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爱】第十三章(中)纯爱、母子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融爱】第十三章(中)纯爱、母子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融爱】

作者:aoran518
2020-11-7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14584字

           第十三章(中)纯爱、母子

  倪洁掌心向上,便率先握住了一边的奶房,接着便犹自开始揉搓了起来,让
自己动情,让自己比儿子先进入状态,之后再去更好地满足儿子,在今天,只让
他感受她一个女人的好,他妈妈身体的所有妙处,去占据儿子的所有思想,这就
是倪洁想做的,听见儿子要吃奶,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软软的皮肉光滑细嫩,握在手心里热热乎乎的,硬挺挺的乳头已经在不老实
地上下弹动了起来,抓着自己的奶子,一个女人光裸裸的,就在自己儿子身边,
倪洁承认,自己是有些淫荡,有些不知羞的媚态,但在心里,在面对爱儿的意识
里,她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一种让浑身发颤的快意电波。

  乳房里,已经有了肿胀的感觉,仿佛真的已揉弄出奶水,在大大的乳房里面
充溢了起来,软嫩的小手又是用力一捏,之后就是女人的一声哼唧,一声似母猫
叫春一般的低吟,那里面都是雌性动物在发情期的宣泄,对另一半的需要。

  「宝贝儿,快来,来吃妈妈的奶吧,儿子你看看,奶子好胀呢,哦哦!妈妈
好想你,好想要宝贝儿来吮吸妈妈的大喳!」

  一手托着肉奶,倪洁另一只手就将自己脱光光了,随着白色稠滑睡裙轻飘飘
地落到地上,她光滑赤裸的娇躯也在儿子的小床上扭动了几下,就像蠕动的白蛇
一样,几下就将上半身移动到儿子的面前,他嘴边的正前方,母亲那软软嫩嫩的
肉乳震颤着,在若即若离地拍打着儿子的脸盘,她的大奶子,那样强烈的肉欲气
息,她是那样慷慨大方地给予着自己的孩子。

  妈妈的软乳,就是能勾起每个儿子不要命的贪婪,不顾一切的欲望,毫不犹
豫地,沈祥一抬脑袋,就在昏暗当中,便立即驾轻就熟地把硬卜卜的凸起含进口
腔之中,舌头卷动,就在嘴里将妈妈的乳头舔弄了起来,卖力而欢快。

  「啊,祥祥……好儿子,你是我的,宝贝儿永远是妈妈的小人儿,妈妈的小
心肝儿,你是我的!」

  彻彻底底踏实了,这温热的气息,这急切的动作,脑袋一拱一拱的,仿佛就
是要把整张脸盘都埋陷到她那团诱人肥腻的软肉里,是如此地迫切饥渴,女人立
即仰着头,心满意足地轻叫了一声,便前所未有地把整个心放到了肚子里,一时
间,立刻感觉莫大的舒畅与宽心。

  她的好孩子,还是那个贪恋妈妈的小宝贝儿,还是那个只要给他奶吃,他就
能安安静静地俯首在自己的胸乳之上,没完没了吸她奶房的可爱小人儿,只属于
她的暖心大男孩,儿子,就是她的!

  仿佛失而复得一般地,一股天大的欣喜油然而生,倪洁抬手打开床头灯,顿
时,儿子的卧室就像她的心情一样明亮了起来,变得温暖而叫人舒服。

  她和儿子又是赤裸裸的了,舒服地依偎在儿子的小床上,好幸福!

  看着乖乖的儿子还在不断耸动着大脑袋,尽可能地在索取着她肉乳上更多的
滑爽与温软,女人在心头又是一热,于是,一股更大的母性冲动涌现出来,她双
手都环住了儿子的后脑勺,又稍稍用力,让儿子离自己更进一些,几乎就是没有
丝毫缝隙地贴附在她软热的大奶子上。

  呼!好舒服呀,妈妈,就是这样,宝贝儿最喜欢这么贴着妈妈的大奶子啦!
尽管,咳咳……尽管这样我都点有窒息啦,但是宝贝儿喜欢,宝贝儿就喜欢这么
黏糊着妈妈,我的好妈妈!

  柔软鼓胀的大乳房都凹陷了下去,变成了一个白白的肉饼子,沈祥被妈妈的
大奶子有力地挤按着,尽管呼吸不通畅,妈妈大片大片的乳肉都陷进了他的口鼻
当中,导致了一时憋闷,但能这样吃妈妈奶的大男孩,还是一阵欢喜,发泄着一
阵欢腾的男儿冲动。

  兴奋地舔咬着,唇舌留香,一张湿哒哒的嘴巴在妈妈滑嫩嫩的软乳上蹭来蹭
去,同时,大男孩踢腾着被子,让自己越来越热的身体都暴露了出来,他刚才,
在被温柔的妈妈吻醒的时候,还是心思十分单纯的,迷迷糊糊,是一点多余的想
法都没有,然而片刻,他依然被柔软的妈妈压着,自己又被妈妈在身上一下子的
动作带动着,她热热的呼吸,轻拂在自己的唇边。

  妈妈手上的动作,她在主动脱去衣衫,昏暗中,妈妈就已经裸露出她那诱人
鲜美的胴体了,并且,妈妈娇喘着,竟然就在他身边揉起她的一个鼓胀奶子,尽
管刚才没有开灯,但影影绰绰当中,妈妈的叫唤,她的一只小手放到胸前,妈妈
在刚才那种自娱自乐的性行为,还是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他,激发了他一个大男孩
性欲勃发的冲动。

