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妈妈在校园 第二部】(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hhkdesu
2021/07/21发表于:SIS001
字数:10,867 字

  第一部已经写完,第二部也写得差不多了,没看过第一部的可以论坛搜一下,
已经全部更新出来了。

              第二部:第一章

  第二天中午放学,当我随着大流冲出校门的时候,学校周围的餐馆早就被我
们学校的大军给占领了。

  我沿着马路一家一家地寻找,最终找到一家人不是那么爆满的餐馆,进去之
后要了一份套餐,吃完还让老板烧了一个肉一个汤打包带走。

  提着饭盒从餐馆走出,我站在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虽然昨天晚上的事让妈妈对余伟很生气,但余伟毕竟也是这个案子的重要卧
底,再加上又在关键时刻救了我和妈妈一命,妈妈毕竟不是小女生,孰轻孰重还
是分得清的。早上出门的时候,妈妈便提醒了我,让我记得中午和晚上去医院给
余伟送饭。

  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余伟,虽然从昨晚
来看妈妈很生气,但从今天早上妈妈提醒我给余伟送饭这一点来说,妈妈也并不
是真的要跟余伟怎么样,说不定只是像情侣吵架一般,过两天又和好了呢?

  而我昨晚也已经跟妈妈摊牌,再也没有理由在妈妈面前装作不知道了,我夹
在他们两人中间,今后可该怎么办啊……

  不知不觉出租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我下车之后进了专用电梯,直达十七
楼。

  唉,不管怎么说,先去把饭送给余伟吧。

  沿着走廊一直走到余伟所在病房的门口,我一推开门进去,余伟听到了门口
的动静,连忙一个打挺便从床上坐起,却见进来的人并不是妈妈而是我,他眼里
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不少。

  我走过去把饭盒递给他:「拿去,给你带的饭。」

  余伟接过饭菜,先是放到了床头柜上,并不急着吃。

  他按动床边的电钮让床板升起,接着便搓搓手,看着我一脸赔笑道:「赵宇,
问你个事儿啊。」

  我来到一边的皮沙发上坐下,心里大概能猜到他想问什么,于是我看着他道:
「什么事?」

  余伟还是带着那讨好般的笑脸,对我说:「你妈昨晚回去的时候,脸上是什
么表情?」

  果不其然,余伟旁敲侧击地想通过我来了解妈妈对他的态度。

  而我则直接开门见山地对他说:「我妈对你昨天的举动很生气……」

  毕竟我被秦洋绑架之前,在天子酒店余伟就已经把她对妈妈的感情向我摊牌
了,而经过昨晚的事情,我也没有必要再掩饰什么,便直接跟他敞开天窗说亮话
了。

  余伟脸上一惊,支支吾吾地对我道:「昨天……你都知道了?」

  我一摊手:「我妈跟我说了。」

  余伟不由自主地身体向前凑,继续问道:「那……陈老师还说什么了没?」

  「没了。」我摇摇头,「她就说让我来给你送饭,其他什么都没说。」

  余伟没有说话,开始静静思考起来。我看他脸上的表情又有点转危为安的意
思,可能是觉得妈妈还记得让我给他送饭,至少表示两人的关系还有转折的机会……

  「这样啊……」余伟若有所思。

  而我直接站起身:「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我感觉此地不宜久留,我生怕夹在妈妈和余伟中间当传话筒,毕竟他们两人
的关系现在还不明朗,一切还是要看妈妈是什么态度。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余伟的病情基本也恢复得差不多了,然而后续这几天,
直到余伟出院,妈妈都再也没有去医院跟他见过面。

  妈妈不去也就算了,之前本来是妈妈和魏思雅轮流去医院看他,而自从那天
晚上过后,我便成了余伟唯一指定送饭人,连魏思雅也不去了……可能魏思雅跟
妈妈都忙着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吧。

  本身余伟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再在医院输了几天液,医生检查他的身体表
示已无大碍,余伟这就出院了。

  出院之后,余伟还是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回到天子酒店管着万高远给他的
业务,也不知他住院消失的这段时间,他是怎么在万高远那儿蒙混过关的,总之
他还是像之前那样一切照旧。

