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之花】(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gstar111
2021年8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90

                第一章

  「吴子昊,去把这些资料复印六十份,马上六点钟在3号会议室开会。」

  随着一个让人不悦的男人声音传来,一大叠文件被甩在了我的办公桌前,足
足有十几张纸。

  妈的,又让我去干这些杂活,老子进银行可不是来打杂的!我在心里骂道。

  我叫吴子昊,今年24岁,刚刚大学毕业一年,进了我们市的一家城市商业
银行「宁州银行」工作,按理说这也是一份十分体面令人羡慕的好工作了,可是
我现在每天的处境却十分郁闷。

  我在柜面上做柜员只做了3个月,就被调动到了总行营业部的信贷部门,可
以从事见习客户经理工作,在我们这样的传统银行里,像我这样升迁的速度可以
说是十分惊人的,普通的大学生常常要在柜面上做柜员好几年,有的甚至一辈子
就只能临柜,表现优秀的通常在一年后可以升到所在支行的信贷部门见习客户经
理,像我这样只做了3个月柜员的,通常可以被认为是应届毕业生的精英了。

  更加不用说我从偏远的支行被调到了总行营业部,这里是我们银行大楼一层
的营业厅,可以说是整家银行的牌面,里面的员工通常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能
直接进入这里见习信贷业务,可见领导对我有多么照顾。

  然后只有我自己知道个中原因,我的妈妈林璐芸是这家银行核心部门公司业
务部的老总,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多年了,可以说把一生都奉献在了这家银
行,她当然不愿意年轻的我在毫无意义的柜面上蹉跎时光,于是调动了一些关系,
找上层的行领导做了工作,领导对一向在行里名声又好、业务能力又强的她自然
是十分照顾,很快就把我做好了人事安排。

  这些我当然都知道,只是初出茅庐的我对于妈妈这种人情打点的行为感到不
屑和反感,我自认也是985名校毕业,从小成绩也很优异,人也不笨,在银行
好好做个几年,就算不靠她也能闯出一片天来,她这样子就是对我一副不放心的
样子,和她从小对我的态度就完全一致,一直就把我当做没本事没能力的小屁孩,
什么事都要提前帮我安排好,帮我做主的样子,爸爸也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家
里什么事情都是妈妈说了算,让我越来越觉得感到厌烦。

  我被调到营业部的信贷部门之后,妈妈还特别关照我,千万不能泄露我和她
的母子关系,这点她在找上层领导的时候也已经关照好了,要是让人知道我们的
关系,对我们这座小城市来说,难免会被人指指点点说我是「太子党」,对我的
发展仕途就不利了,不过大家应该都能猜到我肯定是有背景的人,不然也不会就
这样莫名其妙的可以调换到这边来,只是不知道我的靠山具体是谁。

  唯独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叫周方,是我所属营业部信贷二科的信贷科科
长,可以说是我的顶头上司,他也就三十几岁,但是业务能力十分强,人长的又
高大帅气,是我们行里的明星人物,再加上他爸爸是我们市住建局的一把手,家
里资源丰富,只要有他在,我们行每年都会有源源不断的政府项目送上门来做,
因此年纪轻轻就平步青云,一路已经升到别人要四十几岁才能到的位置,还是在
最好的总行营业部这个支行里。

  只是这家伙似乎知道我有点背景,但是又不知道我的靠山是谁,因此好像特
别看我不爽,平时整天安排我做些杂物,也不让我出去跑业务,也不安排贷款客
户给我维护,我这大半年在这里都没学到什么东西。

  「听见没?还不快点,你看看都几点了?复印文件都这么磨蹭?要你有什么
用?」周方看到我在座位上楞了一会,怒气冲冲地对我咆哮道。这家伙对谁都一
副笑嘻嘻的客气模样,唯独对我是从来不给好脸色看,仿佛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傻
逼一般。

