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重生罗曼史】一、二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绿色的重生罗曼史】一、二

  作者:oicq789
    字数:11341

  (本文自娱自乐,一切更新随缘)

                【一】

  泰国普吉岛的夜晚五光十色,小街的夜市裏熙熙攘攘,游客人潮如织。

  「老公,妳看这个好有趣呢!……哎呀老公,那边的人好多,我们等会也去
逛逛那边好不好?……」

  「喂,我的老婆大小姐,老公已经陪妳逛了一下午腿都要断了,求妳看在明
天一早还要出海游岛的份上,今晚就饶了我早点回酒店了行不行?」我拎着大包
小包的购物袋,对兴致勃勃的妻子陪着笑脸。

  「不要嘛,难得出国玩一趟,老是闷在酒店多没意思,」妻子倩儿像个小女
孩似地撅着嘴,她凑过来搂着我,悄悄摸着我的裤裆笑:「绿帽老公,妳的小鸡
巴刚好禁慾了两个月,今晚就是放出来的日子吧?老婆刚才买的情趣内衣好骚,
等下回去我穿给妳看,妳会不会硬起来啊?」

  倩儿身上的微香传来,让我心头微微一漾。今天的她一头亚麻色的波浪长发,
涂着鲜艳的唇彩和美甲,长长的睫毛下是精致靓丽的妆容,白色露肩连衣裙下的
胸部挺翘而又丰满,裙摆下的黑丝大长腿和红色高跟鞋诱人遐思,仿佛一切都在
完美诠释着美貌尤物几个字。虽然已经结婚多年,但熟悉我绿帽癖好的她仍能随
时準确刺激到我的兴奋点,果然听着她的骚话,我那裤裆裏戴着贞操锁已经被禁
慾了两个月的小鸡巴立马传来了热热的感觉。

  「还说呢,人家医生衹是要我注意节制,妳倒好,直接让老公戴上了贞操锁,」
我抱怨地苦笑着:「老婆妳这两个月不但不让碰,连换衣服都不準我看,也不考
虑人家受不受得了啊?」

  「哼,那谁叫妳老是不自觉偷偷撸管?医生都说了,妳要治好阳痿毛病首先
就得禁慾戒撸,」倩儿脸颊飞起红晕:「再说了……妳老婆这两个月不是也没找
男人,一直在守身如玉地陪着妳吗?所以嘛……妳鸡巴今晚到底行不行啊?」

  「行,怎麽能不行?」我舔着脸笑,内心的绿帽慾望又开始蠢蠢慾动:「知
道老婆妳也憋辛苦了,那妳今晚要不要先去约个炮释放一下?等明天回来,看老
公怎麽硬梆梆地伺候妳。」

  「去,一有机会就想犯贱,明天一早我们还订了船出海呢,」倩儿眼睛一转
笑得骚骚的:「那老公妳真想玩,等回来我约个人妖美女,像上次一样连妳这个
绿王八也给一块操射了好不好?妳上次被操后面的时候叫得比女人还大声呢。」

  「喂喂,都说这麽丢脸的事别提了,老公好歹还是直男好不好?」我顿时尴
尬得要命,「哈哈,就提就提,谁叫妳这绿帽王八老爱犯贱又死要面子,再不听
本小姐的话下次让妳穿女装给别人操。」妻子格格嬉笑着跑开,任由我拎着大包
小包气吁吁地追赶着。

  我望着她的身影有些感慨,我叫江晨,今年39,妻子林倩比我小一岁。
时光回到二十年前的大学校园,当妻子还是个喜欢穿着纯白吊带的大一清纯小女
生时,那时起我就已经开始对她一见钟情了。可从前衹有一米七的我在男生中其
貌不扬,而且还因为天生鸡巴短小常常被别人嘲笑,所以有些自卑的我也从没想
过去大胆追求喜欢的女孩。不过其实上,倩儿她最初喜欢的人也不是我,而是跟
我同宿捨另一个条件优秀的高富帅男生,衹可惜倩儿因为矜持始终没敢主动表白,
最后衹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男生和另一个校花女孩走到了一起。没错,倩儿那时候
失恋了,可这也提醒了我不应再放过为自己争取幸福的机会,经过我一番鼓起勇
气的死缠烂打,总算老天不负苦心人,才终于让倩儿跟我确定了恋爱关係。

