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七章(持续更新)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2发表于SIS101
字数,10538

               第二十七章

  (今天网络波动很大,游戏一直卡掉断网,不敢等到晚上,趁这会有网,直
接先更新了!!)

  殷离与之杨不悔,因为那明教殷王于左使杨逍,后又张无忌关系,之前也是
有所相识,并不陌生,于殷离心中,这位杨左使之女,天真浪漫,性格却是敢爱
敢恨,与之殷离性格相近,彼此也可说是契合,接触不多,却也是惺惺相惜,虽
非好友,却也默契。

  只是,没有想到,今日,她们两人竟然是会以如此姿势,相互见面,更是以
这彼此都是坦身羞辱的方式。

  此情此景,两女精致绝美,而又各具风情的脸颊上同时的飞起着红晕,双躯
紧贴,坦身相磨,滑嫩的肌肤相触,让殷离与杨不悔心中同时产生异样。

  看着近在咫尺的杨不悔娇颜,殷离心中情绪纷杂,想着自己刚被西华子破身
的丑态,全都被她看在眼中,更是不知道该要如何自处。

  当即心中一定,强打起精神,美目紧闭,忍住全身那一阵的异样快感以及疼
痛,咬牙强忍住下身此刻那仿佛百蚁爬行一般的瘙痒之感。

  『没事的,这种,这种痛苦,跟当初我修炼,修炼千蜘万蛛手,嗯,那种痛
苦想比,根本就是不算什么!』殷离心中安慰自己,就是如此的痛苦,绝不会让
自己屈服,她还能坚持,不管西华子要对自己做什么,她都能够忍受。

  只是,殷离这次确实预判有误,西华子再将她身体抱来,跟着杨不悔身躯相
对之后,却是就不再继续如刚才般深定而入。

  粗大狰狞阳物从花穴之中退出,一直退到了穴口,近乎发紫的龟头就顶在了
阴唇前,轻转慢压,就是那么的用着龟头进行轻顶。

  一下两下,这样不停的轻撞下,不重,比起刚才的凶狠撞入,现在西华子却
是改变了方法。

  放慢节奏与力道,阳物就是对准花穴前端那一小处位置,旋拉转动,龟头不
停的拉扯住穴口的嫩肉,但却不用力,就那么的轻勾美肉。

  开始几下,殷离还是并未有特殊感觉,只觉得身体变得轻松不少,不再是要
承受那种仿佛刺穿撕裂之感,可是,十数息之后,她却是感觉又有不同。

  没有了那入体的狰狞凶物,花穴嫩肉渐渐稍有回复,不再是如之前般僵硬,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强烈的瘙痒空虚之感。

  好似有着多只大手一直的在穴内进行抓动,开始数下,这种缓缓轻拂,花穴
肉壁本能反应进行夹紧,反而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火热的阳物,摩擦中,热气在花穴之内游走转动,就好像是一团柔火,正在
其中燃烧,烫,但却是舒适,暖洋洋。

  一会时间,这股热气就从花穴下泛起,游走殷离全身,穴口处的异样感觉,
传到着脊椎后心处,就好似整个人置身于温泉一般。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殷离一时心情似有触动,先前被西华子强行破身的嫩肉
拉扯之痛,好似也在这种感觉之下,稍有平复。

  面对如此,殷离口中不禁的发出了声声的轻微呻吟,少女矜持,让她还不想
就此屈服,只是,本能,如何抗拒。

  「嗯,呃,嗯!」牙关紧闭,殷离从鼻尖发出着声声轻吟,似有若无,声音
含魅,这种欲拒似迎之应对,却是比放声魅叫,更显诱惑。

  听着殷离压抑之声,杨不悔心知殷离此时定是在忍受着西华子那淫道之羞辱,
可是,看她表情,抗拒之中间杂着一丝迷离动情,却好似并非完全是痛苦感觉一
般。

  难道,殷姑娘,是对这丑陋无耻之淫道,有了快感,这,怎么可能?

