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之四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之四

  我醒来时,小胖已经不在身旁。

  我整个人还晕呼呼的。满脑子想的只是昨晚春宵的淫情。小胖那根雄伟的家
伙好像还一直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严格说来他的阳具并没有很长,但是那粗硬的程度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我真
的是被他肏翻了。一想到昨夜的动魄激情,就只有出神傻笑的份。

  我的心情很好,不论如何,我是报恩了。也许在有东杰的消息前,我会尽心
尽力服侍他的。况且,我已经跟他结为夫妻。在这里寂寞难耐时,起码有他可以
共度……一想到那个,我又出神傻笑起来。

  怎么办呀?我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痴女了。这种一夜激情后就死心踏地爱上
了的情节应该只出现在电影里吧?真不可思议,然而脑袋里满满想的念的就只是
他和他的那个……却是不争的事实。

  「早上好,起床了吗?」是孙夫人的声音。

  「等一下好吗?」我慌乱爬起。很意外的,昨晚的激战过后,我的妆容和盘
髮还完好如初,上衣和内兜都还穿在身上。于是我赶紧繫好内兜,穿好上衣。再
用腰带绑回那片红裙。在绑腰带时,我看到了繫在上面的『梁』字玉珮。

  梁夫人,早……嘻!

  「孙夫人,早。」我开门迎接她。

  「妳的衣服和鞋子来了。」有穿着像小胖的人从她后头出来,搬进来两箱衣
物:「差了一天。如果是今天举行结拜仪式,妳就有自己的衣服可穿了。唉!小
胖真是心急……怎么样?昨晚如何?」

  「很好呀!」我伸伸懒腰。来这里认识的人不多,孙夫人也对我很好。可是
有好到可以跟她分享床第之间的事吗?一想到她之前也跟小胖上过床,我的心情
马上又複杂起来。是把她当作小胖的前女友吗?这主人制的关係要如何类比成现
代的男女关係呀?真是伤脑筋哩!

  「就知道会很好,瞧妳满脸喜气的模样……梳妆台要放哪里?」

  「什么?」

  「小胖没有女人过,这房间自然也没有妳的用品。我可以吩咐木匠临时搭一
个,不是精品,就委屈妳了。」

  「不用了吧……」我看看小胖的房间真的很小,现有的家具已经挤得很满,
梳妆台再进来就不用走路了:「给我面镜子,我在床上打理自己就行了。」

  「唉!这里本是农舍,空间根本不够用,连一个厢房都称不上。好吧,我跟
我家那口子说说,『毓馨酒馆』往来商人旅客虽多,但有十来间的客房。暂且让
你们小俩口住一个,不会损失多少吧?」

  「不用麻烦了,夫人。这里挤归挤,一切都挺好的,没有任何不方便。」我
心想那小气的孙老闆,绝对不会让小胖白住客房。小胖现在够辛苦了,再欠他租
金,只怕永世不得翻身。一想到这里,我顺带想到我的衣物:「我也想帮孙老闆
工作。我的女装……只怕不便宜吧?」

  「没的事。主人说你们的好事我们礼金未到,这女装就当作是了。妳别管那
么多,我家那口子很有钱的……不过说到工作,『毓馨酒馆』确实是想请妳来帮
忙。主人有跟小胖说过,他还没跟妳提吗?梁夫人。」

  「梁夫人?」

  「呵呵,不习惯吗?还是叫回小美?」

  「小美是比较亲切些……」

  「我叫巩馨。」

  「什么?」

  「那也别叫我孙夫人了,叫我小馨吧。反正我们都是伺候主人的,只不过妳
家主人帮我家主人做事而已。我叫妳小美,妳却一直叫我孙夫人,感觉怪怪的。
我还不一定比妳大哩。」

  「那么小馨……『毓馨酒馆』有什么事可以帮忙的?」瞧她的模样,肯定是
比我小的。况且叫小馨确实是亲切许多。

  「我们前场后场人手都不足。厨房有小胖坐镇,出菜的速度暂时还不错。我
是希望妳能过来帮我招呼客人。」

  是当餐厅服务员的意思吗?

