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爱】第十三章(上)纯爱、母子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融爱】第十三章(上)纯爱、母子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融爱】

作者:aoran518
2020-11-1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11744字

***********************************
  《融爱》第五季全新起航,并已经写完。母子爱恋再度升级,爱得真挚狂热,
柔情蜜意到终章!
***********************************

           第十三章(上)纯爱、母子

  「还是回家好啊,待着真舒服,又能喝着妈你做得牛骨汤了,嗯……都撑死
了,嗝!」吃完了晚饭,刚刚洗完了碗筷又擦着一双湿手的沈慈说,说着话,她
便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刚刚回家,紧接着又是和母亲一起做饭,吃完饭她还得
收拾一番,自己是该歇一会儿了。

  「回来了就赶紧在家眯着,都三个月了,你们小两口没见面了,你也不跟人
家林烨知会一声,你也不怕人家挑理,昨天人家还在医院问妈妈你回来有没有信
儿呢,看看,人家多惦记你!来,脑袋抬一下,把这个枕在下面,舒服。」倪洁
笑眯眯的,一脸温和又慈爱地看着女儿,一连分离了三个月,今天女儿突然空降
回家,培训学习已然告一段落了,可以在家多待些日子了,她也是喜出望外,挺
高兴的。

  虽然嘴上数落着,但看到女儿还是选择了自己,选择了以家为重,她心里还
是甜滋滋的,为人父母,有谁不愿意和自己的儿女多多团聚呢?

  「他啊?就能装吧,在你面前装个模范姑爷!上个星期,妈你没注意他请了
好几天的假了么?就是上那边看我去了,没完没了腻乎我,都烦死了!和他在一
起,两个人待久了也腻味,这哪有在家里,就躺在妈的大腿上好?清清静静的!」
姑娘并没有拿过母亲递给自己的靠枕,她将身子一挪,往上蹭了蹭,就将自己的
小脑袋枕在了妈妈的大腿上,柔柔顺顺的头发披散着,全部贴着母亲薄薄的睡裤
上。

  一股清香,柔柔地飘入鼻孔,那是母亲刚刚沐浴过后的体香,一阵柔软,在
贴着侧脸,那是母亲藏在睡衣里的肥满乳房,这感觉,还真是好,还真是让姑娘
想去亲近,更加进一步地贴着母亲,靠在她的怀里,和妈妈更加腻乎。

  她沈慈可是个性取向再正常不过的女孩,甚至,在飞机上,她还会看见有些
国家的同性恋者,两名女性乘客趁着夜幕降临,在座位上若无旁人地接吻,在肆
无忌惮地做着一些小动作。在对方身上摸摸搜搜的,姑娘都会觉得很恶心,浑身
直痒痒,就好像有着数不清的毛毛虫在皮肤上来回爬走一样,会好半天不自在,
缓不过来。

  可是此刻,乃至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却很希望,也很想亲近母亲,具体
是什么时候,姑娘自己也说不好,是去了海南,自己第一个亲眼看见了母亲的性
感,那小巧而单薄的比基尼就堪堪托着母亲那两坨粉白乳肉,在视觉上产生了鲜
明并且醒目的反差之美?还是一次次,听着自己的「小孩」,她的可爱弟弟亲口
说出,在视频通话中,向她毫不隐瞒地汇报与和她探讨的那样?

  弟弟和母亲又有了进一步的突破了,更大一个深度的进展了!

  弟弟,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摸着母亲的奶子了!第一次,他们娘俩就在自己
家的卫生间里,赤裸相拥,相爱缠绵着,通话过后,姑娘躺在暖烘烘的被窝之中,
都会好一阵兴奋,止不住地血液翻腾,那安静的夜晚,姑娘在脑海里都会浮想联
翩,想着母亲那白白裸裸的娇躯,很是小女人一般地依偎在她儿子的怀里,幸福
甜蜜,想着弟弟那雄壮硬挺的鸡巴,被他自己妈妈娇羞无限地握着,怜爱地揉弄
着,直到,弟弟那年轻男孩的精液喷涌而出,欢腾并且雀跃,仿佛没有了距离,
没了相隔万里的遥远感,姑娘仿佛身临其境,一切的一切,她都好像看了个真切,
而她自己,那敏感神秘的蜜穴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水珠了,屄唇上,手指上,是一
片片的淫水潺潺。

  她就是控制不住,想着那母子俩相亲相爱,那光不出溜的身子,在痛痛快快
地自慰!

