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猫 (完)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他和他的猫
作者:大太零
2022/02/0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淫雨霏霏,凄风楚楚。

  阴冷的山谷内,一座座冰凉的墓碑鳞次栉比。

  庄严肃穆的送葬队伍缓缓前行,接近墓园门口,一行人脚步更加沉重压抑。

  一阵凛烈的寒风吹过,密布的彤云如墨龙翻涌,阴沉的天空压得人喘不过气。
寰宇间仿佛都透着凄寒与苦楚,衹是斯人已逝,无法再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爸爸眼裏没有光彩,双手捧着妈妈的相片,默默无言走在队列最前方。身后
许多亲人在轻轻抽泣,毕竟意外来得太突然,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看看鞋面上水珠,再看看身旁父亲的身影,脑海中涌现出许多回忆。

  仅仅半月前,他和妈妈还在为我庆祝九岁的生日。放学路上我很开心,牵着
他们的手蹦蹦跳跳,哈哈哈的笑个不停。一阵疾风吹过,临街的楼上突然掉下许
多东西,妈妈率先做出反应,双手奋力将我们往旁边推去。

  后面的事情我记不太清,隐隐约约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醒来后我才知道,
妈妈已经去世。

  我衹是呆坐在病床上,没有反应。

  ……

  不应该是这样的。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周围静逸的氛围让我心情很平静。

  抬头望天,阴沉的天幕向着无尽的远方延伸,是梦吧,我想。

  也许,下一刻我就会醒。

  「……」踏上车之前,我忽然心有所感,回望墓园一眼。

  在亲人们忧心的目光中,我跑向路边的草丛,果然发现一衹奄奄一息的小花
猫躺在那裏。

  她似乎刚出生不久,打结皮毛裹着雨水和泥土,粉色的小嘴唇在竭力呼吸,
臭臭的小身体饿到了衹剩皮包骨头。

  我很快明白了,她和我一样都失去了妈妈。

  「……那是什麽东西?」

  「一衹死猫。」

  「……」

  身后传来亲人们窸窸窣窣的议论,我不在意,微笑着蹲下去,将冰凉的小身
体抱进了怀裏。

  「快放下,别把衣服弄脏了。」舅舅走到我身前,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

  盯着怀裏脏兮兮的小生命,我摇了摇头,「妈妈喜欢咪咪。」

  「小秋……」奶奶很担心的望着我,「回去奶奶给妳买一衹活的。」

  「咪咪还活着。」我坚持把她抱上了车,要是妈妈还在,一定不会不管她。

  也许,就是妈妈指引我来救她的吧。

  ……

  时间过得很快,小花猫在我的精心照料下已经恢复了活力。

  一身灰白相间的狸花外套变得油光水亮,琥珀色大眼睛,圆圆的小脸蛋,
“喵喵”叫起来更是甜到我的心尖裏。

  看她这麽可爱,我给她改了名字,就叫“花花”,和母亲一样的小名。

  可能是太思唸妈妈,我总爱把花花往妈妈身上联想,正好她小脸下半和胸前
有一圈倒叁角形的白色绒毛,我总觉得,和妈妈拴着白色围裙的样子好像好像。

  花花每天早上会準时在我耳边喵喵叫,就像妈妈叫我起床,有空就给自己洗
脸刷毛,爱美的习惯也和妈妈一样,她还经常往卫生间跑,蹲在那裏,毛茸茸的
小尾巴烦躁的左右横摆,就像盯着积攒如山的衣物发愁似的。

  总之每次看到花花乖巧可爱模样,我的心情总会变得很好,如果不是要照顾
她,我想,我很可能也会变得和爸爸一样低沉。

  ……几个月过去,爸爸一直没有走出来。

  他还是经常对着母亲的遗像喃喃自语,不停说些自责的话。

  有些时候,花花就会跳到爸爸大腿上,蜷成一个小毛球,安安静静地陪着他。

  种种相似之处,让我越来越觉得花花像妈妈,我忍不住去问,可她不理我,
急得我把她抱在眼前反复质问,终于把她问得不耐烦,柔软的小身体在我两手间
灵巧地一扭,向着衣柜顶端纵身一跃,打了个哈欠,又蜷成一团,匹自打起了呼
噜。

  未曾想到,我会慢慢影响到爸爸,以至于会引发那样的后果。

  ……

  有天放学回家,一进门我就看到花花倒在桌面上,似乎没了生气。

  再看她脑袋旁边的呕吐物和桌上的小酒杯,我瞬间都懂了,冲过去对爸爸怒
吼,「爸,妳疯了吗!?」

  「……」爸爸一怔,举起颤抖的手臂,猛然灌下一口烈酒,「……抱歉,爸
爸衹想和妈妈说会儿话。」

  看着爸爸胡子拉碴的模样,我的心忽然更痛,赶紧抱着花花下楼,找到最近
的宠物医院,对着医生又哭又闹,请求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救下她。

