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文】【h游魇骑夜谭】(永陷噩梦,朝阳,性畜羊的绝望末路)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译者:きょうとう
原文网址:https://syosetu.org/novel/208287/1.html
2021/5/22第一次发表于:sis001
字数:8362

原作游戏:魇骑夜谭(ナイトテール)

标签:R18、调教、触手、伪娘、洗脑、性奴隶

第一次翻译h文,翻译不好的地方请大家见谅(ㄒoㄒ)

大家有玩过这部黄油的话应该会更有带入感,末尾我会尝试附上人物图片。

  ******************************

                简介

  朝阳,一个在梦境中战斗的战士,败给了成为梦魇的妹妹。

  等待她的,是恐惧、扭曲的快感地狱。

  她究竟能不能克服这种快感呢……

  ※这是关于十八禁同人RPG游戏「魇骑夜谭」的badend的幻想文。

  *******************************

  正文:永陷噩梦,朝阳,性畜羊的绝望末路

  这世界有名为梦魇的存在。

  依附于人,吞噬记忆和心灵,如字面所示,是梦中的恶魔。

  当然也有和梦魇战斗的人。可以进入他人梦境,战胜梦魇,从梦魇的魔爪中
救下这些人。

  有一个少女被誉为持有这种力量中的最强者。

  少女名为朝阳,她被称为「骑士尾巴」,从邪恶的梦境中救出了无数的人类。

  但是——

  「嗯—啊—」

  她现在在梦境里匍匐着。

  身上的衣物变得破烂不堪,平时高雅的气质也被令人惊恐的粘液玷污了。

  朝阳向被称为梦魇之王的存在挑战,输了。

  梦魇之王——不,如同女王君临的她——

  「呵呵……真是漂亮的姿势呢,姐姐~~~」

  梦魇骑士尾巴——原来是朝阳的妹妹,夜,如今彻底改变了姿态——梦魇夜!

               ◇◆◇◆◇

  「哇……真是随意又恶趣味十足的房间呢……」

  朝阳维持着衣衫褴褛的样子,被猩红、还滴着恶心黏液的肉墙囚牢伸出触手,
束缚住手脚吊了起来。

  站在她面前的,当然是面带笑容,亭亭玉立的梦魇夜。

  「是吗?我觉得这是最适合现在用来调教姐姐的房间呢。」

  「……我不记得曾允许梦魇叫我姐姐吧……」

  「诶?但是你允许真白叫你姐姐吧?为什么我不行呢?」

  「你不是人类,只是随便夺取了我妹妹的身体。我可不想被那样的家伙叫做
姐姐!」

  「……嗯」

  在无可奈何被逼到绝境的情况下,还依旧大胆说笑的朝阳,夜用怪异的笑容
回应。

  「真是的,这种时候也很强势,真不愧是姐姐啊!……正因为如此,才有堕
落的价值!」

  「堕落?哈哈,不要逗我笑了。服从在肉欲之下?真不巧,我不是那种软弱
的人」

  「是啊。姐姐真强大啊。所以,我决不会手下留情的。」

  夜这样说着,啪啪地打了一下手指。

  于是,一只细细的触手从上面滑下来。

  「……你打算干什么?」

  「一直战斗的姐姐当然知道吧?被梦魇支配的梦,梦魇可以随心所欲。所有
的一切都如梦魇所想。那种将人作为桥梁来支配现实的力量,我想让姐姐也试试。
……像这样啊!」

  夜说着,嗖的一声挥了挥手,那纤细的触手一下子进入了朝阳的耳朵里。

  「噢噢!?」

  「呵呵,好厉害的声音啊姐姐。但是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是直接抚摸
着脑浆的,所以就算想抑制也会叫出来呢。」