  甚至,那份快感,源自身体最原始的快乐,都超出于自己被男朋友压在身上,
用着实际行动给她带去的感觉,要强出许多。

  那可能,就是一种亲情的情怀,血浓于水,只有和自己最爱的家人才能摩擦
出来的脑电波,产生出来的热烈火花吧?高潮过后,舒畅了,姑娘玩摸着自己软
软的奶子,既想象着那是自己母亲那一只巨大豪乳,摸着舒舒服服,又幻想着,
自己挺着胸脯,让弟弟把玩着那对也是非常可观的肥美乳房,一脸迷恋知足的模
样,她都会很幸福,都会沉沉入梦,睡得很香。

  一家人,能够快点相容相爱,能够爱着母亲,能够让这个女人真正享受到天
伦之乐,一双儿女真正不分彼此在她膝下承欢,那是姑娘离家三个月里,最大的
心愿,最想实现的一幕。

  只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尽管自己在外地,以公事的借口在培训学习,尽管
自己很想母亲和弟弟,但姑娘还是想着办法在拖延,尽量让自己在外面再待时间
长一些,尽量不在他们身边出现,不当同一个屋檐下的电灯泡,所以,姑娘才让
自己的学习时间再延长一些,以给他们母子更多的时间和空间,以此拉近距离,
更爱彼此。

  若不是,年关将至,自己出门在外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又实在不能一直躲着,
以免母亲对她有了什么别的想法,那姑娘还可能在外漂上一段时间,最起码也要
等这对相爱母子真正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让她彻彻底底放心踏实了为止。

  不过,回家的感觉还真是好呢,自己可以这样亲密地腻乎着母亲,躺在她柔
软的大腿上,舒舒服服。

  怪不得弟弟,那个极度恋母的「小孩儿」会那么离不开他妈妈,现在,姑娘
也是有着一样想法,相通的感受。

  「妈,我好想你!」想着,沈慈又将身体往母亲怀里靠了靠,一只手,也抚
上了母亲的大腿,轻轻抚着棉质睡裤,隔着布料,她是真真正正感受到了自己母
亲的温暖,踏踏实实地感受着来自母亲的这份美妙触感。

  马上,还有一份更好的让她感受到了,由于动了一下脑袋,顿时,姑娘便感
到了一阵柔软,一阵来自母亲胸前的晃荡,软绵绵、颤巍巍的,妈妈没戴乳罩!
因为小脑袋的靠近,自然带来了母亲那对大乳房的摇颤,也自然,给姑娘带来了
一阵触感上的舒适,大大软软的肉团真让人享受。

  逮到这样的机会,姑娘乘胜追击,她不动声色地抬了一下脑袋,又轻轻地放
在妈妈那绵软鼓胀的地方,几乎将脑袋全部的重量都给了妈妈,让她的大奶子托
着,让妈妈搂着。

  「两个人在一起待久了也会腻味,那两个根本就算不上恋人的人在一起呢?
久而久之,会不会就更有这种感觉?」自己有些越界的行为,妈妈并没在意,在
头顶,沈慈就听见一句喃喃的话语,母亲完全不像是在跟她说话,她就是在自言
自语。

  或许,借此时机,是该探探母亲的口风了,问问她对今后有什么打算,毕竟
妈妈还算年轻,而且是个这么貌美的女人,一年半载,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如
果母亲能选择向前迈一步,姑娘是绝对不会反对的,当然,如果母亲能够更坦白
一些,向她诉说自己真的找到了真爱,真的爱上了她的儿子,那更是最好,大家
都省心省事了,一家人,将毫无秘密。

  谁知,姑娘刚要开口,就被门口传来的一串钥匙声给打断了,紧接着,伴随
着自家开门的声音,就有几个年轻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有说有笑的。

  弟弟出去聚餐回来了,还带回了几个客人来家里玩儿一会儿,不用看,这些
聪明的姑娘就已经猜到了。

  接下来,果然和她想的一样,几个爱玩爱闹的大学生在席间还未尽兴,也是
即将放寒假了,之后就会各回各家,他们便想着找个地方多玩一会儿,而土生土
长的弟弟沈祥自然要尽到地主之谊,便热情好客地将一众好友招致到自己家,。

  不用说,母女俩自然忙碌了起来,同沈祥一样,热情大方地招待起了几个年
轻人,妈妈赶紧起身去洗水果,姐姐也跑到了门口,亲自拿出来了拖鞋,又笑容
可掬地跟他们聊着天,尽显着一个大姐姐的周到与和蔼。

