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灰色版)任盈盈篇】【作者:super面筋人】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uper面筋人
字数:6807

  (任盈盈为了救令狐冲性命被囚禁在少林寺后山山洞数月之久,少林寺没有
女人,照顾任大小姐的想必还是和尚,这里就有些发挥余地了。轻度ntr.)

  ====================================================================================

  正文:小呆是少林寺一名最低等的职事僧人,今年只有十三岁年纪。他每天
除了干活就只知道读经,众师兄叫他「小呆」就是说他呆头呆脑读经读傻了。

  本来他的日子就是这么平静的过着,某天,小呆正在偏殿干活,却听得师兄
叫唤。

  「小呆!偏殿的地一会儿再擦,方丈找你!」

  小呆吃了一惊,住持为什么会找自己这小和尚?啪的一声,手中的抹布落在
地上他都没注意到。

  「方方…方…丈找我?师兄,你莫要耍我,方丈怎么会见我这个负责洒扫的
小和尚?」

  「真的,虽然大家喜欢逗你这个小呆子,但是几时敢拿方丈骗你?你闯什么
祸了?」

  「我怎么知道?」小呆一边朝大雄宝殿跑一边留下这最后一句,声音已经有
了哭腔…

  大雄宝殿内,方正方丈和方生大师看着禅床下跪伏颤抖的小呆不禁相视一笑,
均想:这孩子果然是老实,应该能承担这件大事。

  方生大师开口道:「起来,不用害怕。我们是要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职事,不
必如此慌张。」

  「是…」小呆起身,却依旧没敢瞧方丈的脸,只低头静静地听两位大师吩咐。

  「我少林寺后山山洞里来了一位…嗯…贵客,少林寺内没有仆妇,所幸你年
纪幼小,想必那位贵客不会太反感你去侍奉。」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小呆不禁心想,贵客怎么住后山的山洞?还得找小孩儿
服侍?不过大师说话总是不错的,他应了一声就准备退下。少林寺方丈方正大师
却叫住了小呆,说道:

  「我听说,你众多师兄都叫你小呆?有这事吗?」

  「是…,弟子确实愚笨,只,只知道读经文。」

  「我释家弟子,读经参禅乃是本分,如果这是呆,你便继续多呆上一呆又何
妨?呵呵,你听着,后山这位贵客脾气古怪些,你好生照顾,你须牢记,关于这
位客人的事你要保密,就算跟你的师兄们也不能提起。这件事功德圆满以后,我
收你做个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多谢方丈,多谢方丈大师!」

  小呆好生惊喜,慌忙跪倒磕头,心想自己果然是傻人有傻福,这后山的客人
绝对是自己的命中贵人!当下心中默念了几遍经文为这位还没见面的「贵人」祈
福。领完方丈法旨,小呆径奔库家僧执事处领了一套崭新僧衣并几套粗布衣衫,
带上「贵人」的饭菜,转向后山。

  被方丈许诺收为亲传弟子,又穿了新衣,小呆自然欢喜不尽。

  后山乃是一片无人照管的野山,树木丛生。小呆既然叫「呆」就有几分呆子
的执拗,他想不通为何贵客会住这荒野山洞,于是,越想不明白就越想赶快看看
这贵客的模样,脚步也越来越快。

  只见他呆头呆脑的低了头只顾走,进山洞高声唱个喏道:

  「少林寺执事僧人送衣服饭菜来了,施…」

  小呆这一个「主」字还没吐出来,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记耳光,直打的他转
了一个圈,脸颊登时肿了。

  「我的妈呀!」小呆捂住脸,哭叫道:「疼,呜呜呜,你这恶施主,怎么打
小孩儿?呜呜…」

  他吃痛抬头一看,哎呦呦,怎么是个女施主!?而且是个菩萨一样的女施主!
菩萨下凡了!不禁痴痴的叫了声:女菩萨。

  他只下山化缘时见过几次女人,那些村野农妇自然也没什么特别,小呆能想
到的最美的女人;能形容好看的极限就是经书里的菩萨了。

  只是,这「菩萨」现在的模样不太庄重,上身只穿着一件亵衣,露出雪一样
白的一双玉臂,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那规模不大却也颇为挺拔的双峰若隐若现。
「菩萨」用一只手遮住胸前风景,另一只手作势又要打。

  小呆怕她又打来,吓的连忙逃跑,不料摔了个狗啃泥,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书中代言,这女菩萨自然就是为了救令狐冲性命而被囚居后山的魔教圣姑任
盈盈了,她本以为少林寺至少也要安排个农家妇人来伺候自己的吃穿用度。眼下
正在更衣,谁知道竟进来个和尚!

