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第二十四章:病房逗逼)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活色人
2019年/11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2191

             

  很多兄弟希望我做个前文回顾,不过本人实在是时间有限,不管新书友还是
老书友想看前文的,可以点开精华贴,那里一共只有两页,前面所有文章都可以
在精华贴找到,感谢大家的支持,我只有多写点回报大家。

  正文:

  这次关尔煌异能发动后明显感觉到了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车祸被刺
激到了原因,异能的操控更加的得心应手。

  而且从发动消耗来看,在没有情欲补充情况下,消耗变小了很多。

  他隐隐感觉到,这次异能升级后,好像不单单只是影响到潜意识,好像还可
以轻微的干涉到现实。

  这种能力很微弱,微弱到什么程度呢,就像只是有几根羽毛的力量,比如拿
几根羽毛轻轻的去抚摸别人的皮肤。

  异能是关尔煌最依仗的手段,他发动异能后自己明显镇定了很多。

  他在两位美妇人心中都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当然这种不涉及男女之情的爱。

  有了异能帮助关尔煌在面对季彤时明显从容了很多,更别提付萧媚。

  他在两美妇的服侍下喝完了排骨汤,斜靠在床上和两人说着家常。

  关尔煌更是在异能帮助下,把两女哄得开心不已。

  只是这两天又是开车赶路,又是熬夜,再加上担心关尔煌和付萧然安危,季
彤和付萧媚明显体力透支了很多。

  这时候知道关尔煌只是受点小伤,付萧然母女平安,这让两个放下心事的女
人哈欠连连!

  关尔煌见状也是心疼两女,于是装作困倦道:

  「妈,媚姨,你们这两天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也困了,想睡一会。」

  听关尔煌这么说,两人倒没反对,只是两人都坚持要留下来陪床,叫对方回
去。

  最后在关尔煌异能影响下,季彤同意了先回去休息,晚上过来替换付萧媚。

  一方面关尔煌确实和付萧媚相处更自在一些,另一方面让他用异能去影响自
己亲妈,总让他有种犯罪的感觉。

  反而付萧媚就没有这样的顾虑,虽然付萧媚就像他妈妈一样,可毕竟没有血
缘关系,再说本质上来说,付萧媚也可以说是关尔煌恋母的一个替代品。

  季彤走后,付萧媚在空着的那张床上躺了下来,她并没拉起中间的隔帘,只
是脱了中跟凉鞋,平平的躺着。

  付萧媚动作优雅,哪怕是睡觉好像经过训练了一般,两腿并拢,薄薄的裙子
由于躺下贴合在两腿处,双腿间没有一丝缝隙,与小腹间形成一个Y形三角地带。

  关尔煌虽然很想试验下自己异能情况,可他也心疼付萧媚,知道这两天肯定
身心俱疲。

  他拿出手机先和陈菲雅请了假,没有说自己受伤,免得她担心,只是说长辈
住院。

  请完假后他也闭上眼睛,听着付萧媚逐渐平稳的呼吸,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沉沉睡着。

  就在一个楼层之隔,和关尔煌同住一栋病房的杨志奇正一脸阴沉的讲着电话:

  「标子,事情怎么搞的这么大,我只想让那娘们受点伤什么的就好,为什么
开车撞人,出了人命事情就搞大了。」

  「妈的,鬼知道那病鬼那么疯狂。」

  电话里传出一个低沉的懊恼声音。

  「算了,还好听说有个小鬼救了那娘们,不然就不好收场,现在让你的人嘴
巴严实点就好。」

  杨志奇揉了揉眉心,无奈道。

  「放心,那家伙得了癌症,活不了几天,我给了他二十万,还给他家里女人
孩子找了出路,不会出问题的。」

  电话里顿了顿又道:

  「奇哥,我说你临走了去为难一个大肚婆干嘛,到底还要兄弟给你办啥事?」

  杨志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

  「这事成不成还不一定,等老哥给你消息好了,你先别问,没什么事我先挂
了。」

  杨志奇打完电话没一会,房间门被推开,赵琳穿着一身灰色套裙,白色衬衫
走了进来,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哒哒哒」很有节奏的响声。

  两条肉丝长腿交叉错落,带动臀部轻微扭动,咋一看很正经,可不经意间却
流露出一种隐约的勾人媚态。

  杨志奇心里一阵烦躁,他睾丸被摘除了一颗,其他倒影响不大,医生告诉他
能不能恢复性功能,还得看完全好了后的情况。

  他不知道古代的太监是什么情况,可他现在状态很不好,心里恨不得把这勾
人的小骚妇狠狠按在床上蹂躏,可心有余力不足。

  杨志奇瓮声瓮气道:

  「你来干什么,不是叫你这几天都别上班,给我好好盯着那家人吗?」

  赵琳般了张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才轻轻道:

  「你的小媳妇给你坐镇公司,我只能给你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担心你,
来看下你都不行了。」

  说完,赵琳眼眶红红的,有点泫然欲泣的样子。

  杨志奇见赵琳这幅样子,真的有点我见犹怜,不得不说她是个难得的美女,
他也不好再说什么,语气也缓了下来,道:

  「好了好了,这是医院,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这些年我也没亏待你,别弄
得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顿了顿又道:

  「之所以叫你办这事,也是你是我为数不多值得信任的人,这次事情对我很
重要,你不要掉以轻心。」

  赵琳知道适可而止,她抽了张纸巾轻轻抹了抹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泪水,嗔
道:

  「这两天那家人鬼影子都没有,反倒是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电梯里看见那大肚
婆了,不过…」

  赵琳说到这卖了个关子,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杨志奇猛的后背一挺,坐了起来,急道:

  「不可能……等等!」

  接着他似乎想起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强装镇定道:

  「你具体和我说说。」

  赵琳白了他一眼,带着酸味道:

  「还说对那女人没想法,看你紧张的,你就是个老色鬼。」

  赵琳见杨志奇脸上已经露出不耐之色,赶忙道:

  「我在电梯里见到她的时候,应该孩子已经生完了,人恢复的好的不得了,
气质更加清冷了。」

  赵琳想了想好像什么不可理解一样,又道:

  「只是按道理,她应该没那么快生产呀,而且还一个人坐电梯,不知道是不
是我看错了。」

  杨志奇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确定心中的猜测,他不想赵琳知道太多,装做很累,
重新躺下道:

  「你回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过几天可能就出院了,你回去好好盯着,有
什么情况及时给我打电话。」

  杨志奇虽然还在交代,但是语气已经不如开始那么重视。

  关尔煌醒来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只感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胸口已经
不再憋闷,如果不是右手臂隐隐疼痛传来,他都没感觉自己有什么异样。

  关尔煌并没起身,而是闭上眼睛异能连上付萧媚。

  付萧媚这时候已经醒来,正拿着手机和楚欣悦在发着消息。

  从异能传来反馈,好像说是李立公司被人举报,税务局要对他公司进行审计,
而财务经理又找不到人。

  好在付萧然和关尔煌都没什么大事,李立就去公司了,目前楚欣悦在付萧然
那边照顾。

  关尔煌对李立公司的事情也不了解,见付萧媚放下手机,他就打起了试试异
能的主意。

  他用异能试验下新感觉到的能力,控制着那股只有他看得见的气团分出一缕,
在付萧媚那白嫩的手臂上挠了挠。

  果然,付萧媚似是有所感觉,用另一只手在手臂上抓了一下,并没在意。

  关尔煌大喜,这个能力虽然力度很小,可要看用在哪里,有些地方可不是力
度越大越好。

  有了这个能力,再配合他影响潜意识的异能,那就可以干很多事情了。

  想到这,他嘴角忍不住上湾,说不出的邪魅。

  他虽然不大敢用这能力去挑逗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妈妈,可对付萧媚这个从
小被他视为妈妈替代品的女人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付萧媚下午就小睡了一会,在医院的病床上也无法安心入睡,和自己宝贝女
儿刚发好消息,

  感叹屋漏偏逢连夜雨,事情都赶一块了,正想再眯一会,可身上好像不自在
起来。

  一会手臂痒,一会腿上痒,一会脸上也痒痒的,她被弄的浑身难受,本是很
优雅躺着的姿势也有点变了形态。

  她心里暗道:

  「这医院看着干净,怎么躺了一会就全身发痒。」

  心里又有念头冒出:

  「不可能,怎么可能卫生不过关,何况这是高干病房。」

  她转头看了看关尔煌,见他正睡的沉稳,稍稍放心了一些,伸手隔着裙子在
自己大腿内侧瘙痒的地方抓了抓。

  可刚抓了大腿内侧,这时竟连胸罩内都痒了起来,而且还是在敏感的乳头位
置,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动一样。

  付萧媚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她忽然想起来,本来这是个单间的,这张床是
后来那个妹妹的闺蜜安排加的,心里害怕:

  「难道有小虫子爬到身上了?」

  这倒不是关尔煌异能影响,而是付萧媚天生怕这种小虫子,或者说,只要女
人都不喜欢。

  付萧媚和付萧然完全是不一样的,虽然两人从小都是受到大小姐般的教育。

  可付萧然叛逆,付萧媚柔顺,在家未嫁时有父亲安排的好好的,出嫁后丈夫
对她也是疼爱有加。

  所以说她虽说39岁,可人生经历太过一帆风顺,也养成了她偏柔弱的性格。

  心里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她更加不安起来,她再次转头看了下关尔煌,确定
他还在睡觉。

  这才偷偷拎起衣领,想看看是不是有小虫子,可她穿的是带点丝质的连衣裙,
弹性并不好,何况她穿的这身无袖连衣裙还不是开胸的,领子比较高,她再怎么
低头也看不到里面。

  她又一次转头看向关尔煌,虽然关尔煌在熟睡,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她倒不是介意男女之间的差异,而是优雅惯了,怕被关尔煌看见自己不雅的
一面。

  她悄悄起身,套上半高跟的凉鞋,一点一点的把中间的帘子拉起来。

  关尔煌住的这间病房并不是最高档的那种套房式的,还有专门的会客厅。

  但是房间也不小,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浴室,窗口下还有一张长条形沙发,
门口离着病床有个拐角,让外面无法一眼望见里面情况。

  这个隔帘也不是为了隔开两张床用的,而是为了有时候病人做些私密检查准
备的。

  帘子是半圈式的,一点一点被付萧媚全部拉起后,她长舒了一口气,浑然忘
记了,她如果怕被人看见完全可以去卫生间。

  付萧媚拉好帘子后,又去把病房的门给反锁了,这才重新回到床前。

  她先是检查了一下病床,只见洁白的床单除了刚才被他她躺出一个印子外,
连一个黑点都没有。

  她这才抬起手从领子伸进去挤开胸罩,在刚才觉得瘙痒的乳头抓了几下。

  只是这一抓就让她心儿颤了一下,和刚才不一样,心里竟有了一丝丝燥热。

  她脸上一红,赶紧把手拿出来,她虽是个熟透了的美妇人,可从来没有自慰
过。

  不过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39岁的年纪并不算大,在女儿影响下,她上网,智能手机也都有在玩。

  何况她只是人生经历顺利,而不是没有经历,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身
体可以说一点就燃。

  付萧媚脸颊有点发红,她双手揉揉脸蛋,想让自己平静点,可胸部又犹如有
虫子爬动似的,挑拨着她的心弦。

  这让她又难受,又害怕真有虫子,心里暗暗着急想道:

  「要不脱下来看看,检查一下马上穿起来,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也没想着去卫生间检查,越想越
坐立不安,银牙一咬,快速的拉起连衣裙下摆,上半身伸展,脱了下来。

  这衣服一脱,她那身又白又嫩,细腻的令人发指的肉体顿时展现在病房中。

  关尔煌虽然看不见,可通过异能他很清楚付萧媚在做什么,这让他激动无比,
呼吸都有点无法保持平稳,胯下巨大肉棒更是有了抬头的倾向。

  付萧媚并不知道她今天所做行为,很大一部分是受她亲如儿子的人所引导的。

  她快速的把自己那乳黄色的胸罩解开,脱下来,两颗白嫩肥腻的乳房颤抖着
向两边微微分开。

  乳房形状圆润饱满,但她平时并不喜欢锻炼,乳房并不是那种结实的坚挺立
着,而是微微分开垂着。

  可这并没有影响到任何的美感,反而更有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捧
起来。

  惊艳的肉体并没有在空气中逗留太久,付萧媚脱下胸罩后就马上套上自己的
连衣裙,只是那已经有点坚硬的乳头在合体的丝质裙子上顶起两个凸起。

  穿上裙子后,付萧媚稍微放心了一些,她不知道的是,如果这个样子被男人
看见,甚至比脱了衣服更加的诱惑人。

  付萧媚坐到床上,仔细的检查起胸罩,胸罩材质很高档,并不带钢圈,一般
这样的胸罩如果没有饱满的乳房是支撑不起来的。

  胸罩就那么点大,她翻来覆去检查了好几遍也找不出一个小虫子,让她放心
不少。

  刚想起身把胸罩穿上,没想到这时候,乳头又痒了起来,而且还是两个乳头
一起痒了起来。

  这个时候和刚才穿着胸罩的感觉又不一样,刚才如果说是感觉是有虫子爬,
这时候就好像几个羽毛轻轻的拂过。

  她本能反应般的把胸罩往床上一扔,双手包住自己的乳头。

  丝质衣服轻薄滑顺,手掌的热度很容易透过衣服刺激着慢慢坚硬的乳头。

  付萧媚这次很确定里面没什么虫子,只是这挠心的感觉就像猫爪一般,让她
无比难受,心里暗付道:

  「肯定是昨天坐了半天车,又没洗澡造成的,这胸罩如果穿起来,等下发痒
了抓不到更难受,算了,一会再穿吧。」

  她怕胸罩穿起来后,痒了抓都抓不住,干脆把胸罩往枕头下一塞,然后脱了
凉鞋,抓起旁边洁白被单把自己盖起来重新躺下。

  房间空调很足,盖上被子并不会觉得闷热,可付萧媚身体却微微发热起来。

  盖上被子后,仿佛给了她上了一层保护罩,安心的同时,也让她身体更加敏
感。

  乳头时不时会传来瘙痒,她总忍不住用手指去揉一揉,几次之后她的乳头已
经硬如石子。

  可那瘙痒还不仅仅局限于乳头,仿佛会传染一般,咯吱窝,依旧纤细的腰肢
软肉,小腹,感觉无处不痒。

  不知不觉间付萧媚的情欲已经被慢慢挑逗起来,玲珑起伏的娇躯在洁白的被
单下不安的扭动着,两条腿交叉放松,交叉放松了好几次,像是要夹住什么。

  可以想象一下,这就像有人拿着羽毛轻轻的去抚动全身的敏感地带,你还没
法拒绝。

  这样的滋味不要说付萧媚这么这个只有和丈夫有过性生活,熟透了的美妇人,
就是那种身经百战的女人也不见得能忍受得了。

  可付萧媚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白嫩如奶油般的躯体如同涂上了一层粉色的
薄雾一样。

  两腿间的白虎嫩穴也渐渐微张,吐出一股股滑腻的淫汁,打湿了同样乳黄色
的棉质内裤。

  关尔煌听着帘子另一边不时传出的犹如猫叫的娇吟声,决定帮帮这性经验缺
乏的美妇人。

  他控制着异能渐渐地向三角地带移动。

  付萧媚乳房发涨,身体犹如火烧,心里却空虚的要命,渐渐地幻想起和丈夫
的恩爱场面,两手只会不时的抓捏下肥腻的乳房,两腿夹紧又放松。

  正不知该如何解决,焦躁不安时,感觉身下最私密的地带也像刚才乳头一样
瘙痒起来。

  「啊…嗯…」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小穴就像一根毛笔在刷她那最最敏感的阴蒂,
大阴唇和小阴唇根本就阻挡不了。

  她只忍了十秒钟,就义无反顾的屈起双腿,一手继续抓着乳房,一手撩起裙
摆,隔着已经黏黏糊糊的内裤搓揉起来。

  付萧媚渐渐忘记了自己亲如儿子的未来女婿就躺在旁边,芊芊玉指不断隔着
内裤摩擦,动作生疏而又急迫。

  她娇躯感觉难受无比,心头一簇火焰越烧越旺,抓起一角被单,用牙齿咬住,
鼻子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干净粉嫩的白虎小穴竟开始胀大充血,原本有点单薄的大阴唇小阴唇也变得
饱满起来,把内裤撑的鼓鼓的。

  付萧媚已经无法满足于隔着内裤的摩擦,她感觉自己的蜜道深处都开始有东
西在骚动,这种滋味从来没有经历过。

  也难怪她没经历过,哪怕有心玩弄,羽毛一遇水就变软,哪有关尔煌这样轻
如羽毛,有可以骚扰道阴道里面的。

  付萧媚不知不觉间已经把那吸饱淫汁,变得滑溜的内裤拨到一边,中指和无
名指在那光洁无毛的外阴部上下滑动两三下,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两指弯曲,
狠狠插了进去。

  两指铺一进入,付萧媚整个肥臀就跟着挺了起来,嘴巴咬着被单一角,鼻子
发出一声闷哼,脖子伸长抬起。

  在被单覆盖下的娇躯,长裙早被抬起的双腿卷到腰间,这时两根手指插在穴
中一动不动,两片肉唇张翕之间竟飞溅出一小串一小串清澈的骚水。

  付萧媚高潮来得突然又急促,她喷液体的方式不像潮吹时大股大股的液体喷
发,倒像是蛤蜊吸饱水受惊的时候,两片蛤肉猛的一合,飞溅出的水花。

  高潮过后让付萧媚清醒了一些,这时她才想起来这是在医院,旁边还躺着一
个男人,她羞的连脖子都布满红霞,她很想把两手捂住脸颊,可一只手还插在那
紧密的穴口,被牢牢吸附着,她有点舍不得拔出来。

