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魇同人:拯救凋谢的蔷薇花】(6)春丽的梦 妈妈下面“嘴”里的汤汁泡饭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业途灵
2021/03/23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统计 11328

  寂静的别墅之中正上演着一出精彩的迷奸大戏,李华的大肉棒子正卖力的在
方凌宵的炙热肉穴中进出着,一下又一下力道凶猛至极,他的胯部重重撞击着对
方产生「啪」啪「的声响,对方那紧凑的小穴勒的他肉棒隐隐生疼,显然方凌宵
的木耳虽然粉中带黑但平时肯定极少和男人发生性关系,顶多只是用手指自渎甚
至都没用道具。

  「小蘅——别走——,我爱你——」方凌宵口中不断喃喃自语着,紧闭的双
眼竟流出两行泪水,显然在被迷奸的昏睡中似是想起了自己心中牵挂的恋人,但
结果只是换来李华一波又一波的凶猛抽插和性侵。

  真是个极品的警妞啊,可惜不是个处了,李华不无遗憾的捞起她一只白腻的
玉足,足趾欣长显得充满力量,他手中一直拿着手机拍整个迷奸的过程,他近距
离拍方凌宵的脚丫,从脚心到脚趾脚背每一处都是那么迷人性感。

  李华把她双腿都压在自己肩上再压下去,这美艳英武的女警被他完全挤压在
床头上,那一下下凶猛的冲刺把床头板都压的格格直响,李华此时已经精虫上脑
也管不得是否会让楼下或隔壁的女警听到方凌宵房间里的异响,只是他此时已经
管不了这么多了。

  「嗯嗯,不——不要——啊啊啊——」方凌宵玉体开始剧烈抽搐,口中发出
醉人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响了,李华此时总算意识到自己闹的动静太大了,忙抓起
枕巾塞进方凌宵的口中然后一鼓作气把热烫的精浆直射入方凌宵的子宫深处。

  「呜呜呜——」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了,方凌宵的玉体也是
被刺激的兴奋异常双腿竟死缠住了李华的脖子勒的他直吐舌头,好在他力气也不
小用双臂架开了对方性感的玉腿喘着气坐在床上,而方凌宵双腿大开,胯间鲍鱼
口慢慢渗出一缕白浊的精浆来,胸前丰满的玉乳也是起伏不定。

  真是爽啊,可惜这臭脚女警还是睡着,要是她醒的话就刺激了,这样的上等
货色可不多见,自己警局里也就那个专门和男警察上床的女辅警自己操过,但她
也是自己安排进警局里用来偷拍视频要胁更多的警察就范。这种人尽可夫的骚货
岂是方凌宵能比的?虽说很想在她清醒过干她可这也只是想想罢了,李华还不想
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在方凌宵体内内射之后李华也算是冷静下来,回想了一下刚才又有些后怕,
万一刚才干的太猛把这臭脚女警干醒或让其余女警听到了异响找过来怎么办?

  而且自己终究是在她体内射精了,这么一轮干完后她醒过来肯定会有所觉察,
但李华毕竟是经验丰富的采花老手了,他掏出餐巾纸把方凌宵鲍鱼口的白液擦抹
干净又取了些裹在手指中,伸入她鲍鱼口内部转了几下后取出收好。接着抓着她
一只手将两根手指插进她自己的鲍鱼口内,还抓着她的手指在鲍鱼上用力搔了几
下,又将她的奶罩给她戴上再穿上睡衣,将内裤和睡裤也一并重新套在她的腿上
胯上,内裤包裹住她伸在下身的手上。

  这样就行了,这臭脚女警醒来时应该也只会以为自己在睡梦中自渎手淫,不
会想到她其实是被自己迷奸了,李华这方面经验可是丰富的很,用女性在睡梦中
自渎来掩盖他迷奸对方的事实。他料定以方凌宵的警觉性应该还是会去看一次监
控的,但是监控可是被他实际操控的,到时她跟本不会在监控录像中看到任何问
题。

  干了这个一等一的冷艳女警后李华还是觉得不够尽性,要是能把春丽也——,
不不不,太冒险了,这可是那老鬼的心头肉。而且自己已经干了方凌宵要是再去
迷奸春丽难免会留下蛛丝马迹,真要引起了对方的警觉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能够看一眼也好,李华终究贼心不死,他下床把被子盖在方凌宵身上
再关上窗蹑手蹑脚走到门边上开门,再左右看看没什么动静才转身关门向春丽的
房间慢慢走去。

