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狗狩猎场.功夫女明星又怎样】(迷奸、足控、丝袜)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业大牛逼
2022年1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290

  竹林间,数十个全副武装的军士正严阵以待地围着一名女子,纵使人数差异
明显,从他们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一丝轻松,一个个面色凝重。只见那女子一身纯
白的劲装,一头青丝扎在脑后,双目湛湛有神,肤白若雪,脚踩一双白色的过膝
长靴,俨然一副英气女侠的派头,似乎丝毫不把周围的士兵放在眼里。领头的一
人对被围在中间的女子厉声道「束手就擒吧郡主!」听到此言,白衣女子俊俏的
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束手就擒?你们也配?」清冷的声音幽幽传入军士们的
耳中,手中的兵器都不由紧了紧。

  「杀!!」终于,位于白衣女子身后的一名士兵率先出手,一刀砍向她的脖
子。虽说是偷袭,但白衣女子仿佛脑后长眼一般,娇躯微微一侧,便轻松躲开了
凶险万分的一击,再一扭身,飞起一脚踢在偷袭者的胸口,将这名可怜的小兵踹
飞几丈远。「下一个是谁?」白衣女子一边保持着高踢腿的动作一边轻蔑的问道。
「不要怕!一起上!」「对对,一起上!」似乎是受不了被三番五次的小看,所
有士兵夹杂着愤怒的喊声冲向了白衣女子。而白衣女子不紧不慢地游走在这些刀
光剑影之间,看似再凶猛的斩击都无法触及她舞蹈般的身姿,只见她时不时素手
一抬,就有一名军士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长腿一扫就有一人哀嚎倒下,不
一会,所有前来追杀的人已经躺在地上痛不欲生。

  「好!很好!卡!辛苦了!」随着远处传来一声,一群着装现代的人从四面
八方涌来,将白衣女子围在中间开始嘘寒问暖,要不是他们的着装和一个个谄媚
的面庞,简直让人以为是敌人援兵到了。「夏老师辛苦了!恭喜杀青啊!」「夏
老师不光演技好,连武打动作也这么专业!不愧是有底子的人啊!」「夏老师披
间大衣吧,天气冷」「……」

  对此夏晚枫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只是淡淡道「谢谢,我累了,想要休息一
会」说罢便推开人群兀自向着自己的保姆房车走去。走到一半,突然从人群中挤
出一个看起来十分油腻的中年男子,一边搓着手一边满脸堆笑的对夏晚枫道「晚
枫啊,辛苦了,晚上的庆功宴可一定要来啊!」夏晚枫抬眼看了看中年男子,眼
中闪过一丝犹豫,因为这个导演的名声在圈子里并不算太好,总有一些捕风捉影
的传言说这个导演喜欢潜规则戏里的女演员,但考虑到这些消息到底还是传闻,
到时候自己小心点就好了,片刻之后夏晚枫还是淡淡地说道「知道了导演,庆功
宴我会去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好的好的,一定来哈」看着夏晚枫远
去的身影,导演油腻的笑容渐渐浮现出一丝阴险,「哼,看你晚上在床上还是不
是这么傲!」小声嘀咕了一声后,导演又恢复了原来的喜洋洋的表情,回头招呼
众人收拾起了片场……

  「哎哟…疼死了」姜宇表情痛苦地蹲在墙角,双手捂着刚刚被夏晚枫踢过的
胸口缓缓道「你说这女人怎么踢人这么狠啊,啊?」一旁倚着墙同样表情痛苦的
小兵瞟了他一眼,接茬道「听说夏晚枫是跆拳道和散打的高手,别说是演戏了,
就算是真的动手,咱俩都不一定干得过她!」「那也不用下手这么重吧,差点踢
的我一口气没接上来,你说她踢我这么狠,我去要一张合影不过分吧?」姜宇继
续忿忿的说着。「唉,咱们这种小群演啊,赚的就是这受皮肉之苦的钱,咱们的
死活可没人管啊,不说了,去解个手」说罢倚墙的小兵便一瘸一拐的走开了,留
下姜宇一个人继续默默蹲在墙角。

