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三十八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7/10发表于SIS101
字数;10607

               第三十八章

  梧柳镇,距离前往五虎山庄必经之路的小镇,一处老旧宅院,这段时间,却
是有了新的主人。

  半个月前,一户人家悄悄的住进了院子,看起来,却是寻常,来人,好像是
着一个土财主,随身还带着好几个女眷,趁着夜色入住,之后,几乎每天,这院
子之内,却是都可有着一阵的女子诱人呻吟之声在里面响起。

  这群人,到底是谁,自然不用多言,正是那大难不死,反而是功力更有进步,
并且还一起淫辱几女的老淫道西华子。

  午后阳光,通过窗绯照射进屋内,只见布置简单的房间内,一张大床占在其
中,那足够着七八人同时横躺的大床上,正有着几条身影正在滚动。

  细细一看,其中,几具白花花的修长身躯,正是被一个老丑黝黑的身体压在
身下,男子,正是西华子。

  而此时,正在承受着他奋力抽动,嘴里呻吟魅呼,快感不绝的双十年华的绝
美女子,小腹微微鼓起,正是已经怀有着几月身孕的杨不悔。

  这位明教大小姐,武当殷六侠的绝美夫人,怀孕少妇,江湖上失踪的消息,
已经是不自觉的传来,但是,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是在着这一个宅子中,被
这一个丑陋老道给干的高潮迭起,浪叫不止。

  「啊,嗯,主人,您,您,轻点,孩子,孩子,还在,用力,啊,要顶,要
顶坏了,啊,要被刺穿了……」

  「哼,看你这身体骚样,你还知道着,你还怀有孩子,却是这么的疯,从昨
天到今天,你个喂不饱的骚货,却是就已经缠着老道,要了五次了,以后,真不
知道,谁能够喂的饱你!」西华子抽动中,喘气羞辱说道。

  绝美少妇的下身被用力的顶入,那因为怀孕,而略显色沉的花穴随着如此刺
入,而被用力的翻挑开,西华子大半截的阳物用力撞入,几乎,每一下都狠狠的
撞在着宫口上。

  少女单纯,少妇妩媚,两种气质在杨不悔的身上得到了一个完美的并存,加
上她现在身还着殷老六骨肉,让西华子每次都有一种玩弄别人爱妻,另有一旦不
同风情。

  因为怀孕,杨不悔花穴深处,宫口紧闭,如此,更给了西华子一个不同的进
入享受,硕大阳物可以全力往前顶入,龟头一直猛撞宫口,好似重锤不停地击打。

  如此重击,初始几次,重棒撞击,总是让杨不悔难以适应,被西华子如此玩
过一场,只觉整个下身都是麻木失去知觉一般,子宫震荡,疼痛不已。

  可是,在着疼痛感过去之后,那种好似全身被撞飞,犹如触电般的酸麻感,
游走全身,却是就又让着杨不悔开始回味,几次下来,她反而是迷恋上了这种感
觉。

  媚眼迷离,杨不悔身体跟着西华子的撞动晃着,嘴里尽力呼叫道:「不要,
不悔,不要,啊,不要再,不离开主人了,以后,以后不悔,只给,只给主人,
啊,一个人干!」

  一边魅喊着,一边摇晃,杨不悔因为身体的不停摆动,青丝散乱,剧烈刺激
下,身体出汗,发丝沾粘,媚眼如丝,嘴里胡乱叫喊着。

  胸前丰满双乳剧烈起伏,杨不悔虽然口中是喊着要让西华子停下,但是她身
下那一双修长白嫩的长腿,此时却是用力的环在着老道的胖腰上。

  随着身体每一下的用力颤抖,身上汗水流出,阳光照射下,带着晶莹光亮,
双腿紧紧的别住老道,身体上下晃动,就在床褥上,被顶的身躯乱颤。

  此情此景,如果是让其他原先熟悉着杨不悔之人看到,绝不会相信,这放荡
迷情,好似完全变成着情欲母畜的女子,就是当初那聪慧凌厉,敢爱敢恨的奇女
子。

  短短时间,怎么就会变得如此?

