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09章 心口不一的代价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639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呋……呋……哈……哈……嗯啊!”

  调教完成的敏感屁眼不停被韩玉梁用手指玩弄的情况下,淫火焚身的任清玉
根本无力抵抗那一阵接一阵的噬骨快感,一道唾液顺着镜子流下,硬起的乳头几
乎顶破兜在上面的花边。高潮降临得如此迅猛,让她猝不及防,一声哀叫钻出朱
唇,也不知飘去了哪儿。

  韩玉梁更加亢奋,站定扶稳,把着她泛红雪臀狂抽猛送,存心要让她硬忍,
不忘提醒道:“你可要憋住,再喊大声的话,就把人招来了。”

  任清玉平生最重脸面,可单靠咬唇万万忍不住那钻心畅快,她左顾右盼,不
得已,抓起自己换下的那条内裤,揉成一团,主动塞进嘴里,跟着抬手紧紧捂住。

  “嗯、嗯嗯……昂……昂嗯——”不多时,她雪臀猛颤,阴津横流,又大泄
一遭。这次总算忍住了叫喊,只有些急促鼻音回荡在狭小更衣室中。

  这儿本就是女子试穿内衣的地方,灯光柔和暧昧,最能映衬肌肤之美,她扶
镜被奸,情不自禁就将视线落在镜中的自己身上,但见一身肌肤流霞,满目水光
妖艳,比她平时一本正经板着脸的模样,不知美出多少。连她自己见了,都动心
得很。

  见她抬头望着自己镜中模样,韩玉梁知道她已进入状态,指尖周围一探,果
然护体真气荡然无存,不再有丝毫抵抗。

  他心中大悦,运起“逍遥指”,压着她娇嫩肠壁向着蜜壶一侧,就是一串酸
麻连击。同时提腰旋身,硕大鸡巴活龙一样在她体内翻天覆地猛搅,几乎磨碎那
软绵绵的花心。

  任清玉双眼翻白,一口银牙死死咬住内裤,屁股连挺数下,大腿根痉挛犹如
触电,紧缩蜜壶死死吮住龟头,一股银丝喷在韩玉梁阴囊上,泄得几乎晕厥过去。

  “玉梁……你快些,你快些……出精……”她拽出湿漉漉的内裤,扭头哀求,
“我……受不住了……”

  “怎么今日如此不堪?我看你也没泄几次。”

  她主动运力嘬住他肉棒,摇晃臀部套弄,颤声道:“这地方……我心里慌,
我真……忍不住喊了。求你……快些……射……射给我吧……”

  韩玉梁心中还有计划,倒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在更衣室里待半个多小时,再
久也容易夜长梦多,便道:“好,那你暂且再堵住嘴巴,忍耐一下,我这就往出
精去了。”

  任清玉点点头,拉过凳子趴在上面,把内裤塞回嘴里,双手交叠紧紧捂住。

  他抽出手指,双掌捏紧她丰满臀肉,对着红嫩充血的媚肉就是一阵狂抽猛送。
虽说为了不发出太大声音没有此次拍上臀尖,但他阳物本就粗长,不顶到挪位而
已,仍能次次撞上花心。

  任清玉知道他勇猛难敌,不得不暗运锁阴功,让一圈圈屄肉死死裹住他,想
勒断似的加劲儿。

  如此强忍了十几分钟,她夹着屁眼小泄两次,总算身子里头一阵热流灌入,
浑身一麻,跟着他射进来的精一起丢了。

  难怪A片总喜欢这么拍,实地操作一下,果然刺激得很,韩玉梁心满意足,
伸到她嘴边让她舔干净,提起裤子先将自己收拾完毕,才弯腰抱着她做事后安抚。

  任清玉满脸羞愤,可一肚子快活滋味余韵犹存,比锁在里面的半管儿浓精还
鲜明,无话可说,只有默默任他一边帮忙穿衣一边轻薄。

  不过看他运功大耗真气将自己咬湿的内裤烘干,套上之后,牝户暖烘烘的,
她心里也跟着热乎起来,矛盾一番,只好抛到脑后,拖着酸软双腿跟他出来。

  韩玉梁如愿以偿,弄醒那迷迷糊糊的导购,拿出内衣让她结账。

  不过递上去内裤的时候,他故意板起脸道:“你们这内裤之前有人试穿过吧?
瞧瞧这裤底,这块是干了的印子吧?”