  这也是沈祥愿意把同学朋友带回家里的原因,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不但是两个
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而且还这么好客和善,替他款待客人方方面面都很周到,他
觉得脸上有光而自豪。

  「哎呀!沈祥师兄,平时,你看起来温温和和的,你的家人是比你还要好啊!
看看阿姨,一点都不嫌我们麻烦,还给我们洗了这么多的水果,阿姨,不用麻烦
啦!一会儿我们要玩狼人杀,还要喝酒呢,这些水果肯定是吃不下的,嘻嘻!」
倪洁将一盘挂着水珠的葡萄刚放到茶几上,就被一双白嫩的手主动地接了过去,
一个人在主动地帮她,同时,在她耳畔,还有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像一只黄
鹂鸟,在欢喜地说着话。

  她抬头,慈和地向着眼前的人,又笑了笑,倪洁看见,接过她手里东西的那
个人,是个长发姑娘,那姑娘长得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很秀气的脸上又戴了一副
细边眼镜,这样就让她更有着一股书卷气,文雅又文静。

  相比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吵吵闹闹的,眼前的这个姑娘更让倪洁有着几分好
感,或许她是大人的缘故吧?喜静。

  「你们好好玩,阿姨还有几份下属档案要看,就不陪你们了,儿子,给这姑
娘拿点好吃的啊。」倪洁已经离开了茶几旁边,她一边走着,一边嘱咐儿子要招
待好客人。

  「你刚才喝了两罐冰啤酒呢,这大冬天的,挺凉的,你先喝点热茶,暖暖胃,
嗯?」没走几步,耳尖的倪洁就听见一个细声细气,又带着询问和关切的话语。

  果然是那姑娘在说话,她稍稍回过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倪洁就看见还是那
双白嫩的手,已经拿起了一杯清茶,举到儿子的面前,轻声软语地劝着他。

  「哎呀,哎呀!秦师姐,这就忍不住啦?又开始关心起来我们的沈祥队长了?
谁不知道啊?在学校,你和我们队长出场率是出奇地一致,只要有他,你安安静
静的倩影就必然会出现!哎……队长,别打我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看看你们
也是一对俊男靓女,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哈哈……饶命啊队长!」见缝插针,看
到此景,又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直截了当地逗趣着当事人。

  被说中的姑娘只是红了红脸,并不出言反驳,更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反倒
是儿子,立即扑身上前,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孩闹作一团,两个大男孩在沙发上
翻滚着,打打闹闹,倒是有着几番童趣,也惹得在座的人一阵哄笑。

  看在眼里,倪洁在一旁也跟着附和地笑了两声,可心里,却有着一阵异样在
轻轻地漂浮了起来,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就好像一块透明的物体附在了胸口,
虽然是不痛不痒,并没有特别的不舒服,但她就是有着一阵阵地憋闷,觉得透不
过气来。

  尤其是,她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口,真的看见了疯闹一通且满脸涨红的儿子,
大大咧咧地将那姑娘手中的清茶拿了过去,仰头就往嘴里灌,倪洁侧着头,那份
隐秘的感触又仿佛多了一份,心头,更是发堵。

  看来儿子,真的是很受欢迎呢,很受跟他同龄的小姑娘喜欢呢!

  看来儿子,还有许多她不知道的地方,某些在同龄人眼里极为优秀的特点,
自己都不曾知晓。

  儿子,自己的小宝贝儿,真的是她一个人的吗?这一刻,困扰她一晚上的问
题再一次卷土重来,倪洁不禁又在心里问着自己。

  「阿姨,我明天就要回老家过年了,这几天我听说老家人说,南方那边现在
正有一种传染性流感很严重的!您是护士长,一定要多多小心,没事就给沈祥多
喝点板蓝根什么的,提前预防一下,还有,他刚才又喝了不少啤酒的,玩得也是
太高兴了,您可千万别说他,半夜他如果饿了,就给他煮点热乎乎的白粥,那样
真的很暖胃的,我爸爸喝多了就那样,我走了,阿姨再见!」

  步至门口,目送着几个年轻人已经下了楼梯的倪洁,这时候,她就看见了那
个文静姑娘又折了回来,依旧是细声细气地,跟她嘱咐了许多。

  怪不得这姑娘白白净净的,又如此细心周到,原来她是南方女孩,暗暗记下
了她的这番话,倪洁再次在心里对她做出了新的评价,有了新的认识。

  同时,心思缜密的她,也再次对儿子的情感路线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姐,你说酒这东西有啥好的啊?那么难喝不说,喝完了还上头,难受死了!」

