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终章 (四)(五)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5044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四)

  秦迟锦向他注视了一会,忽然眨了眨眼睛,问道:「你很想我留下来?」

  「是啊,我很想你留下来,」云知还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无论是我、蓁
蓁,还是南朝,都很需要你。」

  「嗯,」秦迟锦抬头望着天空,出了一会神,「我现在离飞升还很远,一时
之间也不知道去哪、干什么好,你要是有多余的房间,就留一间给我吧。」

  蓁蓁闻言收起长剑,小跑了过来,抱着她欢呼了一声,懒猫似的在她怀里滚
了几滚。

  「秦仙子肯留下来,那可太好了,」云知还也十分高兴,「我刚才真怕你会
说,这里没什么意思,想去外面转一转呢。」

  「不,这里挺有意思的,」秦迟锦眼里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绪,「你知道,
我是前朝的人,当年跟着我的父亲,常年居住在邺城,但是对建康,我也是很熟
悉的——有时出于公务,有时是因为休假,我会随他到这边来,住上一段时间。

  那时候这里就颇为繁华,只是因为时局等原因,人们大多忧心忡忡的,连笑
容也收着几分。如今一切都过去了,我所熟悉的故国,带着罪恶和腐朽,消失在
历史的烟尘里。十几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人们却经历了许多。他们中的大部分
人,也许已经把东魏朝廷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的父亲和母亲,所追随的东西,为
之付出生命的东西,已经成为陈迹,只有我留了下来。我现在是真的、真的,很
想知道,萧姑娘,还有你们,能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来……「

  也许是太久没有跟人倾吐过自己的心事,秦迟锦说完这些,脸上难得地出现
了一抹红晕。

  云知还温柔地看着她:「你放心,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是萧姑娘肯定不会
让你失望的。」

  「嗯,我拭目以待。」

  云知还跟她们呆了一整天,期间有想过,找李萼华聊一聊,兑现与魔尊决战
之前的承诺,但是一想到今晚又要瞒着她去干坏事,顿时就提不起勇气来了,只
好把谈心的事往后推一推。

  忍受着良心的折磨,好不容易挨到了与萧棠枝约定好的时辰,云知还悄悄地
披衣起身,溜到了神后宫的门前。

  萧棠枝果然正在那里等着他,见到他,笑眯眯的样子,抓着他就往里走。

  云知还道:「你笑得这么不怀好意,我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你什
么圈套了。」

  「圈套?哪有这么好的圈套?」萧棠枝一口否认掉,「等你见了我神后妹妹
的面,我敢肯定,你感谢我都来不及呢。」

  云知还见四周静悄悄的,只隔着一段距离,点着几盏宫灯,一个人影也没有,
便问道:「你是不是把他们都打发走了?」

  「是啊,只在门口留了几个,」萧棠枝道,「整个神后宫,就我们三个人,
是不是感觉气氛很好?」

  「是。也真难为你搞那么多花样。」

  「这算什么?」萧棠枝道,「等下才好玩呢。」

  「怎么好玩法?」

  「神后妹妹正在睡觉,等下你就假扮成淫贼,偷偷潜进去采她的花。」

  「采花贼跟富家小姐的故事,我倒是听说过,跟神后的事……哪个淫贼有这
么大的胆子?」

  「你啊,你都敢在魔尊头上干事,采个神后的花,算得了什么?」

  云知还见她笑得甚是迷人,想起当初把她悬空抱着,干得死去活来的情形,
小腹一热,顿时起了强烈的生理反应。

  萧棠枝察言观色,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秀脸微晕,默默加快了行走
的步伐。

  云知还在后面紧跟着,贴近了她的身子,故意道:「萧姑娘,你走那么快干
什么?」

  萧棠枝感觉到一根火热硬挺的东西时不时地碰到自己的臀部,忙道:「你别
乱来,今晚是你跟神后妹妹的洞房花烛夜,你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云知还一下子抱紧了她,把勃挺如铁的阳物挤进她两腿之间,狠狠顶弄了几
下,喘着气道:「我的体力好得很,用不着省。」

  萧棠枝呜咽了几声,虽然知道此时宫里并没有别人,也不禁大为吃羞,挣扎
道:「你、你别在这里啊……」

  云知还被她夹得正舒服,哪顾得了那么多,顶着她走了十几丈远,到了一盏
明亮宫灯下,把她按趴在一根髹漆圆柱上,三两下解开她的腰带,剥出一只雪白
浑圆的美臀来,掏出自己的阳物,塞进庾软的腿心里蹭了几下,才在她耳边低声
笑道:「萧姑娘,你流了好多水呢,是不是很想要啊?」