  杨不悔以自身情况为基准,进行推断,淫道以这无耻手段,强夺走殷离少女
之身,失身之仇,凌辱之苦,几是三江五湖之水也难以洗清,就是心中最恨之人,
怎会动情。

  如是其他妇人,对于此事迷惑,却是可能有所奇怪,但是杨不悔却是真正的,
是知之不多。

  方面纪晓芙早逝,后来在杨逍教化下成长,于这男女私密快感之事,杨逍也
自然是不会教导如此闺中之事。

  后又因为殷梨亭于房事上草草而行,性欲不振,心中有碍,始终没有放下自
己的心结,却是又一直没有真正给杨不悔带去巫山云雨之巅。

  每次的简单了事,让杨不悔感觉这事情就好像是这样平常无奇,除了是初夜
时略有痛苦之外,之后也就是感觉平平,所以,此刻面对殷离这动情,反而是心
中不解,只是认为是西华子一种折磨羞辱之法而已。

  终日面对情绪折磨,却一直难以发泄,没有真正体会过这女子欢好,却是难
以理解了!

  而面对殷离比变,杨不悔心念刚转,突然间,一股异样感,却是在她下身处
传来,一只粗糙大手正抓着她的下身阴蒂处,狠狠捏了一下。

  「啊,啊……」猝不及防,一声火热而娇羞的娇喘从杨不悔小巧的嫣红红唇
中传出,又一次在西华子手上发出了叫床之声。

  虽是人妇,但是比之经验,杨不悔却还不如一寻常女子知道的多,如何抵抗
的住西华子这色中老手的玩弄。

  粗糙大手转动,就在杨不悔下身轻转,手指轻挑阴唇,轻柔而又火热的抚摸,
断去两指,西华子就是以食中两指,快且轻巧的快速探入。

  两指关节顶入,于杨不悔也是一种异样之感,于殷梨亭两人夫妻之事本就不
多,怀孕之后,欲望却是更重,再加上西华子先前所下之药。

  又近身看了西华子与殷离一场春宫,其中种种原因,杨不悔虽不说,但是身
体情欲,却是已经被偷偷勾起,身躯火热躁动,下体处不禁湿润,爱液潺潺流出。

  西华子才只是伸手轻掏两下,就觉得穴内温暖潮湿,手指收回时,却是就不
知觉的带上了一层白色的黏糊液体。

  对杨不悔此时情动表现,西华子看破不说破,继续手上的掏动动作,同时胯
下继续轻顶,对着殷离花穴进行连番快动,一进一出,力道虽轻,却总是尽最大
程度摩擦。

  面对西华子这玩弄举动,才会一会,还不等殷离感觉惬意适应,花穴之中,
嫩肉蠕动间,花穴之内的褶皱处,却是有着黏糊的酸麻感觉,顺着嫩肉,往深处
一直钻去。

  奇痒的感觉,比之先前更强,整个花穴,都是被这一种感觉给覆盖,整层皮
都仿佛是要往外翻一般的剧颤,却是又无法触碰。

  比起疼痛,这种瘙痒,比较起来却更难以让人忍受,殷离当即身体连晃,身
躯扭动幅度一时变得更大。

  无独有偶,在西华子这技巧挑逗之下,刚才还自表现傲气坚强的殷杨两女,
却是不同程度产生反应,身体扭动。

  而此刻,两女身体贴在一处,各自完美精致的丰满双乳随着身体扭动,而紧
贴一起,变成着两个美丽的倒碗形状。

  因为身怀有孕,杨不悔双乳上感觉却更为敏感,随着与殷离这一番磨动,乳
尖摩擦,丝丝酸麻之感游走全身,而随着身体之刺激,她却是又觉双乳一阵发胀。

  双美身躯挤压,西华子却是作为最大享受之人,看着两位美女如此扭动,心
中却是更为兴奋,玩弄动作更快。

  粗大狰狞阳物一直就在殷离阴唇上轻轻划动,龟头缓缓退出,带着爱液以及
那还沾染的淡淡血红的液体,溅撒在殷离的大腿根上。

  而因为着殷杨两女此时姿势,这一抽动,爱液流出,却就是顺着两人下身处
开始流淌,爱液顺着殷离下身,却是就有一部分留到了杨不悔的花穴上。

  此时,西华子正是在把玩着她那略带色素的小巧阴蒂,感觉到爱液流淌,一
边掏弄,却是就一边伸出手指,对着杨不悔的花穴内轻轻塞入。

  之前在武当山上,西华子就是曾有机会占有着杨不悔,但是考虑形势,终究
是不敢动手。

  但是,该是自己的,总是跑不脱,一番转折之下,这位娇媚少妇,还是落到
了自己手中,现在,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只要西华子愿意,现在,他就是可以狠狠的将其占有,肆意妄为,但是,西
华子所要的,却并不仅是如此。

  当年,没有机会征服纪晓芙,让她对自己归心臣服,这却是西华子心中一大
遗憾,而母债女偿,现在就是该要让杨不悔来还。

  随手的这几下掏弄,扣着花穴之内嫩肉,西华子感觉到食中两指上的爱液湿
润,当即又是故意抽出,放到着两女面前,尖声开口嘲讽说道。

  「哈哈,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坚持,那这失什么,两位女侠,
你们现在可是被我这无耻道人所玩弄,怎么,还会有感觉呢?」

