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第十章:幸福的婚后生活)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aya90
2021年5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669

  感谢各位狼友的观看和支持,《日常》的倒数第二章奉上。

  本章是赶出来的,所以写的不怎么好。

  本章的过敏源:孕妇。

            第十章:幸福的婚后生活

  隋萌的婚后第一天早上是在厕所被尿浇醒的,虽然尿到了自己眼睛里,蛰的
很难受,但是隋萌还是做到了一个新婚妻子的责任,帮着三个傻老公清理晨尿,
清理方法自然是张大嘴巴——喝了。三股骚黄的尿液灌到隋萌的嘴里,溅起丰富
的泡沫,没两秒就灌满了。隋萌连忙闭嘴咽下去,然后马上张开嘴,继续接尿。
一连咽了十几口,才把三个老公的尿喝完,喝完以后,隋萌顾不得满脸的尿,顾
不得被尿浸湿的头发,甚至顾不得被尿蛰的红肿的眼睛,而是继续张大嘴巴,因
为她知道,老公们尿完尿了,但是还没拉屎呢。隋萌刚睁开眼,结果三傻一口黄
痰就吐到了隋萌的眼球上,隋萌刚想伸手去揉眼睛,结果三傻一脚踢开了隋萌的
手,然后大声的命令道:「不许揉眼,把你的左眼也睁开!」

  隋萌不敢忤逆,睁开了被蛰得通红眼睛,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脚踩在了自己的
脸上,这只脚的大脚趾正好踩在隋萌的眼球上。

  「啊!主人饶命啊!贱狗的眼珠子要被踩爆了!」

  三傻可不管这个,大脚趾用力的往下按隋萌的眼球。很快,隋萌的眼睛就充
血变成红色的了,即使三傻拿开了脚丫子,隋萌的左眼睛也什么都看不清了。但
是这并不妨碍隋萌给她的三个老公清理晨便。

  三大坨热乎乎现拉的大便进肚,隋萌满意的拍了拍撑起来的肚皮,然后就被
大傻拖出厕所,丢到了院子里。隋萌凭着还能看见东西的右眼,摸索着进了厨房,
开始给三个老公准备早饭。

  早饭吃完以后,就是今天上午的淫虐项目了,什么项目呢。想当初在破工厂
认那群流浪汉的头目黑哥为主人时,搞了一个认主仪式,在仪式上隋萌的小腹被
烫了一个大写的「XN」标志,意为性奴。而现在,三个流浪汉打算也在隋萌的
身上添点什么。对此隋萌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们现在是自己的老公,在自己身
上做个记号也正常。

  很快,三个流浪汉就打定了主意。大傻计划在隋萌的左屁股蛋上烙两个字
「畜生」,右屁股蛋上烙两个字「淫奴」;二傻打算在隋萌的后背上烙四个字
「人肉公厕」;而三傻最缺德,他打算在隋萌的脸上烙两个字「母狗」。

  计划完以后,三个流浪汉委托医生帮忙制作给隋萌烙字的烙铁。而医生也确
实给力,不知道从那里弄得,一个小时的功夫,相应的小烙铁就制作好了。隋萌
被绑在调教室里的刑架上,看着她的三个老公把烙铁烧的通红。隋萌看着拿着烙
铁走过来的大傻,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然后对大傻说道:「大主人,您可不能白
在贱狗身上做标记啊。」

  大傻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隋萌说道:「贱狗希望一会儿做完标记以后,您能和二主人和三主人一起,
狠狠地淫玩虐待贱狗一顿。」说完还俏皮地放了个屁。

  大傻拎着烙铁来到隋萌身后,把嘴里的烟头狠狠地怼在隋萌的屁眼儿上。

  「啊——」隋萌发出一阵惨叫,紧接着就是被虐爽了一般的浪叫。

  「臭腚眼子,早晚给你玩儿烂!」说着,大傻就把「淫奴」两个字,按在了
隋萌又大又白的屁股蛋子上。没等隋萌的惨叫声音落下,「畜生」两个字也烙在
了隋萌的另一半屁股上。

