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修仙录】7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李青牛
2022/3/13发于第一会所/四合院
字数:10897

              第七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凡世如此,修仙亦如此。

  当琉璃界的人们发现了每千年内必有妖邪入侵之时,一些人选择挺身而出,
为苍生抛热血,一些人选择冷眼旁观,苟全性命。

  当然,还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甚至会借妖邪之手铲除异己,为了宗门扩张不
择手段。

  父亲的死有蹊跷,这是我自懂事起就明白的事情。

  当日梧桐山正道修士无数,更不乏九阶入圣者,为何最后只有我父亲秦正孤
身战魔主。

  一个八阶观星境的修者独战魔主,与送死无异。

  但母亲却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当日之事,我知道她是为了保护我,只因为以
我现在的实力,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想来白云宫这些年来虽不乏仰慕者,但母亲却从未收弟子的原因,也是如此。

  只有暂时远离宗门之争,才能为我争取更多的时间。

  收回思绪,我看着眼前飘在空中的枯枝剑。

  此剑乃神树之灵辅以天外陨铁所炼,形若枯枝,通体漆黑,剑锋所指,隐有
龙吟阵阵。

  我掐了个法诀,枯枝在空中画出了一道优美弧线。

  以气御剑,本是五阶修士才能掌握的技巧,但枯枝乃有灵之剑,我有时候甚
至觉得是它在引导我。

  父亲一生只有三剑,以春雨入江湖,以星落斩妖邪,以六观败魔主。

  春雨,星落,六观……

  后山,站在竹林中的我看着枯枝怔怔出神,似乎看到了父亲当年意气风发的
样子。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心境,枯枝在空中挽出了一道剑花,引风声阵阵,落叶轻
舞。

  「春雨若丝。」

  母亲空灵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一步一句,如若天籁。

  「一丝少年心动。」

  「一丝慢摇晴风。」

  「一丝百花齐放。」

  「一丝万物无声。」

  母亲缓缓走到了我身前,望着枯枝喃喃道:「世人练剑,求的都是一个快字,
但你父亲却不同。」

  带着一丝笑意,母亲继续说道:「再慢不过秦正枯枝,可就是那么慢,却谁
也躲不过呢。」

  她似乎回到了当年的桃花树下,那个一身白衣的懵懂少女,就是被那再慢不
过的一剑击中了春心。

  我收回枯枝,仔细体会着母亲的一字一句。

  少年心动,慢摇晴风……

  我摇了摇头,心道我父亲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凭着一式春雨名动江湖了,
我却还不得其意,连个像样的剑招都使不出来。

  「春雨也好,六观也罢,那终究是你父亲的剑。」母亲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
思,缓缓道:「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

  母亲缓缓转身,离开了竹林,留下了呆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我。

  自己的路……

  我口中喃喃,感受到了手中枯枝似有轻吟。

  ……

  修文山地处戚国西南,下了山再往东走七十里,就是恩平县,继续往东再走
五十里,便是苏阳城。

  再有俩月,便是我入世的日子,母亲的话也多了起来。

  仙门弟子,往往不谙世事,入世既是为了炼心,也是为了让这些人见识人间
疾苦。

  各大宗门曾立下规矩,入世皆需低调行事,不可仗着自身修为欺凌弱小。

  我现在虽是二阶修为,但也经历过相当漫长的炼体阶段,凡世的寻常刀剑伤
不了我分毫,我需要小心的,是其他入世历练的宗门弟子。

  之前我倒也随母亲下过几次山,不过多是购置衣裳和日常杂物,对其他事物
的了解多是通过书上文字。

  凌云峰。

  我和母亲相对而坐,看着大牛远远得走来。

  在洗髓诀和灵果的帮助下,如今的大牛身形甚至比刚上山那会还要雄壮,走
动间气势如虎。

  「师父,我看你发簪有些旧了,替你做了个新的。」

  缓缓上前的大牛掏出了一个木头雕刻的发簪。

  我和母亲对视一眼,没想到这大牛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这发簪乃后山竹林中的竹木雕刻,长约五寸,末端竟然还雕出了个云朵的纹
路。