  被窝里,在妈妈没给他喂奶之前,他就硬了!鸡巴垂直着,大大滚圆的龟头
摩擦着自己光滑的床单,也很舒爽。

  现在,儿子裸睡的身体完全呈现了出来,明亮的灯光下,母子俩都已经一丝
不挂,皮肉相贴,他完全挂在了妈妈的身上,搂着她,抚摸着,之后,他还想要
更为舒爽,一只手,便从妈妈光裸的上半身移开了,他顺着妈妈光滑的胳膊,很
快地就移到了她的手腕上,他本想习惯性地握住,习惯性地让妈妈动起来,来摸
自己铁一样的肉棒,却没想到,妈妈还要比他快一步,她也主动来爱抚着自己了,
滑嫩的小手与他的大手一交错,就落到了自己的小肚子上,落到了那团鸡巴毛的
上方,接着,他便感到一阵暖热直接就滑动了下去,同样的,妈妈没有看,却在
这一刻,都清楚地知道母子俩需要什么,在期盼着什么。

  「哦……好舒服,妈妈,你又摸我了!又摸我的大鸡巴了,妈妈!」

  一阵舒爽,一股兴奋,连带的就是一声哦吟,一声发至心底深处的欢快叫喊,
大男孩还腻乎在妈妈的乳房上,他总是这样,让妈妈软软的乳肉堵着自己,再兴
奋欢悦地叫,这份模样,就跟他小时候吃着妈妈的母乳是如出一辙,吃饱了,满
足了,小手在拍打着妈妈的大肉奶,那咿咿呀呀的语音,就证明了一个孩提的喜
悦,他在妈妈怀里的吃饱喝足,表情怡然,当然,幼儿时的自己,他是一无所知
的。

  但是现在,已是成年的自己,舔吮着自己母亲的滑软乳房,硬挺成熟的生殖
器又被妈妈亲自并且主动握住,他舒舒服服地叫唤一声,是对妈妈由衷的答谢,
亦是来源于自身的畅快,他的一声高亢诉说,说给妈妈听。

  他的叫声,仿佛立即传输到了下体,被妈妈握在手心里,感受着妈妈手心里
的温柔的滚热阳物,又在活跃地抖动一下,齐头并进,言语和性器官,都在积极
地回应着妈妈。

  「妈妈的宝贝儿,妈妈让你好好舒服,快快乐乐的!妈妈现在……现在真的
好爱你,儿子你知道吗?宝贝儿,才几年不见,你这东西怎么就这么大了呢?真
好,妈妈摸着,让你这么硬了,妈妈也很舒服呢!将来啊,你一定要用这东西去
征服一个好姑娘,让她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像咱们母子现在这样,与你上床,都
让她死心塌地地来爱你,离不开你,知不知道?男人的这东西啊,可是除了外在
的财富和身份地位,男人另一个最为自豪的隐秘资本呢!真好啊,我儿子是这么
出色的男人,鸡鸡好大!」

  一条光滑的玉臂用力回收,便完全将儿子的脑袋搂抱了过来,揽在了自己的
怀里,放到了她的大奶子上,女人呼吸均匀,使得胸前的娇软肉团就是平静地起
伏着,无意识地,便将已经勃挺冲胀的奶头送入儿子的嘴巴里,轻轻挺送着。

  倪洁语调轻轻柔柔,又恢复了她以往跟儿女说话的特征,言语间,都是一个
母亲的关爱与周全,事无巨细,都在为自己的儿女着想着,这些话,虽然不愿开
口,是不舍儿子,一想到刚才自己那样的情绪,那样的心烦意乱,以及在未来的
某一天里,自己儿子的小床上都不可能再有她,母子俩都不会再自己亲密,甚至
儿子,他的爱还会给另一个女人,可以说,是被她视为情敌的女人,她的心里还
是会一阵阵地发堵,是觉得瞬间失去一样珍贵东西的失落。

  但是,她也知道,到了那个时候,甚至是提前就要做好准备,就要设想一番,
自己必须都要放手,都要有着在将来,随儿子在情感变化道路上的思想,与其是
那样,将自己心中的隐忧遮遮掩掩,还不如拿着勇气去直视,去面对,由自己来
亲口告诉儿子,他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在未来的男大当婚上应该摆正自己正常
的爱情观,那种与同龄人一样谈婚论嫁的想法,去接受自己心仪的好姑娘,组成
他自己的小家庭,美满幸福。

  她说着,尤其是跟自己的儿子说出那么隐秘的床事,而且是与她无关的,她
就有了一种老鸟在驱逐着自己孩子一样的心境,既带着含泪不舍,又必须要忍痛
割爱,暗下恒心。

  「你在说什么啊?妈妈!妈妈,儿子才不要别人呢,妈妈你最好了,妈妈的
大奶子这么软,妈妈的小手这么会摸我的鸡巴,儿子啊,就是腻在妈妈的怀里一
辈子都不够呢,我要做妈妈永远的小宝贝儿,这样被妈妈爱着,好幸福!」

  相比自己的语气低沉,儿子欢快的声调就是与她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一只大
乳房,也已经被儿子用力且快活地揉摸了起来,宽大热热的掌心都陷进了软软的
乳肉里,他抬起脑袋,冲自己笑着,还是儿子在妈妈面前一脸没心没肺的模样,
稚嫩又童趣,倪洁是发自内心地爱。

  「好!妈妈知道宝贝儿最孝顺了,以后啊,你就给妈妈幸福好不好?妈妈是
女人,也好想让宝贝儿疼爱呢!儿子,把你的鸡……鸡鸡给妈妈吧,妈妈想吃你
最好的东西,我儿子最宝贵的大鸡鸡,妈妈想要!」

  宠溺含笑,女人低下头,就是用着哄逗的语气,在对着自己像是只有几岁的
儿子说,语调绵软而柔和。

  今天的妈妈很不一样,很美,很大胆!