  「周…周科长,我知道了,马上去。」我唯唯诺诺地拿着文件跑去复印机那
里,路上文件还洒落一地,我只能狼狈不堪地满地乱爬的拿起文件,引得周方和
其他几个同事大笑。

  「真不知道这种人送来干什么的,我们行现在也这个屌样了,什么人都能进
了。」我隐隐听到后面周方和同事说道,他说的声音很小声,但是又故意让我可
以听到。

  「周科,人家还是小孩子,你也别要求这么高,锻炼几年再说嘛。」帮我打
圆场的这个叫张成,是个四十几岁的老客户经理,脾气比较好,算是平时比较照
顾我的人。

  「但愿如此,我这里可不收没用的废物,对了,你那笔业务最近怎么样了,
刘总上次…」

  后面他们就在讨论业务了,我基本上完全听不懂,我他妈听不懂不是很正常
的吗!这大半年周方也没派个师傅带我,就让我自己看文件,整天干杂活,我要
是真能看文件就自学成才就真他妈有鬼了。

  这傻逼周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这么针对我,我心里对他一阵怒火中烧。

  我很快复印好之后,就抱着一大叠材料跑去了会议室,还好敢在了6点前面,
要是迟到了,还不知道会被他骂道怎么样。

  这会议是我们营业部的月度例会,所有四个信贷科全体客户经理与科长都参
会,还有我们营业部的分管公司业务的行长,和一把手大行长,会议内容基本上
就是我们支行的各项业务和指标进展,可以说是十分重要的会议。

  我进去的时候还差两个行长没来,其他人都落座了,我一个一个地把手上打
印整理好的资料给每个位置上的人,有的同事对我投来友好的目光,但我清楚的
感觉到有的目光里面充满了轻视和调笑,还听到周方对我冷笑了几声。

  我发完了之后,在最角落里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没过多久,就听见会议室
门口一阵「哒哒哒」女人高跟鞋走路的声音,虽然在银行里这种声音司空见惯,
但这步伐听着很有韵律和节奏,让人还没见到就几乎可以认定这脚步声的主人肯
定是个美女。

  就看见会议室的门口,一位穿着黑色套装的高挑中年美妇举止娴雅地走了进
来,这美妇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穿着高跟鞋的身高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
高挑挺拔,肤色白皙,五官精致,淡淡的柳眉,优美的桃腮,水汪汪的双眼十分
有神,大眼睛长睫毛,小巧的檀口配上稍厚的嘴唇显得十分性感,眼角虽有淡淡
地鱼尾纹,可是丝毫不影响她的艳丽,反而更增添了中年美妇的成熟魅力与迷人
韵味。

  美妇乌黑的长发梳得十分整齐,高高的盘在脑后,梳理成一个发髻,看着十
分典雅,两屡柔顺的青丝轻轻的垂在额前,粉白的脖颈领口用蓝紫色纱巾扎了一
朵精美的领结,增添了一抹亮色,黑色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一对丰硕浑
圆的豪乳涨鼓鼓的把紧裹的胸前撑起了高耸的弧度,衬衣被绷的完全没有褶皱感,
随着走路的节奏轻轻晃动,看起来丰满到简直就要随时裂衣而出。

  套装的腰部收紧,纤纤细腰盈盈一握,随着腰部的曲线再往下看,居然立刻
在两侧急剧拱起,勾勒出丰满滚圆的硕大美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鲜嫩肥美的水
蜜桃一般,套裙本来不是紧身的性感款式,但在这美妇浑圆肥美的肥臀上被撑的
满满的,高耸在美妇的身后,看起来倒像是紧身裙一般,走起路来滚圆硕大的粉
臀左摇右摆,紧裹的套裙晃出一阵淫糜的肉感臀浪。

  套裙的裙摆大约到膝盖的位置,下面露出一双匀称丰腴的完美小腿曲线,裹
着职业的黑色丝袜,虽然套裙遮住了美妇性感的大腿,但从丰腴滚圆的臀部到脚
跟呈现出黄金比例般的曲线,就知道她的美腿肯定十分修长,美妇脚上蹬着一双
大约3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

  这成熟美妇面无表情,神情淡然,全身上下充满着知性美和职场女性典雅庄
重、成熟干练的高贵气质,走动之间,两条黑丝美腿交错迈动,带着一阵高档香
水和熟女体香的诱人香风,柳腰款摆,丰腴肥美的臀瓣在紧裹的套裙里扭动着,
修长的玉腿迈着优雅的步伐,配上黑色高根鞋不停敲地的魅惑声音,精致的脸庞
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看得出来是个端庄正经的妇人,但偏偏这一身丰腴
性感的身材是衣服怎么样都裹不住的,隐隐透着一股成熟美妇性感撩人的骚劲。

  这美妇赫然是我的妈妈,号称「宁州银行第一美女」的公司部总经理—林璐
芸!她怎么会来参加今天的会议的?

