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10 初尝滋味)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白水生
2020年/3月/15日发表于sis001
字数:6032

  作品链接: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01 情窦初开)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11 追忆儿时)
          ===========================

  PS:喜欢的朋友多多点赞,多多回复啊,让我知道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对于苏玉芬贱兮兮的态度,萧富坦然接受了,他大马金刀的坐在店里面的椅
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斜吊着根香烟,四顾打量着,这店里的东西实在是没他
需要的,不过看着那些塑料模特穿的小内裤,他就有些燥热,赶紧将自己的目光
移开。

  萧富过来是找苏北的,跟苏北妈妈苏玉芬就说不着话,对于她们母女偷东西,
萧富又不打算见义勇为,只是为自己兄弟谋求些性福罢了,听着苏玉芬闲扯淡了
一会儿,萧富有些不耐烦的问:「姨,今天就你一个人看店么,苏北怎么还不过
来啊?」

  苏玉芬听到萧富的问话,眼皮突突跳了几下,她虽然不知道上星期萧富跟自
己女儿说过什么,但从女儿回来后难看的脸色,就能看出些倪端,苏玉芬往门口
看了一眼,知道这会儿暂时还不会来客人,就斜跨着坐到了萧富对面的台子上面,
说:「小兄弟叫萧富是吧,北北今天有事儿不过来了,姨今天陪你,你需要什么,
姨都能满足你。」

  五月中下旬的天气已经变的比较热了,苏玉芬已经将裙子穿上,虽不是超短
裙,但裙子整体也不长,裙摆在膝盖上缘,里面还穿着肉色丝袜,显得很是撩人,
斜跨在身后的台子上后,苏玉芬又将裙摆向上拉了拉,露出一段大腿,由于大腿
上裹着丝袜,虽看不清皮肤的颜色,但紧绷有致的大腿还是被丝袜修饰的十分诱
人。

  萧富完全没想到苏玉芬会来这么一手,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玉芬裙摆下缘
那截大腿,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要说苏玉芬长的挺有气质的,活脱脱就是苏
北的年长版,她生苏北的时候还十分年轻,到现在也就是三十七八岁年纪,正是
散发成熟女人气息的年纪。

  萧富吞了口吐沫,喉头动了好几下,这才说道:「姨,你误会了,我找苏北
就是问问学校里面的事儿,没别的意思!」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你心里的花花肠子姨都知道,别
在这儿装蒜了。」苏玉芬给萧富飞了媚眼,身体往后面挪了一下,屁股完全坐在
了身后的台子上,装出有些热的样子上下撩着裙摆给自己扇风。

  萧富没再回答苏玉芬的话,行为完全诠释了他现在的内心活动,他目光灼灼
的看着上下翻飞的裙摆,从两腿中间露出若有若无的淡粉色,萧富以为裤袜跟裤
子一样,可见识过苏玉芬的丝袜,他实在是长了见识,苏玉芬穿的是条开裆裤袜,
所以能清晰的显露出淡粉色的内裤来。

  丝袜萧富不是没见过,自己妈妈和张雪艳他都叫见她们穿过,但从没有见过
这种样式的,苏玉芬不愧是卖内衣的,花样就是多,她坐在台子上两条腿再次分
开了一些,丝袜的神秘感显得更是浓烈,萧富能看清楚那抹淡粉色似乎只有一小
片布,遮挡着神秘地带,忽然间裙摆落了下来,重新将裤裆那个部位给盖住,萧
富失望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动了几下,想要过去重新将裙子掀
开,可却见到苏玉芬从台子上跳了下来。

  萧富见到苏玉芬从台子上跳下来,心中更是忐忑起来,但发现她并没有超自
己这边走,而是朝着门口那边离开,萧富又感到失落,这个年纪的他虽然冲动,
但还不敢用强,即使面对苏玉芬这种捏着她把柄的女人,萧富依旧没有那种想法,
这种心理十分矛盾。

  苏玉芬走到门口并没有离开,她探头在门外看了几眼,发现周围没有几个人
经过,这个点儿本来就没啥生意,没有多余的人也十分的正常,她缩回来之后,
直接就将卷帘门从里面拉了下来,店里本就开着灯,光线只是稍微暗了一点,但
从萧富的角度看向门口的苏玉芬,显得格外清晰。

