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美母的噩梦】第二章 玷污警服,猥亵同学(乱伦,骑大车,后宫,不绿)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打车车
2020年9月2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660

  没想到第二章隔了这么久才写出来,这段时间在游戏里搬砖累成狗,实在没
有空,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写了一章,也没修改,肯定不如第一章,大家凑合看

               ————

                第二章

  临近中午,外公外婆在厨房忙碌,屋里飘着饭菜的香味,我躺在卧室的床上,
内心又有些躁动。

  昨晚操弄小姨肚子和早上用妈妈内裤自慰的快感不时侵入我的脑海,我想我
真的学坏了,我也许跟小姨一样是个变态,居然会偷亲生母亲的内裤自慰,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忘掉射精的感觉,可却不断想起妈妈的内裤,还有小
姨的舌吻,小姨软软的肚子,小姨挺拔的巨乳,小姨湿润的下体。

  烦死了!烦躁使我突然用手狠狠击打了一下逐渐勃起的鸡鸡,都怪它让我变
成了一个坏人。

  「喔!!!」我惨叫出声,我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弓着身子,夹着双腿捂着
受伤的鸡鸡,我突然有些委屈,都是小姨害的,把我害得这么惨,还丢下我不管
去和别的男人相亲,我讨厌死小姨了。

  委屈使我留下了伤心的眼泪。

  「哐当!」卧室门突然被推开,我赶紧在枕头上抹掉泪水,抬头看去,本以
为是外公外婆来叫我吃饭,可没想到竟是小姨。

  我的目光被小姨吸引住了,她昨晚的直发变得微微有些弯曲,一面别在耳后,
一面顺着脸颊侧方延伸到胸前,显得知性又光彩夺目。

  她为了相亲去做了新发型吗?我心里有些怪怪的,似乎有难受还有些嫉妒。

  小姨移动脚步坐在床边,伸手摸着我的小脸道:「洺洺,想我了吗?我好想
好想洺洺,中午饭都没有吃就跑回来见洺洺了。」她涂着口红的嘴唇成熟性感,
嘴角上扬,标志性的梨涡又让小姨带着几分可爱。

  我听小姨为了我丢下相亲对象,不禁有些高兴,我用脸迎合着小姨,享受小
姨温软的手的抚摸,感觉很舒服。

  可我太天真了,小姨在我没防备时,突然把手指伸进了我的嘴里,两根手压
在舌头上玩弄我。

  「唔~ 」我摇晃脑袋,想摆脱小姨的手指。

  我反抗的动作让小姨有些兴奋,她媚眼如丝看着我委屈的脸,手跟随我脑袋
的摆动,在我嘴里搅动,我的口腔被异物感弄得口水不停分泌,染湿了小姨的手
指。

  小姨玩了近一分钟,才在我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把手指拔了出去,然后在我眼
前把被我口水打湿的手指一点一点放在自己的嘴里,

  「滋滋~ 」小姨贪婪地舔舐手指,淫靡的声音让我耳朵麻麻的。

  舔干净后,小姨才道歉道:「唉~ 不要哭嘛~ 小姨太喜欢洺洺的小舌头了。」

  我觉得被小姨用手指侵犯太没有尊严了,我扭过脑袋不想理小姨。

  显然我的反抗被无视了,小姨掰正我的脑袋,让我看着她:「为了早点见洺
洺,小姨鞋子都没脱呢,洺洺帮我脱好吗?」

  我好奇看去,小姨此时穿着浅咖色的风衣,把模特级别的身材都给包裹住了,
露在外面的小腿穿着黑丝,脚上穿着露背高跟鞋,她抬起一只脚摇晃着,期待我
帮她脱掉高跟鞋。

  以前我对小姨的黑丝没什么感觉,现在却感觉小姨穿着黑丝的脚仿佛有着魔
力,我拒绝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最终我败下阵来,只能哼了一声表达出我最后的尊严,然后起身蹲在小姨脚
边,抓住小姨抬起的脚,我趁机抚摸小姨露在鞋外的脚背,丝袜细腻的触感让我
心里痒痒的。

