充实的生活洪流裏,我公司的业务也忙了起来,文洁也开始经常加班。
一旦被生活左右了的日子,是没有幸福可言的。因为幸福,要么在你手上,要么就在寻找幸福的路上。

第十一章  浮芳欲开
        晚上吃饭的时候,文洁说又要去出差了。不过这次出差要比往常的多了几天。
         当文洁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一抬头,就看到小静投来的那份已经极力压制着惊喜的目光。我眼神微动,小静马上就意识到了,先底下头,整理了一下表情,再抬起头时,已经是以前那种十分沮丧的表情。
       而文洁正在和我交代着家裏的一些事,并没有看到小静刚才表情的变化。这次出差的时间长,不比以往,自然多了很多事。等文洁交代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看向小静时,脸上那份疼爱早已遮掩不住,文洁出差最担心的就是小静,小静这些年对她的依赖已经形成了比血缘更紧密的联繫。
        文洁方下筷子,过去抱了抱小静,安慰道「静静,妈妈这次出差的时间有点长,你要好好跟着爸爸,学习也不能落下了,知道么?」「妈妈这次的出差非常的重要,如果这次的专案妈妈谈成功了,妈妈就要升职了,那样妈妈就可以给你买更多好看的新衣服了!」
      小静只是低声说着「静静不要妈妈这么累,也不要那么多新衣服,只想爸爸妈妈能好好的陪在我身边,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待在一起就很好啊!」
      文洁心裏一酸,我也神色一暗,可又不得不对现实的生活低头。文洁又安慰了小静几句,就让吃完饭的小静先去写作业了。
      文洁一边说着刚才没想起来交代的一些小事,一边说着这次出差的一些事。这次出差是文洁公司的“重头戏”,出差的人也非常多,可一听到张文辉这个名字我的瞳孔一缩,等文洁说完,我又没那么担心了,因为这次出差的男男女女太多了。
       这个张文辉是文洁的同事,作为男人,自然更了解男人的心思。文洁公司聚会时,我很早就发现张文辉对文洁是有想法的,他偶尔流露出那贪婪的眼神,令我印象深刻,而他又总能很好的隐藏自己。我也只是提醒文洁注意,而文洁则是另外一种看法,虽然文洁和我的看法不同,可她自那以后总会刻意的避开和张文辉的接触,我很是感激和欣慰。
      因为明天文洁要出差,我给公司请了假也做了说明,最近没有那么忙的情况下,我可以晚去和早走一会。
      下午去我送小静上学,回到家,一进门却没找到人,关上门之后,我正在在换鞋呢,突然两只白嫩的手臂从后面抱住了我,虽然隔着衣服,我也能感受到后背两个浑圆的乳房在贴着我,偶尔的晃动更是能感让人想像到它惊人的弹性。
      我回过头来,看到文洁全裸着那副完美的娇躯站在我身后,脸颊微红,眼睛裏充满情欲。我张开手臂,文洁一跳,就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了我身上,我慢慢的走向沙发,坐在上面,我双手一边摸着文洁滑嫩的后背,一边问道「怎么了?不是明天才出差么,怎么今天就这么着急?不还有晚上么。」
       文洁闭着眼睛,像猫一样享受着我有点粗糙的大手在她滑嫩后背的爱抚,粗糙的手掌好像带着电流,抚摸到哪里,哪里就麻酥酥的,嘴裏呻吟着回道「我们是明天早上的飞机,要早睡早起的」「再说,晚上一般就只能做一次,我这次出差这么久,当然要“榨干”你啦!」
        我的手慢慢从文洁的后背滑到文洁的纤腰上,感受文洁纤腰惊人的柔软之后就把手放到文洁那丰满如桃的屁股上。
       浑圆而软弹,刚刚好的脂肪层让文洁的屁股摸起来手感非常好,你看着它是浑圆无瑕疵的,摸起来有点弹,一用力,手指微微嵌入臀肉,可以抓住而方便发力。我的大手抓住文洁的臀肉,来回的揉晃,文洁阴部也开始动情的摩擦着我的裤子,文洁也搂着我的脖子,开始像我索吻。
      我和文洁一旦舌吻上,情绪上就自然而然的开始爬升。我的手从文洁的屁股上一路向上摸到文洁的乳房下缘,我的手掌开始半托着文洁的乳房,开始按揉起来,这样的托揉和直接刺激文洁的乳头有着不一样的作用,会从更深层次上帮助文洁的身体进入状态。
       果然,文洁和她的身体没有让我失望,呻吟声开始变得婉转起来,胯部开始不自禁的前后摩擦起来,阴毛刮着我的裤子,沙沙作响。文洁分开我们勾在一起的舌头,挺起腰,半跪起来,抬着自己乳房往我口中放去,我稍微低了点头,拿鼻尖左右扫着文洁的乳头,挑逗着说道「我只有一张嘴,你想让我亲哪个?」
      文洁被我扫的有些抖,娇嗔道「我两个都要!」