  穿了鞋套的鞋子在地板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李华靠近春丽卧室门前拿出
手机用暗藏在她房间里的针孔摄像头偷窥。

  却见春丽正裹在被子里睡的并不怎么踏实,螓首左右晃动俊美的玉容也显得
有些痛苦,口中也不知在说着什么,一双玉足也在胡乱踢动着在被子外晃动着。

  李华只感自己胯间的肉棒又硬了起来,真是想捏住这双玉足好生把玩一番在
过把足交的瘾,这双玉足可是踢倒过无数罪犯歹徒的利器,但可惜上次在边境也
让一帮子毒贩先享受了一把,一想到春丽已经不是处女就让他感到无比遗憾。

  算了,以后会有机会的,还是别小不忍乱大谋,李华强行克制自己的欲望收
起手机走下楼梯,却听得别墅门口有钥匙开锁的声音,他不禁一惊没想到雷芳居
然这时候回来了,这时要让她撞上自己可就没法脱身了。他也是反应极快一缩身
躲在了大厅侧面的一个储物室内把门开了一条缝观察外面,此时灯亮了雷芳穿着
一身红裙脸上潮红带着酒气走了进来。

  雷芳进门后嘴里就骂骂咧咧:「王八蛋,敢占老娘便宜,知道老娘铁脚的厉
害了吧,」她一边骂一边向楼上走去,脚上赫然还是光着脚没穿鞋!

  李华也不知发现了什么事,看她这样子还是刚和什么人打完架回来,不过他
早就听说这个雷芳性情粗暴常和人打架伤人,这次不知又惹了什么麻烦。他也不
想再耗时间,快步走到门前打门出去又打开防盗门左右看看没人后迅速钻入黑夜
之中。

  而雷芳则是丝毫也没察觉到有人入侵了她们所住的别墅,她此时醉熏熏的上
楼想到白天方凌宵对她的撩拨冷若冰霜拒她于千里之外不禁心中有气,索性走到
方凌宵的卧室前推门而入后把门关上,看着睡的死沉死沉的美女警察雷芳不禁面
露淫笑开始解自己腰间的皮带——。

  春丽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一个不见底的深渊,她手脚乱挥却是什么也抓不住,
她不知这是在哪里,但她害怕黑暗,春丽拼命摇晃着头,她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
一个时空的隧道之中,眼前闪过一幕幕诡异的景像。

  一间女厕所中,一个穿着过时的警服的后脑扎着马尾的年青女警正坐在马桶
上方便,她抬起头赫然竟是春丽自己!这——这不是自己啊,但她长的好像——,
她是妈妈!春丽认出了,这是照片上的母亲严凤娇的样子,在自己才一岁多时她
就不幸殉职了,没能体会过母爱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她以前也在梦中见过母亲,总是在想像她对自己很亲切,可如今看到的却是
母亲在上厕所,这是什么怪梦?春丽正感到很尴尬之即,严凤娇发出一声长长的
叹息一只手握住自己胸前怒突的左乳,另一只手竟摸到胯间下体开始揉捏起来—
—,她竟在马桶上自渎!

  这——这是什么鬼梦!春丽感到羞恼至极,自己的母亲可是女英雄女烈士,
怎么在自己的梦里她竟——竟如此——。

  「哦哦哦——」严凤娇被自己玉手刺激着下体感到越来越兴奋了,她小口大
张脑袋后仰美目紧闭,口中的小舌竟也舌出口外,那丰满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
她一只穿着肉色丝袜的玉脚从黑色平底鞋中拔出抬起踩在门板上用力踩踏着,另
一只穿着平底鞋的脚则用力踩着马桶边的地砖。

  「格格格——」门板被她的玉足踩踏的直响,她显然并没意识到自己在自渎
高潮时腿上力道之强跟本难以自控,以她的腿劲之强恐怕再踩下去连门板都要被
踩塌了。而她的小腹不断挺起,那胯间浓密蜷曲的黑色阴毛下的鲍鱼已经被她的
手掐的发红了。

  春丽实在不愿看到母亲自渎的淫态,她转身想跑出厕所,这里的一切对她来
说都像是透明般可以穿透,她赫然发现一个年青的男警官竟蹲在门外偷窥严凤娇
自渎!

