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长生法】30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色道宗师
2022年2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96

            第三十章.星宿参合根本经

  「需要对魏央动手吗?陛下。」

  公公低声说道,口中带着一缕杀气。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朕不着急,等那些人先跳出来。」

  「继续监视魏央,并且保护他的安全,朕不希望在没得到《北国天元剑》之
前,就让这小子身死。」

  「是,陛下,老奴明白了。」

  魏央走进了西清宫,进入到了魏凛华居住的寝宫。

  「娘娘,世子殿下到了。」

  「嗯,退下吧。」

  侍女退下后,寝宫内就只剩下了魏凛华与魏央两人。

  「央央,皇后姐姐召你何事?」

  看见魏央之后,魏凛华急忙跑了过来,下意识的握住了他的手掌。

  可她又反应过来,觉得这样不妥,连忙抽回了白嫩的手指。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白色旗袍,上面绣着花纹,把她的身材衬托的丰满
诱人。

  「先坐下说吧。」

  「皇后只是问候了一下,说过去与父亲还算有些情谊,今后在北皇城遇见麻
烦可以去觐见。」

  坐下来后,魏央想了想说道。

  「嗯,你父亲当年对皇后姐姐还算有些恩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你父
亲死去之后,对姑姑颇为照顾。」

  「这也算她偿还当年恩情的一种方式。」

  说完之后,魏凛华又睁着美目看着魏央。

  「除了这个呢?」

  「她想让我给你定制旗袍和高跟鞋。」

  「可以定制?」

  魏凛华眼神一亮。

  「当然可以,不过需要裁量体态尺寸才行。」

  「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设计出不同种类的旗袍。」

  听了魏央的话,魏凛华立即说道:「那姑姑也要。」

  从昨夜穿了侄儿设计的旗袍之后,她心中越发喜欢,这旗袍和高跟鞋简直是
为女子专门设计的,哪怕是普通样貌的女子穿上,都能够展露出一番别样的风情,
更别说如她这般绝美的女子。

  「不过现在不行,姑姑有东西先交给你。」

  魏凛华又停顿了一下,轻声说道。

  「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央疑惑的问道。

  「这是你父亲特意留下来的,一直让我保存着。」

  「你先等等。」

  魏凛华转身离开,朝着远处走去。

  过了片刻,魏凛华踩着高跟鞋款款而来,现在她已经渐渐适应了高跟鞋。

  只见魏凛华手中拿了一枚储物戒,随后手指清光流动,遁入了储物戒之内。

  储物戒大量,一抹金色光芒窜了出来,落在了桌子上。

  通过昨天与魏凛华的交流,他知道自己这位姑姑也修有仙家法门。

  想想也很合理,作为北国剑圣的亲妹妹,怎么可能不修仙家法门呢。

  只是不知道姑姑如今的修为如何,有没有达到真人境。

  「这枚储物戒也是你父亲留下来的,非《星宿参合根本经》无法打开。」

  「《星宿参合根本经》是什么,侄儿怎么从未听过?」

  魏央获得问道,看见桌子上出现了一枚金色棋盘。

  棋盘平滑,切空无一物,而且上面也没有化线条,看上去只是一枚普通的金
色石板,约莫一尺长,一尺宽。

  「便是此物。」

  魏凛华从储物戒内再次摄出一道光芒,落在桌子上出现了一本古老的册子,
封皮题签:《星宿参合根本经》几个大字。

  「用以印证星宿的法门,是珍品,配合着你父亲曾经教授给你的星罗棋图谱
参研,更有助益。」

  魏凛华的话让魏央微微一愣,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在很小的时候,魏鸣就一
直跟他下着怪异的旗,他多次询问,最终才得知,那是名为《星罗棋图谱》的法
门。