  她进会议室,直接坐在了中间的C位位置,后面跟着进来了一个微胖年轻男
子和我们支行的两位行长,陆续入座。

  妈妈作为总行重点部门公司部的老总,一般不太会到支行来参会,但以前也
偶尔来过几次,一般都是有重点项目,或者是指标完成进度实在太差来督导,看
来今天这会议的内容确实挺重要的。

  她身边坐着的那微胖年轻人我也见过几次,是妈妈的现在的秘书,叫做张明
轩,好像是名牌大学的中文系硕士毕业,还去国外深造了几年回国,一入行就被
派到了妈妈所在的核心部门上班,也是十分优秀的人才,这人看着白白净净的,
胖胖的脸有些孩子气,好像听说是个才子,很懂得揣摩领导心思,写的一手好报
告、好文章,近来十分得到妈妈的器重。

  「那我们就开始啊,今天有幸请到公司部的林总和张经理来参会,一起商讨
推进地铁轨道交通六号线的项目贷款事宜,大家欢迎!」我们行长说道,随后大
家就鼓掌欢迎,妈妈十分优雅地微笑示意,一副商业女强人的风范。

  之后我们的会议就直接开始,发言的我们的一把手行长叫于洪涛,今年大约
50岁左右,是个看起来十分有干劲的中年男人,国字脸显得很有威严,身形也
算高大,就是已经有些发福,有了些啤酒肚,而且发际线十分堪忧,隐隐有变成
地中海的趋势。

  会议的流程一般是各个信贷部门汇报业务进展,然后是分管行长点评各部门
指标推进情况,最后行长总结,今天看起来要加一个和妈妈所在的公司部项目沟
通的环节。

  这个会议反正基本没有我什么事,我听着他们在那唾沫横飞的发言,今天妈
妈的到来似乎让他们都特别有干劲,一个个都想在美女老总面前表现下自己,我
打开手机无聊地刷着微博,这时候我们信贷科的微信小群发来了信息。

  我点了进去,这个群就是我们信贷二科的群,我们科室只有7个人,都是男
的,年纪最大的就是刚才那个帮我说好话的张成,其他都差不多三十岁左右。

  「你们不早点说这美女要来,早知道我今天就去弄个帅点的发型了。」那周
方在群里说道,@ 了我们所有人,还发了个色色的爱心的表情。

  这家伙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三十好几岁了也不结婚,一直做单身贵族,不
过他人长的帅气,身材又高大威猛,女人缘非常好,整日出入市里的各大夜店,
在夜店圈都小有名气,而且专门青睐熟女类型,在他们圈子内有个「熟女杀手」
的外号。

  我们这个小群里面一般聊业务的时候不太多,经常就会聊这么乱七八糟的内
容,我在里面基本上不发言,当做透明人一般。

  「周科,你不用什么发型已经够帅了,话说这美女好像四十几岁了吧,保养
的是真好,看着像是三十多岁的,你看她皮肤,白的和小妞一样。」发言的叫赵
晓刚,是个很胖的胖子。

  我抬头看了看妈妈,她妩媚的俏脸雪白中带着微微红晕,细嫩的肌肤如凝脂
般毫无瑕疵,确实宛如少女一般美艳洁净,此刻她正微微侧着头,边上那秘书张
明轩小声对她汇报着什么,这家伙说话的时候靠的妈妈的耳朵距离十分得近,估
计满鼻子都是妈妈身上的阵阵幽香,妈妈却毫不在意,看起来一副十分信任他的
样子。

  「确实啊妈的,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最极品的年龄了,你看她的骚样,刚才
进来的时候扭来扭曲的,那大胸大屁股,如果能搞上床,绝对能爽死的类型!」
周方在群里激动的说道。

  这家伙又在口嗨妈妈了,这家伙好像对熟女类型的美女特别感兴趣,一直以
来都对妈妈有着浓厚的性趣,找到机会就要评头论足一番,今天他正好坐在妈妈
正对面的位置,两人的眼神时不时交汇,妈妈都会商业范十足的微笑点头示意,
他这家伙也像模像样的点头。