  其实话又说回来了,尽管我们这对情侣不是最初就走到一起,但两人交往后
才发现彼此原来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而且最难得的是互相都能理解尊重。我
认同她坚持丁克婚姻的想法,倩儿也不介意我鸡巴短小的毛病,还接受了我最隐
私的重口绿帽癖好。我们大学毕业后很快就结了婚,婚后她陪着我尝试了各种各
样的淫妻游戏,她在网上约过无数的单男,甚至还当过老男人的婚外恋小三,但
无论我们怎样放肆疯玩,我们之间的感情始终都像当初一样牢固如一。

  时光荏苒,一转眼已是我俩结婚的第十四个年头,虽然我们夫妻之间对那些
私密情趣的爱好依然还是无所顾忌,但马上就要奔四的我们也不能不承认青春即
将渐行渐远了。趁着这两年赚了些钱,我们渐渐把注意力转到了诗和远方的旅行
上,两人几乎携手走遍了大半个国内的山山水水,去年原本还定下了出国计划衹
可惜被疫情耽搁了,好在今年大环境稍有好转,我们当机立断决定出发,首先就
是妻子心心唸唸已久的泰国自由行。

  我们在普吉岛的夜市裏边吃边逛,来到一个卖佛牌玉石的小摊上,我偶然注
意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石吊坠,我好奇地拿起来端详着,这块石头通体碧绿,
上面用金色颜料密密麻麻刻着许多看不懂的细小泰文。

  「先生,这块石头名叫梵灵石,传说裏面藏有让灵魂穿越时空的法力,能为
您和身边的人消灾解祸,您能一眼看到它,说明它跟您很有缘啊。」旁边穿得破
破烂烂,一副苦脚僧模样的摊主老头用蹙脚的中文对我说。

  「这麽厉害?拿着它会不会变成蝙蝠侠啊?」我调侃地说着,这种推销套路
我早就在国内景点无数次地领教过了,况且这东西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块廉价的高
仿玉石而已。

  「先生,您不相信我的话对吧,」老头双掌合十说:「可抱歉说一句,您看
上去气色很坏,恐怕不久就会遇到巨大的灾祸,我建议您还是带走这块石头比较
好。」

  「喂喂,说什麽呢?」我听了顿时来气:「妳们泰国人都是这样让游客掏钱
买东西的吗?」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对不起啊老师傅。」倩儿生怕我吵起来,连忙拉着
我离开了小摊。可经过这下我总感觉像吃了个苍蝇似的别扭,连逛街的兴致也提
不起来了,倩儿也很默契地知道我,接下来随便转了转就打了辆车两人一块回到
了酒店。

  「呼,累死了累死了!」一进酒店房间关上门,倩儿连鞋也不脱就把包一扔
扑到了床上,她伸了个懒腰才抱着枕头撒娇地对我勾了勾手指:「老公快来,帮
妳美女老婆把鞋和丝袜脱了,然后赏妳给我按按脚。」

  「遵命,老婆大人!」我带着标準的舔狗笑容跪到床边,托起妻子的脚替她
除掉了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又替她脱掉了黑色长筒丝袜,妻子那双雪白的美腿顿
时完整地显现了出来。常年坚持的瑜伽锻炼让她没有一丝多余的腿部脂肪,她的
大小腿性感修长脚掌精致,小巧玲珑的脚趾头还涂着鲜艳的指甲油。说实话,虽
然我并没有太多的恋足情结,但妻子这双性感漂亮的大长腿绝对是我见过最诱人
的美腿没有之一,倩儿也对她的美腿非常得意,记得她说过她给每一个上过床的
男人都做过足交,所有人都在她的丝袜脚下射出来过,当然这裏面射精时间最快
的人还是我。

  我托着妻子的脚轻轻替她按着大小腿肚,然后不轻不重地揉搓着她的脚掌和
脚趾缝,「唔……好舒服……」妻子一脸得意地靠在床头享受着我的服务,今天
泰国这边天气挺热,倩儿的脚也在丝袜和高跟鞋裏捂了一整天,此刻我都能嗅到
她脚上传来的那种混合着指甲油和汗酸味的淡淡脚臭,可对于我来说这种味道反
而更像春药一样刺激着我,我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小巧精致的脚掌,然后顺势
含住了她的一衹大脚趾吸吮了起来。

  「啊……老公,没洗这麽脏妳也舔啊?……」倩儿看着我又舔又吸,她得意
地捂嘴笑:「怎麽样?妳老婆逛了一天的汗脚香不香?」

  「香,老婆妳就算黄金圣水都是香的!」

  「去妳的,拍马屁能不能别那麽恶心?……啊……那裏不行……真的不可以!
……」她红着脸用手捂住了裙底,拦住了我想顺着大腿往上舔的企图:「妳坏死
了,想干嘛啊?我还没洗澡呢!」