  关上了防盗门,又走回客厅的倪洁,一下子,不由就让她看见了极为恼火的
一幕,让她难以接受的画面。

  那清凉短小的睡裙,正裸露着两条白嫩嫩的大腿,那一颗大大的脑袋,正死
沉死沉地枕在上面,并且还在轻轻地晃动,像是在贪婪地索取着肌肤上的丝丝柔
滑,大腿上的片片柔软。

  刚刚洗过澡的女儿,正在搂着迷迷糊糊的儿子,一对成年人,一对亲姐弟就
在沙发上亲密接触着,彼此都是衣衫单薄,随随便便。

  「你们都这么大了,能不能注意点?这让别人看见了像什么话?」毫不犹豫
地,倪洁便吼了一嗓子,立即,便喝住了不断爱抚着儿子头顶的那只手,也制止
了不停和女儿撒娇起腻的那张脸,母亲的威严,彻底中断了这对相亲相爱的姐弟,
那样粘在一起的肆无忌惮。

  同时,憋了一晚上的闷气,终于找到了一个排气口,发泄了出来。

  「姐,妈妈这是咋了?咱俩以前这样看电视,一起在沙发上睡一觉,也不是
一回两回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啊?」母亲的动怒,惊天动地地一声吼,顿时让
大男孩酒醒了一半,他看着妈妈气呼呼的背影,已经走进了她自己的卧室,心思
单纯的他还是摸不着头脑,很是莫名其妙。

  他坐在沙发的另一边,还是做了听话的乖孩子,和美女姐姐保持了一段距离,
沈祥看着身着真丝睡裙的姐姐,宽大的衣衫根本挡不住那里面的鼓胀,那两个丰
满肉乎的奶子就在胸前颤巍巍的,看上去就好诱人,他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又
依然傻乎乎地问着姐姐。

  秀色可餐的大美女就在眼前,那软软震颤的肉奶就与自己有着一层衣料之隔,
这画面,真叫人眼馋,真叫人欲望蓬勃!他想,今晚妈妈还是值夜班多好,那样,
自己就可以毫无顾忌地亲近姐姐,肏姐姐了!

  三个月的姐弟分离,自己对姐姐曼妙青春的身子都快想疯了,那多水肥沃的
肉穴,白花花的一对大乳房,清纯干净的面容,每一样,都让他魂牵梦绕,他刚
才在席间,就早已心猿意马了,若不是,想到母亲今晚休息在家,长夜漫漫,自
己面对心爱的女人却无法与其温香软玉,与姐姐春宵一度,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
个自己神往的大美女在身前晃悠,却谁也得不到的饥渴难耐,那他才不会借此打
发时间,让一众闲杂人等来打扰他美妙的夜生活呢。

  借着酒劲,又借着酒劲给自己带来的欲望,回到家,将美美的姐姐脱光光,
揉着她鲜嫩嫩的大奶,之后,双手捧着她滑滑性感的屁股,将自己憋了一晚上的
粗大肉茎插进姐姐那妙不可言的肉穴里,那会是怎样的痛快享受,快活美好?

  故而,在刚才,趁着同学前脚刚走,他就已经在开始装醉,哼哼唧唧地说头
疼,又看准了妈妈替自己送客的空当,赶紧腻乎上了姐姐,他竖着灵敏的耳朵,
就跟看家的狼狗在深更半夜一样的警觉,侧耳听着那个对自己十分有好感的秦疏,
又在门口跟妈妈说了几句话,他便像猴子偷桃一样,当机立断地将宽大的手掌伸
进姐姐松松的睡裙里,虽然没看见那对奶子的白皙细腻,但是他却十分用力地抓
揉了起来,实实在在地,让急切的手掌都陷进了那肥软的乳肉里,实实在在地,
感受着年轻女孩的肉乳的光滑和热乎,那份阔别已久的美好。

  在短暂的时间里,寻求着不同寻常的刺激。

  而姐姐,看来也真是十分想他,她笑意盈盈,一脸温柔慈爱地抚着自己的头
发,任由自己那只手在她饱满的乳房上肆意游玩,大为放肆地游走,平静地接受
着那短暂的姐弟互动,姐弟之间的快乐行为。

  直到,关门声再次响起,姐弟俩才十分默契,又意犹未尽地适可而止,不得
不拿出来那在睡裙里不停揉摸的大手,离开那已经挺硬肿胀的奶头。

  谁想到,那样还能引起妈妈的一阵怒火,他们姐弟不就是像平常一样看电视
吗?