  很……不像她,那个平时端庄文雅的妈妈。

  脑袋微微抬起,目及之处就是一片漆黑,一块白嫩,妈妈那如瀑如墨的长发,
以及那光光滑滑的肩头,都在背对着大男孩,妈妈压着他,那肥软丰满的乳房就
似两坨极品的奶酪一般,都要快融化了,柔柔滑滑地堆在他的身体,并且,随着
妈妈头部的动作,还在轻柔地滚动着,两个大奶子,是那般美妙地给予着皮肤上
的舒适与温暖。

  而最暖融融的,让他完全融入其中的,还是自己那根正在胯间硬挺粗长的大
鸡巴!暖烘烘、水润润的感受一直从外在的薄皮传输到了棒身的内部,妈妈的小
嘴在一收一缩,一吮一吸,柔滑的双唇也在紧紧地闭合着,在用劲儿刮磨着他整
个越发胀硕的鸡巴。

  妈妈,还是那样,侧躺着,半趴在他的肚子上,在专心致志地给他舔着鸡巴,
口活运用自如地在服务着她自己的宝贝儿。

  只不过,今晚的不同,是他还没兴奋,还没笑嘻嘻地同妈妈撒娇一番,揉弄
着自己的鸡巴,求妈妈来舔,让他舒服,妈妈就先自己主动挂帅上阵了,第一次,
他是看到一贯羞涩的妈妈这样,如此急迫且自愿,刚才,跟他知会一声,妈妈就
从他身边爬了起来,将奶子从自己掌心里和嘴巴里抽离了出去,他看着妈妈胸前
那对白花花一阵晃颤,之后,妈妈就委身卧躺在了他的大腿根上,背对着他,只
留给了他白得几乎泛着光的柔嫩脊背,和一头垂散在一侧的长发,柔柔顺顺的。

  妈妈这样,一个光裸着的女人如此主动,真是让他欢喜又兴奋,他的下体,
就像被冲着气儿一样的胀挺,棱角分明的坚硬龟头在妈妈湿热热的嘴里,被她灵
巧柔滑的嫩舌舔着,在妈妈口腔里,被她刮磨着,妈妈不骄不躁,就像在哄着孩
子一样的耐心,大男孩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又大大地舒展着四肢,他喉结在不
断地滚动,并觉得以自己的鸡巴为中心,一波波的刺激,一阵阵的快感正在向着
身体的每个角落流通着,妈妈的舌头在嘴里每活动一下,轻触了一下他龟头上的
敏感部位,那撒尿与射精的马眼,自己被妈妈压着的高大身躯都会颤动几乎,就
似打了一针强劲的兴奋剂一样,他就是管不住自己。

  而连锁反应,他身体抖动得越厉害,妈妈在唇舌上就越是卖力,她舔吮和磨
刮的力度就越是明显,最后,妈妈就像小孩子在吃含冰棍一样,生怕吃慢些就会
融化了,她在双唇上又加重了几分力道,让其变得更加快速了,软唇上上下下,
她儿子铁一样的鸡巴在进进出出,母子俩,都觉得爽快而过瘾。

  看来,自己的如此努力,在唇舌上下得这么大的功夫,是有着事半功倍的成
效,这从儿子大大的肉棒已经口腔里开始轻轻抖动就可以得出结论。

  「儿子,妈妈的宝贝儿鸡鸡更大了啊,让妈妈舔得更加硬邦邦的,妈妈好高
兴,好喜欢宝贝儿这样的大鸡鸡!」

  轻轻放出来颤抖不已的棒身,又怜爱地吻了吻紫红的龟头,倪洁痴痴地说,
充满了对一个男性的生殖器那般的迷恋,尤其是,这根诱人的大鸡巴还是自己儿
子的,她更加是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

  男欢女爱,和儿子做爱,那一天,那幸福的一刻何时才能真的到来呢?

  最近网上流行的一句话真是没错,「有因必有果」,她现在,和儿子在一起,
却仍有一层薄膜存在于母子之间,让母子俩的情爱始终不能达到最炙热的那个顶
点,让母子俩完全放下心中的芥蒂,彻底地交融,爱得更深、更狂热,她现在是
真的尝到了当初的苦果了,她是哑巴吃黄连,苦闷自知,一切的一切都要自己生
生咽下,那感觉,就如吞下一把烧红的铁钩一样,硬生生地,将肠胃刮得鲜血淋
漓,有苦说不出。

  细想想,她当初真的好蠢,完全就是不计后果地财迷心窍了,完全就没想到
事后的发展会是有多严重,为了财产,她就舍弃了自己,却换来了今生都无法挽
回的损失,和自己触手可及,却眼睁睁就是无法握紧的幸福与依靠,或许,这份
来之不易的情感也还是不那么牢靠,还是会有和她竞争的天平——那清纯文静的
姑娘,儿子会不会真的对她有着好感,日久生情,久而久之,他情爱的天平全部
都倾向于另一边?

  不,那太可怕了!那样,无疑是又将自己打回原形,将自己拉回那每一个暗
无光亮的黑夜,变回那个只能想到借酒消愁,醉醺醺的自己。

  儿子离她而去,还有谁会爱她?还有谁会让她去依靠,托付后半余生?