  「可以吧?如果我做得来的话。」

  「不用担心,我会带妳的。小美姊天资聪颖,什么事情一学就会。」巩馨一
听我答应,马上就兴奋地说:「那就赶快换装啰!」

  「今天就开始了吗?」我很讶异。

  巩馨从送来的两箱衣物中,取出一件淡紫色的对襟外衣,和一条深紫色的齐
胸裙:「要去见客,尺度就得开放些,小美姊没问题吧?」

  这边真是保守到可以了。什么也没露,叫尺度开放些?对襟的外衣质料轻薄
有些半透明,不过齐胸裙一拉上来,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我遵照昨天巩馨教的基
本礼仪,把齐胸裙一直拉到完全盖住内兜为止。当然肩颈背上的丝带是有些透了
出来。这样的小露性感实在是保守到可以了。

  原则上穿齐胸裙是可以不繫腰带的。不过酒馆繁忙,穿着仍以方便为主。我
繫上腰带綑紧裙子,加上原有内兜的压挤,双峰看来仅剩微微的隆起而已。这时
我与巩馨之间的实力差距就很明显了,她的半圆球体被明显地压挤得连乳沟都清
晰可见。

  原来巩馨身上穿的花样款式跟我一模一样,只不过它的颜色是鲜橙色上衣搭
配深褐色的胸裙。

  「太美了。这样小胖看到会一直招唤喔!」巩馨恭维着我。

  「是吗?」我一听到要被招唤,丝腿就不自主地敏感起来,进而带动乳头和
阴蒂敏感着内兜带来的挑逗。

  陶醉了一阵后,我忽然想到如果这是巩馨工作的服装造型,那岂不是小胖天
天会看到。她的半球杀伤力远大于我,那么……

  「小胖……嗯,我家主人之前有常招唤妳吗?」

  「什么?」巩馨尴尬地笑着:「他连这个都告诉妳?呵呵,妳们才一夜夫妻
就如此亲密……不是他来找我,通常是我去找他。」

  「妳不怕被孙老闆知道吗?」

  「当然不好。所以要请小美姊保守秘密……不过我是不会害怕他因此而离开
我就是了。他需要我多过我需要他……况且,他还主动邀请过小胖一起上床。」

  我整个人呆了。昨晚听小胖讲的时候已经够震惊了,现在从巩馨口中听到更
是叫人匪夷所思。我才跟小胖结拜,她这样等于是公然叫板,侵门踏户……

  「所以小胖娶我……可能碍到妳了吧?」

  「那不好说……小美姊迷人的双唇,我是很期待呢。」她忽然靠近我,用手
指轻触我的双唇:「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不要说妳对我没有期待过。」她的身
体也靠了上来,双峰直接揉挤在我胸口。

  说也奇怪,一时之间我竟无法推开她。她的双峰好柔软呀!被内兜挤到微挺
的乳头触碰到我时,我真的被挑逗了。我望着她的半球出神,不知所措。

  「小馨,我不是……」同性恋?她们这边有这个概念吗?况且,我自己都有
些迷惘了。

  好在她自己主动离开我:「妳现在应该已经知道妳家主人是个名器吧?」

  「名器?是指他的……」

  「难道经过昨晚妳还不能体会吗?」巩馨点头笑道:「他当医官时,远近驰
名,所有王公贵族的妻室都争相请他做上宾。现在沦落到这里,被我捡到宝,当
然我会经常找他。这边没有主人的女子也常假意被我那口子抓到,她们都知道小
胖会同来寻欢,所以就算无法获得青睐做小的,跟名器一夜春宵也值了。」

  「唉!这边真的好乱喔!」我不禁脱口而出。

  「妳昨晚有被腿丝连结招唤过吗?」

  「有……」

  「很快妳就会心心念念一直想着男人了。」她顿了顿才说:「妳放心吧,我
不会跟妳争抢小胖的,他跟我家那口子的条件地位差太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
了,小美姊。我是看过妳的极致美腿的,那伤疤真是可惜了。否则别说小胖,莫
天问都会拜倒在妳裙下。」