  「你呀,就能没事找事!还是不理解女人啊,屁大点的小孩!」姑娘也坐了
起来,她拿起一窜葡萄,弯着腰,就在果盘里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依然笑眯眯
地,几乎根本就没把她母亲那通莫名其妙的怒火当回事,因为现在,她更是大胆
而暴露,完完全全,让自己垂吊在胸前的大肉奶让亲爱的弟弟看了个清清楚楚,
随着犹自吐出着葡萄皮,那白花花的肥美肉团还在胸前轻轻晃动几下,是一片叫
人难以抵挡的肉色春光。

  大男孩呆呆地看着,已经很是铁硬的大鸡巴在这一刻更加躁动难耐,在裤裆
里,是一跳一跳的。

  真想上她!

  「不过,这也是好事,一件自己都拿不准的事物,有了危机感,有了和别人
竞争的紧迫感,才能让人觉得是加倍珍惜,才是弥足珍贵的。」又在吐着葡萄皮,
又带动着那两个大白喳一阵摇摇晃晃,沈祥又听见了姐姐一句更是莫名其妙的话,
他是完全糊涂了,反应不过来,不明白这跟妈妈生气有什么关系。

  心事重重的,怎么都睡不着。

  已经凌晨了,儿子还难受吗?彻底醒酒了没有?还有……那个文静姑娘好像
真的很喜欢儿子呢!那儿子也对她有感觉吗?不过,他们,两个年轻人在一起,
真的是很般配呢,真的是一对好看的璧人,郎才女貌!

  索性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还不如去看看酒醉的儿子,去关心关心他。

  想着,浑身就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倪洁,便一掀被子,她习惯性地下了床,习
惯性地就想走出卧室,两天了,这就是她和儿子在深更半夜相处的模式,自己起
夜去方便,或者就在温暖的被窝里,任性又贪恋自己裸体的儿子,近乎蛮横地剥
夺了妈妈穿上睡衣裤的权利,而他自己更是无法无天,冲澡过后,就光着腚在她
面前走来走去,那条软软却很胀大的鸡巴晃动着,在他妈妈眼皮子底下调皮地摇
头晃脑。

  自从在医院,在办公室母子疯闹那个夜晚过后,她只要休班在家,那就是母
子俩天天晚上都会上演旖旎的睡前行为,母子俩赤条条地,温馨又刺激。

  真是习惯成自然了,这样就想出去,那要是让现在另一个女主人突然撞见可
怎么得了!

  这也是她整个晚上都有些心神不宁的原因,女儿回来了,好是好,三个月的
母女离分可算是终止了,自己又能享受着身边有个嘘寒问暖的小棉袄的舒适了,
女儿回来了,就意味着她在家里彻底可以闲了下来,买菜做饭,照顾三口人的日
常起居都由能干的女儿全权负责,而另一方面,又给她蒙上了一层顾虑的阴影,
或者说,这是她一直以来回避的一块心病,今天,女儿回来了,她就不得不硬着
头皮去正视,面对现实。

  家里多了一个人,就意味着她和儿子的甜蜜就此中断了,甚至,是给她好不
容易才敢面对的情爱之路敲响了一声警钟,警觉,是她油然而生的忧虑。

  那天,她依赖着儿子的温暖身体,光光的娇躯依偎在儿子的怀里,问了一句
根本不现实的蠢话,她问儿子,能不能离开他姐,就跟她这个妈妈在一起,在一
起长相厮守,乃至是要隐姓埋名地度过后半余生?其实,莫说是儿子,一定会舍
不得他姐的,才三个月不见面就想得不行,天天在嘴边念叨他姐,聊微信,通视
频更是没有一天间断过,就是她自己,也是绝对不能不要这份母女情的,要她下
半辈子不和女儿见面,断绝联系,那无异于是给她后半生判决了一项酷刑,堪比
割去她的肉还要煎熬,她和儿子都是万万做不到的。

  而显然,现在,一个两难抉择的问题就摆在眼前,是继续和心爱的儿子偷偷
摸摸?还是顾忌着疼爱的女儿的感受,和自己的情爱保持着一段距离,让儿子暂
时和自己划清界限,又变回寻常的一对母子?

