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娇妻的蜕变】(69)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小刀
2021年12月2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32

            第六十九章 烈焰红唇女王

  早早的来到金碧辉煌后,我心情却有些复杂,虽说妻子没有落到外人的手里,
但是我不免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她醒来后看到自己的处境会怎么样。

  也许会泪流满面,也许会心如死灰,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又能
怎样?强行放了她对于林氏地产来说完全是一场灾难。

  虽然内心无比煎熬,但是我考虑再三后,我还是拨通了吴队长的电话。

  「又怎么了,又要把谁捞出去啊」。

  听了对方的话,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吴队你放心我以后肯定约束好我的
人,别的不敢说,在江城我们城东肯定会是最遵纪守法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吴队长幽幽的说道「你确实做的还不错,但是早
点彻底脱离黑道才是王道,你不为了我们警方考虑,也要为小冰考虑啊」。

  「呵呵,吴队说的是,我这不也是在一点点转型么,要不我也不会发展林氏
地产啊。」

  「行了,就你那林氏地产也有不少不干净的事,你自己比我清楚」。

  听了他的话我不禁皱了皱眉头,颇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说的我承认,但是
我冒昧的问一句,你说这江城哪家大公司大企业一点污点都没有?正经商人就完
全没有违法乱纪的地方?」

  「你小子真能抬杠,说吧到底什么事?」。

  见他说不过我,我得意的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真实的目的,显然这吴队长有些
不情愿,毕竟还有很多案子等着妻子去侦破,但是碍于我的面子他也只好同意。

  挂了电话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找了个理由给妻子请了一个月的假,而且吴
队长还答应我不会对妻子说是我帮她请的假。我真觉得这一阵子,我欠了这位正
直的刑警队长很多人情。

  一整天我都是心不在焉的工作,只希望快点下班,去早了也没用毕竟曲小柔
白天也要工作。

  好不容易熬到了五点,我果断的下楼发动了了车子,但让我很无语的是前方
竟然肇事了,看着缓缓涌动的车流,我只感觉自己心急如焚,担心妻子安危的同
时,又有点像怕错过,期待已久的电影的开头。

  原本也就十分钟的车程,我硬是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来到林氏地产看着紧锁
的大门,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也不知道此刻的地下室会是怎样的画
面。

  打开了门锁走了进去,又将大门重新锁好,我不敢停留赶紧下楼走向地下室。

  推开陈旧的大门,让我惊讶的是眼前竟然还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把靠椅,更夸
张的是桌子上还摆放着啤酒、饮料、花生米,这曲小柔是想让我安心欣赏她调教
我老婆啊。

  透过玻璃墙,地下室内的画面不禁让我的心砰砰直跳,虽然有些心疼老婆,
但不得不说着实刺激我的神经。

  眼前曲小柔穿着一声惹火的s 女王黑色皮衣,并且精心还花了浓妆,原本红
润的樱唇此刻画的十分妖艳,而钟月那丫头也只穿着黑色的三点式站在她的身后。

  而她们面前不远处,此刻正有一位眉清目秀的半裸美女被吊了起来,两只高
高举过头顶的手腕被棉绳紧紧绑在一起,两只纤细的脚腕处,更是被拷上了由十
多公分铁链相连的皮制镣铐,而她正是我的妻子林冰。

  此刻妻子被剥的只剩下了淡粉色的内衣和内裤,表情淡然的轻咬着下唇,紧
闭着一双美目,我想象中她崩溃的情景并有出现,只是她那晶莹白皙的脚趾努力
的踮起,诉说着她此刻的痛苦。

  曲小柔还说不会太为难林冰,这才刚开始就这么对待她,我真不敢想象未来
会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不给我多想的时间,只见曲小柔起身走到妻子的身前,伸出玉手抬起她下巴,
得意的笑道「林警官,还真是天意弄人被,前几天你还穿着警服审我,现在又轮
到你光着身子被我审问了」。

  见自己的俘虏并没有理会自己的话,而是用力的将头扭到一边,曲小柔再次
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冷笑着说道「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最好别跟我装高冷」。

  「落到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有种你就杀了我」。

  听了妻子的话,曲小柔突然媚笑起来,贪婪的用手抚摸着她绝美的俏脸,然
后小手从脖颈处一路向下游走。

  摸过了她光滑干净的腋下、平坦的小腹,最后隔着淡粉色的胸罩,用力的揉
捏着她的双峰说道「像你这样的极品美女,不仅男人喜欢,就连我也喜欢,杀了
你太可惜了,我倒是更想把你当成母狗一样囚禁起来」。

