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第一卷 世家重生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风雨天下 代发
2020/7/16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6080

  **************************************************************

              第一卷 世家重生

  「呔,牛头马面带罪人赵福贵上殿。」忽然一声惊雷一般的吼声在阴森恐怖
鬼气森森的一座宫殿中响起,宫殿中弥漫着阴寒的气息,夹杂着一股浓浓的血腥
味,不过看上去到是金碧辉煌,只不过漆黑无比,阴气森森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声音来自一个面目狰狞的虬髯大汉,此大汉相貌威严,五官方正浓眉大眼,双眉
之间隐隐透出一股威严的气息,其中夹杂着少许霸道的气息,让人不可抗拒,而
他的此刻正身着黑色蟒袍,头戴紫金乌纱,左右两侧站立着一黑一白两人,两人
身材瘦高,面目狰狞一人身着白袍,一人身着黑袍,手中各拿着一个三尺哭丧棒,
一黑一白格外惹人主意,最为显眼的就是两人舌头突出直达腰间,看上去吓人无
比。

  而在这一威严的声音过后我就被带了两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人提了起来,整个
人双脚离地的被提了过来,说是两人不如说是两个怪物,因为这两个「人」确是
人身无疑,不过一个生长着蓝色牛头两只黑色的尖角竖立在太阳穴之上,一个红
色马头,鼻孔之间穿了一个红色的马环看上去吓人无比,看着这两位的造型,再
看看台上那一黑一白两人,以及那个威严的身着龙袍的大汉,和他左侧一个矮桌
之上那个身着古代七品官服头戴黑色乌纱嘴上两撇八字胡面目狰狞的矮小男子以
及他手中拿着那本闪烁着黑色光明的书薄,以及那巨大的毛笔,我就知道我来到
了什么地方。

  「阎罗殿?天啊,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记得我不是今天才和几个兄弟出去
玩到了半夜之后就回到了家里睡觉了吗?怎么会来到这个鬼地方?天啊,老天爷
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此刻我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想想我虽然不是什么社会
友好青年,什么新世纪祖国的美丽花朵,但是怎么说我也是正当年少大有可为啊,
弄不好过个十几二十年的就可能超过比尔。盖茨,或者成为一名拿破仑那么伟大
的将军之类的大人物,我这大好青年虽说不能算是好人,但是也不坏啊,怎么就
来到了这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我无缘无故被抓到
这里难道是不够坏所以才年纪轻轻就下了阎罗殿?

  正在我盘算的时候,两边那两位把我轻易提起的牛头马面已经将我给带到了
阎罗殿面前,之后毫不客气的将我一扔扔到了地面之上,可怜的我就这么被丢了
下来,看着对面威严无比的阎罗王,想起这位那些个恐怖的传说,我就开始心中
发麻,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是让我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正在我思索的时候,阎罗王身边的黑白无常二人此刻就齐声喝道:「大胆见
到阎罗王还不跪下行礼?」

  声音不是很大,不过到了我的耳边却犹如惊雷一般,刺的我耳朵有些发疼,
然后一不小心的脚跟子一软就跪了下来,心中不断的想到:「娘的,反正我妈从
小就教过我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我这小命都在眼前这位手中了跪下服软也没什
么不客气的,何必要在那里冲好汉,弄不好对面这位阎罗王一不高兴让自己下个
十八层地狱的那可就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看到我跪下之后阎罗王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虽然幅度很小不过恰巧却让我
看到了,想来应该是觉得我这人乖巧识趣所以比较满意吧,看了我一眼之后阎罗
王朗声说道:「赵福贵你可知罪?」

  「知罪,知罪,小人知罪,阎王大人小的一切都认,只求您看在小的坦白份
上从轻处罚。」我听了这话之后想也没想连忙回答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啥
不能够认的?都到了阴间了还狡辩的人那就是标准的傻瓜,你生前干过什么事情
人家不知道啊?问你只不过是个程序,你老实交代的话那么就对你从宽处理,如
果不老实的话那么我敢保证,你会死的很惨,很惨。

  当我说完之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等等,赵福贵?我不叫赵福贵啊,我老爸
可是姓李的,这阎王怎么叫我赵福贵?难道是抓错人了?越想越不对劲,妈的我
这人虽然不是好人,但是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最严重的也就是用情不专,
同时泡了三个漂亮MM,可是这样也不至于让我去死吧,可怜我还是个处男呢,
越想月不对,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左右一想反正都是死,没有理由我连死了都
要死个不明不白的,所以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口说道:「阎王大人,小的姓李,
名叫李天邪,不叫赵福贵啊。」

