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沁芳】 第二十五章 便是疯魔又如何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571

啊……我恨寒假……Orz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任笑笑双手一按,轻盈身子凌空倒翻,稳稳当当落在地上,猫儿眼左顾右盼,
见没了后续来敌,才吁一口气,踮脚提踵沿着边儿溜了过去,远远相隔两丈多,
提高声音道:“哎,你、你你你……那个,叶飘零,你这会儿,还正常么?”

  叶飘零手腕一抖,甩掉剑锋上的血浆,摸出砥石贴刃打磨,道:“何谓正常?”

  “就是说,不会忽然一下子过来把我杀了吧?”她探头探脑,嗅嗅血腥气,
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你这也太凶了,我在卖人肉包子的店搜厨房,都没见过这
场面。”

  他将剑挂回腰间,道:“最后来的这人武功不弱,否则我也不必如此出手。”

  快马追击过来的一共六骑,叶飘零伏击得手,先趁着猝不及防杀了领头最强
那个,跟着将两人穿喉,一人斩首,一人穿心。

  但剩下的最后那个,功夫不弱,也有了反应的时间。

  交手十余招后,那人只当叶飘零剑法强止于此,不再严防死守,转而反攻。

  叶飘零便在那一刻,拿出了杀招。

  隐藏在漫天逼人杀意中的剑光,瞬息间爆发开来,一闪消失。

  那仅仅是大意了一霎的对手,便散落在地,泼开一片猩红。

  这想来便是他们师徒二人选择女子并不极其看重美色的缘故。

  再怎么天仙下凡的美娇娘,卸成这许多块铺开,便也不过是一堆腥臭的肉罢
了。

  任笑笑捡起一根树枝,拨弄了一下离她最近的一块,沾满血的衣衫脱落,露
出一团猩红的奶子,“我还当你杀女人的时候,下手格外狠呢。”

  叶飘零在路边野草中擦干靴底,道:“除了幼童,其余人当杀之时,我素来
一视同仁。”

  他走出两步,扭头道:“你还要做什么?”

  任笑笑用树枝挑开尸块上的破布,踩着血咬唇端详,道:“好看姑娘这副模
样可难得一见,你叫我多瞅两眼。”

  “不怕还有追兵?”

  她用棍子头轻轻戳了戳尸块上软绵绵的牝户,不觉竟有些气喘,抚胸定了定
神,道:“不怕,人又不是我杀的。来的人打不过,我当场就把你卖咯。”

  见她打量个没完,叶飘零不禁皱眉道:“那一块块的肉,有甚好看?”

  “我偏觉得好看,囫囵个儿的我见多了,切得如此整齐的,长这么大都没见
过,而且……”任笑笑说到这儿,将后半截硬生生吞了回去,找到头颅,拨开血
污黏住的发丝,竟有些忍不住心田悸动,把棍儿一压,按进了那女尸嘴里。

  呵,练那么好功夫,人美又厉害有啥用?最后还不是叫我拿戳过驴粪蛋子的
木棍儿肏你的嘴。

  所以啊,学本事可以学错,这路,可不能走错。

  叶飘零有些不耐,道:“而且什么?”

  任笑笑抚胸丢开树枝,到路边也擦擦鞋底,快步走来,“没什么,我就是发
现,小美人的肠子里也有不少臭大粪。”

  “那你还看。”

  “我高兴看。你不是就想吓我,瞧我忍不住哇哇乱吐的丢人模样么?做你的
白日梦去吧。”任笑笑背着手一步三晃,得意道,“本姑娘可是下五门的臭水沟
子泡大的,顶多是没见过你这杀人的手段,可不是没见过死的七零八落的尸体。”

  “去年腊月,大哥捉了一个奸杀成性的疯子,有个活口被他藏着不肯说。大
哥不会逼供,最后可是我亲自操刀,一片一片剐出来的答案。”她双眸闪闪发亮,
将外面罩裙一提,猛一蹦跳到他面前,忽然道,“你猜我当时心里什么滋味?”

  “恶心?”