  盈盈放在平时肯定是要杀了这不长眼的,不过看这小和尚年纪幼小,不过十
二三岁模样,又摔的滑稽狼狈,量来他是无心的,一腔火气消了一半。嗔道:

  「你送饭就送饭,怎么没头没脑的闯进来,信不信姑娘一刀,」她这才想起
那刀已经被少林寺收了去,于是改口道「一掌也能结果了你,就跟我杀那个什么
辛国梁,易国梓,觉月禅师一样!」

  小呆好生害怕,哭的泪人也似,心道:「苦也,果然福气没那么容易找上门,
原来那几位师兄圆寂都是这女魔头下的毒手!」

  任盈盈原本就为了吓一吓他,见他筛糠也似的抖,只怕再吓他就要尿出来了。
说道:「把衣服和饭菜留下,滚出去!一个时辰以后来拿食盒,不许进来!否则
…」

  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式,小呆连声称是,如同被皇帝赦免了死罪一样连滚
带爬的跑出了山洞。

  仿佛丢了魂儿一般,小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方丈推脱?那是万万不敢,
可是回去守着这女魔头却也万万不敢。于是一个人在后山溪水旁苦捱了一个时辰,
这才偷偷摸回山洞,果然,洞口放着食盒以及托盘。

  食盒已经空了,托盘里是一套布料讲究的黑衣,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黑木
崖崇尚黑色,只道是女魔头的喜好。他把食盒收好,蹑手蹑脚的刚要离开,就听
山洞里说道:「把衣服洗了,快滚!」

  小呆心下恼火,这女施主明明生的菩萨一样的好看,怎么心肠这么歹毒,把
人呼来喝去的好不通情理。他拿着衣服到河边冲洗,却见那件亵衣也在托盘中,
就是他初见任盈盈时她穿的那一件。他不通男女之事,虽然也曾幻想过女人是什
么样儿但是终究没有经历过。心道:

  「我和师兄们都是要脱上衣便脱,怎么女施主多一件小衣呢?穿在她身上还
真的很好看!可惜,女施主不喜欢被人看,要挨打。」

  他不禁把鼻子凑上去闻了一闻,那件贴身小衣带着任盈盈身体的清香,小呆
喜欢这个味道,闻了良久,又翻起其他衣物…

  后山有个女魔头,女魔头的胸衣是香的!女魔头很好看,生着菩萨的脸孔!
小呆很想和师兄们谈一谈自己昨天的见闻,可是方丈说了要保密,自己只好强行
压住念头。可是心里有事就难以专心,小呆向来看经认真,今天却也走了神,满
纸我佛的智慧都看进了眼里,脑中想的却是昨天女魔头白皙的胳膊和粉嫩的胸口。

  他摇了摇头,骂道:「没用的东西!胳膊胸口而已嘛,有什么稀奇?」可是
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要是能再看看就好了,真的很想再看一次…

  每天都是送三餐饭菜进去,一个时辰以后再取走空盒,这女魔头除了倒便桶
不需要帮忙以外剩下全都交给小呆来做,他倒也乐意,毕竟他喜欢任盈盈的味道。

  相安无事了几天,方丈命人带给小呆几本经书。

  「传方丈法旨,将这几本经书交于贵客研读,化其戾气,若有不明之处你可
讲与他知。」

  那传话的人恭喜小呆,方丈居然让小呆给香客解惑,这是很大的认可。他哪
里知道小呆的担心,这可不是一般香客,岂不是又要进山洞一次?

  傍晚,忧心忡忡的小呆送晚饭上山,怯生生的在洞口问道:「女施主,女菩
萨,我可以进去一下吗?方丈有些安排。」

  「进来!」

  小呆听她语气有些激动,难道!难道她也想见见我不成?