  本来阎王看到我这么识相虽然生前作恶太多早该下十八层地狱了,但是看我
这么懂事准备给我减轻点处罚,可是听了我这话之后为之一愣,顺口说道:「什
么,你说你叫李天邪?不叫赵福贵?」

  「是啊,我是李天邪,今年才十六岁,是阳城人,现在在阳城初中上学,而
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两年前就因为车祸已经去世了,您可以查查啊,我绝对不
叫什么赵福贵。」

  听了这话之后我对着阎王缓缓道来,心中不断的期盼他们真的是抓错人了。

  「什么?竟然如此,判官何在?」阎王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话,显然他老人家
也不相信我有胆子在这里撒谎,毕竟我这样的事情地府建立千百万年来还从来没
有出现过,所以顿时有些恼怒,威严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寒霜,对着自己面前那
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木桌狠狠一拍说道。

  无疑阎罗王在地府是十分有微言的就看他轻轻发火四周就死一般的寂静就知
道了,这位,在地府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黑白无常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一句
话也不多说,牛头马面你看我,我看你的,互相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身材矮小
的判官,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的打开了生死薄,连了两眼之后,脸色变了,变得很
难堪,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这个家伙的脸色由青涩变成了黑色,脸上竟然
还略带一丝恐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知道,这次我赌对了,看来真
的是有问题。

  判官连忙跑到了阎王的身边小声嘟囔道:「帝君,这次我们麻烦了,抓错人
了,这人可了不得,我们要赶紧想办法啊。」

  判官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虽然隐藏在那宽大的官
服当中,但是明眼人还是可以看的出来他不自觉的颤抖,特别是牛头马面黑白无
常这样的地府阴神更是看的格外清楚,都不自觉的竖起了耳朵,毕竟虽然判官的
声音很小,但是这大殿之中都是一些颇有神通之人,他们想要听到这判官的话并
不困难,估计除了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鬼魂其他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看着自己手下这不成器的样子,阎王眉宇之间闪过一丝不喜与厌恶,对着他
挥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出现过,喝过一碗孟婆汤他
哪还记得那么许多,既然抓错了,那么就让他去投胎好了,神不知鬼不觉的,你
怎么如此胆小?」

  「不是大王,这人不得了,你看看就知道了。」判官十分急切的和阎王说道,
不过生怕自己解释不清楚伸手拿出了生死薄,双手颤抖的放在了阎王面前,然后
回头偷偷的看了看我眼神中竟然带有一丝恐惧,不过可惜的是我却没有发现,因
为我此刻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阎王身上,而且判官的动作十分细微迅捷,我根
本没有发现。

  阎王不以为意的拿起生死薄,虽然判官说的眼中不过阎罗王却并没有在意,
毕竟这样的事情地府也不是没有出过,地府掌管亿万生灵轮回转生,任务何其重
大,事情何其森恐怖鬼气森森的一座宫殿中响起,宫殿中弥漫着阴寒的气息,夹
杂复杂,出错也是难免的,所以不管是天庭还是佛界都会有所体谅,一般来说这
样的情况都是瞒天过海,不了了之,只要一碗孟婆汤,一切皆了,如果对方是哪
个神仙佛祖关照过的人的话,那么就特殊照顾一下,反正那些个佛祖神仙的也是
能够理解的,而且真正有大神通的人,那些地府阴兵根本就抓不过来,所以能够
来到这里的阎王根本就不怕,也就没有在意。

  不过看自己手下说的这么严重,为了保险期间阎王还是看了一眼,不过这不
看还不打紧,看了之后却眼睛再也无法移动半步,一直看下去,脸色一点比一点
难堪,看到最后阎王已经冷汗直流手脚冰凉了,如果不是顾及颜面的话恐怕阎王
立刻就趴到了地下了。

  因为生死薄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李天邪,生于丙戌年六月初六辰时,天生富
贵,十六岁前平平无奇,十八岁开始富贵一生,一生一世无忧,享尽人间富贵,
七十岁得仙缘,可得长生,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接下来阎王不住有些好奇了这李
天邪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好的命,所以就向上看去想要知道李天邪以前到底
是什么人,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没吓死,上边明明白白的用几个血红的大字写着,
上一世是一名将参加过参加过抗日战争虽然不出名但是却杀人无数不少人都知道,
不过他也没有怎么介意,继续看,再往上:「第九十世……多尔衮。」这个可是
个杀人狂,阎王不禁抹了一把汗水。

  「第八十世……朱元璋」阎王的脸色不禁难看了一点。

  「第七十世……铁木真」阎王脸色发白。

  「第六十世……黄剿。」阎王的脸色更加发白了,手心也有了汗水。

  「第五十世……杨广」阎王感觉自己的脸已经扭曲了。

  「第四十世……曹操」阎王感觉自己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能够再难看了。

  「第三十世……王莽」阎王感觉自己的心在抽搐「第二十世……秦始皇…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阎王简直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直感觉天旋地转的如果
不是自己凭借着意志坚强忍住的话自己现在已经晕倒在地了。