  那男警官一边看一边把手伸到胯下竟也在自渎,春丽气极了,这该死的败类
竟敢偷窥自己母亲,真该死!她狠狠一脚朝那男警官的头上踹去,可是脚却从对
方的头部穿过,就像是踢到一个幻影的身上一样。

  这是怎回事?如果是梦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不能踢到他?春丽感到无比的诡异,
而那男警官也丝毫没感到有人在踢他,在他眼中春丽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似的。

  而严凤娇终于达到了高潮,玉体猛烈一阵抽搐,指间竟喷出一股子白浊的阴
精,她的玉腿从门板上慢慢滑了下来身体像被抽掉骨头一般瘫在马桶上喘息着,
紧闭的美目流出两行眼泪。

  而男警官则是不断吞着唾液,直到严凤娇回过神站起身用厕纸擦抹下身时他
才恋恋不舍的慢慢退出厕所,他走到警局的值办室内低着头思索了一下暗暗道:
「严队,你宁可用手指玩自己都不肯跟我上床吗?我都给你下了这么多药你还是
——,我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既然春药不能让你和我上床,那我只能——。」
他咬着牙面目狰狞的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直接倒在了严凤娇的保暖杯中。

  严凤娇脸上依旧带着潮红从厕所中走出,看到值办室中的下属仍在办公,她
笑道:「小陈,你回家去吧,我还要再晚点回去,有些档案我还要检查一下。」

  那男警官点头道:「严队,那你辛苦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小
丽肯定想你了,我走了,明天见。」

  「行,我再忙回就回去了,明天见,路上小心」严凤娇说罢在办公桌上继续
办公,而刚才在厕所里的自渎让她有点口干舌燥,她打开保温杯喝了几口泡的茶
叶水提神。

  不,妈妈,那畜生在你杯子里下药了,你别喝啊!春丽大叫着,然后严凤娇
却毫无所觉,几分钟后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头慢慢垂了下去撞到办公桌上。

  又过了几分钟后,那男警官一脸淫笑的走了进来,他装模做样的上前叫道:
「严队,我有样东西忘拿了,严队——,你睡了吗?」

  他——他是陈局陈伯伯!春丽猛然间认出了那个年青的男警官,她以前看过
他年青时和母亲的合影的,父亲也一直说他是母亲生前的下属和好友,他待自己
就一直像亲女儿一样好,也是他亲手开枪射杀了杀害母亲的凶手,他怎么可能会
——。

  「严队——严姐——你个骚货,装什么装啊?宁可用自己手指玩你的骚逼也
不找我来泄火,装什么贞洁圣女是吧?」陈震脸上越来越狰狞,他伸出舌头舔着
严凤娇的耳垂和脖颈,而他的手也是越来越不规矩,那只咸猪手从严凤娇的胸前
双乳一直摸到裙下开始抠动她的胯间。

  严凤娇在昏睡中受到侵犯鼻息开始粗重身体也微微颤动,但是药性让她有了
一些反应,陈震胆子更大了,把她那丰满的身子直接抱起放在办公桌上,低身捏
动着她修长健壮的雪白长腿一直捏到她穿着黑色平跟鞋的右脚后向上一撩,严凤
娇的一只鞋已经被他摘下露出肉丝纤足。

  陈震迫不及待的捏住她的肉丝玉足舔着她的脚心像狗一样拼命嗅着她的足底
气味,这让春丽感到羞怒难当,她朝着他吼叫着用脚踢他,然而一切都毫无意义,
他听不见也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还得意的解开严凤娇腰间的皮带把她的裙子解下
从腿上拉过双脚,然后把脸整个压在她胯间内裤的鼓起处轻咬着。

  陈震双手则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严凤娇上衣的钮扣,双手去解她高鼓起的裹着
她双乳的乳罩——。

  「停下,快停下——」春丽发出绝望的尖叫声,这声音似乎让眼前的一切都
开始碎裂,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远离眼前的怪梦又继续向下坠去。

  这都是些什么?春丽感到惶恐无助,她只盼着自己快点醒来,这该死的梦简
直该要让她发疯了,而她又要失望了,她这看到的场景是一个几十个老外坐在其
中的酒吧,其中很多人都纹着身看肤色听语言像是南美某个国家的样子,而一个
长发披肩穿着黑色连衣裙戴着墨镜的漂亮亚裔女人正在酒吧里喝着酒像是在等人,
她个头不高身材显得挺丰满,肩上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坤包,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
高跟鞋。可能是等的久了太无聊,女人一只脚挑着鞋晃动着,最后双脚干脆脱了
鞋踩在桌子下的桌脚上看起了手机。