  不得不说付萧媚的意志力和自制力比起付萧然来差了很多,她从小太顺风顺
水了。

  关尔煌可以感觉出来付萧媚的欲火并没消退多少,刚才的高潮并没让她身体
冷却下来,很明显付萧媚高潮来得虽快,但她是属于那种可以连续高潮的体质,
甚至中间都没什么不应期。

  只是这样让她自己一个人自慰,对关尔煌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甚至都不
大敢偷看,反而把自己弄的蠢蠢欲动,肉棒充血。

  关尔煌脑筋极速转动,眼睛乱瞟,终于在他看见放在床边的单手四脚拐杖时,
心里有了主意。

  这个拐杖应该是怕他行动不便,给他助行用的,拐杖看起来制作非常精良,
下面有四个脚,棍身铝合金制作。

  主要是那个把手,被打磨的非常圆润,材质不知道是什么木头,整个形状是
个毛笔字一字形,和棍身形成一个7字,把手的头部更像是一个向下的鹰嘴,只
是这个鹰嘴不是尖的,比起把手粗了一圈,圆滑弯曲。

  这种设计除了美观还有防滑手的作用。

  关尔煌把拐杖轻轻的拿起,把下面四个脚的其中两个卡进床底下的横杆上,
这样拐杖就变成斜对着隔帘,那把手鹰嘴正斜下,轻触到隔帘部分。

  关尔煌感觉卡的很牢,只是鹰嘴斜向下,有点美中不足,不过他只是需要这
个工具,已经够用了。

  付萧媚羞意慢慢褪去,竖起耳朵听着关尔煌那平稳的呼吸,偶尔还打两声小
呼噜,慢慢定下心来。

  这时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用干净的那只手摸了摸屁股下面,顿时一惊,床
单和她的裙子下摆凉凉的,明显都被打湿了。

  付萧媚又羞又愁,她知道自己身体容易喷水,平时和老公做爱,被单上都会
垫一层浴巾,只是她没想到会在医院这样的环境会做出这种事情,还忘乎所以的
高潮了。

  她甚至有种想要继续的意识,刚才的高潮并没让她身体的燥热消退。

  付萧媚晃了晃那发丝有点凌乱脑袋,慢慢起身下床,把被单掀到一边,看着
床单上那一小滩地图般的水印,有点发愁。

  现在付萧媚只希望夏天的空调能及时的把床单风干。

  她知道夏天房间空调很吸水分,也许只要一会就看不出来了。

  她又面色通红的在床头抽出几张面巾纸,卷起裙子,把大腿根部和内侧黏黏
的地方檫干净。

  只是那内裤几乎湿透,凉凉的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她这次来得匆忙,没带换
洗衣物,本想到了再买,没想到一来就忙个不停。

  她看了看正在等风干的床单,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把手从裙子下摆伸入,
弯腰屈曲着把内裤从裙子下一点点卷了出来。

  裙子的下摆也被打湿了一部分,脑子里有个想法叫她把裙子也脱下来风干,
可这样她就全裸了,这让她实在鼓不起这个勇气。

  她捏着手里卷成一股麻绳般的内裤,微微的骚味吸入鼻腔,竟然让她心里更
加悸动发热,没有一丝闻到异味的不适感。

  付萧媚有点不敢再想,她抽出好几张的面巾纸平铺在床边,叠加了好几层,
然后再把内裤铺开放在上面。

  他见内裤裆部黏糊糊的有很多胶水一样的分泌液,又抽了几张纸弯腰擦拭着。

  只是她这腰一弯下去,那肥大的臀部便撅了起来,两张床本来就离的不远,
付萧媚这屁股一撅就碰到了隔帘的位置。

  她正想擦拭内裤,感觉屁股上有个硬硬的凸起物顶在了她的臀肉上。

  付萧媚猛的直起身子,迅速的把被单一拉,盖住了床单上的水印和内裤。

  然后捋了捋发丝,轻声道:

  「关关,你醒啦!」

  她倒不是怀疑关尔煌猥亵她,实际上她心里一点这样的念头都没有,毕竟关
尔煌她从小看到大的。

  只是他以为关尔煌醒了,怕自己羞人的事情被发现,才反应那么大。

  只是这时候帘子那边一点声音没有,只有关尔煌那偶尔带点呼噜的平稳呼吸
声。

  付萧媚暗笑自己神经过敏,她没有拉开帘子,只是把帘子提了起来,低头看
过去。

  只见关尔煌安稳的侧着身子,背对着她,身体规律起伏,显然还在熟睡。

  他的床边斜斜插着一根拐杖,四脚的底座好像没放好,两脚卡在床下横杆里,
两脚在外,把手斜对这隔帘,粗大圆润的把手头还特别大还带勾,竟然让她脑子
里浮现出男人的生殖器的形状。