  「你们不是被,咳咳,被老道我强迫的吗?怎么又会,这么快就动情呢!」

  西华子说到激动处,牵动体内伤势,嘴里不禁咳嗽两声,好在,此时体内内
力稍有恢复,运行一番,压下翻涌之气血,继续故意对两女羞辱。

  白色爱液在着指尖晃动,看在杨不悔和殷离两女眼中,均是不禁一下俏脸通
红,而此刻,虽然明知这是西华子这淫道有意羞辱,但是却也是无力兼无法反驳。

  两女都是聪慧之人,并不愚笨,虽是被西华子刻意的挑逗起情欲,却是仍知
其就是故意想要借此进行自己。

  殷离当时忍住着下身异样,贝齿紧紧咬住,娇喘中,开口反驳一声道:「你,
你闭嘴,你,你就,就这点本事吗你,你这个不行的废物!」

  为了要激怒西华子,殷离故意开口喝骂,而且还是开口说的是,那近乎对于
所有男性而言,都是难以忍受的一点话题道。

  「你个老废物,看来你是真的老了,你下面那软趴趴的东西,真,真是,啊,
真是没用,顶的,啊,顶的,姑奶奶,姑奶奶我好痒啊。」

  想着自己已被侮辱,不再是清白完璧之身,殷离想要以自己来吸引西华子注
意,让其不再这样对杨不悔进行侮辱。

  而对于她比举,要是对于其他人,或许真是有效,但是西华子却是并未真的
就此被激怒,自己本钱如何,西华子心中最为清楚。

  刚才那被自己干的近乎晕厥,身体狂颤的殷离说出这话来,其中意思也很简
单,无非就是想要让自己注意力转移到其身上而已。

  随着殷离如此言语开口,西华子动作再变,冷笑道:「好啊,我没用是吗?
那就让你这个贱货看看,到底我是有没有用,还是,你个骚货,太骚浪了!」

  知是殷离嘴硬,不过西华子也不以为意,这是殷离对于自己最后的一个自我
欺骗罢了。

  看似,她好像是在安慰杨不悔,舍己为人,其实,这何尝又不是给自己一个
的理由而已,给着她就此一个沉浸快感的理由。

  西华子看着下身扭动的娇魅双女,洁白身躯紧贴,几乎如蛇般缠绕,心中一
动,突然想到了一个念头。

  此刻,这两个分别身中春药所扰,又已是被挑起情欲的美人,已经是西华子
囊中之物,随时都可以占有。

  但是,如果只是夺其身,却未免要求太低,此刻,以两女之立场,西华子却
就是要为她们准备一出囚牢困境,看她们是能够坚持到何时,还是说,谁能够一
直坚持。

  这就是对着殷离与杨不悔的一场考验,就看着她们谁是更能坚持,而要是有
了分歧空隙,那就是西华子得以趁虚而入的最好时机。

  而就算不能成,他大不了就是再行强占而已,反正也是觉无损失,那又何乐
