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1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金银妖瞳
2018/2/20 发表于:SIS/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6207

                 11

  灯火通明的大街上,路人熙熙攘攘,今晚还是周末,路上的男男女女脸上都
洋溢着欢快的笑容,期待着过一个或欢快,或刺激,或浪漫的周末之夜。而冯宇
鹏却恍如跟周遭的这一切完全割裂了开来,他慢慢地走在路上,犹如一具行尸走
肉。

  「裴老师,裴老师把我赶了出来!」

  「完了,裴老师跟妈妈关系那么好,她会不会告诉妈妈?」

  「董雷!董雷如果知道了这事会怎么样?他……他还会当我是朋友吗?」

  「天哪!……万一裴老师把这事告诉董叔叔……我……我会被杀掉的!」

  一个个昏暗的念头在少年的脑海中接踵而生,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犯下了这辈
子最大的错误,一个无法弥补的、会直接毁掉他整个人生的错误!

  「完了!完了……」这个声音犹如魔鬼的呢喃,不住地在少年的脑海中萦绕
着。这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汽车喇叭声,原来这时候他正置身于一个繁忙的十字
路口,车道的灯刚好转成了绿灯,车子正迅速地驶过他的身边。

  冯宇鹏眼里毫无焦点地看着那些车,浑然不觉一辆油罐车此时已经过了前面
的灯口,正加速向着这边驶来。

  「完了,我的人生……已经完了……」少年的眼中都是迷茫,一只脚在不知
不觉之间,已经踩上了车道。

  「宇鹏!」就在冯宇鹏即将再次向前迈进的时候,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少
年茫然地回头一望,裴文璇的身影已经迅快地奔了过来,她一把拽住了冯宇鹏的
肩膀,用力地将他向后一拉,那力气大得足以让冯宇鹏一个踉跄,差点跌坐在人
行道上。

  「呜……」的一声,油罐车长鸣着在离两人不远处走过,冯宇鹏瞪大了眼睛,
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裴文璇手扶着膝盖,大口地喘息着,刚才的一番疾跑的确是耗费了她大量的
体力。自从她将冯宇鹏从自己家里骂走之后,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觉就一直萦绕在
心头,冯宇鹏是如此自尊而又自卑、如此敏感的一个男孩,这次的挫折对他来说
意味着什么?

  他会不会……裴文璇越想就越害怕,她急忙穿好衣服,一路疾跑来找冯宇鹏。
好在冯宇鹏一路踉跄走得很慢,终于在这里让她看到了冯宇鹏的身影,当她看到
冯宇鹏的脚步迈向车辆飞驰的车道时,心胆俱裂之下急忙追了上去,终于在千钧
一发之际把他给拉了回来。

  「老……老师!」冯宇鹏不可置信地看着裴文璇,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为
什么会想到要去……

  「宇鹏!你过来!」裴文璇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她看了看四周,一旁有一条
巷子,没什么人,就拉着冯宇鹏走了过去。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裴文璇瞪着冯宇鹏问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学生惊慌失措的样子,裴文璇叹了口气,抓住冯宇鹏的手,说:「老师
知道,刚才的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是宇鹏,你也不能……你还有美好的未来,
你……你还有你妈妈!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知道吗!」

  「是……老师!我……我不会了……」此刻的冯宇鹏活脱脱就是个做错了事
在向老师道歉的孩子。

  「宇鹏,你也不用担心,今晚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老师不会告诉
任何人,好吗?」裴文璇抚了抚男孩的头发,真挚地说道。

  「嗯!」冯宇鹏感激地点了点头,眼里终于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    ***    ***    ***

  一个小时之后,伍若娟也走过了刚才的这个街口,跟儿子冯宇鹏一样,她的
心情也不大好,沿着大街走了许久,胸中的那股闷气还是难以消散,搞什么嘛,
跟自己聊了这么久,害自己平白有了许多幻想的「暖风」,居然就是那个二十一
岁的健身教练!