  「啊……!哦哦哦……!哦……!」

  朝阳至今为止,目中无人的脸像说了谎一样,露出浪荡的表情。

  她眼球朝上,张开嘴,口水顺着耷拉的舌头落下。

  如果手脚没有被束缚的话,会暴露出更难看的样子吧。

  「哦……呃…不…不…不…不……!哦……我到底怎么了……!?」

  「别担心哦,我不会弄坏你的脑花的。只是,我想让你的头脑面对快乐变得
稍微坦率一点。」

  「快……乐……?哦哦哦哦哦!?」

  细长的触手弯弯曲曲地在耳朵里面移动着。

  就在如字面所示进行「脑改造」的瞬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朝阳像坏了的收音机一样发出声音。每次触手移动的时候,被捆起来的身体
就会「砰」地痉挛,然后终于——

  ——稀稀哗哗波波波……

  「呜哇,姐姐也感到很有意思对吧?哈哈!那个帅气的姐姐居然尿床了,真
有趣!」

  「嘿嘿……哈哈……」

  连控制自己做出反应的办法都没有,尿液很有气势地从朝阳双腿间飚出,落
在地上形成了水洼。

  在这期间,触手也在动,但是朝阳的身体绵软无力,无法动弹。

  「啊……啊~~」

  「哦,差不多结束了吧?话说回来,因为是初次改造,今天还不能使用,明
天见吧。嘛,虽然在梦里时间是没有意义的,但五感却不会停止呢。那就慢慢来
吧,姐姐~」

  夜对朝阳一笑,就解开了触手的束缚,让朝阳姿态淫乱地落在地上,然后从
监狱里消失了。

  被留在监狱里的只有暴露出悲惨姿态的朝阳………

               ◇◆◇◆◇

  第二天——话虽如此,但这只是梦中的时间流逝——夜带着微笑又来到了朝
阳所在的牢狱。

  「哇,姐姐,身体怎么样?」

  「噗……噗……噗……!呃……呃……啊……!」

  「……哦哦~~」

  看到在那里面延的景象,夜露出了淫靡的笑容。

  因为在她面前,朝阳正专心致志地用手指玩弄着自己淫荡的身体。

  「改造大成功呢,姐姐。」

  「呼……呼……什么……!?你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朝阳一边自慰一边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夜。

  那幅情景很有喜剧感。

  真是个不坦率的女人,明明身体这么老实……

  「做了什么?啊。呼,不是说了吗,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姐姐现在进行性行
为带来的快感是普通人的一万倍左右哦。嘻嘻,不用感谢我。」

  「喂,一万倍……!?就是因为这个……这样……我才,呼,呼,呃啊啊…
…!」

  朝阳双颊嫣红,气息凌乱,在快感下,说不出完整的话。

  她的大腿下甚至形成了爱液的水洼。

  「是啊,我觉得对姐姐不这么做的话就没效果了。很厉害吧?二十四个小时
都只能思考和做爱有关的东西,稍微把手指伸进爱穴就能体会到无与伦比的快感。
而且因为是梦里面,体力也不会耗尽!很棒吧?」

  「那、那样的事……怎么会有……怎么会有!?」

  朝阳在说话的途中因为激烈地吹潮身体忍不住向后仰。当然,手指仍在肉穴
之中。

  「啊哈哈哈哈哈!虽然很有气势,但是姐姐怎么狡辩都没有说服力啊!」

  看到朝阳过于淫荡的身姿,夜非常开心地笑着说。

  虽然被笑了,但朝阳还是没能停止手淫。

  「啊……!啊……!啊……!」

  「呵呵,发春的狗也没那么下流吧?」

  「吵……死了…!」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朝阳也没有停止用凶狠地目光盯向夜。

  「……哎。明明已经忍受不了这种快感,但还是在拼命抵抗。不愧是姐姐,
和期待的一样啊。」

  「我……绝对……不能输……!」

  「嗯,加油加油。在你努力的同时,我也很开心呢。」

  这样说着,夜挥着手,用触手绑住朝阳的四肢。

  「啊!?」

  没有办法自慰的朝阳,非常痛苦地挣扎着,身躯不停扭动。但是,在被支配
的梦中她不可能敌得过触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大声的叫喊,你的肉穴已经那么寂寞了吗?没办法啊……我来满足你
吧,阿格尔」