不为。

  心中想定,西华子左手缓缓的在着殷离的粉背上抚摸而下,渐渐的就是落到
了臀部,伸手继续对殷离的下体花唇处轻抚,尤其是阴蒂处,更是用力下捏。

  殷离敏感的身体不禁一扭,以为西华子又是想要对自己进行猥亵,咬牙做好
着准备,可是,突然间花穴一轻,却是感觉着那一根火热阳物,却就是就此退出。

  湿润的花穴似乎还是犹有不舍,紧紧夹住西华子之阳物,好像还想其留在体
内一般,嫩肉蠕动,褶皱吸咬,张张小嘴拉住着阳物前端龟头。

  西华子其实也是不舍从这温暖花穴之中退出,这嫩肉吸咬的如此之紧,于他
而言,也是一种特别享受,但是为了接下来的计划,还是要暂时隐忍。

  退出阳物,西华子双手分别的把玩着殷杨两女之花穴,手指在湿润花穴中掏
弄,带着两女流出的爱液,就是一直的往内轻转抠弄。

  殷离原本紧闭精致的处子花穴,随着西华子刚才之凶狠刺入,却是就变得一
片狼狈,花穴大开,穴口处阴唇往外翻着,清晰可见其中那粉嫩的穴肉。

  穴口嫩肉上,还可清晰的看到着有几处嫩肉撕裂伤口,毕竟是处子之身,面
对西华子这硕大阳物,尽管再是温柔,也是难免会有撕裂破身之痛。

  更何况西华子先前却就是抱着凶狠蛮取之态度,连续深顶,狠狠的给殷离破
身,几将这小花穴给撑的大开,此时还是正在往外倒腾,不见恢复。

  白色爱液一部分顺着阴唇往下流淌,还有一部分则就是沾染着那一根根的乌
黑阴毛,黏在着花穴上,淫迷,而又诱惑。

  而比起殷离这处子花穴,杨不悔这花穴,却是又有不同,虽然以手指进入情
况来看,她的花穴同样紧窄,但是毕竟怀有身孕,所以阴唇颜色也是显得稍微的
黯淡一些,并不如殷离娇嫩。

  但是其厚美阴唇,也是另有妙处,出于花穴差异,手指探入,蠕动却是更紧
更快,而且出水程度更高,更为湿润。

  一处子,一少孕,两个极品美女,同时的任由西华子把玩品鉴,如何不让西
华子为之心动神炫,仔细的查看双处美穴,真是各有美处,妙不可言。

  如此极品,现在西华子有幸双飞品尝,却是真是行了大运,但是,为了之后
大计,却还是要有所隐忍,以图大计。

  双手如此连扣,西华子看着殷杨两女兴奋的变化表情,开口冷声道:「呵呵,
看看你们这样,还真是姐妹情深啊,既然如此,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接下来,晚上我只会动你们一个人,至于另外一个人,我虽然不能说就这
么放过,但是我却保证,不会去动她!」