  只见苏玉芬笑眯眯的从门口走过来,步速舒缓,但特别有韵味,胯部左右摇
曳,让裙摆也随之跳动,时不时漏出来一抹大腿上的丝袜,让萧富看的直流口水,
苏玉芬抿着嘴,含笑对萧富抛出了个媚眼,说道:「别在这儿给姨装蒜了,给姨
说实话,你现在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萧富心里还能想什么,他裤裆里面的家伙早就顶起来了,他穿的是条运动裤,
料子很薄,里面的裤衩也是松松垮垮的,所以裤裆那个位置被里面的家伙顶的冒
尖儿,十分的明显,苏玉芬的目光在那上面就没有移开过。

  苏玉芬单过这么多年,虽说她这里不是清水衙门,但跟她一起的多是露水姻
缘,蜻蜓点水般的一次后,就没有长久过,而且苏玉芬找的那些男人都比她年纪
大好多,技巧丰富但冲劲不足,她还真没尝过年轻小伙子,只看裤裆顶起来角度
苏玉芬就有流口水的冲动,想着能借这个机会能跟眼前这个男孩儿保持个长久的
关系,她现在虽说不上有钱,但比以前好多了,去偷东西也是以前养成的习惯,
其实不偷的话也不会差到哪去。

  萧富不清楚苏玉芬内心里那么多的想法,他的心里面经过了过山车似的几上
几下,这时见到苏玉芬再次朝自己款款走来,他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睛紧
盯着苏玉芬,想要往后面退,可只退了半步就被身后的墙壁挡住了去路,萧富此
时的内心是矛盾的,既恐惧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又期待那件事快些的到来。

  苏玉芬带着一脸的坏笑逼到萧富跟前,她看到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儿紧张的神
情,她内心是极其得意,靠过来之后,伸手就掏住了萧富的裤裆,不由的赞叹一
句:「年轻就是好,这个玩意儿手感就是不一样。」

  「姨……姨,你要干啥!」萧富这个地方是有生以来第二次被成熟女人摸到,
虽然他知道苏玉芬是在做什么,但直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最初的目的就是
想帮石宝崩锅,可石宝还没崩上,他自己倒是先跟苏北妈妈搞到了一起。

  「我要干啥?你心里还不清楚么!以后你想了,直接过来找姨就行,以后别
再为难姨了,行么?」苏玉芬说着话,那只抓在鸡巴上的手,像是条灵蛇似得,
顺着裤腰就钻进了萧富的裤子里面,遇到那根火热的鸡巴后,没做任何犹豫的就
将手握了上去,硬度超乎她的想象。

  萧富被抓到鸡巴后,下意识将屁股向后躲了一下,可身后的墙壁没有让他挪
动半分,只能任由苏玉芬抓着自己的鸡巴,萧富强打起精神,装出老练的样子,
说道:「姨,我本来就没打算你啊,就是过来提醒你一下,以后你再去的时候小
心点,嘶……姨你轻点,下面碰到裤衩上不舒服!」

  苏玉芬低头往萧富裤裆里看了一眼,她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萧富的
眼睛看了片刻,心中暗忖,管你小毛孩子说的是真是假,今天让你尝到了甜头,
不由你以后不再来吃腥,她嘻嘻笑了笑说:「刚开包吧,这么嫩,让姨给你检查
一下,别把宝贝儿给弄坏了。」

  说着,也不等萧富同意,苏玉芬直接就将他的运动裤给扒了下来,里面的鸡
巴噌的就跳了出来,上下摆动几下之后,直挺挺的上翘着,跟腹部形成了一个角
度不大的锐角,苏玉芬看到这根活力四射的鸡巴后,眼睛散发出渴望的光芒,另
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鸡巴下面的卵蛋,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捏起来。

  萧富哪里受到过这种刺激,完全在跟着苏玉芬的节奏走,每当苏玉芬的手向
前撸动,萧富就跟随者向前顶,向后剥的时候,他就向后缩身体,总想着把自己
的龟头放在苏玉芬的手心里。

  苏玉芬舔了几下嘴唇,看着萧富的鸡巴是越看越爱,她忍不住蹲了下来,两
条腿大大的叉开,尽量让自己离萧富近一点儿,她小嘴微张,一口就将那根硬的
发烫的鸡巴裹进了嘴里,她玩过的鸡巴也有好几根了,可这么年轻的还是第一次,
由于有些太过兴奋,用力有些过猛,鸡巴吃的有些深,龟头直接就扎到了喉咙口,
让她立刻就开始干呕,喉部急剧收缩,夹着龟头一阵抽动,她受不了赶紧就将鸡
巴给吐了出来。