  被人用言极度语侮辱着,妻子原本白净的小脸被气的通红,虽然没有了一点
反抗的能力,但还是用一双美目,狠狠的瞪着对方,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恨
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

  「呵呵,生气了?我说的是实话啊。我已经用你的手机,帮你请了长假,你
就安心的被我囚禁在这里吧」。

  听了她的话妻子明亮的眸子变得有些暗淡,沉默片刻缓缓说道「你不杀我也
不放我,你到底想要怎样?」。

  「你听不懂我的话么?我说了,要把你调教成一只听话的小母狗。但是在这
之前,还请林警官告诉我,你都在我电脑了查到了什么?又把那些资料藏在哪里?」

  「呵呵,你觉得我会说么?」。

  被冷冷的拒绝,曲小柔倒也不生气,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还是这么
刚烈,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要是太快招供了,我反倒觉得没意思了呢」,说
罢她直接一把扯掉妻子的胸罩。

  两颗丰盈雪白的美乳瞬间跳了出来,没有惊叫、没有惊恐,它们的主人淡然
得承受这一切,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刻。

  「真是一对淫荡的大奶子,既然林警官不肯说,那就让它们先吃点苦头吧」,
说着曲小柔伸出两只小手,各捂住一只娇乳,用力的揉捏起来。

  胸部本就是脆弱而又敏感的部位,尤其还被人调教的异常敏感,被人不停的
揉捏着,妻子的小脸渐渐蒙上了一丝红潮,但是骨子里的倔强,迫使她紧紧咬着
下唇,极力克制着身体传来的快感。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不仅我没想到,妻子
更没想到。

  只见曲小柔的两只小手突然死死的捏起两颗娇乳,然后低下头贪恋的,轮流
亲舔吸允起两颗小巧粉嫩的乳头。

  「啊…你在干嘛…不要啊…」。

  从来未想过自己的双峰,会被同性这样对待,妻子顿时慌了神,但是被赤条
条吊起来的她又怎能阻止对方的行为,虽然拼命的摇着脑袋抗拒着,但是身体传
来的快感却时刻充斥着她。

  感受到两颗小巧的乳头在自己口中渐渐变得坚挺,曲小柔得意的笑了笑,然
后用贝齿不清不重的咀嚼起来,不得不说她的这一举动确实起了不少效果。

  妻子的喘息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而且仰着头抑制不住呻吟着「嗯…不要这样
…你不是要审问我么?…拷打我吧…」。

  吃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两只淑胸,而后曲小柔从满是「刑具」的桌子
上取过一副电动奶夹,而且我没看错的话,正是我昨晚对她使用过的那款。

  「呵呵,我就喜欢用这种方式拷问林警官,说吧你把资料藏在哪里了,再不
说我可就要用刑了哦」。

  「你做梦,我是不会说的」。

  才嘴硬得说完,娇妻神色马上变得惊慌起来,看着自己的两颗殷红即将被乳
夹死死的咬住,她紧咬着下嘴唇闭上了眼睛。不过让她没有想到是,想象中难忍
的痛苦并没有出现,是她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看着对方。

  「呵呵,不疼是么?不仅不疼而且还跟舒服呢,好好享受吧」。

  随着两颗奶夹开始了工作,妻子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精彩起来,微微摇晃着脑
袋贝齿不停的反复咬着下唇,可以看出,乳尖处酥麻的快感正在不停的侵蚀着她。

  隔着通明的玻璃墙只看的我心血澎湃,本来还担心曲小柔会严刑拷打,但是
她的施虐也只能算是深度SM,不仅让我放下了心,而且还深深满足了我淫妻的癖
好。

  随着乳夹档位被开大了最大,强烈的快感不断袭来,妻子下意识的紧紧夹住
了自己的两条美腿,被赤条条吊起的雪白娇躯更是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嗯…嗯…」。

