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博物馆2】之校园风云 ❤ 第26-28章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一部:白马博物馆之我的妻子苏吟雪(共20章)  

【白马博物馆1】我的妻子苏吟雪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第二部:白马博物馆之校园风云
作者:bloodsun
首发:2020.9.16  春满四合院(暂时只在这里发)
其他章节: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2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page%3D2#pid1394696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3-4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 5 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6-7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8-10章  链接:https://www.spring4u.info/viewth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1-14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2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5-18章  链接:https://spring4u.info/viewthread … &extra=page%3D1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19-21章  链接:https://www.spring4u.info/viewth … &extra=page%3D2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22-23章  链接:https://www.spring4u.info/viewth … 8%B3%D5%AA%AB%C0%5D
【白马博物馆2】校园风云 第24-25章  链接:https://www.spring4u.info/viewth … 8%B3%D5%AA%AB%C0%5D

其实本来準备不写了,扛不住有几个不停地发消息给我让我继续,那就继续吧——
—————————————————————————————————————————————————————-
第26章 短暂性失忆症

    「吁……」此时屏幕前的两个男人的呼吸声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陆天宇双目赤红地看着依然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妻子,她赤裸的娇躯还在抽搐抖动着,股间还在不断地向外喷泄着液体,诊疗台前方的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大片水塘……

「砰!哗啦——」忽然一声巨响,只见陆天宇铁青着脸,按在键盘上的手骤然发力,竟然把整个键盘都压碎了,一大块键盘碎片去势不减,直接向桌下飞去,连带着整个电脑显示屏都摔倒了,并将桌上的茶杯也撞翻了。

「这……」眼看着显示器在茶水的泼溅下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后就没了动静,两人才从惊愕中甦醒,陆天宇疑惑地盯着自己的一只手发愣,而陈啸天则在一旁收拾被打翻的茶杯和桌面。

桌面竟然被按破了!陆天宇看着桌面上之前按压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坑,内心是震惊的。

「怎么回事?」陆天宇也顾不上一旁陈啸天惊讶的表情,看了看手中那一半几乎被捏成粉末的钢笔,从脑海里回忆着之前的情况:刚才当自己看到苏吟雪开始脱裤子的时候内心里的确受到很大的打击,以至于手上的钢笔被捏断了也不自知。但他无法理解自己的手劲似乎突然变大了——大得离谱!他再次看向自己的手心,那里甚至已经蹭掉了一大块皮,隐隐有一些血丝从那里渗出来。虽然他知道自己手劲也不小,但他绝不认为自己光靠手劲能够生生将键盘和桌子都压碎了。

「恭喜陆警官……」这时屋内忽然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只见一个浑身白色劲装的男子突兀地出现在办公室中央,像一支标枪一样站立在地,犀利的目光在陆天宇两人身上扫过,释放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馆长!」陆天宇目光一凝,浑身的汗毛瞬间炸立,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劲风迎面而来。

「啪」白衣人手臂微微一动,陆天宇便应声倒地,毫无还手之力!

「你是谁?……」陈啸天大惊失色,本能地退向后方。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却知道你是谁,而且我还知道你老婆遇到了麻烦。」白衣人此时才抬头看向陈啸天,而陈啸天也才看清他蒙着脸,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全身裹得像是一个白衣忍者。

「我老婆在哪儿?你究竟是谁?!」陈啸天闻言顿时紧张起来。

「别紧张,这次我只为他而来,此事与你无关!」浑厚的声音响起,然后就见白衣人走过去一把抓住了晕在地上的陆天宇,像提一个布麻袋般轻鬆地将高大的身躯甩到了自己肩上,然后瞬间破窗跃了出去,整套动作乾净利索。

「好自为之——」浑厚的声音再次再耳边炸响,这一次仿佛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一般,直炸得陈啸天头脑子嗡嗡作响。