  “兴奋。”任笑笑舔了舔唇,“本姑娘天性残忍,无奈两位哥哥看管得好,
歪门邪道本事学了一堆,却没胆子不走正路。我以前就隐隐约约察觉到一点苗头,
但就那次,才认了个清清楚楚。”

  “那疯子可嘴硬了,我将他那臭屌活剥了皮,都没肯说。那次我下手的时间
特别长,足有小半个时辰。最后脑子里就像吃错了菌子似的,晕淘淘的。”她眨
眨眼,“哎,你说我会不会也是个疯子啊?”

  叶飘零道:“你不必为了撑场面编这种大话。有没有那股狠劲,我看得出来。”

  “我……我怎么就编大话了!”任笑笑叉腰大叫,“我跟你说,我狠着呐,
手上起码七、八条人命,进了官府那就是个斩立决。”

  他快步走过她身畔,回眸瞄她一眼,道:“上你的马,莫再耽搁时间。”

  任笑笑只觉后背一凉,禁不住脖子一缩,乖乖跑向藏在另一边的马,“你就
知道吓唬我,真不知道我哪儿招惹你了。吹牛是什么大罪么?”

  叶飘零解开自己那匹,纵身上去,道:“只有疯子,才会觉得杀人值得炫耀。”

  任笑笑打马赶齐,不甘不愿道:“我还不是怕你嫌人家没见过世面,到时候
不叫我跟着。再说,又不全是编的。我刚才看你唰唰就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切得快能下锅,那股子害怕劲儿过去后,还真……挺来滋味儿的。”

  “来滋味儿?”

  她点点头,“嗯,就跟刚见了你时候一样。”

  “见了我?”

  “我见你好看,想脱了裤子钻你被窝。”

  叶飘零若有所思,道:“那你刚才也想跟那死人一起睡觉?”

  “嘶……我是说那兴奋劲儿,那人都死了我怎么睡啊?再说,不死那也是个
女的呀。本姑娘大好年华,相中的男人都没尝过呢,你叫我跟老宫女小尼姑一样
磨镜子?”

  他笑道:“是你说一样的。”

  她皱眉扭头,那滩血泊自然早已看不见了,可那股奇妙滋味,确实还萦绕在
心头。

  “你要我说老实话,我就说了呀。再说,又不是光看死人才有那滋味。我在
千金楼看见……”她说到这儿,又暗骂自己一句,转口道,“反正也看见过别的
事儿,一样有这股味儿。”

  “思春的味?”

  “呃……”

  叶飘零难得一次有些谈兴,道:“千金楼中,本就有许多看了容易思春的景。
和死人,可无法相提并论。”

  “怎么没法啊,都挺奇怪的。比如那放着大好姑娘不去肏,东拉西扯往人身
上绕红绳的,嫩白皮儿给人勒得一道一道,那也是思春的景?我看了,就跟刚才
看死人的时候差不离。”

  叶飘零侧目望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你看人捆红绳,有你说的那
股劲儿时,心里想的是被捆那个,还是捆人那个?”

  任笑笑当即道:“那自然是捆人那个。我是什么人物,怎稀罕被绑成粽子任
人摆布。”

  他略一思忖,忽然道:“看着我。”

  任笑笑一怔,扭头看过去,“做啥?”

  叶飘零怒目而视,瞬间,仿佛一片血海掀起百丈巨浪,劈头盖脸砸下。

  她顿时浑身一僵,两条小腿肚子都哆嗦了两下,险些从马上摔落。

  她正要放声尖叫,那股逼人心魄的杀气,却忽而消失得一干二净。

  叶飘零微微一笑,展臂将她拉稳,道:“你定定神,想想,是不是又有了你
说的滋味。”

  任笑笑娇喘片刻,抚胸深思,不过须臾,便双目一瞪,惊道:“你……你施
了什么邪法!”

  “是你自己生得有趣。”他面上笑意更盛,“不是疯魔,胜似疯魔。我只知
道有这般人物,却没想能够遇到。”

  “你这话说的神神叨叨,下五门的切口都没这么难懂。我哪疯魔了?被你吓
着,还是我的错啦?”