  而此时她身后走过一个孩子,他个头矮脚步轻只一伸手就从她坤包里捞出一
把小手枪,同时还把她脚下的高跟鞋也捞走了。

  「小心,有人拿走了你的枪和鞋——」春丽大声向那个女人警告道,可是她
什么也听不见,原本以她的警觉应该不至于会如此轻易中招,但此时酒馆内声音
吵杂,而她坐的久也确实感到无聊懈怠了,这只是个普通的接头任务她不认为会
有危险。

  然而大意懈怠的代价她很快就尝到了,她身后一个壮汉举起一个酒瓶狠狠砸
向她的后脑,她在最后一刻凭直觉躲闪但肩头仍被狠狠砸中,酒瓶碎裂开来她的
右肩也受创不轻鲜血淋漓。

  女人猛的旋身飞起一脚把那大汉踹出3米多远然后双脚去踩鞋却惊觉脚底的
高跟鞋不见了,她伸手进坤包里拿手枪可是枪也不见了,这时她明白自己已经附
入陷阱了,周围几十个男人狞笑着向她围过来。

  她大声用英语说道:「我是警察,我是国际刑警李——,」然而显然她公布
自己的身份没有任何威慑力,这些人就是在这里伏击她的,她肩头受伤赤着双脚
没穿鞋但仍不会束手就擒,她裙下双腿猛烈连环踢出,即使赤着双脚但她腿力极
强,被她踢中的大汉一个个都惨叫着倒地挣扎难起,春丽心中一喜觉得这女警有
机会脱身。

  然而春丽高兴的太早了,那些大汉是有备而战岂会让女警逃脱,他们围着她
拳脚齐出,她每踢中一人自己也要连挨数拳数脚,饶是她体魄强健也感吃不消,
只能跃起在空中连踢数脚将周围大汉逼开。谁知一个大汉将一个空酒瓶扔在她脚
下,女警收足不及双脚顿时踩在碎玻璃片上。

  「啊啊——」女警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双脚踩地处开始渗出鲜血,脚底被玻
璃刺伤让她走一步都痛入心肺,而更要命的是一个大汉一脚直踹向她胯间,她只
能用双手一架顺势直倒在桌子上。她心知现在不能用脚踩地,只能背靠着桌子双
脚回旋用没受伤的脚背踢人,奋起余勇居然又踢倒五六人。

  然而她的奋力挣扎终究到头了,一个大汉从她身后勒住了她的脖子,她想反
脚踢对方的脑袋但双脚被两条大汉按在桌子上,一个阴险的家伙还用一块毛巾包
住手后狠击她鲜血淋漓的赤足,被碎玻璃刺伤的赤足更是伤上加伤,鲜血喷溅在
桌子上。疼痛让女警疼的全身抽搐,她双手用力撕抓身后男人的头部但又被更多
的大汉抓住分开。

  大汉们口中说着春丽听不懂的南美语狂笑着,像是在嘲讽着女警,七八双手
将她身上那件黑色连衣裙撕成碎片,天气热她身上穿的本就不多,而里面的胸罩
和内裤也被几双大手撕扯开来。原本白晰丰满的玉体上满是这些禽兽的抓痕,他
们可没什么怜香惜主之心,加上女警拼命挣扎反抗更是让她身上抓痕累累。

  那双结实坚挺的奶子被肮脏的大手捏扁,那完美的六块腹肌也被两双大手抚
摸把玩着,女警心知大势已去只能大声用英语朝周围喊叫着:「我是国际刑警,
快点报警——。」

  显然这些大汉丝毫没有感到有什么恐慌也没堵她的嘴,任由她呼救,众大汉
解下裤子露出一条条硕大粗壮的肉棒把女警吓的面色发白,而春丽更是羞的转身
不敢再看。

  「啊啊啊——畜生——该死——放开我——啊啊啊——,拔出去——求你别
——啊啊啊——」女警的惨叫声和大汉们得意的淫笑声不断钻入春丽的耳中,她
即使捂住耳朵也无法让这些声音消失,她无法阻止也无法跑开,这对她来说简直
就是一场可怕的煎熬。