  就在隋萌疼的欲仙欲死也爽的欲仙欲死的时候,二傻拎着他的烙铁也来到了
隋萌的身后,把「人肉公厕」四个字按到了隋萌的后背中间。通红的烙铁烫烂了
隋萌白皙光洁的后背皮肤,把隋萌皮肤下面的脂肪都烤了出来。皮焦肉臭是身体
上的感觉,而被主人烙下耻辱的烫痕则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快感。

  「啊,主人,贱狗好爽啊,贱狗想要。」

  「要!要!要个屁要!成天就知道要,赶明儿,把我们村的驴牵了来,操死
你!」三傻叫骂着,然后抱着隋萌的身体,用膝盖使劲地猛磕隋萌的下体。

  「啪——啪——啪——」坚硬的膝盖不断地撞击着隋萌的耻骨,把隋萌撞得
嗷嗷直叫,可是她的双腿被绑着,只能任由三傻虐打下体。没一会儿,下体的疼
痛就掩盖了烙字带来的心理上的快感,而心理上的快感衰退以后,屁股、后背和
下体的疼痛就席卷而来,让隋萌十分的痛苦。

  「母狗就是母狗,哪怕是高潮,没有我们的允许,你都不能有!」二傻给隋
萌烙完字以后,来到隋萌的面前,对着隋萌说出了十分残忍的话。

  连高潮都要由主人允许才行,我真是淫贱呢。隋萌心想道。不过,随后她又
想道:这样淫贱屈辱的生活不正是自己自找的吗?想当初,从自慰到自虐,再发
展到吃屎喝尿,认医生为主人,接受医生的药物改造。去给一大群流浪汉当性奴,
甚至给流浪汉们表演和流浪狗交配,还为了一个流浪汉差点让人虐死。自己一次
次的突破做人的下限,以至于到现在哪里还有做人的样子,哪里还有做人的资格。
对,我不配做人,那个叫隋萌的女人早就该死了,现在世上只有一只叫隋萌的淫
贱母狗,一只只配吃屎的母狗,一只任人淫玩残虐的母狗。既然是母狗,那么听
从主人的命令,这不是应该的吗。

  想通了的隋萌,立即对着二傻露出讨好的媚笑:「二主人说的对,贱母狗就
是主人们的泄欲工具,主人们想怎么玩怎么玩,想怎么虐就这么虐。别说高潮贱
母狗不配有,就是拉屎撒尿没有主人的允许,贱母狗也会憋着的。狗嘛,当然要
听主人的。」

  二傻听了隋萌的表态,满意的扇了扇隋萌的脸蛋儿,隋萌立即伸长舌头,像
狗一样,舔二傻的手指。二傻笑了笑,突然抽回手,随后狠狠地扇了隋萌一个大
嘴巴子。隋萌的脸当即就被扇红了,火辣辣的疼。隋萌却没事儿似的,嘴里发出
了委屈的「嗷呜」声,然后还用娇媚的呻吟似的嗓音「汪汪」叫了两声。

  这时候三傻拎着烙铁走上来,「啪——」的一巴掌把隋萌的另一半脸也扇红
了,而后举起手里的烙铁说道:「贱狗,给你的狗脸扇肿了是为了好给你烙字,
知道不。」

  还没等隋萌说句话,三傻的烙铁就怼到了隋萌的脸上。这张从没破过相的脸,
现在留下了的耻辱印记。右脸被烙了一个「母」字,紧接着,左脸被烙了一个
「狗」字。三个流浪汉给隋萌烙完字以后,并没有把隋萌丢下不管,而是在医生
的指导下,开始给隋萌配药。

  按道理,家里有医生之前留下的各种快速恢复药剂,但是这次,医生给三个
流浪汉留了一个特别的配方,那就是用大便和着药膏涂抹隋萌的烫伤,这样既能
使隋萌的伤口快速恢复,又因为有大便能减缓药效,在皮肤上留下烫疤,更关键
的是,还能让隋萌身上烙的字散发大便一般的臭味儿。贱狗一身贱肉,贱肉上面
还有淫言秽语,而且还一股子屎臭。而且另医生没想到的是,自此以后,赶上阴
天下雨什么的,隋萌身上烙了字的地方还会红肿瘙痒,越挠越痒。十分符合隋萌
目前的淫臭下贱的设定。