  那样一来,在心里,不得不承认,刚刚品尝到情爱果实那份甘美的她,想想
就是一阵好失落,她好舍不得,舍不得一个大男孩在自己身畔腻腻乎乎,舍不得
自己既被尊重,又被宠爱那份甜蜜,还舍不得那烫烫的身躯在自己赤条条的胴体
旁边,不停蠕动,不断磨蹭的刺激感觉,尤其是,临睡之前,自己心爱的小宝贝
儿玩摸着她的奶子,自己被儿子重重地压在身下,她被问询着,并自愿地抬起腰
臀,小脸红红地被一只大手脱下内裤,那种小女孩的羞涩和甜蜜,裸身面对着自
己相爱的男孩子的阵阵娇羞无限,简直就像一波波柔情的水流,一层层温柔的巨
浪,她完全没有抵挡的能力,就被深深地淹没在幸福海洋里,长久长久,她都不
愿漂浮上来,让自己透透气而清醒过来。

  若像往常,母子俩都没有盖被,就这样身子没有一丝寸缕地重叠在大床上,
她这间暖烘烘的卧室里,便丝毫不觉得冷,那是因为,母子俩在热情地亲吻着彼
此,他们时而舌吻,不约而同地把滑软的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里面,贪婪地卷积
着彼此的私有物,贪恋地触及着对方唇舌的柔软,往往,吻了片刻,儿子就完全
狂热了,他就会抬起头,将大腿以及膝盖都放到妈妈平滑的小肚子上,以最大的
限度来压着裸裸的妈妈,儿子捧起了她的脸,开始不分轻重,火热的唇就像四溅
的火花一样,噼里啪啦地落在同样燥热难耐的秀颜上,一丝不挂的母亲哼哼唧唧,
回应着同样呼哧带喘的儿子,直到,那大大坚硬的凸起物体被轻柔地握住,被轻
柔地上下撸动,滚烫的薄皮往上翻动着,硕大紫红的龟头被一下下地磨刮着,儿
子才舒服地轻吟一声,他觉得好满足。

  至于妈妈已经大方开放的玉门,就在他鸡巴底下,那个有着湿软阴毛的诱惑
蜜穴,儿子眼馋着,压抑着,但并不急迫,更没有进一步的下沉动作,那根发情
火热的大鸡巴,被妈妈服务着,温柔地让他射精,他就已经知道该适可而止了,
儿子摸着自己的大奶子,那样在性旺盛的边缘懂得点到为止的忍耐,亦是她尤为
看重的一个闪光点,她甚为满意。

  母子俩,一直在肉欲边缘寻求着激情,又在肉欲蓬勃之际懂得急刹车,踩一
脚叫彼此冷静的油门,而剩余的,就是彼此相爱的康庄大道,是真正的无欲无求,
是真正的纯净之爱。

  看来,她是真的得到了真爱,所以才这样的诚惶诚恐,思前想后。

  因为在乎,所以忧虑。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去看看儿子吧,毕竟他刚刚还嚷嚷着头疼来着,想着,
倪洁就披上了一件睡衣,走出卧室。

  小宝贝儿!睡觉还吧唧嘴呢,还跟小时候是一模一样!坐在儿子的小床上,
听着那很响的动静,嘴唇摩擦发出的响动,倪洁在心里不由轻轻地笑着,笑着儿
子依然长不大的小模样,依旧是那么可爱。

  借着昏暗夜色,倪洁虽然看不清楚儿子的全部,儿子白净的皮肤,俊朗的面
容,但对于儿子的一切,她是太熟悉不过了,以至于她就是眼盲了,以盲人摸象
的方式来形容儿子的相貌,儿子在哪里有一颗不太显眼的痣,她都会描绘得清清
楚楚,丝毫不分。

  儿子,这个曾经白白嫩嫩的小婴儿,那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宝贝儿,在她怀里
欢天喜地地叫着「妈妈,妈妈」的小娃娃,什么时候就长大了呢?长成一个这样
的健壮而有着男儿气魄的小伙子了呢?而且,还这么耐看,这么受人喜欢,这么
……让别的小姑娘另眼相看,大有好感。

  那个小姑娘,是很喜欢儿子的吧?那柔声细气的语调,那事无巨细的话语,
以及,那被人当众调侃,而不躲闪、不避讳、不否认的坚定神情,就充分说明了
一个少女的心思与心事,儿子已然成了她的心上人的事实。

  那么儿子,是不是也对她有着些许好感?或者说,儿子有自己看中的女孩吗?
他们年轻人在一起,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吧,相处下来,应该也是很轻松自在的
吧?