  「不要——不要射进去,不要啊——」春丽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也受到过这
样的伤害,她能体会到女警那种绝望和无助,她愤怒的转过身看到一群大汉用自
己的肉棒在女警赤裸的玉体各处乱捅,一个大汉则在女警身上卖力抽插着,她的
双脚脚背上也被两条肉棒光顾,若非脚底满是碎玻璃恐怕早已被肉棒进行足交了。

  女警此时已经是一脸绝望眼中满是泪水,春丽就像是看到昔日的自己,如此
自信强大但却一时大意就落入宵小之手丧失了宝贵的贞洁,她曾期盼过奇迹降临
但是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忽然外围的大汉向左右分开,几个警察拿着手枪走了进来,女警一见不禁惊
喜交加大声朝他们喊:「我是国际刑警,求你们救救我。」

  为首的一个警察却朝着她笑了,走过去一脚把她身上卖力抽插的大汉踢下来,
然后他竟用手枪的枪管插入她红肿的鲍鱼之中,大汉们笑着做出让警察们先享用
的动作,几个警察也是老实不客气一上前狠抽女警的耳光,一个警察还掏出电棒
狠插入女警的口中,另一个则用电棍插入她胯间按动开关。

  「呜呜呜——」女警被电的直翻白眼全身剧烈抽搐,大量的黄色尿液在桌子
上扩散开来,春丽再也不忍看下去大声的尖叫起来,她眼前的世界也开始碎裂开
来。

  「啊啊——」春丽惊叫了一声从睡梦中惊醒了,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
两只脚早已经露出被子外面,她喘息着下床定了定神,这梦真是太可怕了,自己
到底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才会做这么诡异的梦?

  然而此时她却听得门外有争吵打斗的声音,她忙踩上拖鞋出门一看,却是方
凌宵穿着一身睡衣赤着脚在狠踢向只穿着胸罩内裤的雷芳,而雨桥和赵剑翎则努
力拦在她们中间劝架。

  「你这不要脸的神经病,你昨晚竟敢对我——,你这变态,我要杀了你——」
方凌宵俏丽的脸已经涨的通红,太阳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两只雪白的脚掌踩着
地板但出腿似乎力道有些不足。

  雷芳显得有些理亏但仍大声道:「对不起啊,我昨天喝醉了回来走错了房间,
后来——,我自己都在睡梦里拿手掏自己下面,我就帮你快活一下嘛,你至于这
么激动吗?我又不是男人没真插过你——。」

  「你放屁,我要踢死你,你有种过来啊——」方凌宵怒极脸都已经快扭曲了,
看着实在有点可怕,春丽看出她情绪已经快崩了,连忙帮着赵剑翎一起把她架回
房间里,而雨桥则把雷芳拉走。

  看着房间里凌乱的被子以及床铺中央一滩粘乎乎的液体,春丽和赵剑翎已经
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方凌宵则捂着脸肩头微微颤动着什么也不愿说。

  春丽看房间不少东西都打翻了,地上还有些碎裂的玻璃,应该是被打碎的玻
璃杯,她忙低下身找本书把破玻璃扫在一起,以防方凌宵的脚踩伤。

  此时她发现床上掉落着一张照片,她将照片拿起一看不禁楞住了,照片上是
一个女警,宽额凤目身材丰满,她赫然是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在酒馆中被歹徒
袭击轮奸的女警!但方凌宵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

  凌薇意识清醒前,首先感到的是喉中一件恶臭的棒状物在抽插着,她睁开双
眼然后感到的是双腿的剧烈疼痛,她想要大叫但口中堵着民工的肉棒,而她的嘴
被圆环撑起也叫不出什么声音。

  她习惯性的想要出脚,但是双脚却完全没有一点感觉,两条腿软软的瘫在那
里,一个民工正骑在她胯上大力在她的鲍鱼中进出着,那粗壮恶臭的肉棒大力抽
插让他一脸陶醉的样子,他那一星期都没洗过澡的身体就侵犯着胯下那如白玉般
的玉体简直是以前想都无法想像的。

  而周边的民工们对准凌薇身体各处用肉棒抽插玩弄着,口中肋下腋下都被肉
棒光顾,一对雪白结实的乳房被两条肉棒大力抽打着,她那双仍穿着黑丝的玉足
的破洞处亦被两条肉棒大力搓动着喷射着精浆,坚硬的龟头在她的脚趾之间来回
刮动着,只是现在她倒是感觉不到了。