  摸了一阵,脚背已经不能让我满足,我脱掉小姨的高跟鞋,把她相对于高大
的身子显得娇小的脚抓在腿上,中魔一般玩弄这双丝袜美脚。

  我细细品味,隔着丝袜一会儿捏着脚趾,一会儿抚摸脚背,又用手抓着整只
脚,仿佛把小姨给抓在了手心,我内心十分满足,占有欲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悄然
觉醒。

  小姨见我主动摸她的脚,精致的脸兴奋得染上绯红色,她双手撑在身后,身
子后仰,巨大的橄榄球形乳房要把风衣撑破似的。

  我仿佛被小姨挺拔的巨乳无形的给撞了一下,手上不觉加重了力道,小姨突
然向后仰着头,头发撒在脑后,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我见小姨的脖子雪白细腻,感觉很美味,不由得想在上面咬一口。

  啊!我真的好变态!我赶紧低下头压制住这股邪恶的冲动。

  小姨不知道我的想法,继续挑逗我,她坐直身子,把风衣的腰带解开,将纽
扣一颗一颗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丝绸睡衣。

  我好奇抬头看向小姨,瞬间眼睛睁大,小姨居然穿着睡衣去相亲,睡衣肚子
部分有一些污渍,难道是我昨晚弄脏的那件吗?

  我的小脑瓜已经处理不了现在的情况,脑子一片空白。

  可小姨还在火上浇油,她把风衣完全敞开,然后一点一点撩起睡衣,露出里
面的黑丝袜裤。

  我的心也被小姨撩的七上八下,鼻息混乱。

  小姨丰满的下体在黑丝的衬托下,一时让没接触过黄色信息的我想不出形容
词,只觉得有股冲想把头埋进去,用嘴啃咬这块大馒头。

  小姨丝袜下的裆部对我的吸引力简直致命,那处神秘地带就是网上说的小穴
吗?我呼吸粗重,好想把丝袜撕开看看小穴长什么样子。

  「洺洺好色,小姨的小穴都要被洺洺的视线给烫伤了~ 」小姨张开腿,露出
湿湿的裆部。

  我不想承认自己好色,嘴犟道:「我才不好色,小姨才是色魔。」可翘起的
鸡鸡却暴露了我色色的想法。

  我以为小姨会像昨晚一样继续跟我玩色色的游戏,可她的脚却挣脱我的手,
站起身穿上高跟鞋。

  在我不解的目光中把风衣的纽扣给一一扣上,给我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便走出了卧室。

  我一个人茫然地站在房间里,裤子被鸡鸡顶出个帐篷,显得有些滑稽。

  歌静苒走出卧室,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这么美味的正太侄儿,她已经等待
好几年,又怎么舍得一口给吃掉呢,她要慢慢品味,要把乖洺洺一点一点吃干抹
净。

  她要得到洺洺,还要给最爱的洺洺生孩子,要一辈子都和洺洺在一起。

  歌静苒拿上换洗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把身上穿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露出完
美无瑕的身体