  半个小时过去了,蹲在墙角百无聊赖等开饭的姜宇突然眼前一亮,他看见夏
晚枫从自己的房车中走了出来,似乎是出来透透气,见状姜宇迅速地凑上前去,
希望讨一个合照的机会,毕竟他这种十八线群演如果能和当红的夏晚枫有合照的
话以后接戏说不定都容易许多,再不济也可以在亲朋好友面前显摆一番,想到这
里,姜宇三步并两步地向着夏晚枫跑去。

  「夏老师,夏老师,我是刚刚的群演不知道能不能…」不等姜宇把话说完,
只见夏晚枫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一般淡漠的从他身边走过,甚至连一个拒绝都没
有,那份无视与轻蔑似乎戏里戏外都没有改变。旋即,一个女助理冲过来将姜宇
支开,嘴里说着一些警告的话语。姜宇愣愣的呆在原地,彻底丢掉了再去要合照
的念头,只感到深深的屈辱……

  晚上,杀青的庆功宴在导演包下的酒楼里举行了,作为这部戏的一份子,姜
宇也理所应当的参加了,只不过他们这帮群演的座位几乎被安排在了宴会大厅的
外头,但这好像根本没有影响这桌人大快朵颐的劲头,又或是他们早就习惯了这
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喝!兄弟们,诶今晚这边结束了,咱再找个地方去按脚,
嘿嘿,我可以知道一个按脚的好地方…」一个群演一边挥舞着酒瓶,一边露出一
个你懂得的表情。「我…我…唔…我去不了了,今晚我还得去看道具仓库」姜宇
一边干呕着一边回绝道。「喂…喂,我说姜宇你喝三瓶啤的就不行了?还算男人
不?」见姜宇面红耳赤的样子,另一名群演不禁嘲讽道。「不行了…不行了…晚
上还有活要干…我…我先去厕所醒醒酒…」姜宇一边摇着手,一边扶着桌子颤颤
巍巍地起身向厕所走起,只留下身后似嘲笑似起哄的笑骂声。

  再说身处主桌的夏晚枫,此时换掉戏服的她一头长发散在身后,身穿红色的
连衣裙,腿上穿着黑色的连裤袜,脚踩一双黑色长靴,比戏中少了一份英气,多
了一份女性的柔美。虽然主桌上都是美味佳肴,但夏晚枫对这种应酬的场面向来
不感冒,再加上自己在圈子里多年也见过不少同行在酒桌上被灌醉后玷污,所以
自己一直对这种饭局十分警惕,与周边的主演,投资人,导演也互动甚少,只是
偶尔夹一下菜,看看手机,丝毫没有融入的意思。菜吃的差不多了,只见导演端
起一个茶壶说道「这部戏能拍的这么好主要还是倚仗晚枫出色的表演,我知道,
晚枫不喜欢喝酒,今天我们就以茶代酒一起敬晚枫一杯。」说罢便站起来挨个给
主桌上的宾客倒茶。夏晚枫见状也不好拒绝,再说也是以茶代酒,大家都是喝一
个壶里倒出来的茶,心中的戒备明显少了许多。只是夏晚枫没看到的是,导演在
给她斟茶的时候手指在壶把内侧不留痕迹地扣动了一下……

  随着大家举杯共饮,茶水顺着夏晚枫的小嘴流入了喉中,导演兴奋地看着这
一切,极力地压制着自己躁动狂跳的内心,他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每一下的
心跳,如果周围没人地话他可能已经满地打滚欢呼庆祝了。「哼哼…任你这下再
怎么高冷待会都要变成我听话的玩具了…」导演一边默念着一边努力控制着自己
的表情,手却已经默默伸到自己跨间,按住那早已忍不住抬头的小兄弟。