  还有几个民工竟站在她身后用她柔顺乌黑的长发缠住自己的肉棒大力勒动将
一股股精浆射在她的头发上,那热乎乎滑腻的液体顺着头发一直抵达她的头皮实
在让她感到无比的恶心。

  她的双手被绑在台球桌两侧,一左一右两个民工抓着她的玉手将肉棒塞在她
的手心中,迫使她用双手替他们手淫,然后再将精浆射在她手心当中。

  凌薇感到全身都已经被浸泡在精浆当中,她觉得自己的思维都快凝滞了,为
什么不杀了我呢?我这样活着还有意义吗?伟民——伟世他要是知道自己落到这
地步恐怕也会嫌弃自己吧?凌薇闭上了双眼,哪怕双腿已经疼痛到麻木她也只是
想着如果能疼死自己也就一了百了。

  我的下半生不会就成为他们的性奴永远被玩弄下去吧?伟民会报警的,他们
会找到我的——。但是——这些没人性的畜生会不会怕我被找到而把我杀掉灭口?
还是——会把我卖到山区里的村民?他们长年困守山区当中娶不到媳妇,就会花
钱向一些贩卖女性的人贩子那里买媳妇然后传宗结代。

  凌薇感到自己内心越来越恐惧,因为这些事情是完全可能发生的,她以前也
曾处理过这种案件,她曾带着十名警察去山区一个村庄营救被贩卖到那里的失足
妇女,可当地的村民完全不肯配合还暴力抗法。她坚持不肯开枪,结果陷入对方
的撕扯当中,她的警帽被打掉胸口被摸,一只鞋还被人抢走了。她机智的假意带
人退走,到了晚上再悄悄潜入村中把站岗的村民电晕。然后再从几家村民家中把
失足妇女救出,有的甚至已经怀孕大了肚子,有的不愿意离开年幼的孩子就只能
带上孩子一起离开。她的任务总算完成了,但是看着那些劫后余生嚎淘大哭的妇
女们和同样年幼哭叫的孩子实在让她感到心酸,她也不知后来这些妇女们带着孩
子回家后怎么样了,但现在她自己却可能要沦为她们中的一员了。

  我——我绝不能沦落到那种地步,否则我宁可去死!不!我要活下去,我要
活着回到伟民身边,他爱我不会嫌弃我的!还有童童,这可怜的孩子,为什么总
觉得他有些眼熟呢?是了,她忽然想起那次从村中救出的一对母子,那个母亲就
一直喊她的孩子为童童,她还哭着说她的孩子好像从小有些傻。难道?难道那个
童童就是现在的童童吗?不管他是否当年的孩子,自己都一定要救他逃离这个魔
窟。

  此时西瓜已经干凌薇干的精尽力竭,开始和甘威一起逗童童玩,而童童又渴
又饿想要拿他们手中的饭团和饮料,可就是拿不到急的他直哭。

  「呜呜呜,我饿我渴,叔叔,求你给我点吃的,我——呜呜呜——」童童眼
泪鼻涕流不停,实在是很可怜的样子,但是西瓜和甘威这对人渣一向以欺压弱小
为乐哪会对他有一点同情心?

  「小傻子,用力跳啊,你拿到我手里的饭团我就给你吃——」西瓜把手中的
饭团稍稍放低,等童童跳起抓时又抬高,一次又一次把孩子累的气喘不停眼看着
再也跳不动了,急的他蹲在地上抱着头直哭。

  「喂,快点跳啊,你拿的到我就给你吃啊,跳啊,妈的蠢猪——」西瓜站起
身想要一脚朝童童的脑袋上踢过去,他看出凌薇很重视这个弱智儿就加倍的去折
磨童童,只要让凌薇感到痛苦他就会越觉得开心,毕竟刚才凌薇把他踢的太狠了。

  甘威却是一掌把西瓜那一脚挡开道:「老大,光是打这个傻子有什么用啊,
我们要玩就要玩的更开心的。」

  「嘿,我把他弄回来就是玩开心啊,以前我弄来的猫狗被我玩死还是不尽性
啊,我觉得还是玩小孩子最有意思,这傻子玩死就玩死了。这个骚脚婊子这么喜
欢他,那我就加倍的玩他让她看了心里难受,让她知道就是因为她才会让这傻子
更加受苦」西瓜一脸恶毒道。