  在今夜,在女儿刚刚回家的第一个夜晚,在儿子对别人的情感刚刚萌芽之际,
就给了儿子吧!趁现在还都是初期阶段,趁现在才刚刚开始,就将一切都落实到
底,让自己体内真的感受着儿子那年轻男孩的搏动,那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存在与
射入,她索性破釜沉舟!这就是一向温柔含蓄的自己,今晚在儿子面前异常主动
热情,甚至是有些放荡的原因。

  不就是脱了内裤,幸福地躺在儿子的身下,被自己心爱的小男人一个挺入的
瞬间吗?或许,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那样真的好吗?会不会吓着儿子?会不会让儿子以为他妈妈是个出尔
反尔,毫无原则的女人?说暂时不能给他,现在又临时变卦,这样不能将底线坚
守到底的做法,又何以树立起自己这个母亲的威信?而吃一堑长一智,未来,才
是她最为在意的,她已经有过一次让自己痛不欲生的过失了,拿着不干不净的身
子去爱丈夫,揣着自以为能够瞒天过海的心理,到头来,却让两个人都是遍体鳞
伤,甚至,是阴阳永隔。

  不行!决不能在自己和儿子都不明不白之下干了那种事,自己一定要在最适
当的时候,要在儿子对她的情感最饱满,对妈妈最为需要之时,自己再将美美的
身子献给儿子,到那时候,他们母子之爱一定会得到一次更好的升华,一次将彼
此的母子情融入骨子里的美妙。

  至少,是比现在,母子俩都是稀里糊涂的要好。

  只不过现在,真的好想要!

  尤其是刚刚由于动情,那样激烈地含吮过儿子的棒棒,此时此刻,这根硬硬
的大鸡巴还被自己视如珍宝地握着,兴奋地搓弄着,不知何时,已经被宝贝儿脱
掉裤衩,大白屁股光溜溜的倪洁就越发饥渴了起来,她看着就在眼前的粗大鸡巴,
并承受着儿子的爱抚,儿子故技重施,又在用两根手指在揉按着她的屄了,那二
指禅的力道,贴敷在她饱满又敏感的阴丘上,厚嘟嘟的肉包包都被儿子按到了屄
眼里面,她的情欲便又到达了一个高点,也愈发不满足她和儿子如蜻蜓点水一般,
这样点到为止的性爱游戏。

  和儿子互动,她总是最先丢盔弃甲的那一个,让儿子弄,被儿子舔,给儿子
摸喳,她嗷嗷叫着,在内心深处,她是多么渴望被儿子插进来,哪怕是一点点,
浅浅地用着多水温热的屄肉将自己儿子的活力龟头包裹住一点点也好,她就满足
了。

  这就是女人,为爱痴狂,爱到极致,便什么都可以不在乎,豁出去一切。

  「啊啊啊……宝贝儿,好儿子,用力,你又让妈妈这样舒服了,妈妈的毛都
让你给摸湿了,妈妈的屄里流了好多水呢!快来宝贝儿,给妈妈舔舔,妈妈想要,
妈妈还要……还要你那样伺候妈妈,给妈妈舔屄,用大鸡鸡磨……磨妈妈的屄眼,
好……好舒服的啊!哦哦嗯嗯!」

  娇躯轻扭,雪臀摆晃,巨乳摇荡,在这间男孩子的卧室里便呈现出了一副绝
美又淫浪的画面,女人,一个妈妈在自己儿子面前完全没有了羞耻之心,完全不
管不顾着,她那一身的丰满白肉正以最大美丽的程度,展现在自己儿子的面前,
她的诱人与性感又以最能使人疯狂的尺度出现在儿子那饥渴痴狂的眼中。

  儿子,真好!

  他的性感妈妈都这样了,自己儿子这只情欲蓬勃的小狼狗还能这样,一次都
没有强求她,野蛮地扒开她的肉唇,要和她硬来,要彻彻底底地上了她,尽管当
时是有一点渴望,甚至还有点埋怨,埋怨儿子应该让她就坡下驴,实实在在地进
去了多好,那样,母子俩真的是彻彻底底地踏实了,安心了,再无那些杂七杂八
的顾虑了,做了就做了,事后若再纠结细节也没必要,但真等到事后,她真的彻
彻底底地清醒了,她又一次无比地感激儿子,感激他的体谅孝心,感激他的退让
容忍,感激他对自己,这个妈妈一片厚爱,尽管难忍,他还是选择了坚持,用着
实际行动,恪守着最后一步,不对妈妈造成任何负面影响,不给妈妈增添任何心
理负担。

  她和儿子经历了这些,前几晚的火热激情,加之今天晚上的种种心事,她觉
得自己对儿子的情恋又有了更深一层牢靠的根基,她想要,同时她也渴望着给予
儿子更多,让儿子牢牢记住她,她能稳稳地把握住儿子,母子俩,各自满足。

  倪洁知道,这样的心理,跟情爱没有关系,这完全是她的私心,她母亲的占
有欲在作祟,害怕自己心爱的儿子被抢走了,所以才想更好地把握,全部掌控在
自己鼓掌之中,才最是踏实。

  别人,任何人,哪有自己爱儿子多?可以给他所有?那不可能!

  眼前,看着儿子的鸡巴又在兴奋地跳动一下,她不由自主地,又「啊」地一
声轻叫了出来,在屁眼里,就传来了一阵畅快的酥痒,儿子,又在欢喜地给她舔
菊花肛门了,又在用着大脸盘在欢快地腻乎着她的屁股了,那热热的脸庞贴敷在
她丰满的屁股上,温暖又刺激。

  这样,就意味着自己最私密的屄口,又会毫无保留地给了儿子。

  想想就兴奋!

  相由心生,在身体外表上自己也不例外,尤其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这样想着,
女人便感到一丝湿热,正滴滴答答地顺着柔软的耻毛滑淌了下去,同时,她的生
理反应更为强烈,两瓣嫩嫩的花唇悄然打开,悄然对向她的儿子,绽放开来。

  而她,更为动情,也想让宝贝儿享受最好的,想将自己身上最刺激的全部给
予儿子,当然,她知道那是什么,或者说,是知道儿子现在的鸡巴需要什么,这
就在眼前,轻轻抖颤的大黑鸡巴,真是招人稀罕!