  虽然在努力的抗拒着,但是娇艳的小嘴发出的呻吟却出卖了她,见状曲小柔
得意的问道「怎么来感觉了?」。

  「没…没有」。

  「得了吧林警官,你的身子被冷飞他们调教的有多敏感,我是知道的」。

  说着曲小柔伸出小手隔着淡粉色的小内裤,摸了摸妻子的私处,然后不屑的
说道「呵呵,骚内裤都湿成什么样了,还嘴硬」。

  被人揭穿了丑态,妻子羞愧难当的拼命扭动身子辩解道「没…我没有…」。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说着,曲小柔又
从桌子上取出一颗艳红色的跳蛋,随着遥控开关被开来,鹌鹑蛋大小的物件在她
手掌上活跃的震荡蠕动起来。

  没理会妻子惊恐不安的神色,曲小柔慢慢的来到她的身前,拿着跳弹的小手
直接探入她小巧的内裤中,然后用力的挤进她的两腿之间,最后在她的私处不停
的摸索着。

  不用猜也知道,曲小柔肯定是用手拨开了娇嫩的两片花唇,然后将那颗折磨
人的小物件顶到了敏感异常的花心处。

  「啊…不要…快让它们停下来…啊…」。

  最为敏感部位同时被生生的刺激着,妻子再也抗拒不住快感的侵蚀,无助的
呼喊起来,两只高高踮起的两只小脚更是艰难的来回挪动着,述说她此刻的煎熬。

  「还是不肯说么?」。

  「不…不可能」。

  听到妻子依然是否定的回答,曲小柔略显同情的摇了摇头,然后潇洒的坐到
椅子上,更是让钟月给她倒了一杯红酒。

  时间一点的流逝,曲小柔一点一点的品着红子酒,妻子却一点点的被折磨到
了崩溃的边缘,虽然她不想在仇人面前出丑,但还是抑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此刻偷窥的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激情的画面中,小弟弟十分抗议的站了起来,
我真的忍不住想要释放一下,但是眼前的透明玻璃却让我敢想不敢做。虽然知道
里面的人看不到我,但是我这里手淫,还是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

  我的手因为兴奋都忍不住有些颤抖,但还是慢慢的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猛灌
了一大口,不得不说小柔这丫头还真「贴心」。

  看着妻子的呻吟声越来越淫秽,眼神也越来越迷离,到了后来干脆变成了诱
人的淫叫,我知道她快要陷落了。她的身子被调教的那么敏感,哪里禁得住这样
对待。

  「不…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乳夹和跳弹不间断的双重攻势下,妻子苦苦忍受了不到
二十分钟,终于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张开小嘴发出销魂的娇啼。这还是她第一
在未被插入的情况下,便到达了快乐的巅峰。

  见状曲小柔赶紧放下了酒杯,走到妻子面前满脸媚笑的说道「真没想到林警
官竟然在我这里高潮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你们不是常
说一句话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滚,你杀了我吧,我宁可死也不要你这么羞辱我」妻子说着,毫无反抗能
力的她,突然的吐出自己口水来泄愤。

  被吐了一脸,曲小柔的表情瞬间充满怒意,用手慢慢擦拭着脸上的污垢,她
像是对妻子说着,又像对着外面的我说道「果然是不打天雷难下真雨,要驯服你
这样得女人,看来光靠肉棒还不够,还需要皮鞭。本不想对你动刑的,是你自找
的」。

  说罢她对着身后的钟月使了个眼色,那丫头马上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满
是「刑具」的桌子上取过一把黑漆漆的皮鞭,直接走到妻子的身后。

  看着眼前突如其来得变故,我瞬间吓坏了。不是说好只是调教么,怎么还是
严刑拷打了上?

  不过我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却没办法阻止即将要发生的事,总不能拍打着玻
璃大声呼喊吧。

  眼见钟月扬起手中的皮鞭,狠狠的对着妻子的裸背抽打了过去,随即一声凄
厉的哀嚎便在地下室里回荡起来。

  「啪…啪…啪…」,漆黑的皮鞭不停的落在雪白的皮肤上,我是真的没想到
钟月那丫头长的如此清纯唯美,没想到下起来竟如此狠毒。而妻子痛苦的甩动满
头秀发,但却紧紧咬着樱唇不再发出一丝叫声。

  「呵呵,林警官果然够坚强,加油哦」,说着曲小柔直接把椅子搬到妻子的
近前,然后坐在上面,饶有兴致的盯着她俏脸看。

  上下私处被性用品强烈的刺激着,而身后又被皮鞭无情的抽打着,纵使妻子
在坚强,那也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虐待。