  「不不不,光是折磨这傻子还没这么好的效果,这骚脚婊子爱用脚踢人,我
们就拉脱她的腿关节让她尝尝成废人的滋味。但是她既然喜欢这傻子,那就让她
感受一下被自己关心的傻子羞辱的滋味嘛」心肠歹毒的甘威狞笑着从西瓜手中拿
过饭团道。

  「哦,阿威你有什么高招,我倒是想看看」西瓜一脸期待道。

  「童童,你饿了吧?也很渴吧?叔叔看你也很可怜的,但是你该向你妈妈要
吃喝啊,她才是你的母亲——」甘威一指被众民工奸淫的已经闭目放弃挣扎的凌
薇道。

  童童用呆滞的眼神看着凌薇,他不明白现在妈妈如何给他吃喝。

  而甘威拿着饭团走到众人面前道:「行了行了,你们都已经玩过了,接下来
也该让童童吃饭喝汤了,让开让开都下来吧。」

  众民工意犹未尽还有的面带不愤的收回自己坚挺的肉棒离开了凌薇的雪白玉
体,而甘威上前拍了拍像失了魂般的凌薇还把她口中的塞口环取了下来,凌薇睁
开眼看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甚至都不再骂他了。

  「骚脚凌美人,刚才不是很刚烈的吗?哦,不对,如今你是肛裂,肛门都被
我捅裂出血了,现在你的儿子童童又饿又渴,当妈的不是该救自己的孩子吗?你
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眼看自己孩子挨饿没水喝啊?」甘威一脸气愤的指责凌薇道。

  凌薇依旧不理甘威,因为她明白自己越是搭理他越是愤怒他就越得意,但甘
威却不在意她的态度而是大声对童童道:「童童,你要的吃的就在妈妈下面的嘴
里哦,叔叔还把它和妈妈嘴里的汤水绊在一起了,你从妈妈下面嘴里掏它出来就
能吃了。」

  然后甘威就直接把整个饭团硬生生塞进凌薇被蹂躏奸淫了数十次而鲍口大开
的鲍鱼之中,令整个红肿充血的鲍鱼都鼓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拿——拿出去,你这个疯子——」凌薇感到一团东西塞
进了她的下体,她惊愕莫明的看着甘威的变态无耻行为,等听到他说的话后她才
明白了对方的恶毒用心,她气的玉体发抖可是双腿软瘫双手被缚,跟本无法把饭
团从下体中取出。

  「啊,饭团在妈妈——下面的嘴里?」童童呆傻的看着甘威手指所指的凌薇
流淌着淫水和精浆的红肿鲍鱼,然后一步步朝凌薇走来。

  「不不,童童,不要——不要碰那里——那里好脏的——那里不是嘴——那
是——求你不要摸那东西,不要吃它啊——」凌薇此时只能拼尽全力朝着童童大
叫。

  然而在她面前的只是个被饥渴折磨的弱智幼童,他现在只是极度的饿和渴就
是想吃东西,他嘴角流出了口水看着「妈妈」下面那张藏着饭团还流着汤水的嘴
凑了上去,伸手抓住了那犹自晃动不休的鲍鱼。

  「啊啊啊——童童,别——那个人在骗你——那是——那是妈妈尿尿的地方,
很臭很脏的——你吃——吃了会拉肚子的,别吃它——」凌薇都气的眼泪再次流
了下来,她实在难以想像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拿一个弱智孩子来随意玩弄,更利用
他来折磨她。

  童童听着「妈妈」嘶声力竭的哭叫声似乎有些犹豫,但甘威却气愤道:「童
童,你妈妈太自私了,宁可你挨饿口渴也不肯让你从她下面的嘴里拿点吃的喝点
汤水,这样的坏妈妈不要理好,快去她嘴里掏饭喝汤。「

  童童看了一眼甘威又看了看仍在哭喊的凌薇,饥渴的本能战胜了他对妈妈的
爱,他一伸手就捏住了妈妈胯间红肿的」嘴「,在她惊恐的尖中声中把手伸进去
掏出那沾满了黄白色」汤汁「热乎乎的一把饭团后往嘴里塞进去。

  「不不,童童,不要吃啊,呜呜呜——你不要吃那东西,好脏的——,啊啊
——不要啊,你别再掏了——哦哦哦——」凌薇悲愤的哭喊声开始转变成羞恼醉
人的呻吟,因为童童的小手不断在她的」嘴里「大力掏动,手指在她最敏感又湿
滑的体内抓动掏出更多的饭粒,这种刺激让她胯间又剧烈抽搐起来。