  如果说,女儿的今天归家,是给她心里敲响了一阵警钟,那么今天晚上的另
一幕,儿子与别的女孩那样般配画面,就是在她心里滑过了一声惊雷,让她在和
儿子的幸福甜蜜中清醒了几分,让她对儿子的情爱,对儿子今后的情感路线不得
不重视起来。

  看到眼前的,她就必然会设想到今后。

  自己,这个半老徐娘,这个马上知天命的女人,真的能配得上儿子吗?儿子,
今后必然成家立业的,会有一个漂漂亮亮的媳妇儿,还会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
宝,就和儿子小时候一样的可爱乖巧,但是那些,会不会都是个未知数?都是自
己单方面的理想和憧憬?因为自己,因为儿子和自己这样如火如荼的情恋,儿子
就会对那些本应该在他这个年龄段的情感视而不见,会对那些向他投来橄榄枝的
漂亮女孩熟视无睹,而继续地,追逐并依恋着他这个母亲,她这个并不能陪他相
伴偕老的女人。

  这些想法,并不是她在简简单单地假设,在自己吓自己,有着庸人自扰的多
虑,就看看一开始,儿子的痴情,儿子的小心翼翼,为了不让自己难过和起疑,
他宁愿自己忍着,偷偷伤心和流泪,做一个不让妈妈看见自己悲伤的孝顺儿子,
那么未来,她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儿子只顾及妈妈的感受,而给他自己身上穿
上一层钢铁铠甲,便会拒绝外界一切的柔情蜜意,情情爱爱,而就选择和他妈妈
孤独终老,了此余生?

  爱儿子,她必须想到方方面面,甚至,想到最后,那个最坏的结果。

  只是现在,要她主动退出,主动和儿子挑明了自己的想法,她也是万万做不
到的。

  还是那句话,她没爱够,她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母子之恋,本身就是罕见,她能拿出全部身心来接纳这份感情更是实属不易,
要她半途而废,中途下车,她觉得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儿子,对不起儿子给予
她的一片痴心绝对,这份只属于她的情情爱爱。

  不可否认,她现在就是有一种赌徒心理了,到最后,不管是倾家荡产,还是
能全身而退,赢得盆满钵溢,她都认了,亦不会后悔。

  当初选择的路,她就会勇往直前。

  而且现在,儿子是她的,她和宝贝儿这么好,这么相爱。

  爱着儿子的心被牵动着,憋压了一晚上的小情绪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对女
儿的躲躲闪闪,对儿子的患得患失,一下子,使这个在黑暗中的女人无畏了起来,
一股似火苗般的冲动在内心当中窜涌着,一股动力,就让她付诸了实际行动。

  俯下身子,柔软湿热的嫩唇就落在了儿子那安详的睡颜上,倪洁带着些许力
道、些许不管不顾的劲头就吻了她的儿子,她可人的小宝贝儿。

  深更半夜,她根本没想这样会不会把儿子弄醒,儿子睁开眼睛,粘人的他会
不会缠着自己,跟她撒娇耍赖,死活不让她走了。

  或者说,那些,都不如她此时此刻自己爱儿子的心重要,都不如实实在在地
拥有,切身体会儿子就在身边,与她这样有着肌肤之亲来得这样叫人心安。

  嫩滑的唇贴敷了上去,仿佛上了瘾,就再也移不开,拿不下来了,倪洁只是
轻轻地蹭着,用着两瓣温热嘴唇在摩挲着儿子的脸颊,从毛茸茸的眼眉,到薄薄
的眼皮、宫廷的鼻梁,最后,就是那厚嘟嘟的物体,昏暗之中,她在投入地与儿
子接着吻,深情切切。

  怪不得儿子那么喜欢亲吻自己,尤其是吻着自己的唇瓣,从第一次,那人山
人海的露天广场,再到他的深情表白,不说话,却用着一个霸道而多情的吻代替
了所有,还有现在,这几天,母子拥抱、接吻,爱意绵绵在家里拥有着彼此,都
已然成为了母子俩日常中一部分,接她下班回家,母子俩在门口,还没换鞋,就
先相拥着,嘴唇自愿且默契地迅速地粘合到了一起;看看电视,看着电视里男女
有情感交集的地方,儿子情动使然,便来吻她,那时候的儿子是很老实的,没有
动手动脚,在她柔软的身上肆意摸摸搜搜,妄图占她便宜,他只是轻轻地吻,轻
柔地含,如小孩子吃果冻一般,只求在味觉上的一阵享受,只求得妈妈的一阵芬
芳与香甜,那样,他便满足了,兴高采烈的小模样带着满满的童真。

