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警长悍匪儿番外篇之凶宅疑云】(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美妇警长悍匪儿番外篇之凶宅疑云】(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美妇警长悍匪儿番外篇之凶宅疑云】

作者:733
2022/02/21发表于:sexinsex
字数:5,514字

                (1)

  在城郊的一座百年老宅里,警察正在四处的忙碌着,执法相机不停的在拍摄
着现场的证据,附近也都用警戒线拦截了起来,不少村民在周围围观,也有一些
警察在询问着村民什么事情。

  随着警笛声临近,又一辆警车到达了现场,一位英姿飒爽,看着只有30岁
的年轻女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看似年轻的女警身边却跟着2个随从的男警,看
样子此人的地位并不低。

  「大家请让一下,让一下。」女警察穿过人群走到警戒线前面然后低头绕了
进去,马上有人上来接应,「队长您来了!」

  女警戴上手套,走进了这百年的古宅,此人正是新晋上任的省公安厅刑侦总
队队长——陈一菁。

  一菁走到了案发现场,只见一位大约50多岁的中年男子,倒在古宅的卧室
里没有了呼吸,死者面色铁青,双目圆睁,看着极其的恐怖吓人,身边也没有血
液的痕迹。

  由于一菁的工作成绩出色,省里破格提拔了一菁到省厅工作,专门负责大案,
难案的侦破工作,而现在这一个看似普通的城郊命案为何会让一菁亲自出马呢?

  原来死者高文远是省里着名的企业家,在全省的整个商业圈乃至政治圈都有
不小的地位,这突然被发现暴毙在自己的家里,省里非常重视这个案子,所以让
一菁亲自来处理。

  一菁简单的观察了一下现场,卧室里除了没有叠好的辈子,其他的东西都一
切完好,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死者的身上也没有明显被伤害的伤口,看样子不像
是行凶谋杀。

  一菁叫来了现场的法医,问了一下基本的情况。

  「嗯死者叫高文远,今年54岁,从死者的尸体来看,死亡的时间应该是在
昨晚8点到10之间,死者的身上没有发现有被袭击的痕迹,由于死者生前患有
心脏病,所以初步判断是心脏病突发,造成的死亡。」

  「心脏病?」一菁看了看死者那让人惊恐的眼神摇了摇头,「如果是心脏病,
死者生前也一定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这到底是不是谋杀还有待侦查,死者家里
还有其他人吗?」

  「死者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妻子正在别的屋子里休息,但是她似乎精神上有
点不正常,好像也是受了什么惊吓。」

  「哦?她说什么了么?是她报的警吗?」

  「不是的,是今天一大早,死者的司机来接死者上班,进屋发现死者的妻子
蜷缩在客厅的墙角,就说别杀我,别杀我!然后死者在卧室里已经死亡!」

  「看来这案子不简单,一定有第三者在现场,大家仔细的检查一看,看看有
没有脚印之类的东西,还有现场所有的头发,皮屑等生物信息都要保存好。」

  「是。」

  「走,带我去见见死者的妻子。」一菁说着去了另一个房间,一进屋就看见
死者的妻子浑身瑟瑟发抖,确实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你好,我是经侦总队的队长陈一菁,请问你昨晚有看到了什么吗?」死者
妻子看到一菁,心态平稳了一些,但是仍然是战战兢兢的。

  「啊……昨晚,我在浴室里洗澡准备睡觉,然后就听见,卧室里我先生大叫
别过来!别过来!我就赶紧披着浴巾从浴室里跑出来,然后跑进卧室一看,我先
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面色灰沉,像是心脏病发作了,我就想赶紧去打电话叫救
护车,可是我跑到客厅刚拿起电话就听到后面有人叫我,我一回头就看见一张血
淋淋的脸!在向我索命!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她会来杀了我的!!你们一定要救
救我啊!!」死者妻子的情绪开始波动,一菁只能中断了问话,让身边的人去安
抚一下。

  「法医,死者妻子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障碍?或是臆想症之类的病情?」

  「嗯,她之前确实是有一些心理上的疾病,但是你也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家
庭,都难免会有一些压力。」