  「别洗了,今天老公想尝尝妳骚逼的原味。」我嘿嘿笑着说。

  「好变态,妳这阳痿的绿帽王八就喜欢这种重口味,」倩儿红着脸踹了我一
下:「不理妳了,我先去洗澡。」她起身拎着手袋和化妆包进了卫生间。

  「老婆,妳真去洗澡啊,至少留条内裤给我嘛!」「去妳的,绿帽贱王八!」
从卫生间裏飞出一团白色的东西扔到了我身上,我拿起一看原来是倩儿的蕾丝小
内裤,上面还带着她湿湿的分泌物和温热的体温。「嘿嘿,谢谢老婆!」

  也许是从前绿帽性事和撸管自慰的刺激得太过频繁吧,和大部分的淫妻绿帽
奴一样,我也不可避免地得了前列腺跟阳痿的毛病,算起来也有几年了。好在
倩儿一直在积极地陪我治疗,各种男科医院跑了无数家,最后都是两个字——禁
慾。现在我的情况算了稍微好了点,但主要是感觉自己没信心,性事之前还必须
要吃药和找东西刺激一下。我偷偷翻出伟哥剥了一片咽下去,然后脱了衣服赤裸
裸地爬上床,一边嗅着妻子的内裤一边隔着贞操锁的缝隙搓着那缩成一团的小鸡
巴。内裤上那带点刺鼻腥臭的倩儿私处气味传来,我那已经禁慾了两个月的鸡巴
立马有了感觉,在鸟笼子裏一涨一涨地想要昂起头来。

  我正在床上陶醉地嗅着倩儿的内裤,忽然发现卫生间的门开了,带着湿漉漉
水汽的倩儿正在门边笑着看我,她原来穿的连衣裙和乳罩全都脱光了,现在身上
所谓的情趣内衣不过就是几根白色透明的蕾丝细带子,雪白的胴体几乎完全赤裸
着,她胸前那对蜜桃形的雪白乳房颤悠悠地晃动着,黑红色的大乳晕和乳头上还
挂着水珠,胯间那片黝黑茂盛的倒三角泛着湿亮的光泽。她腿上还穿着黑丝袜踩
着高跟鞋,注视着我的神情中仿佛带着点嘲讽的笑意和挑逗,迈着猫步一步步向
我走了过来。

  「老婆……」她内裤还在鼻子上的我有些尴尬,倩儿已经爬上了床竖起一根
手指封住了我的话音。她一边伸手到自己私处自慰着一边从我手上拿过内裤甩到
了床下,然后把我推倒了张开双腿骑到了我的脸上。倩儿胯间茂盛的阴毛让我有
些难以呼吸,我嗅到的全是她私处小穴那熟悉的酸腥的味道,但我毫不犹豫地一
口含住了她穴口顶端那颗紫红色勃挺的阴蒂,用力吸吮的同时舌头上下扫动她的
阴道口,倩儿立刻大腿一震,撑住了身子发出了「啊——」的一声娇呼。

  我卖力地用舌尖刮动着倩儿的穴口,自从被禁慾后已经好久没能给妻子舔逼
了,她的小穴还是那股熟悉的酸腥味道,而且气味好像更加浓烈,淫水也比从前
更稠更粘。还记得从前大学时倩儿的私处和乳头乳晕都还是十分清纯的粉红颜色,
可经过了这麽多年的频繁性事,她原来的小穴早已不再粉嫩紧致,两瓣黑褐色的
大阴唇鬆鬆垮垮地在阴道口两边垂吊着,已经变成了一个鲜红色小洞的穴口衹要
稍微刺激就往外分泌着粘稠的淫水。我伸手往上握住了她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
倩儿的胸型本身是漂亮丰满的蜜桃形,但现在雪白的乳肉上覆盖着大片的黑红色
乳晕,而且这两年也开始有些下垂了,妻子原本就是那种大乳晕的女孩,可自从
那几年做了某个老男人的婚外恋小三,又经过几次意外怀孕被引产之后,她原来粉
红色的乳晕就变成了跟孕妇一样地又厚又黑,连乳头也变成了黑红色粗长的哺乳
奶头。