  叶飘零却无心再谈,只面带微笑,打马疾驰。

  “喂,我疯魔一下,能叫你这么高兴啊?”

  叶飘零道:“算是吧。”

  任笑笑一咬下唇,狠抽了两鞭子,大声道:“好,那我就疯魔给你看。本姑
娘看中你了,你休想那么容易吓走我。”

  “看中我,今后还有得你害怕。”叶飘零的语调,却已不似先前那么拒人千
里,“不过,想来你也能乐在其中。”

  “我说,你能不能讲点我听得懂的?”

  “能。”

  “说。”

  叶飘零拔剑在手,冷冷道:“在这儿等着,莫要急着过来!”

  话音未落,他猛地一窜,起身在马鞍上一蹬,游絮般轻飘飘掠上一旁山坡,
手掌扒住岩石借力,再提丈余,已从那小山头翻了过去。

  任笑笑猝不及防,赶忙下马将两匹坐骑一起拴好,飞奔找到一个缓坡,折根
棍子拨开碍事草木,急匆匆跟去。

  你叫我莫急,我偏急给你看!

  叶飘零一上丘顶,就见到数具尸身倒伏在地,旁边掉落着上次见过的手弩。

  此前他对孟飞报告过,本次行动的参与弟子,大都备了淬毒飞镖,另加配重,
在不太远的距离,骤然反击,便能将这些弩手打一个猝不及防。

  看尸体模样,应是当即奏功。

  但呼喝打斗之声仍在,叶飘零不敢停步,展开身法连窜几下,冲出这一片密
林。

  看地上被砍落的枝叶,应当是任二笑带着分舵诸人追击过来,主动杀入陷阱。
依照约定,一旦敌人能够半途设伏拦截,就说明消息走漏,他们便会带走药红薇,
只让马车继续按原路行进,从第一处伏击点杀出,与其他分舵、堂口另作联络。

  这是叶飘零的主意。

  不管对方是打算层层设伏小刀剥皮,还是调集人马血战一场,只消打赢这一
次,便不必担心其余。

  快剑,斩乱麻。

  冲出不远,倒下的尸身就看到了分舵的熟面孔,脖颈剑创又窄又深,应当是
来了什么与叶飘零杀人手段相似的好手。

  兴许,又是血灵岛戮仙城的快剑死士。

  听着金铁交击之声,他纵身一跃,从土坡滑下,到了一处僻静山潭旁边。

  还未落地,耳畔疾风轻响,直取后颈。叶飘零腰侧发力,将头一摆,长剑倒
转,从腋下反刺而出。

  当的一声,来人剑锋一荡,将他兵刃磕开。

  但叶飘零要的只是拖延一个出手的时机而已。他足跟在坡上灌木丛中一踏,
踩着繁杂根系借力拧身,剑光冷电般一闪,没入了那半身藏入土坑的杀手咽喉。

  剑锋一转,切开那短粗脖子,血光之中,叶飘零腾空而起,倒翻落地,顾不
上去看倒伏的同僚死者,连抢数步,杀向正在围攻任二笑的蒙面刺客。

  他一路循着血腥味过来,自然不是为了旁观。

  任二笑的功夫练得颇为奇特,几乎全是为了自保,一身铁甲横练之外,还用
着一把巴掌宽的扁平阔剑,可劈砍,可戳刺,但更多时候,是用来上下竖扫,左
右横扫,对角斜扫,旋转乱扫,补足他横练不精的各个死角,还平添了些救人挡
招的本领。

  若不是他尚有余力竭力抵挡,分舵随他同行的剩余几人,怕是早已横尸当场。

  围攻他们的杀手,用的是颇花巧的五行阵,本该十人分作两组,但有个地滚
龙方才留在坡上伏击叶飘零,已经蹬腿闭眼,地上还躺着四个已被任二笑他们击
杀的,余下五人,勉强拼凑成一个阵法,靠一张巨大藤盾连连逼近,快剑环刀交
替进击。