「此人好恐怖!」半晌,陈啸天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哪怕是一向胆大的他此时也感到毛骨悚然。尤其是在警局这短短半小时内发生的种种,让他开始怀疑了整个世界:难道这世上真有武林高手?不过他隐隐感觉自己的未婚妻应该是安全了,因为那个白衣人临走前给了他一个提示,宁雪很有可能是落在那个叫做水民的人手里,而水民很可能就是那白衣人的手下。不得不说陈啸天的头脑还是很灵敏的,通过很有限的信息就让他猜了个大概,只是他不明白那白衣人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警局,更不会想到陆天宇正是那视频中苏吟雪的老公。

     一小时后,长沙市第一人民医院。

「天宇!你终于醒了!……呜呜,对不起……如果你死了,我也绝不独活!」当陆天宇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妻子苏吟雪坐在床边与他十指相扣,早已是泣不成声。

「我在哪儿……现在是几点?今天是几月几号?」陆天宇看了看一脸悽苦的妻子,从床上坐起,表情显得有些呆滞。

「天宇,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呜呜呜……」苏吟雪只是短暂地楞了一下便又忍不住哭泣起来,因为她觉得丈夫变成这样完全是自己的责任。

「天宇,快躺下,你感觉怎么样?」苏吟雪抹了把眼泪,双手扶住丈夫的胳膊关切地问道。
     
「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下意识要去警局的,可是要去干什么?」陆天宇没有理会妻子,自言自语道。
   
「天宇……」苏吟雪见陆天宇木然的样子,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吟雪,你怎么哭了?」陆天宇这才注意到挂在妻子脸上的泪痕,

「天宇,你别动,我去找医生过来!」苏吟雪像是想起了什么,忽地站起身向外跑去。

不一会儿,苏吟雪带着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白衣老者再次走了进来。

「你好,小陆,我是卢晓艳的父亲也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卢东山。」白衣老者慈眉善目,微笑着做起了自我介绍。

「哦,您就是卢叔叔啊……」陆天宇似是有些印象,之前听卢晓艳提起过,赶忙坐起来想要上前与之握手。

「不用起来,以后叫我卢医生就好。」卢东山抬手示意他躺下,然后在病床前坐下仔细端详起来。

「你现在感觉如何,还记得是怎么晕倒的吗……」经过一番简单地问诊后,卢东山向苏吟雪点点头道:「小苏,不出所料,根据他现在的表现和之前的验血结果来看,他应该是患了短暂性失忆症!」

「短暂性失忆症?」陆天宇和苏吟雪同时看向卢东山。

「如果是在心理上受过某种刺激,就有可能会出现短暂性失忆的症状,其实不用太过担心,一般的后期都是可以自然恢复的,从刚才问诊的情况来看,小陆他好像只是忘记了最近这一个月里的事情?但是小陆的血液中检出有精神类药物存在,所以他这种失忆究竟能不能恢复,需要多久能恢复现在还尚未可知。」卢东山向两人解释道。

「真的没事吗?可是他之前吐了那么多血……」苏吟雪依旧担心地问道。

「哦,那应该是一时急怒攻心,也可能是因为某种药物所致,现在已无大碍,回去休息几天即可,既然如此我也该走了,一会儿还有手术,要先失陪了,抱歉。」卢东山说着便起身準备离开。

「好的,那麻烦您了,卢伯伯!」
直至把卢东山送出门口,苏吟雪才如释重负地吁出一口气,丈夫出乎意料地失忆倒是让她放鬆不少。

「天宇,你……这一个月内的事情真的都不记得了吗?」苏吟雪这时坐回到丈夫身边,忐忑地注视着他。

陆天宇怔怔地看着苏吟雪,脑海里忽然闪现妻子全身赤裸被人玩弄的画面,顿时感到脑部一阵剧烈的疼痛。「嘶——好疼!」

「怎么了?」苏吟雪看着一脸痛苦抓着头髮的丈夫,再度担心起来。

「我……想不起来,一想头就痛!」陆天宇皱眉道。

「那快别想了!」苏吟雪闻言赶忙阻止道,然后心疼地将他的脑袋抱在怀里。

过了好一会儿,陆天宇忽然抬头盯着妻子那绝色的脸庞,认真地问道:「吟雪,最近这个月内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没……没有啊。」苏吟雪心虚地回答。

