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怪谈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发表谢绝转载
13566字
              母子怪谈–驯服艳母3

  羽回来了,他成了英雄,本来带队猎到七八头鹿就已经是个壮举了,还顺带
着抓住了罗刹部落的首领,要知道,死在安莎手上的月亮部落的勇士可真是数不
胜数!照规矩将鹿的两条后腿献给冷月大首领,又将鹿头和内脏献给了沙曼长老,
羽便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自己的部族庆祝去了。

  刚成为头领,就有如此功劳,也难怪年轻气盛的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安莎
虽然在战场上凶悍,可无疑具有非常善于生养孩子的样貌,这样的女人被自己擒
获,哪个男人会不炫耀?隆隆的篝火周围,部族部众们欢歌笑语,羽抱着安莎,
反复的向众人展示那肥硕的屁股,圆滚滚乱蹦乱跳的奶子。兴致到了,索性将安
莎按倒在地,挺着粗壮的大鸡巴,奋勇耕耘起来!听老人说过,生孩子和种果树
的道理一样,种的时候种深一些,播撒种子多一些,就容易出好的苗子。安莎身
体这么结实,自己也不比她差,肯定会有一大群强健的孩子的。安莎也不在乎当
着这么多人和羽交配,甚至还觉得更加让自己有兴致!她的叫声时而高亢时而低
沉,猛一听是在号呼,仔细听却是在婉转奉承。羽被她的叫声感染,更加兴致勃
勃,每次冲击都强悍有力,本来就粗大得吓人的鸡巴,更加坚挺!

  羽突然改变了动作,将安莎身体对折,双臂抄到那丰硕的大腿下面,从后面
托住那有些不成比例的纤细腰肢,用力一端,竟然将安莎面对面的托了起来!安
莎简直不敢相信,她很重,能够托起她的人都是非常强壮的。而现在羽和她所做
的事情也是非常耗体力,但羽却还可以举重若轻的将她托起,并且如抛石块一样,
轻松的向上一抛,刹那间她只感到羽是那么高大威猛,那么不可战胜!但她的身
体上升了一些后,羽的力道停止,立即,她的体重又将身体压了下去,羽却适时
的上挺大鸡巴,「哇!!!!」安莎的心都快被顶出来了!大鸡巴竟然直达花芯,
龟头还死硬的向花芯里面挤了挤,安莎的四肢酸软,但羽的鸡巴每次侵入,都会
将她撞得手舞足蹈四肢乱颤!

  「喔……哇……啊……肏穿了!」安莎就像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孤独
无依,命运全部不在自己手里。羽则像顶天立地的巨人,怀中抱着丰满的肉山,
在指天画地的布置世界!每次挺入,羽都是奋尽全力,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
把自己的种子都播撒到安莎的身体里!双手托着那肉乎乎却富有弹性的大屁股,
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定是非常善于生儿育女的女人才有的屁股,他似乎都看得
到自己将来大群子女的情景了。

  「呀……啊……不成了,哇,哇,真啊……不……」安莎娇躯乱抖,羽的鸡
巴那么粗大强壮,将她身体的每一丝空隙都填的满满的,突然,羽龟头上的马眼
如活了一般,在她花芯上用力咬了两口,顿时,她再也支持不住,尖叫着阴关大
开,元阴汹涌而出。羽正在兴头上,火热的龟头被冰凉的阴精一冲,打他了个冷
不防,他腰眼一酸,怒吼着,将自己炙热的精液射入了安莎的蜜壶,他是用力将
龟头顶住花芯射的!安莎刚刚泄身,被他阳精一烫,再次手舞足蹈,大叫着泄身,
好一会儿才停。

  羽射精射了很长时间,他感觉自己的魂魄都随精液射了出去,其实这并不奇
怪,在给安莎下种时,他并没有使用沙曼法师教给他的秘术。这是长老教他时特
别交待的,如果想要孩子,在下种时绝对不可以使用,否则很难播种成功!对于
沙曼法师,羽一向是言听计从,这与长老从来没说过空话有关吧!