  我每次一想起妻子给老男人怀孕的经历都满是绿色的妒忌,更用力地一面揉
着她的奶子,一面卷起舌头不断捅插着她的小穴,我的唾液混合着她的淫水,把
她整个私处和肛门周围的茂盛阴毛全都打湿了,妻子更是被刺激得胸前的双乳不
住地颤动,两手撑住床头从喉咙裏不停发出「啊——啊——」的娇喘声音。

  「绿帽老公……老婆的浪逼裏面味道骚不骚?」她喘息着媚媚地看我:「…
…妳不是说要尝原味吗?刚才我没洗裏面哦……」

  「骚死了,就跟卖逼的妓女婊子一样又骚又臭,不过老公喜欢,」我在她胯
间一边舔一边贱贱地说着:「可惜裏面少了野男人的精液,老公吃起来不过瘾。」

  「哈哈……我让妳吃了那麽多的野男人的精液还不够啊?……」倩儿格格地
娇笑,她看着我说:「……老公,那以后我让妳吃一辈子,好不好?」

  「好啊,老婆我爱妳!」

  「嗯,我也爱妳!……」她握住我在她胸前乳房上的手,双腿用力夹紧我的
头:「……老公,用力舔我的逼……老婆想先高潮一次……」

  「好!」我更加卖力地吸吮着她穴口顶端那颗已经被刺激得湿淋淋外凸的紫
红色阴蒂,同时一边转动揉搓着她胸前的大奶头,一边不断用舌头插进她小穴裏
来回刮动。「……嗯……啊!……」她的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她的大腿紧
紧夹住我的头,几乎整个私处紧紧贴着我的脸用力地上下蹭动,我被她茂密的阴
毛弄得几乎无法呼吸。「……啊啊……啊……王八老公……我高潮了!……啊!
——」忽然她的身体狠狠一颤大腿不住地痉挛着,小穴涌出了一大股气味特别浓
烈的淫水,我连忙用舌头全都卷进了嘴裏,她雪白的肌肤泛起了高潮标誌的片片
红晕,整个人倒在我身上不住地喘息。

  好一会倩儿的高潮余韵才缓缓散去,「老婆,妳爽过了,该让老公的鸡巴出
来透透气了吧?」在她身下的我说。面带潮红的她娇嗔地看我一眼,伸手从床边
摸出了一把小钥匙,起身替我打开了鸡巴上的贞操锁。「……啊,爽!」胯间束
缚一鬆的感觉让我差点想射精,禁慾了两个月再加上伟哥的药效和刚才的刺激,
我原来软塌塌的阳痿小鸡巴竟然真的硬了起来,虽然先天不足还是很短,但总算
能像个正常男人一样可以尽情勃起了。

  「老公……妳的小鸡巴真硬了哦……老婆奖励妳一下!……」倩儿对我一笑,
她用69的姿势趴到我身上撸了几下,然后张开嘴含住了我的鸡巴替我一上一下
地口交了起来。

  「啊……老婆……好棒!」我激动兴奋到不行,我已经不记得倩儿上次给我
口交是什麽时候了,自从我鸡巴有了阳痿毛病之后,就基本再也没有享受过她这
样的口舌服务,我也回应地舔舐着她那因为肛交而变得有些外翻的深褐色屁眼。
记得倩儿的屁眼当初也是嫩嫩的粉红色,可自从被那婚外恋的老男人开了肛之后,
竟然被他调教得迷上了肛交的感觉。再说句题外话,虽然倩儿不承认,但我知道
她当初对那老男人其实也是动了心的,要不然一直坚持丁克的她也不会让自己意
外怀孕几次被引产,幸好那老男人后来仕途落马,这才让倩儿得以顺利抽身,要
不然到今天还真不好说。

  「呵呵……绿帽老公,老婆伺候得妳舒不舒服?妳别那麽快射出来哦?」倩
儿大概担心我会提前射精,所以衹是口了十多下就停下转过了身子,掰开穴口对
着我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啊……老婆妳下面好热……」我都不记得上次
和妻子做爱是什麽时候了,眼看着自己勃起的鸡巴被她浓密的阴毛吞没,然后瞬
间感受到被熟悉的湿热包裹,我的鸡巴兴奋得一抽一抽地,差点控制不住射出来。

  「……呵呵……绿帽老公……妳的小鸡巴又操到妳老婆的婊子逼了……是不
是很喜欢啊?……」倩儿身体来回地磨动,胸前那对有些垂吊的奶子来回晃悠着,
脸红红地说着骚话刺激我。