  「第十九世……白起。」这个名字让阎王感觉自己想要吐血。

  「第十五世……吴王夫差。」阎王此刻想要给自己两巴掌,后悔怎么抓了这
么个人,不过仍然继续看下去。

  「第十世……商纣……」阎王肯定自己已经出血了而且是内出血。

  「第五世……夏桀……」阎王知道自己再来就真受不住打击了,不过他还是
坚持的看了下去,尽管对于眼前之人的身份阎王隐约想起了那么一点,不过还是
想要继续看下去。

  果然,最后还是让阎王看到了他已经想到的却最不愿意看到的名字,第一世,,
魔神蚩尤,阎王感觉自己现在的心脏不停的再抽搐,李天邪百世轮回的旁边写着
一行血红色的大字,闪烁出阵阵凶光,上边写道百世凶神,百世轮回,魔神之魂,
百世苏醒,天下大乱,毁天灭地。

  对于这行字阎王是知道的,传说当年天地间第一凶神魔神蚩尤,在上古时期
和轩辕黄帝大战于逐鹿,血战三天三夜最终为黄帝诡计所败北,魔神蚩尤心有不
甘,自毁金刚不坏之身,让黄帝以五条神龙车裂,之后分别将尸首镇压九州各处,
但是魔神之魂却带着蚩尤所有的修为开始轮回转世,之后被黄帝发现的时候已经
晚了,魔神之魂行踪诡异,代代必为凶神,或残暴,或凶狠,或淫乱,或嗜杀,
百代传承,枉死百世,百世之后魔神之魂当可再度苏醒,届时魔功大成,天地之
间再无敌手,天地将会被魔神再度统治。

  三百年前第九十世满清亲王多尔衮死后,天界众神才终于发现了百世凶神所
在,不过可惜此刻已经不能够将他杀死,所以只能够退而求其次,西方佛界一十
八位上古佛甘愿舍身合道,以自身纯净佛法度化魔魂,经过十世转生以度化魔魂,
九世之后度其成仙,让起永享长生,而李天邪恰巧就是这百世凶神的第一百世,
也就是说李天邪按照道理来说应该长生不死,不然的他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那么问题可就大发了,只要他死了,那么经过轮回之后百世凶神出世,届时天地
变色,血染三界想到这里阎王想死的心都有了,只不过最后还是被自己给压制了
下来。

  阎王的脸色瞬息几变,我在下边看的清楚,自从刚才开始我就无时无刻不注
视这这位的脸色了,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景象,立刻就知道可能是真的出问题了,
心中欢喜无比,不过却没有说出来,谁知道这话让我说出来,这位会不会一发狠
把我给做了,然后让来个魂飞魄散,那可就真的永不超生了,毕竟这里可是人家
地盘,真做了自己那可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恩,是这样的,李兄弟,我们这地府公务实在太繁忙了,所以,所以就抓
错了人。「阎王脸色尴尬的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他此刻却心中发苦,百世
凶魂,需要枉死百世,本来一位到了这一世可以好好的,没想到却弄了这么个事
情出来,如果一旦处理不好我怨气丛生的话,那么百世凶狠必定破体而出那个时
候可就真的是暗无天日了。

  「什么?你说你们抓错了人?你们一句抓错了人就算了吗?你*** ,你知道
老子今年才十六岁,就这么死了!被你们无缘无故的弄死了,现在你们竟然跟我
说老子是被冤枉的,你们抓错了,可是就一句抓错了就算了吗?你们知道不知道
老子今年才十六?我才十六!!!最重要的是老子现在还是个处男,你们就这样
让我死了,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虽然心中有了准备,也知道大概会是这个
结果之前还不断的对自己说一旦是这样的话一定要克制,再克制,毕竟自己的命
可是在对方手中的,可是听了这话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对
着阎王破口大骂道。

  骂完之后我心中舒畅了许多不过却有些后悔了,人家都说冲动是魔鬼,可是
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我还真是那么回事,可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这个
时候我正在考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的时候,阎王却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我差点傻掉
的举动,那阎王显示满面怒容,可是接着却拿起了生死薄,遮住了脸庞,当他再
度拿下的时候却一脸献媚的笑容面对着我,对着我说道:「小兄弟,您不要生气,
这个是我们地府的错,您有什么不满的尽管说,有什么能够补偿的我们一定做到。」