  药敷好以后,医生就离开了,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剩下的就看隋萌和她的三
个新婚丈夫的了。临近中午,隋萌身上的药膏也陆陆续续干燥脱落了。而在白皙
光滑的皮肤映衬下,红里透着黄的烫疤格外的显眼,而凑近了还能闻见淡淡的屎
臭。不过三个流浪汉也没有为难刚从刑架上下来的隋萌,而是让她休息了休息,
去做中午饭了。毕竟虐玩母狗也是个体力活儿,吃饱了才能好好玩儿。

  隋萌在厨房里做饭,三个流浪汉在客厅里商量着下午给隋萌整个什么活儿。
恰巧,电视里正在放古装剧,牢头正在大狱里审问犯人。三个人眼神一对,好了,
就它了。

  中午吃完饭后,三个流浪汉就开始布置上了。准备好以后,由二傻和三傻把
外面刚刷完碗的隋萌拖了进来。押着隋萌跪在茶几前,茶几后面坐着大傻。

  大傻一拍桌子,怒道:「大胆罪犯,快快交代,你把偷来的财物藏在哪里了?」

  隋萌寻思着,大傻这是又犯傻病了吗?什么财物什么的,还有这个学人家电
视里半文半白的说话干什么?

  「大胆!还敢不交代!来人啊,大刑伺候!」大傻一拍桌子,大吼道。

  下面的二傻和三傻欣然应诺,然后拉过茶几,把隋萌抬到茶几上,抄起旁边
的两根「打狗棍」,然后对着隋萌的屁股蛋子狠狠地抡了下去。

  「啪——啪——啪——啪——」二傻和三傻配合默契,一人一边,一人一下
以匀称的速度打着隋萌屁股。

  隋萌其实很喜欢让人打她的大屁股,这样不仅有心理上的快感,屁股肉的颤
动也会让下体产生些许的身体上的快感。所以,她决定加大「计量」。于是隋萌
喊道:「大人,贱奴没拿什么财宝,打死贱奴也不知道。」

  「啪——啊!啪——啊!啪——啊!啪——啊!」隋萌也如愿以偿,二傻和
三傻明显打得更使力气了。

  隋萌的屁股又挨了十几下以后,隋萌依然没有改口,于是大傻决定换刑。二
傻和三傻丢掉手里的木棍,然后由二傻按住隋萌,大傻按住隋萌的手,三傻则抄
起了一把竹签子,还是外面烧烤摊子用过后丢掉的。

  三傻抓着隋萌的手指头,把竹签子的尖头对准隋萌的指甲缝,然后狠狠的往
里一扎。

  「啊——啊——」这次的惨叫是真正能够的撕心裂肺的,隋萌之前从没有被
这样虐待过手指,哪怕之前在破工厂里被砸断手指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疼的令人难
以忍受。但是这个竹签子扎手指,让隋萌十分的痛苦。

  可是三傻可不会因为隋萌痛苦而轻饶了她,又一根竹签子又被他拿了起来,
扎到了隋萌的另一根手指头的指甲缝里。

  隋萌的惨叫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三傻把二十多根竹签子全插进隋萌的
手指和脚趾缝里才算结束。隋萌已经疼得叫不出声来了,躺在地板上,四肢蜷缩
在一起,手脚上面鲜血横流,大量的竹签子还颤颤巍巍的插在指甲缝里。虽然疼
得要死,但是隋萌却不敢把竹签子拔出来,因为她的三个主人还要继续虐玩她。

  「说,你是招还是不招!」大傻还在戏里,看样子还有对隋萌的刑虐。

  「贱奴真不知道什么财宝啊。」隋萌委屈的说道。

  见隋萌还这么硬气,二傻和三傻开始捻动隋萌指甲缝里的竹签子。竹签自己
本身紧紧地扎在隋萌指甲下面的肉里,结果让二傻和三傻这么一捻,本来已经有
点适应了疼痛的隋萌,再次发出嘶哑的惨叫。

  实在受不了的隋萌决定招了,但是她哪里知道财宝在哪儿,所以她就把自己
平时放银行卡和现金的地方交代了出来。三个流浪汉翻出隋萌的存款后,非常高
兴,因为它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一千多块钱现金)。