  夜这样说着,就让她屁股上像蝎子一样的尾巴翘起来。

  然后慢慢接近挣扎的朝阳,用尾巴在朝阳的身上,从脖子到大腿,轻轻地抚
摸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呵呵,对现在的姐姐来说这也算是绝顶了吧?但是,不止这些哦……」

  夜这样说着,露出了淫靡的微笑,尾巴的前端伸到肉穴的洞口,然后,只不
过一瞬间——

  「好烫!」

  ——很有气势地把它塞进了阴道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尾巴被插入的那一瞬间,朝阳大声地叫着到达了高潮。

  「怎么样?我尾巴什么感觉?很舒服吧?这就是梦魇的尾巴。涂着粘糊糊的
媚药的、色情的尾巴大肉棒哦。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只要被放进去就会成为奴
隶,怎么样姐姐,想成为我的奴隶吗?」

  「啊……啊……………那、那样的……我拒绝……」

  朝阳虽然看起来很快乐,但还是拒绝了。这种抵抗反而让夜露出更加肆意的
笑容。

  「是啊,这样还不够了呢。那就多抽点吧」

  夜在那句话之后不久,尾巴开始缓慢地摆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稍微动一下就会给朝阳带来无穷的快感,让人疯狂。

  她坚强的精神好不容易忍受住陷入疯狂的欲望。当然,这也意味着朝阳在清
醒中感受着无穷快感的地狱,这种快感一波又一波,此起彼伏。

  「真是淫荡的声音啊,快渗透到灵魂里了哦,姐姐,来,继续吧,加油!」

  夜微笑着激烈地摇动尾巴。

  噗嗞、噗嗞、噗嗞、噗嗞、噗嗞……!

  水声响彻房间。爱液像用木桶搅拌过的那样迸溅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咕嘟咕嘟咕嘟!?」

  很舒服。

  只不过如此,朝阳却发出了忍无可忍的浪叫,表情淫荡得让人难以想象。

  那样的快感强烈过头了!

  噗嗞、噗嗞、噗嗞、噗嗞、噗嗞……!

  尾巴大肉棒每次轻轻摇动都会达到顶峰的朝阳。

  她的视线激烈得像迸发的火花,脑浆被非同寻常的快乐支配着。

  夜享受着朝阳陷入高潮时露出的苦闷表情。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即使精神崩
溃也不奇怪,朝阳拼命忍受着快乐而痛苦的样子真的是她最棒的娱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开心啊,姐姐,好开心啊。说实话,我想一直这样。但是……不好好完
成的话,就不公平了。我也想快乐。那么……我去了哦,姐姐!」

  夜的尾巴更剧烈地活动,轰鸣的水声增加了频率,朝阳终于发出了无声的呼
喊。

  「……呃!? …………!?」

  「呵呵,表情很漂亮呢……来,收下吧……!」

  在夜这么说的瞬间,尾巴上大量的精液被吐出来,是一种粘糊糊的纯白精液。

  因此子宫被填满的朝阳,在那一次最快乐的冲击下,突然失去了意识。

  「……嗯,在大脑被烧焦之前就强制性地降低了意识。真不愧是姐姐啊。嗯,
但是这种感觉的话,有必要稍微改变一下做法………对了,我想到了一件好事!
……呵呵,等一下啊姐姐。姐姐也会很开心的。但是,为了这个,首先必须要慢
慢地做基础啊……」