  「喜欢啊,老公就喜欢操妳的骚婊子逼,」我故意说:「老婆,妳以前大学
的时候那麽清纯,现在怎麽变这麽骚了?」

  「哼……那还不是被妳们男人操的呗……」她笑着看我:「那妳怎麽知道,
我那时就不骚不想男人的鸡巴啊?」

  「哦?想谁的?是不是想高磊的?」高磊是我的大学捨友,也就是倩儿当初
暗恋的那个高富帅,一提起他果然倩儿带出了羞涩表情。

  「哼,妳管我想谁的,反正不是想妳这个没用的小鸡巴。」倩儿故意夹紧小
穴加快了摩擦速度,「啊啊……老婆我错了……射了!……」衹是短短的几秒时
间,禁慾了两个月的我就再也忍耐不住缴械投降,我哀嚎了一声鸡巴在她小穴裏
一抖一抖地喷出了精液。我痛快地感受着这直击脑髓深处的射精快感,直到彻底
射完我才软软地滑出了她的洞口,喘着粗气瘫软在了床上。

                【二】

  「……呵呵,老公这下爽了吧?」

  一阵激烈的床上大战过后,妻子倩儿起身拿来温热的毛巾替我清理干凈了下
体,又温柔地在我额头上一吻,我立刻也用嘴唇迎了上去和她口舌纠缠地热吻着,
两人足足吻了好一会才恋恋不捨地分开,唾液在我们嘴唇间拉出了一道细线。

  「老公,我想跟妳说件事。」她靠到我身边,突然有些忸怩了起来。

  「有什麽事,说呗。」

  「就是……其实我前段时间见到磊哥了,但是一直没告诉妳。」

  「磊哥?高磊?」我有些意外:「他毕业以后不是出国了吗?听说他这些年
结了婚一直在国外,妳们怎麽会联係上的?」

  「嗯,其实他已经离婚了,现在一直在国内发展,」倩儿不好意思地说:
「上次我律所的同事接了一单他们公司的合同纠纷案子,后来又转给了我,所以
才这样又和他遇上了。」

  「哦,所以妳这小骚货就和妳的心中男神约炮了?他操了妳几次?」我贱贱
地笑。

  「胡说什麽啊妳?正经一点好不好?」倩儿愠怒地打了我一下:「我都说过
妳老婆从没跟他上过床,妳还不相信?」

  「相信相信,亲爱的对不起啊,我衹是开玩笑了,」我连忙道歉,其实我完
全相信倩儿的话,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始终对这位妻子当初的暗恋对象抱着深
深的嫉妒醋意,因为我明白在倩儿心裏,那最珍贵的初恋位置已经被他永远占据
了。

  「那妳们在一块……后来都聊什麽了?」沉默了一会,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问。

  「嗯……聊公事呗,还聊了些他在国外的事,他之前跟苏舒离婚的时候娶了
个洋妞,现在跟这第二任洋妞离婚,把他在国外的大部分财产都分割走了,所以
现在衹能回国重头再来,」倩儿停了停,有些羞涩地说:「磊哥他以为我现在已
经单身了呢,他说他挺后悔的,从前选择了那个校花苏舒没选择我,要是可以重
来,他一定对我不会错过。」

  「呵呵,我说他就是活该,谁叫他以前在学校仗着是富二代整天嘚瑟还那麽
花心,明知道老婆妳这麽好的女孩对他有意思,却还要偏偏去追那个校花苏舒,
现在可好,人财两空了吧?」

  「哎呀,那以前苏舒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嘛,妳们男人谁不喜欢好看的女孩子,
妳知道我以前又不漂亮,除了妳也没男生追,被他看不上很正常了。」妻子羞涩
地说。

  其实她自己说得也对,从前大学时的倩儿虽然长相清纯,但因为她一门心思
都在学习上,平时也不太懂得打扮自己,所以在很多人印象裏她不过就是个戴着
厚框眼镜性格矜持的内向小女生。要是他们知道女人是善变的,其实倩儿后来是
个这样的尤物美女,估计很多人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那他现在……对老婆妳就没想法?」我把手摸上了倩儿的乳房轻轻揉着。

  「恩……怎麽会没有啊……」倩儿的脸红了:「他问我过得好不,和妳结婚
以后怎麽样。」

  「哦……那妳怎麽说?」

  「嗯……那我说了妳别不高兴哦,」倩儿犹豫了一下说:「我见他现在挺不
如意的,也不想让他太不开心,就说其实我也过得不太好,妳那方面不行,还经
常欺负我。」

  「靠,老婆妳这话半真半假啊,我那方面不行是真的,可要说欺负嘛,应该
是我经常被妳欺负才对吧,」我装着委屈的表情,连倩儿也被我逗得扑哧一笑,
「那……他后来又说什麽了?」我继续问道。