  而至于杨不悔为何是会有如此大的转变,这其中,自然就是出自西华子之手,
这半月来,他可没少在这绝美少妇身上下功夫。

  因为身在孕期,杨不悔的体质也是变得敏感,再加上她本身已是中了西华子
这段时间以来调制的药剂,身体早已是敏感无比。

  面对西华子故意的折磨与刺激,这种身体的强烈渴望,出于着女子羞涩之情,
杨不悔开始还只是默默的被动承受,虽然身体被西华子干动的分外兴奋,却是仍
矜持自首。

  虽然与殷梨亭有隙,但是他毕竟是其之夫君,杨不悔在心中,仍然还是有想
要为其紧守着人妇本分,只是,她那完全被顶成了西华子阳物模样的花穴,却是
已经显示了一切。

  如此的玩弄数天之后,西华子虽在杨不悔尽情索取,也是干的她欲仙欲死,
但是,面对她的默然应对,还是让老淫道觉得不够刺激,想要另外换着花样。

  得到这位江湖侠女的身体,还只是西华子贪婪的第一步,还是想要,让杨不
悔亲自的对他进行伺候,在这时候,却是殷离给老淫道想出了一个办法。

  为杨不悔准备了一场肉形,连续数日,偷偷的在她的食物之中加入着更强的
催情药物,继续刺激着她的体质。

  然后,却是就又将她的身体绑起,直接的谅在一旁,让杨不悔看着他们的春
情交欢,不断地对其身体进行刺激,但是,却又并不让她满足。

  只是看着,却是不去动着杨不悔身体,已经是敏感到了极点,多日来,纵使
她心中仍然抗拒,可是身体,却也是已经习惯了西华子的玩弄。

  连续三天,西华子就一直的在杨不悔的身旁,疯狂的干动着殷离,小昭几女,
生动的春宫图,加上着药效发挥,引得她身体渴望不已,下身一片泛滥。

  但是这种捆绑下,她却别说是得到满足,就连伸手要去扣弄都办不到,如此
的刺激下,杨不悔的精神终于是为之崩溃,等到了西华子再一次的顶着那狰狞阳
物出现在面前时,她登时就是求饶了。

  当身体开始屈服,那心里的天平,也是随之的晃动,而身心上瘾之后,接着
口中的的一个呻吟叫唤,也就是水到渠成。

  被这一场肉刑折磨,杨不悔却是心理害怕了,身体一恢复行动,就是以一场
疯狂的女上位姿势,在西华子的身上开始进行进行起疯狂的耸动。

  完全的不顾着自己现在怀有身孕,身体疯狂的跨骑在着西华子身上,花穴一
对准,就是狠狠的顶入,拼命的耸动,连续在西华子身上高潮了三次,一直到着
全身再没一点气力时,才终于停下!