  导购刚醒过来还有点晕,一看连忙道歉,匆匆去取了一套新的。

  任清玉知道被他作弄了,躲在他后面满面通红,一声不吭。

  清单上的衣物基本买齐,日用品也差不多搞定,大包小包又往寄存处放了一
次后,韩玉梁问她是先吃饭,还是先去买手机。

  下面的嘴刚吃饱喝足,上面的嘴暂时没有什么欲望。而且,任清玉正对手机
那种东西无比好奇,当即决定把午饭延后。

  比起衣服,手机这东西买来起码一两年不会换,韩玉梁就指点着她,让她亲
自挑选。

  看了几个柜台后,任清玉拽了拽他,小声问道:“我……怎么没看出区别来
啊?这一个个除了商标,不是都一样么?那些人说的那一大堆数,都是什么意思?”

  “嗯……现在跟你解释太费时间,你也听不懂,你直接选个最好看的吧。”

  “我还不如选个最锋利的,当暗器还可以防身。”

  他笑了笑,拿出钥匙晃了晃,“我建议你选暗器的时候考虑一下这种便宜还
经常随身的东西。”

  “你又没给我。”任清玉很不满地嘟囔道。

  “过后会给你配的。”韩玉梁淡淡道,“你记住别把家门钥匙丢出去,或者
丢了记得捡回来就好。”

  到最后,任清玉还是分不清如今各个牌子的智能手机到底有什么区别,索性
选了个最便宜的。

  不想事事都麻烦汪媚筠来给她增加谈判筹码,韩玉梁回来后就联系金义,把
任清玉的大致资料发过去,请那边做个假身份录入到本地系统,凑合能用就好,
这会儿虽然证件还没出来,但电子编码已经有了,买手机卡问题不大。

  装好卡揣进兜里,任清玉就算是迈出了成为现代人的重要一步。

  去顶楼找个风景不错的餐厅就地吃午饭,等上菜的时候,任清玉望着窗外令
她目眩的高楼大厦,惆怅道:“玉梁,我什么时候才能自食其力?我……不想一
直花你的银子。”

  “等你从春樱那儿学完东西,事务所有活儿就给你安排,没活儿的话……”
韩玉梁寻思了一下,笑道,“我介绍你去一个酒吧打工,那边不缺你喜欢的工作,
到时候你没事儿去杀个江洋大盗,说不定赚得比我还多。”

  雪廊最近缺人手,听说沈幽的主意已经打到了易霖铃和陆雪芊头上,那么等
任清玉教育完毕,借过去帮忙,也算是多个收入渠道。而且金义、塞克西都成为
了事务所如今的委托渠道,真要有合适的任务,让任清玉出手也不错。

  最不济,他出门办事,任清玉在家做个保镖,护着叶春樱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不也挺好。

  相比那些大油大肉的热量炸弹,任清玉对高档餐厅这些摆盘精致的菜肴反而
提不起什么兴致,抱怨了两句不如婷婷做的合口,才斯斯文文细嚼慢咽。

  看衣装笔挺的帅气侍者过来上菜,韩玉梁将手伸到桌下,对准任清玉的双腿
之间就是一发“隔空戏”。他这招淫技可以在两三米内用真气穿透衣物直接对肌
肤造成刺激,过往一直没有用武之地,这会儿大好机会,当然要翻出来见见天日。

  任清玉正挤出笑脸保持镇定,忽然腿间一酸,脸上一阵红潮上涌,差点叫出
声来。

  她倒吸一口凉气,侍者一走,便瞪着他道:“你又在做甚!”

  “我试试自创的手法而已,你定力深厚,比寻常女子厉害得多,我拿你试试,
看有没有效。”韩玉梁故意挑衅道,“怎么,这样都忍不住么?”