  「嗯,我知道了。」

  一菁从房间里出来,又去客厅询问了一下报案的司机,「你好,请你说一下
当时你看到的情况。」

  「今天早上,我比平时早了一些去接高先生去公司,因为他搬家后,距离稍
微远了一点。」

  「等等,你是说高先生是刚搬过来住的是吗?」

  「是的,前几天才请客庆祝乔迁之喜,也就搬过来住了2天。」

  「他为什么搬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住呢?」

  「高先生说,这是他们高氏家族的老宅子,有100多年了,100年前因
为家道落寞,和各种原因所以才搬走的,现在他生意做的很大,花了1亿多重新
买下来了这个宅院,也算是荣归故宅吧。」

  「哦,你接着说。」

  「然后我敲门发现没有人答应,这很不合理,因为高先生的作息非常规律,
晚上也从不去参加什么应酬,加上他又有心脏病,所以我就用备用的钥匙开门进
去了。」

  「你有这里备用的钥匙?」

  「是的,高先生一直很信任我,我跟了他20多年了,一直以来,我都有他
家的钥匙。」

  「嗯。」一菁仔细的记录着司机的话。

  「然后我一进屋就发现高太太,蜷缩在客厅的一脚,只披着一个浴巾,浑身
发抖,不停的说别杀我!别杀我!我担心高先生的情况,就赶紧冲进了高先生的
卧室,结果发现高先生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所以我就赶紧去报了警。」

  「你当时有没有发现别的异常的地方?」

  「出了高太太的精神不太好,别的似乎没什么不对的。」

  「附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这地方本来就有些偏僻,人很少,我来的又很早,所以没看到什么人。」

  「嗯,我知道了,你要是想到什么线索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

  一菁从古宅里出来,叹了一口气,「这案子还真有点邪门了,目前掌握的证
据来看,肯定不是正常的死忙,看来需要回去好好的整理一下才行了。」

  一菁回头看了过去,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座由纯木打造的古宅,虽然经过了
修整,但是也能看得出来浓浓的清代气息,加上一个面积不大的庭院,确实算是
个文物了,难怪价值上亿,「高氏家族?嗯,看来值得一查!」

  一菁走到外面去,围观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这偏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
生活气,人们似乎也只是看看热闹,并没人关心里面死的是谁。

  一菁正打算离开,就听见旁边有人说了一句,「你们还是别查了, 这宅子不
干净!」

  一菁眉头一锁,回头看去,墙垣坐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眼神混浊似乎
已经看不清什么东西了,一菁小心的凑上前去。

  「老人家,您知道些什么吗?」

  「这宅子不干净,你们还是赶紧的走吧,别受到牵连了。」

  「为什么这么说啊?」

  「这宅子过去就死过人的,一百多年了,住进去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后来就再也没人敢住了!」

  「哦?」一菁再次的看了一眼这百年的古宅,确实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再一回头准备问老太太,发现人已经走远不见了。

  一菁摇了摇头,「这真是邪门了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跟我这装神弄
鬼的!哼。」

  一菁又走访了附近的一些村民,问了问案发当天的情况,然后就回了警局。

  2天之后,省厅专门开了个专案会,听了一菁的汇报。

  「根据目前的线索呢,基本上可以排除掉是自然死亡。」

  「具体的说说。」

  「首先是死者的妻子,明确的说她听到了死者在死前大声的呼叫别过来!!
虽然死者的妻子之前有一定的心理疾病,但是精神上一直是很正常的。」

  「再者,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死者死亡的位置!他是在卧室的墙边靠在
墙上,眼睛面对着房间里的方向,且死亡的时候面目狰狞,说明患者死前一定是
移动过,如果患者是心脏病突发,那么如果他的第一选择,一定是去找人,或者
找药!可是他的药在床头柜,他并没有在床上,或者往床边走,而且他也没有往
门的方向走,而是靠在了附近什么都没有的墙边,更像是后退躲避什么人,最后
才靠到了墙上。」