  而有了那一次的放纵,食髓知味之后,杨不悔也是终于放开,再加上有着小
昭以及殷离在旁边的怂恿劝说,却是再忍不住,完全的放开,半个月下来,终于
是彻底屈服。

  再也不记得自己往昔骄傲,也是不记得昔日的爱侣,只是沉浸在西华子那粗
大阳物带给着她的钻心快感之中,难以自拔。

  西华子阳物在着杨不悔的浪叫之中,一直的顶入着她的孕妇美穴,同时左右
双手也是没有闲着,却是分别的在着两位身材曼妙成熟的美妇下身扣弄。

  手指灵巧变转,快速扣弄,对着两处美穴就是用力抽出,如此来回的挑逗,
也是引得两女嘴里兴奋呼喊,下身,就更是动情,淫水连流。

  被着西华子扣弄一会,两女身体再一次动情,嘴里乱喊,下身花穴也是在此
时缩起的更紧,嫩肉紧紧的夹住了西华子手指。

  比二女,自然就正是黛绮丝以及着前下属,波斯美妇辉月使,面对比二女,
西华子应对方式,又是有所不同。

  两女身上均是被赵敏所下阴毒,有过白芨的前车之鉴,西华子可是不敢再去
相碰,好在,比毒虽然凶险,隐蔽,但是化解之法却并不难。

  对于毒经一道,西华子也是有了一些研究,不敢说绝顶,但是至少也是有着
精通程度,了解了两女所中阴毒,再根据两女体质,西华子专门的配置了解毒药
剂。

  虽是同种毒素,但是受药者体质不同,所用解药的分量调配也是不相同,其
中微小差距,就可能导致截然不同之后果,所幸,西华子并非庸医,解毒过程进
行顺利。

  而在这奇毒化解之后,西华子可是再没客气,将这两位美妇狠狠的折磨玩弄
了一场,将许多的疯狂姿势都是用在这两女身上。

  对于自己当初差点的就身死在着奇毒下,西华子心中可也是恨极,狠狠凌辱,
分别是将黛绮丝与辉月使干的高潮不已,然后还不罢休。

  在毒经之中,有着一种专为女子所设定之淫毒,抹在女子穴内,随着男子阳
精注入,药性发作,却是每隔着两天,就需要有这阳精注入,否则穴内就是会变
得奇痒无比,而且痒感不停加强,每日复增。

  连续七日折磨,不伤性命,但却会在折磨下,让女子变成只知淫行的欲望女
畜,更甚至,会神智崩溃。

  西华子本不想用此药,因为他觉得,这些江湖侠女,保持本性,让他征服玩
弄起时,会更有快感以及成就感。

  但是面对黛绮丝两女,西华子还是恨极,所以他就是对两女使用了轻度的一
些剂量,然后一晚上间,将这两位绝美妇人高的高潮迭起,全身瘫软求饶。

  趁两女迷情之时,西华子随即又是抽身而去,等到第二日,再是过来,简单
的让两女满足,却是在要射精时停下,反而去玩弄旁边的小昭殷离几女。

  情欲刺激以及挑逗,再加上药效,当即就是让黛绮丝两女身体欲壑难填,在
西华子威胁下,辉月使不过才是强忍了一天,却是就禁受不住,疯狂的跟西瓜子
索取求饶。

  而黛绮丝毅力更为坚定,比着辉月使多撑了几个小时,不过在西瓜子故意在
身旁干的辉月身体高潮,下身爱液急喷而出,液体溅撒在着身躯上。

  这位武林第一美妇终于是彻底失智,再也忍不住,娇躯扑上,缠着西华子,
用自己完美的身躯,对着这个她曾看不起轻视的低贱老道索取求欢。

  两位如狼似虎的美妇,这一放开,犹如两条美女蛇,完全的不知疲倦,一场
的盘肠之战,一直持续了有两个多时辰,却是仍进行正酣。

  也是幸亏着老淫道天赋异禀,再加上修习长春功之术,精力恢复奇快,胯下
金枪不倒,如此,才是没有被这两女给榨干,反而,西华子于这一场男女交合之
中,采阴补阳,越往后,精神越兴奋。

  开始还是嘴里叫喊兴奋的两女,随着一次次的高潮,阴精一丢在丢,最后却
就是雪白的身体瘫倒,任由着西华子索取。

  从着宽敞的大床上,一直被西华子胯下猛顶,被撞的摔到了床下,随后,又
是从床边,被撞顶的在房间内爬行走动,高潮的爱液随着身体的兴奋不停的喷出,
溅射的房间各处,显示着这一次的狂欢之剧烈。