  而另一方面,余伟在学校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这背后的内幕也基本没有
人知道。当然,妈妈那边肯定提前给校领导打过招呼,但由于案件的保密性,也
仅仅是校长这个级别才知道具体情况,就连我们班主任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
糊糊地认为余伟跟校领导有什么关系,也没怎么过多询问就允许他继续回来上课
了。

  而在同学这边,班里有几个人也问过余伟,都被他各种打哈哈敷衍过去了,
尤其是外班那些混社会的见余伟回来了,又开始上来拼命跟他拉关系,到后来传
得越来越神,有人说余伟把人砍了,跑国外躲了一段时间,避过风头,这才回来
上课;还有人说余伟其实是个富二代,回去继承家产了……

  总之这些风言风语我都是当笑话来听的,讲给余伟的时候,他也是哈哈大笑。

  这天下午放学,余伟走过来拉着我,像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

  我看余伟神神秘秘的,拉着我走到楼道的角落,这才停住。

  「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秘?」我问他。

  余伟小声道:「待会儿你跟我一起去一下……」

  「去什么?」我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余伟这才解释道:「你陪我去警局见你妈去。」

  他刚开始那一脸神秘的样子搞得我都有点紧张了,一听他这么说,我才放松
下来。

  「嗨,就这么点事啊?」我又转念一想,「不是,你去找我妈,把我叫上干
什么?」

  余伟这才支支吾吾道:「我……我一个人有点不敢,你妈她都不理我了。」

  跟余伟问清楚之后我才知道,自从那天晚上他强行拉住妈妈,把妈妈惹生气
之后,妈妈就对他特别冰冷,无论他怎么道歉,怎么哄,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给
妈妈发消息,妈妈也不怎么搭理他,就连他继续回去卧底的指示,都是通过魏思
雅传达给他的……

  然而今天,魏思雅告诉他,让他放学之后去找妈妈当面汇报情况,于是余伟
这才想着让我陪他去。

  「不会吧,我妈真的不理你了?」

  「真的,我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甚至有点怕你妈了。」

  老实讲,这段时间我确实没怎么在意妈妈和余伟之间发生了什么,当我得知
妈妈一直没搭理他的时候,心里面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不过我又想到,既然我都已经跟妈妈摊牌,表示不论怎样都要支持妈妈,那
既然这样,倒不如陪余伟去走一遭,看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我们走到校门,看到校门口那辆黑色奥迪,那是万高远给余伟安排的专车。

  余伟先是让我站远一点,他上去把开车那个小弟打发走,这才过来跟我汇合,
于是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警局而去。

  我们两人到了警局门口往里面走,走到妈妈所在的办公楼下,余伟又开始退
缩了。

  他推着我的后背,道:「赵宇,你走前面。」

  于是就这样,余伟躲在我的身后,我们两人一同上了四楼,来到了妈妈办公
室所在的这一层。

  到了门口,余伟还是站在我身后,我看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便先伸手敲了敲门。

  敲门声响过之后,便听到了妈妈的声音:「进来。」

  我把门推开进去,余伟则跟在我身后一同进了妈妈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妈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头也不抬,一手执笔,正低着头批示
着什么文件。

  妈妈身上一丝不苟地穿着警服,我低头看向办公桌下面,跟早上出门时一样,
妈妈并未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裤子。

  一旁的余伟也跟我一样观察起妈妈的打扮,看不到妈妈的丝袜长腿,他的脸
上闪过一丝失望,但更多的还是畏惧。

  一走进来,妈妈不说话,办公室里的气氛便显得有些冰冷了。

  我都有些搞不清楚,这跟我又没关系,为啥我也好像犯了什么错一样,非要
陪着余伟在这儿罚站呢。

  我俩就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妈妈批阅好了一份文件放在一边,
又拿过另一份文件摆在自己面前。

  这时候妈妈才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接着又把头低下去了,说了句:「坐吧。」

  我这才如释重负,拉着余伟坐在了妈妈办公室的沙发上。

  坐下之后,余伟用手肘轻轻碰我,示意我先起头。

  我对妈妈道:「妈妈,余伟是来向你汇报……」

  妈妈随即打断了我的话,依旧是头也不抬地道:「说吧,调查得怎么样了,
有什么新进展?」

  终于轮到余伟发言了,只听到余伟一口气说道:「陈老师,我出院之后还是
按照指示继续在天子酒店调查,因为我之前骗万高远说秦洋是卧底,我被他捅了
他跑路了,所以那边倒没怎么怀疑我,一切还是照旧。」