  这次的女菩萨还是那么好看,只是穿的乃是一套粗布衣衫,正是少林寺安排
的着装,更显得她文静清爽了些,与第一次那咄咄逼人的模样全不相同。素衣粉
面,小呆只觉得心跳加速,不敢多看。

  「女施主。」小呆行礼。

  「是不是,有他的消息?他,他怎样了?」

  「他?什么消息?」

  盈盈何等聪明,见小呆这反应就知道不是带来了令狐冲的消息,心下好生着
恼,语气不耐烦起来。

  「那你干什么来了?」

  小呆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变脸,只能硬着头皮道:「方丈命我带这几本经书给
女施主,可以消解戾气,如果有不懂之处,小僧可以代为…」

  没等他说完,盈盈抬手佯装要打,吓得小呆丢下经书直接跑了。

  失魂落魄的小呆又去后山小溪边闷闷不乐的坐了一个时辰,他隐约猜到女魔
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才住在了少林寺。不知为何小呆竟觉得心中憋闷,好生羡慕
那个男人,竟能让菩萨一样好看的女魔头都关心于他!自己在她眼里,可能是只
苍蝇…

  「唉,要化解这女施主的戾气恐怕不能只看这么几本经书,我听药局的师兄
说有些药方可以静气凝神,不如给这女施主带上一些…」

  他暗暗下了决定去药局走一遭,后山女客的事是保密的,自然不能说是给这
女施主要的。他一到药局就向管事师兄行礼问安:

  「师兄,我想寻些药。」

  「这不是小呆吗?要什么药?」

  小呆天性老实,本来也没人怀疑他,最近听说他得了方丈赏识,是以全寺上
下都对他有些尊敬起来了。

  「我,我想找能静气安神的药…」

  他不知道具体该找哪剂药方,只盼望师兄题议几个,然后自己就顺着要一种。
哪料到,晚课钟响,寺里但凡有执事在身的大和尚人人要做早课晚课,那师兄见
众人集合,对小呆道:「想必你知道药名,你进去自选了用就是,我去做晚课了!
可迟到不得。」

  小呆无语,只得自己进去一罐一罐的看,他识字不多,只是对经文里那些揭
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这样的字熟悉。眼见得瓶瓶罐罐,什么
六阳融雪丹,什么少林草还丹…反正看着都不像能让人静心的,更有些他认不全。
他捧起一大罐药粉,嘟囔道:

  「麻什么散,麻,我记得天麻可以起些功效,可是这是麻什么呀?」

  小呆挠着自己的光头,一时拿不准主意要不要拿这个,他毕竟是偷偷拿药,
虽然保密一事是方丈安排的,终究心虚,他不敢多耽。心想大不了拿错了以后再
换!心一横,把一罐药粉倒了一半,拿张纸包了,便去读经去了。

  第二天小呆把药粉加到了任盈盈的晚饭和汤里,心里隐隐有些感动,还是自
己心善,以德报怨,俨然是个小小高僧!要是她知道了我的苦心,能对我好好说
几句话,那就更妙了。

  他等了一个时辰,溜回山洞,这次却没见洞口有食盒,他不敢进去,又耐着
性子等了一柱香的功夫。洞里一点声音也无,平时自己偷偷来都会被她发现,今
天这是怎么了?

  「女施主,女菩萨,你还没用完饭吗?」

  无人回应,小呆鼓起勇气走进洞里,只见任盈盈安静的睡在石床上,俏脸微
红,竟是没有发觉他进来。

  食盒是空的,只是没有拿出去。小呆害怕是自己的药把人毒死了,赶快上前
探一探鼻息,所幸,呼吸平稳,就是人睡得很死,手指放在鼻孔下面都没丝毫要
醒的迹象。

  小呆长出口气,看来药确实不对,不过也确实让她安静了。他本来拎起食盒
要走,突然鬼使神差一般冒出一个念头,为什么不趁机再看一次菩萨的身体呢?
不是一直很想看吗?