  她的巨乳没了衣服的束缚,依旧像橄榄球一样挺拔饱满,沉甸甸的,任何男
人看了都要沉迷其中。

  可这样完美的巨乳上却有了两点瑕疵,歌静苒伸出手指,在左胸粉红的乳晕
上抚摸过,手指触摸到乳晕上方两点绿豆大小的疤痕,不禁如触电一般缩回手指。

  她露出怨恨的脸色,恨不得用刀剜掉这块改变她一生的疤痕。

  但她没有这么做,她明白就算割掉这块疤痕也无济于事,这块疤早就如附骨
之疽,深深污了她的心。

  昨晚洺洺无意之间用力咬了一口这块疤痕,竟让歌静苒内心前所未有的舒畅,
以至于当时就小高潮了,她心里更加坚信洺洺就是她解药,是命中注定的男人。

  总有一天她要让洺洺狠狠地咬,要把牙齿陷入乳房的肉里,要用鲜血洗刷这
里的污秽,要用新的疤痕把这块疤痕给覆盖掉。

  可一想到洺洺的怂样,歌静苒不由得失笑出声,知道这也太为难可爱的洺洺
了。

  不过她不会放弃的,她会好好调教洺洺,让他知道小姨是他专属的女人,让
他给小姨打上标记。

  歌静苒穿上教师装,拿出手机观看里面的视频,紧致的五官在荧光的照射下
变换不停,一时兴奋,一时又咬牙生气。

  「臭洺洺,才一晚就给小姨戴绿帽,真是个贪心鬼,要不要小姨帮你一般呢
~ 」歌静染纤细的手指在嘴唇上轻点,自言自语道,最后看完视频的她走出房门
向警局走去。

  警局里,歌染霞坐在值班室内,值班的主要内容是接处警,平均每天有四十
多个警情,大部分警情都是邻里纠纷、打架、求助的事件。

  虽然需要处理的刑事报警并不多见,但是每天接到群众的求助还有一些日常
的纠纷,都让歌手霞忙碌不已。

  此时,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两位女人。

  其中一位妇女年纪跟男人差不多,上了年纪的女人身材走样,虽然画着精致
的妆容,却难掩老态的面容,她愤怒地盯着跟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年轻女子,那眼
神恨不得生吞了年轻女人。

  歌手霞凭借丰富的接警经验马上就知道是一出男人找小三,然后被老婆捉奸
后闹到警局的闹剧。

  再看看头发凌乱,脸上有手印的年轻女人,基本八九不离十。

  果然男人嚷嚷着要去医院做伤情鉴定,只要拿到伤情鉴定就去起诉,非要把
黄脸婆送进监狱不可。

  中年妇女也不甘示弱,要告男的转移财产,要小三把这几年收的财物一分也
不能少全都要给她吐出来。

  一时间值班室像是菜市场一样,三个人各骂各的,吵的房顶都要飞出去。

  歌染霞处理过不知道多少这样的纠纷,她耐心在一旁劝导,兴许是她出色的
外表,很快就让男人冷静下来。

  两个女人面对歌染霞也有些自惭形秽,不自觉地也慢慢不再争吵。

  面对这样的感情纠纷,歌染霞也只能以劝导为主,这不免会被人当做和稀泥,
可除了这个办法,还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但是男人不顾夫妻之情,坚持要去伤情鉴定,只要拿到轻伤鉴定书就会去起
诉。

  歌染霞气笑了,打心底鄙视这个对婚姻不忠的男人,但身为警察的素养,她
把这股怒气生生压了下去,耐心道:「这位女士无论去哪里鉴定,都不可能达不
到你想要的结果。」

  年轻女人听见歌染霞说的话,突然扶扶着脑袋摇摇晃晃的,然后一头栽在地
上「晕了」过去。

  歌染霞见女子如此浮夸的演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可又觉得这个行为不妥,
赶紧拉下头上的警帽遮掩。

  这个俏皮的小动作把中年男子看得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找的大学毕业生跟
眼前的少妇女警一比,简直就是狗尾巴草跟牡丹放在一起,差距摸不到边。

  他早就听说警局有一位极品尤物女警,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个谣言一点也不夸
张。

  再仔细看看眼前熟透了的女警花,哪怕只能看到上半身也让男人口水直流,
女警的豪乳都快把警服撑破了,胸前的领带躺在硕大无比的豪乳上,就像一条横
跨一座山包的小路一样,呈现一条幅度惊人的完美曲线,男人恨不得自己是哪条
领带。

