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第三十五章:卿之疾苦,我心之忧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反串白
2021年9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原创首发
字数:5921

           第三十五章:卿之疾苦,我心之忧

  张阿大发现自己的表妹似乎是真的累坏了,一直睡到太阳落山都没有要醒的
迹象。

  期间二夫人院里的小丫鬟还奉命送来了晚饭,被张阿大婉拒了。

  他只是问了一下晚上能不能用厨房,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张阿大又继续拥
着风铃儿柔软温热的身子,给睡梦中的她带去暖暖的安全感。

  半夜风铃儿饿醒了,撒着娇,缠着张阿大一定要跟他一起去厨房。

  于是小丫头一整个做饭的功夫,都骑在表哥的肩膀上。她也不是第一次这么
干了,只不过平日里心疼自家表哥,舍不得任性而已。

  所以但凡她想要任性一次,张阿大都会毫无怨言的满足她。

  小妮子吃饱肚子,又思了淫欲。从骑肩膀,改为了骑表哥的另一个地方。这
让在一旁偷看,还在沉迷于兄妹温馨时刻的红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却也没有
放过这场春宫戏。

  「表哥,谢谢你陪我~」

  大清早,风铃儿服侍着张阿大穿戴完毕,亲昵乖巧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看到张阿大的眼神,又害羞一笑,在他的嘴唇上也亲了一下。

  「还用得着客气?你这两下子招呼我,我不肯定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张
阿大摸了摸风铃儿的脑袋,用玩笑话和风铃儿打趣了两句,这才从二夫人院告辞。

  离二小姐李花溪约定的时间还早,张阿大在府中各处都露了脸,巡查了一下
他负责的筹备工作。

  没完成的跟一下进度,吩咐安排的家丁丫鬟跟进,已经完成的,也要重新检
查一遍,以保证万无一失。

  就在这档口,正巧遇见了大夫人周茹又带着萱儿和芙儿两个丫鬟,面带寒霜
的从长廊走来。

  「阿大见过夫人。」和家丁叮嘱两句后,阿大遣散他们,朝着走来的周茹行
礼道。

  周茹远远见着张阿大在与家丁商议,面容上的冷意便少了一些,等来到他面
前时,一身的怒气便已经散尽了。眼神柔和的看着张阿大微笑道:

  「这一大早你就又在督促进度啊,哎,和你一比,府里那些老家伙简直白活
这么大年纪!若是能有你一半的态度和能力,本夫人都要烧高香了!」

  张阿大听着周茹的夸赞,心里其实有些惭愧。不过周茹的言语间完全没有主
仆的生疏,仿佛是在对看中的后辈说话一般!

  这让张阿大心头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但他倒不至于忘形,依旧态度真诚道:

  「夫人谬赞了,阿大其实也是性子疲懒的,但是有夫人这样不辞辛劳,事事
躬亲的榜样在前,阿大又怎好疲懒下去,而不向夫人学习?」

  果不其然,周茹一听,唇角便不由得勾起,眼眸含笑的说到:

  「我乃是李家的大夫人,打理李家即使辛苦,那也是理所应当!而你与他人
不同,倒是能把我的举动看在心里,又踏实去做,说明你也是看透了这点,把自
己当做李家的一份子,而这也是你让我最满意的一点~」

  「阿大必然牢记夫人的嘉奖,愿意继续努力,让夫人不必每日操劳!」

  周茹越是夸赞,张阿大便越是吹捧和谦虚,萱儿和芙儿两个小丫头没听出来
这种拍马屁的方式,全都觉得府里只有张阿大才是最明白大夫人的辛苦,也最体
恤大夫人的人!

  比起两个丫鬟,周茹倒是很清楚张阿大的奉承,然而她却并不反感,谁不喜
欢身边能有一个有能办事,又不死板,善解人意还嘴甜的管事呢?

  「哎,如若不是你现在去了二夫人院任职,这话本夫人就信以为真了~」

  周茹露出一副有点可惜的模样,张阿大不由的脸上尴尬,却又不知怎么「狡
辩」,只能沉默之后挠了挠头。

  「嘻嘻,张管事的嘴里怎么蹦不出花儿了?」两个丫鬟见到这一幕,都忍不
住笑到。

  周茹也有些忍俊不禁,像张阿大这样的男子汉,不时也会露出这般憨直的像
是孩子一样的模样,这让她心中升起一种对子侄般的疼爱感觉。

  「阿大,且先不必忙了,跟着我走走吧~」

  「谨遵夫人之命!」

  「不必太过拘谨!」

  「是……」

  周茹带着张阿大,一同巡视了其他还未完成的筹备项目,尤其是那些还有些
未解决的问题的,周茹都从张阿大那里听取了意见,并且吩咐下人按照张阿大的
提议去做。

  途中周茹与张阿大边走边聊,发现这个看似粗笨的汉子居然十分健谈,涉略
也颇为广泛!