  「《星宿参合根本经》《星罗棋图谱》再加上这枚星罗棋盘,便是解开你父
亲墓冢的关键。」

  「墓冢之内,是你父亲特意留下来的无上秘法,花费一辈子光景独创的《北
国天元剑》!」

  「什么……居然是北国天元剑!」

  魏央惊了一下,他对《北国天元剑》的印象不可谓不深。

  他曾经亲眼看过,魏鸣抬手一指,天上的星辰便如瀑布般落下。

  「很惊讶吧?」

  魏凛华面带笑意,继续说道:「在你父亲死后,不知道多少人在窥伺着《北
国天元剑》,可是除了姑姑之外,谁也不知道北国天元剑居然藏在墓冢之内。」

  「原来如此,看来要先参悟《星宿参合根本经》,然后配合着《星罗棋图谱》,
在解开星罗棋盘。」

  想到这里,魏央抬指摄出一道清光落在星罗棋盘上。

  顿时,星罗棋盘产生变化,只见金色华光摄出,盘内划线默然升起,盘中摆
列方阙,却在这时,方阙起伏,盘中光芒冲起布在四周。

  「这便是星罗棋盘……」

  魏央愣了一下,发现这完全是以往跟父亲下棋时所用的棋盘一模一样。

  也正是围棋。

  棋盘上有纵横各19条线段将棋盘分成361 个交叉点,每一个交叉点上都有一
道金色光点,如同棋子一般。

  「你应该识得盘中的棋子吧?」

  魏凛华说道。

  「嗯,这正是围棋,当年我父亲一直拉着我学习,然后又整日的让我钻研。」

  魏央笑着说道,有些怀念当年跟父亲下棋的光景,但时移世易,一切都已经
回不去了。

  「知道《北国天元剑》为何称之为天元!」

  「为什么?」

  魏央并不知道。

  「那便是《北国天元剑》的核心所在,这里……」

  魏凛华伸出白皙的手指,在棋盘中心位置上轻轻一点,荡出一片金色光晕,
随后所有的金色光点全部消失不见。

  金色光点消失,但十九道纵横交错的线段却还留在上面。

  「天元!」

  魏央意识移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错,便是天元!」

  「用你父亲当年的话来说,便是定正中央星位天元,在化星空为棋盘。以三
百六十一颗棋子为星位,也以棋子为星辰,在辅以心念为根,用剑为引,延伸体
外,以指作剑,拨三百六十一颗棋子,移三百六十一颗星位,连通诸天星辰,引
落星辰之力。」

  「而能否引落星辰之力最关键的因素,便在于你能否定天元。」

  魏凛华沉声解释。

  「《北国天元剑》是千年来最伟大的创造,当年你父亲在世,《北国天元剑》
修炼到极深,意念移动,便可随意操控天上星辰转换星位,无法敢在你父亲面前
造次,自然也无人敢来抢夺《北国天元剑》。」

  「但你父亲死去之后,不知道多少人在窥伺着,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把你送
到凤玄宫,为的是能够庇护你。」

  「毕竟凤玄宫势大,又有宫主凤傲仙这般惊才绝艳的女子,更是无人敢在凤
玄宫动你分毫。」

  听了魏凛华的话,魏央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也就是说,这次我出了凤玄
宫,前来北国祭拜父亲,会有危险。」

  「当然,那些贼子搜寻十年一无所获,姑姑又是北国皇妃,常年居住宫中,
自然无法敢对姑姑出手。」

  「但这次你前往祭拜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暗中窥伺,唯一庆幸的地方,就是
他们要从你身上探寻到《北国天元剑》的信息,所以暂时不会对你下杀手。」

  魏凛华点了点头说道。

  「三日内你不但要成功参悟《星宿参合根本经》,更是要解开星罗棋盘上的
星位,这样的话,三日后前往祭拜的时候,你就可以进入墓冢。」

  「三日后是由皇家铁玄卫护送祭拜,而且还有其他高手相送,就算来了再多
高手,都可以保你周全。」

  「但若错过此次机会,只你一人的话,别说想要进入墓冢了,就算靠近墓地,
都会被那些人窥伺到,并且采取行动。」

  「我明白了,姑姑。」

  魏央点了点头说道,于是深呼吸一口气,拿起了《星宿参合根本经》,翻开
看了起来。

  见侄儿沉入《星宿参合根本经》之中,魏凛华没有在说话,坐在一旁用手掌
撑着下巴凝视着魏央脸颊。

  不知为何,她越看自己的侄儿心中越是欢喜,尤其是此刻认真沉浸的脸庞,
像极了魏鸣。

  半响过后,魏央把最后一页看完,抬头却看见魏凛华正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
己。

  那种目光有些像……看情人的目光一般……

  魏央心中一怔,难道姑姑她对我……

  「姑姑?」

  「啊……」

  听见魏央的叫声,魏凛华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目光一直就停留在侄儿
身上,从未移开过半分。