  但是拿到钱的大傻还是没有放过隋萌,他揪着隋萌的头发,问道:「除了这
些还有吗?」

  隋萌琢磨了一会儿,家里值钱的东西还有什么,想了一会儿,还真想到了。
那是隋萌还工作的时候,买的一些首饰,医生也送给过隋萌一些金银玉石的饰品,
这些东西隋萌都没怎么戴过,后来搬家回来后,都被隋萌藏在空调柜机后面了。

  隋萌觉得自己都成了母狗了,以后没机会再当个人了,这些东西就该奉献给
自己全身心侍奉的主人们。于是隋萌赶紧交代了藏这些首饰的地方。

  「好啊,大胆贱狗,果然还有隐瞒,老二老三,把她吊到外面去。」大傻说
完,就去空调那里翻找去了。

  二傻和三傻一把将隋萌手上脚上扎着的竹签子拔了下来,然后拖着疼得无法
行动的隋萌,出了屋子,来到院里。

  把隋萌拖到吊架前,用绳子挽了一个绳套,套在了隋萌的脖子上,然后升起
绳套。当然二傻和三傻没打算吊死隋萌,而是升到隋萌踮起脚尖勉勉强强能站住
的的高度就停了下来。隋萌被绳子勒的有些上不来气,而脚尖在不断地找着平衡,
企图让自己的脖子好受些。

  二傻和三傻看着不断扭动的隋萌,觉得十分好玩,然后用脚尖踩在隋萌支撑
身体的脚指头上,不停地捻动。隋萌被踩的很疼,可是又不能躲避,这样会让自
己的脖子更难受。而隋萌难受的样子,让二傻和三傻更有兴趣了,二傻踩着几块
砖,抱起隋萌的一条腿,然后扶正鸡巴,插到了隋萌的阴道里。至于三傻,则拿
来了几个图钉,撒在了隋萌的脚下。

  过了一会儿,大傻拿着隋萌的首饰盒出来了,他看着满脸憋得通红的隋萌,
又看了看正在肏弄她的三傻,于是也加入到了虐玩隋萌的行列之中。

  隋萌就这样吊着,被她的三个老公玩弄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三个流浪汉都困
了,才被放过。三个流浪汉去屋里休息了,留着隋萌在烈日下,继续煎熬着。

  三个流浪汉睡到傍晚才醒来,此时的隋萌都快被晒脱水了。大傻把隋萌放了
下来,然后对隋萌说道:「我们哥仨出去吃饭,你在家洗干净你的狗腚,今天晚
上我们三要操你一宿。」隋萌连忙跪起来,对着三个流浪汉说道:「是,主人,
贱狗谢主人赏赐。」

  三傻一脚踢倒隋萌,说道:「贱婊子,真贱。当初你去给我们送馒头的时候,
亏我还拿你当女神呢。」三个流浪汉拿着钱出门喝酒去了,留下隋萌躺在院子里。
隋萌抚摸着自己身上的伤痕,不由得开始憧憬今天晚上要到来的残酷轮奸了。

  晚上十点多,三个流浪汉才醉醺醺的回到家。而隋萌则跪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见三个流浪汉进门,隋萌立即磕头道:「贱母狗恭迎主人们回家。」「哈哈,贱
狗,你的小逼准备好了吗?」三傻说道。

  隋萌立即调整姿势,她坐到地上,打开双腿,把自己的下体彻底暴露出来,
然后隋萌用手掰开自己的阴唇,把湿漉漉的粉红色阴道口露了出来,说道:「小
狗逼已经准备好了,请主人检查。」「哈哈哈,那就来吧!」三个流浪汉带着淫
笑,借着酒劲就扑向了隋萌,隋萌一声娇呼,就被三个流浪汉包围了。 . . . .
. 「啊!主人,两根大鸡巴不要都插进小狗逼里,会撑烂狗逼的。啊——」「哥,
这贱狗的逼里能插下咱俩的鸡巴,那你说她的腚眼子里能插进去咱俩的鸡巴不?」

  「试试不就行了?」「卧槽,这狗逼的腚眼子被咱插裂了。」「真晦气,让
她舔干净鸡巴上的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隋萌和她的三个老公开始了幸福的婚后生活。