      我一愣,笑呵呵的看着文洁,却哪个都没亲,文洁有点害羞,但是想着明天要出差了,好多天都不在家,手从我的脖子上拿下来,两只手从乳房两边用力的聚拢着自己的乳房,由于文洁的乳房过于挺拔,已经很用力了,乳头也碰不到一起,看着已经尽力的文洁,我赶快用嘴角的两边将将含住文洁的两个乳头,舌头快速的两边“忙碌”着,挺着腰的文洁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
       文洁媚眼嫣然的看着我,又看向我的裤子,我识趣的接过文洁手中的乳房,文洁则去解我的裤子。
      由于位置太尴尬,我只能放开一个乳房,我的嘴亲着左边的乳头,右手则用食指轻轻拨弄着右边的乳头,这样带来的快感要比刚才多不少。
        看着文洁动情求爱的样子,我也不浪费时间了,轻推了一下,示意文洁下来,我赶快解开裤子,又一把将短裤和裤子褪到脚下,文洁更是迫不及待的跪下就含住我半硬的鸡巴吞吐起来,我小心的一条腿一条腿的把脚从裤腿裏拔出来。我岔开些腿,方便文洁的吞吐,顺便也把自己的卵袋露出来,我们二人配合已久,文洁马上把阴茎吐出来,改用手撸着阴茎,再把鸡巴向上一抬,把卵袋裏的睾丸轮着吸到嘴裏把玩。
       看着文洁一边吞吐我的卵袋,一边用那已经充满情欲的目光看着我,文洁会根据我的表情来微调着动作而让我更舒服。
        多年的夫妻,我们都已经比较了解对方的喜好。再等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轻轻一抬文洁的胳膊,文洁就顺势站了起来,柔软坚挺的乳房滑过我的腿,慢慢转身半躺到沙发上,慢慢岔开修长的双腿腿,摆成诱人的角度,双手微微抬起来,举着一个预抱的动作,文洁手指轻勾,像是等待契合的兵符。
        我慢慢趴到文洁身上,略带温差的皮肤让我感受到了文洁的火热和酥软。
      我双手微微用力撑着文洁屁股旁边的沙发,文洁则用一只手虚握着我的阴茎,我随着文洁的动作慢慢往阴道口靠去。文洁握着龟头在阴唇与阴蒂上虚擦了几下,就对準了阴道口,把龟头卡在那个浅浅的窝裏,还没等我插入,文洁的手就已经放开阴茎重新环在我的脖子上,随着我们在对视下深吻的同时我的阴茎也全部没入文洁的阴道裏,两声从嗓子裏溢出的呻吟声融合在舌吻的口腔裏。
       刚刚开始我不能着急,有一下算一下的插着文洁,每一次抽到只剩龟头,然后再缓缓插到我们的阴毛贴在一起。逐渐剧烈的喘息让我们鬆开深吻的唇,一起看向我们交合的地方。我看着鸡巴一下一下的插到文洁湿热滑嫩的阴道裏,而文洁则看着青筋暴起的火热阴茎一下一下的全部没到她的阴道裏,不断的带给她酥麻的充实感。
       文洁对于我这种大开大阖的前期抽插是非常敏感的,啪啪的碰撞声裏很快就带上了“啪叽啪叽”的湿黏水声,文洁已经开始放鬆自己的身体,昂着头,闭着眼睛好集中精神去感知那一下一下抽插带来的快感,我则看着文洁被我一下一下撞击的乱颤的娇躯,粉嫩的乳头在丰满的乳房上画着不规律的圆圈与直线,在体验快感的同时也欣赏着这种毫无规律的美。
        最后一下深插后我就停住不动了,让阴茎好好感觉文洁正在缓慢蠕动的阴道,和裏面的湿润与温热,顺便缓口气。文洁也睁开迷离的眼睛,好一会才从快感中醒来,和我的目光对上焦,浅笑中我们柔情的看着对方。
       喘了几口气之后我慢慢直起上身,文洁也顺着我的动作调整她的姿势。文洁把屁股慢慢向沙发边缘挪去,左右摇摆中也小幅度的让阴茎在阴道裏左右摩擦。文洁把半个屁股放到沙发边缘的下麵,腰部顺势放在沙发圆弧的边缘上方。我直起的上身与阴茎形成的夹角,配合文洁现在的姿势,可以在抽插中最大概率的碰触文洁的G点。
       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不过这次和刚才有着明显的区别,现在每次抽插的频率和上次区别不大,但是我每一次抽插的角度都略有不同,我儘量的在一个小的区域内通过不停抽插而寻找着一个位置,终于一声异常的呻吟从文洁的嘴裏冒了出来,文洁抬起头,看了看我。
       随着刚才文洁的一声异常喊叫,我就已经停下了抽插,凭藉记忆记住了刚才的角度和相对位置,等我按照刚才的路线重新插入时,不出所料,文洁又叫了一声,我深深的看了一眼文洁,文洁点点头,双手抓住沙发垫子,慢慢重新昂起头。
       我没有了刚才的大开大阖,而是专门针对的只对那一小片区域做着快速的抽插,会阴部的暗暗用力,也让阴茎更加的挺翘和有力。文洁则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浑身小幅度的抖动像是在快速通过减速带的自行车,呻吟也叫的没那么连续,可脸上已经发红的晕色和紧紧抓住沙发垫的手告诉我,她已经就要忍不住了!