  「嗯,那目前有没有怀疑的对象呢?」

  「目前比较有嫌疑的是死者的司机,因为在案发现场,除了死者和死者的妻
子,就只有死者的司机去过现场,现场也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生物痕迹,而且他长
年有死者家的钥匙,而死者家里的门窗都完好,又没有从外部侵入的痕迹,那么
也就只有司机,可以在不破坏门窗的情况下,偷偷的进入宅子。但是根据目前掌
握的情况来看,司机和死者的感情非常好,情同父子,而且也还没有发现司机有
什么作案的动机,还有待调查!」

  「嗯,看样子这个司机是目前最大的突破口,要仔细的去调查一下司机的身
世,他过去和高家有没有什么矛盾!他和高家身边的人有没有什么纠葛!」

  「嗯是的,正在调查中。」

  「省里面对这个案子非常的重视,一菁你要抓紧时间破案啊。」

  「是的,放心,一定抓紧完成任务!」

  「那就先这样,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再有重要的情报咱们再讨论,散会。」

  一菁回到办公室,再次的拿起案发现场的照片,仔细的看起来,忽然发现在
死者卧室的柜子上似乎有一个人影!

  「嗯?是曝光问题吗?」

  一菁拿起张片仔细的看了看,觉得头很晕,只好放下照片,揉了揉眼睛,
「看来今天太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一菁疲惫的回到家里,严浩赶紧上来给妈妈脱掉外套,「妈!你回来了!」

  「嗯,好累呀。」

  「等会我给你按摩啊,给你输点真气。」

  一菁的脸微红,瞪了一眼儿子,她当然知道所谓输入真气是要用他鸡巴操自
己的,「没个正经!」

  一菁脱掉警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容貌,皮肤细嫩紧致,嘴唇温润微红,
看起来就像个30出头的女人一样,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儿子仗着道家的心法日夜
辛劳的操自己,把自己操的越来越年轻了。

  一菁伸了伸腰走进去一看,严浩居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看的一菁还有点感
动,「这……这都是你做的?」

  「是啊妈,来尝尝儿子的手艺怎么样。」

  「你……浩儿,你真的长大啦,知道心疼妈妈了。」

  「我一直都知道啊,还知道用鸡巴心疼妈妈。」

  「你怎么几句话就没个正经的,匪性不改!」

  「实话实说怎么了,你每晚还不是一直的要,我……」

  「行了行了!!吃饭!!」一菁打断了严浩的话,确实一菁的性欲是越来越
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让严浩操的她高潮好几回,才能睡去,不然下面就痒的难
受。

  「不错呀,手艺还行,哈哈,在哪学的啊。」

  「网上看的啊,怎么样,你儿子是天才吧。」

  「还行吧。」母子二人愉悦的吃完了晚饭,一菁去厨房收拾一下,严浩就坐
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不一会一菁从厨房出来,擦了擦额头的香汗,然后也坐到了严浩的身边,严
浩一把把一菁抱在怀里。

  「哎呀,怪热的。」

  严浩一听,不但没有放手,反倒是上去把一菁的衣服脱了个干净。

  「这下不热了吧。」严浩边说,边把玩起一菁粉嫩的大奶,一菁也没有反抗,
自己的身子每一部分都是儿子的,他想摸就随便摸,当然想操,还是得一菁同意
才行,只不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一菁主动想让儿子操她而已了。

  「妈!你说这国产恐怖片拍的,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看就是假的,到最
后不是神经病就是做梦,真没劲,一点也不刺激!」

  「本来就是啊,这世界上哪来的鬼!」

  「我不觉得啊,这世上超自然的现象可多了啊,很多都没办法解释!」

  「哎?那个……妈妈现在就碰到一个。」

  「哦?真假的,你们公安局改抓鬼队了?」严浩兴奋的坐了起来。

  「是最近一个案子,一个富豪在一个老宅子里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的,家里
完好无损,他身上也没有伤口,他老婆就说看到一个血淋淋的脸要索命,然后被
吓的现在有点神经,那富豪死的样子很恐怖,就像是被吓死的,是不是很像闹鬼
?」