  「我觉得她不是很骚吧,打扮的也算挺保守的,身材是真好,听说他老公是
区研究所的所长,家里条件蛮不错的。」群里另外一个人说道。

  「你懂个屁,她包得再严实都没用好吧,你看她那胸和屁股都快要把衣服撑
破了妈的,我跟你们说,这年纪的女人就没有不骚的,他老公我已经去打听过了,
已经快50了,估计和她都没性生活了,她这种熟女性欲最旺盛了,回去老公又
不操她,私底下估计都骚的不行,你别看她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妈的!」周方
在群里说道。

  「就是就是,周科说得对,你们看她那屁股大的,像个磨盘一样,我看估计
都快要比肩膀宽了,刚来进来晃来晃去的,骚不拉几的样子,估计坐在你们脸上
能一屁股把你们坐死。」那死胖子赵晓刚说道。

  「妈的还是胖子你识货,这骚货屁股大胸大,腰还细,简直就是极品尤物,
这女人我就不信没有男人勾搭她,她肯定在外面勾男人,你看她今天气色好的,
都不像这个年纪的女人好吧,这幅样子一看就是被男人喂饱了!」周方在群里有
板有眼的说道。

  我听了这家伙对妈妈的淫言秽语,心里很是气愤,抬头看向妈妈,她今天端
庄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确实隐隐有些红晕,显得血气十足十分健康,更加
增添了几分艳丽的媚态,难道妈妈真的像那混蛋周方说的,有出轨偷人的丑事?

  我摇了摇头,努力把这不堪一想的肮脏念头甩到脑外,这香艳的绯闻和我妈
妈那一向端庄的模样完全没法重叠。

  这时候到了我们信贷二科发言,那周方把准备的材料拿出来,口齿清晰地汇
报起来,这家伙别看私底下挺混蛋一人,上到台面上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说起话
来条理清晰,声音洪亮,再加上形象气质不错,妈妈和于洪涛行长频频点头,看
得出来对他的工作十分认可,尤其是妈妈的一双美目盯着他说话,让他感觉受到
了美丽雌性的关注,雄性激素的驱使让他更加卖力的表现,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很快他就汇报完毕了,这时候微信群里那胖子赵晓刚发来信息道:「老大就
是牛逼啊我操,口才就是好,你看那美女一直盯着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了啊。」

  周方在群里发道:「切,小意思好吧。」

  我们支行所有业务都汇报完毕后,就听见我们行长于洪涛说道:「好了,下
面有请公司部林总为我们指导工作!」

  一阵热烈的掌声后,妈妈款款伸出玉手,把话筒挪到了自己位置面前,语气
柔和地说道:「今天十分感谢于行长,给我这次机会来就轨道交通六号线的项目
做个对接交流,请问这个项目目前是你们哪个信贷部门负责的?」

  妈妈的声音柔软但又条理清晰,声调很有商业女性的风范,又带着熟女特有
的磁性嗓音。

  周方马上发言道:「林总您好,目前这个项目是我们科室负责的,具体经办
的客户经理是赵晓刚。」

  妈妈美目瞄向了周方,打量了他一下,淡淡地说:「哦,是周科长这边,那
我现在就项目的前期科性报告,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随后就是妈妈很专业性的提问和沟通环节,妈妈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在银行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业务方面十分经验老道,周方虽然已经做好了很
多准备,还是被好几个问题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作答,样子颇有些狼狈。

  妈妈一番交流下来已经对我们目前的情况十分了解了,随后她有些担忧地对
我们行长做了些工作提示,行长连连道歉,然后就宣布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了。

  妈妈和她的秘书张明轩先离开了会议,她出门的时候,露出香艳的背影,比
身后的张明轩还要高半个头的样子,模特般修长的丝袜美腿上面,套裙紧紧的包
裹着肥美滚圆的硕臀,肉臀肥嫩丰满,呈完美的蜜桃形状,高高的向后翘着。仔
细看,套裙实在太过紧绷,里面隐约印现出了一件短小内裤迷人而淫荡的痕迹,
内裤大部分布料都塞在丰满臀瓣的臀沟中间的嫩肉里,只能勉强包住肥臀的三分
之一。

  这肥臀左摇右摆款款轻扭的模样,让在场的男性都不自禁地把眼神紧紧盯着
她的腿臀曲线,晃得我们一阵眼花缭乱,直到她成熟丰腴的身躯消失于门外好久
才缓过神来。

  于行长显然对我们的表现相当不满,尤其是对周方今天的表现,他刚才还在
夸夸其谈自己多么牛逼,瞬间被妈妈打脸,他被骂的面如土色,场面一度十分尴
尬,我心里暗暗感到快意。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快要8点了,我回到办公室自己的座位上,他们很多人
都下班了,我手上杂事太多,加班是常态,一般都要工作到9、10点钟才能走。