  三个流浪汉并不是每天都泡在家里虐隋萌的,而且三人拿到隋萌的存款以后,
经常性的出去乱跑。所以为了有计划的虐待隋萌,三个流浪汉做了一些计划。周
一、周二隋萌归大傻所有,周三、周四归二傻,周五、周六归三傻。当然了,即
使隋萌分到了手里,这三人也不会只在家里虐隋萌,有时候也会把隋萌带到外面
的小据点里玩虐。

  大傻的小据点在一片荒树林里,在树林里,有一处小窝棚,二傻把隋萌带到
这里进行捆绑虐打,有时候也会叫上几个他以前当流浪汉时的傻伙伴,来一同轮
奸虐待隋萌。隋萌每次来这里,都要光着屁股和七八个手持木棍的流浪汉打游击,
被抓到就是一顿虐打和轮奸。有时候轮奸的时间长了,隋萌的阴道会松垮垮的,
这时他们就会架着隋萌的双腿,把隋萌的下体按在粗糙的树干上摩擦,等把隋萌
的下体磨肿了,再继续肏隋萌。

  二傻很有经济头脑,他没有固定的据点,他会带着隋萌去寻找商机,比如去
找一些孤寡老头儿,让隋萌给他们表演自慰或者自虐,一场表演半个小时到一个
小时,收费也不贵,五十块钱,赶上抠门的给二十的时候也有。当然了,还有一
些附属的收费项目,比如,舔脚、舔鸡巴、舔屁眼儿、吃屎喝尿什么的,很受欢
迎。至于亲个嘴儿什么的都是免费赠送的。两天时间,隋萌能给二傻挣到五六百
块钱。当然了,挣到钱的二傻也不吝惜对隋萌的赏赐,能释放电击的假鸡巴能在
隋萌的逼里插一晚上,让隋萌高潮好几次。

  三傻的小据点在县城外不远的一个村子外面,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养殖场。大
傻把隋萌带到这里的两天里,隋萌哪怕是吃大傻的屎都成了一种奢望,因为来到
这里,大傻会把隋萌丢到养殖场的粪池里,隋萌只能靠吃各种动物的粪便为生,
其中最多的就是猪屎。偶尔大傻好心的时候,会把隋萌捞上来,但是等待隋萌的
是一只只准备好进行交配的野狗。至于其他生物,比如羊、猪,隋萌也尝试过,
总体来说,还是狗狗交配起来比较好配合,而驴、马、牛这些大型牲口隋萌没有
试过。

  至于周日的时候需要看情况,要么给隋萌留下自虐任务,要么三人凑到一起
在家中玩虐隋萌。

  自虐任务的话,几乎不在家里,主要是出去自虐。比如把隋萌丢到臭水河里,
让隋萌自己生活一天。白天隋萌就躲在远离城区的荒滩芦苇里,饿了就找点臭鱼
烂虾或者草根之类的吃,渴了就喝点儿脏水,而且三个流浪汉还会把隋萌的阴道、
尿道、屁眼儿,堵起来,防止隋萌自己吃屎喝尿自慰。而隋萌也是真贱,不让我
自慰,那我就自虐。她用捡来的绳子绑住自己的手脚,然后趴在刨出来的的泥坑
里玩窒息,或者挖一个深坑,将自己埋进去,就留脸在外面,任由蚊虫叮咬自己
的狗脸。

  有时也三人也会给隋萌留晚上才有的任务,比如夜深以后,让隋萌去路边的
垃圾箱里玩,找臭鞋的任务。要求隋萌在全城的垃圾箱里翻找一双别人不要的鞋,
找到以后可以用鞋自慰,然后塞到阴道里带回来。当然带回来的臭鞋也不会浪费,
三个流浪汉会用这双鞋抽打隋萌的脸或者下体,直到打烂为止。(隋萌的眼得到
过加强,晚上也有还凑活的视力,而且医生在她体内植入了一颗小型干扰器,可
以干扰录像、录音设备。)隋萌半夜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难免会碰到生活在垃
圾箱附近的流浪狗,而且狗还有很强的领地意识,所以难免有时候会被追的屁滚
尿流或者被咬的遍体鳞伤。为了完成任务,隋萌每次都往自己的身上涂抹一些母
狗的尿液或者发情母狗的阴道分泌物,以吸引流浪狗,方便她深入垃圾堆翻找鞋
子。有时候一晚上翻遍一条街也找不到一双鞋,反而是流浪狗们把隋萌操的浑身
酸软。而有时候找到鞋了,更难受,为什么呢?因为隋萌把找到鞋塞进阴道里以
后,再碰到流浪狗时,这些流浪狗插不了隋萌的阴道,就会去插隋萌的屁眼儿。
而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被插屁眼儿,绝对不是一个美好的感觉。