「真的吗?为什么我会失去这一个月的记忆……妳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陆天宇看着目光躲闪的妻子,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没有啦,我怎么会瞒你呢,别多想了,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苏吟雪说完便起身匆匆向门外走去。

陆天宇抬头的时候瞥见一道性感的白色背影,这时才注意到妻子今天只穿了一件很单薄的白色连衣裙,一双秀美笔直的大长腿裸露着白皙的肌肤,一对性感的玉足蹬着漂亮的水晶凉高,十颗宝石般的脚趾盖涂了裸色指甲油,看起来特别诱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宇再次皱起了眉,短裙、不穿丝袜,在他的印象中妻子一般是不会这样穿着的,印象中只有在海边度假的时候妻子才这样穿过,这让敏感的他立刻怀疑起来。虽然他不认为一贯洁身自好的妻子会背叛他,但是之前脑海里出现的零星画面还是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不一会儿,妻子再次回来,这次似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虽然没换衣服,但腿上已经穿上了丝袜,表情和神态又恢复了从前的泰然和高傲,仿佛这一切都是陆天宇自己的错觉而已。

第27章 夫妻隔阂

第二天,在陆天宇的坚持下办理了出院手续,他始终感觉妻子似乎有什么瞒着他,因为他后来提出的一些疑问,虽然妻子都一一作了解释,但是解释的理由很牵强,比如穿衣风格的改变,说是学校教育体制改革,要求女教师穿青春大胆的衣服,说是为了促进师生间的关係融洽。 学校还有这种奇葩改革?反正他是不太信的。

而苏吟雪似乎在态度上也明显有了变化,只要陆天宇多问几句,她就会立刻表露出不耐烦的态度,说都结婚几年了连她为人都不了解,老是追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可当天晚上,当陆天宇提出想做那事的时候,妻子竟然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他,说是最近学校排练节目很累想早点休息,这让他心里更加感到不舒服,因为按照之前她的说法,他是出差去执行任务过程中与歹徒搏斗才受伤和失忆的,以往哪怕只是两三天不在家,回家都是妻子主动的,可是这次妻子的反应显然不太正常,不过似乎她看起来的确是很累了,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已经熟睡的妻子,他从她绝美的容颜上似乎看到一些泪痕,也不知是因为太累的缘故导致睡前没有洗乾净还是真的哭过。

换作以前,陆天宇一定会忍不住把她叫醒问个清楚,可是现在因为心里有了怀疑,他害怕脑海里那个让他感到极度不舒服的画面会是真的,他一直视如珍宝般端庄贞洁的妻子真的会背叛他吗?他不敢去想,以前他们夫妻之间一直都是以诚相待的,他也相信妻子说过的每一句话,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对妻子的信任有些动摇了。理智告诉他,如果妻子真的在骗他的话,他继续追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为了了解真相,他决定自己亲自去调查,包括自己这一个月内丢失的记忆。

翌日早晨。

「不要!你们不要碰她,有种沖我来!啊——!」陆天宇猛地坐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汗湿,原来是自己做噩梦了,在梦中妻子全身赤裸着被几个男人当众轮姦了。

「天宇,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只见妻子穿着围裙,一手拿着锅刬出现在房门口,精緻的俏脸上秀眉微微蹙起,露出关切的神情。

「吟雪……妳老实告诉我,这一个月里有没有人欺负妳?」陆天宇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沉声问道。

「蛤?没有……都说了一切正常了啦,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真是的,我还赶着上班呢,给你烤了块牛排在锅里,你自己起来吃吧!我要走了!」说罢,苏吟雪气呼呼地脱下围裙,转身就走,似乎真的生气了。

「吟……」陆天宇正欲追问,不过随着头脑逐步清醒,他又沉默了,因为这种事不如自己直接去调查。

「好,我马上就到,下次别再打过来……家里不方便,挂了!」这时,只见卧室门外妻子一手提着她的包包,一手挂断手机,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天宇,起来记得吃早饭,我要走了。」她经过房门的时候略作停顿,然后便换上高跟鞋匆匆出门去了。