  「只要在等10分钟…在等10分钟…」正在导演心里自言自语的时候,导演的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要是别人打来的导演根本就没心思理睬,可打开手机一看
竟然是家里的母老虎打来的电话,这下要是不接的话肯定会让自己老婆怀疑,到
时候有可能会坏了自己的大事,想到这里,导演很不情愿地接起了电话。「诶
…诶…都很顺利,正在搞庆功宴呢…」「什…什么…太吵了听不见?…换个安静
的地方?」「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行行行,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你说…」天
地良心啊,现在眼看夏晚枫就要被自己的药麻翻了,自己是万分不想离开这里一
步啊,但无奈家中母老虎步步紧逼,纵使有万般无奈,导演也直接起身离开去找
个安静的地方和自己老婆拉扯一番了……

  从喝完茶水过了一会儿夏晚枫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困意涌上心头,几乎已经
到了倒头要睡的程度,眼皮不住地要合上,现在的夏晚枫觉得强撑的每一秒都十
分煎熬,没时间去想到底是哪一步中了招,她现在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打电话求
救,但碍于导演还在场,万一自己离去的行为把他逼急了,直接来硬的,以自己
现在的状态可根本反抗不了…正在夏晚枫考虑着要不要强行离开的时候,只见导
演居然先行离去接电话了…这不经让夏晚枫喜出望外,提起最后的一丝力气迅速
找了个借口脱身了…

  十分钟后,导演急匆匆地从外面赶回来,他只希望自己回来时夏晚枫已经趴
在桌上睡着了,但面前的一幕让他躁动的小兄弟萎了一半,夏晚枫居然不见了!
强压下暴戾的情绪,导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些「内个…晚枫去哪了?」
「哦,她说她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一个主演回答道。「她…她身体这么不舒
服,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回去呢?对对!晚枫她贫血,说不定在哪晕倒了,快!
快去找她」导演听此噩耗忍不住大叫道,吩咐起众人一起寻找夏晚枫,他心中还
抱有最后一丝幻想,夏晚枫喝了自己的猛药应该走不远!说不定正倒在哪呼呼大
睡呢。「酒楼每个地方都找一找嗷,千万别漏了!」说罢导演自己便一马当先冲
出酒楼火急火燎地沿途寻找起来…

  众人看到如此心急的导演也是一阵诧异,但碍于导演的面子也只能开始找起
了夏晚枫,其中一名女演员在找到某一楼的女厕所时,赫然发现里面的地上四仰
八叉地躺着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吐的厕所里一地都是,这顿时让这位爱干净
的精致女演员失去了进去找人的兴趣,只是远远地对远处的同伴说道「这里面找
过了,没有看见晚枫…去别处找找吧」说罢便快速离开了女厕门口……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地上的姜宇被一股尿意憋醒,慢悠悠地从厕所地板上爬
了起来,使劲甩了甩头,缓缓推开一个厕所隔间想解决一下,但眼前的一幕让还
处于懵圈状态的姜宇瞬间清醒了过来,只见夏晚枫正无力地仰靠在马桶上,小脑
袋夸张的后仰着,一天长发披散,眼皮半合,露出大片眼白,小嘴微张着,发出
轻微的鼾声,双手垂在身侧,两条被裤袜包裹的大腿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哑光,
两只靴脚大大的分开,靴跟着地,靴尖朝天。眼前的美景已经彻底让姜宇当机了,
直到裤裆一整湿热才将他唤醒,姜宇,尿了……