  足足坚持了有十分钟,如奶昔一般白皙的娇躯上,此刻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
珠,妻子最终还是忍受不住的大声叫了出来「啊…啊…曲小柔…我要杀了你…啊
…」。

  听着妻子的叫声中痛苦和兴奋掺半,曲小柔不屑的笑道「你怕是又要高潮了
吧?受不了就大声的叫出来啊!你的叫声特别好听你不知道么?」。

  「啊…你…啊…啊…」,虽然很不想在仇人面前表现出脆弱,更不想表现出
自己此刻欲仙欲死的快感,但是在痛并快乐着的拷问下,妻子仰着头却不受控制
的叫了出来。

  「受不了了就说出来吧,你把东西藏在哪了?」

  听着曲小柔质问,妻子虽是满脸的痛苦,但还是摇着头倔强道「啊…不…我
不说…啊」。

  皮鞭的施虐声、悦耳而又让人揪心的淫叫不停的涌入我的耳中。我现在完全
说不清自己是种什么感受,看着自己的爱人受着折磨确实有些心疼,但是变态的
心理却让我兴奋的无法自拔。

  「啊…不行…快点停下…啊」,妻子拼命的呼喊着,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很明显她在这种屈辱的鞭挞下,又要到达快乐的巅峰了。

  看出她此刻的情况,曲小柔用一只手倚在靠椅的把手处,托着自己的小脸再
次问道「肯说了么?」。

  「啊…说…我说…快点停…啊…」,话还没完说完,妻子高亢的娇啼再次回
响在整间地下室,很明显她真的再次高潮了。

  示意钟月停下来,曲小柔慢慢关掉了奶夹和跳弹的开关,走到妻子的眼前媚
笑道「说吧」。

  被赤条条的吊了这么久,又被迫泄身了两次,此刻的妻子香汗淋漓,完全就
像刚刚洗过澡一样。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她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我…我逗你玩呢」。

  没想到自己的手段还是没能撬开对方嘴,而且还被对方给戏耍了。曲小柔有
些愤怒的骂道「你个贱人,还跟我嘴硬,我非插烂你的骚穴不可」。

  说罢她和钟月慢慢将妻子放了下来,随后又解开了妻子手脚上的束缚。虽然
得到了自由,但是看的出此刻妻子已经被抽干了力气,任由自己被两人拖到了一
处地上镶嵌着四个铁的地方。

  无力的躺在地上,随着两声金属的脆响,妻子的两只纤细的手腕,分别被锁
在离自己胯部不远处的两侧,紧接着曲小柔和钟月一人抓住妻子的一只脚腕,用
力的向她的头部叠了过去。

  又是两声金属的脆响,妻子的两只脚踝被死死的锁在自己头部不远处得两侧,
身子在地上行成了一个X 型,雪白的屁股更是处于自己头顶斜上方。

  没想到对方将自己摆成了如此屈辱的姿势,虽然满是不甘却动态不了分毫,
妻子只能紧咬着银牙,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两人。

  「呵,我让你舒服了,你还不高兴?林警官,你看你的骚内裤都湿成什么样
了,穿着不舒服吧,那就别穿了」,说着曲小柔在妻子的惊呼中,一把扯掉了她
最后的一丝遮羞布。

  自己的私处完完全全的展示在两人眼前,妻子恼羞成怒的谩骂道「曲小柔,
你不得好死」。

  没有愤怒的骂回去,曲小柔反而俯下身子,贪婪的亲吻着她白皙的大腿根部,
并用纤细的手指摸着满是水痕的花穴说道「你这身子还真是完美啊,不过我就喜
欢蹂躏你这样的身子」。

  说罢曲小柔再次打开了还夹在妻子乳尖的奶夹,然后对身旁的钟月笑着说道
「去给林警官取一根按摩棒吧,林警官今晚开不开心,就看你的选择了哦」。

  闻言钟月会意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桌边,看着满桌不小不一形态各异
的假棒棒不禁犹豫了起来。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青春天真的少女,思索了片刻后竟然拿
起来桌上那根最为恐怖的棒棒走了回去。