  说到这里,余伟停顿了一下,抬头本想看看妈妈的反应,然而妈妈却还是低
头写文件,并没有打算要说些什么,于是余伟只好继续说下去。

  「目前来看,万高远的天子酒店除了明面上的正常业务,其他业务就两条,
一条是赌场,另一条就是毒品。赌场这块业务他是交给我来管的,下面的小弟分
工明确,而且业务非常成熟,所以我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就是偶尔查查账本啥
的,万高远也很少问我情况,基本上这一块都是我说了算。

  「但是毒品这一块,他却对我只字未提,通过我在里面跟别人偶尔问起来,
大概清楚,万高远掌握着这个城市的销售渠道,以前是黑老鬼向贝克拿货让他卖,
我虽然以黑老鬼侄子的身份进去,万高远表面上没说什么,他虽然不知道黑老鬼
被抓,但我总觉得他也许比较谨慎,自从黑老鬼消失之后,毒品这条业务他好像
就没开展了,也没对我提起过。」

  余伟说到这里,妈妈终于抬起头来看我们了,但妈妈脸上依旧是那种不带什
么感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万高远也没主动联系贝克拿货?」

  余伟摇头:「据我所知是没有的,而且贝克后面应该还有一个更庞大的组织,
万高远按下毒品这块业务,不找他们拿货,那个秦洋就是贝克专门派来调查的。」

  我在心里暗暗想到,看来这个万高远还真是过于谨慎,黑老鬼一消失,即使
妈妈他们已经伪装了黑老鬼的声音,把余伟派进去,但万高远在接纳余伟的同时,
还始终留了一手,一直不漏出狐狸尾巴,这可真是难办了。

  妈妈继续低头写文件,一边写一边说道:「我听说,天子酒店还有组织卖淫
嫖娼的业务,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一听妈妈这么问,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这可说的不就是瑶姐吗?妈
妈的消息怎么这么灵敏,万一我跟瑶姐上床的事被妈妈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余伟继续道:「有是有,但这个跟万高远关系不大,都是负一楼酒吧那个宫
瑶组织的,那个人并不是万高远的人,跟秦洋一样,好像是听贝克的。」

  妈妈继续问道:「那这么说,那个宫瑶知不知道你的事情?会不会跟万高远
告密?」

  余伟摇头:「我觉得应该不会,先不说她知不知道,就算她觉得我有问题,
她也联系不上万高远。万高远的私人电话只有几个人知道,而且万高远最近都很
少出现在酒店,一般人只有他办公室的电话,打过去也没人接。」

  妈妈点点头,说:「但是这个人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得尽快把她控制住才行。」

  说完,妈妈又看着我们,道:「行了知道了,余伟你继续回去卧底吧,有什
么事情及时汇报。」

  本来余伟汇报完,心里如释重负,还想上去跟妈妈攀谈一番,但听着妈妈这
样的语气,俨然就是要准备结束这段谈话,他刚提起来的勇气又被浇灭了。

  妈妈又看着我:「小宇,你待会儿在外面把晚饭吃了吧,妈妈今晚要忙,估
计没时间给你做饭了。」

  「哦……」我答应着。

  这之后,妈妈又低头忙自己的工作了,我跟余伟坐在沙发上也不是个办法,
本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但我也实在受不了办公室里这股压抑的气氛了,于
是我便一把拉起余伟就走。

  「妈妈,我们先走了。」

  跟余伟从警局出来,到了门口,我就说:「那我先回家了,你去哪儿?」

  余伟却拉住我:「先别走吧,反正陈老师今晚不是忙吗,先去我那坐会儿。」
「去哪儿?」我问道。

  「天子酒店,反正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我一想反正也没别的事,但是我还是有所担心,便问道:「我去你那儿,不
会被别人发现什么吧?」