  即使周茹特意谈到一些偏门的,一般男子不会了解的事,张阿大也不会一窍
不通,都能以他自己的理解予以回答。

  「话说回来,昨日随行的家丁提前回来报信,新妾的双亲大概明天下午就能
到府了,不知道你准备的如何了?」周茹轻慢的渡步,心里有些在意阿大入府前
的经历,却不想让他为难,便换了个话题。

  张阿大倒是不知道周茹的心理活动,顺着话题说到:「回禀夫人,其实我并
没有做什么特定准备……」

  「哦?为何?」周茹微微侧身,扭头看了一眼落下她半个身位的张阿大。

  「投其所好,随机应变罢了。」张阿大言简意赅道。

  周茹一听,眼眸微亮,随即轻轻点头道:「如此甚好,果然你办事我是不用
担心的~」

  张阿大心里忍不住有些侥幸,他其实也没重视这件事,转而就把这事忘了。
不过在他看来也确实不需要提前准备,所涉猎不过四个字,吃喝玩乐罢了。

  刚进大夫人院里荷塘上的廊道,周茹忽然眉头一蹙,步态身形便有些迟缓,
又勉强走了几步,这才终于停下,微微蹲下身子。

  「夫人怎么了?」张阿大关切的问到。

  「哎呀,夫人今日又走的太多,腿脚不适了!」萱儿和芙儿连忙上前,左右
搀扶着周茹,到一旁的湖上小亭暂歇。

  「不碍事的,老毛病了,倒也多亏这毛病,不然本夫人也是个闲不下来的~」
周茹似乎不想张阿大过度担心,打趣的说道。

  张阿大哪能看不出周茹有些逞强的模样?看着周茹典雅熟美的脸庞不时眉头
微蹙,他也没有说话兴致,知道周茹此刻也不适合多说话。

  一路到了亭中,待到坐下,周茹脸上不舒服的神色才消散了一些。

  不用忍着酸痛,周茹这才有精神看向张阿大。但她脸上刚刚露出的表示轻松
的笑容,在看到张阿大凝重且关切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便不由得顿住了。

  周茹的心头微颤,随即身子里便充满了一股暖意。如果说之前张阿大只是嘴
上说想要为她分忧,让她不再劳累,那么此刻,她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张阿大眼
神中无法掩饰的担忧和怜惜!

  「阿大……」周茹倒是没有再逞强,微笑里带着淡淡疲倦道:「不必这样担
心,实话说我倒真没有觉得很累,今天主要还是被那几个管事气了一下……」

  「夫人这老毛病多久了?」沉默了片刻,张阿大语气温和低沉的问到。

  周茹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芙儿嘴快,连忙道:「张管事入
府前就有这毛病了呢!只不过没有现在这般严重。」

  「你这丫头,怎能称得上严重?只不过稍微频繁了一些罢了。」周茹摇头轻
笑,芙儿这小妮子一开口就是火上浇油。

  然而萱儿也是赞同芙儿的话,有跟着说到:「怎不能算是严重?夫人现在一
天能走的都不如以前多了!」

  周茹张了张嘴,眼看是堵不住这两个小丫头嘴,只能是颇为无奈的看向了张
阿大,心中却不由有些享受着被人担忧挂心的滋味儿。

  「夫人,请允许阿大失礼。」张阿大当即单膝下跪,对周茹抱拳行礼道。

  这下子三女有些惊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阿大身上,周茹低头看着身前对她
屈膝下跪的汉子,连忙道:「你先起来,旁的也无外人,何必如此行礼?」

  「我不起,因为我今天必须为夫人检查一下身子,必然会有失礼之处,所以
提前请罪!」张阿大一副耿直的模样说到。

  周茹愕然,和一旁的萱儿芙儿对视了一下,随即忽然噗嗤一笑,在两个小丫
鬟银铃般的笑声中说到:「好好好,本夫人竟不知道你还有这等本事,今日可得
好好见识一番~」

  「那夫人便容阿大失礼了。」

  「本夫人自然也知道病不避医的道理,请张大夫施术吧~」

  周茹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张阿大,有些期待他是否真的能化解她的病痛。
事实上如果换成其他人,周茹是绝没有这么好说话的,但张阿大真心为她好的感
情,确实让周茹愿意在某种程度上对他给予信任。