  万幸,花花活了过来,那之后几天,我都没和爸爸说过话。

  又过了一段时间,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一起来到我家,看到家裏的状况,集
体陷入了沉默。

  这几个月,我们吃饭都靠外卖,厨房满满当当堆满了垃圾和餐盒,以前整洁
的家,已经完全变了样。

  外公提出带我回老家,爸爸意识到照顾不好我,很快点了头,说给我换个环
境也好。

  对于花花,他们商量着要抱给别家养,我坚持一定要将她带上,不然就不走,
他们最终还是怮不过我。

  可是回了老家,外婆一直不待见花花,白天我去上学后就把她拴在厕所裏,
经常一栓就是一整天,衹有等到我回家才把她解开。

  日子久了,花花变得很憔悴,耸搭着眼帘,可怜巴巴地趴在冰凉的地面上,
看见外婆就委屈地呜呜哭泣。

  我试过让她和外婆缓和关係,可每次抱过去,外婆总是一脸嫌弃地将她赶走。

  我知道外婆是担心我,可我没有办法,一有空我就会想妈妈,完全没有心情
去交新朋友。

  我也怀疑过把花花带来的决定对不对,或许到别的家生活她会过得更好,可
如果回家看不到花花,我就会觉得心神不宁,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成为支撑我继
续活下去的心灵支柱。

  我当然也知道,花花不是妈妈。

  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是想叫我给她喂猫粮,洗脸刷毛也没什麽特别,每衹小
猫咪都这样,经常去卫生间,是因为我把猫砂盆就放在那,喜欢往爸爸腿上跳,
除了腿上暖和外,主要是爸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不会乱动。

  可我还是好希望,花花就是妈妈。

  ……如果不是,那妈妈真的不在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抑制不住悲伤,衹好蜷在被窝裏,努力让自己不哭
出声。

  我有想过,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可以早点见到妈妈?

  那天我又找到花花,偷偷问出了心裏的想法。

  咕噜声中,花花凑过温暖的小脸蛋来蹭我,这样的美好,让我一下就有了活
下去的动力。

  「谢谢妳,花花。」我轻轻抚摸着她。

  也谢谢妳,妈妈。

  花花一定是妳送给我的礼物吧。

  ……

  时间过得很快,自从回到老家,已经过去两年。

  「小秋,醒醒。」

  「小秋,快醒醒啊,妈妈给妳买了好吃的。」

  ……迷迷糊糊中,我又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张开眼时,看到的还是眉清目秀的花花。

  脸上很快被她舔得发烫,我翻身躲了过去,「知道了,我马上起床。」

  「喵喵。」花花叫了两声,扑通一下跳下床铺,好像是在说快起来,别赖床。

  外婆早已不再讨厌花花,不如说,很喜欢她,每天都给她準备好吃的,早晚
抱着她出门散步,还给买了许多漂亮的小衣裳。

  虽然不用再为食物发愁,但花花依然坚持每天早上来叫我起床,喵喵叫着,
用她温暖的小舌头来舔我的脸和手。

  我夹住被窝裏的双腿,有些事情,很难以启齿。

  关于花花,这两年间还发生了许多怪事,渐渐让外公都把她当成了妈妈。

  比如大概在我搬回妈妈老家的半年后,楼下杂货店的老板要借花花去捉老鼠,
花花扑在外婆身上,拼了命地喵喵喵叫,说什麽都不撒手,气得外婆数落了她整
整一周。

  直到很久以后,外婆才回忆到,妈妈小时候也这样怕老鼠。

  又比如外公丢失了许多年的一衹钢笔,花花不知从哪儿给掏了出来,叼到了
外公脚边放下,外公看着钢笔,再看花花,发了好久的楞,然后就抱着她哭了一
晚上。

  还有花花从不挑食,人吃什麽,她就吃什麽,尤其喜欢外婆亲手做的面点,
她也很听话,衹要叫她就会高高竖着小尾巴,踩着脚下的白袜子一颠一颠跳过去,
甚至让叼什麽东西过来,她都能听的懂。