  这一天星期五,隋萌被三傻带到养殖场。三傻把隋萌丢尽粪池里,就不管了。
至于干什么,当然是拿着隋萌的钱,去找别的妓女去了。对于三傻宁可拿着钱去
找妓女也不愿意肏她这件事,隋萌虽然不高兴,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自己
是人家的狗,并不是真正的丈夫和妻子的关系,哪怕有一天,三傻带着妓女回家,
隋萌估计自己也只能跪在一旁伺候着。

  泡在坑里的隋萌不知道时间,反正这会儿她被一坨坨猪屎砸醒了。在屎尿里
泡了一夜的隋萌还有点迷糊,结果又是一坨猪屎砸在了隋萌的身上,隋萌肚子里
的猪屎还没消化,结果新的又来了,隋萌强打起精神,继续往自己嘴里塞猪屎。

  可是无论她如何的吃,管子里的屎尿却不停的往外流,没多长时间坑里的屎
尿就漫到了隋萌的肚子。隋萌吃着吃着「哇——」的就吐了出来,哪怕变态如隋
萌这样的畜生都吃不下去了。隋萌把嘴里的猪屎吐出来以后,又将坑里飘在上面
的猪屎捞起来,接着往嘴里填,填了没几口,隋萌又吐了。

  就这样吃了吐,吐了吃,隋萌把自己吃的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终于,隋萌渐
渐地不再觉得恶心了,猪屎的味道也好了起来。隋萌再次用自己的变态克服了生
理上的不适,「饭量」也越来越大了。

  管子里已经不往外流了,隋萌把坑里的固体猪屎都吃进了肚里,至于液体的
粪汁,她实在是喝不下去了。泡在粪汤子里的隋萌不停的打臭嗝,肚子也撑得涨
涨的,这时她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绞痛,好不容易吃下了所有的猪屎,结果自己又
拉了出来。

  「噗噗噗……」隋萌十分郁闷,然后一边往外拉,一边把刚拉出来的屎又吃
回去。

  两天的时间,隋萌吃完猪屎,吃自己的大便,就算是隋萌敞开了肚皮使劲吃,
也还是剩下了不少,再加上天又热,以至于坑里的屎尿里都生了蛆。隋萌在吃屎
喝尿之余还玩起了蛆。比如让蛆钻进自己的鼻腔,蛆进了隋萌的鼻子以后,在里
面拱来拱去,拱的隋萌十分的疼,疼的隋萌不停地扇自己的脸,可是她自己放进
去的几只蛆怎么也弄不出来来,最后隋萌靠着用鼻子吸粪汤,才把蛆从鼻腔里冲
了出来。又比如把带着蛆的猪屎塞到嘴里,感受蛆在嘴里拱来拱去的感觉,然后
让蛆吃她嘴里的屎,而她等着蛆吃完屎,她再吃蛆排出来的屎。还比如把活蛆放
到阴道里养着;把蛆放到眼球上,然后用眼皮夹住蛆,让蛆在眼里爬。 . . . .
. 这一天晚上,在外面鬼混了两天的三傻回来了,他把浑身恶臭的隋萌从粪池里
捞出来,然后让隋萌自己爬进一旁的臭水沟里洗干净。等洗干净的隋萌爬上来,
三傻就带着隋萌回家了。

  回到家的隋萌,被关进了狗窝里休息,而第二天,仿佛开恩似的,三个人竟
然任由隋萌睡到了快中午才起来。

  隋萌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吓得一激灵,连忙爬出了狗
窝。结果她看到三位主人正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前,喝着茶。隋萌连滚带爬的过去,
跪下来狠狠地磕了几个头,惶恐道:「主人,贱狗错了,贱狗再也不敢睡过头了。」

  而三人似乎没有怪罪隋萌,大傻说道:「好了,今天不怪你,不但不怪你,
我们还要送你一份礼物。」

  看着有点懵的隋萌,大傻也不卖关子了,解开了谜底:「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小贱狗。」