  任二笑疲于帮受伤同僚招架,非要害处连连中招,饶是横练的铁打皮肉,此
刻也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那些杀手的策略非常正确,不要命兑子,换掉任二笑身边攻击能力最强的搭
档,此后,便是磨光对手的龟壳,等待胜利。

  只可惜,来的并非胜利,而是叶飘零。

  他一眼就认出这华而不实的阵法最大的要害在何处,声未至,剑已到。

  任二笑脸上的喜色都还没冒出来,持藤盾的阵眼,就已被长剑穿心而过。

  叶飘零在致命的要害中,最喜欢喉头,最不喜欢心口。

  喉头只要避开颈骨,切开气管,对穿后横斩,便必死无疑,不伤剑锋。

  而心脏有肋骨保护,须得平刺而入,极快抽出,才能保住长剑不伤。

  但穿心一击的好处,与刺目戳脑相仿,可以极速令目标倒毙,不会再有垂死
挣扎之虞。

  有些死士习惯用身体作为招数,靠肌肉骨骼困住对手武器,给同伴制造机会。

  叶飘零在有可能遇到这样的人时,绝不会赌。

  他抽剑而出,一脚将尸体踢倒,借力后纵,堪堪避开那轻灵诡秘的快剑。

  几缕发丝被那寒光留在半空。

  无疑,这名杀手,才是此次行动的核心人物。

  他甚至不该是五行阵中的一员。

  一个模糊的念头在叶飘零心中一闪而过。

  这人此前为何没有出尽全力?

  以他剑法的狠辣,任二笑纵使能够自保,又哪来的余力保护受伤诸人?

  可此刻并非深思熟虑的时候,叶飘零后仰蹬地,以颇为狼狈的姿势又蹿出二
尺,靠直觉避过转为下劈的追击。

  对手变招不会皆如他的预料。

  若谋求一击必死,此刻他立足未稳,正是该上前逼攻,抢刺要害之际。

  所以他一掌劈向地面,强行起身,挥剑反击。

  那刺客攻击的,却是他的小腿。

  这出乎意料的一剑,当即拖出一个狭长热辣的伤口。

  叶飘零狼影幻踪身法用得虽少,关键时刻并不含糊,及时抽身,免去了断足
之忧。

  其余杀手默契十足,只留下一个势大力沉的环刀客,发狠逼住任二笑,剩下
的毫不犹豫纷纷转身,合作夹攻叶飘零。

  更奇怪的是,这些人似乎知道叶飘零的武功路数,并不似正常合围一样展开
成三人犄角,或是强行绕后,三个剑客,出剑最快那个正面强攻,剩下两个,却
在他两侧后方照应。

  叶飘零腿上中剑,速度略减,强行刺杀要害,必定会受余下二人夹击,而施
展杀意全开的血狼一剑,那二人又恰好卡在他出手后急冲而过的必经之路上。

  仅看这对敌之策,就不难猜出,对手背后必定有个亲眼见过他师父冷星寒出
手,并下过苦心研究的高人。

  那杀性全开的一击会暂时夺去出剑者的理智。

  如鲜血淋漓的狼口咬下,剑锋切割缭绕,瞬息之间杀向的只会是出招那一刻
选定的目标,旁侧不管还有谁,都视若无睹,更无力顾及。

  而疯狂的一瞬斩切之后,叶飘零可以从血雨之中穿过,也可以从两侧与尚未
碎开的尸身交错,靠此后至少数丈的疾冲,消解此剑剩余的威势。

  而那短短的须臾之间,便是他一生中最不设防的空当。

  他只有退后。

  杀人无算,也不会让他的命比别人多出一条。

  叶飘零一边招架闪避,一边等待。

  那三人不是一心同体,也不可能出娘胎就在练这种对付不了其他人的奇怪阵
法。

  他一定能等到破绽。

  他练的是快剑,却从不缺乏耐心。

  幸好,刚才那一剑上没有淬毒。他运往伤口的内息,除了挤出一些污血,闭
伤镇痛,暂未起到其他作用。

  转眼二十余合过去,两人的剑锋已经不再相交,都在寻求将对方一击毙命的
杀机。

  叶飘零,也已退出将近十步。

  这时,那边的刀客忽然发出一声惨呼。

  面对叶飘零的三人不敢转身,但面色都随之一变。

  方才任二笑已经只有自保之力,怎么短短片刻,就将同样长于守御的对手击
毙?