  姜宇迅速地关上厕所门,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夏…夏老师?」,「嗬…嗬
…」但回应他的除了安静就只有夏晚枫平稳的鼾声。姜宇壮起胆子凑上前去慢慢
拔了夏晚枫的眼皮,只见眼珠夸张的上翻,其余都是眼白,并且充斥着血丝,俨
然一副被药翻的样子,姜宇见状与自己平时看的动作小电影里的女主角被药翻后
崩坏的表情一摸一样,只不过他从来没想过这一幕会在当红女星夏晚枫脸上看到。
此刻,姜宇感觉到有一股热血在胸膛中翻涌,他大胆地伸出两指到夏晚枫微张的
小嘴里一阵搅动,把玩着那滑腻的丁香小舌,发出咕叽咕叽淫靡的声音,口水顺
着夏晚枫的嘴角慢慢流出来,把玩一阵后姜宇收回了自己的手指,还带出一缕银
丝…见状,姜宇忍不住吮吸了自己刚刚带出的战利品,不由感叹道「真甜……」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姜宇自言自语道「你不是不愿意和我拍照吗?来,
现在让我拍个够!」说罢姜宇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手举着,另一只手拔开夏晚
枫的两只眼皮,「大明星,看镜头~」「嗬……嗬……」姜宇把控着夏晚枫无力
的小脑袋自拍着。拍完十几张后,姜宇一边把手伸进夏晚枫的连衣裙里把玩着那
弹中带软的美乳,一边惬意的欣赏着自己与大明星的合照,可惜这些照片注定只
能他自己欣赏了。

  了却一桩心愿之后,姜宇将注意力转向了夏晚枫长靴里的美脚,此时他才发
现,地上还掉落着一个手机,应该是夏晚枫的。姜宇左手轻轻摩挲着夏晚枫的大
腿,裤袜丝滑的材质加上大腿的弹软让姜宇感慨不已,与此同时姜宇右手轻轻松
开一只靴子的绑带,如同拆自己心爱的玩具一般,缓缓地将整只靴子褪下,一只
冒着热气的黑丝小脚应声落地,在冰凉地地板上弹动了一下。小脚足弓高高,形
态小巧,很难想象这样一只精致的小脚踹人居然这么痛。姜宇赶紧将黑丝小脚捧
起来贴在鼻尖深嗅着,在面庞上摩挲着,一股皮革的气息混杂着几分汗香涌入姜
宇的天灵盖,他不禁享受地喃喃道「学过散打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被我扒了靴子
玩脚?」说着一边还用食指在夏晚枫的脚心挠动,引得夏晚枫的小脚不时抽动一
下。「哟?还挺怕痒的嘛,待会可要好好惩罚你!」就在姜宇准备继续作恶的时
候,他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声音「哎呀这个厕所太脏了,我们换一个吧。」「好
的好的」随着脚步声远去,大气都不敢出的姜宇才慢慢安下心来,可他意识到,
呆在厕所终将还是有人来人往的危险,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

  姜宇突然想起来,今晚自己本来应该去看着道具仓库的,那里的钥匙只有自
己有,如果把门一锁就谁也进不来了,想到这里,姜宇计上心头,万般不舍地放
下夏晚枫的小脚。「等我回来。」姜宇心中默念一声,便将厕所门关好,飞奔了
出去,过了一会,姜宇推着一个装满戏服的车子停在了厕所门口,匆匆忙忙冲到
刚刚的厕所隔间,打开门,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夏晚枫依旧乖巧地摊在原地,宛
若等着丈夫归来的妻子。姜宇忍不住捏了捏夏晚枫柔嫩的脸蛋,「真乖。」