  气闷难当,只想找个人一吐为快,伍若娟唯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自己最好
的朋友裴文璇了,于是摸出手机,打了过去。

  「怎么?相完亲啦?」裴文璇先问道。

  「唉,甭提了……你现在在家?」

  「在啊。」

  「老董在吗?」伍若娟问道。

  「不在。」

  「那好,我现在过去。」伍若娟说完挂了电话。

  伍若娟把手里的果汁一口气喝光了,杯子放在茶几上说道:「真是把我给气
死了!你说这韩阳……居然有这样的人!」

  裴文璇静静地听伍若娟说完了今天的经历,心里不由暗暗苦笑,心想这年头
是怎么了?怎么这些年轻人都喜欢……不过她还是笑了笑,说:「原来竟然是他
啊!这小伙子,一看就是个风流种,只是没想到……」

  裴文璇是教师,空闲时间比伍若娟还要多点,一直还都保持着一周两次去健
身房的频率,所以见到韩阳的次数比伍若娟要多。

  「你说这年头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伍若娟皱着眉把裴文璇刚才心里想的话
给说了出来:「放着那么多年轻女孩不要,偏要来勾搭我这种阿姨,有病么这不
是?」

  裴文璇心里暗暗叹气,心说你是不知道你儿子啊……想到早先冯宇鹏在这里
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她的脸上就一阵火辣,要不是当时自己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
理智,现在……

  「其实……」裴文璇笑了笑说道:「这种事情现在也蛮多见的,姐弟恋嘛,
正常!」

  「姐弟恋?我都够岁数做他妈了!」伍若娟撇了撇嘴。

  「二十一……的确又是年轻了些,不过说不定人家对你是真爱呢?」

  「狗屁!真爱?都不知道他图啥!」

  「放心吧,至少不会是图财,人家也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功夫啊,你不是和他
微信都聊了大半年吗?这说明他还是挺有诚意的……再说了,跟小年轻交往,你
也不亏不是?」裴文璇戏谑地说道。

  「去你的,我可没那闲工夫,过几天人家玩腻了拍拍屁股就走,我这不是给
自己找罪受?」

  「至少能解决一下你的生理需要啊。」在自己家里,裴文璇说话就比较随便
了,而且以她跟伍若娟的交情,平时也没少谈论这些。「离婚后你都荒了十几年
了,难道打算一辈子都靠那假东西解决啊?」

  「唉……」伍若娟叹了口气:「这事儿没有的时候忍忍也就过了,就怕有那
么几次之后又断粮了……」

  「说得好像你有这经历似的!」裴文璇笑着凑近伍若娟:「你不会有事儿瞒
着我吧?难道这几年你有过……」

  「去去去!」伍若娟没好气地推开了她近在咫尺的脸:「我可没你那么好命,
至少有个老公隔三差五交公粮。」

  裴文璇的嘴角微微一撇:「我的事儿你还不清楚?老董……很少了。」

  伍若娟也知道裴文璇和董平川家的事,董平川外头彩旗飘飘,裴文璇在这方
面的确比单身的自己强不到哪去。

  「女人啊……命苦!」伍若娟手撑着额头,泪水潸然而下。

  ***    ***    ***    ***

  用钥匙打开家门,伍若娟微微一愣,「咦?」眼前的鞋架上摆放着一双球鞋,
她记得那是冯宇鹏下午出门时穿的,那孩子今晚不是住校吗?进了屋子,看到走
廊那头儿子的房间里透出灯光来,「这孩子怎么回家了?」伍若娟心想。

  向着冯宇鹏的房间走去,伍若娟的心头突然一跳,她听到一阵时高时低、若
有若无的声音从儿子的房间里传了出来,作为一个母亲,她当然知道这种声音意
味着什么。

  怀着忐忑的心站在了儿子房门口,那声音变得越来越明显了,伍若娟听不懂,
但却知道那是日语,心头不由得一阵恼怒,还以为这孩子已经戒掉这坏毛病了,
谁知道……

  伍若娟对冯宇鹏的管教是很严的,初一那年第一次发现他在电脑上看这些毛
片,她就语重心长地跟孩子详谈了一次,冯宇鹏那一次也发誓要痛改前非,可是
后来又发现了几次,伍若娟为此还打过他几次。

  房门是合着的,但是伍若娟住的是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成的老旧商品房,
房门都是没有锁的,只要轻轻一推就开了。为了不惊动儿子,伍若娟的手只在门
上缓缓使劲推动,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眼前的情形让她触目惊心!只见电脑的屏幕上面正在放映着一部淫靡至极的
日本色情片:一个身材丰腴的中年美妇正像狗一样跪在地上,一个看上去只有十
几岁的少年正从后面飞快地肏干着她;不仅如此,旁边还有一个苗条一些的,年
纪看上去还要更大的妇人正缓缓地将头伸到两人性器的结合处,伸出舌头不断地
舔着两人交合之处。

  而此刻冯宇鹏的手里正拿着一条紫色的内裤套在他那条粗长的肉棒上,飞快
地套弄着。

  伍若娟一看那条内裤非常眼熟,发现那正是自己经常穿的,心里头不由得一
阵乱跳,而这时冯宇鹏一边套弄着,嘴里发一遍喘息着说道:「妈……妈妈……
好舒服……好舒服……我……啊……妈妈里面……好舒服!」

  儿子偷拿自己的内裤手淫,这一点伍若娟以前就发现过,只是她没想到儿子
竟会这样幻想着肏干自己!