  被西华子如此兴奋的占有一次,黛绮丝两女心念也是不禁的有一些变化,身
体已经完全屈服,而且无力反抗之下,她们一定程度上,也是接受了这被老淫道
玩弄的命运。

  可是,面对两女,西华子却是怒意还未消退,虽然两女已经不同程度屈服,
他却仍不放过,之后一日,在殷离帮忙下,老淫道却是对着两女进行了一个后穴
的灌肠。

  特殊调制好的液体灌入到着黛绮丝与辉月使的后穴,然后再用橡木塞顶入着
后穴,跟着,为了要羞辱两女,西瓜子还特别的将两女进行着一个四肢朝上的捆
绑。

  绑住两女,西华子之后又是给着她们定下了一个规矩,要让两女相互竞争,
谁先忍不住,就是要受罚,让本就不睦的两女,再次的起了竞争之心。

  而在两女忍受身体内的翻江倒海同时,西华子又是故意的当着她们的面,叫
来了殷离与小昭,对着这两位绝美女子,就是一通的狠弄,那高潮魅呼的声音,
声声入耳,又给了两女一个刺激。

  灌入后穴的药水刺激着两女身体,越是隐忍,身体的刺激以及搅痛感就是越
强,而且这没有一个时间,不是两女忍到何时,就是会结束。

  随着腹内疼痛,黛绮丝两女曼妙的身体不禁的扭动,汗液不停流出,但是却
变得越来越难忍受,美丽的面容,不停的扭曲皱起,嘴里发出一声声的呻吟和呼
喊。

  在着西华子顶着小昭,干的她身体第二次高潮时,听着小昭魅叫,一旁的辉
月使就是忍受不住,开口对西华子求饶,说她认错,愿意领罚,只要让其下来就
可以。

  不过,对这话,淫老道却就当是没听到,从小昭的身体抽出阳物,狠狠撞顶
到着殷离的花穴内,开始进行起抽动,辉月使求饶声音更大声,然后再一会,黛
绮丝也是忍不住开口请求。

  西华子一直等着两女哀求一阵,干的殷离爽叫时,才是终于的回了一句,让
她们靠自己,不要再来求饶,只要她们中,有一人先忍不住,另外一人就可以免
受罚。

  如此,西华子就是有意想要引起着黛绮丝与辉月使两女对立,而老淫道刚才
在捆绑时,也是专门的把握住了距离,两人的长腿却是正好可以勾到对方。

  两女沉默一阵,却是辉月使先反应过来,抬脚对着黛绮丝的小腹踹来,那液
体注入鼓起的腹部被这样狠踢,当时就是疼得黛绮丝嘴里矫声叫喊。

  不甘心只是被如此的踢中,黛绮丝之后也是无奈下进行反击,修长的美腿对
着辉月使蹬去,两女就是如此的相互进攻,只有是让对方承受不住,自己才能够
解脱。

  相互踢蹬,两位貌美女子,全身捆绑,赤裸的身躯不停的进行碰撞,出退踢
出,在一声声的矫哼声中,对着对方的小腹就踢去,那模样,说不出刺激与淫魅。

  看着相斗两女,想起之前相见时,她们那高高在上模样,现在,却真是丑态
毕露,西华子心中得意报复快感闪动,一下继续对殷离抽动,一边又是开口的让
她们加大力道相搏。

  两女好似两条美女犬般相斗,互相踢蹬着,这样一会,却是终于着分出胜负,
黛绮丝后穴木塞弹出,一股液体压抑不住的从后喷出。

  压抑许久的痛楚感涌出,黛绮丝随着那一下,心里又羞又急,但是身体那一
股尽情宣泄,喷涌的感觉,又让她无法抗拒,而在女儿面前,被弄的如此,更让
她心情复杂。

  人设过后,西华子压着几女一起去到大浴室内清醒,然后,就是进行着对黛
绮丝的责罚,本来羞涩顺从的黛绮丝,在听到着那责罚内容时,也是被吓得不轻。

  老淫道却是突发奇响,不是在家里惩罚着黛绮丝,而是要让她身躯赤裸,被
着西华子在街道上溜行一圈,这个处罚决定,却是这位昔日的武林第一美女,怎
么也无法接受。

  要在外面裸行,这是黛绮丝之前想也没想过之事,要是被人发现?心理惊慌,
她当时就是苦苦哀求西华子绕过她这一次,这次她知道错了,下次,绝对不敢了!