  故意的言语相激,西华子对殷离和杨不悔使用着离间之计,就是要看她们如
何选择。

  询问时,西华子也是快速伸手在两女下身处掏弄,继续刺激殷杨两女阴蒂处,
催动情欲,让她们难以恢复理智。

  在持续刺激之下,那早已经渗入两女身体的强烈催情药效,早就让她们的身
体变得分外敏感,任何轻微的刺激,都是被最大的放大。

  于此时,殷离,杨不悔两女勉强保持自身身体平静,都已不易,精神恍惚,
已是在精神崩溃边缘徘徊,哪里还有理智去仔细思索这其中利弊。

  西华子嘴里问出,手上动作一狠,捏的两女当时不禁放声叫喊,没有思索时
间,全是凭借脑中第一反应决断。

  「快,快点做决定,五,四,三……」

  「啊,我,我,你,你对,对我来好了,我,我不会,我不会,反抗,你,
放过杨姑娘!」

  精神恍惚之下,又被西华子进行这一催促,压迫下,心情紧张,反而更能看
出这一瞬反应。

  却是殷离脱口而出一句,愿意牺牲,而反观杨不悔,美目紧闭,身体颤抖,
却是一言不发。

  不知道她是心里犹豫,还是说有另外之念,例如是顾虑腹中胎儿,但是这已
不重要,关键,是殷离的这个选择,正中西华子下怀。

  既然是要行离间之计,那么就是要有不同,没有缺口,也是要找到破绽,更
何况,两女现在却是就做出了这不同决定。

  「哈哈哈,好,好,殷家小女娃,这可是你说的,你真愿意,将你自己,奉
献给我,那以后,你可就是我的人了!」西华子故意再逼问说道。

  现在,正是殷离心神最为不定之时,刚经历连番变故,又是被西华子强行破
身,再加上身中那第一春药,烈女咤之药性发挥,更是让其迷离。

  此时,不管着西华子会是对其如何,殷离也是半推半就,动情之下,面容恍
惚,却就是自然的身体一动,被拉着身体贴紧,缠靠上来。

  「嗯,嗯,我,我听你的,只要,只要你能够,能够放过杨姑娘,我就,都
听你的!」

  「好,老道我说话算话,既然殷家小姑娘你愿意献身,那老道也是不会食言!」

  西华子说着,将殷离身体一翻,让她娇躯平躺在地,压在地上那数件衣衫上,
然后双手一捞,再一次的分开着她的双腿,一腿架在肩膀上,一腿往前压上,顶
在着殷离圆润丰满的美乳上。

  双腿之间密处分开,然后就是一根滚烫之物就顶在了花穴口,殷离自也是知
道这是何物,既然是已经被进入过一次,殷离心中抗拒之念,反而是并不那么重。

  不过,情动之下,殷离虽然心中已经是默许,但是少女心态,终是羞涩,紧
闭双眼,却是不想亲自查看!

  白皙的娇躯紧张羞涩,发热颤抖,殷离心里不停提醒自己,她这是因为要救
助杨不悔所做出的牺牲,绝非自愿!

  但是,一直轻摇的白圆挺翘的美臀,以及花穴之中还是在渴望蠕动的嫩肉和
那潺潺留出的爱液,却是都证明了此刻殷离身体的渴望。

  这次,西华子没有让殷离久等,下身阳物轻触几下,感觉她已经准备好之后,
胯下一顶,当即一下狠撞刺入。

  湿润的花穴一下被撑开,顺顶到底,软蠕嫩暖的花穴当即被西华子这一下塞
满,殷离嘴里轻哼一声,翘臀跟着一动,细腰研磨,却是不知是觉得舒畅还是满
足!