  射精后的羽体力也开始支持不住,将安莎放在了一块宽大的石头上,也不抽
出鸡巴,伏在安莎胸口大口喘着气。安莎那肥大的胸脯软软的,枕上去十分舒服,
而她胸膛里有力的心跳更是有如天籁之声般动听!过了一会儿,羽恢复了些元气,
才将还在半昏迷状态的安莎面对面的抱起,「嗷……」部落中的人们,看到自己
的头领这么强壮勇猛,发出了欢呼声。羽美滋滋的抱着自己的猎来的女人,进了
自己的帐篷,放到铺了三层兽皮的石台上。虽然还有些恋恋不舍,可羽还是撤出
了自己已经缩水的鸡巴,用一段被磨得光滑可鉴的木桩,垫起安莎的大腿根部,
看她上扬的蜜穴不再往外倒流白浊的精液,羽才松了一口气。

  帐篷外,那些部族的男女也都不再热闹,互相有意的,找地方交合,甚至直
接找个避风的草窝里,石头后面,幕天席地的无所顾忌。女人的吟叫声,男人的
喘气声,含混不清的飘散在四野里,没看到也能明白他们在做什么。看着已经睡
着的安莎,抚摸着她的脸庞,羽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怎么总觉得这个女人跟
自己非常亲近呢?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跟她身体里下过种子吗?绝对不是!羽十分
肯定,自己从鼻子往上,简直就是照眼前这个女人刻出来的!不安的心绪越来越
重,终于,羽有些沉不住气,他坐直身体,却闭上眼睛,沉思了好久。只有去问
沙曼法师,只有他那里才有自己要的答案!照理说,自己是大首领捡来的,应该
问他才更合适,可羽总觉得这件事去问大首领未必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穿戴整齐,羽拿起石斧就要出去,忽然心里一动,看了看安莎,又有些不放
心,捡起旁边的鹿筋编制的绳索,把她的手脚都捆好,这女人现在要是跑了自己
才真是该暴跳呢!「嗨,你不用捆我,我不会跑的。」安莎睁开惺忪的眼睛,说
道:「我现在可舍不得离开你,真的!」说着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特意
扭动了一下凸显自己生育力的大屁股,说道:「把我捆住,万一有人闯进来,趁
你不在,给我下种怎么办?到时候是不是你的孩子我可不能保证。」最后这句话
非常有杀伤力,羽挠了挠头,说道:「那好吧,不过你也别想跑!」说着把捆住
她的绳索解开,又拿过一坛水,几块烤熟的鹿肉,还有一些果子放到她面前。
「等我回来,还要给你下种一次!你也别指望我会让你的族人把你赎回去,你这
副身体,整个月亮部落都没几个,我不可能把你交换。要是你的女儿们敢来救你,
我就把她们一起抓了给我生孩子!那天我看了,她们也都不错,肯定也很会生孩
子。」说完出了帐篷。

  刚走出自己的营地,就遇到巡逻的人,「站住!是谁?」羽有些走神,被他
们一喊,惊醒过来,说道:「是我,羽!风?你今天巡夜?」风是羽的好友,也
是勇猛的战士,虽然比起羽要差上许多。「羽头领,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放着
那么好的女人在帐篷里,难道你挺不住了?哈哈哈……」风笑了,羽也哈哈一笑,
说道:「被我连着几天下种,刚才晕了过去,先让她休息一下,我去看看长老,
把这张鹿皮献给他,刚才忘了拿。」羽向沙曼法师帐篷走去,他没有注意到,刚
才转身的一瞬间,风的眼神里透露出的那种嫉妒到仇恨的眼神!