  此时此刻,她也是有着一样的心境,碰触着儿子的唇,这个现在只有自己,
他妈妈一个女人能接触的物体,切实感受着那上面暖暖的体温,以及这个大男孩
呼出的灼热气息,倪洁之前还是有些浮躁纷乱的心真的逐渐安定不少,儿子,就
在身边,自己还能这样贴腻着儿子,吻着他,这真的是一剂良药,根治了她对未
来不确定,对儿子患得患失的病症。

  未来,谁会知道能发生什么?而此刻,自己能和相爱的儿子这样亲近,自己
母亲的吻还能印刻上儿子的唇,这就挺好,足够了!

  「妈妈……你来了?」含含混混的,儿子迷迷瞪瞪地问了一声,几乎还在梦
乡当中。

  即便自己很小心了,但还是弄醒了儿子。

  不过不要紧的,反正今天他们母子还没有亲热,还没有进行过「有爱」互动。

  「宝贝儿,还难受么?脑袋疼不疼了,嗯?以后喝酒啊,要量力而为,可不
许这样了!妈妈心疼!」暖滑的手掌伸了过去,温软的掌心就覆盖在儿子的侧脸
上,倪洁并没有将热热软软的唇瓣离开多远,甚至,她还在若即若离地吻着儿子,
儿子的悠悠醒来,并没让她收敛多少,她是不舍,也是不想就这样终止了与儿子
的亲密。

  即便今晚并不能那么随随便便了,因为就想一墙之隔,那张粉红色的单人床
了,自己同样爱着的女儿就在上面酣睡。

  女人不紧不慢的动作,眼里含着的柔情,都是母性的光芒,都是母亲满满的
爱意,昏暗中,儿子仍是怔怔地,所以一切互动与爱抚就由她来,给予儿子的需
要,她很主动,并且,已经做好下一步的打算了。

  来到儿子的房间,用柔软的身躯压在儿子的身上,她就打消了今晚再与儿子
分开的念头了,不管儿子沉睡还是苏醒,她都不想走了,搂着儿子睡觉,就像她
心里有着一簇小火苗一样,在燎着她挂念自己儿子的心,是她唯一且简单的想法。

  「妈妈,口渴!想吃奶……」儿子喃喃地,从母子俩相贴的双唇之间溜出了
一句。

  睡得迷迷糊糊地,他还是习惯于这家里只有母子俩的存在,所以才提出这样
看似有点荒诞的需求,吃妈妈的奶,同前几天一样。

  倪洁身上就穿了薄薄的丝绸睡裙,腰间就有一条带子在松松地系着,两个沉
甸甸的大肉团就在睡衣里颤颤晃动着,她知道,没有乳罩的束缚,这两只颤巍巍
的大奶子,儿子不管看没看见,他都爱,都想立即依附上来,都想快点找妈妈。

  「好宝贝儿,乖儿子,别急,妈妈给你!」回应儿子的,同样是一句宠溺的
呢喃,尽管儿子看不见,但女人还是眉眼弯弯,笑容慈爱,一如初为人母那时的
光景,给予自己子女母乳的幸福感。

  一只手,伸到了腰间,轻车熟路就找到了睡裙的腰带,倪洁轻解罗裳,轻轻
地拉动着一头,很快,在床上,在儿子昏暗的小房间里,她细腻的肩头就裸露了
出来,被温热干燥的空气亲吻着,之后,就是大片大片白嫩的肌肤,那滑滑的脊
背,以及被她正压在身下的大肉奶,全部光裸裸地呈现了出来。

  虽然儿子还是没有清清楚楚地看见,但随着解开睡裙的动作,自己的胳膊在
有意无意地碰触着他,倪洁还是听见了儿子在犹自吞咽着口水,儿子一定是在兴
奋地想着自己,他这个已即将全身赤裸的大奶妈妈。

  俯下头,又在儿子嘴角上狠狠地印刻了一口,一个柔软的吻痕奖励性地便给
了儿子,在今天晚上,不管是儿子对妈妈的需要,还是他对自己这个女人的饥渴,
倪洁都觉得很满意,她犹自欣喜着。

  或许,这就是她来找儿子的原因,来偷偷幽会儿子的潜在思想。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