  重新进入殷离美穴,感觉到整根阳物都被这嫩肉裹住,西华子也是并不急进,
腰部开始着轻晃,开始以着深进浅出的方式,进行着慢慢的抽动。

  如此动作,较为轻柔,带给着殷离这才破身美穴的压力可以最大减小,也是
更容易让殷离沉迷其中。

  下身被满满塞满,殷离当即身体一晃,口中轻哼一声,那一瞬,花穴内的瘙
痒,空虚,疼痛,都是随着这一下的撞动,烟消云散,再不复存在。

  比起之前破身时,身体仿佛是要被撕裂开一般的剧烈疼痛,此刻,穴内虽然
还是仍有疼痛,但是却是比起之前,要轻缓上许多。

  阳物轻缓而有力的顶入,穴内层叠的褶皱,在这一瞬都被撑开塞满,满足之
中带有着一些轻微刺激,微微疼痛,却是分外舒服。

  殷离有限的欢好经历,就是之前西华子所带给她的,之前于摄魂之中,身体
的极乐体验之感,于殷离却是有着一些梦幻而不真切。

  所以,殷离只觉这事情,就是以痛苦为主,远不如着平时自己轻微扣弄之舒
服,但是,此刻西华子这方式一变,却是就给予她一种异样的感觉。

  一下一下的顶入,充实的填满花穴,西华子粗大狰狞的阳物,火热而又坚硬,
带着那种特别的滚烫感,每次顶入,花穴周围那刺入的嫩肉处,就好像是置身在
熔炉中一般。

  全身飘飘然,仿佛就是要随此时的火热刺进而融化一般,比起刚才的疼痛,
现在这犹如和煦阳光,温柔热风拂动的感觉,让殷离感觉越是沉迷。

  西华子保持着这温柔的抽动,缓缓的抽动了近一百下,目睹殷离娇媚面容渐
渐变得缓和,迷离动情,不再是那样痛苦抗拒。

  知道殷离现在已经是接受了这刺入感觉,西华子心里冷笑,动作一变,却是
不再进行抽动,阳物前端龟头就是开始对着殷离花穴深处花心开始进行轻顶绕动,
对着那一处位置进行研磨。

  才刚适应了这仿佛飘飞一般的感觉,殷离感觉身体快感突然间戛然而止,身
体当即是有了反应,不禁的抖动数下,腰部发力,翘臀往上抬起,反对着西华子
的阳物顶来。

  西华子作为色中老手,自然看出殷离这一会变化,看出殷离身体移动,当即
故意身体一抬,往后悄悄退开,却就是有意的往上一挪,不让殷离触碰。

  腹部一挺,没有触碰到,跟着再次一挺,却是仍然差了一丝,两次下来,殷
离也是聪慧,感觉出这不对劲,美目睁开,正看到西华子那丑陋面容上挂着似笑
非笑的表情。

  心里一羞,殷离当即想到,自己刚才那羞人饥渴一幕,肯定都被西华子给看
在了眼中,他就是有意要看着自己的丑态。

  气恼之下,殷离当即身体一瘫,强自忍住着身体那种瘙痒空虚之渴望,对着
西华子瞪视,狠狠娇骂道:「你,无耻,你到底,到底是要怎样?」

  「你不就是想要这样,这样来羞辱我吗?来,那你来啊,你们,你们这些淫
贼,想的不就是这些吗?」

  又气又羞又恼,已经失神,殷离于此时,心神已然大乱,却是就有破罐破摔
心态,胸口一挺,大字型摊开,摆出一副任由西华子施为模样。

  知道殷离现在已经是到了崩溃边缘,如果继续强逼,虽是可以得手,但是却
也是很大可能让其精神崩溃失心。

  这并非是西华子所要,当着一个人心神已经到了绝境之时,是最无助,但也
是自身最为坚毅时候,如在此时,反而是拉上一把,那却是可能会有奇效。

  对于殷离这样绝美倔强少女,与其是要将其给逼至崩溃,那却不如,试一试,
拉着一把。

  在殷离气恼开口时,西华子却是以迷眩的眼神,盯着殷离的洁白胴体,痴迷
说道:「好美,你好美,殷丫头,你不仅容貌过人,更是有一个能为他人牺牲之
心,老道却是都有些自惭形愧。」

  「能够牺牲自己清白之躯,单就是这份心胸牺牲,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
比起那长着一身烂肉,只会丢着母亲脸的某人,却是要强的太多!」