  沙曼长老还没有睡,或者说,正好醒着。谁也不知道长老什么时候睡觉,往
往是坐在他对面半天,也不知道他是沉睡中,还是思考中没说话……

  「长老,这是一张完好的鹿皮,特意献给你的。白天忘了拿。」羽恭敬的,
将鹿皮放到长老身边地上,然后站在长老对面,不敢说话。「坐下吧!」长老的
声音很深沉,但让人听了就感觉到宁静!「你心里有许多疑问,不愿或者不敢去
问大首领,才来找我的,对吧?」「呃!」虽然知道沙曼法师神通,可没想到自
己这点心思都没有隐藏住,不过也好,省得自己再想措辞了。「之所以除了大首
领就只有问我,是因为这件事除了大首领,可能只有我知道一些,而你想知道的,
是你自己的的身世!」羽彻底被长老震住,长老真是可以和神灵通话的人啊!
「是的长老,我想知道我的身世,我到底是不是被大首领捡回来的?大首领他们
返回营地,按照他说的位置,那里根本不是必经之路,为什么他们会走那条路?
为什么会……」「你以前为什么没有这些疑问?」沙曼法师打断了他的话,抬起
头,直盯盯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现在才有疑问,或者说现在才忍不住要
追问自己的身世,是因为你见到了安莎,你看到自己跟安莎长得很像,可却与月
亮部落的人差别很大,所以才要来问我的,对吗?」

  羽没有接口,可眼神说明了一切,他就是为这个目的来的!

  「其实我也打算告诉你的!不过,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要提防大首领,
我怕他会容不下你!」沙曼法师的话,一下子让羽大吃一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
到,大首领会有容不下自己的理由,而且还是从受人尊敬的沙曼法师嘴里说出来
的!

  「你是罗刹部落的人,而且,就是安莎的儿子!」又是一记重击,羽的脑袋
「嗡」的一声,一下子什么都听不见,茫茫然。过了一会儿,看他神色缓过一些,
沙曼长老说道:「大首领带人去救被安莎抓住的族人,顺手把你偷了出来。他曾
经被安莎击败过,而受到了族中一些勇士的耻笑,所以,怀恨在心,就想让你击
败安莎,甚至将其杀死,以出这口恶气。但现在看来,你不止击败安莎,还将她
擒获,而且看样子,你是打算要安莎做你的女人了吧?」羽点点头,道:「我已
经把她做自己的女人了。」「虽然母子产下的后代,有很多会夭折或者有其他毛
病的,但以你和安莎的出色,也许能够生出非常好的孩子来!」

  「但你更要当心,」沙曼长老不安的说道:「我跟大首领共处几十年,非常
清楚他的为人!他的欲望是不会因为得到而满足,反而会因为得到而变得更加贪
婪!你击败了安莎,他会更进一步想得到安莎做自己的女人,而且,就是他不告
诉你,很有可能以后你也会猜到自己的身世,为了防止你反噬他,他肯定会先下
手除掉你!」羽的嘴动了动,想要说话,却没有说出来,可沙曼长老却笑了笑,
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月亮部落养大的,你不会因为知道自己来自罗
刹部落的身份,而与月亮部落为敌,对吧?」沙曼长老太了解自己了,羽又点了
点头。沙曼长老继续说道:「其实,我已经点化大首领过,月亮部落和罗刹部落
是两个最大的部落,但因为相互间的仇杀,这些年已经分别被云部落和欧诺部落
威胁,族人生活都比前几年窘困太多。你是吃月亮部落的食物,喝月亮部落水长
大的罗刹人,你完全有机会结束这一局面,并且你也有这个能力!」

  「我该怎么做呢?」羽不解的看着长老,长老却说道:「具体怎么做,我也
不能给你答案,但眼下,你要做的,第一是不要被大首领杀死,以他的性格,肯
定不会去公开杀死你,而是会暗算你。而你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要让安莎保住
她在罗刹部落的地位,否则,你将会面对整个罗刹部落的敌视!」羽垂着头,怎
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两个世仇部落停止仇杀!忽然,他问长老
道:「您会帮我吗?」「我也想帮你,但明天一早,我就要去远游,具体走多远,
我也不知道,也许当我回来时,你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也许,当你解决这些问
题后,我也回不来了……」长老神色有些黯然,羽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也只有流
着泪,向他磕头行礼,算是告别。

  从长老帐篷出来,羽昏昏沉沉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忽然,一道
灵光闪过,他急急忙忙的向自己的部族跑去,而这时候,他的帐篷里,正发生着
激烈的打斗,打斗的双方是安莎,和他出去时遇到的「好朋友」风!