  看着眼前足有二十厘米,小孩手臂粗细的黑棒,就连曲小柔都忍不住有些惊
讶的问道「上来就用这个,你要玩死她啊?」。

  「呵呵,小姐姐可是女刑警,我相信她肯定承受得了的」。

  听了钟月的话,妻子看了看即将玩弄自己的刑具,精美的小脸瞬间吓得花容
失色,有些惊恐的呼喊道「不要,不要啊,太大了,会插死我的」。

  「越大越舒服,林警官难道不知道么」,曲小柔坏笑的说着,突然的拔掉了
一根本就稀疏的阴毛,然后将那根肉棒抵在了湿漉漉的穴口。

  「不要…不要啊…」,听着地下室里惊恐万分的呼喊我也吓得不轻,这他妈
也太过分了,要是把我老婆的小肉穴玩爆了怎么办?我现在真恨不得好好收拾收
拾曲小柔,还有那个钟月,非得狠狠的肏死她才解恨。

  不过,没给我多想的时间,曲小柔就已经开始了行动,虽然妻子拼命的扭动
着雪白的屁股,但是又怎么能逃脱厄运,粗壮的黑棒一点点撑开两片花瓣,凭借
着大量淫水的湿滑,在不断的加大力度后缓缓推进了狭小的花径。

  「啊…啊…不行…太大了…啊」,才插入一小节,妻子就大声的惊叫起来,
手腕脚腕也都努力的挣脱着蠕动起来,可是她的举动挣脱不了铁环的束缚,更不
能阻止假棒棒的入侵。

  「啊…太太了…不啊…」,随着黑棒的绝大多部分都插了进去,妻子也终于
受刑不过哀嚎了起来,两只被锁住的小脚丫伸的笔直,十根晶莹纤细的脚趾更是
卖力的最大限度伸张开来,诉说着她此刻承受到极限。

  见状曲小柔也不敢太过深入,坏笑着说道「慢慢享受吧,很快你就会喜欢上
它的,」,说罢她的玉手开始上下浮动起来。

  「啊…不…啊…啊…」。

  随着假棒棒开始不快不慢的在花径中抽插起来,妻子大口的喘息着,原本明
亮的双眸一点点变得迷离起来,渐渐的发出诱人心魄的娇吟。

  女人往往更了解女人,蹲在地上的曲小柔见状果断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足有
二十厘米长的假棒棒渐渐整根没入,狂风暴雨般的摧残着满目狼藉的小穴。

  「啊…不…停下来…好难受…好难受啊…」。

  听着妻子肆无惮忌的淫叫,曲小柔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怎么
警务人员也撒谎?你明明是舒服的不行,还真是口是心非啊」。

  「不…我没有…啊…放过我吧…啊…」。

  看着假棒棒疯狂的进出着,每次拔出都带着大量的爱液,玩的妻子扭动雪白
的屁股承欢着。

  钟月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感叹到「我以为只有我受不了这种东西的摧残,
真没想到这么英姿飒爽的女警花也是如此,果然再厉害的女人也抵不住一根棒棒」。

  闻言曲小柔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哪那么多感慨,欠收拾了是不?」。

  「没有了小柔姐,总是被你欺负,今天总于有了收拾别人的机会,我感觉挺
刺激的」。

  她的话让曲小柔微微挑了挑柳眉,然后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想怎样?」。

  满脸奸邪的笑了笑,钟月伸出白皙的的手指轻抚了一下妻子被淫水打湿的菊
穴,然后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我就是觉得,这里要是也插入一根就更好了,警
花小姐姐肯定更加舒服」。

  「是哦,那后面就交给你」。

  听到曲小柔竟然同意了她的建议,我心里顿时有一万屁草泥马在奔腾。妈的 ,
钟月这丫头真是被玩坏了,突然有了施虐的机会,她竟然比她主人更加变态。

  她们的对话我听到了,妻子当然也听到了,因为极度的恐惧她拼命的摇着头,
近乎哀求的呼喊道「啊…曲小柔,我们都是女人…不要…求你不要…」。

  不过还没等曲小柔说什么,钟月已经拿着一根差不多一样大小的假棒棒,笑
眯眯的走了回来,然后蹲下了身子将其涂上大量的精油,顶在了可怜楚楚的菊穴
处。

  「啊…别…别…求你了…」。

  妻子哀求并没有改变对方的主意,对方反而满脸坏笑着手腕一用力,那根粗
壮的假棒棒硬生生的一半都没入狭小的菊穴中。

  「啊…不要…我会死的…不要啊…」。

  从未想过妻子前后门,会同时被这样可怕的被黑棒插入,我不免担心她会吃
不消,不过这看似痛苦的叫声中,却带着浓浓的淫靡味道,这不禁让我狠狠咽了
下口水。

  「啊…啊…不要在折磨我了…快点拔出去啊…」。

  在两根假棒棒的双重夹击下,妻子彻底迷失在一波波不间断的肉欲中,本来
有些迷离美眸此刻变得一片混沌,最为了解她的我,看着她那十根白皙精美的脚
趾一直最大限度的伸张着,我便知道她此刻已经被玩的欲仙欲死了。

  「林警官,是不是要舒服死了」?