陆天宇嗖地一下从床上跳下,他耳力似乎比以前好了很多,刚才妻子的通话,儘管声音很小,但还是一字不落地流进了他的耳朵,所以现在他更加觉得妻子可疑了。

他站在窗口,将窗帘拨开一条缝,从这个位置能够看到自家单元的楼道口,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高端商务车,不一会儿,苏吟雪从楼道里走了出来,只见她今天穿了一身清凉的吊带露肩装,露出性感圆润的香肩,完美的身材被衬托得淋漓尽致,里面穿着透明玻璃吊带的钢丝胸罩,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轮廓若隐若现;白皙细腻如嫩藕一样的手臂自然地垂在腰间;匀称的腰肢上扎着一条宽大黑色蛇皮腰带,上面镶满了银晃晃的亮片;最惊人的是她那两条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大长腿,由于穿着一条极短的超短裙,看起来特别惊艳夺目。果然,她一出门便径直走向那辆商务车,然后毫不犹豫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缓缓启动,不一会儿便驶离了现场,陆天宇死死盯着车子消失的地方,眉头深锁,他几乎可以肯定,那黑车里来接妻子的一定是个男人,而且妻子刚才的电话很可能就是此人打来的,她说家里不方便,显然是因为自己在家吧!

陆天宇不知不觉面色已是铁青,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他一个电话给妻子拨了过去。

「喂,天宇?」电话那头响了足有半分多钟才被接通,听筒里传来苏吟雪无辜的声音让他感到愤怒。

「妳在哪儿?」陆天宇冷冷地道。

「我?当然是在车上,赶着上班啊。」

「在谁的车上?」他的语气明显有些怒意了。

「同事的车,怎么了,你查岗啊?」苏吟雪有些好笑的语气。

「男同事吗,叫什么名字?」陆天宇继续追问道。

「你还来真的啊,真有病了是吧,喏,我让同事和你讲,省得你老疑神疑鬼的!」

「喂,姐夫您好!我是吟雪姐的同事陈洁,今天学校组织活动,需要提前排练,我和吟雪姐是一个组的,所以我来接她一起走。」不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个卡哇伊的清脆女声。

「啊,你好陈洁,那麻烦你了。」陈洁那银铃般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让陆天宇感到十分尴尬。

「你听到了,这下你满意了?真是的,刚回来就和我怄气……挂了!」没等陆天宇反应过来,苏吟雪便挂断了电话,听筒中嘟嘟嘟的忙音足足让他愣了半晌才从耳边移开手机。

难道误会她了?陆天宇喃喃自语,可是一想到刚才妻子出门时的打扮,他立刻又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排练用的演出服?还有那个同事听声音明明是个年轻女子为什么会开那种款式的车子,会不会开车的另有其人?

看了看手中的手机,他很想再打回去问个明白,换做平时,就算觉得妻子边上有人不方便电话那也可以用微信沟通的,可是现在他忽然没有了去沟通的勇气,因为他真实地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已经产生了一道隔阂。

而此时的苏吟雪,将手机紧紧握在手中,心中默念着丈夫的名字,泪水从美眸里无声地涌出。

「怎么了,苏老师?别老是摆着一副臭脸行不行,这两天我看妳还不是很享受?该哭的应该是你老公才对吧,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老婆背地里其实是个骚屄!」黑色商务车后座上的女孩故意把头探到前座女人的耳畔,以一种鄙夷的口气嘲讽着,二次元的声音,在苏吟雪耳中听来显得分外刺耳。

「好了小玲,妳也别再刺激她了,骚屄这个词多难听,咱苏老师可是文化人,应该叫淫穴,苏淫穴,真是人如其名呢!哈哈……」这时旁边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插话了,他边开车边说着满嘴的髒话,一边还时不时转过头用猥琐的目光在身旁的美艳人妻身上瞄着。

「混蛋……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再这样我就不干了!」苏吟雪看着车内的两人,咬着银牙,美眸里闪过厌恶的神色。