  一个女子,不管着外表再坚强,但是内心中却是都有柔软处,即使是这昔年
横行江湖的奇女子也不例外。

  在着黛绮丝心理屈服之后,身体也是被西华子占有,她对于西华子也是变得
顺从,虽然,还是有一些羞耻,却也是开始习惯。

  不管手段如何,既然身体已经被强占,黛绮丝心中某个想法中,也是将西华
子这老道,当成了自己的男人,这些年,黛绮丝在江湖之中,一直守身如玉。

  压抑着女子本性欲望多年,这一被着老淫道所引出,如果说她心中全无感觉,
那也不可能,失身此淫道不可避免,黛绮丝对他也是多了几分敬畏,少了抗拒。

  对黛绮丝而言,西华子现在就是她之主人,身体被玩弄也是无奈,可是,那
也只是局限着这老道,要是让她暴露出行,任由着其他无关之人,欣赏观看她的
身躯,她却是绝对做不出。

  可是,面对着黛绮丝的哀求,老淫道却是铁石心肠,一点也不顾虑客气,抓
住她丰腴娉婷的曼妙身体,以着一根绳索绑住她的身体,就将她往门外拉去。

  西华子的绑缚方式,用力的缠紧着黛绮丝身体各处的敏感点,尤其是下身处,
一个绳结缠绕,用力一拉,绳扣就是嵌入下身花穴中,狠狠揉动,让黛绮丝敏感
的花穴颤抖不停。

  羞耻的姿势,四肢着地,身体趴倒,全身不着寸缕,还被如此捆绑,简直就
是黛绮丝前所未有的耻辱,还只是从房中被拉到院子,她就是害怕的身体僵硬,
怎么都不想着再移动。

  西华子用力拉动,拉着黛绮丝往门口走去,红绳紧勒着兴奋点,这绝美侠女
急得身体疯狂挣扎,而下身的摩动,又是让她那被下药的身体变得分外的敏感。

  「不,不要,主,主人,不要……求你,奴,奴错了求求你,奴,什么都愿
意,不要,不要让,让我出去,不要!」

  面对外面未知的恐惧,傍晚时分,外面还有许多行人,这一下要是走出,这
一幕,不知道就是要落在多少人的眼中。

  这种暴露的恐惧,心中的刺激,让黛绮丝吓得全身颤抖,用尽全力的想要抗
拒着西华子的拉动,泪流满面,任由老淫道德喝骂,也是不想移动,就是那么的
在院子里求饶。

  看着黛绮丝那害怕的模样,其实,这也是在西华子的意料之中,见对她的情
绪刺激的差不多,就是悄悄给旁边的殷离使了一个眼色。

  以西华子妻子身份自居,并且开始习惯着这种禁忌错乱的身份快感中,殷离
破罐破罐心理之下,她也是无法回头,反而开始越加沉浸在那帮着西华子,一起
拉着其他女子一起下水的扭曲心理之中。

  从小就在仇恨中长大,殷离其实也是缺乏安全感和认可,如果,有谁能够给
予她肯定,就会成为着她的依靠者,以前,这个人是张无忌,现在,却是成了老
淫道。

  看着老淫道对自己示意,殷离当即就是做个人情,上前相劝,拉着小昭一起
的请求,让西华子再给着黛绮丝一次机会。

  本意也只是想要杀一杀黛绮丝自尊,羞辱其自尊心,西华子可也不会舍得让
自己的女人,去被别人在大庭广众下欣赏,就算只是女婢,在他玩厌之前,也是
不会当即也就是见好就收,在看着小昭和黛绮丝母女的一阵楚楚哀求下,装着勉
强同意,不过,虽然免了那外出惩罚,西华子随即就是又说了一要求。

  要让黛绮丝以如此姿势,就这么的在院子内进行爬动,绕行三圈,就这样的
当着诸女的面前,进行爬行,要是爬不完,那么就再带她出去。

  面对此言,要是以前,黛绮丝恐怕是宁死也不会同意,但是,在被西华子这
一松一持的威胁下,反而是感觉好像得到了一个诺大的便利一般。

  在女儿小昭面前,黛绮丝满面泪光,却是低头快速的答应下来,有了之前的
那一个对比,现在只要是不让着她出去,西华子不管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之后,西华子就是当着小昭的面,粗大阳物对准这绝色美妇的后穴顶去,硕
大的龟头登时压开着后菊,往后穴内深深压去,狠压着黛绮丝,就是开始发泄一
般的抽动。