  安莎身材高大,比羽稍矮,但比风还要高些,她手持一把石斧,凶悍的向风
挥击。风也是月亮部落著名的勇士,在战场上虽然没有和安莎交手过,但被他打
败的罗刹部落勇士也很多。刚才他看到羽离开营地,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巡逻
的队伍,悄悄的摸到羽的帐篷,按照他的猜测,羽应该不会放开刚被抓来不久的
安莎。安莎圆滚的奶子,紧实的腰肢,肥大的屁股,无不透着善于生养的能力。
而且,罗刹部落大首领,长得又是这么出色,哪个男人看了会不动心?自己溜进
去,将安莎偷走,虽然自己不是头领,可也是有自己帐篷和围栏的人,只要藏一
段时间不让羽发现,等安莎有了自己孩子时候,羽就是知道了也拿自己没办法!
从小羽就压制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超过他,自己也骑到他头上耀武扬威一下!

  但刚一钻进帐篷,一道黑影就扑头盖脸砸下,饶是他躲得快,也惊出一身冷
汗,安莎竟然根本没有被捆着,还手持石斧怒目瞪着自己!「你是谁?进来做什
么?」安莎声音生硬,风措手不及之下,顺口说道:「我来找羽,我是他的好朋
友!」说着话就想往里走,企图绕到安莎背后。安莎却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拦住
他的去路,说道:「羽不在,你找他待会儿再来吧!」「我等他一会儿,我们是
好朋友,他不会介意。」说着风就要坐下。「他可没有提起过你是他的朋友!」
安莎还是不放松,风正要坐下,突然身体向前一冲,一拳打向安莎小腹。他的动
作快若闪电,二人距离又近,只要打中,即便是安莎身体强健,也肯定受不住会
失去抵抗能力。

  可风却失策了!安莎几乎跟他同时移动身体,而且,安莎身材比他还要高大
一些,后撤一步便躲开了他自以为必中的一击。看他一拳打空,安莎立刻反手,
沉重的石斧自下而上带着风的砍去,也就是风本身的实力确实很强,才堪堪躲开,
却也已经吓出一身冷汗!知道今日之事已经不能善终,风迅速抢上,想要将快点
拿下安莎。也就是安莎,一般的对手早被他击败了,可几下交手,风却明显落在
下风,被安莎打得手忙脚乱,额头见汗,看来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怎么把安莎是
罗刹部落勇士的事情给忘了?再说,如果这样强悍的女人都能被羽多次擒获,并
进而收服,可见羽的实力更加可怕。从小,风就被部落里的人视作勇士,唯一能
够跟他抗衡的就是羽。他和羽交手不知多少次,虽然二人总是相持很久,最后的
结果还是羽更占上风!

  也正是因为如此,风从心里恨羽,而羽成为了部族头领并且擒获了安莎之后,
他更加的恨了!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使人疯狂,但最重要的
是会让人失去冷静判断的能力!

  如果被安莎发现后,风能够及时做出冷静判断,放弃抢夺安莎的打算,他完
全可以全身而退,当然,如果不是被对羽的妒恨冲昏了头脑,他也不会这么疯狂
的想要夺取羽的女人来泄愤!可他现在已经无力思考这些,安莎出手越来越快越
来越重,而且,他是空手,安莎却是拿着武器。突然,安莎一招抡空,中门大开,
风瞧准机会直扑到安莎怀里,想一下子将其制住。可他手还没有碰到安莎皮肤,
就觉得脖根一疼,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呼……」安莎长吁口气,没想
到打这么个东西也挺费时间的,不过这也是自己被羽干了那么久,泄身次数太多,
四肢本来就已经酸软无力了,还被他捆住这么长时间,不然,不会超过十个回合,
自己就能打败这个卑鄙的家伙。看着被打晕了的风,安莎有了主意。

  夜色更深了,作为巡逻队长的风却带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战士,到外营去巡逻,
是队长带着,自然也没人敢过问,可出了营地门走了一会儿,那个跟随的战士扯
掉头上戴着的兽角帽,露出本来面目,竟然是安莎!「过了前面那个隘口就到河
边了,你让我回去吧,我绝不会告诉他们的。」风哀求着,原来,他被叫醒后,
发现自己双手被绳索捆着,安莎虎视眈眈的要自己带她离开。对于安莎的实力,
风已经领教过,但如果带她逃离,被发现后也是死罪。最终,也只有选择先顾眼
前,带着遮盖了头脸和身体特征的安莎溜出营地。可前面隘口却不好过,那里有
时有岗哨有时候没有不好判断,而最重要的是,那里的岗哨都是大首领自己安排
的,自己这个队长根本无权干涉。所以,自己若是去那里,恐怕也不能像出营地
那样轻松。