        我集中精神,调整体力,继续木然的做着抽插的动作,现在根本不是讲技巧的时候,只有像机器一样才可以最快的让文洁体验高潮。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随着文洁喘气变成吸气,两只嫩白的小腿开始用力的夹紧我,腰部也不自觉的抬起来拿阴户无意识的摩擦我。
这时我就要变了,要随着文洁变化的姿势调整自己的姿态,好继续“攻击”文洁的G点,终于在我“追击”的第五下,文洁的小腹一抖,双腿用力夹的我有些疼,阴道像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握住我的阴茎,纤腰有力的向上挺动几下,嗓子裏“呜~嗯~呜”的叫了几声,脖子用力的向后仰着,浑身自上而下的像波纹一样的抖了起来—文洁高潮了!
        我安静的等着文洁从高潮裏醒来,顺便也缓一下自己,刚才像机器一样的运动真的很消耗体力,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好一会,文洁才幽幽转醒,两颊晕红,满目春情,看着有些喘的我,感激的微笑着,又缓缓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下余韵,才慢慢摇动起自己的胯骨,让我的阴茎缓缓的摩擦自己的阴道,高潮过后的阴道还是有些敏感,文洁不时的抖一下,带着丰乳轻抖,风情动人。
      文洁的双手慢慢放到我的胸前,两个手指慢慢的拨弄着我的两个乳头,白嫩的玉足在后面顶了一下我的屁股,眼神带着点害羞的示意我继续,我哪会这么容易的就交出来,趁着这个机会,我还要再次探索一下我们的“边界”。
       我抓住文洁拨弄我乳头的双手,拔出陷在文洁阴道裏的阴茎,身体站起来,就去拉文洁,文洁目光了然,顺着我的力量站起来,我扶住还有些不稳的文洁,帮着她慢慢转身,把浑圆柔软的屁股对着我。文洁背过一只手,顺着我的腿一路摸到我坚挺的阴茎上,扶着它重新抵在那个小窝裏,静待我的“入侵”。
       我缓缓的插了进去,文洁站直的双腿带着浑圆的屁股让文洁的阴道更加紧致起来,我双手分别拽着文洁的两个胳膊,在我们的”动态“中维持平衡。
我随着一下一下的撞击,慢慢的以维持平衡的名义慢慢向门口移动,刚开始被撞击着体验快感的档并没有发觉,但是随着移动距离的增加,文洁也发现了端倪。
      文洁双手被我拉着,浑身被撞击的晃来晃去,根本没办法挣扎,只能在呻吟中掺杂着小声的“不要”。可现在哪还由得你?
    等我“驾”着文洁来到门口,放开文洁的双手,让她扶在门上,我则抓起文洁翘臀两侧的软肉,用力沖顶起来,用这无声的操作,询问文洁的意见。
      文洁被我用力沖的浑身乱颤,呻吟声不绝于耳,文洁看着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能挣扎着吟道“现在还是白天,真的不行的!”我和没听见文洁说话一样继续用力的撞击着文洁的屁股,啪啪的像是在说着自己的不同意。
       受不了的文洁终于妥协「我们就开一条缝,好不好?我们小点声,一来人我们就得关上门进来!」
      我立刻放缓了冲击,也让文洁也稳定一下去开门,文洁有点不甘心的回头看着我,被我两下势大力沉的深插到底,就只得回过头去开门。
      文洁慢慢的压下把手,轻轻的打开了一条门缝,忍住自己的呻吟声,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文洁松了一口气,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我又怎会满足于此?重新拉住文洁的双手,向上顶操起来,趁着文洁不留神的功夫一脚把门踢开了!