  「后来啊?……后来他跟我说,想让我花点时间跟妳离婚,然后和他两个人
重新走到一起,」倩儿忽然贴过来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撸动着,她眼光闪闪地看
着我:「老公,我要是说没拒绝他,妳会不会生我的气?」

  「啊?妳答应了?」

  「那他毕竟是我的初恋嘛,当初本来就是我被他拒绝了才接受妳的,而且妳
又不是不知道,这麽多年我心裏一直还有他,」她笑着看我:「老公,妳不是老
说绿帽的最高享受,就是亲手把最爱的妻子嫁给别人吗?那妳现在想不想真的体
验一下?」

  「靠……虽然话是这麽说……可实际还得再想想吧……」

  「还想什麽呀?……妳看妳身体那麽诚实,连刚射完的小鸡巴都硬了,」倩
儿加快了撸动我鸡巴的速度:「好不好嘛老公?妳看妳没他帅,赚钱又比不上人
家,连鸡巴都又小又阳痿,老婆早就对妳腻了,而且他发誓说他会真心对妳老婆
好,如果我答应嫁给他,他要带妳老婆去巴黎度蜜月呢!」

  「操,他连蜜月都想好了?」

  「这有什麽奇怪?人家才不像妳,对我什麽事都不放心上,」倩儿腻腻地说:
「老公,我都替妳想好了,等我们从泰国回去就协议离婚,我那些内裤和丝袜全
都留给妳,反正妳也阳痿衹能撸了,以后想我的时候拿来自慰就行,等我跟磊哥
婚礼的时候,我让他请妳来当我们的摄影师,好不好?」

  我听得心裏又酸又涩,眼前仿佛真的现出了倩儿穿着婚纱一脸娇羞地被他公
主抱在怀裏,周围宾客们热闹喧哗的大婚场景,可亲手把娇妻嫁给别人那种最高
境界的绿帽刺激,加上倩儿不停给我撸动鸡巴的兴奋快感,又像恶魔一样无时不
刻在诱惑撩动着我的作死神经。

  「……那……那妳嫁给他以后……还回不回来?」我咽了口唾液吃吃地说,
不知不觉像是默认了一样。

  「回来?还回来干嘛?」倩儿怔了一下笑着说:「哦,看情况吧,要是不开
心我可能考虑一下,不过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嘛,对不对?」

  「操,那妳还不如说不打算回来了。」

  「对啊,我就是不打算回来了,」倩儿干脆翻到我身上,把小穴对準了我的
小鸡巴又骑了下去用力地磨动起来,她那对雪白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动着,她凑到
我耳边软软地呼着气:「……告诉妳吧王八老公,其实我早就想把妳甩了……妳
为了老婆的幸福……就答应离婚让我嫁给磊哥好不好?……妳老婆我真的好爱好
爱他的!……最多我答应妳,我跟磊哥蜜月的时候他射过的避孕套……还有我的
原味丝袜和内裤……全都快递给妳撸管……妳就答应我好不好嘛,老公……」

  「好!……老公答应妳这个骚货!……」听着妻子那柔媚虐心的话语,这巨
大羞辱和自虐快感彻底说服我放弃了理智,我狠狠地吸吮着她那丰满奶子的黑红
色乳头,同时发泄一样地嘶声喊着:「……去吧,老婆,把老公甩了嫁给他!…
…我这个阳痿贱王八不配做妳的老公,最多衹配当妳和磊哥的性奴舔狗,用妳们
的避孕套和内裤撸管,伺候妳们操一辈子的逼!……呜呜……」

  「哈哈……妳这个绿帽贱王八,真答应我嫁给他了?……」

  「嗯……答应了……」我发泄过后在她怀裏轻吻着她的奶子,心裏不知是酸
还是苦,衹能用力点着头。

  「……那等这次从泰国回去,我们就正式办离婚了哦?……而且从今以后,
我就是磊哥的未婚妻了,那这次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了……」她在我耳边轻声
说:「……所以老公,妳这次要尽量坚持久一点哦?……因为妳这次拔出来,以
后就再也没有资格插进来了……知道吗?……哈哈!……哇……妳都已经射了?」