  这让她脸蛋羞红了起来,心中啐了一口,暗道自己怎么回事,怎么会盯着自
己亲侄儿看这么久……实在令人羞愧。

  「看……看完了?」

  魏凛华急忙收起了的慌乱的神色,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消失。

  「看完了,这《星宿参合根本经》主要是介绍诸天三百六十五颗星辰的法门,
若只是单纯修炼这道法门,对于自身修为的提升并不会太大。」

  魏央缓缓说道,上面更多的是阐释着三百六十五颗星辰的布设,位置,并且
能够通过这些星辰布设一些极为玄妙的星位,并且利用这些星位进行不同的组合。

  「那央央这三日能够领悟吗?」

  魏凛华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魏央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也只能试一试了。」

  「前方路远,路险。也只能尝试一次了。」

  魏央沉声说道,随后进入了参悟状态。

  他双眼闭上,脑海中不断闪过那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位置,又通过这三百六十
五颗星辰,与棋盘上的三百六十五颗棋子进行对应。

  但他发现,每一颗星辰与棋子,都像是完全契合,却又无法融合在一起。

  这让他意识到《星宿参合根本经》并不想表面上那样容易领悟。

  至少便是这基础的对应,他短时间内也无法完成。

  见魏央进入参悟中,魏凛华没有在打扰,吩咐着侍女茶水,水果,糕点之类
的送上来。

  魏央这一参悟,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他身上偶尔散发出清光,便又恢复
平静。

  整整半日,他赌处于这种状态之后。

  不久之后,魏央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直守在旁边的魏凛华急忙问道:「央央,怎样的?」

  「姑姑……您还没休息呢?」

  魏央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带着担忧的问了一句。

  「姑姑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你了,自然想好好看看你,也想守护你。」

  「姑姑没事,跟姑姑说说,参悟的怎样了?」

  魏凛华满脸柔情的看着魏央,轻声说道。

  「经过初步的参悟,基本上了解了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与三百六十一颗棋子的
对应方式。」

  「选中星辰,对应棋子,然后自己与自己对弈。」

  魏央想了想,沉声说道,「不过,这天元之星,我还没有确定,而且难度颇
大。」

  「不用着急,还有两天,今夜便在姑姑的寝宫休息吧。」

  魏凛华露出彗心的笑容,目光在他脸上打量着。

  「啊……我睡哪?」

  魏央愣了一下,这皇帝妃子的寝宫,也只有一张大床,总不能跟姑姑睡在一
起……

  自己肯定是愿意的,可是姑姑也不会愿意啊。

  「姑姑这寝宫只有一座大床,不过这床也足够大,足以容纳两人。」

  「这三天是最关键的时候,你不能出宫,否则的话会有性命危险。」

  「记住了,这三天无比要解开星罗棋盘,否则的话生死难料,姑姑可不想你
遇险。」

  魏凛华沉声说道。

  之所以让魏央留在宫中,为的就是能够保护他,并且让他在这三日把星罗棋
盘解开。

  魏央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不利,哪怕是皇帝赵元柯。

  「好,那我就在姑姑的寝宫睡吧。」

  魏央自然乐意,能跟姑姑更加亲近,这可是难得的事情。

  不过他突然又想到皇后让他设计的旗袍,愣了一下,差点把这件事情忘了。

  「差点忘了,皇后让我给她定制的旗袍还没有制作呢。」

  魏央说道。

  「定制旗袍?」

  魏凛华也愣了一下,遂即响起了之前还要询问他定制旗袍的事情,这一时半
会却给忘记了。

  「对,姑姑也差点忘记了。」

  「你给皇后姐姐定制旗袍,也要给姑姑定制。」

  「你送给姑姑的旗袍和高跟鞋,姑姑真的很喜欢。」

  魏凛华说道。

  「姑姑喜欢就好,侄儿先给您裁量体态,之火一起定制旗袍。」

  「凤玄宫的傀儡机我已经带来了,而且制作工艺谨记于心,一夜时间就能够
制作出来。」

  听了魏央的话,魏凛华看了他一眼:「如何裁量?」

  「要……要脱去衣服,才能够精确的裁量出姑姑身材尺寸,每一处都要裁量,
不然制作出来的旗袍不会合身。」

  「啊……需要褪去衣服……你这小鬼……」

  魏凛华脸色出现一抹红晕,低声说道。

  「姑姑,要不算了,侄儿就按照皇后的尺寸给您设计几件。」

  魏央接着说道,以退为进。

  「你……皇后姐姐怎么可能褪去衣服让你裁量体态尺寸?」

  魏凛华惊讶的看着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高高在上雍容华贵的皇后林烟霞,居
然把衣服褪去让他裁量尺寸。