  「别废话!」安莎却不理他,「到了我们的营地,我就放了你,不然,我就
先杀了你自己再闯出去!」风可不敢尝试安莎是不是在说笑,常年交战,月亮部
落被安莎杀死的勇士数也数不清,杀人对于这个女人来说,跟吃饭喝水差不多习
以为常。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带着她向隘口走去,只求今天别遇到有岗哨吧。
也许是上天真的帮忙,隘口真的没有岗哨,风心中兴奋差点就跳起来。「我说没
问题吧?这里已经能看见河边了,你自己过去吧。」安莎却还是不理他,说道:
「哼,别废话,不带我回去我就……你护送我回部落,我就一定会让你做个头领?」
「做个头领?」风一下子愣了,是啊,自己在月亮部落恐怕短时间是没希望成为
头领的,要是护送安莎回罗刹部落,当个头领也不错,而且也许还有机会被安莎
看中!这样的好事,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利欲熏心,风根本没听出安莎话里的问题,「你说的是真的?不是骗我?」
安莎笑道:「骗你?刚才你救我不就是要做个头领吗?我不答应你你会救我出来?
你怎么回事啊?」「啊?刚才我救你了……」这下风也听出不对,可还没有说完,
就感觉到四周情况不对,树林里发出噪杂的声音,蹿出十多个月亮部落的战士,
端着矛撑着弓箭瞄准了二人。「唉,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是风,你们怎么对着我
啊?」风慌了,接着马蹄声传来,大首领冷月带着羽等一干头领和许多战士都来
了。

  「风!你好歹也是月亮部落的队长,怎么能为了做个头领,就投奔我们的世
仇?你真无耻!」听了手下的报告,冷月勃然大怒,骂完风又指着安莎骂道:
「你这个贱女人!我看在羽的份上没有处死你,你居然还敢诱使我的队长救逃跑?
真是卑鄙!」「哈哈冷月,我们两个谁卑鄙?当年要不是你骗其他战士顶住我们,
你能逃回去吗?你对你的族人说,你是杀出我们的包围的,可敢当着我的面说,
你不是骗那些人替你挡住我们的追击,自己却根本没有去搬救兵而是逃回来的吗?」
冷月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即便只是月光下,也看得非常清楚。如果是以前,羽肯
定会认为这是被安莎气的,可现在……他可明白,冷月是被安莎揭老底而有些挂
不住才变脸色的!

  「给我上,杀了他们!」冷月一声大喊,安莎几乎同时出手,双手齐出,六
片石刀飞出,将临近的六个弓箭手竟然都砍断了喉咙!旁边的战士也已经冲到她
身前,她又抡起石斧与月亮部落战士们恶战起来。风木呆呆的不知该进攻安莎表
明心迹,还是要帮安莎逃走,然后真的叛逃到罗刹部落做头领。「笨蛋!你现在
还指望冷月会放过你?杀人灭口你不明白吗?」安莎一边拒敌,顺便骂了风一句,
风瞬间醒悟,他知道,冷月的性格就是一旦认定一件事,就不会轻易改变。他既
然认为自己是叛徒,那就肯定不会再轻易相信自己,自己还不如铤而走险!想到
这里,他也抡起石斧,跟安莎一起,且战且走退向河边。

  安莎固然勇猛无比,风也是出色的战士,一时间月亮部落的战士们还真奈何
他们不得,眼看着他们退向河边,越来越近。就在这时,羽行动了,他杀入重围,
先进攻相对弱一些的风,二人都用石斧较量,不一会儿,他就把风逼得退到一棵
大树旁边。「不用你们帮忙,我自己来!」羽带着愤怒,一招一式的砍向风,大
首领的真面目让他寒心,而自己视为好朋友的风,竟然也敢算计自己,这更加让
他暴怒!平时风和他过招,总要打上好一会儿,可今天,羽的力量出奇的大,速
度也出奇的快。只是对了两下,风就知道羽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看来二人的差
距远比平时比武时表现出来的要大,他当时是没有尽全力的!