  不过我和母亲都知道,后山竹林多被灵气浸染,材质坚硬无比,这小子如今
虽是体质健硕,可毕竟还是凡人,想将那灵木雕成如此模样,恐怕要花费不少力
气。

  母亲显然也没想到,带着些感动有些惊讶得接了过来。

  将那发簪缓缓插入高挽的秀发,母亲俏脸微红看向大牛道:「好看吗?」

  「好看,嘿嘿。」大牛看着面前仙子含娇带羞的模样,一脸痴相。

  「本来想给师兄的枯枝做个剑鞘,但我做个小物件还行,那剑鞘太大,所以
……」大牛似乎知道自己厚此薄彼,看着我像是解释道。

  我摆摆手表示不介意,看到他松了口气。

  「师父,今天继续练洗髓诀吗?」大牛有些期待的看着母亲问道。

  今天的母亲又穿上了那套有些透的纱裙,大牛似乎能看到她胸前的两粒嫣红
乳头。

  「不必,你体内浊气已清,接下来待为师为你寻个合适的法门。」母亲缓缓
道,大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他还在想再体验下母亲娇艳的小嘴和温润的口腔。

  「什么法门?」虽然今天似乎已经没有艳福,但大牛对修仙之事还是逐渐上
心。

  母亲玉手轻挥,空中顿时浮现一行行缓缓飘动着的小字。

  「霸王谱?」大牛看着空中小字,眉头紧锁道:「听名字倒是很厉害。」

  「也叫霸王九变。」母亲缓缓道。

  「一变如虎,二变如雷,三变如山,四变倒海,五变千钧,六变九鼎,七变
擎日月,八变撼天地,九变吞山河。」

  大牛听着母亲的介绍,愈发期待起来。

  「我还以为能跟师兄一样学剑呢……」大牛摸了摸下巴。

  「每人体质不同,不可强求。」母亲缓缓道。

  她对大牛的进步十分满意,以凡人的体质来说,洗髓至少需要两年之久,大
牛竟然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传出去也是位各大宗门抢破头的好苗子。

  我有些嫉妒得撇了撇嘴,心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小子刚上山就能炼气,
我却等了十几年。

  「那就快开始吧!」大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母亲闻言却俏脸一红,幽幽道:「此法门修炼方式特殊,你且要记住……」

  美目流转,母亲看向大牛,继续说道:「这几日不可渎身,时候到了为师自
会教你。」

  我心神一动,心道难道这霸王谱就是母亲曾说的双修法诀?

  就是不知道和我这个青龙诀比,哪个更厉害。

  想到这小子竟然能跟母亲共赴巫山,我的心里忽然涌上些莫名的情绪。

  大牛则是一脸不解,抓了抓脑袋,道:「这修炼跟那事有什么关系?」

  母亲没有回答,只是说道:「你先再练习几日踏云身法。」

  大牛没有追问,闻言马上站起了身,迎着风舒展了几下身子,就开始练习起
来。

  现在的他已经将踏云身法完全掌握,配上那雄伟身躯,竟然隐隐耍出了些与
母亲不同的阳刚气势。

  母亲满意得点点头,又摸了摸脑后的发簪,一脸欣慰。

  ……

  这几天来我的心里只有两件事。

  一是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那一剑,二是一直在期待母
亲口中所说的霸王谱的修炼方式。

  枯枝虽然有灵,能让我做到剑随心动,但我总觉得还是它在主导,想创造出
属于自己的剑诀,就必须要完全掌控手中的剑。

  萧晴的回信比之前也长了许多,已经在两年前完成了入世之行的她对我担忧
无比,事无巨细得教了我许多世间的规矩。

  我向她保证入世结束之后就去寻她,虽然她信中并未提门内之事,但通过母
亲的只言片语,我对如今的江湖局势也有些了解。

  归一门这块肥肉,如今正遭各大宗门虎视眈眈。

  那些伪君子们现在就等一个契机,毕竟大家都是「名门正派」,没个好点的
理由也不好光明正大的入侵归一门。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都不想做那出头鸟。