  禅宗的禅定功夫是好的,小呆心中这个念头却像是一棵生命力极其旺盛的野
草,滋长出来就停不下来的疯长。小呆咽了一口唾沫,缓缓走到任盈盈的身前。
伸手解开了她粗布上衣的扣子,衣衫之下是少女赤裸的乳房和平坦柔软的小腹。

  「罪过罪过!」

  小呆赶快闭眼,他没想到「菩萨」没有穿小衣,这下可是看了个光,但是
「菩萨」还是平静的睡着…

  「不介意,就是默许了吧?」

  小呆睁开眼,仔细的看起来,夕阳下山洞里光线昏黄,但是盈盈的胸部在朦
胧之下显得那么晶莹玉润,小呆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上去,如同是磁石一样,这一
摸上去就再也停不下来,就算现在盈盈醒了,一掌拍死自己也放不开!

  把玩,不断把那嫩乳变换着形态,小呆的小手刚好一手可以握紧一个,仿佛
是为他设计好的。

  小呆呼吸越来越重,他年纪处在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过渡阶段,此时人间
一等一的美人——魔教圣女任盈盈的乳房摆在眼前,他只觉眼前有些发晕,又把
玩了一阵就开始把重心转移到鲜红的乳头之上。

  很多事真的无师自通,小呆自然的用手上两指去逗弄少女的乳尖,盈盈在睡
梦中发出「啊嗯」的一声嘤咛,声音娇美婉转,完全不是平时凶巴巴的样子,直
像是只温柔的小羊羔。

  听了这一声软语,小呆再也按耐不住,把头埋在盈盈的胸口里,贪心的嗅着
盈盈身体的香气,嘴里也是啊啊有声,他觉得很热,不住口的求菩萨救救自己。
一件衣服都足以让他迷恋,何况摆在眼前的盈盈?

  他知道女人奶孩子用的是胸,他张口咬住了盈盈的乳头,极其轻的咬噬着,
怕盈盈醒来,也是不敢太过亵渎,所以轻咬轻吸。盈盈也只有十七八岁自然没有
甘甜的乳汁溢出,但是乳头逐渐变硬,迎合着小呆的品尝。

  小呆也不知道玩了多久,只觉得盈盈身子微微颤抖,脸色潮红。他以为盈盈
也许快要醒了,这才给盈盈把衣服穿好,拎着食盒跑了。

  第二天清晨,盈盈醒来俏脸发烫,她昨晚似乎乏了些,竟然梦到自己和冲哥
做着男女之事,她向来面皮极薄,最怕被人笑话,如今却做了这等下流的梦,不
禁啐了一口。但是想起梦里的销魂舒泰竟然有些失神,她拿起从前不屑于看一眼
的佛经,喃喃道:「也许,我真的该静心了?」

  「《金刚经》:如是我闻…」

  读经的盈盈散发着圣洁的光,少女静静地读着,偶尔觉得这帮秃驴也并非是
完全的虚伪,原来真的可以修身养性。

  ……

  傍晚,上身赤裸的盈盈正被小呆肆意玩弄着胸脯,盈盈啊啊连声,但是就是
无法醒来。小呆被煎熬了一整天,只盼望天快些黑,快让菩萨救救自己。他加大
了药量,确保比起昨天可以更持久的和菩萨在一起。他贪婪的吮吸着,同时手也
揉捏着一对嫩肉。

  「菩萨,菩萨你救救我,我,我好难受。」

  说罢,他用脸蹭着盈盈的乳房,伸出舌头在少女的胸口留下一行晶亮的水痕。

  「菩萨,为什么我还是这么难受?」

  他握住盈盈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幻想着和菩萨对话。

  「菩萨,我浑身发烫,下面…下面好痛!」

  他把盈盈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裤裆上,希望菩萨展现法力能解救他的苦难。
他褪下盈盈的布裤和小鞋,希望看看菩萨是如何做到身得清凉。

  「怎么没有?!」

  小呆被眼前之景震撼了,盈盈的下体曲线玲珑,凸起的耻丘只有稀疏的几根
小毛,那少女禁地是最完美的粉红色,没有一点难看的发黑情况。私处紧紧的闭
合着,只留下一到窄缝,由于胸部被玩弄了很久,洞口湿乎乎的,极其诱人。

  小呆却不知这是男女有别,他只道这是菩萨造物惊奇不同于凡夫俗子,再一
次下意识的把鼻子凑了过去。

  「怎么也是骚骚的…」

  小呆有些失望,这么完美的菩萨肯定是身居莲台啊!而且身子也确实甘甜芬
芳,难道她也用这里尿尿吗?