  生死关头,风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大声说道:「羽,我知道你恨我,可是
大首领让我去暗算你的!」他声音很大,不止羽,外面包围着的其他战士,还有
更远处的冷月及其他头领都听到了。「大首领说你本是他从外面捡回的野种,现
在有了罗刹女人,怕你不会忠于月亮部落。让我去偷取你的女人,好打击你的心
智,然后在让你彻底失去锐气。羽,原谅我,我没有碰你的女人,我被她打晕,
啊!!!!」说话间有些走神,羽快似闪电的一击,正中风的脑门,将他脑袋劈
得粉碎,连惨叫声都只发出了个开头便戛然而止!收拾了风,冷月松了口气,而
羽没有停留,又杀向安莎。

  虽然被许多战士围攻,可安莎却如虎入狼群,威猛无比,眼看着就要杀到河
边了。而河对岸也已经闪现出许多火点,应该是罗刹部落的人已经到了对岸。如
果安莎逃回去,那月亮部落肯定也没有任何办法,弄不好,双方还要大战一番。
可现在又奈何不得安莎,已经有四五个不弱于风的勇士,败在了她的手下。安莎
躲开羽的雷霆一击,却没有反击,羽也示意众人退开。安莎脸上阴晴不定,突然,
她一咬牙扑了上来,跟羽纠缠在了一起。

  二人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羽看准她一个漏洞,扔掉手中石斧一下子抓
住她手中石斧把,就想夺过来。安莎也不客气,跟他发力抢夺,不知是谁,脚被
绊了一下,一起摔倒在地,于是,他们又在地上翻滚厮打。「我肚子里可有你的
孩子!」安莎突然用只有羽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放我回去,我给
你生孩子!」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可心里却是波涛澎湃!沙曼法师告诉他,
安莎可能就是自己的母亲,而这时安莎又说肚子里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不懂女人
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是否有了孩子,但却也不能杀死自己的母亲。于是,他有
意的带安莎向河边翻滚几下,接着,在安莎耳边说道:「下次见面时,我绝不放
过你!」说完,突然惨叫一声,表情痛苦的从安莎身上翻下,趁着他吸引了月亮
部落人的注意力,安莎想都不想,迅速下河。月亮部落的人发现安莎下河,忙搭
弓射箭,可安莎一个潜水,再露头时已经快到河对岸,罗刹部落的战士已经拿着
盾牌到河里面接应她。

  羽手捂小腹表情痛苦,身上额头上都是汗,月亮部落的人把他带回部落救治,
只有冷月不甘的瞪着河对岸,他要做的事情很多!

  安莎上了岸,斯金娜和莉莎,还有其他部落头领都来了。

  「你们怎么知道我要从这里回来的?」安莎擦了擦脸上的水滴,问道:「有
人给你们送信?」「哨兵说,看对岸月亮部落有行动,我们怕偷袭,就赶紧带兵
来看情况。妈妈,你怎么回事?一下子被月亮部落抓走,还是从我们的地盘上,
太不小心了。」莉莎还是有些冲,可安莎却不在乎的道:「月亮部落第一勇士来
专门偷袭我,不过,我虽然被抓,却照样能从他们的营地闯出来。」是啊,从敌
人大营里,孤身一人闯出来,这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到底河对岸发生了什
么事,谁也不知道,虽然也有疑惑,可斯金娜还是说道:「好了妈妈,我们先回
营地再想报仇的事情吧。」