「切,装得跟个圣女似的,要不是刚才我假扮陈老师帮妳掩饰,妳连自己老公都瞒不过去了吧!」小玲把脸凑到座位前方,一脸坏笑着看着眼前的人妻教师,手上轻轻按动机关。

「啊,妳!……嗯——!」苏吟雪娇躯猛地一颤,随着一阵细不可闻的「嗡嗡」声,她本能地偏过头按住了自己的嘴巴,原本冷厉的俏脸上露出一副闷绝的表情……

第28章 赵敏

    为了调查妻子最近的行蹤,陆天宇一早便来到警局,作为一名警官,他是有权限调动一些警力的,不过农村出身的他还是有一些封建思想的,在他的认知里,老婆出轨被别人知道是一件相当可耻的事情,所以他自然不会大张旗鼓地去查,但为了能够快速得到情报,他决定找好兄弟赵凯帮忙,这位可是网络高手,对于各类宾馆开房及各处治安摄像头录像数据等信息,只要是连在网际网路中的设备,他就有办法获取到。

    只是当他再次看到赵凯的时候,赵凯似乎也是一副沉重的样子,说他也怀疑妻子卢晓艳有出轨行为,并且已经暗中查了很久了,却发现卢晓艳和苏吟雪两人最近相交甚密,就在昨日,他查到一个暗网,里面竟然有大量卢晓艳的不雅视频,还说那个暗网的幕后组织就是以前曾震惊警界的「白马博物馆」。

   「陆哥,你真的不记得最近发生的事儿了?」赵凯注视着陆天宇说道。

   「是的,还是晓艳的爸爸给我看的呢。」陆天宇回答。

   「好吧,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没心思帮你查了,不过陆哥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那个暗网里面记录了大量良家女白领,如果……我是说你真有怀疑的话倒是可以在里面查查看有没有嫂子的信息,我一会儿把登录方式发你。」赵凯说完便匆匆走了。

   「白马博物馆?」陆天宇坐在办公椅上陷入了沉思,不知为什么他对白马博物馆这个组织产生很大的忌惮,久经沙场的他从未畏惧过什么,可偏偏这个白马博物馆让他感到了威胁,尤其是当他听说连卢晓艳也堕落于这个组织之后,他就更不淡定了,白马博物馆这个组织的行径他是知道的,卢晓艳和妻子走得那么近,很可能会进入组织的视线!

    陆天宇相信妻子一旦被他们发现,必然会成为他们的猎物,一想到这儿他的脑门上不禁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他下意识从椅子靠背上拾掇起那件不知什么时候他搭在上面的一件外衣,用衣服随意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这时陆天宇无意见瞥见从衣服兜里露出一个信封的一角,便将整个信封从兜里掏了出来。
    只见信封正面用钢笔写着几个字:「身体租用契约书」,字迹娟秀,明显是女人的笔迹。陆天宇心里一个「咯噔」,小心地打开信封,可是里面却什么也没有。

   「空的?」他皱眉反覆检查信封和衣兜,却再也无法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了。

   「您好!请问您是陆天宇先生吗?」 正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顺丰快递工作服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裹。

   「我是陆天宇,怎么……送进来了吗?」眼尖的陆天宇一眼便看到了包裹上收件人的位置写着自己的名字,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今天包裹没有放在门卫处,而是直接送到了他的办公室。

   「哦,陆先生,因为寄件人要求本人签收的……」快递员似乎很忙,将快递单给陆天宇签收后便放下包裹匆匆离开了。

   「匿名快件?」陆天宇看了看寄件人那里写着「匿名」的字样,「是谁寄来的呢?」他心里感到奇怪,却也并没有引起他过多的注意,十之八九是匿名举报什么的,因为此前也曾收到过类似的案件。

    正当他準备打开包裹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接了才知道是通知他去局长办公室,本来他也想知道陈局的下落,于是立刻便朝局长办公室去了。

   「咚咚」看着虚掩的房门,陆天宇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敲了下门。

   「请进!」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显然房间里面是有人的,可是怎么会是个女人的声音呢?当陆天宇推门进入看到陈局的位子上坐着一个英姿飒爽的漂亮女人时,他竟然一度有些失神。若不是她身上穿着警服,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个犹如明星般的女人会是一个警察。