  白云宫。

  母亲正于前厅外的广场舞剑,我和大牛坐在门前,看得如此如醉。

  长剑轻动,衣袂飘摇,身形曼妙的母亲一招一式之间如若春风过湖面,荡起
两位少年心中阵阵涟漪。

  「真美……」大牛看着眼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喃喃道。

  这几日大牛老实了许多,许久未曾渎身的他仅是看着母亲就已经不能自拔。

  我忽然想到大牛上山已有两个月,但我还未曾知晓他的本名,于是问道:「
大牛,你叫什么名字?」

  大牛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摸了摸脑袋道:「我本来
叫黄虎熊,后来改了个名字,叫黄茂。」

  大牛笑了笑,接着说道:「三文钱请村里的先生给起的,师兄喊我大牛就好。」

  我皱起眉头,问道:「怎么会换了个名字?」

  大牛长舒一口气,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低落表情,语气平静道:「莲花屯周
围能种的地不多,小时候我父亲经常带着我哥进山打猎。」

  「后来我爹和大哥,一个被老虎咬死,一个被熊拍死,村里人都说我克死了
他们。」

  我有些惊讶,这个憨厚的少年竟然还有如此悲惨往事,安慰道:「生死有命,
你心中不必自责。」

  大牛憨厚一笑,又回到了那个往常的样子,道:「都过去了,我给他们报仇
了,虎牙和熊皮就在我屋子里挂着。」

  大牛平淡的话语却激起了我心中惊雷,以凡人之躯猎杀虎熊,这小子还真是
深藏不露。

  「不过村里人还是离我远远的,说我是扫把星,只有师父和师兄你们两个待
我如家人,我这辈子一定为白云宫做牛做马……」

  在大牛开始讲述他的往事之后,我就注意到母亲舞剑的速度慢了许多,似乎
也有些好奇。

  听到大牛如今已是孤身一人,母亲眼神之中多了些慈爱的意味。

  「但是师父待我那么好,我却……」大牛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知道是
不是我太好色,我每次看到师父的大奶子和骚屁股,总想着把她按在床上狠狠得
肏,师兄,你说我是不是……」

  方才母亲还在可怜这孩子,没想到他却话锋一转口无遮拦起来,俏脸不禁一
红,但却并未出言呵斥。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凤灵体就是这般容易勾起男人情欲。

  似乎是觉得自己太过阴暗,大牛竟然打了自己一耳光,道:「我真是忘恩负
义!」

  一阵香风袭来,母亲握住了大牛的手,刚刚舞过剑的她体香更甚,胸前的白
嫩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你可以敬我,但不必如此敬我。」母亲檀口轻启,缓缓道:「你是不是觉
得为师很漂亮?」

  大牛眉头一皱,心道师父这般仙人之姿,岂是漂亮二字可以形容,但一时间
又想不到什么其他的词汇,只好说道:「是,师父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欢女爱更是人之常情,你心中有那般想法再正常不
过,不必自责。」母亲继续说道。

  「可师父毕竟是……」

  「罢了,等你修了霸王谱就不会再这般苦恼了。」母亲缓缓道。

  大牛抬起头,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练霸王谱?」

  母亲微微一笑,美目含春得向我看来,继而又对着大牛说道:「今晚!」

  「好!好!」大牛一双眼睛睁得浑圆,连连点头。

                第八章

  入夜,我却没有就寝,与萧晴写完了信之后就呆在一片漆黑的屋子内坐在窗
前。

  窗外的庭院一片幽静,夏风微凉,后山的竹林不时传来阵阵簌簌声。

  一身青色长裙的母亲缓缓走入花丛之间,我瞬间屏住了呼吸。

  月色如水,花香如茗,沐浴在月光下的母亲如神女入凡,高贵圣洁。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我脑子顿时浮现这样一句诗。