  黛绮丝身为波斯人士,却是又与中土女子有些不同,经过着西华子这段时间
玩弄开发,却发现,这绝色美妇的后穴分外特别,后臀肥美柔嫩,给着西华子捅
刺入进入。

  每次刺入时,老淫道胯下一撞,美臀就是会有一股弹性反挤而来,好像是有
着一股力道将其推回,而且后穴又粗又直,让西华子感觉抽动起来分外顺畅。

  不说其他,单是黛绮丝这特殊的后穴体质,就是让西华子爱不释手,而他也
是在着小昭这绝美少女的身上实验过。

  虽然已经是被自己破身驯服,但是小昭的后穴,西华子还是没有仔细的品味
过,也是这些天,他才有机会,对这对绝美母女花的后菊处进行一下比较。

  却是母女各有特色,黛绮丝后臀肥美,身躯成熟曼妙,不管着老道怎么虐玩,
都能承受,而小昭青春可人,虽不如母亲成熟,但是却潜力更大。

  弹性十足的美臀,西华子每次分开时将阳物顶入,都可感觉整个后臀的夹紧
刺激感,他稍一扭动,就好似要整个阳物都要夹断一般,美不可言。

  如此的绝美母女花,却是带给着西华子绝无仅有的享受,比之花穴前更紧更
干的刺激,虽然从畅快程度上不如前面花穴,强烈的摩擦中有一些疼痛,可是以
如此的姿势压住。

  看着这以往高傲的绝美母女那被自己屈辱压住,面容痛苦而又委屈无奈的表
情,那一种特殊的成就感,总是让西华子难以自拔。

  害怕老淫道会拉着自己外出裸行,这一次,黛绮丝对这羞辱的爬行,却是隐
忍顺从的接受,就那样好似一只母马一般,被着西华子用力压顶,一步步的晃着
往前爬去。

  下身花穴贝绳结顶入,后穴又被西华子狠狠刺入,啪啪的撞击声之中,他每
顶一下,黛绮丝就是身体颤抖,往前跪爬,这种姿势下,尤其还是当着诸女的面
前进行爬行,也让黛绮丝身躯变得更为刺激。

  才是从前院爬到侧厅,黛绮丝就是兴奋的高潮了一次,淫水随着身体往前的
趴行,一直的往下流淌,边走边流,不过老淫道却是并不留情,继续的狠顶。

  勉强的一圈过后,绝色美妇却是就已经高潮了三次,最后身体几乎是完全无
力的趴伏在地,在西华子的喝骂下也是无力起身。

  身体高潮加着羞愧,让黛绮丝当时丰腴的身体趴地,那被撞的白里透红的翘
臀撅起,连移动的气力也无,最后,实在没办法,还是女儿小昭自愿过来,为她
进行代替。

  但是,这宅子内一圈的距离却也是不小,加上西华子故意的凶狠玩弄,小昭
也是勉强一圈下来,就是累的身体瘫软,娇躯颤抖虚弱,老道硕大阳物一边还在
着她的后穴内狠撞。

  次次撞顶,身体被玩到着兴奋时,小昭却也是在这撞击之中,身体感觉到更
加的敏感,下身粉嫩的花穴张开,一声声的魅呼中,淫液流淌不停。

  老淫道奋起神勇,先是干的小昭身体无力应承,然后又是再次的转向母亲黛
绮丝,就是一直的推着两女的身体爬行,从着前院一直干到着后院,最后,更是
将母女的身体交叠,对着那两处美嫩母女花穴,狠狠冲刺。