  她笑嘻嘻地看着我,我一脸沮丧地无地自容,刚才在她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
已经一泄如注了。她阴道轻轻用力一挤,我软塌塌的小鸡巴就从她的阴毛丛裏滑
了出来,她俯下身去含住了,用口舌温柔地替我清洁得干干凈凈。她起身用调皮
的眼神看着我:「老公,这下意淫得爽不爽?」

  「意淫?」我又意外地看她:「妳刚才说那些都是假的?」

  「当然不全是了,至少我跟磊哥见面了是真的,」倩儿笑:「不过我知道他
对我有想法的时候,他被我拒绝了。」

  「可他是……」

  「嗯,他的确是我的初恋,如果能回到过去,也许我依然还是当初的选择,」
倩儿温柔地靠在我身边说:「可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我也不是过去的我,
所以我不想为了他放弃我们的现在。」

  「老婆,妳真好,谢谢妳!」

  我感动地抱住了倩儿,和她深深地吻在了一起,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得妻如此,
夫复何求?

  等一切再度收拾干凈,我们两人在枕间赤裸相拥地依偎着,倩儿拿出了一个
小礼盒递给了我。

  「对了老公,这个送给妳。」

  「是什麽呀?」我好奇地打开盒子,裏面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碧绿石头,竟然
就是今晚在夜市上看到的那块梵灵石,「这东西怎麽会在这?」

  「哦,这是后来逛夜市我说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回去买的,」倩儿有点不
好意思地说:「老公妳别在意啊,其实我就是想妳能平平安安地,所以妳要答应
我,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好吗?」

  「嗯,一定会的,老婆我爱妳!」

  深夜,静谧的夜空,也许是酒店的隔壁房间裏还有游客在嘻闹着吧,从阳台
的夜风中隐约传来音乐,那恰好是倩儿最喜欢的一首粤语歌。

            如天注定我们走到尽头

            用力撞坏那天门亲手自救

            难得这段爱情能捱这麽久

              尤其遇见妳之后

             仿佛我灵魂被掳走

              相爱令我忘忧

              从而为妳分忧

             準我用一生挽着妳手

             直冲开最难过关口

  ………………

  蓝天,大海。

  「……老公,老公!……」

  我在甲板上昏沉沉地睁开眼睛,海上刺眼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旁边是妻子
倩儿嗔怪的表情,我揉了揉还晕乎乎的脑袋,想起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出海打算去
附近的小岛游玩,可昨晚可能是太累了,上船以后我就一直晕船,最后竟然迷迷
糊糊地睡着了。

  「老公妳真是的,会晕船就别说要出海嘛!妳看,马上要开始刮风了。」

  我顺着倩儿的手指望去,果然天空的另一半已经升起了如同城墻般的黑压压
云层。不一会厚重的乌云就立刻压了过来。

  「靠,那老头的话不会那麽灵吧?」我心裏咯噔一下紧张了起来,忽然我感
到一阵灼热,我低头看原来是倩儿送给我的那块梵灵石,我把它当成吊坠係在了
手腕上,此刻它好像感应到什麽似的,正一闪一闪地泛着绿光。

  我已经来不及思考太多了,转眼天色昏暗狂风大作,我们的小艇像树叶一般
在海面上颠簸,「喂!我们现在抓紧时间回航,请两位赶快穿好救生衣!」船老
大从驾驶舱裏探出头,大声地向我们喊着。

  海上的风暴说到就到,天色很快就黑得像夜晚一般,一股又一股夹着咸腥味
的海水打来,倾盆大雨瞬间落下,我刚刚帮倩儿係好救生衣,一个浪头把我们狠
狠地打翻到了船甲板上,我们还没来得及抓紧旁边的安全绳,又是一股更高的巨
浪打来,这次伴着倩儿的尖叫,我俩瞬间都被卷到了海裏。

  「倩儿——!倩儿——!」

  我从冰冷咸腥的海水裏冒出头来,天地一片昏暗,船也不知道去哪裏了,我
着急地扑腾着手脚用力地呼喊着妻子,脑海裏衹有一个唸头——倩儿妳在哪裏?