  「莫天问?」这名字好熟呀,好像在哪儿听过……

  「没听过吗?不会吧……这上下两丝府,天下第一美男,是无人不知,无人
不晓呀!」她叹了口气:「我的腿形虽然还好,就是长度和身腿比例差了些。要
不然我是会鼓起勇气去映月楼试试运气的。」她的眼神中闪烁着追星少女粉丝般
的幻梦。

  「可是这里的丝腿,不是永远埋藏在长裙底下,除非是自己的主人……」

  「所以妳要获得莫天问的青睐,就得要有……的心理準备。」

  我听听还好。上回我认识一个对腿部也是挑剔到要完美无瑕地步的人叫江东
杰。他不高也不帅,床上功夫也还好。我为了这个刀疤被他开除了女友的籍别,
现在我已经不奢望还会有人来欣赏我这有缺陷的美腿了。

  不过我倒是想到莫天问在哪里听过了。陶君宝有提过他,好像跟君宝有那么
一个前世今生的奇妙关係。如果他跟陶君宝长得一样的话,那我相信巩馨的话,
那确实是帅气俊美到无话可说的地步。

*****     *****     *****     *****

  腿丝连接招唤的效应上来了。

  现在我一举手一投足,内兜与腿丝的敏感挑逗不再只是让我想要表现得更有
女人味,更性感而已。我是打从心底的想要柔顺服从我的主人,心心念念地想着
小胖,和他神伟的……

  这边的人都很文雅。有很多专有名词来欲盖弥彰。其实这就是欲求不满的痴
女情结。千江国的女性丝织衣物把所有成年女子都自然催情成了痴女,难怪主人
制的父权社会关係还能搞成这么荒淫无道。

  其实要脱离这个催淫魔咒也很简单,就是别穿内兜和腿丝了。只是这里规定
妳得穿着以供主人招唤。另一方面,一但穿上了,那种女性独有享受的穿衣乐趣
与魅力,妳自己捨得脱掉吗?

  于是我也就只好……随时随地期待着小胖的招唤了……

  我现在才知道『毓馨酒馆』名字的由来。孙老闆的全名叫孙毓书,夫人叫巩
馨。也就是说这是他们合开的酒店的意思。酒馆离我住的孙府私宅后院,大约只
有十分钟的步程,沿途尽是农村田野,风光好不明媚。我跟在巩馨后面,发现自
己步伐稳了,脚程快了。显然已经康复了十有八九。

  『毓馨酒馆』离下丝穆王府的府城仅有三哩路,是进出下丝府的第一个休憩
中心,就在丝采山的山脚下。而这丝采山,就是整个千江国最大的丝料来源地。
听说上头的养丝工业非常先进发达。可惜刚来的那天身受重伤,又人生地不熟。
否则还真想去参观参观呢!

  『毓馨酒馆』是平面建筑。是标準的四合院。这跟平时古装剧中常出现有楼
层的酒楼形象有点落差。它的左、右、后三面是客房,每面有三间客房。正面是
厨房和马房,中庭就是十来桌的酒馆所在地。所以餐厅的部分是完全露天的,是
有加盖的草棚可以遮阳避雨,不过我看效果不会很好。

  套用现代化的术语,与其说是酒馆,不如说是汽车旅馆来得贴切。(这边骑
马等于有车一族。)

  我的老公……呃?我的主人,小胖的身影一天待最长最久的地方,就是这个
酒馆正面的厨房中。

  望着他的身影,我的性冲动就上来了。嗯……要文雅点。我是说我就很想被
招唤了。

  「老公……我是说,主人,你忙吗?」一到酒馆我就进厨房跟小胖打招呼。

  「是小美呀!怎么会来这里呢?」小胖见到我笑得很开心:「平时就馒头糕
饼,或是腌渍好的酒菜。很少有旅客会点大鱼大肉的,晚上稍忙,要负责住宿客
人的晚餐,所以通常会晚回来。」