  听着曲小柔满是嘲讽的质问,妻子强忍着快感辩解道「啊…没…没有…你胡
说…」。

  「呵呵,那就是我们还不够努力,没让小姐姐舒服呗」,钟月说着猛的加快
了速度,而且整根黑棒完全没入小巧的菊穴中。

  两根粗壮的假棒棒仿佛是在比着速度一样,而妻子在这样疾风骤雨的攻势下,
完全没有了一丝抵抗的意志,只剩下了「啊啊…啊…」的放声浪叫。

  「现在告诉我,你爽不爽?说」。

  「啊…爽…我要被…你们玩死了啊…」。

  听着彻底沦陷的回答,曲小柔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妻子的手机坏笑着
说道「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去,你老公该不放心了吧,告诉他你这一阵子不回去了」,
说罢她直接播出了号码,然后将手机放到了妻子的耳边。

  尼玛,这丫头竟还想和我互动啊,真没想到她会这么玩。没给我多想的机会,
怀中的手里猛然振动起来,看了看眼前的玻璃墙,我知道它不能否隔音,于是赶
紧跑出来地下室才接听起来。

  刚刚按了接听键,电话里就出来一段诱人的淫叫声,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还是装作疑惑的问道「宝宝,你怎么了,在干嘛,怎么还不回来」。

  「啊…老公…我在娜娜家…住几天…过一段时间…回去…啊」。

  知道她在强忍着快感,不敢发出淫靡的声音和我通话,这种感觉不得不说确
实很刺激我的灵魂,我装作不解的问道「老婆,你在干嘛,怎么声音怪怪的?」

  「我…我再做按摩…先不说了…啊…」。

  此刻我明白我不挂断电话,被束缚住手脚的妻子根本没能力挂断电话,而曲
小柔更不会帮她挂断,索性问道「按摩?男的女的给你按的?」。

  「女的…啊…女的…」。

  「我不信,女的能有那么大力气,把你按得这么舒服?」。

  听着我的话,妻子的声音带着哭腔说道「老公…真的是女的,啊…」。

  她话还没说完,一声控制不住的娇啼便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大脑,虽说这个电
话让我觉得异常刺激,但是再这样下去妻子肯定就要崩溃了,我赶紧说了句「好
吧,在外边注意安全」,便挂断了电话。

  赶紧悄悄跑回来地下室,只见两根肉棒已经离开了妻子的身体,但是她的小
穴和后庭此刻已经形成了两个满是水痕,而且圆润的肉洞。

  被钟月从极度屈辱的姿势中解了下来,妻子无力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不过没等她休息够,钟月便一把将她拉起,迫使她跪坐在地上靠在自己的怀里。

  看着妻子无力的任由对方将自己的双臂反剪的背后,然后用棉绳一点点的捆
绑起来,就连两颗丰盈的大奶子也没能逃过厄运,同样被紧紧的束缚了起来。我
只觉得真替妻子惋惜,曾经英姿焕发的女刑警,如今竟落到如此田地,还真是龙
游浅水遭虾戏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被迫屈辱的分开双腿跪在地上,曲小柔直接坐在妻子的对面,伸出一只白皙
的玉足,玩弄着妻子水淋淋的小穴,冷笑着问道「怎么样,林警官肯说了么?不
说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听你对方的话,妻子惨然一笑的说道「就算我说了,你会放过我么。说不说
后果都是一样的,不是么!」

  「呵呵够聪明,说的没错,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所以更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曲小柔随手拿起那根沾满爱液的假棒棒,将其固定在在自己皮制内裤上,然
后粗暴的拽起妻子,将她拉到我的面前,按在玻璃墙处。

  隔着透明的玻璃妻子的一对美乳近在咫尺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只不过它们已
经被一双小手无情揉捏着,完全失去了原本美丽的形状。