  「当然是蒙着眼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就在她身上裁量着尺寸。」

  「虽然会有些误差,但也是最好的方式了。」

  「是吗?」

  魏凛华沉声说道,目光却在魏央脸上看了许久,似乎不太相信。

  「姑姑,那可是皇后,又怎可能让侄儿看见她裸露的身躯。」

  「为了避免侄儿跟姑姑有肌肤相亲,侄儿还是按照皇后的尺寸给你制作几件
旗袍吧。」

  「面的到时候我的身体碰触到您身体的时候,您会怪罪侄儿不敬。」

  魏央淡淡的说道。

  听了他的话,魏凛华却沉默了下来。

  「不……皇后姐姐都可以,姑姑也可以。」

  「姑姑要你亲手制作旗袍,姑姑还要第一个穿上你特别设计的旗袍。」

  魏凛华哼了一声说道,一半是嫉妒心理,一半是幽怨,就算侄儿没有看见皇
后那绝美的娇躯,可在裁量的时候必然会有肌肤接触。

  这种想法出来之后,她心中也是一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好像是自己的侄儿会被皇后抢走一般的紧张。

  「姑姑,侄儿可说好了啊,侄儿会带着丝纱蒙住眼见,但到时候可看不见您
的身体,如果碰到您的身体,您可不要冲侄儿发火。」

  「或者就直接用皇后的尺寸为您制作吧。」

  魏央开口说道。

  「不行!」

  魏凛华轻喝一声,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股怨气,而且从昨日见了侄儿并
且把他抱在怀中开始,她心中总是有着一种怪异的感觉。

  似乎像是……很想把魏央抱在怀中,像自己的孩子那样窃窃私语一般。

  她并没有意识到,已经被魏央所修炼的《阴阳长生法》所影响到了。

  就连魏央自己也不知道,《阴阳长生法》已经达到了逐步影响女性的境界,
这种境界并不会让女人直接对他投怀送抱,但却能够让女性对他产生好感。

           第三十一章.姑姑的熟美娇躯

  就像是某种轻缓的春药一般,可以逐步影响对方的体质,欲望,渐渐加深。

  虽不强烈,可却能够让对方逐渐增强欲望,而且欲望的对象就是自己。

  「那……若是侄儿有所冒犯,姑姑就直接告诉我。」

  魏央说道,但心中却露出了喜色。

  看来这《阴阳长生法》的效果是潜移默化的,逐步影响女性的心智和体质。

  「嗯姑姑来。」

  魏凛华站了起来,伸手拉住了魏央手掌,就要朝着寝宫内的大床位置走去。

  「等等。」

  魏央说道,抬起左手指尖,把《星宿参合根本经》与星罗棋盘收入了储物戒
内,随后在魏凛华手掌牵着之下,走进了铺着红色床单的大床边。

  「你……你先蒙住眼睛。」

  魏凛华突然有些羞涩的说道,让她当着亲侄儿的面褪下外衣还真有些羞愧。

  「哦等等,我找下。」

  魏央在储物戒内翻找了片刻,发现了一叠粉蓝色的绸缎,而且是非常透明的,
就算蒙上眼睛,也能够清楚看见外界的情况。

  「找到了,我把眼睛蒙上,放心吧,姑姑,这下就看不见了。」

  魏央说道,又拿出了布尺,同时把蓝色绸缎蒙在眼上。

  透过蓝色绸缎,他能够看见外面的一切,虽然没有之前那般清晰,可是却并
不影响视线。

  面前魏凛华娇美的身材都可以清晰可见。

  「嗯,那……那姑姑便把旗袍褪去了……」

  「你……你快点裁量……姑姑……姑姑晚上还要休息……」

  魏凛华脸上浮现了羞红之意,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随后抬起手指解开了胸
口旗袍的纽扣。

  纽扣被完全解开,随后魏凛华脸色有些羞红的腿掉了身上的旗袍,上半身只
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花边乳罩。

  在她下身,除了那双黑色超薄丝袜之外,还穿着一枚肉色的蕾丝丁字裤,丁
字裤紧紧的包裹住阴户位置。

  魏央透过丝纱能够清楚的看见魏凛华完美的身材,在配上她那绝美的脸蛋,
直接让魏央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好美的女人,不愧是跟皇后林烟霞齐名的北国双姝。