  男人在这座县城也算一位人物,坐上国家大力开发县城的快车,靠做房地产
暴富,他不禁打起眼前县城里有名的美女警花的注意。

  男人一想到警花穿着警服任由自己玩弄,竟兴奋得让还没勃起的鸡鸡酥麻无
比,犹如年轻时第一次看黄片一样。

  男人软趴趴的鸡鸡受不得刺激,突然滑出一股股精液,这让一直靠吃药的男
人一下就沮丧不已。

  再看着女警大洋马一般的火爆身材,心里的热火顿时凉了个通透,急忙拉起
地上装晕的年轻女子落荒而逃。

  中年妇女不明所以,以为两人要跑,急忙跟了出去。

  歌染霞哪里知道自己坐着就让一位中年男人滑精了,她也不想去追究男人为
何突然跑了,这样的民事纠纷本来就不在她的职责范围内。

  不过一想到一位花样年华的女人竟然跟一个年过半百的妇人争风吃醋,歌染
霞就唏嘘不已。

  歌染霞不是不理解女人的选择,无非就是为了钱放弃了正常的人生,这样的
选择歌染霞只要点点头,就能轻松跳出这个小县城,到时会有无数的大富豪愿意
拜倒在她脚下。

  但她不愿意,身为警察,歌染霞自觉要对得起穿在身上的警服。

  她曾见识过警局里走关系进来的官二代张扬跋扈,还见过有点权力就随意闯
进别人家门强制传唤,还动手打人的警察败类。

  这些事让她也产生过自己的坚持值不值得的迷茫。

  可5 年前,当她亲手把伤害妹妹的混蛋送进警局后的畅快,让她从此坚定信
念,是这身警服给了她报仇的机会,让那个逃亡近十年的混蛋付出应有的代价。

  况且歌染霞还有着爱她胜过自己生命的好老公,还有一个天底下最可爱最心
疼自己的宝贝儿子。

  这样美好的人生值得歌染霞拒绝一切诱惑来守护,她不允许任何破坏自己家
庭关系的因素存在。

  所以她拒绝了官二代的追求,拒绝了上级给她升职机会的暗示,一切都从基
层做起,无非就是慢慢熬吧,只要能守护好家庭,一切都是值得的。

  歌染霞此时突然想到早上乖儿子摸鸡鸡的行为,一时有些头痛,儿子不知不
觉就到了青春期,要不是今天看到儿子的鸡鸡都跟老范的差不多大了,不然她还
停留在儿子还是小男孩的映像中呢。

  也不知道儿子在哪里染上的坏习惯,今晚可得好好跟儿子说一下生理知识,
让他改掉这个坏毛病。

  她伸手摸了摸警服上的警徽,这是她的小习惯,每次心绪不宁,摸摸警徽就
能让她安心。

  可在这时,大门又被推开了,歌染霞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忙碌,她放下摸警徽
的手,看向来人,不禁叫道:「小妹,你不是在相亲吗,怎么来这儿了?」

  歌静苒神色慌张地走进房间,坐在姐姐对面,她神色变换,似乎有什么难以
启齿的话,却始终犹犹豫豫说不出口。

  歌染霞见妹妹这个样子,不禁有些担心,询问道:「怎么了小妹,有什么事
跟姐姐说,不要怕。」

  「唉~ 姐,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是洺洺他……他……唉!」歌静苒欲言又止。

  「洺洺!洺洺怎么了?」歌染霞心里一惊,不觉站起身走到妹妹身前,抓着
她的肩膀问道。

  歌静苒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她拿出手机道:「我这次来姐姐家
里,是为了洺洺的学习,我想让洺洺考上我所在的重点高中,然后亲自带他。」

  「这是好事呀,你干嘛做出一副洺洺有什么事故发生一样,吓死姐姐了。」
歌染霞以为妹妹故意吓自己,有些生气。

  「姐,我还没说完呢,我想着在线上教学方便些,就在洺洺房间试装了摄像
头,今天忙着相亲就忘了跟姐姐说,结果……结果拍到洺洺……唉,姐,你自己
看吧,你看完要冷静,别冲动。」歌静苒递过手机,仿佛手机里有什么难以启齿
的内容一样。