  「是小馨……孙夫人要我来帮忙的。她希望能多一个人手,我也希望能帮你
多挣些银两。」

  「呵呵,妳跟夫人已经姊妹相称啦?甚好,甚好。」他正色道:「不过妳不
必凡事都听她的,妳在这边养病最重要,一切等伤好再说。」

  他到底是哪国的标準呀?昨夜已经翻云覆雨,今天还把我当病猫……

  「我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的身体自己最清楚。」

  「哦?是吗?……那我要招唤妳啰!」他开玩笑道。

  「在这边?不好吧……」虽然知道是玩笑一句,我仍是听得心花怒放。马上
娇羞地低下头去。

  「小美?不会吧……」小胖看到我的神态,似乎也兴奋起来。

  「我早上醒来发现你不在身边,就开始想你了……」我决定加把劲勾引他。
稍稍拉上裙襬,露出我的小腿。我是很想在露多一点,可是裙子太长了,可能要
整片捧起才行。这样做又太费力太跨张了些。

  「喔……这个……」他一看到我的丝腿就有些激动起来,眼神中透露着慾火
:「好像旁边有间客房还空着。早上人不多,也许我们可以……」真的很神奇,
这边的男生对丝腿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主人?不会吧……」我还在吃惊,他已经拉起我的手,往那间空房奔去。

  小胖把门一关,就强迫我转身背对他。一副要霸王硬上弓的姿态。我心里窃
喜,不过仍担心着:「你不怕有客人上门吗?」

  「不会的,早上大都没人。酒馆的人手也大部分在忙自己的事。况且这里是
客房,不会有人过来的……我要招唤妳啰!」

  「呵呵,我早就準备好了,不需要被招唤了……喔喔……」我话没说完,他
就拉了一下我的V加一的背心丝结,和下面的丁字丝结。这下我不但慾望上来,
连身体都準备好了。

  太不可思议了。以前我想上床,心理比身体快。还是得劳烦男士在床上跟我
前戏一番,身体才会準备就绪。有时前戏调情的不对,我又马上失去胃口,进而
只是在敷衍对方。现在完全没有这层烦恼,内兜丝结就像生理慾望的开关一样,
一拉就来。

  小胖从后面环抱着我,笨手笨脚地要解开我的腰带。我嫌他太慢了,就自己
脱了。长裙落地时,他还愣了愣:「还没看过像妳这样的女生,一点也不矜持,
说来就来。」

  「被这腿丝招唤连结后,如果还会欲迎还拒的话,那一定是演出来的。」我
实话实说:「况且你都是我老公……主人了,我不想跟你云雨,难道你要我想着
别人么?」

  「小美……妳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子,令人无法不着迷。」我的裙子翩然
落地后,他把我强压俯倒在桌上,又掰开我的双腿,然后拉开了我的丁字丝结。

  然后他就进来了。

  我闷哼了一声,差点休克。

  喔……好粗暴……我是说,又粗硬又给力……

  这阴道被粗硬阳具塞爆的感觉真是爽翻天了……

  「小胖……你的真面目露出来啦?原来你是如此粗暴……」

  「我以为妳喜欢……对不起呀!」他定住不动,不敢再抽插了。

  「跟你开玩笑的啦……超爽的……啊啊……」

  「这种玩笑也能开……哼,看我不戳死妳才怪!」他又启动了。

  喔喔……多希望他的小弟弟乾脆永远塞在我的体内不要拔出来算了……

  我知道我很快就要高潮了,那也正是我所期待的……

  「等一等,主人,停下来!」他才又启动没两下,我忽然喊停。

  「别开玩笑了,小美。我不可能说停就停的。」

  「嘘!……」我要他安静。

  门外不远处,有人在说话。

  一个是巩馨的声音,另一个是……孙老闆的声音。

  他们好像在找小胖!