  隋萌没想到,三个人还知道她的生日,而且还煞有介事的要送她生日礼物,
感动的隋萌再次磕了三个头,说道:「贱狗谢谢主人关心,贱狗真的好幸福啊。」

  说话的功夫,二傻就把隋萌的生日蛋糕搬了出来。嗯,正经的生日蛋糕。

  为了庆祝隋萌生日,隋萌下厨做了很多菜,等隋萌做完菜然后端出来,她发
现,自己的生日蛋糕上面被拉了一大坨的屎,而且看颜色还不是一个人拉的。

  隋萌放好碗筷,等三个主人落座以后也跪在了自己的生日蛋糕前面,此时隋
萌面前除了一个被拉了屎的生日蛋糕,还有四个碟子,一碟羊粪、一碟狗屎、一
碟驴粪、一碟牛粪。

  隋萌爬着进了厨房,拿了一个小盆出来了,她跪在三个主人的桌前,说道:
「谢谢主人的赏赐,贱狗很开心,但是主人啊,四菜有了,还缺一个汤呢,要不
然一会儿噎到贱狗了,可怎么办呀。」

  大傻笑了笑,站了起来,解开腰带,掏出鸡巴,往隋萌端起来的盆里撒起尿
来。二傻见状也凑了过来,往盆里撒尿。三傻此时没有尿,于是他等大傻和二傻
尿完,往盆里吐了几口痰。隋萌谢过三人,端着自己的汤,爬回了自己的生日盛
宴前。

  等隋萌吃差不多了,大傻从厨房里端来了一小碗儿汤面。散发真骚臭的汤面。
原来这碗汤面是三人用尿煮出来的,然后往里面撒了些烂菜叶子,这就是隋萌的
长寿面了。

  当天下午,三人一狗开始包饺子,隋萌的三个主人是正常的馅儿,而隋萌吃
的饺子则是羊粪馅儿的、狗屎馅儿的。

  中午的长寿面,晚上的屎馅儿饺子,这是隋萌二十多年来,过得最幸福,最
有意思的一个生日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隋萌和她的三个老公也终于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
虽然隋萌的肚子一天天的越来越大,但是三个人对隋萌的淫虐却一直没停。

  「啊——主人,贱女儿的羊水破了。」隋萌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连忙说道。

  可是三个人跟没听到的一样,继续用木棍抽打她被拉伸开的下体。

  「亲爸爸啊,别打了,贱女儿要生了。」

  隋萌刚喊完,大傻一拳就捣在了隋萌的脸上,一拳不过瘾,又捣一拳,似乎
隋萌的脸是练习拳击的沙袋,四五拳打过去,隋萌满脸是血昏了过去。三人并没
有放过昏死过去的隋萌,一根用过的烤肉竹签子,狠狠地刺进了隋萌左手拇指的
指甲缝里。隋萌瞬间疼醒,并发出惨叫,可是她的手指绑在铁架子上动弹不得,
所以她只能咬着牙,闷声的嘶喊。

  其实以隋萌的变态心理,这些虐待只能更加刺激她的变态性欲,好让一会儿
的高潮更加癫狂、沉醉。(总之就是,残酷的虐待能让隋萌的高潮更有冲击力;
同样的这样的高潮也更能激发隋萌的潜能,让她抗住更残酷的虐待。)但是现在
的隋萌,因为到了预产期,阴道已经非常的宽了,平时用鸡巴就能满足的烂逼,
现在得让三傻把脚插进去才能让她满足。

  隋萌低头看着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的臭脚丫子,这种巨物填充进阴道,并没有
给她带来什么快感,反而是肚子一阵阵的越来越疼。

  三傻的脚丫子似乎彻底把隋萌的羊水给弄破了,喷涌出的黄色液体浇了他一
裤腿儿。三傻叫骂着,用脚对阵隋萌的肚子就是一顿猛踩,隋萌想用手护住肚子,
但是根本没有办法,因为她的手还被绑着。没有办法的隋萌只能不停的扭动身体,
躲避三傻的拳打脚踢。三个人又虐了隋萌一会儿,才放过她,然后三个人就开始
看女人如何生孩子。