  萧棠枝没想到他好端端的,突然对自己发起了疯,但是知道他此时已经是箭
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无奈道:「你快点,神后妹妹还在等着我们呢。」

  云知还得佳人催促,哪还会有丝毫客气,对准了湿淋淋的穴口,用力一挺,
已深深插满了她。

  「呜,呜……」萧棠枝胸前双乳被隔着衣衫大力揉搓,晶莹粉嫩的玉穴插着
一根粗长弯翘、血脉浮凸的肉棒,浑身颤抖着,接受它一下快过一下地冲刺。

  她怕弄出太大的声响,玉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强烈的刺激,还是
让她不由自主地时时呻吟出声,羞得她面颊如烧,无地自容。

  更糟糕的是,身后传来的肉体撞击声,「啪啪啪啪……」又密集又响亮,在
静谧的夜色中远远传开,甚至还能听到回音。

  她知道云知还肯定是故意的,但是根本无法抵挡他的攻击,一波又一波的快
感,在身上汹涌来去,不一刻,连腿都软了,只能凭借着云知还手臂的支撑,勉
强维持着站姿。

  云知还最喜欢看她被自己干得软弱无助的样子,见她无力抵抗,干脆抓住她
两条藕臂,扭到身后,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倾泻而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要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失去手的阻挡,萧棠枝再也忍不住,阵阵呻吟声破唇而出,在殿宇廊柱之间
回旋,生生把神后宫这一片空间,弄成了勾魂夺魄的情欲地狱。

  云知还一口气狠插猛干了四五百下,实在是刺激太过,随着一声闷哼,大股
精浆溃堤而出,尽数射入了萧棠枝的玉宫深处。

  萧棠枝叫得声音微哑,被他的热精一灌,只觉得身心如要融化一般,魂儿都
飘到了九霄云外,只呜呜闷叫了几声,便也一颤一颤地丢了身子。

                (五)

  云知还搂着她亲了一会儿嘴,看着她微微潮湿的眼睛,轻声笑道:「萧姑娘,
你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

  萧棠枝酥胸起伏,晕红满脸,喘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玉手推了推他的胸
膛,不满地道:「别贫嘴。磨磨蹭蹭的,神后妹妹都要睡着了。」

  「睡着了?那可太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了。」

  话是这么说,云知还还是乖乖地拔出了雄风不减的肉棒。

  两人下身结合得太紧,粗长惊人的阳物从阴中拔出时,发出了啵的一声,在
静夜里听来,格外清晰淫靡。

  萧棠枝感觉一大股粘液稀里哗啦流了下来,弄得大腿内侧和裤子鞋袜尽皆湿
透,不禁又羞又气,忙把下身脱得精光,招来清水洗干净了。

  云知还一边欣赏着佳人气急败坏穿裤子的美态,一边问她:「萧姑娘,你的
那匹白马哪去了?」

  「放生了。你问它干吗?」

  云知还伸手指了一圈,笑道:「我在想,现在要是有马就好了,我就可以坐
在萧姑娘的身后,一边插着萧姑娘的美穴,一边骑着马夜游皇宫,那种滋味,神
仙来了也不给换。」

  萧棠枝听了,脸上红霞瞬涌,偏偏被他这么一说,自己脑子里好像真的浮现
出了那种场景,甩也不甩掉……

  她哼了一声,道:「你想得美!」不敢跟他继续纠缠,急急忙忙地往萧如真
的寝宫走。

  云知还难得见到她这么羞涩慌乱的模样,不由大为得意:「萧姑娘虽然厉害,
在这方面可不是我的对手。」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萧如真的寝宫外。

  萧棠枝道:「你自己进去吧。」

  「嗯,萧姑娘可不要偷听啊。」云知还对她笑了笑,再转过脸时,已换了一
副风流自诩的模样,推开格扇门,又关上,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殿内,把地面照得仿佛白玉铺就。桌椅床台皆由
沉香木做成,精贵无比。羽人博山炉中升起一缕缕白色烟雾,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云知还看着红绡帐内闻声坐起的萧如真,微笑道:「不请自来,还望美人儿
不要见怪。」

  萧如真倒也配合,揪着锦被,强作镇定道:「你是谁?想干什么?知不知道
只要我一声叫唤,你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不要这么凶嘛,」云知还找了张圆凳坐下,慢条斯理地点了只蜡烛,才笑
道:「是我,云知还。」

  萧如真没想到他一下就揭破了自己的身份,倒是有点不知接什么了,半晌才
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云知还打了个响指,释放了一个敛息术,「神后陛下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还
不是你那萧姐姐把我叫来的。」