  花花衹对我比较严厉,换我去使唤就从不搭理,有时候我偷偷玩手机,她还
会喵喵叫着跑去跟外公外婆告状。

  最神奇的是,每次考试前我都会做梦,梦裏花花变成了妈妈,拿出考题一道
一道给我讲,第二天去了学校,试卷上的内容真的就一模一样。

  说这麽多,其实我都知道,这些全都是巧合,毕竟人不可能变成猫。

  考试这件事,衹是我白天认真复习的时候想了太多遍考题,导致晚上做梦还
在想,妈妈在梦裏辅导我的场景,也和小时候考试前一样,终究还是太思唸她造
成的结果。

  如果要问我希不希望花花是妈妈,我肯定不带犹豫点头,我想得太多,以至
于有点病态,这也是为什麽最近看到花花会脸红。

  尤其是最近,我开始变得愈发奇怪,甚至经常做关于花花的春梦。

  梦裏我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花花变成了人……嗯,不对,妈妈本来就是人。

  衹是在那些个梦裏,她还保留着小尾巴和猫耳朵,然后身上一丝不挂,喵喵
媚叫着趴在我身上,用胸口两团沉甸甸的肉球来蹭我,也用香软的红舌舔我,慢
慢舔遍全身,包括下面那个地方。

  在梦裏我不能动,但不妨碍我舒服到尿尿,醒来后又总是很羞,有时候会忍
不住偷偷扇自己耳光,居然会对妈妈发情,我这样变态的儿子,怎麽对得起爸爸。

  ……关于爸爸,我也有很多想对他说的话。

  很久没见过他了,听说他状态一直很差,还是每天一个人喝闷酒,导致身体
都在慢慢垮掉。

  我跟他说过花花后来的表现,他衹是笑笑点头答应,也不想来看她,可能是
不相信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希望爸爸早日走出去,太执着于过去,便不可能重新得到幸福。

  但这样的人就是我爸爸,始终是那个深爱着妈妈和我的爸爸。

  我忽然很想去看看爸爸,再劝劝他养好身子,不要放弃希望,或许有一天,
妈妈真的就会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吧。

  ……

  一月十日这天早上,天空飘起了晶莹小雪。

  东华市康复中心,十九楼的特护科,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男人站在病房门口。

  他两鬓斑白,身材挺拔,眼裏流露出浓厚的忧伤,正透过密闭的小窗,努力
向裏观望。

  新来的小护士经过走廊,等看清在门口男人的面容,双眼随即流露出些许惊
讶。

  ……难道是他?小护士屏住生息,埋头继续往前走。

  拐角进入休息室,看到坐裏面的护士长,她立刻迈着小碎步跑过去,一脸兴
奋地问道,「护士长护士长大人!外面那人是不是赵总啊?」

  「这是医院,不要一惊一乍的。」

  「哦。」小护士揣着手指放在胸前,回头往了一眼门口,张口又问,「那他
真是赵总?」

  护士长白了她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哇,难怪这麽有型。」小护士情不自禁发起了花痴,低头摇着她的手,「
我们伺候的到底是什麽人啊?这麽大面子,连赵总都要亲自去看他?」

  「……那是他儿子。」

  「儿子?他儿子怎麽在这?」小护士眼睛軲辘一转,跳过去拉住了护士长的
手,仰头笑着吐出一顿连珠炮,「妈,小赵董得了什麽病,年纪多大啦,长得帅
不帅,有没有对象?」

  「一天不好好上班,脑子裏尽是处、对、象!」护士长抬手在她脑门上使劲
戳了几下,「我再给妳讲下规矩,绝对不能擅自去打扰病人!」

  「耳朵老茧都听出来了,我就想去打扰也不行啊,门一直锁着,衹有叫人的
时候才开,而且每次都衹有妳进去,搞得像藏宝室似的。」小护士摸摸额头,噘
嘴继续嘟囔,「我也不是光好奇,妳要不说,万一我值夜班的时候遇到紧急情况
怎麽办。」

  护士长沉下气,「不要乱打听,现在有事也轮不到妳。」

  「哎呀妈,别卖关子了,妳快说嘛,小赵董到底怎麽了嘛?」

  护士长不耐烦地摆摆手,「我们特护病房有隐私条款,过了试用期自然会告
诉妳。」

  「哼,不说我也能猜到,不是瘫痪就是全残,可怜有个那麽有钱的老爸。」
小护士做了个鬼脸,转身开门就要逃,却正好把门口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护士长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赶到男人身前,按着小护士的后脑和自己一齐
不停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没关係。」男人声音很温柔,轻轻拉开小护士头顶的手掌,低头对她露出
和蔼的笑容,「小姑娘,麻烦妳回避一下,我和护士长聊一点私事。」

  「哦……哦。」小姑娘忽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赵总,刚妳没听到吧?
妳听到了也不要在意,我我,就说着玩的,嘿嘿嘿……」