  夜偷笑说,解除了朝阳的束缚,离开了肉墙做成的牢狱。

  在那里,只剩下像一只死了的母狗一样躺在地面,仰望肉墙的朝阳。

               ◇◆◇◆◇

  在那之后,梦中的时间大约一周,朝阳持续受到来自夜的性暴力。

  被一味地沐浴着强烈的快乐,意识就会飞驰地过完一天。

  每次朝阳都会向快乐屈服,但总算是在极限的地方坚持了下来。

  肉体渐渐地适应了快乐,只有心还在坚守最后的理智。

  看到这样的朝阳,夜露出了奸淫的笑容。

  无穷无尽的快感地狱,尽管如此,朝阳还是继续反抗着。

  但是随着那天的到来,朝阳总觉得夜的样子变得有些不一样。

  「……你是什么意思?」

  全裸的朝阳盯着夜。

  平时被触手拘束的朝阳,不知为何这次就保持着自由状态,只有夜伫立在眼
前。

  「呵呵呵,气喘吁吁的样子还用那种眼神。姐姐还真是很有精神,也很厉害
呢。但是今天我不和姐姐做爱。对不起」

  「……诶?」

  「啊,难道是期待着却让你失望了吗?」

  「什么!?那、怎么可能!」

  朝阳狼狈地否定。夜一边偷偷地看着她慌张的样子,一边说道,「今天呢,
我想改变一下主意。……来,进来吧」

  夜向监牢外面说,于是,从一道人影外面迈着蹒跚的脚步走了进来。

  朝阳看到那个人很吃惊。

  「什么……真白……!?」

  「…………」

  在那里的是一位名叫真白的少女。

  真白曾经让陷在梦魇状态中的朝阳恢复意识,并借助她的力量与梦魇战斗,
是一名同样能在梦中战斗,拥有丰厚「资本」的女高中生。

  但是现在的她,没有以前那般英勇的姿态。真白赤裸地从夜旁边经过,睁大
眼睛,脸上泛着红潮,气息淫乱。显然很不正常。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白皙嫩滑的双腿之间,本来应该没有的东西——巨大的
肉棒向天空挺立着,吸引了她异样的目光。

  「哈……哈……」

  「你……那个样子………你这家伙对真白干了什么!」

  「做了什么??很简单哦姐姐。我问真白,要试试男人的快乐吗?她央求我
给她长个小鸡鸡,她要不停地射精。变身之后,我把她和两个浪女放在一起,她
马上就飞起来,像猴子一样耸动腰部,真可爱啊。」

  「你……!」

  「呵呵,真是漂亮的眼神呢。但是,你大腿间却好像并不是那样,已经那么
跃跃欲试了呢。」

  「诶……?什么……!?」

  被那样说,朝阳看到自己的胯股之间吃惊。她的阴道变得像下水道一样潮湿。

  「这、这是,你做了什么啊……!?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是啊。做了手脚哦。在沉迷于性爱的姐姐面前,带着一个长了小鸡鸡的真
白,姐姐就变成这样,真是简单啊。呼哧呼哧」

  「笨,笨蛋,才不是这样……!」

  朝阳虽然不停否认,但是,比起之前,脸色变得更加红润了。

  「嘛,努力否定一下比较好。那真白酱,开始你的努力吧」

  「是的。」

  真白在听到夜的话后,轻轻抓住自己的男根。

  然后,就开始了激烈的自慰行为。

  「呃啊,吸!?」

  「啊……!啊……!」

  真白每次握着自己的男根运动时都会露出淫荡的表情。手没有停下来,反而
不断地加速。

  朝阳没能从真白身上转移目光。

  「呼……!呼……!」

  「哈……哈…!」

  一直专心自慰的真白。

  朝阳看着这样的真白,不知不觉地伸出了葱葱玉指,缓缓伸进自己快要湿了
的肉缝里。

  「呼……呼……呼……呼……!」

  真白的脸突然转了过去,呼吸急促。

  然后,下一个瞬间——

  「——哈哈啊……!」

  发出一声大叫,纯白激烈地射精了。

  「什么……!?」

  精液的量十分惊人,落在朝阳身上。

  朝阳被真白马眼中射出的精液弄脏了漂亮的银色头发,和真白的名字恰恰相
反的淡黄色的精液。

  「啊啊啊啊……!?」

  感受到了那种刺鼻的味道和精液的粘稠感的朝阳,在那一瞬间也达到了顶峰。

  「……哈哈……哈哈……!」

  从一瞬间的快感回过神的朝阳,看到了真白。

  真的肉棒虽然已经出了那么多的精液,但是却没有变软,一直很坚硬。

  那肉棒上散发出浓浓精液的味道,刺激着朝阳的意识。

  她闻了闻,又看到不停颤动的肉棒的瞬间,朝阳感觉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朝阳跑到真白身边,很有气势地将纯白推倒在地上。