  就在这时,她看到冯宇鹏的左手正堵在鼻子上,手里竟然还拿着另外一条杏
黄色的女式内裤,鼻子用力地嗅着,嘴唇还在那内裤前端轻舔着!

  这条内裤可不是自己的啊?伍若娟很清楚自己从来没有买过这颜色的内裤,
正在猜测的时候,冯宇鹏的行动已经给了她答案:只见冯宇鹏缓缓地那那条黄色
的内裤放到自己的肉棒上,替代了刚才紫色内裤的位置,一边套着鸡巴,一边说
道:「老师……你舔得……真好……裴老师!啊……你好美……」

  文璇?伍若娟的脑里如遭电击,这孩子性幻想的对象除了自己,竟然还有他
的老师,自己的闺蜜裴文璇!

  伍若娟没有声张,她缓缓地退后几步,然后急速地离开了自己家中,她是一
个母亲,一个深爱着独生儿子的母亲,她知道如果这时候撞破儿子的行为,那将
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轻则会对儿子的今后的人生带来阴影,重的话这种突然
打击说不定会对儿子的性能力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那就害了他一生了。

  出了门,伍若娟在家门口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平复心情,她想了想,这件事情
自己地好好想个办法才行!她以前虽然也是教师,但是教的是思想政治,而且她
从来不做班主任,对于青春期少年的心理她的了解并不算深入,在这点上远远比
不上裴文璇。「明天再找她聊聊。」伍若娟这样想着,再次走进家门,这一次她
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确保冯宇鹏在房间里也能听到,然后又过了一阵子,她大
声地「咦」了一声,「球鞋怎么在这?小鹏!你在家吗?」

  「妈,你回来啦!」冯宇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得出他的脸颊还是红红的,
额头上隐约有些汗珠,但是声音和神情却非常地平静。

  「你不是说今晚住校吗?」伍若娟也假装没事似的问道。

  「哦……」冯宇鹏是早就想好了一篇说辞的:「在爸那边吃完饭,他让刘叔
叔送我回家,我想反正有车,远点就远点吧,就直接回家了。」

  「这样啊?」伍若娟说道:「那也好,在冯森那吃得饱吗?要不要妈下碗面
给你吃?」

  「不用了妈,挺饱的。」

  「那你洗过澡了吗?」

  「洗过了,踢完球就洗了。」

  「那好吧。」伍若娟坐下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脚,「妈去洗澡了,你早点睡吧,
明天还要早起去学校。」

  「好的,妈。」冯宇鹏偷眼看着冯若娟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玉足,暗暗地吞
了吞口水。

    (待续)
   
                 12

  「老大,搞定了?」看到董雷脸色轻松地走了进来,他的跟班,外号喇叭的
彭亮忙关切地问道。

  董雷把手里沾满了血迹的破啤酒瓶扔在了一边,没有搭理喇叭。喇叭一看,
猛拍自己的大腿,「嘿!不愧是小雷神!我就知道你一去,白熊肯定就玩儿完
了。」喇叭兴奋地一拍眼前的桌子,桌上的火锅被震得一通摇晃,一些汤水都
洒了出来。

  「别他妈一惊一乍的,白熊进医院了,他的几个手下现在还在外头到处刮我,
你赶紧通知去通知弟兄们,先避一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董雷说道。

  喇叭答应着就要往外走,突然他顿了一顿,说道:「老大,刚才痔疮这逼打
电话来,说暂时不去追那对姓韩的夫妻欠的账的,是……是你爸直接打电话交代
的?」

  「姓韩的夫妻?」董雷皱了皱眉头,他压根就想不起是那个姓韩的,本来也
不想去理这种小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老爸居然会亲自过问这事?这究竟是
什么事啊?