  余伟摇头:「不会,都没人认识你,放心吧。」

  于是余伟便带着我,我们两人去了天子酒店。

  到了天子酒店,乘上电梯,余伟带着我又去了赌场那一层。

  一进去便是烟雾缭绕,大厅里人还不少,有几个小弟和服务生看到余伟连忙
点头致意,余伟带我来到喝茶的地方坐下。

  余伟向远处招手:「光头,你过来一下。」

  一旁一个身着西装,剃个光头的大汉听到余伟叫他,立马走过来了。

  「伟哥,什么事?」

  「让厨房弄两份饭过来,我跟我兄弟还没吃晚饭呢。」

  「好的。」紧接着那光头便拿着对讲机,边说边走远了。

  不一会儿,便有人推着餐车过来了,我一看,还挺丰盛。

  这一天下来我也饿了,于是我俩一顿风卷残云就把这些菜解决了。

  吃过饭后,余伟却突然冷不丁地问我道:「唉,赵宇,你说怎么办是好啊?」

  「什么怎么办?」

  「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妈她那副样子,根本不理我啊。」

  余伟这问话弄得我哭笑不得,我一摊手:「你问我?」

  我还没决定要跟余伟达成统一战线呢,他现在倒已经病急乱求医,把我当成
他的战友了。

  这时候,刚才那个西装革履的光头不知从哪急匆匆地奔了过来,然后弯着腰
在余伟的耳边道:「伟哥,好像有警察来了!」

  「什么?不会吧?我这没收到消息啊?」余伟疑惑地看着光头。

  我们喝茶的地方虽然离那边牌桌有一段距离,但刚才光头的话也传到了那边
有些人的耳朵里,此时我向那边看去,只见有几个人把手上的牌按着不动,一副
警觉的样子看着我们这边。

  那光头继续道:「他们好像去下面酒吧了。」

  一听光头这么说,余伟语气放松下来:「哦,这个我知道,估计是扫黄的,
跟我们没关系。」

  说着,余伟便起身对那边大厅的人道:「没事没事,是下面酒吧有人闹事,
跟我们没关系,我这边消息通的,放心吧。」

  余伟的一番话让牌桌的那些人放松下来,而更多的人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么,便也不管,继续摆弄着手上的筹码了。

              第二部:第二章

  于是这一整晚,我就在余伟的赌场地盘上一边喝茶,一边听着他碎碎念。

  余伟对我旁敲侧击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一个目的,他想让我在妈妈面
前帮他说点好话。

  我当然没有一口答应,对于他的这些话,我都是装作不痛不痒地敷衍过去,
他对妈妈做过这么多的事情我还没跟他算账呢,虽然我现在已经慢慢接受,也不
打算追究,但是想让我帮他追妈妈,还是算了吧。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听余伟说了这么多,我便起身要走。临走的时候,余伟
又叫来他那个西装革履的光头小弟,让那个小弟去拿了五千块钱过来。

  余伟把钱交给我:「赵宇,这点钱拿去,随便用。」

  我下意识地把伸过去,然后半空中又抽了回来:「什么意思?」

  余伟憨厚一笑:「嗨,能有什么意思,兄弟我现在发达了,肯定有福同享了
嘛。」

  我转念一想,余伟现在混得还真不错,管着万高远手下的赌场,随随便便让
小弟拿五千块钱都不叫事,于是我也没想这么多,还是把钱收下了。

  反正他有这样的地位,还不是因为妈妈派他来当卧底?我身为妈妈的儿子,
跟着沾点光也没什么。

  这么一想我心里就舒服多了,余伟笑着把我送上电梯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在
考虑是买一套新衣服还是买一双新球鞋了。

  当我打开家门的时候,看到家里客厅灯光透亮,妈妈已经回来了。

  我换好鞋走进客厅,妈妈少见地没有在房间里工作,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看电视。

  妈妈见我进来,抬头看着我,道:「小宇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怎么这么晚才
回来,哪儿去了?」

  我一看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于是我便伸手挠头,一脸心虚地对
妈妈道:「去余伟那儿坐了会儿……」