  情不自禁地,倪洁便又伸出软软的舌头,再度去轻触了一下那光亮亮的龟头,
舔儿子的鸡巴,那欢喜自足的表情,脸上展现出来的笑意,还真是有几分媚色,
有几分淫荡,她自己都知道。

  之后,她还要更淫荡、更主动一些,这样才能让儿子记住自己所有的好,母
子俩在床上的点点滴滴,所有激情与幸福。

  双手来到胸前,就分别托住了两只软软肥肥的大奶子,接着,她在儿子身上
爬动了一下,便使整个温暖的上半身都去了儿子鸡巴的上面,自己那两只饱满的
乳房正好挤压在那火热胀硬的生殖器上,灼烫和肥软的感觉交汇着,便在母子之
间的脑电波里起到了很好的化学反应,儿的鸡巴娘的奶!多么有着巨大反差的两
个词汇,有着极限视觉反差的冲击力,然而现在,在儿子的小床上,她这个妈妈
正光着滑滑的裸体,在把一对爆乳用力地覆盖在儿子滚热的肉棒上,在用心地给
予儿子最让他享受的性服务。

  温热热的乳肉开始夹弄,开始挤压,肥滑的大乳房被她自己抓在手里,又以
儿子的鸡巴视为一个着力点,她双手上下揉按,来回摩挲,乳肉蹭着龟头,乳沟
夹住棒身,那根越发粗胀的大鸡巴完全密不透风地藏在他妈妈的怀里,被他妈妈
温柔细腻地爱着。

  「呼!妈妈,妈妈!你好会弄,又在用大奶子夹我的鸡巴啦!啊啊,不行啦,
妈妈,我快要死了啊,都舒服死了啊!妈妈,我还想……想要你用你的肉包包夹
我,磨我,妈妈,我想射在你的屄屄上,啊啊啊,妈妈妈妈,你的奶子真的好大、
好软,宝贝儿舒服!」

  多情的嘴唇已经触及到了妈妈香香的屁眼,原本正想与妈妈来个激烈「69」
交合的大男孩,这一下,被妈妈暖热雪滑的乳房软软地包裹其中,他彻底地丢盔
弃甲了,和妈妈在一起,他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宝宝,遇到任何事都会哇哇大叫,
大声宣泄着自己的感受,抑或大叫着告诉着妈妈自己的舒爽,痛痛快快。

  龟头麻麻的,全都是妈妈乳肉那软软的质感,鸡巴支愣着,妈妈还在自己身
上不缓不慢地擦动着,蹭来蹭去,大奶子,那上面的皮肉如水一样的波动着,柔
柔地钻进他的马眼里,他肿胀龟头中间的缝隙里,那裂开的小孔被塞得满满当当,
他被妈妈弄得神魂颠倒,七荤八素。

  妈妈,她女人的奶子真好,第一次知道,还能这么玩,竟能这样让他舒服销
魂。

  看来,儿子还是想要自己,对自己诱人饱满的屄,对想和他妈妈真正性交做
爱,儿子仍然念念不忘,渴望又期盼着。

  听着宝贝儿的忘我大叫,倪洁顿时是心头一喜,儿子,这个心思单单纯纯的
大男孩,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真的是无人能及,自己一天不给他,不吐口,乖乖
的儿子就会站在原地,守望自己。

  不过,欣喜之余,她又有些不忍,好几个夜晚,她被心爱的儿子抚摸着,舔
弄着,那里,一贯都是她来主导着,但凡鸡巴抵在了自己的屄口,母子俩那关键
之处,一开始,懂事听话的儿子都会很自觉,会小心翼翼,都由妈妈来,直到,
那濒临爆发之际,儿子才有了一股男子汉的野性,会不管不顾地捏抓着她的奶子,
会不管不顾地挺动几下,但是那些,也仅仅限于皮肉的表层,仅仅就在着她的屄
唇上磨蹭几下,甚至,她还在有意识地按压着儿子的肉棒,就是防止母子俩那极
度纵欲下的「不小心」,让她失守了自己的防线,破坏了她最后一层为爱坚守的
底线。

  甚至,就连儿子的喷薄,那一股股乳白精液的喷射,都是射在了他自己的肚
皮上,儿子自产自销。

  那样的性快感,都不如她现在在给儿子乳交,在以往,给儿子口交,最起码,
那烫烫的精液是实实在在地流淌到她的身上,与她有过切肤实际地接触。

  说实话,她也好想那样的瞬间,让儿子自己动,让自己的身体感受着那根鸡
巴的本能作用和原始动力,让儿子,就在她身上射精!

  说白了,她的身体,好想被儿子肏. 那么,有没有一种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既满足了自己想要儿子的欲望,又给了他一个新的甜头,让宝贝儿更好地享受自
己,更好地爱自己?

  乳沟里,贴着她的奶子,儿子那一阵阵颤动更为明显了,在一抖一抖的,倪
洁知道,离自己的宝贝儿那最舒爽的时间已经不远了,说不定在下一秒,儿子抖
动着,就会射精,可是……可是妈妈还没有满足啊,宝贝儿,你再等等,妈妈来
想办法,妈妈让你肏!

  「哦……儿子妈妈好痒,屁眼好舒服!」腚沟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痒意与
钝痛,儿子在用牙齿,正不分轻重地在咬着她屁股上的细嫩皮肉,好几次,这也
是儿子快要射出来的征兆,他在强力忍耐着,又明显,不想操之过急,他还想拥
有妈妈多一些时间,还没玩够。

  屁眼,腚沟子!