  「央央,怎么了?」

  似乎察觉到了魏央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魏凛华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

  「哦没事,眼睛被遮住有些不舒服而已。」

  「侄儿现在就为姑姑裁量体态。」

  魏央说道,拿着不迟走了过来,撞在看不清的样子,把左手手掌按在了魏凛
华黑色蕾丝花边包裹的胸罩上。

  「你……你做什么?」

  魏凛华突然气愤的说道。

  「啊……这里不是姑姑的肩膀吗?」

  魏央心中一笑,故作不知的说道。

  「什么肩膀,你自己感……」

  她的话没有说完,脸色就羞红了起来,她的意思是你自己还感受不到吗?

  如果说出来,这未免有些太过情趣了。

  「你这小鬼,在这边。」

  魏凛华哼哼的说道,随后用白嫩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指,移动到了左边的肩
膀。

  「哦哦,侄儿看不清,姑姑给我指引一下。」

  魏央笑道,开始裁量着她的体态。

  不过片刻,他已经好几次碰触到魏凛华的胸部和腹部了,但魏凛华都极力的
忍住了。

  她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是嫉妒皇后林烟霞能够让自己侄儿亲自为他制作旗
袍,还是嫉妒侄儿更其他女人如此亲近。

  这种想法一出现,就连她自己都十分惊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知羞耻
的想法,可身体却隐隐的想要慰藉,甚至是魏央接下来几次碰触她的肥美乳房和
腹部,她都没有在意。

  依旧如同给皇后裁量体态一般,魏央开始裁量着魏凛华下半身。

  从她穿着超薄黑色裤袜的大腿根开始,左手深入了双腿之中,把布尺包裹住
她的黑丝大腿,可这时候,魏凛华分别感觉到魏央的手掌碰触到了自己双腿间的
阴户,同时又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气浪吹来。

  她娇躯一颤,感觉下体美穴突然产生了剧烈的悸动,有一股温热的热流凝聚
在美穴内部。

  她跟皇后一样,都是独守空闺数年的女人,又是一辈子最熟美的年纪,被魏
央口中热气喷吐,再加上温热的手掌碰触美穴,身躯已经娇颤了起来。

  魏央在魏凛华的下体同样嗅到了一股香味,区别于皇后林烟霞的浓烈阴户幽
香,因为那是欲求不满的性香。

  而魏凛华下体散发的却是熟美体质的体香。

  这股香味让他的膨胀幅度更大了,下体直接挺翘了起来,这让他恨不能直接
把魏凛华盖住阴户的手掌拨开,让后让脸颊埋进阴户上狠狠的舔允一番。

  「你快点,姑姑累了,等下要休息。」

  魏凛华低着头说道,却发现魏央的脸颊已经快要贴在自己的阴户上了,随后
她心脏剧震,立即抬起手挡在了阴户上面。

  魏央的脸颊顿时贴在了魏凛华的手背。

  这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心中也明白,自己这位姑姑目前看来是不可能把阴
户完全暴露在自己脸上的。

  不过,透过薄纱丝绸看见这一幕的他,下体却不由自主的停了起来,还硕大
粗壮的铁棒上,产生了滚烫的热量。

  「姑姑,侄儿给你裁量胸部的尺寸。」

  魏央站了起来说道。

  「胸部……胸部也要裁量吗?」

  魏凛华语气有些惊慌的说道,被自己亲侄儿如此近距离接触,让她心中羞愧
无限,可是身体却有些希冀,希望侄儿能够把更多的热量打在自己肥美的阴户上。

  跟皇后林烟霞一样,心中抗拒,身体却无法抗拒。

  「当然了,如果不裁量胸部,也无法做出最合适姑姑穿的旗袍。」

  魏央开口说道。

  「你……你从后面裁量,不要在姑姑前面。」

  她脸颊已经彻底羞红了起来,于是说道,只要不看魏央,就能够让这种羞愧
完全褪下去。

  可她并不知道,如果魏央在她身后的话,那膨胀的铁棒必然会抵住她肥美的
屁股中。

  「哦,好的。」

  魏央意识到魏凛华可能有了防备,于是站了起来。

  「姑姑,我看不见,你拉我一下。」

  魏央装作看不见的说道。

  「这么麻烦。」

  魏凛华说道,抬起手握住魏央的胳膊,把他拉到了身后。

  魏央的胸口立即贴住了魏凛华的后背,同时膨胀的下体直接抵住了魏凛华肥
美的大屁股。

  「呜!」

  魏凛华低声娇吟一声,却又怒喝了一声,「你干什么?」

  「姑姑……怎么了?」

  听见魏央的声音,魏凛华偏过头朝着魏央看了一眼,可她湿润口齿内吐出的
香气,正好打在了魏央的面颊上,两人的嘴唇相距不过一寸距离,只要在向前半
分,就能够把自己的红唇贴到魏央的口中。