  那周方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是信贷科长,在我们这个信贷二科
的大办公室里面有一个专门的小办公室隔间,我赶紧缩起头来,免得被他看到又
要把我做撒气包。

  我开始处理白天没做完的EXCEL表格的内容,这时候微信小群又有消息
传来,我打开来看:「周科,妈的那骚逼林璐芸是不是针对你啊,她后来问的几
个问题明摆着就是难为我们嘛,根本不可能现在就知道的东西!」那个胖子赵晓
刚说道。

  我抬头看了一下,这家伙已经下班了,估计在回家的路上发来信息。

  「操了!就是针对老子,我本来都准备好了,谁知道她会问资本金到位的事,
妈的政府的东西谁知道,老子又不是神仙!上次也是,不知道她要搞什么!这个
大屁股骚逼!」周方激动地回复道,我甚至隔着手机屏幕就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群里其他人也连连起哄,无非就是痛骂妈妈,拍周方马屁的话,只有我在群
里默不作声。

  「确实,周科你要想想,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她了,还是我们部门得罪她
了,你还是要和她搞好关系啊,她要是到上面去告我们的状,我们是无所谓,就
怕你乌纱帽不保啊。」赵晓刚发信息道。

  「不会吧,我和那骚货又没什么交集,怎么会得罪她,让我想一想,兄弟们
也想一想。」周方发信息道。

  我心中暗笑,心想妈妈做得好,就要让这个傻逼周方不痛快才好。

  我哼着小曲打开电脑,还没做什么事,这周方从办公室走出来,看见我畏畏
缩缩地躲在电脑后面,走过来大声说道:「吴子昊!你在那做什么!上午我问你
要的上个季度的数据好了没!」

  我赶忙把手机锁屏,打开EXCEL,对站在一边面色不善的周方说:「周
科,差…差不多了,还差几个数据…我晚上做好。」

  周方「啪」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夹打在我头上,虽然力道不大,但是还是十分
疼:「我说你他妈还是大学生,做点数据做一天吗?你是不是整天就知道玩手机
摸鱼,在我这信贷二科混日子是吧!」

  他声色俱厉地对我吼道,然后就开始骂我,一连骂了好几分钟,把刚才开会
时候受的气一股脑儿都撒在我身上,我被骂的面如土色,脸如筛糠一般,冷汗直
冒,从小到大没人这么骂过我,我差点背过气去。

  那老客户经理张成还没走,看不过去过来劝道:「周科,好了好了,白天我
和他出去跑了单业务,他没时间做,你也别怪他了,你看你把小伙子吓得。」

  周方冷笑了一声又说:「哼,还跑鸡巴业务,老张,我劝你别浪费时间了,
这废物我早晚把他踢走,再在这里打杂几天,我就去找人力资源部陆总。」

  我一向性格比较内向,也不知道回嘴,张成见我一声不响地低着头,赶紧把
周方劝走了,我一个人坐下来,想象着周方那张恐怖的脸,心里郁闷到极点,这
尼玛叫什么日子,妈的凭什么骂老子,狗比东西!

  我一点也不想再加班了,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就准备回家,去他妈的信贷二科,
去他妈的营业部,我明天就去办辞职手续,这鬼银行也就妈妈稀罕,谁爱呆谁呆
吧!

  我走出办公室,左转向车库走去,经过厕所的时候,周方正好从厕所出来,
我赶紧低头不看他快步走过去,生怕再被他抓到痛骂,可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我刚走过去没多远,就听到身后周方的声音:「吴子昊,你给我过来!」

  这傻逼要是再骂我,我就立马揍他,打到他鼻青脸肿,然后辞职,我打定主
意,转过身去走过去。

  没想到才过了一会儿这家伙脸上就没有刚才那怒气冲冲的样子,一脸怪异的
打量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发?,抖抖索索地问:「周…周科,啥…啥事,那个
表…那个表我明天…」

  「我不是问你表的事儿,我刚才想到,你也不是一无用处,我给你个重要的
工作去做,你要是做好了,就可以在我们科室继续好好干,而且我给你几个好的
客户维护维护,你看怎么样。」