  西华子这一指桑骂槐,并不高明,直接就是点到了杨不悔身上,此时,地道
之中,只有着他们四人,排除杨夜昔,却也是只有杨不悔才是了。

  要是殷离杨不悔两女理智正常,情欲稳定下,对于西华子这分化之计,一下
就是会判断出一二,只是,此时情动之下,哪里还能想到这些。

  捧一踩一,西华子就是要行这分化之策,一面夸赞殷离,另外一面却是又损
着杨不悔,将她贬低的一文不值。

  以话语分化两女,殷离恍惚之间,听着西华子此言,目光当时往旁看去,正
好跟着杨不悔此时眼神对视,望于一处。

  之前没有开口,杨不悔心中隐隐有愧,如非是为了自己,殷离也是不会被这
淫道得手,这其中,杨不悔虽不是主导,却也是有不作为之责。

  但是,这一切,杨不悔却都是为了这腹中胎儿,这是她的骨肉,会是她生命
的延续,也是杨不悔现在最在意之事。

  杨不悔可以不在意自己身体,本就是心灰意冷,纵使失身,也不会在意,但
是她不在意自己,却是要为这胎儿考虑。

  也是因此,刚才在殷离肯于出声承担之时,杨不悔却是只以沉默为应对,非
是不愿,而是不能。

  心中有愧,杨不悔在眼神对视之后,脑袋一偏,避过殷离视线,只是,她却
也想不到,这一个简单的举动,却是成了与殷离的一个分隔所在。

  殷离意识恍惚之中,也没有深想,毕竟,杨不悔之前也确实是如此没有应声,
不过,此念也只是让殷离感觉心中稍微有异,还不至于就此对杨不悔产生怨念。

  西华子腰部继续一顶,停留在花穴之中的阳物继续开始抽动,加快频率,狠
狠的往内快顶进去,龟头打着旋,挤开周围嫩肉,稳定有力的深顶到底。

  殷离嘴里畅快轻呼一声,本想要进行的抱怨和疑问,全在此时,化成了那一
声满足的呻吟,既然,抗拒不了,那么,不如就是就此的沉沦其中吧。

  这么做,也是因为着杨不悔,自己是为了她而承受的如此屈辱,不然自己觉
不会如此。

  心里想着安慰自己的借口,殷离而是放松心态,沉浸在西华子比刻有规律抽
动中,依然是那样轻轻抽动,再次带给她连续舒畅快感。

  情欲一起,在烈女咤的药效推动之下,再想要停止,那却就是难了,如潮一
般的快感涌来,将殷离一次次的推向那情欲巅峰。

  只觉身体轻盈,如飞天际,一直往上飘去,充盈的满足感,让殷离心中抗拒
之念,随即变得更弱。

  花穴内嫩肉不断的咬住那一根进入的肆虐之物,本能的想要将其吸紧,仿佛
就是要将其给压断一般,死死吸住。

  这种感觉,让西华子当时也是爽的直吸凉气,阳物被前后一起夹住,要是换
成定力稍差者,恐怕这一下,被这一夹,早就是一泄而出了。

  不过绕是如此,面对殷离身体挪动,腰臀轻抬,面对着西华子刺入动作而摇
摆腰肢,这做出的回应,也是给着他们双方,都是带来了强烈的享受。

  西华子火热而又坚硬的阳物直顶而入,将前面层层叠叠的褶皱嫩肉一起顶开,
湿润的花穴,西华子熟门熟路的再次捅入到底。

  有了之前的数次进入经验,这次,在西华子再次捅入时,他又是有着一些不
同,不再是专门的强硬刺入到底,而是在这个过程中运用技巧,专门寻找殷离花
穴内的刺激点。

  粗大肉棒在穴内翻搅,拉扯着其中的嫩肉,一点点的拉动,如此拉动,让着
殷离身体兴奋,腰部发力,不由的跟着西华子的拉动间,身体抬起,然后又再落
下,往复配合。

  阳物直顶,西华子一改之前的粗鲁方式,慢慢刺入,也是忍住自己那想要狠
狠突刺的欲望,一直温柔以对,如此又是抽动了三四百下。

  已经是到着兴奋点的殷离,面对这水磨一般的抽动,那种舒畅之感,从骨髓
爽到了灵魂,直飞上天,却是就不想再落下。

  花心处被狠狠的顶到几下,一种强烈的酸麻感在身下泛起,又痒又涩,难以
忍受,仿佛是要失禁一般,强烈喷发的快感,一直在花心处弥漫。