  张阿大倒是没有再多说,慢慢伸手探向周茹裙下的一双精巧绣鞋。当大手快
要碰到之时,那只小脚却突然向后一缩,张阿大没有勉强,只是转而抬头看向面
前的周茹。

  这为李府大夫人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一丝窘迫的微羞,她看到张阿大询问
的目光,便开口道:「阿大,本夫人刚在府中巡游过,恐有些刺鼻……要不然还
是先净足一番……」

  「夫人,病不避医。」

  张阿大伸手再探,这下便将那低调精巧的绣鞋抓在手中。

  一手托着纤细脚踝,一只手摘下绣鞋,张阿大鼻尖传来微微汗味,融合着周
茹身上的香味淡淡发酵,比起真正的臭味,这味道甚至可以算作足香。

  两个丫鬟眨着眼睛,看着张阿大称为失礼,实际极为谨慎小心的举动,心中
都不知为何有些艳羡起自家夫人。

  而身为当事人的周茹,更是被一种莫名的异样感弄得有些坐立不安,尤其是
那双大手轻柔的握住她的足掌时,虽然隔着布袜,但还是让她忍不住攥住了手心。

  「夫人有没有觉得小腿酸痛?」张阿大将周茹的脚放在膝盖上,一边在脚心
的一处地方轻柔按压,一边询问道。

  「是有一些……」周茹镇定下心思,感受着小腿肚的酸胀说到。

  「恕阿大冒犯。」张阿大说罢,一只大手沿着脚踝向上,握住了周茹柔软的
小腿肚,毫无阻隔的揉捏着她柔滑的肌肤,而另一只手则继续在足底按压穴位,
只不过力道开始发生了变化。

  「嗯……」周茹眉头微蹙,喉咙里刚刚发出第一声轻哼,便立刻压抑下去,
任凭张阿大按压,也只是呼吸紊乱些许,只不过一时间也顾不得羞耻了。

  张阿大闷不做声,只是细致的按压揉搓着,就这么持续了小半柱香的时间,
他才再次问到:「夫人可有什么感觉?」

  「似乎……有些发热了,除了酸胀也没有其他感觉。」周茹放松呼吸,如实
说到。

  可见张阿大眉头却又紧蹙了一些,周茹不由出声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回夫人,按常理说,一般的劳累酸痛,经由我刚才的按摩法子已然消除酸
痛,只剩酥麻之感……」张阿大说着松开了周茹的小腿,转而将她的这只脚放下,
又脱下另一只脚的鞋子,将穿着白布袜的脚放在了膝盖上。

  「啊?那我们夫人腿脚的毛病便不止是过度劳累了?」萱儿一听,便有些紧
张的询问道。

  「先莫着急,我再试试另一边。」张阿大说着,用同样的手法开始按摩起来,
大约相同的时间之后,他再次看向周茹。

  此刻周茹的心也不免有些悬着,眼眸眨动的看着张阿大摇了摇头,说到:
「也是一样的……」

  「夫人除了日常的事务外,还有没有其他劳累身子的活动了?」张阿大换了
一个方面询问道。

  「倒是没有,管理事务已然疲累,闲暇时都在休息养神,看看书聊聊天,打
发时间罢了。」周茹如实告知。

  张阿大点了点头,又问到:「那夫人还有没有其他什么老毛病?」

  周茹一听,略微思索,旁边的芙儿便替她找了出来:「夫人偶尔会头晕乏力,
对了,张管事前日到院里拜访时,夫人就身子不适呢!」

  「原来如此,目前看来,说不定这二者互有关联……」

  见张阿大凝神思索,周茹也不去打扰,只是活动了一下腿脚,发现确实缓解
些许疲乏,心中对张阿大有了更多的认识,不免好奇他还有什么样的其他本事。

  「阿大,你有何想法?」见张阿大回过神来,周茹询问到。

  「回夫人,一个人身上的病症,除了外部的感染,必然与他的生活习惯有很
大关联,我想还是需要更加了解才能做出判断,因此……」

  周茹见张阿大欲言又止,心念一转便想到他的意思,忍不住脸上浮现出了些
许红晕,却也不止是男女之别的羞意,主要是她确实觉得自己行走之后脚上不干
净。

  「病不避医,若是阿大你不介意,本夫人自然无妨。」

  张阿大点头称是,告罪一声,便再次捧起周茹的一只脚,缓缓脱下了布袜。

  看着膝盖上搭着的雪白玉足,张阿大片刻的失神后连忙稳定思绪,他轻轻握
住,温热粗糙的掌心与冰凉嫩滑的玉足相合,两人都不免身子一僵。

  萱儿和芙儿却没有看出自家夫人和张阿大遮掩的心思,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
张阿大认真为周茹按摩的手法。