  「啊…」随着一声惊呼,那根邪恶的黑棒再次没入妻子的体内,曲小柔就这
样将她按在墙上,迫使她站着承受着疯狂的后入式。

  「啊…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啊…啊…」。

  听着那即痛苦又享受的娇吟,曲小柔媚笑着从后面一把扯住妻子齐颈的秀发
说道「落到我的手里,你还指望我会放过你,反抗不了那就好好享受吧」,说罢
她腰间猛然用力展开了疾风骤雨般的攻势。

  「啊…不…啊…啊…」。

  隔着透明的一道阻碍,妻子满是红潮的俏脸上写满了不甘和屈辱,娇艳的小
嘴更是抑制不住的淫叫起来。两只丰硕的蜜桃被一只小手不停轮流的揉捏着,而
她的胯间那根粗壮的黑棒一刻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直干的小穴处淫水四溅,甚
至星星点点都溅到了我眼下的玻璃上。

  虽然我不想承认眼前的画面特别精彩,可是我的小弟弟却不争气的硬到了快
要爆炸的地步,有时候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有背伦理癖好。

  「啊…啊…停下…我受不了了…啊」。

  「呵呵,是爽的受不了吧!告诉我,被肏的舒服么?说」,说罢曲小柔扯着
妻子头发的手更加用力。

  「啊…不…我不说…啊…啊…」。

  见妻子被自己干的神魂颠倒,但还是嘴硬的不肯承认,曲小柔冷笑着突然开
启了大开大合的攻势,整根假棒棒猛然拔出随即又猛然整根没入,反复狠狠的冲
撞着她的花心深处。

  「啊…啊…别…我说…舒服…啊…」。

  得到了期待的答复,曲小柔却并没有减缓力度和速度,同时亲吻着妻子雪白
的脖颈和耳垂,充满媚惑的说道「舒服就说出来,你本来就是个骚货,就该骚骚
的叫床」。

  「啊…知道了…你肏死我吧…啊…啊」。

  在黑棒的持续鞭挞下,妻子被迫承欢着,浪叫声不觉于耳,甚至开始微微翘
起屁股极力的配合着来自身后的抽插。

  「啊…太深了…我不行…又要来了…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娇啼,妻子赤
裸的娇躯剧烈的抽搐起来,很明显她又到达了高潮。

  不过曲小柔并没有停下动作,可怕的假棒棒依旧不停的水汪汪的蜜穴中狠狠
的抽插着,同时她的两只小手慢慢捕捉到了妻子胸前的两点殷红,然后用手指开
始掐捏起来。

  「啊…不要再玩我了…饶了我吧…啊…啊…」。

  听着略带痛苦的哀求,曲小柔虽然是微笑着的,可是她手指却突然用力,眼
见两颗小巧粉嫩的乳头瞬间被掐的严重走型。

  「骚货告诉我,真的机巴肏你爽,还是假的机巴肏你爽?」。

  「啊…都还行…都很爽…啊…」。

  这样莫能两可的回答,当然不能满足曲小柔,这丫头不仅是要蹂躏妻子的身
体,更是要征服她的心理,于是她冷冷的说道「我问你哪个更爽,别说都行」。

  承受着猛烈的抽插,娇嫩的乳尖又被人狠狠的摧残着,妻子无奈受刑不过,
只得闭上了眼睛淫叫道「啊…还是真的舒服…有温度…啊…」。

  妻子的回答让曲小柔「咯咯」的笑了出来,而且不仅是她,就连一旁的钟月
也笑出声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下室里的娇喘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而且越来越亢奋,在
曲小柔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再次传出一声诱人心魄得娇啼…

  妻子软软的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拼命的夹紧两条美腿,此刻她白的刺眼的
酮体上已是香汗漓漓。

  慢慢的蹲下身子,曲小柔的胸口同样剧烈的起伏着,手里握着那根沾满白浑
液的假棒棒,在妻子的眼前晃了晃娇喘说道「那你知道假的有什么好处么?」

  微微摇了摇头,妻子有气无力的喃喃道「不…不知道」。

  闻言曲小柔用它拍了拍妻子红潮尚未褪去的小脸,得意的说道「好处就是它
不会射出来,只要我想,我能一直把你肏到死」。

  说罢曲小柔对着不远处的钟月吩咐道「今天就到这里吧,让林警官先好好休
息一晚」。

  说完她直接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然后推开玻璃墙上的一处小门,走了出
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