  「师父?」传来的是大牛的声音,一身青衣的他站在门前,眼前的绝美景象
让他不敢靠近。

  「为师今夜教你霸王谱。」与往日的空灵不同,母亲的声音竟然多了些魅惑。

  仅是这一丝改变,就让大牛呆呆得站在那里,本是黝黑的脸上此时却是黑里
透红,似是十分激动。

  「哦,哦。」大牛连话都说不上来,手足无措的样子让母亲捂嘴浅笑。

  「怎么还不过来,是怕为师把你吃了么?」母亲的声音愈发勾人。

  「哦,哦。」大牛磨蹭了半天,缓缓走入庭院中的花丛,我这才注意到他的
裤裆已经涨得老高。

  「再往前些。」母亲招了招手,胸前高耸轻颤,颊间浮起两朵红晕,勾人心
弦的模样惹得满园娇花似乎都没了颜色。

  大牛又往前走了两步,却是又呆在了那里。

  二人距离已是一步之遥,大牛那下身的高涨再有一步就要顶在母亲胯间。

  「再往前。」母亲继续魅惑轻语,大牛满眼的不可置信。

  但不知怎的,大牛竟然又往前了一步。

  「嘶……」

  硕大龟头隔着衣服顶在了眼前仙子的胯间,母亲身子一软,差点没能站住。

  大牛忙伸手去扶,这一下又拉进了二人距离,大牛只觉得师父圆润的大腿根
部那处私密之地正紧紧夹着自己的阳具。

  「喔……」

  胯间传来的火热坚硬让母亲情不自禁得喊出声来,似乎自觉失态,她又马上
捂住了嘴,慌乱模样更加可爱。

  我缓缓运转法诀,在漆黑的屋子里窥视着庭院中的二人。

  「可还记得霸王谱?」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的她胸前两团软肉紧紧贴
在大牛胸前,双腿紧紧夹着大牛的下身,感受着那粗大物件的轻轻颤动,她甚至
觉得那巨龙甚至要把自己顶起。

  「记得,记得!」大牛点点如捣蒜,喘着粗气道,虽然是隔着衣服,但他已
经能感觉到师父那私处的温热和湿润。

  「运转霸王谱……」母亲魅惑的低语如若勾情春药。

  头上是高悬明月,脚下是百花齐放,眼前是美艳仙子,大牛只觉得来到了天
堂。

  母亲胸前的柔软和下身的紧致让他浑身颤抖。

  但他还是没忘了正事,长舒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霸王谱缓缓运转,
大牛闭上了眼睛。

  神识逐渐关闭,大牛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自己体内流动。

  但正在屋中窥视的我却将院中景色瞧了个一清二楚。

  隔着衣服的摩擦让母亲脸色绯红,她竟然缓缓动了起来,

  翘臀前后移动,我看到母亲的两团柔软也在若即若离得贴着大牛的胸膛。

  可惜这小子正在运功,无法感受这香艳一幕。

  母亲呼吸逐渐急促,美目流转,竟向着我远远看了过来。

  隔着衣服的摩擦似乎不能让她满足,浅浅一笑,母亲接下来的动作让我气血
翻涌,不能自己。

  轻轻一拉,长裙应声而落,露出了那我从未见过的完美胴体。

  月色如雪,美人如玉。

  三千青丝高高挽起,修长脖颈下是精致锁骨,胸前两团高耸之上,两粒嫣红
昂首挺立,平坦的小腹之下是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再往下就是那没有一丝毛发
的诱人私处,丰臀浅摇,玉腿轻动,母亲竟然在院中褪去了衣衫。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赤身裸体的样子,一时间竟然连青龙诀这事都忘在
了脑后。