  有了!倪洁灵光一现,立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地方,自己丰满的臀沟!正好
能将儿子粗粗的大鸡巴夹得严严实实的,在那里,宝贝儿子可以肆意抽送,随便
运动着他的大鸡鸡,而自己,就在自己儿子的身下,丰满白嫩的身体上下挺动,
那样,儿子用着力,自己接受着,真的与母子交合无异。

  而还有一点,也让女人心动不已、心潮澎湃的,在那里,离自己的屄口是那
样近,儿子,这个性旺盛的大男孩又完全掌握着主动权,在那个过程中,儿子若
是真的忍不住了,低挡不住他妈妈的诱惑,那么,他大可以在抽送之际,将鸡巴
向着底下伸去,用着有力的鸡巴头儿,戳开她肉嘟嘟的阴唇,直接插进去!

  屄口与后庭的距离,她把身体给了儿子,她要了儿子纯纯的童子之身,都将
是一瞬间的过程,水到渠成。

  女人春心荡漾地想,很淫荡,同时,这亦是她爱着儿子的心,促使她有着这
样的思想……

  「妈妈,你真好!你是咋想到这样的啊?妈妈!咱们这样,我是真的在肏妈
妈了啊,肏妈妈的大屁股!妈妈,你的腚沟子好紧,不知道,妈妈的前面,妈妈
的屄屄里是什么样的,啊,妈妈,吼吼吼,鸡巴好爽!妈妈你别动啊,我想自己
动,我想肏妈妈!」

  母子俩,终于又重叠在一起了,儿子那胯间又粗又显眼的阳物完全不见了踪
影,完全埋进了那道幽深温暖的肉沟子里,被紧紧地夹着,被深深地埋在一堆软
软的臀肉之中。

  一个健壮成年的儿子,将成熟粗壮的鸡巴卡在妈妈的屁股之间,用火热滚圆
的龟头贴敷在妈妈温热雪腻的皮肤之上,埋进妈妈隐秘的部位,可想而知,这样
刺激的感受是让大男孩有多么的如痴如狂,亢奋不已。

  妈妈,就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光滑雪白的身子是一片静好,她保持着不动的
跪趴姿势,如一块软软的大海绵一样,让儿子压着她,温暖而舒适。

  沈祥已经兴奋得手脚发抖了,刚才,自己将要射精之际,妈妈和她的大奶子
就离开了自己,之后,妈妈奶子摇摇晃晃的,就柔声说,让他别急,妈妈还有更
好的会给他,说完,她滑滑的娇躯就顺势躺到自己怀里,让自己怀抱着,并任由
一双急切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与爱抚着。

  「儿子,就知道摸妈妈奶子的傻宝贝儿!上来啊,来压着妈妈,用你的鸡鸡
顶妈妈的屁股,妈妈要……要让我儿子这样肏,妈妈要和宝贝儿这样玩!」当时,
沈祥双手揉捏妈妈丰满的乳房,肉棒在一跳一跳的,在轻轻拍打着她的软臀,妈
妈就顺势趴在了一旁,就像肚子疼一样,将她整个嫩滑的后背以及两瓣完美的屁
股蛋都对向了他。

  妈妈乜斜着一双充满媚色的大眼睛,瞟着他,又在催促着他。

  双眼冒火,嘴唇发干,大男孩立即听话地翻过身,将自己宽大的胸膛覆盖在
那具柔软的躯体上,马上,在身前,那突出大大的东西,立即埋进了一道肥软的
肉沟子之中,他和妈妈贴得这样近,近到根本没有距离,以至于他们母子一个举
动,就能达成他们想要的目的,没有用手扶着,没有去牵引,他挺立的大鸡巴就
自己找寻到了地方,插进了妈妈那肥沃软滑的腚沟子里!

  妈妈的乳沟,妈妈的阴阜,他都享用过了,相比前两处,妈妈的屁股沟现在
是对他有着更刺激的诱惑,那乳沟,在妈妈上半身,离着妈妈的宝贵之处,自己
心心念念的宝藏是这样远,而妈妈的阴部,她肥嘟嘟的屄唇,自己贴敷上去,他
总是被动性的,自己是很想动,宣泄他一个男孩子的狂野,发泄他与自己最爱的
女人在裸身相缠的欲望,可是他却不敢,不敢太用力,生怕自己真的要了妈妈,
从而引来妈妈的怒火和不信任。

  即便插进去了,和相爱的妈妈彻底真正性交了,他会很痛快,也彻彻底底放
心踏实了,妈妈,这辈子,真的是他的女人了!但有悖于良心和孝义,让妈妈事
后有一点点伤心难过的行为,他是万万不会做出的,就是想想,让妈妈不高兴了,
他都会一阵难受。

  然而此刻,他是真的可以肆无忌惮了,可以不管不顾了,并且,这地方,离
妈妈那长满黑毛的肥屄是这样近,他挺动着鸡巴,抽插着,同样是在妈妈的身体
上,那是不是就真的与肏着妈妈无异?

  在心里,滑动着巨大的激动和亢奋之情,大男孩就立即将腰部下沉了一下,
顿时,他便舒坦地长松了一口气,因为鸡巴的下压,给了两瓣丰满的屁股肉一定
的压力,那两坨软软的肉肉马上就包裹了上来,将他粗粗紧绷的龟头包裹个严严
实实的,四面八方的柔嫩和细嫩,就真的和女人干屄是没什么两样,甚至,是还
要叫人情难自禁地亢奋。

  因为,这是自己妈妈的大屁股,他已经,戳顶到了妈妈小巧嫩滑的屁眼!

  那里,绝对是没有采摘过的,只有他,现在在享用,和未来,将其拥有。

  而实际上也真是如此,如儿子暗暗设想的一样,倪洁的肛门真的是干干净净
的,从没有人践踏和插进去过,她当然不会去深究那是为什么,反正,她很庆幸,
自己还有一方净土,一片圣洁之地,甚至那都是她处女的象征可以给儿子,能够
堂堂正正地面对着这个大男孩,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是问心无愧地爱着儿子,
她对得起自己!