  姜宇推着装戏服的车子往道具仓库走着,除了媳妇饿,车里面自然还装着酣
睡的夏晚枫,此刻她正倒栽在一堆衣服中如同货物一样被姜宇运向仓库。姜宇走
着走着,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赫然是之前一同喝酒的群演,
不过看他走路的样子,显然已经醉的没有人样了。同时,喝醉的群演也看到了姜
宇,咧嘴一笑便扭到了姜宇面前,一手扶停了姜宇的车子,把姜宇吓的一哆嗦。
只见那群演醉醺醺地打着酒嗝道「隔…妈的…这把半夜的…导演居然…居然让我
们去找什么夏晚枫…你…你说可不可笑…隔…」听此,姜宇只能尴尬地应和道
「哈哈…是挺离谱的,哥你先找,我要去看道具仓库了…」说完姜宇本着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的理念只想尽快脱身。「不…不…不行,我怀疑夏晚枫就…就在这个
车里面……我…我要搜查…一下……」这醉汉的鬼话吓得姜宇手足无措,只见喝
醉的群演自顾自地伸手在衣堆里拨弄起来,更糟的是,因为刚刚路上的颠簸,夏
晚枫没穿靴子的那只裤袜脚有三分之二已经露在了外面,甚至有几次已经被醉汉
的手拨动到了,软软地弹动着。这看得姜宇已经准备当街行凶了,但峰回路转的
是,醉汉在拨弄了一阵后咧嘴一笑「嘿嘿…果然没有……我……我再去别处找找
……」说罢便晃晃悠悠地离开了,留下姜宇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一番波折后,姜宇终于锁上了道具仓库的大门,夏晚枫在地上静静的躺着,
今晚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搅他的好事了。正当姜宇准备进入正题的时候,他突然发
现不远处的衣架上正挂着今天夏晚枫拍戏时的戏服,白色的劲装和长靴,姜宇不
由来了兴致,剥下了夏晚枫的红色连衣裙,裤袜和剩下的一只长靴,让只穿着裤
袜的夏晚枫又套上了自己的戏服,「郡主真美啊」一边说着,姜宇一边抄起夏晚
枫的一只白靴挑衅道「来啊,继续踢我啊!」说着还将夏晚枫的脚往自己脸上撞,
撞了两下后姜宇继续道「踢够了吗?踢够了可到我惩罚你咯!」说罢便一把扯掉
了夏晚枫的白色长靴,大口一张将她的足趾连通前半个脚掌都含了进去,舌头在
粉嫩的足心打转,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夏晚枫的足趾因为自己的舔动在嘴里蜷动
着,甚至她的裤裆处都可以看见一丝湿润。

  姜宇一边品尝着夏晚枫的一只美足,将夏晚枫另一只靴脚架到自己肩上,一
边解开了自己和夏晚枫的裤子,一手扶着自己早已通红肿胀的铁棒狠狠插入了夏
晚枫湿润的嫩穴中!「你不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吗?你不是武功高强吗?怎么被我
一个小卒给肏翻了?」「干死你!干死你!」「唔……好紧」可怜的夏晚枫在小
脚和小穴的双重刺激下被干得靴脚狂抖,两眼翻白,小舌也缓缓伸出唇外,一副
被玩坏的样子……

  又抽插了数十下,姜宇吐出了夏晚枫的小脚,将她的双腿一并架在左肩上,
狠狠地将夏晚枫的双腿压向她的身体,由于夏晚枫身体出色的柔韧性,她的身体
几乎像是对折了一般,姜宇顺势解开夏晚枫的衣服,一口含住她高耸的乳尖维持
这个姿势又是一阵肏弄,终于他忍无可忍精关一开,一泻千里,又是把夏晚枫刺
激的疯狂抽搐……

  夏晚枫两腿呈m 字型瘫在地上,犹如一只青蛙一般。姜宇发泄过后休息了一
会,又拾起丢在一旁的黑色裤袜,将它套在夏晚枫的一条光腿上,又剥掉了她的
另一只白靴,将两只风格不一的小脚贴到自己软掉的肉棒处摩擦,在足心的软肉
和裤袜丝滑的双重作用下,姜宇很快恢复了活力,这不禁让他感叹,再好的春药
也没有这双小脚好用啊!想到这里姜宇一边啃着夏晚枫的脚丫子,又一边将重振
雄风的肉棒插入她的体内……

  除了姜宇在一旁架设的手机录像外,寂静的夜里无人知道这对男女在仓库中
的激情,今夜,还很漫长……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