  倒吸一口冷气,我看着赤身裸体的母亲玉指微动,将那大牛的一身青衣也悉
数脱下。

  只见大牛那健硕身躯之下,青筋满布的阳具如巨龙一般火热无比,母亲痴痴
得看着,美眸之中泛起点点水雾。

  二人又恢复了刚刚的那个姿势,只不过此刻两个人中间再无阻隔。

  母亲双手靠在大牛的肩膀,丰臀缓缓前后摆动,不多时,我就已经看到母亲
臀下大牛那偶尔露出的龟头之上,已有点点淫液浮现,正闪耀着淫靡的光泽。

  时间缓缓流逝,恢复了神识的我抓紧机会开始运转青龙诀。

  而大牛则在运转了一周霸王谱之后缓缓恢复了神识,先是感受到下身一阵温
热和湿润,又察觉到了胸前似有两团柔软包裹着的肉粒正来回滑动。

  睁开眼睛,大牛目瞪口呆。

  「师父?!」

  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仙子,大牛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炸开,全身的鲜血似乎
都涌上了脑袋。

  「你这是……」大牛低垂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为师,美么?」母亲檀口轻启,大牛只觉得一股热气扑打在自己脸上。

  「美……」大牛如今甚至不能正常思考。

  「抱着我。」母亲贴在了大牛耳边吐气若兰。

  大牛僵硬得将双手放在了母亲腰间,却不敢乱动,他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
什么。

  怎么运转了一次霸王谱,我和师父的衣服就不见了呢?

  难道我是在做梦?!

  「为师这是在助你修炼霸王九变。」母亲幽幽道,翘臀轻动,竟还保持着刚
才的动作。

  「什么?」大牛皱眉问道,他能清晰得感觉到母亲胯下的那两片软肉在贴着
自己的阳具来回滑动。

  「霸王九变乃是至阳法诀,每次修炼前后都必须与女子交合,吸纳女子阴气,
方能做到阴阳调和,功力长进。」

  母亲耐心得为大牛讲解着这霸王九变的玄妙之处。

  为什么他就能修炼这等法诀,我心中不禁泛起一股酸楚。

  大牛终于回过神来,但他却根本不理解母亲的话语,一脸不解得问道:「什
么阴气阳气的,师父我听不懂。」

  母亲叹了一声,心道竟然忘了这孩子没读过什么书,自然理解不了那阴阳之
理。

  美目流转,母亲俏脸一红,道:「就是练功前或者练功后,必须要与女子交
媾。」

  大牛还是皱着眉头,道:「交媾?什么意思?」

  想到大牛平日里的言语,母亲脸上红晕更甚,低下了头,娇声道:「就是你
们山下说的……肏逼……」

  简单两个字让我和大牛皆是气血翻涌,没想到从高贵仙子口中吐出的污言秽
语竟能如此撩人心弦。

  大牛终于明白了过来,喃喃道:「哦,肏逼啊。」

  看了看二人的姿势,感受着下身的湿腻,大牛继续道:「那这是……要让我
与师父肏逼么?」

  母亲身子一软,竟然对着大牛缓缓躺在了花丛之中,幸亏我如今神识已有显
著提升,不然这一下还真瞧不真切。

  大牛怔怔得看着母亲对着自己缓缓分开了双腿,露出了那待放花苞般的私处。

  以前大牛曾隔着衣服看到过这里的轮廓,但没想到如今仔细一看竟是如此美
艳。

  小巧的阴蒂已经悄然挺立,两片薄薄的肉唇如沾着露水的洁白花瓣,没想到
这凤灵体不仅是体香勾人,连这肉穴也是粉嫩无比。

  看着大牛如若实质一般的火热视线在自己的私处来回扫视,母亲竟然俏脸一
红,那胯间的露珠竟是更加晶莹。

  「还不快来……」

  俏脸之上一片潮红的母亲催促道,大牛却是还是愣在了原地,不敢上前。

  轻咬贝齿,母亲似乎下定了决心,她双腿分的更大,玉手探入胯间,缓缓拉
开了那两片嫩肉。

  这个夸张的动作让大牛脑中的最后一丝理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仙一般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掰开肉穴请君而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拒绝这
样的诱惑。