  歌染霞接过手机,想到早上儿子的行为,不禁脸一红,难道是妹妹拍到了的
儿子打飞机的场面?她想为儿子辩解几句,可又觉得不妥,便决定先看看录到了
什么再说。

  歌静苒趁姐姐低头看视频,她死死盯住姐姐,一股病态的兴奋在她脸上浮现,
刚换的内裤又湿了。

  歌染霜被视频内容震惊得呆住了,没有发现妹妹的异常。

  看完视频后,歌染霞发呆了好一整才缓过来,她满脸尴尬看向妹妹:「洺洺
他……他……」自己儿子做的事让她复述一下都说不出口。

  自己以为的乖儿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丑事,她脑子满是手机视频里儿子用自
己内裤自慰射精的样子,还有儿子嘴里吐出来的恶心话语。

  穿着警服的歌染霞突然想到了老公,便急急忙忙摸出手机,希望跟孩子爸爸
商量下,要不要带儿子去看看心理医生。

  歌静苒见姐姐要拨打姐夫的电话,连忙伸手盖住姐姐的手机阻止,比时她灵
光一现,想起姐姐曾经处理过一起初中生跳楼的案件,便有意引导说:「「姐,
这事最好别跟姐夫说,我认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现在的孩子自尊心特别强,万
一让洺洺做出什么傻事可如何是好。」

  妹妹的话果然让歌静苒想到两年前自己处理过的最让她难受的案件,一个才
15岁的初中生因为早恋,只是被自己的妈妈数落了几句,结果就从20几楼跳了下
去,刚刚开始的人生随着一声巨响就结束了。

  这个案件让处理整个过程的歌染霞映像特别深,案件完结之后好几个月后才
走出阴郁的情绪来。

  她不禁想象了一下洺洺从楼上跳下去的画画,只觉得浑身发凉,呼吸困难,
后背直冒冷汗,给老公拨打电话的手指也僵硬住了,她身子瘫软地靠在办公桌上,
自责道:「我真是急糊涂了,还好有小妹你的提醒,不然洺洺真出了什么事,我
也不想活了。」

  「说什么傻话呢,姐,你听我说,洺洺做的事虽然有些出格,不过跳出你和
他的身份来看,不就只是一个青春期男孩开始对异性好奇,满足了一次好奇心而
已吗?只要好好引导,还来得及改正。」歌静苒握住姐姐的手安慰道。

  歌染霞感受到妹妹的手传来的温暖,不禁安心几分,她见妹妹穿着教师装,
才想起妹妹每年都要面对几十个青春期的孩子,肯定比自己更懂如何处理洺洺这
件事,因此对她说的话也不禁觉得有些道理:「小妹,这事你要帮姐姐,帮我把
洺洺给纠正过来。」

  歌静苒心里狂笑,姐姐真是个笨蛋,可表情却依旧是一副关切的样子,她看
着姐姐求助的眼睛道:「姐,我觉得这事最好不要跟洺洺摊牌,你可以委婉地引
导他。」

  「这会不会太惯着洺洺了?」歌染霞虽然心乱如麻,但多年办案的直觉让她
觉得妹妹的方法太过柔和了,可能会让洺洺不知错误,会变本加厉。

  歌静苒心中一惊,明白姐姐不好糊弄,她脑子飞速运转,最终还是自己的教
师职业提醒了她:「姐,今年洺洺就要中考,要是直接摊牌伤害了洺洺,说不定
会影响他的学习,为了洺洺的中考,这事还是委婉一点比较好。」

  谈到儿子的学习,歌染霞犹豫了,她把删掉视频的手机还给妹妹道:「这事
让姐想想,我现在心里很乱。」

  歌静苒接过手机:「行,我下午也要批改学生的作业,就不打扰姐姐了,如
果有什么问题就电话联系。」

  两人分别后,歌染霞忧心忡忡坐在值班室里,脑子里满是儿子用鸡鸡奸污自
己内裤的画面,儿子每一次耸动,不可避免地让她下体有股异样,这让她有些恶
心,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真如噩梦一般,让她掉下泪来。