  「怎么回事?老闆通常不会一大早来的。」小胖小声地说。

  「他好像在找你。」我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已经冷下来了,还可以再冲刺吗?……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会鬼叫的。
这样吧,你先出来,我再帮你弄出来好了。」我提议。

  「唉!算了啦。妳赶快穿好裙子别再挑逗我就行了。」

  他拔出来的时候还很硬,我又爽了一下,有点依依不捨。

  他帮我繫好丁字丝结后,我赶紧穿回裙子。

  「小美。」他穿回裤子时在对我傻笑。

  「主人。」我嫣然笑回:「小弟弟下去休息了吗?」

  「没有……一直在看妳就一直不肯休息。」

  我心花怒放,可是无助于此时的处境。

  「主人……其实我今天来是要跟你告别的。」我忽然正色道。

  「什么?妳的伤还没养好,我还在帮妳打听那位江东杰的下落,需要这么急
吗?」他快崩溃了……他真的很好骗。

  「怎么样?消下去了吗?」

  他摸了摸自己,懊恼地点头道:「是消下去了。可是小美,拜託妳别再跟我
开玩笑了,我分不清哪句话是真的。」

  「哼,那天在山上时你不是硬要我认你当主人,否则不带我下山吗?现在算
扯平了……好啦,快去应付孙老闆吧。」

  「妳还真会记仇,我不是还是救了妳吗?」

  「我不是还是做了你的妻子吗?」

  「小美……」

  「哎呀!我们之间的帐,慢慢再算,你赶快出去啦!」我把他推到门口。

  「那妳怎么办?」

  「这个就用不着你担心了。」我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所有的客房只有面对中庭的一道门可供进出。另一面则是一排窗户。好在窗
户并不高,我把手压在窗上,很容易就能把身子翻过去。唯一不方便的是长裙。
还好我的手力已经恢复七八成,双腿拖着长裙仍然翻了过去。

  不过长裙的拖泥带水仍绊倒了我。我双脚落到房外时踩到了长裙,不慎跌了
个狗吃屎。真衰呀!

  我耐心地窝在客房外的墙角,等前面一切都没声音后,才偷偷地从后头摸回
厨房。不过厨房里并没有小胖的蹤影,甚至连孙老闆也不见了。然后我听见外头
路上有匆匆快马加鞭的声音,我往外张看,小胖和孙老闆共乘一匹马飞驰远去。

  「原来妳在这儿。」巩馨这时出现在厨房门口:「我以为妳一来就会来找小
胖的,怎么现在才出现。」

  「我附近逛逛,这酒馆对我来说很新鲜。」我随便撒谎:「发生了什么事?
主人好像跟老闆一起离开了。」

  「是『布罗坊』那边出了问题,妳家主人跟我家主人赶去处理了。」

  「布罗坊?主人不是从那边来的吗?」我想起和小胖结拜时,他的家乡籍贯
就是布罗坊。我是丝采山,他们当然知道丝采山上是没有家族的,只是刚好小胖
在那边发现了我而已。

  「是啊,小胖来此之前是服侍布罗坊的主人徐常春。这布罗坊是全下丝府最
大的丝绸集散地。妳要买上好的衣裙……甚至是内兜腿丝,全都得从那裏进货。
而徐常春又是穆王府里的殿前护卫,可说是整个下丝府里最吃得开的人了。」

  「穆王府又下丝府的,搞得我好晕喔!」我抱怨着,有些傻傻分不清楚。

  「下丝府就是穆王统治的城池,穆王府则是下丝府中穆王居住的宫殿。」巩
馨笑道:「妳果然是西域来的。连这个都分不清楚。」

  「那小胖回去做什么呢?」

  「布罗坊同时也经手药材。小胖虽然医官被解职了,但是他医术高明,仍代
办草药的採集。而布罗坊的药材多半供王公贵族使用,这次药材供给不上,可能
触怒了很多贵族,小胖跟我家主人可能去赔不是,处理善后的。」

  「为什么会供给不上?」

  「这就要问妳了。」巩馨睁大双眼反问:「小美姊妳的魅力无穷呀,小胖为
了揹妳下山,丢掉了那批药材。他现在为我家主人办事,自然也是我们的损失。
我想主人少赚这一笔还好啦,只是触犯了布罗坊那边比较不容易平息就是了。」

  原来……是我惹的祸,我是女人,所以女人是祸水,还一点也不假哩!