      光天化日,我们二人赤裸的交合在一起,门洞大开的面对着明亮的走廊。文洁一声尖叫就想挣脱开我的手去关门,我哪会给她机会,双手用力收紧,胯下用力的深插几下,文洁就像被勒住缰绳的野马,立刻驯服的呻吟起来。
       今天不是週末,在这个时间点几乎不可能有人出来,至少我们的对门是不可能出来的。在开开门缝的一瞬间我基本就已经确定了今天的计画。
       文洁已经被现在的情景刺激的语无伦次,极力的想忍住自己的呻吟声,可嘴唇根本压制不住身体裏爆发出的强烈快感,双腿抖着就要高潮了!
       此时我借着文洁的高潮,内射后结束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场畅快淋漓的性爱了。可随着最近心态的变化,重新开始追求刺激的我自然不会就止步于此!
      我拽着文洁的双手就开始向门外走去,这一下文洁真的急了,力量大的差点让我抓不住,不过最终还是被我控制住了。我们现在完全站在走廊裏,随着文洁阴道的收缩,我已经不需要那么大力的抽查就可以让文洁的呻吟声更大,文洁看反抗不成,只能想办法让我快点射精,因为每拖一分钟,对她来说都是处于危险之中的。
       我看文洁已经接受,慢慢放开文洁的双手,两个人慢慢转身,让她扶着门口的墙壁,双腿轻轻岔开,好让阴茎可以更好的插入,文洁也慢慢将上身降下来,阴道慢慢朝向后面方便我的插入。
    文洁的纤细腰肢配上丰满的桃臀,强烈的视觉反差,让你只想插进去,埋在裏面,好好体会那深处的温暖和柔滑。
    文洁点着白嫩的脚尖,阴道又重新用力箍住我在她身体深处的阴茎,慢慢摆动她柔软的腰肢,带着丰满的臀部一下一下套弄着我的阴茎,嘴裏也呻吟着「老公,快点让我高潮,狠狠的射给我,好不好?射在哪里的我都听你的!」
       嘿!真是了解我,这个杀手鐧都用出来了!我借坡下驴,弯下身子,贴着文洁的后背,双手绕到文洁胸前揉捏着文洁粉嫩的乳头,贴在她耳边答道「我要射嘴裏!」
「嗯!」
「要全部吞下去哦!」
「不~嗯~要!」
   一听文洁这么说,我马上停了下来。文洁赶快晃动自己的腰肢带着丰满的屁股去套弄我的阴茎,可这哪比我的冲撞来的快,来得好?不一会文洁就带着点委屈的娇吟道「好啦,老公,你让人家怎么做就怎么做喽!」
    我“嘿嘿”一笑,直起上身,把着文洁的屁股就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寂静的走廊裏只有文洁动人心魄的呻吟声和我那密集的撞击声,体力的耗费也让我开始準备最后的喷射了。
    我一边快速的抽插,一边有意的夹紧放鬆自己的菊花,不一会,文洁听到我开始了“哼哼”的喘息,文洁知道我已经马上就要到达那个点了,文洁马上配合着收紧会阴部的肌肉,让我在刚才快感的基础上又爽了一份,我一声嘘气,正準备最后冲刺几下射精时,异变突生!
    “叮”的一声,随着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传来了似有似无的谈话声!这个声音我无比熟悉,居然就是对门邻居的声音!而我现在又处在最后的冲刺阶段,我的理智在不停的告诉我现在的情况有多危机,可本能死死的压制住了它!文洁的挣扎在我触发了本能之后显得微不足道,随着说话声的逐渐接近,我和文洁的身体也开始难以抑制的紧张起来。
    随着说话声的距离我们只剩下一个拐角的时候,我与文洁的身体也紧张到了极致。我清晰的听邻居说道「哎呀,我的钥匙落在车裏了!」,此时我与她的距离就只有不到一米,她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转身跑向电梯。
    紧张到极致的文洁再也崩不住了,几股从阴道裏喷出的强烈水流打在门口的墙壁上“呲呲”作响,文洁颤抖的双腿也站不住了,缓缓的蹲坐到了地上,我坚挺的阴茎也从文洁紧缩的阴道裏滑了出来。根本不用我撸,随着紧张过后的放鬆,精液已经不自觉的射了出来,一股一股的撒了文洁一身。
       文洁的玉足上,白皙的腿上,丰满的桃臀上,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光滑的后背上,乌黑的秀发上,满是红晕的脸颊上,都撒着我有些稀的有些泛白的精液,文洁微微的抽搐,不知是潮喷的余韵还是因为我精液的炽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