  「小坏蛋,你想把鸡巴捅到我肚子里啊!」苏玉芬虽然说话带着埋怨,但神
态中尽是妩媚劲,加上刚刚呛出来的眼泪,脸上还有一抹红晕,又显得楚楚可怜。

  「姨!我不是故意的啊!」萧富挺着鸡巴,语气中略带不安,生怕苏玉芬不
再给自己吃鸡巴,刚才插的深,感觉十分的舒服,他摸着苏玉芬的嘴唇,将流出
来的唾液擦去了一些。

  苏玉芬没说什么,一只手握着鸡巴,另一只手轻轻在鸡巴头上打了一下,说:
「让你不老实,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着,她攥起鸡巴向上挤了一下,在龟头上吐了口刚才憋出的口水,充分润
滑了一番,很是娴熟的用拇指来回在鸡巴上下揉动,龟头时不时的被她从虎口挤
了出来,在苏玉芬手里面玩的不亦乐乎。

  萧富哪感受过这种玩法,舒爽的直吸凉气,他双手无措的抱着苏玉芬的脑袋,
摸着她的耳唇,还有脸蛋,兴奋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

  鸡巴在苏玉芬手里面玩了一阵儿,她红唇微张,又将鸡巴给吃进了嘴里,这
次吃的并不深,嘴里的舌头极其灵活,左右翻转将鸡巴包裹在一起,用舌尖去刺
激龟头上的马眼儿,灵活的就像是要将马眼儿挑开一般。

  「啊……姨,就是这里,太爽了,鸡巴好像要被你给舔化了!」萧富被弄的
轻飘飘的,几乎要飞起来似得,上次张雪艳给他洗鸡巴的时候哪刺激到这种程度,
觉得自己鸡巴快要融化了似得。

  苏玉芬吐出鸡巴,咯咯笑了几声,说:「还有更美的,你想不想玩?」

  说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体,将自己的裙摆拉了起来,她丰满圆润的
大屁股立刻就露了出来,她身上还穿着丝袜,一时半会儿没法脱掉,里面的内裤
也不方便脱,但是苏玉芬有办法,她将包裹着阴阜的内裤拨到一旁,让穴口完全
露了出来,然后反手就抓住了萧富的鸡巴,拉着他往自己穴口位置碰。

  萧富这个时候是十分好奇的,他非常想看看苏玉芬的肉穴长的是什么样子,
成熟女人的肉穴他还没近距离的观察过,想要一窥究竟,突然萧富又想起上次胡
思乱想中老虎生殖器倒刺的事儿,他连忙将手按在苏玉芬的屁股上,有些不好意
思的问:「姨,女人的那个里面有没有倒刺啊,可别把我的鸡巴弄烂,我还得留
着撒尿用呢!」

  苏玉芬一愣,不知道萧富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回头吃笑几声说:「哪看来的
乱七八糟东西,我告诉你呀,女人这里面可是桃源洞,男人进去了就不想再出来,
里面要多美就有多美!」

  萧富有些狐疑,他有些不信的在苏玉芬穴口摸了一把,黏糊糊的手上全是水
儿,他将中指伸了进去,四下转动了一圈,想要摸摸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
动作恰巧是在挑逗苏玉芬,让她忍不住哼唧了几声。

  苏玉芬喘着粗气说:「别再摸姨了,赶紧把鸡巴插进来吧,你没看姨的逼里
已经流出多少水儿了!」

  萧富听到逼这个字,鸡巴不由又跳动了几下,他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指,随
着苏玉芬的牵引,将自己的龟头与她的肉穴口对准,龟头上立刻就传来滑腻腻的
感觉,苏玉芬并没有急于将鸡巴插进去,而是对着自己穴口上下摩擦了一番,把
龟头充分润滑之后,这才引着向里面放去。

  只是刚刚插进去了一个龟头,萧富就明白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他猛地向前
一挺身体,整根鸡巴就没了进去,直接顶到了肉穴的最深处,碰到一个阻碍才停
下来。

  苏玉芬根本没有想到萧富会插的这么猛,身体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也随
之舒爽的闷哼一声,她回过头,带着些许哀求的语气说道:「别顶了那么猛,都
快顶到姨的子宫里面了,轻点儿,姨年纪大了受不了。」

  萧富哪儿管那么多,鸡巴进去之后,他对性方面的认识又提高了一个新的台
阶,根本不管苏玉芬在说什么,双手抱着她的大屁股狠劲儿的抽插,每次都能顶
到苏玉芬最里面的那块儿肉上,摸着苏玉芬包裹在屁股上的丝袜,萧富手感十分
惬意,十根手指深深地嵌进柔软的臀入之中,每次抱着臀肉抽插,都能发出清脆
的啪啪声。

  苏玉芬的肉穴里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进过鸡巴了,而萧富这次抽少的十分猛烈,
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蜜穴里面向外涌着淫水,压抑不住自己的喉咙,从里面发出很
淫靡的叫声,这声音更加刺激了身后的那个男孩儿,让他每一次力度都有所加重。