  「没……没事……你继续吧。」

  魏凛华看见魏央疑惑的脸孔,强行压下心中的悸动,她安慰着自己,也许是
这个小鬼的自然反应。

  「你……你稍微靠后一点,这样贴着姑姑,姑姑有些不舒服。」

  魏凛华断断续续的说道。

  她不敢直接指出魏央下体的膨胀,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儿,若是说出来,她自
己也会十分羞愧。

  「姑姑抱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只要嗅到姑姑身上散发的香气,下面就
很难受。」

  「你……你胡说什么……」

  魏凛华赫然一愣,随后又反应过来,长舒一口气,想着这也是人体自然反应。

  魏凛华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但身体却有种无法抗拒的错觉,似乎是想要魏央
下体那膨胀的火热可以在用尽的顶进来。

  魏央把胸口紧紧的贴在魏凛华火热的后背,同时下体也在缓慢的抵住魏凛华
被黑色超薄裤袜包裹住的肥美臀部,火热的肉棒把下体的袍子顶的翘了起来,并
且完全与魏凛华的股缝接触。

  「嗯!」

  魏凛华捂住口,但手指缝隙中却传来了微不可查的娇吟,又立即止住。

  魏央双手拿着布尺,在魏凛华胸前乘着,不过右手手掌却始终在她那肥大被
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的乳房上摩擦着。

  那一团肥硕的软肉,就算隔着黑色乳罩,魏央依旧能够感觉到强烈的温热,
还有他那渐渐急促的呼吸,口中热气也打在了魏凛华的耳边,让她的耳朵都通红
了起来。

  「快点,姑姑太累了,要休息了。」

  感觉到耳边传来的热气,魏凛华故作沉静的说道,其实她心底已经完全悸动
了起来。

  那股充满雄性气息的热气,是她几年来从未体验过的。

  更让她惊讶的是,哪怕在皇帝赵元柯曾经还有行房之力的时候,从他身上也
没有感受到这股燥热的气息。

  因为这股气息中夹杂了少有的让她躁动的青春气息,与少年时期被哥哥魏鸣
抱在怀中时候所传递来的气息几乎一样。

  她是多么高傲端庄的女人,又是皇家的妃子,虽然平日里表现的温软大气,
可心中对自家哥哥魏鸣的崇拜从未减少过。

  甚至于某些时候,在与皇帝赵元柯行房的时候,偶尔都会想到面前的男人就
是魏鸣。

  她心底那隐藏了数十年从未表现出来的孽欲,在这一刻却被激发了出来。

  淡淡的,并不强烈,可是这种情感一旦出现缺口,就如同被洪流破开的堤坝
一样。

  而她自己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只是以为是彼此双方身体的自然反应。

  「呼……好了!」

  魏央长舒一口气,感觉身上都流出了汗水,毕竟面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诱惑了,
又穿着他最爱的黑色超薄裤袜,而又一双绝美的身材和美脚。

  听了这话,魏凛华也转过身子看了他一眼,见他额头伸出了些许汗水,下意
识的抬起白净的手腕在上限擦了擦。

  「裁量个体态,怎就出汗了。」

  魏凛华笑着摇了摇头,眼中充满了爱意。

  「嘿嘿,侄儿怕碰到姑姑的身体,毕竟您是我的亲姑姑。」

  魏央的话让魏凛华无比娇羞,同时心中却产生了一股不可思议的背德快感。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产生这种快感?」

  「算了,这只是个还不到十八岁的男孩子,他就连女人的身体都不懂,也根
本不会懂这些的。」

  魏凛华这般安慰着自己,但也只是安慰,因为她察觉到魏央下体那完全挺翘
的肉棒,不禁张大了口,惊讶的看着:「这个侄儿的下体……怎……怎会这么大
……」

  「好像……好像比我日常使用的那根冰冷的玉杵都要长……」

  她使用的那跟玉杵长度已经达到了20公分,可是跟魏央下体膨胀之后的长度
相比,似乎还略有不如。

  魏凛华此刻的表情完全被魏央透过透明的丝纱看在了眼中,他心中不禁一动,
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姑姑一定是寂寞了多年。