  想到菩萨也撒尿,小呆有些失落,很快,他又释然了,笑到:「我帮菩萨擦
干净!」

  他伸出舌头认真的舔舐盈盈的小穴,这一下刺激太重,盈盈的腰肢抬起,努
力的想要醒来,可惜药力未过终究难以逃过这一劫,小呆舔的很慢很认真,发挥
了他的呆性,甚至连肉缝里都用舌头打扫了一番,盈盈终于啊的一声清呼,喷射
了一股白液,正喷进了小呆嘴里。小呆只觉入口微咸,但是确实不骚,他不知这
并不是尿液,菩萨果然高洁,尿水并不难闻!

  他凑口上去,把液体吸个干净,满足的抱着盈盈傻笑。

  盈盈高潮以后身体疲累,不再有很大的反应,小呆以为菩萨烦了,不敢违背
菩萨的意思,整理一番离开了山洞,只留下盈盈红着脸颊睡着…

  小呆今天帮菩萨清洁了身子,内心十分欢喜,但是自己呢?自己依旧十分难
受,他躲在禅房里,直觉下面又胀又疼,只道是遭了报应,今晚得求菩萨原谅,
于是,晚饭里又放了药粉。

  天一黑,小呆就把盈盈脱了个精光,他把自己的僧衣也脱掉,拥抱着盈盈。
盈盈足足大他五岁,小呆只好把盈盈的双腿抬起扛在肩上,这才好让自己的下体
能近距离接近菩萨的下体。

  「菩萨,好歹救救小呆,小呆对你真的很好,你忘了那个他,好不好?」

  小呆用自己的已经有些成型的鸡鸡摩擦着盈盈的私处。

  「菩萨解救世间苦难,一定不嫌弃小呆下面脏吧。」小呆越蹭越努力,这样
也确实能感觉到一丝清凉。蹭了一会,只听任盈盈轻轻的梦呓道:「我…我要…
要你。」

  小呆心下惊喜莫名,原来菩萨也想要我!他一兴奋,下体又是一次充血,竟
然刺进了盈盈的软肉之中,塞的严丝合缝。

  小呆既然找到了通往极乐世界的路如何不去?身子一挺,整个下体撞上了盈
盈的大腿发出啪的一声。

  「原来,原来菩萨一直就要这样,我可以插进去的呀!我真傻!」

  小呆舒服的几乎要流泪了,喃喃的叫着菩萨,下面越来越快的抽动。

  小呆年纪小,阳具不大,否则如此激烈的抽插非给盈盈疼醒不可,盈盈身为
日月教圣姑,何等娇贵,竟被一个小和尚压在身下叫的与妓女相似,只要有第三
个人在场只怕都要惊掉了下巴。

  小呆冲刺了好几次,那紧实温暖的软肉紧紧包裹着小呆的阳具,小呆再也无
法忍耐,咬着盈盈的乳头,只听山洞里啪啪之声不绝于耳,两人竟是一起达到了
高潮。

  小呆终于得到了难得的清凉,身子一软,趴在了盈盈身上,感受着她的柔软
温暖,竟然舍不得拔出来自己的蠢物。

  「谢谢菩萨救我,谢谢菩萨救我。」

  盈盈下体有血丝流出,小呆觉得是菩萨为了救自己受了伤,不禁流泪感叹。
用一块手帕擦拭了,留作珍藏。

  自那以后数月,小呆总找机会与心里的菩萨倾诉,小呆有一次甚至带着赤身
裸体的盈盈一起在洞口看星星,当然,最后要尽兴才能分离。

  直到那个他——令狐公子带领江湖群豪来到少林,终于,那个菩萨一样美的
魔女下山了。

  很多年后,成为方丈弟子的小呆依旧只是读经,寺里都说他修佛之心勇猛精
进,肯定要成为一代大家!偶尔有人问他为何能不受外魔侵扰,他总笑而不语,
指指菩萨神像,指指自己的心,众人都不解其中之意。

  小呆的衣箱底,有一件布料很考究的黑胸衣… 笑傲江湖女性角色也有几个,作者这一篇虽然只是轻肉但是内容还是非常不错的,其他的几位女性角色也可以写一下。 我是覺得可以再多點肉的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