  这家伙居然脸带微笑地和我说,还和我有商有量的,我隐隐觉得这笑容贼鸡
巴假,他是不是准备了什么陷阱坑我。

  但是人就是这么贱,刚才还痛恨他到极点,这人一给我好脸色,我立刻居然
就心存感激,说道:「什么工作呀,周科,我只要能行,就肯定好好干。」

  「哈哈。」这家伙怪笑了一声,然后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事儿不
难,就看你是不是机灵了。」

  他说完看了看四周,这回儿晚上10点多了,银行的这层楼除了我们估计连
个鬼都没有,他还是十分谨慎地把我拉到边上的楼梯通道里,又检查了周围确实
没人,才走过来,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东西,十分细小的黑色小匣子,一面有一
个透明的镜头模样的东西。

  「我明天会让你去送个文件,去刚才晚上给我们开会的那个公司部的林总办
公室一趟,你机灵点,找个机会,把这个东西贴在她办公室的办公桌下面,这个
镜头要对着她的人,就这么简单一件事。」

  我心里一个「咯噔」,这东西看起来莫非是一个偷窥用的探头?他要我放在
妈妈的办公室里?这家伙果然赤裸裸的在利用我吧!

  周方看到我有些犹豫,脸色不善的把探头收回了裤子里,说道:「你要是不
乐意也没关系,过几天我就去找人力的陆总,说说你最近的表现,你知道的,那
美女陆总和我关系一向很好,你知道是什么结果的,基本上明天就可以准备收拾
你的行李了。」

  妈的,这家伙还威胁我,我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心想先稳住他再说:「没有
没有,周科,我当然愿意帮你小犬马之劳,你给我,我明天帮你去装好,就放在
办公桌的下面底部就可以了吧。」

  周方见我乐意,乐呵呵地重新把黑色探头放在我手里,然后靠近了小声说道:
「这个上面有个黑色的贴纸,你把它撕下来,就可以粘在办公桌的底部了,只要
对准粘好就行,5秒钟就可以了,就是这探头你得对准她的人,听到没。」

  我连连说听到了,把这东西放进了兜里。

  周方随后又说道:「我看你其实也不是笨人,这事儿你可谁都不能透露,听
到了没!」说完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忙说:「那肯定,周科你放心,我嘴巴很紧,明天做完了就忘了。」

  周方满意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孺子可教,你以后好好跟着我干,我慢
慢带你入门,银行这碗饭,要说好吃也是很容易吃的。」

  我又应付他几句,他就离开了。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地摸着兜里的这个黑色
探头,感觉这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一般,这家伙难道想监视妈妈?还是只是想偷
窥她?不管怎么样,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吧,我心里对他一阵厌恶,长相这么帅气
的男人居然心里这么丑陋,看来这才是社会的常态和本质。

  开车回到了家里,我目前还和父母住在一起,在一处富人区的高层住宅楼里
的大平层。

  回到家中,时钟已经指向了11点,我看了看鞋柜,爸爸还没回家,他们研
究院经常要连续加班,确实十分辛苦。

  我进了家里去冰箱拿了点冰镇饮料,听见浴室里面「哗哗哗」的水声,看来
妈妈也没回来多久,还在里面洗澡。

  我坐在沙发上想着心事,随手拿起手机拍了下那黑色探头的照片,去淘宝上
搜索下这东西,很快就跳出来一连串的商品信息,这玩意儿还不便宜,小小的一
个黑匣子居然要1000多块钱,我十分好奇地点进去看看都有什么功能。

  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东西里面还塞着一张电话卡,我仔细看看我手上的,确
实有一个开关,里面有一张电话卡。这个黑匣子可以实时联网,前面的镜头有5
000万像素,十分高清,可以拍摄连续的视频实时上传网络,还可以录音等等,
因为是联网的东西,因此不受内存空间的限制,可以说是很牛逼的黑科技了。

  这时妈妈从浴室洗完浴出来,一阵夹杂着熟女香气的热浪隐约扑来,妈妈身
上裹着大大的白色浴巾,紧紧裹住她娇躯的春色,头上一头秀发也被白色的毛巾
包住,红润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只有肉感光滑的香肩和雪白细嫩的粉颈露在外
面,肌肤如凝脂般粉雕玉琢,艳丽成熟的俏脸上隐约挂着出浴后的水渍,像出水
芙蓉般秀丽,好像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妈妈看见我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面露不悦,把包在身上的浴巾裹好,走到
客厅,柳眉轻皱地问道:「今天怎么你们营业部的发言,我看你全程就知道玩手
机,也不做笔记的?」