  月色下那玉指之间的两片嫩肉之中,似有软肉在缓缓颤动,大牛再也无法忍
受,瞬间跪在了母亲双腿之间,扶着阳具对准了位置就要缓缓进入。

  「啊……」娇嫩私处被大牛的龟头缓缓顶开,母亲不禁发出了一声娇吟。

  「对不起师父,我太大了。」大牛道歉道,他的龟头刚刚进入了二分之一,
就觉得母亲的小穴紧窄无比,甚是舒爽。

  「不能说对不起!」母亲忽然正色道,大牛吓得停止了动作。

  「你如今是修了霸王九变的男人,不能对任何一个与你发生关系的女人心怀
敬意。」母亲继续道:「你要把她们视作你的玩物,你的泄欲工具,征服她们,
蹂躏她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

  大牛微微一怔,道:「可您是我的师父……」

  「师父又如何,你必须要把为师当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在你身下的女人。」
母亲打断道。

  「可……」大牛还在犹豫。

  母亲有些无奈,稍加思索之后竟然换了另一种语调,娇声道:「把师父当做
山下的婊子一般玩弄吧,不必怜惜。」

  大牛被母亲淫荡的话语刺激得兴奋无比,他缓缓沉下腰,粗长的阳具拼命向
母亲体内挤去。

  「喔……还不够,再用点力……」母亲秀眉紧皱,显然是被这入侵的巨物弄
得有些不适,却还是继续道:「你不是说师父是欠肏的白虎骚逼么,怎么连鸡巴
都塞不进来,那你可要怎么肏我?」

  「啊!」大牛狂吼一声,如蛮牛一般运起全身力气,将那粗长的鸡巴一寸寸
塞进了母亲的身体。

  「喔……」二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大牛看到了自己的鸡巴
已经完全没入了母亲的私处,那娇嫩的阴唇几乎被挤成了两片透明的肉膜,正紧
紧包裹着自己的鸡巴最末端。

  看着那骇人的阳具一寸寸消失在母亲的体内,我心中如同燃起一团烈火。

  我那清冷高贵的白云仙子,被一个山下来的毛头小子插入了!

  那是我曾经出生的地方,如今却被另一个男人粗暴的侵入,一想到这里,青
龙诀带来的兴奋和心中的悲愤交织在一起,让我差点喊出了声。

                第九章

  「师父,我进来了!」大牛伏在母亲胸前,喘着粗气道。

  感受着身下撕裂一般的痛楚过后,缓缓适应了的母亲幽幽道:「你好粗,好
长,顶得为师好难受……」

  但她那哀怨的语气在大牛听来更像是调情的淫语,低吼一声,大牛开始缓缓
抽动。

  感受到身体的巨龙开始动作,母亲银牙紧咬,双目紧闭,发出了一阵扣人心
弦的娇吟:「喔……大牛……慢一点……太大了」

  不知是霸王九变的后遗症还是大牛不能自己,陷入情欲的他把这话当成了耳
边风。

  大牛逐渐加快了动作,紧紧包裹着下身的软肉让他不能停止,口中道:「骚
逼!天天晃着大屁股勾引男人!老子肏烂你的骚逼!」

  母亲有些惊讶,但看到双目通红的大牛之时瞬间反应了过来,随着小穴之中
的淫液越来越多,她开始缓缓扭动着腰肢迎合起来。

  「哦……不要那样说为师……为师可是白云仙子……怎么会晃着屁股勾引男
人呢……」

  「哦?那刚才是谁再地上掰开骚逼求我肏她呢?」

  「那是为师为了助你修炼霸王九变……」母亲不愿承认,但大牛的动作却越
来越快,阵阵淫水随着抽动飞溅在一旁的娇花之上。

  我看得直摇头,心道你肏我娘亲就算了,这还把我的未婚妻萧晴种的花给压
个乱七八糟,难道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但那些花儿平日里多少受到灵气滋养,想来也不会那般娇弱,我只能这样安
慰自己。