  皇帝无法临幸,妃子自然都要独守空房,用冰冷的器具解决自身的寂寞。

  片刻之后,魏凛华穿起了一件宽大的白色长袍,长袍下摆分叉,把她衬托的
端庄温软。

  终于,魏央褪掉了眼前的丝纱,魏凛华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对了姑姑,给你的高跟鞋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的话,侄儿给你重新制作
几双。」

  魏央突然说道。

  「这……高跟鞋也能制作?」

  魏凛华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片光彩,她穿着魏央送给她的高跟鞋,总感
觉有些松散。

  「当然可以,不过要裁量一下姑姑脚的尺寸。」

  魏央说道。

  「哦,这也很简单。」

  魏凛华直接说道,却又顿住了,让他在自己脚上触摸……这未免有些太过
……

  她没有继续想下去,却见魏央笑着说道:「姑姑,如果不合尺寸的鞋子穿久
了,会对脚造成伤害的。」

  「我送给姑姑的高跟鞋和旗袍,只是根据师尊的身材定制的。」

  「什么……你也给她这般裁量了尺寸?」

  魏凛华心中一震,下意识的呵斥了一句,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
此事如此愤怒。

  「呃……跟姑姑和皇后一样,都是蒙着眼睛的,毕竟师徒有别,若是让徒弟
看见她的身体,那成何体统。」

  一边说着,魏央心中却笑了起来,什么师徒有别,还不是被徒弟抱上床狠狠
的肏干了一番,而且师尊体内潜藏的欲望完全被开发出来了。

  他也意识到,类似师尊这般欲求不满的熟美女人还有很多,至少他所见的姑
姑,皇后,就是这种女人,而且欲望要比师尊更加强烈。

  「是吗?」

  魏凛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终口中才吐了一口热气,扭着宽大白袍的娇躯
走到了寝宫的大床上坐了下来。

  「那边给姑姑裁量一下双脚的尺寸吧,这一天来姑姑穿着这双高跟鞋脚趾都
有些酸痛了。」

  「嗯,应该是不习惯高跟鞋的坚硬,稍后侄儿给姑姑捏揉一下,应该会缓解
酸痛。」

  魏央说道,走了过去。

  魏凛华裹着黑色超薄丝袜的双腿压在床沿,看着魏央走来坐在地上之后,主
动的把右脚穿着的红色高跟鞋美脚抬了起来,而她的左脚却已经伸出了一半,并
且用黑丝美脚叼着高跟鞋轻轻的摇晃着。

  这让魏央的眼睛都瞪直了。

  姑姑不会是故意诱惑自己的吧……

  还是谁……他被自己的《阴阳长生法》影响所导致的?

  想到这里,他赫然一愣,从昨日见到姑姑的第一面开始,他就一直运转着
《阴阳长生法》,而在皇后那边回来再次见到姑姑的时候,《阴阳长生法》依旧
在不停息的运转着。

  根据昨日姑姑对自己捏脚所产生的抗拒,他有理由相信,这是《阴阳长生法》
的作用。

  潜移默化之下,居然让姑姑不在抗拒此事了。

  「先裁量这一只吧。」

  魏凛华说道。

  魏央双手伸了过去,握住了魏凛华的高跟鞋,随后轻缓的把高跟鞋褪了下来,
露出了那只裹着黑色超薄丝袜的美脚。

  白皙的脚面清晰可见,看上去只是过了一层黑纱,红色指甲油闪着光泽,五
根脚趾并起,没有丝毫缝隙。

  脚腕与脚背没有任何粗糙,有的只是白皙和滑腻,上面传来一股股温热的香
气,除了被高跟鞋捂出的香味之外,还有着一缕缕的脚香味。

  这双美脚让魏央神情大震,已经不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双美脚了,可还是
有一种欲罢不能的诱惑。

  「快点小子。」

  这般让自己的亲侄儿看着自己的黑丝美脚,魏凛华脸色不禁有些娇羞,于是
抬起脚趾在他额头轻轻踢了一下又落了下来,放在魏央手上。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