  萧如真眨了眨眼睛,有点懵了:「那云……云公子,你都没按说好的来,我
们还要继续么?」

  云知还站起身,走到她床前,掀开帐子,认认真真打量了她几眼,赞道:
「神后陛下真美。」

  萧如真被他看得有点害羞,微微低下了头,支吾道:「这都是萧姐姐出的主
意,你要是不喜欢,那就算了吧。」

  「这好像是我的台词才对啊。」云知还笑道,「倒不是我不愿意,毕竟你这
么美,世界上很少有男人会不动心的。只是我觉得有点太快了,心里怪怪的,不
想立刻就跟你发生关系。」

  「呃,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问是这么问,看样子,萧如真明显松了一口
气。

  云知还在床边坐下,笑道:「我们可以一点一点来。」离得近了,可以闻到
一股十分好闻的气息,像是清晨悬挂着露珠的草尖,清新而又自然。

  萧如真问:「怎么一点一点来?」

  「比如说,我们可以先从牵手开始。」云知还把右手伸到她面前。

  萧如真迟疑了一会,从被子里伸出一只白生生的纤手,跟他轻轻碰了一下,
又迅速躲到被子里去了。

  云知还失笑道:「这可真是……有够敷衍的。」

  萧如真脸上也不禁露出一点笑容:「都怪萧姐姐,害得我们这么尴尬。」

  「她肯定在外面偷听呢,」云知还道,「要不我们合起伙来,整一整她?」

  「怎么整?」

  「你会骗人吗?」

  「会,」萧如真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微显低落,「我在骗人方面,可是很
有天分的。」

  「那一定是因为你太乖了,没有人会提防你这么乖的女孩儿。」云知还说完,
忽然想到了蒋武神,欲言又止。

  萧如真立即察觉到了,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嗯,」云知还只好点头承认,「有一个人死了,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
提他的名字。」

  「你说吧,我想听。」

  「可能会牵扯到你的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还要听吗?」

  「不太美好的回忆?」萧如真歪着脑袋想了一会,「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是
蒋武神吧?」

  云知还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到了,见她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便嗯了一声,道:
「就是他。」

  萧如真沉默了一瞬,随即叹了一口气,道:「死了也好。」

  云知还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关切地看着她。

  「你放心,我没事的,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萧如真道,「当时我不太懂
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母亲告诉我,这人十分可恶,让我暂时虚与委蛇,骗一骗
他,所以我就照做了。后来我长大了,母亲才告诉我事情的原委,我才知道原来
他做过那么多罪恶的事。」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骗他,因为我一直觉得,母亲做什么都是对的,从小到
大,她说什么我都信,以至于有时候她也很无奈,跟我说」你要有自己的想法「

  之类的话。「

  「但是我每次都跟她说,」好的,母亲「,」你说得对,母亲「,弄得她哭
笑不得,毫无办法。」

  「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萧如真脸上露出一个缅怀的微笑,「也不知道
母亲如今在仙界过得好不好?」

  「以神后的本事,在仙界自然也会是神后。」云知还道,「这点你是绝对可
以放心的。」

  「嗯。」萧如真点了点头,「对了,你是怎么认识蒋武神的?」

  「这说来可有点羞人,你确定要听?」

  「要。」

 云知还只好半得意半憋屈地把跟叶流霜一起失陷于蒋武神之手的经历跟她说

  了一遍。

  萧如真越听,脸上越红,听到激烈处,心里不由怦怦直跳,等他终于讲完,
长舒了一口气,道:「原来你跟叶姑娘是这么认识的……」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云知还道,「你看,现在萧姑娘扮演的,就是蒋武
神的角色,变着法儿撮合我们,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萧如真扑哧笑了一声,道:「你敢这么说萧姐姐,被她知道,你就惨了,她
可是未来的神后。」

  「这我倒是不知道,」云知还奇道,「你要把位置让给萧姑娘吗?」

  「对啊,她多合适,在她带领之下,我们齐国会一天比一天繁盛的。」

  这点云知还不赞同也不行,但是一想到自从遇到萧棠枝,就什么都被她占了
去,不免有点忿忿不平:「那我们更要好好整一整她了。」

  「怎么整?」

  云知还想了想,凑到她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萧如真脸上更红,「这、这也太羞人了……」

  「你要是怕羞,我们可以另想一个。」

  萧如真犹豫了一会,道:「算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萧棠枝在门外听了半天,什么动静也没有,正感觉奇怪,忽然听到萧如真惊
呼了一声,忙推门跑了进来,急道:「怎么了,他弄疼你了?」

  却见萧如真娇羞不胜地指着云知还胯下那根东西,支支吾吾地道:「他、他
那里的东西那么大,怎么弄得进去?」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