  「去余伟那儿?哪儿?天子酒店?」

  「嗯。」我点点头。

  「那地方你少去,以后也少跟余伟接触……」

  看妈妈这态度,还真是要跟余伟冷战到底啊?于是我带着调侃的语气,对妈
妈道:「怎么了妈妈,你不是挺喜欢余伟的吗?」

  「哪……哪有?」妈妈虽然还是训话的语气,但明显底气不足了,说这话的
时候妈妈便故作姿态地将头撇过去假装看电视,而电视上这时候正在播着无聊的
广告。

  「哦,这样啊……」

  妈妈接着又对我道:「小宇你赶紧把桌上牛奶喝了,收拾收拾去睡了,看看
都几点了!」

  我满口答应着,心里却带着偷笑,妈妈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学校,余伟立马就凑过来,问我道:「赵宇,你昨天晚上
回去,你妈有没有问你什么?」

  「问了啊。」我点头。

  「怎么问的?」

  「就是问我去哪儿了,我说去你那里坐了会儿。」

  「然后呢,陈老师她怎么说?」

  看着余伟那一脸期待的表情,我实在是不想泼他冷水,但我还是实话实说了:
「我妈说让我少跟你接触……」

  一听我这么说,余伟脸上的表情立刻消沉了,紧接着他还想说什么,但上课
铃声已经打响,余伟只好悻悻然地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段时间以来,余伟真的是想尽一切办法跟我拉关系,然后旁敲侧击问我妈
妈对他的态度,但我也确实帮不到他,妈妈每天工作很忙,回家也只是偶尔问我
最近在学校怎么样,然后叮嘱我好好学习,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余伟,我也无从
开口。

  而在学校,那些巴结余伟的小弟每次给余伟买水,余伟都让他们给我也安排
上,后来那些小弟看余伟总跟我走在一起,也懂事了,买水都是买两瓶,还给我
递烟,只是我不抽烟,就给拒绝了。

  这天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我跟班上同学打了一整节课的篮球,下课铃响了,
我正走在从操场回教学楼的路上,余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跟我走在一起。

  「赵宇,你妈昨天回家的时候……」

  余伟还没说完,我连忙将他的话语打断:「还是一样,我妈除了问我作业做
完没之外,什么多余的都没说。」

  「哦,这样啊。」余伟的语气立刻消沉下去,紧接着又问我,「对了,你看
得到你妈的朋友圈吗,我怎么看不到,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我连忙道:「不会吧,我妈没发朋友圈啊……」

  从操场到教学楼还有一段距离,我感觉上课铃声就要响了,我害怕迟到,到
了楼道我便连忙沿着楼梯往上冲。

  就在我埋头往上走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脑袋撞上了一团什么东西,紧接着就
听到一声惊呼:「哎呀——」

  接着便是一摞书散落在地上的声音。

  抬头一看,我面前正站着一个女生,她正抱着一摞书下楼,却刚好被我撞了
一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声道歉。

  一旁的余伟见我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起哄道:「你还不帮人家把书捡起来?
别人都快哭了。」

  我抬头一看,面前的这个女生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被我撞了之后就站在那里
低着头一言不发,眼眶也红红的,仿佛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我连忙蹲下身,一本一本地把地上的书捡起来摞好,然后交到她手上:「对
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女生很吃力地接过这一摞书,然后摇头道:「没关系。」

  说完,她便往楼下走了。

  我回头望着她的背影,她的头发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刚好能够披在肩上,
刚才虽然只瞟了她一眼,但我也能看清楚她前面的齐刘海,以及那不施粉黛,却
透着一股我们中学生特有青春气息的可爱脸庞。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卫衣,下面是一条牛仔裤配一双白色板鞋,中学生常有
的打扮。

  她的身高大概也有一米六五,一双穿着牛仔裤的腿也显得她的身材比较高挑。
回望着她抱着书渐渐消失在楼道的背影,我心里不禁暗暗想到,要是这双腿穿上
丝袜那得多好看啊……不过我们学校,除了高三那些混社会的小太妹穿丝袜,一
般的普通学生倒还没学会这样的打扮。