  好似失禁一般,殷离虽然痛快,却是一直只能咬牙忍住,以保全自己最后的
尊严,但是西华子连顶几下,蜻蜓点水,龟头摩擦花心软肉。

  快速的几下接触摩擦,当即触及到了殷离酸麻痒处,忍无可忍之下,动情佳
人再难以坚持,身体一蹦,白细双腿用力的往外分开,花心猛颤,爱液当即喷出。

  花心乱抖,殷离娇躯乱颤,却是就于此高潮时,身体跟着颤抖,爱液更加汹
涌,殷离没有忍住,却是此时随着花心高潮,而一起失禁。

  暖洋洋的液体流淌而来,虽有些出乎西华子意料,但是殷离竟然如此动情,
却也是正在他之计划之中,正中下怀。

  西华子将着阳物一退,从殷离花穴之中退出,大股液体当即从着交合处往外
流出,在地上流了一滩,殷离,当即心中更是羞愧不已。

  身体在一阵颤抖下,慢慢恢复平静,在这个过程之中,西华子却也是一反常
态,没有趁比机会,几月的强行冲刺,而是等着殷离进行恢复。

  一直等着殷离呼吸渐渐平静时,西华子才是舔着脸,语气颇有些欠打,凑到
着殷离脸颊旁问道:「殷丫头,刚才很舒服吧,想不想再更舒服!」

  殷离睁眼一看,看着西华子那丑陋的脸颊就贴在自己的脸侧,心中异样,闭
眼不再观看,只是,在她心中,却也是没有太多感觉,此刻,似乎,对于西华子,
却是没有了那么重的恨意。

  这个可恶淫道,这个强夺了自己身体的无耻之徒,虽然,是有许多恶形,但
是,好像,并非是完全的无可救药?

  「嗯,嗯!」沉迷在这升天一般快感之中,殷离全身暖暖,用不出着任何的
气力,在西华子连声催促之下,终究还是羞涩的做出了一声回应。

  如蚊般轻应一声,殷离绝美的脸颊上此刻何止是泛红,简直就是红的要滴出
血来一般。

  应答了这一声之后,殷离羞涩之下,却是怎么也不敢在睁开眼,不敢再去看
着西华子丑陋而又得意的表情。

  心中,一面的喝骂自己的无耻放荡,但是,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痛快之感,
殷离这个未经过欲事之少女,哪里能够抵挡的住西华子这色中高手的玩弄。

  被人给干到了失禁,如此羞人之事,殷离之前,哪里会是想的到,此刻,整
个人还是一直的沉浸在那高潮的欲望之中,久久没有回复。

  不能,或者也是不想在那绝顶的高潮之中抽离,殷离急促呼吸着,脑中慢慢
回忆着此时身体的高潮余韵。

  西华子一双粗糙的大手,仍然是在她身躯上摩挲摸索,把玩双乳,殷离也是
不以为意,既然,最亲密之事,都是已经做过了,现在这些余头,又有什么好在
意。

  而就在殷离沉迷之时,西华子却是又突然的开口说了一句道:「殷家丫头,
老道我实在太喜欢你了,你看,我们俩现在都这样了,也有了夫妻之实,不然,
你就嫁给老道我吧!」

  西华子色眯眯的说了这一句,脑袋还是趴在着殷离的胸口上,对着一对美乳
又亲又咬,嘴里含住着乳尖一点,语气也是有着一些含糊说道。

  但是,声音虽轻,此时,密道之内,却是只有西华子与殷离的纠缠之声,所
以西华子这开口一声,虽然轻,却是仍被几女听到。

  刹那间,密道内三女却是在此时,同时的做出一个回应。

  「什么?你说什么?」殷离一时恍惚,根本没有反应,下意思开口反问一句。

  「不,不可以,殷姑娘,你不能答应,你这个淫道,不知羞耻!」杨不悔惊
讶下喝骂着,却也是不同意。

  「这,成婚,怎么?怎么可以?」最后这一声,却是杨夜昔所发出,语气之
中,却是惊讶与疑虑不确定!

  三女,三种情绪,面对西华子这一问,却是给出了不同的态度回应。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