  「不说实话!欠肏的婊子!」大牛一只手握着母亲的娇乳,那白腻的软肉在
他的手中不停变换着各种形状。

  「为师……才不是……啊……婊子……为师是白云宫宫主……」母亲像是求
饶,像是讨好。

  大牛的每次抽插都顶进了最深处,紧窄阴道之中的软肉如同长了手一般拂过
他的棒身,越来越多的淫液加速了他的动作,他有些惊讶这仙子的适应能力竟如
此之强。

  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幽深腔道尽头的那团软肉,肏过不少女人的他知道那是子
宫。

  「老子肏的就是白云宫的宫主,爹,你看到了吗,你儿子正在肏仙女的骚逼
呢!」大牛看着母亲胸前的两团软肉随着自己的抽动荡出了一道道令人目眩的波
纹。

  「啊……对……告诉你爹……他儿子出息了……他儿子正在……肏白云仙子
的骚逼……大鸡巴快肏我……顶死我了……」母亲臻首轻摇,三千青丝随风乱舞。

  多年挤压的情欲与这夜瞬间发泄,母亲只觉得体内的欲望如打开了堤坝的洪
水,正如狂浪波涛一般不停拍打着自己的内心。

  「转过去!」大牛似乎想换个姿势,狠狠命令道。

  母亲美眸之中已被情欲覆盖,竟然听话得缓缓转身,趴在了地上,挺起了那
浑圆的丰臀,那刚刚被巨物插入的穴口还未完全并拢,正很有规律得一张一合。

  眼前是如白玉般的美背,纤腰和圆臀带来的视觉享受让大牛肆虐心大起,伸
出手来啪啪两声,打在了母亲雪白的臀瓣之上。

  「啊!」屁股被打,母亲情不自禁得发出一声娇哼。

  两朵红晕自臀瓣之上瞬间浮现,随着荡起的臀波又逐渐散去,大牛身子一挺,
瞬间又进入了母亲的身子。

  我看得又气又急,心道为何要将我母亲摆出这幅羞人姿势,这不是像那……

  虽是心中所想,但我仍然不想用那二字玷污母亲。

  「母狗,给老子把屁股翘高一点!」大牛又是两巴掌拍在了母亲的屁股上,
抱着母亲的纤腰一边抽动一边说道。

  你完了!我冷笑一声,心道母亲乃是七阶强者,怎会让你如此羞辱。

  我正等着看大牛如何吃瘪,却看到母亲纤腰微微下沉,竟果然如大牛所言一
般翘高了屁股。

  「真听话,是不是太久没被鸡巴肏了?」大牛双目之中的红色血丝越来越多。

  「啊……是……好深……顶到为师的子宫里了……」母亲臻首高昂,口中因
声浪语不断。

  看着母亲精致的侧脸已有朵朵红云,我心道看来或许是她压抑了太久。

  青龙诀飞速运转,我心中的悲愤已经逐渐被压制,反而对接下来的事情隐隐
期待起来。

  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看着自己的娘亲被肏竟有如此快感。

  「喔……不行了……为师要去了……你太会肏了……」阵阵快感袭来,母亲
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身子一抖,一股股阴精喷射而出,浇打在正在体内肆虐的
龟头之上,随后瞬间瘫软在地,似乎没了力气。

  大牛却没有停止动作,双目通红的他不依不饶得压在了母亲的身上,二人交
合处渗出的淫液已经打湿了大片花朵。

  不知过了多久,从高潮的余韵中醒来的母亲竟然又感受到了胯间火热的坚硬
正飞速抽插,胸前的双乳正被大牛把玩,一股股酥软的感觉逐渐将她吞噬。

  「喔……大牛……你肏死为师了……骚逼好舒服……奶子也好舒服……继续
……用力肏为师……」已经完全适应了大牛巨物的母亲口中吐出阵阵淫语,刺激
得大牛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老子早就想肏你了,奶子那么大,屁股那么圆,喔,真爽,还会那么吃鸡
巴,以前肯定没少被男人肏!」大牛如山一般的身子压在母亲的身上,耳后传来
的热气让母亲胯间的淫水又多了几分。