  「那现在怎么办?」

  「那是他们男人的事,就让他们去办好了。」巩馨一派轻鬆:「我的好姊姊
妳来帮我顾店就行了……小胖不在,厨房会比较忙,妳可以接手吗?」

  我望着一团乱的厨房,想起来此之前也上过几堂烹饪课,只是菜餚没学几道
倒是把烹饪教室的碗盘打破不少……

  「还行……吧?」我弱弱地回着。

  「就期望今天来的客人,不会有人点正菜了。妳只要招呼冷盘就行了。」

  冷盘,开玩笑吗?这边配酒的腌渍小菜我一个也不认识……

  此时就见酒馆门外有三名壮汉下马,把马牵至马房捆妥后,走进中庭酒馆坐
下了。我当然完全不认识他们,就称某甲、某乙,和蒙面人好了。三人全是侠客
行装束。某甲和某乙身体壮壮的,跟小胖的体型类似,不过人家可没像他这般五
短身材。蒙面人则较高瘦。

  蒙面人蒙得很彻底,脸上唯一露出的眼睛都被斗笠压低到看不见。

  从三人的步伐身形看来,都有武功底子的。尤其是那蒙面人,鞋跟竟然落地
无声。内功恐怕是到深不可测的地步。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我不自觉地环顾厨房四周,看看有无可上手的勺铲刀叉可供武器使用。

  「别那么紧张,这里还有杂役及水夫。主人跟我开店做生意这么久了,小砸
场是有的,闹大事的倒没发生过。」巩馨见我面色凝重,过来安抚道:「妳管好
厨房就行了,我来招呼他们。」

  「你们这边没有武器管制吗?他们就这么大落落地带着刀剑入座?」

  「武器管制?……小美姊呀,一出了府城谁来负责妳的安危?带着武器防身
是天经地义的事。」巩馨似乎不以为意。

  我刚来时打量过在这里打杂的工人,似乎没有一个受过武术训练,虽然人数
比对方多,可是真要冲突起来,是没有胜算的。我有七成把握可以独自撂倒某甲
跟某乙,但是蒙面人的话……

  「没事的,小美姊。这些江湖人士我见多了。主人和小胖在时,他们会卖面
子不惹事生非。现在两个都不在,他们也许会小佔一些便宜,不过忍一忍便过去
了,男人家嘛,总有些气短情长的时候。」她边準备碗筷边说。

  与巩馨对话的同时,外头的对话也被我听得一清二楚。

  「听说这酒馆的老闆娘,胸部非常可观。」某乙道。

  「那又如何?她的丝腿如何呢?丝腿好看才是上乘呀!」蒙面人回道。他都
坐下来了,斗笠仍是不肯摘下。

  「你傻吗?平时会有姑娘平白无故地露丝腿给你看吗?况且,长裙底下的腿
形腿长如何,根本是未知呀!能够欣赏的,还是只有胸部。若能看到明月照沟渠
的美景,已是人间难得几回了。」某乙道。

  「就是说啊!」某甲也帮腔道:「我以前不知此道,总忍不住去姦淫那些没
有主人的女子。结果因为没有主人,她们平时也不一定会穿腿丝,抓过来才知道
没穿,挺懊恼的。还是双峰好啊!胸大才是王道!」