                ***

  此时吃了午饭的我躺在床上,一个人的在房间又让我开始回想小姨的身子,
我想着自己要是主动一点,小姨会让我用鸡鸡插入她的小穴吗?嗯~ 小姨那么好
色,一定会的。

  想着想着,鸡鸡又顶起帐篷,可恶的小姨挑逗了我就跑了,让我浑身难受,
满脑子都是小姨。

  现在我真的好想好想和小姨玩色色的游戏,小姨你快回来吧,我不讨厌你了,
你摸我的鸡鸡我也不会再反抗,我好想射精。

  我越来越烦躁,心里的躁动急需发泄,我想起用妈妈的内裤也能射精,再也
控制不住起身站起,打开门弯着腰躲避过外公外婆,钻进妈妈的卧室。

  我打开衣柜翻找妈妈的内衣,不经意间瞥见床头爸爸和妈妈的结婚照,让我
心里一惊,躁动消散不少,羞耻感压过欲望,我停下手,有股逃出妈妈房间的冲
动。

  可衣柜里几件衣服突然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不禁惊喜道:「妈妈的警服!」

  我拿出警服,一股香味飘进我的鼻子,我忍不住把警服盖在脸上狂吸。

  我也不知怎么了,只觉得此时妈妈的警服比小姨的丝袜还有魔力,把我给控
制了,让我对它产生冲动。

  闻着闻着,香气让我陶醉,我扑在床上,把警服压在身下,仿佛把穿着警服
的妈妈给压在身下一样,我鸡鸡硬的发疼。

  「妈妈,我是坏孩子,妈妈不要抓我。」我一边道歉。一边想象着把警察妈
妈压在身下奸污的画面。

  「哦~ 妈妈给我插小穴,给我插警察妈妈的小穴可以嘛~ 」我对着想象中的
妈妈撒娇道,妈妈肯定会答应吧,妈妈这么宠我。

  我掏出尺寸远超同龄人的无毛鸡鸡,我要把鸡鸡压在警服上,可警服仿佛有
股我看不见的威严,让我的鸡鸡压不下去。

  我内心有些挣扎,妈妈曾经跟我说过警服是神圣的,我现在的行为是对妈妈
的不尊重,是践踏她的职业。

  「外孙~ 外孙~ 」

  在我犹豫不决几秒后,外公的喊声给我做了决定,我不敢在继续下去,万一
被外公看见,后果让我想想就头皮发麻。

  我穿上裤子,把警服放回原位,走出卧室道「外公,我在这儿呢。」

  外公外婆走过来拉起我的小手道:「明早外公外婆就要走了,今天下午要不
要陪外公去游乐园玩呀。」

  「要去要去,外公外婆真好。」其实我不想去,我想留在家打飞机,可外公
外婆难得来一次,我不想让他们伤心。

  游乐场内,我的心思完全不在游乐设施上,我一路上都在看女人,我想控制
自己,可稍微有些好看的女人就会让我控制不住眼睛。

  外公外婆根本没注意到我的变化,此时我心不在焉地坐上碰碰车。

  突然一道身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是李萱,我的女同桌,她和身旁的男生手
拉着手。