  「老公……」

  忽然我再度感到手腕处的梵灵石传来一阵灼热,我眼前视野突然发生了神奇
的切换,在黑暗的大海中,我脑海裏冒出了倩儿微弱的呼唤,还有我远远的背影
正在扑腾着。

  「倩儿!」我蓦然转头往背后看去,果然远远是妻子在一沉一浮地飘蕩着,
同时我脑海中的画面也切断了,我拼尽全力游过去抓住了她,感觉她在冰冷的海
水中已经即将失去知觉了。

  天更黑了,狂风暴雨中海水一浪高过一浪,也许这裏就是终结了吧……我绝
望地用最后的力气抱紧了妻子。最后的一浪打来,汹涌的海水瞬间把我们吞没了,
在无边的黑暗中,我们两人不断地往下沉去……

  ………………

  …………

  ……

  「喂,江晨……江晨!」

  ……谁啊?……是谁在叫我的名字?……等等,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江晨!起来啦!泡妞要来不及啦!」

  我趴在桌上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我的视野被一个胖子的胖脸完全占据了,
胖子正冲我用力地喊着,就如同《大话西游》裏瞎子喊周星驰去打劫一样。

  「什麽打劫?什麽来不及?」

  「打什麽劫?我说的是泡妞啊!」胖子气咻咻地说:「妳忘了?今天是我们
学校大一新生报道的日子,来了好多年轻美眉呢!高磊他们早就去了,狼多肉少,
妳再磨磨蹭蹭的我可先走了啊!」

  ……美眉?……现在还用这麽古老的词吗?……高磊……大一新生……

  我蓦然惊起,看着四周没错,这是我的大学宿捨!一切都是那麽熟悉,墻上
还贴着周杰伦和谢霆锋的海报,旁边的挂历牌上写着二零零二年,我再低头看看
自己身上的T恤牛仔裤,已经完全不是记忆中自己泰国旅行时的装扮,我转过头
来盯着眼前的胖子:「吴誌标?」

  「啊?」这个我当年最铁的死党捨友——胖子吴誌标被吓了一跳:「江晨,
妳不是脑子睡坏了吧,干嘛突然这种表情?」

  「……哦,没有了,刚才做了个恶梦。」我缓过来摇了摇头,回想起之前明
明记得自己被风暴卷进了大海,怎麽一转眼又回到二零零二年大学时代的宿捨了?
这究竟是我穿越了,还是之前就是南柯一梦?

  「哦,妳没事就好,我还真以为妳脑子坏了,」吴胖子突然盯着我的手腕:
「咦?江晨,妳什麽时候跟女生一样喜欢在手上挂玉了?妳不会找不到女朋友,
真的想去变GAY了吧。」

  「什麽?」我这才注意到原来我手腕还挂着那块梵灵石!但此刻这块石头仿
佛遭受重创一般遍布龟裂,上面的金字也黯淡转黑,连颜色也变成了十分陈旧的
墨绿色,我回想起了落海前后这块石头显出的种种异能,心裏不禁发出了一声感
叹。

  「……原来这块石头真有让灵魂穿越的能力啊……可是……可是倩儿呢?」

  我沮丧地一屁股坐了下来,如果没有奇迹出现,倩儿百分之一百是葬身海底
了,我想到这块石头是她送给我的,也就等于是她把唯一生存的机会给了我,我
紧紧握住了那块石头心如刀搅,一瞬间真的有种想回到大海陪她的冲动

  「江晨……妳没事吧?」吴胖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妳要是不舒服就
多休息一下,没什麽我就先走了。」

  我脑海裏突然像闪电掠过,想到了一件及其重要的事情,我站起来用力抓住
了吴胖子的肩膀:「胖子,今天是几月几号?」

  「九月一号啊,不都说了今天是大一新生的报道日吗?」

  「那现在几点?」

  「……快十点半了啊,」胖子哭丧着脸看我:「江晨,妳不会真的有病吧?」

  十点半,十点半……!我冲出门去拔腿就往宿捨楼下跑,「……江晨,卧槽!
现在才想起泡妞跑那麽快,还讲不讲义气啊妳……」我不管不顾身后吴胖子的喊
声,飞快地往宿捨外面校园跑去,这都是因为……今天就是我前世跟倩儿第一次
遇见的日子啊!

  我怎麽也不会忘记,在大学城对面那家星巴克咖啡门前的那个上午,一个穿
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正从计程车上吃力地提着一个轮子坏掉的旅行箱,我自告奋
勇地替她把箱子提到了女生宿捨,就这样我认识了倩儿,直到许多年后,这个女
孩陪着我走完了上一段人生。

  我在校园裏飞快地奔跑着,拿着书本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跟我擦肩而过,绿荫
下的情侣一对对依偎着,远处校门口的新生接待点人头喧闹,一切都那麽熟悉又
陌生,如果我有幸再见到倩儿,这一世的我们还能再重新开始吗?已经拥有未来
意识的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她和自己的癖好呢?

  我一路跑出了学校大门,马路对面就是那间记忆中的星巴克咖啡了。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