  「为师……没有……」母亲娇喘道,那每次都能顶到子宫的龟头让她浑身颤
抖。

  「哼,师兄还不信呢,我就说过你是个骚货!」大牛道。

  母亲身子一颤,听到大牛提起我,她竟然也觉得刺激无比,那汹涌的快感甚
至比之前还要多上几分。

  「别……别提你师兄……为师可是他的娘亲……」母亲似乎是故意激起大牛
兴致,娇吟道。

  感受到了下身传来的阵阵挤压感,大牛哈哈大笑道:「哈哈,师兄肯定猜不
到,他的娘亲是个骚逼婊子,正撅着屁股被我肏呢。」

  大牛的话让我脸红心跳,心道我怎么会猜不到,我就看着呢。

  母亲似乎也觉得兴奋无比,娇喘道:「胡说,你师兄他娘亲才不是骚逼婊子
呢……」

  「一提起我师父你这骚逼就夹得更紧了,哼,你别忘了我还当着他的面肏过
你的小嘴呢。」大牛道。

  「那是为师为了替你排除浊气……」

  「为了排浊气就给我舔鸡巴,现在又撅着屁股被我肏,还说你不是婊子?!」

  「不……太深了……又顶到子宫了……喔……肏死我了……」母亲不知道已
经达到了几次高潮,我看到大牛正进进出出的地方不时带起阵阵软肉,如娇艳的
小嘴一般紧紧裹着大牛的鸡巴。

  「老子……也要来了……快!说你是骚逼,贱逼,说你是个欠肏的婊子!」
大牛的动作快到无法看清。

  「喔……我是骚逼……我是婊子……我是欠肏的贱逼……大鸡巴肏死我吧…
…」母亲也逐渐疯狂,高声喊道。

  我心道若不是白云宫周围已经设下禁制,怕是两个人的声音都要传到山下去
了。

  大牛被母亲的淫声浪语刺激得腰身一抖,拼命得朝前一顶,母亲被体内滚烫
的惊讶烫得一声高亢的呻吟,随后两眼一番,昏睡了过去。

  大牛似乎射了很久,我看到他在抽出之后母亲那仍在一张一合的小穴口渗出
了一缕缕精液。

  青龙诀带来的大量真气让我不能自拔,我贪婪得消化着体内真气,隐隐已达
二阶大圆满之境。

  看着母亲无力得躺在花丛中,已经清醒的大牛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眼中满
是羞愧。

  那身上的潮红还未散去,花丛中那如玉的娇躯不时发出一阵抽搐,似乎还在
回味高潮的余韵。

  过了许久,直到月亮已从枝头悄然落下,母亲缓缓睁开眼,看到了一脸歉意
的大牛正满脸担忧得看着自己。

  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衣裳,母亲有些欣慰,道:「霸王九变练得如何了?」

  大牛没有回答,只是低声道:「对不起师父……」

  母亲悄然起身,似乎没注意盖在自己身体上的衣衫已经滑落,温柔道:「你
又忘了为师的话了。」

  大牛一愣,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粗暴表现,脸上歉意更浓,一时间不知道说
什么好,只是呆在那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母亲微微一笑,道:「无妨,你刚刚修炼霸王九变,自然不会在短时间内改
了性子。」

  缓缓起身,胯间传来的酸痛让母亲微微皱眉,她看了眼大牛道:「呆子,还
不快帮为师起来。」

  「哦,哦!」大牛忙搀着母亲站起,却不敢再看向母亲赤裸的娇躯。

  似乎是为了宽慰他一般,母亲俏脸微红道:「你看,为师的骚逼都被你的大
鸡巴肏肿了呢……」

  勾人的话语让大牛又是一阵头脑发热,但还是不敢抬头,道:「都是弟子太
粗暴,一不小心把师父当做了婊子……」

  「不不不,我又说错话了!」大牛正想给自己一耳光,却被母亲拉住了手道
:「哼,下次可别这么用力了,为师可经受不住……」

  下次?!大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他回过神来,看着赤裸的母亲远远离去的背影,胯间不禁又起了反应……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