  然后,将倒下唯一向上弯曲的大肉棒,气势汹汹地插入了自己的肉穴中。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间,朝阳感受到了至今为止从未体验过的快乐感。

  与到现在为止,夜给予的强制的快乐不同,是自己追求的快乐。

  那种感觉很舒服,太刺激了。

  「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朝阳动情地呻吟,激烈地开始上下摆动腰。

  从旁边看,她没有什么技巧,只是摇着腰,摆动着身子,摆动着美丽的臀部,
样子很滑稽。

  但是,朝阳却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态,沉浸在其中,体味着阴茎的快感。

  另一方面,被肉穴吞噬了巨棒的真白也露出非常舒服的表情,发出了让人害
羞的呻吟声。

  「啊……啊……啊……!」

  「啊……!啊……!呼啊……!」

  确实是和野兽这个词很贴切的性行为。

  在这之中,朝阳感觉到了自己心中有前所未有的东西爬了上来。

  离山顶很近。朝阳用笑容迎接它。但是——

  「好了,停止!」

  这种快感在夜打了个响指的瞬间停止了。

  朝阳的脸上已经没有羞耻和坚毅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夜。

  「什,什么?」

  「呵呵,你忘记了吗?这里是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梦的世界,当然可以轻易地
让姐姐没办法高潮呢。」

  「这样啊……!?拜托了……让我开心……!让我去吧……!」

  「嗯,该怎么办呢。姐姐,你不是认为我不是妹妹而是敌人吗?我可不能温
柔到对那样的人施以恩惠的程度啊」

  「那、那样的……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对不起!你是我的妹妹,是
个很棒的人!所以,请一定要赐予我你的慈悲!?」

  朝阳哭着恳求夜。那个身姿只能说是难看,夜无法忍受地从肚子里涌出笑声。

  「……噗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姐姐!被誉为最强的初代骑士
尾巴!变成这样的荡妇,真是太棒了!呵呵,那你就模仿一下羊吧姐姐。姐姐前
不久还是羊的身体吧?所以,可怜地发出羊的叫声,如果自己承认是家畜的话就
原谅你」

  「呀!是,是!我非常乐意!咩~ 咩咩~ ,咩咩~ 咩咩……」

  朝阳立刻模仿羊的叫声。

  无与伦比的滑稽、凄惨。为了让夜高兴,朝阳全力献媚。

  看到这一幕,夜浮现出肆意的笑容,非常满足,她确信朝阳已经陷落了。

  「呼呼!好啊,那我就答应你了!然后这是奖励……真白,我会解除你的限
制,允许你在她阴道中射精!那么两个人一起吧……同时,开始!」

  夜弹响手指。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真白一副快被快乐溶化了的淫荡表情,气势凶猛地在朝阳的阴道内
瞄准射精了。

  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接受精液的同时,朝阳迎来了绝顶。

  平时酷酷的脸上是淫荡的嫣红,终于品味到在肉棒冲击下达到高潮的滋味让
她感受到像儿时扑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一样的幸福感。

               ◇◆◇◆◇

  天空中明月皎洁的深夜。

  街上来往的人也变少了,走在街上的是工作到很晚的疲惫的上班族,或者是
晚上出来游玩的年轻人。

  穿着西装在路上无精打采的他也是其中一人,结束了冗长的加班,现在他一
个人回家了。

  「啊……今天也累了……早点回去吧……」

  「呐,那里的你!」

  男子突然不知从哪里来了个招呼声停了下来。

  于是,下一个瞬间他被抓住手臂,被强大的力量拖到了胡同里。

  「哇!?」

  他一边儿叫,一边儿挣扎。

  然后,他看到惹爆眼球的春色画面,怀疑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几乎可以说是全裸的、满是洞、穿着带有羊毛的黑色性感内衣的女性——肉
穴张开的朝阳站在那里。