  付萧媚轻碎了自己一下,赶紧放下帘子不敢多看,她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
联想,脸颊烫的吓人,阴道里好像又有点发痒。

  她根本没去想拉起隔帘前拐杖不是放在这的,只当自己没注意。

  付萧媚重新把被单掀开,弯下那曲线玲珑的丰腰,拿起纸巾搽拭内裤,只是
那包着丝质裙子的圆臀撅得更高了一些。

  她两腿微微叉开,蹦的笔直,两片臀肉紧紧的贴合着真丝布料,犹如两片半
月,中间被一条深沟隔开。

  她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檫着内裤,随着手上用力,那圆润饱满的臀部也跟着
摆动起来。

  摇晃了几下之后,那肥美的屁股又隔着帘子碰上了那拐棍的把手。

  这次付萧媚没有再吃惊,她知道那是什么,轻触了一下后,肉眼可见的臀肉
收缩了一下,向前缩了缩,接着又往后顶了下,又躲开,若即若离。

  付萧媚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里都是拐棍那酷似男人阳具的把手,身体火烧
似的。

  那裙子中裸露的的光洁肥穴又有无形的毛笔在刷动,让付萧媚很想用手去揉
一揉,只是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她有点不敢动手,怕再忘乎所以。

  反而那拐棍不时的碰触好似可以帮她挠痒,让她不知不觉间不断的撅着肥臀
追逐着把手的位置。

  开始还只是轻轻触碰,稍微磨一下就躲开,可随着瘙痒越来越频繁,她那臀
部也更是频频摇动后顶,最后干脆就顶着那把手小幅度的摇动腰肢,臀肉随着腰
肢摆动,一撅一撅的隔帘磨着把手。

  付萧媚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陷入情欲当中,一手撑在床上,一手还无意识
的檫着那内裤,肥大的屁股紧紧的顶着把手。

  帘子和丝质裙子都被顶的皱在一起,付萧媚却还在用力,只是那把手是斜向
下,她哪怕再用力,也只是半边头部被充血的外阴唇包裹,可况还隔着两层布料。

  付萧媚脑子晕晕的,她自制力本就比较差,平时在家有老公护着,有人伺候,
还没觉得,可这一再受到挑逗就有点让她不能自己。

  但是隔壁的关尔煌却是知道,付萧媚只自制力差,并不是随便,她之所以放
纵情欲,一方面是认为只是自慰,很大一部分原因却是被异能双重影响。

  如果关尔煌大大咧咧的想脱裤子插她,迎接他的保证只有一巴掌。

  但是关尔煌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付萧媚小穴越来越热,越来越痒,并慢慢的从外面向内扩散,淫汁更是不断
沿着大腿根部,顺着内侧下流。

  付萧媚心里念头一动,暗道:

  「不好,这样裙子后面要被弄湿了。」

  想到这,付萧媚赶紧臀部微微前撤,然后一手撑床,一手背过来抓着布料,
一折一折的向上拉。

  她穿的是长裙,这样一折一折的拉,等全部拉到那塌陷的腰窝时,她密穴好
似被毛笔刷了无数次。

  付萧媚急不可耐的把那白的耀眼的雪臀往后迎去。

  不知道是因为少了裙子的阻隔还是把手被摩擦久了,付萧媚这一顶到,哪怕
隔着帘子,也感觉那把手热乎乎。

  不过她现在根本顾及不了那么多,横竖就是个拐棍把手,她已经被刷的有点
迫不及待的需要这把手来解痒。

  关尔煌在用异能提醒了付萧媚裙子后,就迅速起身,他没有拿开拐棍,以备
不时之需,只是把拐棍往旁边掰了掰。

  别看拐棍前后顶着的时候很结实,往旁边掰却不难。

  关尔煌用没有打石膏的那只手退下裤子,病房的裤子本就宽松,里面也没穿
内裤,很容易就掉了下去,只是经过那已经挺翘坚硬的三十公分肉棒时,被卡了
一下。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关尔煌挺着粗大的阳具占领了拐棍原来的位置,一手握
住粗壮的棒身固定住,静静等待付萧媚送上来。