  我盯着那无人的楼道,心里想着这些,甚至都忘了把头转回来,连响起的上
课铃声都被我的脑海自动屏蔽了,直到余伟啪的一下拍了拍我的后背。

  「看什么呢,人都走了,还看?」余伟看着我,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

  「哦,没事。」我故作轻松地摆摆手,接着便迈步走向楼梯。

  然而余伟却立马跟上来,伸出手臂从后面一把缠着我的脖子和肩膀,对我小
声道:「怎么,看上那个妹子了?宇哥有眼光啊,我也觉得挺好。」

  我连忙把他摇开,然后解释道:「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人都不认识。」

  「这有啥,要不要兄弟我发动人脉帮你调查一下?我看你挺喜欢那妞的。」

  「你可别乱说啊,我哪有。」我正色道。

  很快,我们两人就走到教室了,上课铃早就响过了,还好这节课是美术课,
就是迟到一两分钟也没什么。

  刚上过体育课,又是下午,教室里的同学一个个都昏昏沉沉的,美术老师见
我们这样,就让我们自己看书做作业啥的,于是我无聊地摸出还没做完的练习册
开始写起来。

  但是我的脑海里总是不自觉地浮现出刚才那个女生的身影,想象着她那红着
脸的面庞,回忆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嗯,估计她今天刚洗过头,也不知这
女生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我靠,我不会真像余伟说的那样,喜欢上她了吧?算了,不去想这些了,我
一个成绩平平又毫无特长的人,哪能讨女孩子喜欢呢,而且要是被妈妈知道了,
估计还得把我臭骂一顿。

  然而第二天上午,当我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的时候,余伟却又突然过来找我
了。

  「赵宇,我帮你调查清楚了,昨天那个女的是高二八班的班花,不不不,校
花、校花!还是学美术的,叫吴琪琪。」

  我一听,连忙摆手:「你干啥啊,我又没那意思,你还真去问了?」

  「我又没去问,只是发动群众调查了一下。」余伟一笑,接着道,「怎么样
宇哥?心动了没?」

  「心动什么啊,你想多了吧,我根本没这意思。」

  余伟却不依不饶,一个劲地在我耳边道:「不会吧,宇哥你现在正是青春年
华,再不发展什么时候发展?眼睛一闭一睁,一辈子就过去了……」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要上课了。」我伸手把余伟推开。

  余伟见我这副态度,便摇了摇头,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吧,人家
这么大一个校花你还看不上,嗨,宇哥眼光还是高啊。我还说你要是看上了,我
可以帮你一把呢。」

  余伟一边转过身离开,还一边自言自语道:「可惜咯,人家还没男朋友呢,
学校好多人都在追……」

  一听余伟这么说,我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悸动,也是,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
少女不怀春呢?我倒不如搏一搏……

  于是我一把拉住余伟,然后让他低下头,我凑在他耳边小声道:「你再详细
说说。」

  余伟一听我这么问,突然一脸淫笑,然后道:「怎么,宇哥想通了?」

  「少废话,你还知道什么?」

  「没了,要是你真喜欢,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个方案。」

  我立刻问余伟:「什么方案?」

  余伟干脆从旁边座位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然后摇头晃脑侃侃而谈:「你现在
首要目的,要先跟吴琪琪认识才行,人都不认识,别人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
追?然后呢,上去直接要QQ肯定不行,人家这么大一个校花,周围肯定要他QQ的
人多得很,而且看她那样子就是个乖乖女,你去要别人还不一定给呢……」

  我打断余伟道:「你别说这么多,你就说怎么办吧?」

  「我倒是有个方案,但是还没想好……这样吧,你让我今晚好好想想,明天
再说。」

  余伟居然还卖了个关子,不过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说不定还真有什么方
法,于是我点头道:「好,那明天再说。」

  余伟走到一半,又返回过来,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嘿嘿,到时候你成功了,
别忘了帮兄弟一把,在陈老师面前帮我美言几句……」

  「八字还没一撇呢,等成功了再说吧……」

  我这才明白过来,余伟为啥这么热情,无利不起早,他还是带着目的的。

  又是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我到了教室,这时候还没开始早自习,余伟便连
忙凑了过来。

  「赵宇,我想到好方法了,到时候保证成功!」

  看余伟那一脸激动的样子,我好奇道:「怎么说?」

  余伟把我拉到教室外面,然后小声道:「昨天晚上我已经安排学校的小弟调
查过了,这个吴琪琪放学都是走路回家,途中会经过一条小巷,到时候我安排两
个人假装抢劫,然后你就挺身而出,来一个英雄救美,我操,那吴琪琪不得当场
爱上你?」