  最后一圈的爬行,在西华子如此玩弄之下,两母女一直的爬动着近两个时辰,
直到老道在两母女花穴中,各自狠狠的切入一次之后,才是终于结束……

  经过那次的处罚之后,倔强高傲的黛绮丝,却是对西华子态度大变,变得更
为顺从,不管着他再是想要着如此的方式玩弄,都是完全的配合,甚至,连之后,
老道要在着几女身上进行一个淫纹时,她也没有拒绝,反而第一个表示同意。

  西华子以几种特殊药材,混合着赤蛇血,在着几女身上轻刺痕迹,留下着淫
纹,平时看不真切,但是只要一动情,身体兴奋发热,却就会显现。

  对于这些武林有名的侠女而言,一旦被留下了这淫纹,以后,就是再难摆脱
西华子之控制,终生留下他之印记,就算之后,再寻良人,也是无法展示身躯。

  黛绮丝同意着西华子在她身上纹上这字,某种程度,也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
是西华子之所有,身体只有着老淫道可以观看欣赏,再不容其他人染指。

  对于几女所纹之字,西华子也是有所考虑,对着黛绮丝,这个初纹之美妇,
他犹豫之后,在其翘臀纹下了歪曲的五个小字,西华子淫奴,如此,算是确定了
她之淫奴之身份,每次以后入式玩弄时,直接就可清晰看到。

  在黛绮丝之后,西华子又是对着其他几女进行,这其中,却是又有一些不同,
为了表现,也为了讨好老道,殷离在之后第二个同意,让他也是给自己进行纹字。

  这字迹一旦纹下,她就是再无退路,殷离比举,也是有为了要让自己彻底断
了那与张无忌之间的可能,让她再不能回来,就是在此路上沉沦到底。

  对这请求,老淫道当然是不会拒绝,在殷离要求下,就是在着她的小腹上轻
纹下了西华子淫妻五字,这一妻一奴,却是又体现了她与黛绮丝身份之不同。

  渴望得到认同的殷离对着这个纹字,当时也是高兴了许久,之后,就是轮到
了小昭和着辉月使,面对这两女,西华子又是使用了一个不同对待。

  于辉月使,西华子则是纹上了母畜之称,相比起来,比之黛绮丝的淫奴身份
还要更低,对于小昭,他却并不是纹字,而是对其美丽的双乳乳尖上,穿刺了两
个乳铃。

  这一刺入过程,比之纹字,要更显疼痛,看着小昭精致的面容疼痛皱眉呼喊,
连着心思阴狠的老淫道也是有着一些不忍,不过,虽然是一时不忍,最后,西华
子仍然是毅然进行。

  穿了乳环后,在小昭那迷茫恍惚的痛苦神情之中,西华子又是拉着她狠狠的
蹂躏了一通,连续玩弄着数个时辰,狠干的这绝美少女在声声呼喊之中,达到着
一次次的高潮。

  如此一番开导,加上西华子的药物辅助,小昭也是终于回复,之后,沉沦之
下的波斯总教圣女,却是变得更为放开,在面对与老淫道的淫事上,却是显出着
更多的天赋,变得更为主动。

  杨不悔在几女之中,却是身份更为特别一些,她毕竟是武当六侠殷梨亭之妻,
对于要在她身上留下着自己的专属纹痕,留下印记,西华子更有一些兴奋。

  对比,杨不悔初时却也是十分抗拒,惧不接受,或者,于她心中,还是留有
着微弱希望,希望能有一日,能够重归于武当,而这印记一留,却是,再无转变
之机!