  故而,同儿子怀着一样的心里,欢喜而暗暗庆幸着,儿子刚刚动了一下,那
粗硕并且硬硬的龟头开始往里戳了,自己感受着儿子龟头表皮上的阵阵热量,倪
洁就来了感觉,有一种真正在男欢女爱的刺激和畅快,儿子插进来了,儿子终于
用他的鸡巴占有了她的身体了,儿子,终于和妈妈做爱了!这些,在脑海里过滤
着这一个个敏感的字眼和信息,她就越发管不住自己渴望抚慰的内心,以及现在
极度躁动狂热的身子,她想做点什么,再贴合着儿子多一点,真正地与儿子做着
性爱互动。

  身子未动,身体上的反应却是快了一步,一股湿热,便又顺着两腿之间,那
一团黑乎乎的毛丛里汩汩流淌了出去,这一次,向来爱干净的女人却不去管,不
怎么在意,她只是拿过儿子的大手,握着它,一点点地,顺着自己热烫绸滑的身
子,一直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她多毛肥软的阴部。

  儿子摸着喳,又按压着她的屄唇,饱满滑嫩,两处的美好,是儿子最大的享
受,她知道。

  果然,儿子抓揉着,已经没有了轻重,五根有力的手指都陷进了她那软绵绵、
温热热的奶子肉里面,在下面,儿子更是贪恋,如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一般地亢
奋,他揉按着,片刻的工夫,他两根手指便蜷曲了起来,就像一把有力的钩子,
进入了她那滑滑温热的腔道,那里,被儿子扣进去的屄,因为闯入者的侵犯,本
能地收紧了一下,粉嫩嫩的阴肉都聚集到了一起,像在护卫着自己,又像是害怕
儿子手掌离去一样,让他进退两难。

  母子俩,都在激动中兴奋着,在亢奋中忘情着。

  儿子,开始动了,他是全身都在动,火烫的身上蹭着妈妈滑滑的脊背,结实
的屁股在一下下地前戳,让火热粗长的棍子穿梭在那肉臀之间,倪洁感到,自己
柔滑的臀峰就像层层水波纹一样,抖动着,皮肉在儿子大力顶送之下来回滚动着,
软软的,在大幅震颤着。

  那火热的硬度真的离自己很近了,仅仅就是隔着一层肉而已,屄缝和肛门本
身就连在一起的,一脉相承,而这一次,儿子完全有了狂野的动力,完全有了主
导性的运动力,他戳顶着,他抽插着,彻底地将他坚硬的大鸡巴用得风生水起,
贴着她敏感的缝隙上,感受着他妈妈从屁眼里冒出的阵阵热气,大力摩擦着。

  儿子的用力,儿子男性的激情和狂野,这一刻,她倪洁是真的感受到了,完
全承接着一个大男孩的重量,承接着他在自己身上的不断耸动,力大如牛的蛮劲,
不管不顾的抽送,并且,儿子在上面也是腻腻乎乎的,嘴唇毫无技巧地吻着她,
东蹭蹭,西磨磨,儿子全身的激情和兴奋,是从鸡巴的戳顶,是从摸奶子的力道,
是从皮肉的贴合,都在毫无阻碍地传输给了她,她随着儿子又一波的猛烈下沉,
手指的有力地挺近,又深入了一点,在抠挖着屄里的层层嫩肉,女人弓起白白的
身子,完全主动地要了,要着儿子的大鸡巴,她也终于,管不住自己地,淫叫了
起来,浑然忘我。

  「好儿子……啊啊嗯……乖宝贝儿,你这样戳妈妈,妈妈真舒服,宝贝儿,
你的鸡巴好硬!……儿子啊,妈妈真的好想……想要你的大鸡鸡……插进妈妈的
屄里!看你总是这样忍着不插……妈妈好心疼呢!要不然咱俩都别忍着了……你
现在就……插进妈妈的屄里面吧!来,再往下一点,,妈妈给你!妈妈就要宝贝
儿肏我、日我,啊啊……快快快,鸡巴,儿子的大鸡巴,都肏进来吧,……」

  意乱情迷的美母倪洁,拚命向后挺动着赤条条的性感身体,浑圆肥大的肉臀
不停地迎向儿子的大鸡巴,早已湿淋淋的肉屄流淌着淫液,不断翕张着,试图套
入儿子的粗大龟头!……

  「妈妈!妈妈!……我的好妈妈!……妈妈想要儿子的大鸡巴插……儿子也
很想插妈妈的屄啊!……但是……儿子知道,妈妈还没有真正准备好……所以现
在还不行……起码不能真插屄……妈妈放心……儿子忍得住不插进妈妈的屄里面,
……妈妈也忍一忍好吗?」

  沈祥将火热粗大的龟头死死地顶在妈妈肥厚的肉臀内,不让妈妈的肉屄口主
动来吞进他的肉棒,他知道,妈妈这时候的狂乱行为只是太心疼儿子,再加上妈
妈自己情欲的勃发,一时的头脑发热!

  「好儿子!……真是妈妈的乖宝宝!……嗯嗯……妈妈听你的……我们都暂
时忍一忍……儿子你也放心……妈妈一定不会……让宝宝等太久的!」

  明白了儿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明白了儿子将妈妈的心情感受完全放在
了第一位,倪洁感动得流下了幸福的泪水,然而她内心对儿子爱意的不断升腾,
也让她的欲火变得更加强烈,她愈发狂乱地扭动挺撅着一丝不挂的裸躯,她要在
儿子眼前尽情展现出她那淫荡饥渴的模样!她知道,儿子喜欢!