  我看余伟兴奋得口水都溅出来了,看起来比我还在意这件事,我抱着怀疑的
态度,说:「这也太俗了吧?管用吗?」

  「怎么能这么说呢?」余伟反驳我,「人家周围各种臭鱼烂虾多的是,她连
你名字都不知道,不演这么一出,怎么加深她对你的印象呢?」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便问道:「那你说到时候应该怎么行
动?」

  余伟道:「这个我先去安排,安排好了再告诉你。」

  早自习马上要开始了,说完我们就进了教室。

  吃过午饭,我刚一到教室准备趴桌上午睡一会儿,这时候余伟也进了教室,
他看到我,便叫我出去,然后神神秘秘地道:「赵宇,我都安排好了!」

  「怎么说?」

  「我从天子酒店叫了两个人放学在那条巷子等,一个光头,你见过的,还有
一个脸上有个刀疤的,看上去五大三粗,以前都是给别人当保镖的,这两个人往
那个吴琪琪面前一站,还不得当场把她吓哭?嘿嘿,然后你到时候就挺身而出,
那巷子里有个垃圾桶,我让他们提前在那儿摆一根木棍,你过去捡起来就打,放
心,随便打,他们抗揍得很。我操,这么演出来,那吴琪琪还不得感动得要死?」

  「这……不是,你这个到底靠不靠谱啊?」我还是有些怀疑。

  「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余伟拍一拍我的后背,一副万事俱备的样子。

  于是我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一想到我即将有女朋友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下午一放学,我们就按照计划开始行动了,余伟带着我往吴琪琪必经的那条
小巷而去。我们刚一走到巷子口,人还没走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

  「小妹妹,陪哥玩会儿啊?」

  「放开我,放开我,啊——」

  我跟余伟走进巷子,远远地就看到那光头正从后面用手臂卡着吴琪琪的脖子,
而刀疤正站在一旁笑着观战。

  吴琪琪整个人害怕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想叫又不敢大声叫,被光头控制住,
她四肢手舞足蹈想要挣脱,但却毫无作用。

  余伟伸手拍我一下,小声道:「赵宇,还不行动?」

  我心一横,便冲上去:「你们把她放开!」

  此时光头和刀疤听到声音,纷纷抬头看着我,他们看到我和我身后的余伟,
立刻便明白过来。

  于是光头故意恶狠狠地道:「你谁啊?滚一边儿去,要不先把你收拾了!」

  「没听到我说话吗?我让你们把她放开!」

  我继续吼道,心里面还在想我现在这个语气够不够真实,有没有气势。

  「你谁啊?还挺会管闲事,你是他男朋友吗?」刀疤带着挑衅的语气笑着说。

  「你管我是不是?」

  我看着刀疤的眼神,只见他一边对我说着,眼神一边示意我。

  我这才想起来,我侧着头看到一旁的垃圾桶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一根木棍。

  我过去一把捡起木棍就冲了上去,然后先是对着刀疤猛地敲了几棍。刀疤连
忙用手臂挡在面前,结结实实地吃下了我这几棍。

  「我操,你小子来真的,看来必须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光头说着便松开了吴琪琪,向我奔来。

  此时不知怎么的,刀疤已经是一副被打惨了,瘫在地上的模样了。

  于是我便接着对光头又是一阵乱打,光头在我面前也化身成为了一个战斗力
只有5的渣渣,也是三两下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操,以……以后再找你算账!」

  光头和刀疤两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然后落荒而逃。

  我这时候便走到吴琪琪旁边,此时吴琪琪吓得已经是双手捂住了耳朵,面朝
着墙壁,身体还有些微微颤抖。

  我将手上的棍子往地上一丢,吴琪琪听到那「哐铛」的一声,身体又抖了一
下。

  「你……你没事吧?」我伸出指头戳了一下吴琪琪的肩膀。

  她这才反应过来,面朝着我,没有说话。

  「放心吧,没事了,他们已经走了。」

  「谢谢你。」吴琪琪终于反应过来了。

  「没事,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我继续乘胜追击。

  「不、不用了……」

  吴琪琪支支吾吾地说完,便转身背着小书包开始一路狂奔……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她反应不对啊,怎么没按剧本演呢?

  「这妹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余伟这时候也上来,远远地对吴琪琪吼道:
「今天救你的人是我大哥赵宇,记住了!」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