  她明显也看到了我,慌张地甩开了男孩的手。

  没想到今天能撞见李萱早恋,我哈哈大笑,只觉得李萱谈恋爱的样子太搞笑
了。

  我想着今天晚自习终于可以好好出一口气,平时李萱仗着比我高就老是欺负
我,今天可算是给我抓到把柄了。

  我开心地玩起碰碰车,在我狂笑的声音中李萱听出了不妙,她瞪了我一眼后
和男的离开了这里。

  我玩了几分钟也没了兴趣,正好也有点尿急,我还了车,跟外公打了招呼,
就向厕所走去。

  「歌洺洺!」在我撒完尿出来时,一声娇喝叫住了我,是李萱,她一个人。

  她今天穿着洛丽塔衣服,到是比平时顺眼多了,我现在有了她的把柄,也不
怕她,嚣张道:「干嘛?」

  「今天的事你不许说出去!」李萱凶巴巴的,想用气势压过我。

  哼!我因为小姨早就脱胎换骨变成大人了,李萱这个小屁孩还想吓我,我哼
了一声,不理她。

  我的态度似乎让李萱有些害怕,她跟在我身后态度软了下来:「歌洺洺,拜
托你帮我保密可以吗,我可以给你补偿。」

  李萱的求饶让我心里暗爽,对她的补偿也来了兴趣,回头问道:「什么补偿?」

  「我可以帮你写作业,行不行?」

  这个补偿让我有些心动,可看着李萱鼓鼓的胸部,我心脏一跳,一个疯狂的
想法制止不住的冒了出来。

  我望了望四周道:「你跟我来,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谈条件。」

  单纯的李萱没有多想,她跟在我身后走到一处隐蔽角落,她以为我不满足她
提的条件,便加重砝码道:「歌洺洺,我还可以帮你抄笔记,求你答应我吧。」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色色的想法,我吓唬她道:「李萱,刚刚那个人是你男朋
友吧,没想到我们的班长不仅学习厉害,谈恋爱也很厉害呀,要不要跟老师说一
下,表扬表扬你啊。」

  李萱因为我的话脸色一下就变了,她眼中满是慌乱,就这么一直盯着我,眼
中慢慢弥漫泪花。

  我被她盯得头皮发麻,心想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可李萱惊恐的眼神又
让我很满足,我的鸡鸡一阵阵酥麻。

  此时我隐约觉得我跟小姨是一类人,我这几年一直被小姨玩弄鸡鸡,我的心
可能早就扭曲了。

  「李萱,如果你让我亲一下,我就答应替你保密!」

  我不想再耗下去,直接了当的说除了内心的想法。

  李萱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她突然骂道:「流氓!」

  「我不是流氓!这俩年我都偷偷地暗……暗恋你,我刚刚看你和别人谈恋爱,
心里很痛苦。」我对李萱说了谎,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小姨了。

  我看见李萱的脸刷地就红了,整个脸都是绯红色,她半信半疑道:「那你刚
刚还笑得那么开心?」

  「我是悲伤过度!」我大声道。

  「我信你就是傻子,不过让你亲一下也可以,但你要说话算话。」李萱觉得
这个条件也不错,被亲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一定!」我激动地伸手抱住李萱,对着她的嘴亲了下去。

  李萱被我突然袭击愣了一下,结果嘴唇一凉,初吻就没了,她奔溃地用手拍
打我的肩膀,骂道:「你亲我嘴干嘛,这是我的初吻,你不要脸,臭流氓!」

  「你又没说只能亲你的脸,这不怪我。」

  我紧紧搂住李萱的小蛮腰,让我们的身子贴在一起,没想到这是李萱的初吻,
我有些兴奋。

  「你已经亲了,快放开我!」李萱挣扎起来。

  李萱的反抗让我兴奋到了极点,我死死抱住她不放手,威胁道:「这件事我
会替你保密的,但是另一件事就难说了。」

  「还有什么事?」李萱疑惑不解。

  我在李萱身上找回了被小姨践踏的自信,坏笑道:「你的初吻给了我,我要
是跟你男朋友说了,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

  我卑鄙的行为让李萱恐惧万分,她哀求道:「你真的好可怕,你放过我吧,
我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李萱的示弱让我得寸进尺,我把她推到墙壁上,不顾她的反抗,踮起脚再次
吻上了她的嘴唇,我勃起的大鸡鸡压在她双腿之间,吓得李萱浑身僵硬,任由我
猥亵。

  我挺动腰部,让鸡鸡隔着衣服摩擦李萱的小穴,她已经吓呆了,像个木头人,
我不满她这个样子,刺激她道:「李萱,你知道我们在干嘛吗,我们是在做爱。」

  看着李萱留下眼泪,我越加过分道:「我的鸡鸡大不大?我在学校厕所里还
没见过比我鸡鸡大的同学呢,舒服吗?」

  李萱感觉到歌洺洺的的鸡鸡像根擀面杖一样,心里恐惧万分,她求饶道:
「歌洺洺,你放过我吧,我一点也不舒服。」

  我不顾她的求饶,继续说道:「已经迟了,我们亲了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了,你给你的男朋友戴了绿帽子。」

  满心恐惧的李萱听见歌洺洺提起她的男友,不知怎么的,被擀面杖压着的下
体一麻,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她双腿发软。