  事实上张阿大对周茹,更多的是敬爱之情,他一方面欣赏于周茹管理李府的
操持能力,另一方面他也是蒙受周茹的赏识青睐之恩。

  而张阿大也因此明白了,正是因为有周茹这样的娘亲,才会教出李玉蝶那样
待人温和,性情善良的女儿。

  于是对于李玉蝶的关心怜爱,也一部分的转嫁到了大夫人周茹的身上。

  「说起来,夫人平日里诸多劳累,可玉足却还是柔软娇嫩,不知是不是有什
么独特的原因?」

  周茹不觉心头有些异样,她这辈子第一次听李老爷之外的男子夸赞她的玉足,
但她知道不该有这样的感觉存在,于是连忙打消心绪。

  一旁的萱儿接话道:「张管事果然慧眼,夫人其实原本脚上也是生了茧子的,
后来老爷就说凭白糟蹋了一双美物,过了些时日就从西域带回来了一些泡脚的药
粉,夫人用了以后果然消了茧子,后来每次回院里都要浸泡一番。」

  周茹蓦然间玉颜红晕,强忍着芳心的羞耻,压下了训斥萱儿的念头。因为那
句糟蹋了美物,乃是李老爷与她巫山云雨后,把玩玉足时说的床笫之话!如今说
给了张阿大听去,简直就像是当时他在场一般!

  张阿大却不知周茹的心思,也没见着她红润的脸颊,只是盯着她的白嫩玉足,
心中倒是十分赞同这美物的称呼。

  若是被周茹知道他此刻的心思,即便再欣赏他,也定要狠狠的瞪他一眼!

  「不知夫人用药水泡脚时是何感受?」张阿大也不敢一直看着不说话,怕周
茹看出端倪。

  「倒是十分清凉,而且只消浸泡片刻,酸痛感便淡了许多,只是麻木而已。」

  听到此处,张阿大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将周茹的鞋袜重新穿好,一边穿一
边说到:「回夫人,我这边有一番推测,但还不确定,便先提出几个法子,待夫
人实行一段时间后再依情况确定。」

  「是何办法?说来听听。」周茹的面色自然恢复,情绪也平静下来。

  张阿大起身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掏出自制的记事本和炭笔,一边写着一边说
到:

  「首先,夫人劳累后,务必只用热水泡脚,缓解乏累即可。若再出现腿脚酸
痛的情况,不要强撑,要立刻休息。还有就是,先暂时不要再用那药粉泡脚,观
察后续情况。」

  「你的意思是,我的毛病是因为这个药粉导致的?」周茹眨着眼睛疑惑道。

  「暂时还不清楚,或许也是用法的事。」张阿大摇了摇头,他也不能立刻下
定论。

  「还有,我写的这个方子,夫人可每日睡前熬制一碗喝下,对身体只有益无
害。」

  周茹接过单子,脸上有些为难之色,踌躇道:「这病还需要喝药吗?」

  张阿大一愣,随即忍不住微笑起来,回答道:「夫人放心,这也不算药方,
乃是女子月事时饮用的滋补汤剂,可养身造血,加了蜂蜜,很甜的。」

  周茹不由得脸上微红,被张阿大这个晚辈看透了她害怕喝药的少女般的心思,
有些淡淡羞耻,只能开口掩饰着尴尬道:

  「那就好,那就好,本夫人还以为这病症已经严重到需要药石的地步……」

  张阿大也不戳穿夫人,只是心头带着笑意的起身,拱手道:「那夫人便好生
休息,阿大先告辞,过些时日再来拜访,查询夫人病情。」

  「那好,今日就多谢张大夫了,若你能治好本夫人这顽疾,本夫人必有重赏!」
周茹打趣的对着张阿大说到。

  「阿大定不负夫人重望!」

  (周茹好感度+1)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