  很快,隋萌被放了下来,因为感觉到来不及了,隋萌决定就在院子里生。她
躺在地上,用手抱住自己蜷起的双腿,同时两腿分开,把自己烂糟糟的下体呈现
在三人面前。然后根据医生教给她的呼吸法,开始有规律的呼吸并且调整身体的
肌肉群。随着隋萌不断的用力,一个小小的头,渐渐的从隋萌的阴道里露了出来。

  因为不断地虐待又加上医生药物的影响,所以隋萌阴道的伸缩能力很强,基
本上没用她的三个老公帮忙,隋萌就顺利的生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女儿。

  生下孩子的第二天,医生就来了。医生接走了孩子,并且给隋萌检查了身体
(主要是清理隋萌子宫内的脏东西)。在确认没问题以后,医生就接走了隋萌和
她三个老公的孩子,留下隋萌继续伺候她的老公们。

  没过一年,隋萌又有了第三个孩子。第三个孩子是在大傻的据点,荒树林里
的小窝棚里,在被一群脑子有问题的流浪汉们轮奸时生的。

  当隋萌发现自己开始阵痛,并且羊水破裂时,隋萌抄起旁边一个流浪汉的一
只臭鞋,让流浪汉们虐打自己,然后咬住了手里的臭鞋。这些流浪汉有的扇打隋
萌的脸,有的掐隋萌还在分泌奶水的大奶子,有的捶打隋萌的肚子,还有的抽打
隋萌喷着羊水的阴道。隋萌双手紧紧抓住破床板的同时,高高的举着自己的双腿,
在一群「好心」的流浪汉的「帮助」下,顺利的生出了自己的第三个女儿。

  隋萌生出孩子后,用不知道哪个「好心」流浪汉的破衣服包裹住孩子,然后
隋萌就这样抱着孩子,被继续轮奸(脐带、胎盘还在体内)。

  又是不到一年以后,隋萌迎来了自己的第四个孩子。这次是二傻带着隋萌
「送温暖」的时候生的。

  这时天已经很冷了,而且黑的早。赶不回去的二傻,决定在这户人家过夜,
而过夜费还是用隋萌的服务支付的。隋萌用这老头家的破桌子腿儿,表演插逼、
插屁眼儿,又让老头拿这根破桌子腿儿,抽了隋萌的大屁股十下。这样一来二傻
就住进了这户人家的屋里,隋萌被赶到没有牲口的牲口棚里过夜。

  隋萌像一只真正的牲口一样躺在关牲口的棚子里,深秋的风已经很冷了,但
是这个牲口棚还算避风,而且有很多麦秸,所以还是比较暖和的。

  到了快半夜的时候,隋萌被肚子疼醒了。第一时间隋萌还没觉得是要生孩子
了,只当是冻得肚子疼。可是当她摸到身下湿漉漉的麦秸时,才意识到,自己的
羊水破了。随着阵痛的加剧,隋萌知道,这次又要生在外面了。

  隋萌咬着牙,开始呼唤屋里睡觉的二傻。而她的呼声透过牲口棚,被外面呼
呼的秋风一吹,立马就没什么动静儿了。再加上天冷,门窗关的严,被子盖的厚,
人又睡得死,二傻根本一点儿也没听见隋萌的呼叫。

  疼的咬着牙的隋萌没办法,只能自己生了。 . . . .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
生下自己第四个女儿的隋萌,又面临一个问题,牲口棚里冷,刚出生的孩子没有
任何保暖措施,没一会儿就被冻得浑身发紫。隋萌尽可能的抱着这个小小的孩子,
但是隋萌自己也光着屁股,又能有多少温暖呢?

  就在隋萌记得想掉眼泪时,这老头家养的狗,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听到
了隋萌的求助,钻进了牲口棚。隋萌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拉过这只黄狗,把小孩
子夹在中间。就这样,这个后来被医生起名叫叶子的女孩,靠着妈妈和一只狗狗
的体温,活过了她的第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这一天,隋萌从垃圾箱里翻到的鞋又被她的三个老公用坏了,恰逢周日,所
以这天晚上的任务有了:找臭鞋。到了晚上,准备充分的隋萌出发了,而她不知
道的是,这次任务归来之后,她的淫虐人生也将落下帷幕。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