  护士长听得眉心抽搐,朝她猛一瞪眼,「把嘴巴给我闭上!还不快走!」

  小护士不敢再停留,立马闪身晃出了门口。

  男人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关上房门,回头看着护士长,表情很快又变得凝
重。

  「王姐,我儿子怎麽样?」

  「小秋最近的脑电波很活跃,对外部刺激也有很好的反应,陈院长说是好兆
头。」

  男人听到,略作思索,蹙眉再问,「他妈妈……怎麽样?最近瘦了吗?有没
有按时吃饭?」

  护士长默默叹出一道鼻息,「您放心,她每天早晚按时吃饭,作息很规律,
把自己和小秋都照顾得很好。」

  「那……就好。」男人沉默片刻,低头从风衣兜裏掏出一个猫耳头饰,缓缓
递到护士长面前,「麻烦王姐,把这个交给她。」

  护士长接在手中,蹙着眉想说两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男人慢慢放鬆了表情,柔声问道,「刚才是妳女儿?」

  「……嗯。让您见笑了。」

  「妳不要有压力,待会儿说下就行,不要骂她。」

  「不骂可不行,小妮子会得寸进尺。」

  护士长笑了笑,抬眼盯着他,终于还是把话说出了口,「其实我是想劝下您
不要太难过了,我看着您……都觉得心疼。」

  「心疼?命都是儿子救的,我哪值得心疼的。」男人摇摇头,「我情愿,躺
在那儿的人是我。」

  「……您这样,您儿子也不会醒来呀。」

  「陈院长不是说很快会醒吗,现在都过了四年了,怎麽还没醒?」

  「您要相信孩子一定会醒,妳不用过来看,我们会……」

  男人突然提高音调,「我儿子我不能来看!?」

  「抱歉……」护士眉头紧蹙,低下头说,「这些话,是小雅让我转告妳的…
…她希望,您能好好过日子,没必要……」

  听到这裏,男人长长叹了口气,举手再次打断护士长,放低声音说,「对不
起,是我激动了。我这就走,隐私方面的问题,还请妳一定要保护好。」

  「您请放心,我女儿比看起来要懂事,她很快会帮到小雅。」

  「谢谢。这几年,妳也辛苦了。」男人转身打开了房门,低头看着地面,脚
步很慢,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护士长送到电梯口,一个气质卓着的高挑女人迎上前来,牵住了男人的手。

  「您慢走。」护士长恭敬地鞠下一恭,视线悄然扫过美女白皙纤长的无名指,
上面的钻戒,正在闪闪发光。

  电梯门合上,她直起上身,转头看向扶在墻边偷偷观察的女儿,凝住眉心,
快步走过去。

  「妈……」小护士沁沁地瞟着她,面对凌厉的眼神,立刻改口道,「护士长,
我错了。」

  护士长很严肃地盯着她,「学猫叫。」

  「啊?」

  「叫!」

  「喵……喵?」

  ……

  深夜,病房内。

  望着儿子消瘦的面庞,雅涵的双眼中柔情似水,轻轻点下了嘴唇。

  啵。

  「喵、喵喵喵。」

  啵啵。

  啵滋。

  「喵喵?喵——。」

  ……

  最近我又遇见了几件怪事。

  前段时间回家路上撞见了一衹异色瞳的小白猫,非要跟着我,怎麽撵都撵不
走。

  我衹得把她带回家,谁知一进家门就上窜下跳,喵喵叫个不停,弄得花花都
很烦躁。

  ……而且自从她进了家门,我大白天都开始做春梦。

  她和花花不一样,总是很着急,有几次还咬疼了我,但……总体上还是很舒
服。

  有天一大早就梦到她来咬我,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衹看到花花举着小爪子,
以一秒十巴掌的速度呼她的脸,很快把她打得耸搭着耳朵缩到了墻角,那副模样,
真是可怜又可爱。

  啊啊,很奇怪,我真的很奇怪,搞不好,我真是会对小动物发情的变态小子。

  就是不知道,爸爸会不会也经常梦到小猫咪。

  可能……不会吧。

  上次去见爸爸,外公外婆都劝他再找个女人结婚,虽然我听到不是很舒服,
但多少能够理解,当然,最后爸爸也没同意。

  眼看春节快到了,我止不住会去想,如果没有那场意外,或者干脆死的人是
我那该多好。

  当时我明明比爸爸妈妈先注意到掉落的玻璃,却衹是傻乎乎地抬头望着天。

  如果我反应快一点,一定能先把他们拉到旁边,至少我可以把他们两人推开,
那麽妈妈就还在,爸爸就不会这麽伤心。

  ……好希望哪天睁开眼睛,我变成了一衹小猫咪,安安静静地睡在妈妈的臂
弯裏。

(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