  “这种无聊的下流伎俩,我才不在乎。我……就是觉得你这样影响我吃饭。”

  “你吃,你吃。”韩玉梁笑着摆摆手,静等下次机会。

  在桌下不好瞄准,他估计没有命中本来预期的位置。

  不一会儿侍者又来上菜,他蹭蹭鼻子,装作打个响指,啪的一声,将又一股
“隔空戏”真气射了过去。

  任清玉光顾着防下面,真气用错了地方,只觉乳尖忽然一麻,又胀又痒,忍
不住眉心一蹙,嗯的哼了一声。

  “请问您有哪里不舒服吗?”侍者急忙关切询问,唯恐是自家菜品惹了事。

  任清玉赶忙摆手摇头,“没事,真没事。”

  这次等人离开,她忍不住在桌下一脚踢了过来。

  但韩玉梁早有准备,双腿一夹,反而把她脚腕挤住,留在这边动弹不得。

  见她要发力挣扎,他笑着一抬手,叫来了一个女侍应。

  任清玉顿时正襟危坐,唯恐被看出什么端倪。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想来瓶红酒,就这个,顺便上两个杯子。”

  “好的请稍等。”

  他跟女侍应随口找话聊着,手垂下在任清玉足底隔空一点,这次将劲道发在
了涌泉穴周遭。

  她酸痒难忍,面红耳赤,还不敢表现出来,暗暗用力一抽,结果小巧脚掌直
接离开了靴子。她急得差点把餐刀当暗器丢过来,咬牙道:“把鞋还我!”

  韩玉梁忍着笑把靴子从桌下丢回去,看她急忙弯腰下去穿上,心里乐开了花。

  这种趣味在叶春樱和许婷身上八成找不到,仅仅为此,把任清玉养在家里也
很超值。

  等熬到一道道菜上齐,任清玉已经娇喘吁吁满面红霞,生生被他上下不定的
“隔空戏”玩弄到情潮涌动。那被他运功烤干爽的内裤,多半又已经湿了一片。

  看她食不知味的模样,韩玉梁探头凑近,轻声道:“是不是心火又发作了,
想要了么?”

  任清玉恨恨道:“明明是你作弄的,还来装什么好心!你、你弄得我浑身不
自在,很高兴么?”

  “我是担心你积蓄太多,方才更衣室那一发不够。你面皮薄,万一还需要,
又不肯说,真闹到走火入魔,我可要心疼了。”

  她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脸上一红,低头吃东西,不再理他。

  韩玉梁在桌下又悄悄发了一记“隔空戏”,柔声道:“我刚才洗手时候看过
了,这里的厕所是单间,这会儿过了饭点没什么人,咱们结过账了,你要是觉得
还需要泄泄心火,不用明说,去厕所就好,我心领神会,自然会跟你去的。”

  任清玉愕然抬头,她逛了一上午都没去厕所,这会儿吃喝着已经肚子有些发
胀,他这么一说,等于是用话挤住了她,去厕所,便等于对他求欢。

  “你……好不要脸,我、我就不能真去厕所么!”

  韩玉梁笑道:“没办法,谁叫你这人总是心口不一,我只好凭自己猜测行动,
反正是为了你好,你就担待一二吧。”

  任清玉气结,端过红酒猛灌几口,饱满酥胸仍不住急促起伏,“横竖……你
就是想欺负我。早知道你……这么无耻,我就该叫春樱陪我来逛。”

  “那只能下次了,这会儿后悔,也已经晚咯。”韩玉梁不紧不慢插起一块鲍
鱼,故意伸出舌头在那恍如女人性器的缝隙中央暧昧一舔,“清玉,你如此勤奋
刻苦练那梧桐焚炼,不就是为了积蓄心火,说服自己过来找我,做那销魂快活的
事儿么。涅磐心经我给了你,都没见你看过。”

  “一派胡言,我、我那是为了有始有终!”任清玉果然不会说谎,演技糟糕
堪比流量小花,底气不足眼神飘忽,一看就是正好被韩玉梁命中了心思。

  他乘胜追击,柔声道:“看来最适合你的男人就是我。我从来不看女人说什
么,只看做了什么。你瞧你口口声声说我欺负你,可你明知道去上厕所我就要跟
去再日你一次,为何反而不怎么吃东西,一个劲儿闷头喝酒呢?”