  她在家里对我一向严厉,我一时语塞,没想到开会的时候妈妈还注意到了我,
这种无聊的会议我一般都懒得听,只得嘴硬的说:「没…没有,正好有业务上的
事,客户要联系。」想搪塞过去。

  妈妈俏严肃地说道:「客户要联系?晚上7、8点客户和你发信息?」

  我一下被精明的妈妈戳穿,十分尴尬,还想再争辩几句,就听见妈妈淡淡地
说道:「我前阵子听你们科长说,你这大半年表现一般,他好像对你不是很满意,
是不是?」

  我赶忙辩解道:「哪…哪有,你别听周方那混蛋瞎说八道。」

  「你叫人家混蛋?你知不知道妈妈为了把你送进营业部,花了多少心血?用
了多少人情?这周方虽然人有点轻浮,确是行里一等一的人才,你不跟着他好好
学,在这说人家是混蛋?」妈妈俏丽的脸上有了些许怒色,高耸的胸脯顶在包裹
的浴巾上起伏起来。

  母亲的威严一下子就压了上来,我只能连连道歉:「没有没有,妈妈我真的
有好好学,我会跟着周…周科长好好做的,你放心…」

  「哎,你也大了,自己好自为之,妈妈也只能在前面帮你铺好路,路要你自
己走的。」妈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大大的美目看了我一眼,就走回了自己
的卧室,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我心里一阵烦躁,妈妈一向心思缜密,十分精明,我从小到大都被她管教甚
严,一直都是循规蹈矩,总觉得时时刻刻都有受约束的感觉,让我十分不爽。

  我起身回卧室,随手摸到裤兜里那个黑色的匣子,浑身抖了一下,颤颤巍巍
地把这个黑匣子拿了出来,放在手心中细细看着,这东西仿佛就像是打开一扇门
的钥匙,邪恶的黑色方块在我手中呼唤着我,就像在说着一声声咒语般刺激我的
大脑。

  我的脑中居然浮现出了一幅画面:这黑色的匣子就贴在妈妈办公桌的下面,
清晰无比的镜头正对着穿着套裙的她香艳的裆部,随着美腿肥臀的扭动,妈妈下
体裙内私处和大腿根部的淫靡春色巨细无遗的被拍摄下来,周方那色狼还把这些
画面上传到网上,给论坛里那千万个觊觎熟女美色的好色雄性一个个好好地品味
一番,每个论坛的水友都对妈妈每天穿着香艳性感的内裤丝袜的款式评头论足。

  这想法一出现在我脑海里,我就像着了魔一样鸡巴立刻硬了起来,而且仿佛
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硬度,妈妈娇媚俏丽的脸庞浮现在我脑海里,但很快那画面变
成周方那扭曲恐怖的脸。

  「过几天我就去找人力的陆总,说说你最近的表现,你知道的,那美女陆总
和我关系一向很好,你知道是什么结果的,基本上明天就可以准备收拾你的行李
了。」这家伙威胁我的话语在我耳边飘荡,我要是被勒令滚蛋的话,不知道会让
妈妈失望到什么样子。

  这时我猛然想到了一件事,赶忙拿着小黑匣子回了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
登上了一个叫做「落之花」的网站,这是个成人网站,我经常在这里浏览各类色
情信息,用里面的小黄片和小黄书等东西发泄自己的性欲。

  然而我最喜欢的一个版块却叫做「熟女香闺」,只有具有一定等级的高级会
员才能进入这个版块浏览和发言,这里基本是大家分享遇到的一些熟女的私密照
片或香艳趣事的版块,不过真真假假,也有一些人只是拿着炮友或网图来糊弄大
家。

  我往前翻了几页,前面几天我无意间似乎浏览过一个帖子,我刚才一下子想
了起来,翻了十几页后,我果然找到了那个帖子,名字叫做:「计划用黑匣子偷
窥单位的美熟女领导」,我当时看过了还没在意,今天刚才一下想了起来,我点
进这个帖子,里面发帖的楼主叫做「方海王」,这ID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只是
我当时没在意而已。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