  看着这个家伙笑的这么贱,我敢肯定这个家伙一定有什么把柄落到了我的手
上,或许,错抓我是一件很眼中事情,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心中盘算道:「既然这
个家伙笑得这么贱,那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我何不试试看,这个家伙到底是
什么底线?」

  心中所想转眼间便被我用到了实践之上,我看了看这个家伙,淡淡的说道:
「老子口渴了。」「口渴?」阎王楞了一下,然后立刻笑眯眯的对着我说道:
「大爷,您口渴了啊,那您请坐我这就立刻去给您准备上好的仙茶。」说完之后
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对着在那里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的牛头马面吼道:「你们两个白
痴,还不快去将上次地藏王送给我的极品仙茶拿来给大爷送上。」

  牛头马面为之一愣,不过转瞬快速的跑了过去,不一会就送上了一杯香气缭
绕的仙茶,老子这辈子还没喝过这么高档的东西呢,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抓了起
来就是一口牛饮,看的旁边的老阎王心疼不以,要知道这仙茶可是好东西,天地
之间每三千年才有那么一丁点出产,自己能够有幸得到那么一小撮已经是天大的
荣耀了,自己一直珍藏就是没舍得喝,可是没想到确是让我给喝了,喝完这所谓
的极品仙茶之后我就感觉自己顿时神清气爽,刚才还有些感觉虚虚实实的身体顿
时稳定了下来,而且精神百倍,不禁感叹这个东西的好啊,不过看阎王那肉痛万
分好像我杀了他老娘的摸样,我就知道恐怕我想要个千二八百斤的计划无法实现
了。

  看着阎王那一副心疼摸样我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老妈
在世的时候跟我说过的,咱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看阎王这样子也就不再为难
他,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既然阎王你这么识相,那么有你送我还阳好了,我也
不跟你要求那么多了。

  「这个……恐怕不可能。」阎王面露难色的对着我说道,听这话之后我了立
刻火了起来,再度大骂道:「妈的那你想怎么样?」

  「大……大爷,您可别生气,这生死天定,我有本事让您死,但是却没本事
让您还阳啊,而且现在外边已经全部都知道您死了,如果你还阳的话,那外边的
人还不都把您当怪物?所以您不能还阳啊。」阎王心中发苦,却不能够不对我解
释,要知道虽然让我还阳不是不可以,但是却会被别人给发现,那样的话他这阎
王也算是做到头了,所以他才会骗我,当然这个我是不知道的,如果我要知道的
话肯定跟他没完的。

  「那你说怎么办?」看着这个家伙我撇了撇嘴巴,不满的说道,毕竟你好好
的一个大活人,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你,你已经死了不能够再活了,换谁谁也受不
了,虽然我现在可以说是个孤儿,不过不管怎么说老爸老妈留下的钱不少,可以
让我不愁吃不愁喝的过上几十年,而且还有三个漂亮女朋友,虽然只是过度行的,
没啥感情,但是不管怎么说也还是女朋友不是?这下让我怎么接受的了?

  「您看,我安排您重生怎么样?」阎王看着我的脸色好像在观察的的心思一
般,对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什么?重生?你这个家伙不是傻了吧,妈的重生之后我还是我吗?一碗孟
婆汤后我还是我吗?什么都忘了我活着还意思吗?你这个混蛋。」我对着阎王骂
骂咧咧的说道,一时气愤竟然给了他老人家一脚,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只不过是顺手而已,谁叫这个家伙一脸贱相摆明了有求于我,而且害我成这样,
我才会一不小心给了他一下。

  阎王被我一拳打到了脸顿时呲牙咧嘴的,虽然肉体上的伤害不大,但是,却
是尊严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只不过这个时候却也想不了那么许多了,苦笑的迎了
上来继续对着我说道:「大爷您别生气,是这样的,我可以安排您到一个地球的
平行世界去,那里一切都和地球一样,您可以到那里去。」

  「恩,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我摸着自己的下巴做着思索的样子,点头说道,
坦白说阎王这个提议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阎王见到我这个样子顿时高兴了起来,立刻就对着我说道:「好既然如此的
话,那么我立刻就去安排。」

  「等等,回来。」阎王刚没走两步就被我叫了回来,此刻我的造型确实不太
雅观整个人半躺在阎王那宽大的龙椅之上,两只脚放在阎王龙椅之前那黑木书桌
上,得意洋洋的说道,没办法,咱这人就这这样,得寸进尺。

  「怎么大爷?您还有什么吩咐?」阎王被我这一叫楞了一下赶忙回来继续带
着献媚的笑容搓着双手对着我说道,坦白的说他这个样子要多难堪有多难堪,笑
容实在是太僵硬了,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像阎王这样的人平时估计也没有
做过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今天有求于我的话恐怕也不会如此。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