  “因为……因为……这个红酒很好喝啊!”任清玉急得大声叫了出来。

  远远一桌客人听到,探头望过来一眼,叫来女侍应也点了一瓶。

  旁边经过的一个侍者面带微笑躬身道:“谢谢您的夸奖。”

  任清玉大窘,恨不得把脸埋进盘子下面。

  韩玉梁掩口轻笑,暗暗决定今后休假时一定要多带任清玉出来“历练”。

  膀胱这东西,任你如何武功高强,也变不出无限空间往里装,的确有些内家
高手可以将体液通过经脉转移排出,但这样的人脑子只要正常,就不会考虑用身
体的其他器官越俎代庖排尿。

  快吃完的时候,任清玉终于还是憋不住了。

  不管是憋不住尿,还是憋不住被一次次“隔空戏”撩出的心火,反正,她是
不行了。

  她用刀子一样的眼神羞愤地瞪了韩玉梁三秒,起身咬牙道:“我……要去如
厕。你、你不许跟来!”

  韩玉梁放下餐巾,微笑站起来,对附近的使者提高声音道:“我们去个洗手
间,请别收拾掉。”

  任清玉索性转身撒腿就跑,一副豁出去不要形象的样子。

  “东西太好吃,都憋着不想去厕所了。”韩玉梁随口笑着解释一句,也迈开
大步跟了过去。

  这里的厕所是挺豪华的单间,里面带有小号的洗手池,不分男女,锁门后外
面会提示已经有人。可以说,这厕所的结构正是韩玉梁甘愿吃这么贵的午饭的唯
一原因。

  整个餐厅一共就那么两三桌人,其他人都在,韩玉梁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任
清玉躲进去的那个。

  结构简单的门锁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放水声,他抬手一抹,
开门进去。

  任清玉坐在马桶上,抿唇看着进来的他,怒气冲冲却又无可奈何。

  看她坐着不起来,韩玉梁走过去解开皮带,掏出还软垂着的阳具,在她眼前
晃了晃,缓缓道:“来,你要不想泄火,干脆给我一口咬掉,我绝不怪你。”

  任清玉抬头瞪他一眼,伸手就抓住了他的鸡巴根,“当真?”

  韩玉梁点了点头,“当真,我要是揣摩错了你的真正心思,活该我被你一口
咬成太监。”

  她呼吸越来越快,泪光盈盈望着他,片刻后,带着哭腔道:“你……就不能
……给我留点……颜面么?”

  “不能。”他用拇指擦去她眼角冒出来的泪珠,“你我都已经是这种亲密无
间的关系,为何还要惺惺作态?你想要我肏你,就告诉我你想要,不必赖给心火,
你生得这么美,难道不需要担心走火入魔,我就不愿意日了么?清玉,口不对心,
有时候会付出代价的。你总是在想要的时候说不,那我要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
是真的不想呢?”