  「老大,我把那家人的资料找出来了,就在那。」喇叭指了指桌上的一叠A
4纸。

  「哦好,我待会看看。」董雷说道:「这两天你也别出去露脸,避一避风头,
白熊今晚被我砸得不轻,这傻逼绝对要发疯,不过你放心,过几天我负责搞定他。」

  喇叭答应着走了。董雷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看着窗外,外面是一条狭窄的小
道,一边是崎岖不平的石板路,另一边则是一条窄窄的水沟,在黑蒙蒙的夜里散
发出难闻的臭味,不远处就是大路,在昏黄的路灯下,远处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照
亮了这座城市的夜空。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刚过了十点半不久,于是他在微信里
找到一个女人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小骚逼,快过来,老子要肏你。」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进来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穿着
一身OL制服,看上有点成熟的女人,正是那天跟董平川在酒店房间里淫乱的李雅
琳。

  李雅琳把包包往堆满了杂物的破沙发上一扔,脱下外套,露出白色无袖上衣
包裹着的玲珑身段,她把披肩的长发娴熟地在头顶上挽成了一个簪,然后回头看
着依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董雷,诧异地问道:「怎么?不是着急要肏我吗?还
不把衣服脱了?」

  见董雷依旧没有丝毫想动的意思,李雅琳回头走到床前,看着董雷毫无表情
的扑克脸,笑着问道:「小雷神小雷神,是不是你爸又惹你生气了?又想拿我出
气啊?我说董雷,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董雷淡淡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波折。

  「十七……还在叛逆期呢!怪不得……」李雅琳摸了摸董雷胀鼓鼓的下体,
娇笑说道:「真硬!怪不得火气这么大!不过要这样才好,男人嘛,手里的刀要
硬,这腿上的鸡巴更要硬!」李雅琳说着,已经将董雷的大裤衩给拉了下来,那
根粗大异常的大鸡吧一下就弹了出来。

  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像李雅琳这样漂亮女人的恭维,董雷的嘴角略略弯了一弯,
说道:「我爸的东西有我的硬吗?」

  「他啊?当然不能跟你比了,那么大年纪,又那么胖……」

  「那你还跟着他?」

  「嘻嘻,他的鸡巴是不硬啊,可他的钱包很硬……我说董雷,你不会到现在
还在记恨你爸把我给上了吧?」

  原来,李雅琳外表看起来成熟,但其实今年不过也就十九岁。两三年前,当
时董雷还没有退学,还在学校里混,虽然只是初中生,但他爸是大名鼎鼎的董平
川,学校里自然就有一大帮混账学生跟着他,就连高中的几个帮派头头都不敢惹
他,算是学校里的一霸。

  李雅琳当时刚读高一,是高二一个老大的女人,后来她男朋友不知怎么惹上
了董雷,被董雷带人直接打进了医院,李雅琳去医院看病的时候,董雷直接等在
那里,就在病房里当着他男朋友的面把她给上了。后来她男朋友被逼转学到了外
地,李雅琳自然也就成了董雷身边的女人之一。

  可是还不到几个月,一次学校组织大型活动,董雷的老爸董平川作为当地的
大人物被邀请出席,坐在主席台上看表演的他一眼就看中了当时在台上领跳现代
舞的李雅琳。结果几轮金弹砸过去,几天之后,李雅琳就含着董平川的鸡巴,叫
起了爸爸。

  「他可以肏你,难道我就不能肏了?」董雷捏住李雅琳那张极有韩国风的网
红脸,阴笑着说道:「骚货,让我看看你有多骚!」

  「姐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李雅琳的红唇说话间就紧紧地吸住了董雷的嘴
唇,柔软湿热的舌头顺滑地滑进了他的嘴里。闷热的夏夜,没有空调的室内,气
温随着热吻的持续好像变得更加的炽热难耐。董雷一把推开李雅琳,把她按倒在
床上,然后甩掉身上的黑色背心,一把扯下了女孩裙底的内裤。

  「别就这样肏啊!里面干着呢……」李雅琳伸手想要推开董雷,可这时候董
雷体内的邪火已经难以遏制,他狞笑着说道:「骚货,你的骚屄天天让人肏,里
面还能干?这不出水了嘛?」他在李雅琳的胯下掏了几下,果然那里已经有点湿
润了。

  「啊……王八蛋……」随着董雷的鸡巴一下就直肏到底,李雅琳疼得眼角闪
出了泪花,咬牙切齿地骂到:「董雷!死王八蛋……你这是强奸!」

  「强奸?老子是强奸啊,怎么样?」董雷状若癫狂地飞快抽动鸡巴,「臭骚
屄,我老头干你你就撅着屁股挨肏,老子肏你就是强奸?那好啊!老子奸死你!
奸死你!」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