  「童童,光吃饭还要喝汤,快喝妈妈嘴里喷出来的汤啊,快趁热喝,用舔的
——」甘威用手抓住童童的头把他的嘴直接按在凌薇的『嘴』上舔汤汁。

  童童不加思索的伸出舌头开始卖力舔动着凌薇的下身的『汤汁』,他真的是
渴坏了,这带着强烈腥味的『汤汁』「对她来说简直是世上最甘甜的圣水,他越舔
越卖力甚至张口咬住了凌薇『嘴』边的沾湿的黑毛一拉。

  「唉——别——求你别——啊啊啊」凌薇感到童童的手已经握紧拳头直探入
她体内深处直达子宫,他的手碰到了那枚挡在子宫外的跳蛋开始用力挖动它。

  「啊啊啊——好疼——童童别弄了,我——我好疼,快让她停——我——我
的子宫要碎了——」凌薇大声惨叫着,一双乳房也激烈抖动着。

  「喂喂喂,别真把她弄死了,这小傻子出手没轻重的,把他的手拔出来」西
瓜倒是怕真把凌薇弄死了不好收场,甘威还是觉得不过瘾但老大发话了只能伸手
把童童的手从凌薇下体拔出,那枚跳蛋仍旧没有取出来。

  「童童,那你以后就天天舔你妈妈嘴边上的汤汁,你用力抓她嘴上的小肉肉
她嘴里就会喷汤给你喝了,还有她嘴边长了很多胡子,你帮好把胡子拔了,留着
这么多太难看了」甘威继续教唆道。

  「好吃,真太好吃了,妈妈嘴里的饭还有汤童童最喜欢吃了,童童最喜欢妈
妈了,帮妈妈拔胡子——」童童继续用一只手捏着妈妈「嘴」上的小肉肉用舌头
舔着嘴角边的饭粒和『汤汁』一脸感激的看着凌薇道,另一只手捏住凌薇『嘴』
边的『胡子』用力一拔。

  「啊啊啊——童童,别拔了——好疼的——啊啊——」凌薇拼命晃动着胯间
然而却跟本无法摆脱童童,这小傻子像是上了瘾般用嘴含住她下面的「嘴」狂吸,
双手则捏住她的「胡子」不断揪动着。

  凌薇此时真是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了,她真心没想到这些人渣竟会
利用一个弱智孩子来折磨自己,而童童还一个劲吃被她阴精和众民工精浆浸泡的
饭团一脸痴笑更是让她心疼。

  而此时甘威却一脸阴沉的接了一个电话后对西瓜道:「老大,我们罪魇的头
头发话了说这个女人背景挺硬的以前当过警察,现在仍有不少当警察的朋友,她
被我们搞成这样子她那些旧关系肯定不能善罢干休了。」

  「啊?她——她原来真当过警察啊,那——那——我可要坐牢了,我要进去
可肯定出来来了——,妈的——,早知道——早知道我就——」西瓜听了也是吓
的一屁股坐椅子上心乱如麻。

  甘威此时凑到他耳边道:「老大,那你就听我们罪魇的安排,咱们可是上面
有人的,你加入我们罪魇的话保管你没事,不过你下面这帮小弟说不得就得替你
扛锅了。」

  「扛锅,别开玩笑了,这帮王八蛋有好处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急的凑过来,如
今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只会抓紧时间和我划清界限,没人会帮我扛锅的」西瓜
没好气道。

  「老大,我的意思是说死人会帮你扛锅,至于这骚脚婊子嘛,你就听我们的
安排,山里缺媳妇的饥渴男人还少吗?」甘威一脸狞笑道。

  「啊?你——你是要——」西瓜此时方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他也不禁为
罪魇的心狠手辣为之心寒,但他本也是自私自利之人,此时为了脱身哪还管对众
民工讲什么义气,或者说他们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义气。

  片刻后西瓜就宣布出钱请众民工去大吃一顿,而让甘威带几人将凌薇卷在一
条毯子里带上童童坐上凌薇自己的汽车离开了,而凌薇的一身破碎的衣裙丝袜和
长靴则被西瓜等人带走了,一场精心设计瞒天过海的阴谋即将开始实施。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