  「宝宝……妈妈的乖宝宝……不要光顶妈妈的屁股沟,用你的大鸡巴磨磨妈
妈的肉屄……妈妈的肉屄真的好痒……用龟头顶妈妈的屄也舒服……嗯嗯……儿
子你只管尽情插……让妈妈来控制……反正……只要不插到妈妈屄里面就行了…
…」

  倪洁猛然探手捉住儿子的龟头,一下子将儿子灼热胀硬的肉棒压在自己的肉
屄上,让淫水淋漓的两瓣屄唇包裹在儿子的棒身上激烈地研磨,偶尔还握住儿子
肉棒的前端,用儿子龟头浅浅地在自己的屄口处顶戳!

  「妈妈!……这样好危险啊……不要滑到妈妈的屄里面去呀!……」沈祥见
妈妈的动作如此大胆,不由得一边挺动着鸡巴,一边担心地提醒着妈妈。

  「放心吧……好儿子……妈妈握着它呢……只是在妈妈的屄口戳!……不会
真插到妈妈屄洞里面的……妈妈实在太爱宝宝了呀……但妈妈一定会忍住的……
嗯嗯……对……就这样磨妈妈的屄!……戳妈妈的屄!……啊啊……你是妈妈一
个人的!……谁也别想把你抢走!啊啊啊……好爽,儿子鸡鸡快顶啊!妈妈要!
啊啊啊……妈妈去了,高潮了啊……」

  昏黄的灯光,暧昧的卧室,放纵交欢的母子俩,便组成了极其淫乱的一幕,
在床上,儿子的次次抽动,换来了母亲的声声娇啼,她嫩白丰满的身子一下下地
前冲着,随着身体运动的频率,那销魂而淫乱的话语就断断续续地从她粉嫩嫩的
小嘴里溜了出来,而且是越来越直接大胆,越来越粗俗不堪,越来越彰显着她的
癫狂和快乐,她在儿子身上,被儿子有力的大硬肉茎戳顶得欲仙欲死,深度迷醉。

  这一刻,堪比新婚之夜,让她痴迷,欢喜不已,自己这尚未破处,纯洁无暇
的屁眼贴着儿子他那同样是小处男的滚热阴茎上,母子俩,是真的在纯纯地性交,
彼此都给予着对方最鲜美干净的身体,何其完美。

  不错,今晚的忧虑,今晚的害怕和迷惘,都在一刻得到了补偿,故而,她才
叫得那么大声,那么忘我,那么肆无忌惮地呼喊着儿子,大声宣泄着对儿子的欲
望,全然视万物都化为了虚无。

  她的身上,她的脑海里,只有儿子。

  而同样,母子连心,在大男孩眼里也只有妈妈,只有那妈妈柔软的身体,妈
妈那肥美的肉屄,妈妈那丰腴的屁股肉。

  至于妈妈的叫喊,她说了些什么,在他耳中,只有那媚人的诱惑,淫乱的声
调,以及源源不断的,对自己性欲的催化,让自己快马加鞭射精的动能。

  越来越快地揉摸着大奶子,越来越快地抽弄着大鸡巴,越来越快地进出着有
力手指,终于,一股骚水,一股乳白,在母子俩都是极度肿胀的性器当中喷涌而
出,力道十足地喷射在对方的身上,到处都是。

  在感觉到儿子即将要射精之际,倪洁迅速重新将儿子的鸡巴顶插在自己的臀
沟之中,儿子的大鸡巴抖动着,任由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冲出马眼,射了妈妈满满
的一屁股沟。

  几乎与此同时,倪洁的大阴唇也颤动着,任由子宫里挤出大量新鲜的热流,
在大大裂开的屄口里,用力地喷着。一股股热乎乎的水流顺着儿子那插在里面的
手掌,就好似泛滥成灾地涌出着。

  一时间,母子俩全身都软了,妈妈就耷拉着两条丰满的白腿,无力地搁在床
上,她任由儿子重重地伏在自己的身上,大手还在她的奶子上,也是同样,在无
力地捏揉、抓摸,她听见儿子在身后的气喘,在舒服地哼哼唧唧,全然在男人做
完爱的享受模样。

  这样的母子交欢,真是爽!

  「妈妈,妈妈!搂着我睡,我好累。」待母亲给儿子擦干净龟头上的精液,
等妈妈又擦完自己的屁股,沈祥便一脑袋就扎进妈妈柔软的怀里,脸盘贴着滑滑
热热的乳房,紧紧环住妈妈的腰,他迷迷糊糊地叫着,带着射精后的疲惫就要睡
去。

  「宝贝儿,你知道吗?今天晚上……妈妈才知道自己是有多爱你,也知道了
爱情的力量,是有多么让人疯狂……儿子,如果有一天,你能遇到别人,会有和
妈妈一样的爱情,那你去吧,如果你觉得妈妈不好了,你也去吧,妈妈不怪你,
也不会舍不得你了,妈妈只要现在有你啊,就满足了!妈妈的小情人!妈妈的爱
……」

  昏昏沉沉,被妈妈怀抱着,她的柔声呢喃,大男孩听得是断断续续,妈妈说
的是什么内容,他更是没有能力去思考,最后,他抿了一下嘴,又贪吃地含住了
妈妈的奶头,便打起了很大的呼噜声,就睡着了。

  安安稳稳的睡颜,如小猪猪一样的没心没肺,正是妈妈所喜爱的,看见了,
便会发自内心的满足。

  他不知道,现在妈妈看着他,轻轻柔柔地吻着他,妈妈自己是有多么满足,
与此同时,也完全看开了,想通了。

  宝贝儿,就是她的,现在的相爱,即是未来的幸福。

  即使不再全部拥有,儿子不会、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是她一个人的,那当下的
甜蜜,与儿子爱得狂热,也可当成永恒的珍藏,一生的幸福。

  谁说爱,就不能放手?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