  我并不知道无意间让李萱体会到人生第一次性快感。

  我只是感觉到李萱僵硬的身子突然变软,抵抗也弱了下来,我抓住机会再次
垫脚吻她,下体也一耸一耸的,隔着裤子奸污李萱。

  李萱被我顶的呼吸困难,不由得张开了嘴,我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

  李萱被突然伸进来的舌头吓了一跳,她本能地紧闭嘴巴,让正得意的我舌头
一疼,连忙拔出舌头用手捂着嘴,痛得我眼泪都被挤出来了。

  李萱见我放开了她,抹着泪一溜烟跑了。

  我缓了好一阵舌头才不在疼痛,此时我也清醒过来,回想刚刚对李萱做的事,
不禁头皮发麻,一股恐惧弥漫全身。

  如果李萱跟老师说了我对她做的事我该怎么办,我会被妈妈抓进警局吗?

  我越想越害怕,只觉得这里不能呆了,我慌张地跑出游乐园,拦下一辆出租
车决定找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先躲一躲。

  我让司机把车开出县城,下车用外公给的零花钱付了车费,我观察四周,选
了一面满是柠檬树的区域,一头扎了进去。

  游乐园里,两位老人等了许久也没见去上厕所的外孙回来,他们在游乐园找
了半天也没找到外孙,这才意识到外孙丢了,他们急忙给女儿打电话说了情况。

  警局里接到电话的歌染霞安慰道:「爸,你先别急,洺洺这么大了,不会被
人拐跑的,你先回家看看,我再打个电话问下洺洺的老师,看洺洺是不是去学校
了。」

  歌染劝住要报警的爸爸,她挂掉电话后拨通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了解到儿
子也没去学校。

  放下手机,歌染霞心里突然有些不安,儿子失踪难道是今天早上自己撞见儿
子摸鸡鸡的原因吗?

  洺洺也许是害怕自己用妈妈内裤自慰的事暴露,这才离家出走的?

  歌染霞越想越不安,她起身走出值班室,向上级申请了个调取监控的证明,
便马不停蹄地跑向游乐园。

  在监控里歌染霞看到了儿子跟一位女孩走进了监控死角,过了一段时间,女
儿哭着再次进入监控,然后抹着泪离开了游乐园。

  儿子在女孩走后不久,也慌张地跑出游乐园不知去向。

  如果是昨天看见这个视频,歌染霞只会认为儿子和女孩吵架惹哭了女孩,可
今天知道了儿子并不单纯,她不免觉得儿子是不是对女孩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所
以才畏罪潜逃。

  她内心纠结,不停摸着警徽,在儿子和职责道德之间纠结万分,最终还是儿
子分量比较重,她满心愧疚地提取了监控视频,然后叫游乐园的工作人员把原视
频删掉。

  她拿着装着视频的手机走出游乐园,她抬头看向天空,只觉得太阳都是冰凉
的。

  她心知如果儿子真的如自己所想猥亵了女孩子,女孩报警后自己肯定也跑不
掉,就算删掉视频也无济于事,说不得自己让工作人员删掉视频的行为会让这件
事的影响上升好几倍。

  可爱子心切的她还是选择包庇儿子,哪怕最后和儿子一起承担责任也心甘情
愿。

  此时歌染霞昧着良心只盼着女孩不会报警。

  她想着这事如果平安度过,她一定会好好教育儿子,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也
要纠正儿子。

               ————

  作者:文中的李萱算是我的一个小遗憾,作者曾经读书时不小心摸了班花的
屁股,当时她一脸惊恐看了我一眼,结果因为这事情放学后她老是堵我,堵了我好几年,因此还甩了
自己的男朋友,当时我太单纯了,很多机会都没把握住,结果升学后,我们分开
不久她就被别人睡了,每次想起来我就心痛,她的第一次本来我可以拿下的。

  后来她结婚前两天半夜约我单独见面,我胆小没去,她骂了我一句不是男人
后就把我拉黑了……

  到现在作者还是处男,真实悲惨人生……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