  但是,在着西华子的几日刺激之下,身体动情,隐忍不住,最后放开着矜持,
开始对着这猥琐老淫道渴求寻欢,而一旦沉浸在身体的欲望之中,对于着其他事
情,反而也就是变得顺从。

  才只是到了第七日,之前还赌咒发誓,绝不会让西华子在她身上乱来的杨不
悔,最后,却是最后兴奋的摊开双腿,魅喊的让着老道得意的出言羞辱,并且在
双腿内侧纹下了怀孕母畜四字。

  羞耻的字眼,加上着西华子的羞辱,杨不悔在这身体和心理的一起羞辱之下,
度过了开始的犹豫阶段之后,也是适应着她的这一新身份。

  这半月时间,老淫道德生活,可真是过的塞过神仙,除了每日的练功时间之
外,其他的起居饮食,他都是跟着这众位美女聚在一起胡天胡地,尽情宣泄自己
的欲望。

  也是幸亏着老道本身天赋异禀,加上着长春功法的调养运行,采阴补阳,才
是能让西华子金枪不倒,天天对着一众美女征伐不停,以一敌多,还是精力充沛。

  不仅如此,借着长春功吸纳之阴气,西华子这些天不停运转吸融,感觉自身
真气又有了几分回复,虽然不及以往刚猛,却是连绵运行不绝,韧性更佳,尤其
是在气息回复上,更为有限。

  前前后后,西华子都算不清是在几女身上发泄了多少发阳精,单单是说杨不
悔,半月来,她几乎花穴都是时刻被着老淫道阳精射满,比之殷梨亭对她身体内
射次数都要更多。

  几女气质神韵各不相同,也是让着西华子难以取舍优劣,自然,也是只能着
阳精均沾,分别的满足几女,一直到着她们均是再不堪承受为止。

  如果,这身旁几女之中,真要说着有特别之人,那却就是着杨夜昔,对她,
老淫道却是表现出了一种特别的重视,除了前几日抓着她淫玩几次之后,接着,
就是再没有对她淫玩。

  这并非是西华子对杨夜昔不敢兴趣,虽然他现在身旁有着多位绝美女子陪伴,
但是杨夜昔这傲娇嘴硬的美女,也是不会放过。

  之所以不动杨夜昔,并且,也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着纹痕,这并非是西华子对
她的忽视,恰恰相反,作为他现在最信任之人,老淫道给其安排了一个专门的任
务。

  也是现在身旁诸女之中,只有着杨夜昔所能进行之任务,在着史红石那丐帮
小萝莉清醒之后,西华子就是对其施展了一些手段,然后,让杨夜昔带她离开。

  这样一个身轻体柔的美丽少女,背后还影响到着丐帮之势力,西华子也是在
一番犹豫之后,才是决定着送其离开,心中虽然也是分外不舍,但是,为了大局,
却还是毅然决定忍痛割爱。

  史红石毕竟身份特殊,西华子考虑之后,也是觉得难以将其留下,她背后丐
帮势力也是太过庞大,强行纳在身边,也是一场麻烦。

  既如此,不如顺水推舟,将这个烫手山芋,推去到她该去的地方,也就是西
华子要让杨夜昔去办的原因,却是要将人,送去找那位绝美侠女,古墓传人黄衫
女。

  老淫道想法,也是很明确,就是要安排着杨夜昔和史红石两女在黄衫女身边,
当着一个眼线,至于目的,此刻他所想却是不多,能够起到警讯,暂时的留做后
手,就已足够。

  如此一来,西华子对着身边的诸女,都是有了一个安排,在众女都变得顺从
之后,他就是又开始对众女的行动,有着一个分别布置。

  例如今日西华子就是留下了少孕妇杨不悔和黛绮丝辉月使三女淫弄,却是让
小昭和殷离外出,打探消息,同时,暗中进行监视!

  「啊,好,好深,要,要,忍不住了……主,主人,要,要丢了!」

  持续玩弄下,美妇黛绮丝突然身体一绷,雪白的身躯快速颤抖,花穴下,一
股粘稠的爱液直从下身喷出,达到了她今天的第四次的高潮。

  而就在此时,房门被从外推开,两个曼妙女子从外走来,一前一后,正是殷
离与小昭两女。

  殷离看着床上赤裸的男女,面容不仅不怒,反而魅意一笑,身体贴在西华子
矮丑的身躯上,精致的面容轻磨着他的后背,柔声说道。

  「相公,您叫我们打听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周掌门这些天,一直都在休憩
调息,丁敏君传讯,今夜,可能就会是她运功紧要之时!」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