  那件内衣露出了漂亮的乳头和女性性器,带羊毛的黑色内衣只不过是为了衬
托出雪白肌肤的点缀。

  「痴、痴女……!?」

  「呵呵……喂,你……和我做个开心的事吧……?」

  朝阳用淫荡的笑容这样说着,两手贴在墙上,下半身向男人突出。

  那个样子很煽情,男人一直盯着她。

  「那……那是……」

  「你在犹豫什么……?除了暴操这个阴道之外,什么都不雅想了啊……!」

  朝阳这样说着,慢慢地摇着丰满的屁股。

  男子对朝阳的动作感到从来没有涌现过的兴奋,马上拉开裤子拉链,把自己
的阴茎塞进朝阳的肉穴中。

  「啊啊啊啊啊啊……!」

  朝阳发出令人心情舒畅的声音。

  另一方面,男子从那一瞬间开始,头脑中的思考就消失了,开始激烈地耸起
了腰。

  「啊……啊……啊……!」

  「是的,是的……!再给我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就像疯狂的猛兽一样,一直摆动着腰,朝阳也露出淫荡的表情,目光迷
离。

  「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朝阳一边用肉穴适度地勒紧男人的阴茎一边说。

  朝阳的温软的肉穴包裹着男人肉棒,肉穴不时收缩,极致的快感下,男人没
有注意到,周围从肮脏的小巷慢慢变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肉壁。

  「啊……啊啊啊啊……!」

  「呵呵……好像很舒服啊……?好啊,请……在我的阴道内,给我你的精液
……!」

  「呃,啊啊啊啊啊……!」

  听到朝阳的这句话,男子终于忍受不了,噗哧一声喷射精液。

  「嗯嗯嗯嗯嗯!」

  朝阳也达到顶峰。

  两个人久久地品味着高潮。

  「呵呵,很开心啊……」

  朝阳这样说着,将萎靡不振的男子的阴茎从阴部拔出。

  浑浊的精液从朝阳的肉穴中滴下来。

  「啊……啊…?」

  那个瞬间,男人发生了异变。男子身体一抽筋,下一个瞬间就变成了怪物。

  「唔……唔……」

  怪物沉默着,向异界走去。

  看到那个身影,朝阳浮现出淫荡的笑容。

  「什么嘛,这次是不是错过了……算了,心情也很好……」

  「你很努力呢,姐姐。」

  在朝阳的背后突然出现了夜。

  听到夜的声音,朝阳回头一看,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啊啊,主人……!」

  「邀请男人来这里的计划,多亏了姐姐,进展很顺利。谢谢」

  「没关系,这也是为了主人……!」

  朝阳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浮现着兴奋而谄媚的笑容。

  「这样啊,然后是这次的奖励……」

  「是啊,差不多该给我了吧。什么好呢?果然还是想尝尝真白酱的巨大肉棒?
还是说,自己长小鸡鸡,然后侵犯别的女性。啊,女同性恋不错,我也喜欢和不
管是谁都好,被男人一直轮奸。在现实的大街上进行野外表演也不错呢」

  「啊啊……每一个都很棒……!如果是主人的命令的话,我什么都要服从…
…!如果能快乐的话,什么都可以……!啊,光是想想就行了!忍不了了……!」

  朝阳一边扭动着大腿,一边在夜的面前开始手淫。

  看到这样的朝阳,夜露出了满足而邪恶的笑容。

  「呵呵,我可爱的家畜姐姐,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做色情的事情啊……」

  曾经英勇的姐姐,永远的堕落为荡妇了。

                (完)

  夜图

  朝阳图

  真白图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