  「什么!?那宅子是不是也像这片子似的,木头做的,阴森森的。」

  「差不多,看着是挺瘆人的!」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妈!需要你儿子的时候到了!」

  「你能有什么办法。」

  「去抓鬼啊。」

  「哎呀哪来的鬼,你可别胡闹了!」

  「妈!!你想想咱们经历过的事,不能解释的事情还少吗?一切都有可能啊!
我用心法能感受周围的灵气,这案子非我出手不可了!」

  「这……这不能是真的闹鬼吧,这也太邪门了。」

  「你看你自己现在的脸啊,你都快比我年轻了,这不邪门吗?」

  一菁摸了摸自己娇嫩的脸蛋,「对了,咱们再做爱不能再用心法了啊,再这
样下去,别人都该说你妈是老妖婆了,这样就行了,妈妈已经很满意了!」

  「这样妈,明天你带我去现场看看,肯定有什么猫腻!哈哈哈。」

  一菁叹了一口气,只能答应儿子了,目前确实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自
己一边去调查司机,让儿子调查古宅也没什么不对的,看样子还得是上阵母子兵
啊。

  「妈,你看咱们又要一起战斗了,是不是得磨磨枪啊!」

  「嗯?磨什么枪?」

  「用你嫩穴磨啊。」严浩说着一把抱起了一菁就往卧室里走去。

  「嗯嗯啊啊!」不一会,卧室里就传来了一菁大声的淫叫声,一直响了几个
小时,为了防止造成不好的影响,一菁特意的对这个新家的卧室做了隔音处理,
当然了有时候操上头了,在客厅,甚至阳台也都操过,甚至有一次在阳台上操的
一菁把淫水都喷到了楼下,弄得下面的人以为下雨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一菁就带着严浩来到了古宅,严浩仔细的看来一圈,显得很
兴奋!「妈!这古宅可真是够惊悚的啊,你看这斑驳的柱子,这瘆人的窗纸,简
直就是恐怖片的片场啊,这地方是不是影视城啊?」

  「你们怎么又来了!都说了这是凶宅,会惹祸上身的!」这时候一菁又在门
口看到了那位老太太,这却让严浩心里更加的亢奋了,「妈!这和恐怖片可一模
一样啊,门口时不时的整个老太太说里面死过人啥的。」

  「年轻人!你可别不信这些,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的走吧,这里真的不干净!」

  严浩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妈咱们进去吧。」

  二人没有理会门口的老太太走了进去,一进院子,严浩就觉得一股阴凉的邪
风从脚下袭来,严浩低头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只是不远处有一口荒废的水井。

  严浩摇了摇头,和一菁走到门口,撕掉了门口的封条,「吱嘎!!」随着刺
耳的声音,木门被推开了,里面和前2天没什么变化,只是高先生的遗体已经被
挪走了。

  严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眉头紧锁

  「浩儿,你有感觉到什么吗?」一菁紧张的问到。

  「嗯,这个么,目前还没有!」

  「那你在这装什么!!神经病!」

  「哎呀妈,你投入点好不好,你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妈是要破案的,又不是来鬼屋玩的!」

  「这多难的机会啊!」

  「我看你就是恐怖片看多了,神神叨叨的!」二人走进了卧室,由于没有流
血,所以这里看着就像个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空屋子一样,严浩忽然又皱起眉头。

  「你别装神弄鬼的啊。」

  「妈!你别说话!!」

  严浩闭眼运气,开始吸收周围的精气,比起外面,这个屋子里的精气明显的
有一些混浊,有一种让严浩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菁看严浩半天没有反应,有些担心,「浩儿?你没事吧?浩儿!」

  严浩睁开了眼睛,「妈!这里确实不一样,这回我可没骗你。」

  一菁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可是这里,没什么不同啊。」

  严浩严肃的看着一菁,沉思了片刻,「妈!你知道恐怖片里,鬼都是晚上才
出来的,所以!今晚我就住在这里!」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