   「你是陆天宇吧——陈局口中的那个得力干将?」女人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陆天宇。

   「是,请问陈局他……」陆天宇这才回过神来,露出一脸疑惑。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今天新来的局长赵敏,至于陈局,最近上头派他去执行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暂时他的工作就由我来负责!」说着赵敏微笑着向陆天宇伸出一只手。

   「执行任务?」陆天宇下意识伸出手与她握了一下,脸上依旧一副狐疑的神色,毕竟警局里发生这样的调动还是很让他吃惊的。

   「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不该知道的最好别问,何况陈局此次的任务就是我也无权知晓!」赵敏见陆天宇一副怀疑的态度,忍不住挑眉正色道。

   「是,赵局!」陆天宇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赵敏站起来的时候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漂亮的五官下却隐隐透着一股傲然之色。

   「久闻陆科是刑侦一把好手,今天喊你来便是有个案子想让你去查。」赵敏侃侃而谈道:「就是市一中那个坠楼案。」

   「坠楼案?」陆天宇眉毛一拧,露出一副狐疑的表情。

   「你不知情?好吧,听说你失忆了,看来这是真的……」赵敏看着陆天宇眨了眨眼睛。

   「死者是一中的老师,起初,我们都以为是自杀,但是在尸检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死者没有穿内裤,且阴部特徵异样…….」赵敏顿了顿,继续补充道,「这个女老师名叫唐小婉,刚结婚,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是亲戚朋友眼中公认的贤妻良母,在学校工作也一直很努力,广受师生好评。她坠楼前穿着整齐的职业套裙,但里面什么也没穿……」

   「如果是自杀,作为一个积极上进,为人师表的女人,一定不会选择这种不体面的死法。」陆天宇不假思索地说道,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唐小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没错,而且尸检的时候,发现她的阴部很特别…….」说道这里,赵敏俏脸红了红。

   「怎么个特别法?」陆天宇下意识问道。

   「她那里没有毛髮,明显做过私处护理,比一般的都好看……关键是,我们还在她的阴唇上发现了一个极小的纹身,不用显微镜都看不出来…….」

   「纹身?」

   「嗯,其实就纹了两个汉字和一个数字——白马99。」

   「白马?!」陆天宇闻言脑海中忽然宛如雷电轰鸣,似曾相识的场景迅速闪现,让他感到骇然。

   「怎么了?你有线索?」赵敏见状问道。

   「啊,没…没有!」陆天宇尬然地盯着眼前的赵敏,脑海里一阵混乱。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盯着我想干吗?还不快去查线索?!」赵敏感受到陆天宇直勾勾的眼神,有些气恼地道。

   「哦,好的……是!」陆天宇说完便狼狈地跑了出去。

   「有意思!想不到这个陆天宇还会脸红……」赵敏看着陆天宇仓皇而去的背影,原本冷峻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当天下午,警局召开了全员会议,宣布了新官上任的赵敏等一些信任领导的任命,然后各位领导也都在会上发言讲话,其中赵敏的发言无疑是最引人注意的一个,毕竟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局长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啊。

    似乎是刻意安排好的,今天陆天宇出了奇的忙,一直忙到下班準备回家的时候他才发现已经很晚了。

    当陆天宇回到家,发现家里黑灯瞎火的一个人也没有,只得又转出去找了家饭馆随便对付了一顿,当他再次回家洗完澡躺到沙发上时,时间竟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可是妻子却仍然还没有回来。

    这时他才想起来白天自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忘了查,回想到妻子早上临走前那可疑的情景,再抬头看了看墙上已经过了11点的时针,心情再度变得焦躁起来,于是他忍不住掏出手机拨打妻子的电话。