  付萧媚感觉把手的头部更加粗壮了,她没有怀疑什么,以为是因为没了裙子
让自己变敏感了,心里还有点小期待。

  她甚至怕把手的角度问题把那雪臀撅得更加高耸,整个腰部都踏下去了,这
样一来她不得不把上半身也趴伏到床上,手上再也顾不上那快被她擦的快破损的
内裤。

  付萧媚两腿微微岔开,雪白肥腻的臀部高高撅着,那两腿间光滑无毛的肥肿
大阴唇正被帘子上顶起的帐篷尖端撑开。

  上半身整个趴在床上,丰腰悬空,挂在腰窝上的裙摆飞扬摆动,而她的脸颊
正贴在那充满淫靡味道的内裤上,没有一丝避开的意思。

  付萧媚只觉的蜜道里越来越痒,可那把手头太粗了,还有帘子隔着,根本就
挠不到痒处,急的她只能不停地摆动肥臀增加摩擦感。

  两片无毛的鲍鱼不断地流淌着汁液,不仅打湿了帘子,还向阴蒂汇聚,接着
一滴滴的滴落地上,有些则是顺着两条雪白圆润的大腿内侧滑下。

  可惜关尔煌看不见,要不他肯定会感叹付萧媚是他见过汁液最多的女人。

  关尔煌这时候也很爽,帘子打湿后变得滑腻,半个大龟头被两片肥嫩的大阴
唇紧紧夹着,并不断挤压,磨动。

  更别提这个女人亲如母亲,很好的满足了他的恋母情结,这种心里上的刺激
还在生理之上。

  但是关尔煌不会只满足于目前的隔靴搔痒,但是现在指挥暗示付萧媚把帘子
拉起他也不敢。

  因为帘子如果拉起,付萧媚只要稍微转头就能看见他的腿,她没有把握用异
能让付萧媚一直不转头。

  一旦穿帮,后果会怎么样他不敢保证,虽然以付萧媚柔弱的性格好坏可能五
五开,但是关尔煌不会去冒这个险。

  付萧媚身体已经被挑逗到极限,屄肉更是不停地吐哺着淫汁,她都感觉穿在
脚上的凉鞋有点滑溜,应该是汁液流淌下去造成的。

  可她顾不了那么多,还庆幸把裙子卷了起来,平时她虽知道自己水多,老公
正直壮年,也总是能让她高潮喷水,但却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挑逗。

  付萧媚感觉只要像刚才那样,把手指伸进去抠挖一下,她就可以高潮喷水了,
脑海里却有个念头不停阻止她。

  让付萧媚觉得手指头太细了,根本给不了她充实感,甚至老公那跟也不够粗
壮,她心里暗急:

  「啊,好难受,要是把帘子拉开应该能让那头头进来吧!

  不…不行…这样会让关关看见的,那我哪还有脸见人。

  不会的,关关在睡觉,他还背对着我,应该应该不会发现的,快一点,就一
下就好。」

  付萧然脑中做着思想斗争,可臀部却没一刻停止,不断摇晃,甚至还学会顶
着把手头转着圈圈,可无论她怎么努力,把手头也只能进去一半,让她整个人都
变得急躁起来,心头欲火更是烧的无以复加。

  这时候凑热闹般,胸口的乳头也像是痒了起来,付萧媚正趴在床上,胸部紧
贴床单,绵软的乳房被压的像个肉饼,这一痒起来,让她本能的晃动胸部,让乳
头隔着衣服和床单充分摩擦。

  这样一来还真缓解了不少,连屄道里似乎也没那么痒,得到了一些缓解,这
让他磨的更加起劲,不知不觉臀部就脱离了紧顶着的肉菇头。

  一边的关尔煌轻轻把拐棍恢复原状,人爬上床背对着隔帘打起小呼噜。

  付萧媚才刚缓解了胸口乳头的瘙痒,下身又开始空虚起来,她的情欲已经被
勾到极致,何况还有关尔煌异能作怪。

  她只觉得离开了把手头,下面痒的更厉害了,犹如羽毛急速抚动,可那力气
又达不到让她舒爽的界点,她急的头上冒汗,暗道:

  「哪怕像刚才那样磨,还是得不到满足,必须得把帘子拉起来。

  可关关…不会的他睡的正香,就一会,不会发现的。」

  仿佛应证了付萧媚的话,隔帘关尔煌又打了个响亮的呼噜。

  付萧媚咬了咬牙,满脸通红的撑起身子,她一手抓着裙摆,不敢放下,怕沾
上满腿的淫汁,伸了伸有些发酸的长腿。

  那长腿丰满而又纤长,莹白的没有一丝杂色,晃出的腿花更是惹人犯罪。

  双腿的晃动摩擦,引得穴心更加难受饥渴,付萧媚已经被情欲煎熬的懵了心
智,她伏下身子,衣服内的乳房没有胸罩的束缚一阵乱晃,可惜没人欣赏。

  付萧媚拉开帘子后见关尔煌还是背对着她熟睡,而那根刚才逗得她欲仙欲死
的拐棍,正斜插在那,拐棍把手头部还闪着一丝淫光。

  付萧然不敢多看关尔煌,她只觉得在这个未来女婿面前做这种事情,让她羞
耻到不能自己。

  可穴心的瘙痒感让她更是两腿不安的交叉摩擦着,她心里矛盾又饥渴,深深
看了关尔煌一眼,想到:

  「不管了,不管了,关关像是我儿子一样,我从小带到大,哪怕看见也会给
我保守秘密的!」

  付萧媚犹如怕罐子破摔般,把帘子放到斜杆上,没想到帘子垂性很好,顺着
斜杠滑下,除了向另一边凸起很奇怪,除非人趴下来,不然还是看不到这一边的。

  付萧媚却没注意这些,她都没想到可以把拐棍拿过来,她被心中的羞耻感和
身体的肉欲深深折磨着。

  付萧媚转身趴到床上,雪白肥臀自然的高高撅起,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在自己
亲如儿子面前做这种事情给与的羞耻感,像是一只鸵鸟一般,把一边的被单抓过
来包在头部,双手抱在脑后,留着娇好的身躯和高高撅起肥臀在空中乱晃找寻着。

  关尔煌不声不响的拉起帘子偷偷就位,把拐棍移到一旁,左手抓着巨大的肉
棒,等在那里。

  眼中充满惊艳般欣赏着付萧媚那越撅越近的臀部。

  付萧媚臀肉细腻的犹如婴儿皮肤,雪白的就像牛奶,高高撅着形成一个巨大
的m形状,饱满充实,中间一条深深臀沟,由于高翘而扩展开。

  那绽放的菊花被她自己的淫汁涂满,粉嫩粉嫩的,散开的皱折均匀细密。

  底下那由于充血变得肥肿,更是布满黏腻的汁水,哪怕屁股高高耸着分开也
只有一条缝,洞口被两片鲜嫩鲍鱼守护着。

  关尔煌再忍不住,稍稍向前迎接着有点着急乱颤的肥臀,抵在穴口,再不敢
乱动。

  「唔……」

  付萧媚铺一接触,包在被单里的脑袋就传出一声诱人之极的闷哼生。

  她只感觉一个巨大的圆头抵住自己的蜜穴口,无比舒服,她都没去怀疑怎么
会那么烫,就急不可耐的往后顶耸。

  她实在是被煎熬太久了,脑子已经被欲望冲击的忘乎所以。

  只是付萧媚太高估了自己,她这一顶虽然肥鲍张开,把关尔煌大半个龟头紧
紧包裹住,可到了洞口却被阻挡住了,不得寸进,还让她有了一丝她这个年龄根
本不该有的胀痛。

  「啊…好涨,那个拐棍头太大了,看起来就比老公的那东西还大,进不去,
可…里面好痒…」

  付萧媚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她的蜜道口和楚欣悦母女相承,都是狭小无比,
她心中暗呼又着急烦躁。

  她性经验只限于和老公的的经历,而且被插入后极容易高潮,而高潮后她老
公也往往就抵挡不住射精,两人很少玩出什么花样。

  只是这种事情几乎是本能的,付萧媚肥臀耸动,想要吞进更多。

  付萧媚虽然洞口如楚欣悦那样狭小,可毕竟是已经熟透了的身体,只要有男
人配合,哪怕关尔煌肉棒巨大无比,插入还是没问题的。

  苦就苦在关尔煌根本不敢动,他现在是拐棍,哪有拐棍自己动的。

  付萧媚欲火焚身,无处发泄,心里又非常着急着,虽然被性欲有点冲昏了头,
可她还记得隔帘还睡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是她亲如儿子的未来女婿。

  「不行,再拖下去关关真要醒了,啊…里面好空啊…好想要…」

  付萧媚本能般的把两腿叉的更开,抱在头上的双手竟然背过来,扶住两片雪
白臀瓣,用力的向两边掰开。

  从那陷入臀肉的指头可以看出付萧媚非常用力,两片紧闭咬住肉菇头的大阴
唇也被迫向两边舒展。

  这一变化让关尔煌太惊喜了,他敢对天发誓这绝对不是受他异能影响,他刚
才其实也没想到太好的办法。

  他赶紧握紧肉棒,挺直腰部,打算等下稍微帮付萧媚一把。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