  叶飘零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总是要为妹妹奔波的好二哥,算是尝了一回有妹妹的甜头。

  任笑笑绕了个远,从侧面悄悄接近。她二话不说,解下外衣兜了一大片沙石
泥土,先撒一把暗器出去,旋即双手狠狠一抛,丢向那个刀客。

  那人刀法精湛,听到风声,反手斜撩,咔嚓一声,斩开劈头盖脸无数尘土。

  他知道任二笑的阔剑削来非同小可,急忙展开身法,就地一滚,却没想到,
滚了一身的铁蒺藜。

  他痛哼还没出口,任二笑的阔剑已经当头劈下,给他切成了凄厉惨嚎。

  喘息着坐倒在地,横放阔剑,任二笑立刻拿出伤药和恢复元气的丹丸,嘴里
咽着手上涂着,只盼能将方才全力一击的亏空补回,好去给叶飘零助阵。

  但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已经去了。

  任笑笑知道自己武功不济,也不接近,就那么冷着一张脸,捡起地上铁蒺藜,
恶狠狠道:“老娘好容易又相中个男人,你们三个打一个?是要我熬成老姑婆么!
吃我五毒追魂钉!”

  那铁蒺藜就是最简单的四头锥,屁的毒也没有,但兵不厌诈,说是追魂钉,
有本事别信呀?

  袭击者事前大概是做过侦察,对可能遇到的敌人都有预案。

  只无奈,任笑笑不是如意楼的门人,她二哥对别人也没讲过,此次参与为了
保护她,种种信息都有所隐瞒,此刻倒成了一支奇兵。

  为快剑客护两翼的杀手不得不分出一个,转身应付暗器,这种时候哪里还有
心思分辨来的是什么东西,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挥剑磕开打落。

  噗的一声,却是个拳头大的干土坷垃在剑上碎开,顿时弥漫开一片黄褐尘雾。

  本就残了一翼的快剑客陡然感到面前压力剧增,杀气如同有质之物,压得他
竟连剑尖都是一歪。

  他大好局面被如此轻易破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眼见叶飘零剑锋锐
不可当直取要害而来,怒喝一声,竟将护在另一翼的帮手狠狠一拽,丢向对手,
跟着脚下一转,林枭般直扑任笑笑。

  任笑笑平素小打小闹招惹的都是些三脚猫水准,一、二流的高手她有自知之
明,绝不真去硬撞南墙找死。

  此刻那快剑在她眼里,简直好似晴空降下一道霹雳,面前不过冷光一闪,寒
气已到鼻尖。

  这他娘的便是真正的用剑高手么?

  她浑身一凉,连吾命休矣四个字都来不及放进脑海。

  跟着,她听到一声低喝。

  仿佛喊的是不准动。

  那声音跟着剑一起来的,她觉得来不及。

  可她就算不想听,这会儿也动不了。

  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动。

  她吸气,觉得这应该是她人生最后一次喘息。

  那口气还没呼出,她又忽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淹没了。

  又黏,又腥。

  噼里啪啦,那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剑客,忽然就变成了地上的碎块,还有几个
部件,撞在她的身上。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可能只有两个呼吸,也可能过去了数个春秋。

  叶飘零的嗓音,从她背后响起。

  “我方才有些收不住,你伤到了么?”

  任笑笑缓缓转过身,整个人,被血泼成了半个猩红的影子,裤管黏在腿上,
收出纤细的轮廓。

  跟着,她咧嘴一笑,语调发颤,却透出一股微妙的妩媚,“我被你割伤好几
处,留疤嫁不出去了,你得赔。”

  叶飘零的眸子微微发亮,唇角勾起微笑,道:“等我验过你的伤。”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