  她张了张口,似乎还想硬气两句,但话在嘴边滚了两滚,终于还是没说出来,
往前一伸脖子,把他鸡巴含了进去,将想说的顶回喉咙,和着唾沫一起咽了下去。

  “你要是不想要,这就可以咬了。”他抚弄着她的耳垂,淡淡说道。

  任清玉哪里舍得,抽噎两声,小嘴裹住他的肉棒,前后滑弄起来。

  身为淫贼,精力与御女之术本就是基础中的基础,韩玉梁轻喘两声,那条睡
龙当即醒转,昂首挺胸,转眼就塞满了她张到最大的檀口。

  陪舌头嬉戏了几分钟,他弯腰拉高她上衣,掀起不太合身的乳罩,运功搓弄
着已经俏立在乳晕中央的奶头。

  这次,不管是“仙针钻”还是“情波漾”,都没有再遇到烦人的护体真气。

  她总算彻底没了抵触心思,闭目专注吞吐龟头,朱唇不住套弄,鼻音娇软,
哼声不断。

  可她还是羞于开口,一身情欲濒临沸腾,就只是吐出肉棒,匆忙扯张纸擦净
快要风干的尿液,左右一望,转身弯腰扶住了马桶。

  韩玉梁心领神会,将她下裳褪到膝盖,站定一捅,鸡巴撑开湿淋淋的屄肉,
一口气杀入了娇嫩蕊芯深处。

  任清玉咬住衣袖,发髻有些凌乱,索性抽掉发卡,散落如瀑青丝,随着他的
奸淫,与两口倒垂玉钟一起,前后摇曳。

  如此奸了十几分钟,韩玉梁将她抱到洗手池那边,让她抬头看着镜子中自己
的脸,双手拽住她的胳膊,啪啪猛日。

  紧绷小腹拍上丰满屁股,那清脆声音并不算轻,已足够让门外路过的人听见。
任清玉的呻吟虽然还能硬忍,可那鼻音其实足够表明厕所里正在发生什么。

  她当然担心害怕,可这种恐惧反而让她更加敏感,得到的更加强烈,鸡巴每
次插入,她不必用锁阴功,被高潮支配的肉壶都会在龟头上湿淋淋一攥,舒服得
韩玉梁通体发麻。

  半个多小时的匆忙偷欢,任清玉泄了八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强。

  她望着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恍惚间竟然有了一种自己并没从海蛇手
中逃出来的错觉。

  她隐约意识到,其实她从未落入过其他人的禁锢。自始至终,她都是被韩玉
梁牢牢困住,再无逃脱的可能。

  射精后的阴茎缓缓拔了出去,习惯于锁阴功的膣口迅速闭合,上次的精液就
没有漏掉多少,只是这次被他自己的龟头刮了出去,换了一腔新鲜的,仍被她含
在体内,不舍得放任流走。

  体内残留的不只是精液,还有他硕大器官带来的浓烈感觉。

  她趴在洗手台边,几分钟过去,仍没从快感中摆脱,丰美的耻丘依然在密集
的痉挛。

  她觉得自己完了,今后一生,都注定是韩玉梁这个淫贼的俘虏。

  这明明是件挺绝望的事,可她好不容易缓过来,起身整理衣物的时候,却看
到镜子里的自己,正在妩媚地笑。

  他们做的事情应该是没瞒住,因为任清玉最后三次高潮的时候已经连袖子都
咬不住,只要有人路过附近,不是聋子就能听得清楚楚。

  所以她出去后就一直低着头,默默吃完最后那点,不敢看餐厅里其他人的目
光,就那么跟着韩玉梁离开。

  “肯定有人听到了。”进直达一层的观景电梯后,任清玉靠在他肩上,闷闷
不乐道,“在他们眼里,我恐怕已是个不知廉耻的淫妇。”

  “一群不相干的人,怎么看你,何必在意。”韩玉梁笑道,“我知道你只是
我一个人的淫妇,这便够了。”

  “我才不是……”她还是没忍住,小声反驳一句。

  “不是我一个人的?”

  “不……不是淫妇……”

  “哦?”韩玉梁没有陪她抬杠,转而道,“你这头发太长了,如今不流行这
样。一楼有个美发沙龙,我带你去好好打理打理。”

  她松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

  简单修剪外带一套发质养护,韩玉梁如今手头宽裕,对女人大方得很,那漫
长的等待时间,他就坐在一边,装作陪任清玉聊天的样子,一会儿指指点点顺便
“隔空戏”,一会儿拉住她手发动几次“情波漾”。

  任清玉知道,他正在努力用事实证明,她就是他一个人的淫妇。

  她不想让他得逞。

  可做头发实在是太无聊了,他的调情本事实在是太厉害了。

  都是梧桐焚炼的错……她对自己这么说着,刚一离开美发沙龙,就紧紧抓住
了韩玉梁的手。

  “怎么了?”他笑吟吟回头,问道。

  “我……又想去厕所了。”她望着他,舔舔嘴唇,吞了一口唾沫。

  啊……肚子里的精,又要换新鲜的了。

  真是……好期待啊……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