  「你还抓无主女子呀!」某乙不屑道:「小玉呢?难道她喊你主人是喊假的
吗?」

  「内人跟我一起跑江湖,也很少穿腿丝。」某甲笑道:「况且总是外人的看
来才新鲜刺激嘛!……蒙面兄,你呢?你欣赏胸部吗?」

  「我……呵呵。」蒙面人冷笑道:「我还是锺情丝腿。不过我不用抓人来欣
赏,女子要见我,一个个都乖乖地露出丝腿供我品赏,我中意了,才会上的。」

  「瞧你说得跟真的一样。」某乙不信道:「你是穆王府里的人吗?若不是王
公贵族之后,能有什么通天本领要女子对你投怀送抱?连跟我们混在一起都不敢
将面罩拿下……」

  蒙面人只是低头不语。某甲似乎知道蒙面人的来历,不过他不打算跟某乙明
说。

  「别废话那么多了。叫老闆娘上酒菜来,待蒙面兄看到老闆娘的漫波玉乳,
就明白我们的意思了。」某甲于是吼道:「老闆娘,打醰『玉红春』上来,三碟
小菜,再蒸笼馒头……这里不但老闆娘貌美如花,厨里的梁师傅手艺更是一绝,
光吃他的馒头就够本了,若不是要赶路,我还真想点他的绝活呢!」

  「知道了,来了。」巩馨回道,然后转头问我:「馒头妳总会蒸吧?」

  我点点头。原来这大胸脯不但古今中外,就连穿越时空仍是男人的首选。这
里也算不上首选,不过是看不到腿丝时的替代产物。难怪巩馨私会小胖时有恃无
恐,不怕孙老闆怪罪,她是有本钱的。

  巩馨对我很好,虽然有时对我有异样的眼光,跟小胖也有勾搭不清的关係。
但不知怎么地,本能上我想保护她。

  她一提酒出厨房,某甲和某乙便同声喊讚:「哇!」的一声。目不转睛地望
着巩馨的半球。蒙面人则不动声色,也不知道他在看哪里。

  「老闆娘呀,好久不见,又更漂亮了……孙老闆不在吗?」巩馨为他们斟酒
时,胸部弯得更低了,只见某乙一个探手,就从底下盈握住巩馨的玉乳:「哇,
我的手掌还抓不住哩!」

  「呜……客官别这样!」巩馨想缩身,那人力气太大,一时动弹不得。

  「我来替妳回答吧,不但孙老闆今天不在,连梁师傅也不在。好像还有一名
女子在厨房里,乾脆叫她一起出来伺候我们……实在忍不住了,就让小弟我来招
唤老闆娘好了。」某甲从巩馨背后伸手,要去提拉她内兜的丝结。

  我一个箭步就从厨房飞窜出来。伸手架住某甲的手护住巩馨:「客官果然好
眼力,在下小美,老闆娘请来的帮手,就由我来伺候各位大爷吧。」

  某甲吹鬍瞪眼地看着我,想用蛮力压过我。我运功抵上,他一时之间无法推
进半步。某乙见状呆住了,抓着巩馨乳房的手便鬆了下来,巩馨趁机赶紧躲到我
的背后去。

  「老闆娘,这桌由小美负责招待吧,妳先下去休息。」我不是在询问她,而
是直接下命令。

  「小美呀,不是所有男人都像妳主人这么好的,若有什么身体上的触碰,别
当回事就没事了。」巩馨还在打哆嗦,她虽觉不妥,也不敢多留。

  「我知道。」哼,他们敢碰老娘,还得看看够不够格,有没有这个斤两。

  于是某甲和某乙在我的强行拦阻下,眼睁睁地看着巩馨退场。

  「这是哪来的无主女子?竟敢在此撒野?」某乙虚张声势,不过他看到刚才
我力顶某甲,一时之间也不敢贸然而上。

  「再看清楚些,她并非无主的女子啊!」蒙面人此时说话了。

  某甲和某乙这时才注意到我腰上的玉珮。

  「梁?……莫非妳是梁师傅的女人?」某乙问道。

  「在下梁晨美,主人梁一山……就是你们口中的梁师傅。」我点点头。

  「喂,梁师傅的『回春肉』远近驰名……我看他的女人就别得罪了。」某甲
对某乙小声道。似乎对刚才被我架开的力道还心有余悸:「她是练家子的,跟我
家小玉很像。表面上柔弱,真要干起来,我们未必佔得了便宜。」