   「嘟——嘟——」一连拨打了3次也没人接,就在陆天宇失望想要放弃的时候,电话那头却接通了。

   「谁让你……啊,是天宇吗?」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有些慌乱的声音。

   「吟雪,妳在干吗?」陆天宇警觉地竖起耳朵,在电话里捕捉着一些蛛丝马迹。

   「啊…今天加班啊,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妻子的声音似乎恢复了正常,但不知为什么,陆天宇总觉得她的声线有些不同,似乎有些压抑,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

   「学校加班需要到晚上十一点的吗?难不成还在上课?」陆天宇的语气明显带着质疑。

   「不是…晚上的课早就结束了,不过结束后我和陈洁老师她们…一起出来吃宵夜所以才…怎么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妻子解释到一半有意地露出不悦的语气。

   「是老公查岗了吗……呀——唔……」此时忽然手机里传出另一个女人的声音,隐约还听到了妻子压抑的呻吟。

    陆天宇更怀疑了,把耳朵紧紧贴住听筒,一时间也忘了回话。

   「天宇?你有在听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啊!」妻子的声音明显有些急促,陆天宇几乎能够想像到妻子最后用手仓促掩住嘴巴的样子。

   「吟雪妳!……妳敢说妳现在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他忍着心痛几乎要吼出声来。

   「啊?别神经兮兮的啦!马上就回来了!不和你说了,拜!」苏吟雪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

  陆天宇失魂落魄地来到自己和妻子的主卧,看着墙上那巨幅结婚照中绝美的妻子,整个人陷入了呆滞。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陆天宇準备再次打电话给妻子时,他听到了开门声。

    走出主卧室,陆天宇看到的是身穿吊带露肩装和超短裙的妻子。此时,她正一脸倦意地用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陆续将两只高跟鞋脱下,露出一对匀称秀美的玉足,十个白皙性感的脚趾头在灯光下亮闪闪的,显得格外诱人。
  
  与妻子相识六年,陆天宇一直都深深迷恋着妻子那超凡脱俗的女神气质和近乎完美的身体,但是保守的她很少会像今天这样打扮,穿裙也几乎不可能不穿丝袜的。视线停留在两条令人血脉喷张的雪白大长腿上,陆天宇皱眉问道:「你究竟去哪了?」

  「还能去哪呢?」穿上凉拖,并朝丈夫走去的苏吟雪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不是说了就是加班,然后去吃宵夜了啊!」

  觉察到妻子脚下不稳,似乎有些踉跄,陆天宇只得上前抱住妻子。

  感觉到妻子身体一片冰凉和有些颤抖的孱弱,陆天宇严肃道:「还不说实话,告诉我到底去干嘛了?!」

  「就是在学校加班到九点,之后和陈洁她们去学校附近的宿舍吃宵夜……」感觉到丈夫火热的身躯,苏吟雪娇躯一颤,眼圈忽地一红,低下头避过他的视线。

  「我去洗澡……」苏吟雪悄悄甩去眼角的泪滴,向陆天宇露出一个悽美的笑容,然后推开他径直朝卫生间走去。

  因妻子走路明显不稳,加上卫生间的地板有些滑,所以担心妻子会滑倒的陆天宇也走向卫生间。

轻轻推开门,他整个人顿时呆住了,因为刚好看到妻子褪下内裤的一幕,他注意到那挂在她膝弯处的小内裤并不是出门前那一条,甚至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丁字裤款式,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苏吟雪觉察到身后的响动,仓促地拉起一块浴巾挡住自己的下身。

陆天宇面色铁青,转身就走,妻子战战兢兢的样子让他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忌。

  「呼…」眼看着丈夫有些萧瑟的背影离开,她的一颗提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

     苏吟雪这一次洗澡花了很长时间,一直到陆天宇几乎快要睡着她才穿着睡衣点着脚尖悄悄走进卧室,卧室灯亮着,男人背对着躺在床上。

     当她躺下以为丈夫已经睡着时,陆天宇忽然动了,坐起下床,一言不发地穿上拖鞋向外走去,整个过程始终都没有朝她看上一眼。

    「天宇……」苏吟雪见状轻呼一声,忽然喉咙像被什么噎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美眸里顿时升起一层雾气。多年的伴侣使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而此时这段感情明显出现了裂痕……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