  「轻……轻点……,这种速度你弄不了几下的。」苏玉芬说话的声音都有些
不连贯,她伸出手想要阻止身后的萧富,可是背对着对方,手根本就用不上力,
却被萧富抓住了她自己的手腕。

  萧富无师自通的将苏玉芬另一只手腕也抓了起来,身体如同打桩机一般一下
又一下的拍打在苏玉芬柔软的屁股上,他的鸡巴能感觉到苏玉芬肉穴里面在收缩,
每夹一下,萧富都本能的猛往里面挤,年轻人第一次操逼都不会很持久,萧富也
没有例外,苏玉芬又是夹的他十分痛快,没用多长时间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童子
精猛烈的喷洒进了苏玉芬的肉穴里面。

  「啊……!好烫啊!」苏玉芬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年轻人虽然射的快,但
喷射的力度却是异常猛烈,打在她子宫口上,让她浑身的都不由在颤抖。

  射精后的萧富有些虚脱,他抱着苏玉芬的大屁股久久都不愿意松开,直到鸡
巴彻底软下来之后,才从苏玉芬的肉穴里面掉了出来,萧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看着自己的精液从肉穴里面往外流,问:「姨,是不是我射进去之后,你就会
怀孕啊?」

  苏玉芬站直身体转过身,没好气的白了萧富一眼,说:「知道你还往里面射,
男人的精液射进女人的逼里,十有八九就会怀孕。」

  「啊!那我岂不是要当爸爸了?」萧富挠挠头,有些不敢相信,他接着问道:
「姨,那可怎么办啊,我现在还在上学,还不能养孩子啊!」

  苏玉芬咯咯的笑了出来,她在萧富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说:「看把你给
吓的,没事儿,以后姨的逼里你尽管射,姨上环了不怕你射,不会给你生孩子的!」

  萧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嘿嘿的傻笑几声,然后说:「那就好,那就好,
以后我再往你逼里面射就放心了!」

  苏玉芬又是白了萧富一眼,没再说什么,她依旧撩着自己的裙子,左右看了
看,发现卫生纸在不远处,两腿小碎步向前迈了过去,赶紧撕了几张纸来擦自己
的肉穴,萧富的童子精又浓又多,把她下面填的十分满。

  苏玉芬蹲在地上也没避萧富,就那样把两条腿叉的很开,充分让自己的穴口
张开,稍微使劲,里面立刻就涌出一大堆白哗哗的精液,她怕弄到地上,赶紧用
卫生纸擦拭起来。

  萧富有些好奇,他裤子还没提上去,见到苏玉芬蹲在自己面前擦她的肉穴,
萧富也蹲了过去,特意观察了一下她穴口的外观,黑黑的有两片蝴蝶肉,由于苏
玉芬两条腿叉的很大,加上刚刚被萧富的鸡巴进去过,穴口完全张开,里面粉嫩
的软肉也看的很是清楚,萧富想到自己刚才跟苏玉芬是在崩锅,他一直不理解为
啥操逼叫崩锅,于是问苏玉芬:「姨,都说崩锅崩锅,到底为啥叫崩锅啊,你那
里也不像锅啊!」

  苏玉芬正在用心的擦拭自己的肉穴,听到萧富的问话,她抬头看了一眼,扑
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还真问对人了,锅当然不在外面,在你姨的里面啊!」

  见萧富还有些不理解,于是苏玉芬继续说:「你把手指伸进去摸摸看,最里
面是不是有个稍微陷进去点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锅。」

  萧富见苏玉芬的双腿分开的又大几分,他不客气的把手探了过去,在穴口周
围摸了一圈,然后才将中指插了进去,手指摸到最里面之后,指尖触到一块儿有
些硬度的肉,他轻点几下之后,的确是如同苏玉芬所说,那是个有些陷进去的肉
块儿,肉穴里面湿热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又搅动了几番。

  「行了,别闹了,水儿都擦干净了,被你这么一闹,又流出来好些,真是的。」
苏玉芬轻轻拍打了一下萧富的手,她又感觉到肉穴里面有水往外面冒,喉咙里忍
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苏玉芬眯眼看了看萧富裤裆下面,他还没把裤子提上去就来折腾人了,这会
儿两腿中间吊着的那根鸡巴又有要抬头的迹象,在裤裆那里一跳一跳的,她看的
煞是喜爱,感叹着年轻就是好,刚刚射完就能重新恢复,心想着要不要让他再操
自己一次,想着就把手伸了过去,轻轻撸动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店门被咚咚的
敲响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