  「哼,要我放过妳可以,好歹也让我摸一下妳的胸部吧。」某乙不信邪,话
没说完便起身探手过来,直取我的双峰。他一起身重心上提,我便一字马下沉,
让他刚好扑了个空。

  某乙看到我的身手,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倒是在旁不动声色的蒙面人叹了一
声:「好身手!」只是这一字马做得太快,内兜的丁字裤裆忽然卡进股沟里,那
顶在阴蒂上的凸起的作用瞬间强了十倍有余。

  「喔……」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立时又原地弹起,恢复站姿。让这一声听
起来像是运功,而不是呻吟。

  「哼,我有非摸妳不可吗?妳这胸部不过微微鼓起,有啥好摸的……让老爷
我看看妳的丝腿,我就饶过妳。」某乙一击不成,为自己找台阶下。

  什么?老娘黄金比例身材的C罩杯,竟然被你说成“只是微微鼓起”?我是
没有巩馨那般宏伟,但是也并非完全无料。这话欺人太甚,于是我冷笑道:「要
看我的丝腿也不是不行,不过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林兄要小心啊,看她的五官肤色有可能是西域来的番女。」某甲叮咛道。

  嗯……我不是西域来的。我的额头上冒出了三条线。

  某乙出手了,他以为抓到我的裙角就能轻鬆掀起。理论上是没错,可是我的
双腿藏在裙里,他根本不知道我会出哪一脚反击。于是趁他下探弯身来不及回缩
时,我一腿扫上,不偏不倚地踢在他的脸颊上。

  「看清楚了吗?」我一击得逞便卖乖。

  「妳这臭婆娘!」某乙摸着自己的脸颊,显然很痛。不过这回他脸上挂不住
了。连吃两招败仗,他更急了,也学乖了小心些。他步步逼近,却不急着出手。
我交叉步地后退,让他摸不着我会起那只脚突击。

  第一次发现这长裙还有这样的好处。

  实实虚虚,虚虚实实。某乙终究不敢再越雷池一步。他气急败坏地回桌去拿
他的单刀,想用武器来解决我。只是他在取单刀时,被蒙面人一掌击桌,一时之
间震到无法提起。

  「林兄就此住手吧。胜负已分,再下去就难看了。」蒙面人道。

  蒙面人一说话,某乙便龟缩起来。看得出来他很想动手,但是也不觉得自己
有胜算,蒙面人一出面制止,他也就顺水推舟:「那这酒到底还喝不喝呀?」

  蒙面人笑道:「你都已经分寸尽失,还好意思赖在这边大吃大喝?再赶三哩
路,进城里再说吧。」然后他对我说:「梁夫人,失礼了。」

  他们三人于是留下酒菜,和一些银两,便去牵马离开了。

  巩馨一直等到他们走远后,才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我口吃道:「小美姊……
妳会武功?」

  「一点点啦。」我嫣然笑道:「不过对付这几个无赖是绰绰有余……小馨,
今天的事,不能让我家主人知道,好吗?」

  「小胖不知道妳会武功?」

  我摇摇头。想起东杰跟我分手的导火线。虽然事后分析不是因为我在他面前
打架的事,可是那个阴影永远存在。我要在主人面前当个百依百顺的小女人,千
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其实是个女超人。

  「小美姊,妳比男人还男人哩!」她对我投以钦羡的眼光。

  嗯,这个……她是在称讚还是在贬损?我有点傻傻分不清楚。自从穿上内兜
和腿丝后,我明明已经表现得女人到不能再女人了……

  不论如何,这场小小的冲突是让我肚子饿了。我望着一桌的酒菜,忍不住坐
下来道:「一直在养伤,来这么久还没喝过这边的酒呢!主人一直不准我喝……
小馨,要陪我喝两杯吗?」

  巩馨一直对我投着仰慕的眼光:「一直听小胖说妳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今
天我总算见识到了。」她高兴地拉开板凳也坐了下来。

  反正也还没别的客人,我们就自己招待自己了。

*****《千江丝影 之四》*****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