  母女三人带着战士们各怀心思的返回营地,看前面走的母亲和姐姐,莉莎心
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风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那个无耻的叛徒,他是临死乱咬。」冷月安慰
着羽,羽神情多少有些失落。「我知道他是临死乱说的,就是觉得安莎跑了可惜!」
「嗯,确实,如果能够驯服安莎,那一定是个非常出色的女人,她那样的女人有
几个,你很快就能兴盛部族。」冷月拍了拍羽的肩膀,说道:「不过你也别太失
望,以后还会有机会抓住她,而且好女人多得是,也不是只有她一个的!」面对
大首领如此「关怀」羽还能说什么?但当他感激涕零的从帐篷里出来时,马上又
换了一副表情,十分冷酷!他知道,风不是在胡说,而是说的实情。羽自问没有
露出什么马脚,至少,没有露出自己已经知道自己和安莎的关系。想到这里,羽
有些慌乱,在这种情况下,冷月对自己动手暗算,那只能说明他就是要除掉自己
永绝后患!不过,既然他没有撕破脸直接动手,应该说还是想瞒住部落里的其他
人,刚才安莎骂他那些话,其他头领都已经听到,以月亮部落长久以来的传统而
言,冷月的行径如果是真的,肯定要被推翻的。毕竟,冷月自己的部族其实并不
大,只是在他成为大首领后才逐渐人丁兴旺起来。如果其他部族联合起来反对冷
月,冷月肯定控制不住局面。

  但自己该怎么对付冷月?明天沙曼长老要走,自己这个时候能去见他吗?或
者说,这时候自己去见他合适吗?忽然,羽吓出一身冷汗,冷月不动声色的撺掇
风来跟自己火拼,应该是早就有除掉自己的想法,那么他会不会暗中监视自己?
会不会知道自己从沙曼法师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更让他害怕的是,如果他知
道沙曼法师跟自己说的话,会不会对法师不利?羽强行让自己冷静,他没有急着
去找法师,如果冷月真的要对法师下手,肯定已经做了,但以羽的估计应该还不
至于。沙曼法师是部落长老,同时更是负责部落与神对话的人,负责部落知识的
传承,冷月就是想杀他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杀,那样他将会成为整个部落的敌人!

  一抬头,羽看见不远处两队巡逻兵正在过来,他有办法了!

  「山,猛!今晚你们两个一起巡夜?」两个队长看见是羽,都停住队伍,说
道:「是啊,本来是风的,结果他这么一闹,大首领担心罗刹人来偷袭报复,所
以就安排了两倍的人手防范。」「明天沙曼法师要去巡游,我想去送送他,天快
亮了,罗刹人来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不如咱们一起去吧!」听了羽的提议,二
人都有些动心。说起来,在部落中,权力最大的无疑是大首领冷月。可如果说威
望最高的,却是沙曼法师当仁不让!部落里的孩子,不管哪个部族,没事就爱跑
去找他,听他讲传说故事。所以,在考虑片刻后,二人将事情交给了其他人,便
跟着羽给法师送行。

  走到长老营地外面时,天色已经有些发亮,突然,羽拉住二人,神色凝重的
让他们噤声,指了指长老的帐篷。长老的帐篷里还有火光,可能是长老为了准备
远行的物品而早起,但从敞开的帘子里映射出的影子,怎么都不像在收拾东西的
样子。山和猛也是月亮部落里数得上的勇士,对于很多事情都有天生的敏感,特
别是与杀人有关的!三人悄悄的靠近帐篷,猛把风,羽和山探头向帐篷里一看,
里面的景象让他们震惊得手脚发凉!一个蒙着脸的人,竟然用绳子勒住长老的脖
子,而长老双手已经软软的垂下,至少是昏迷过去。这个人要杀死长老!身材高
大健壮,人如其名的山大吼一声:「该死的!住手!」第一个冲进了帐篷。羽随
后也冲了进去,猛本来在看外面,看他们冲进去,一愣,但也跟着进了帐篷。

  蒙面人显然没想到会有人闯进来,三个人都是部落里的勇士,他知道自己不
会是三人的对手,当下扔掉手里的绳子,一脚踢在长老背心,自己借力从帐篷后
钻了出去。猛扶助长老,羽和山怒吼着追出,一边追一边大叫,很快,部落里的
人都跑了出来,巡逻队也赶到了。蒙面人在部落里四处乱窜,他似乎很熟悉道路,
但无奈就是冲不出去,而羽和山追的也很急,过不了多久就会追上他。

  突然,蒙面人冲向巡逻队,巡逻队的战士挥舞着长矛迎击。但蒙面人动作十
分灵活,一下子躲开迎面过来的枪尖,却扑到在战士身后围观的孩子身旁。孩子
的母亲吓坏了,想护住孩子,可蒙面人十分强悍,随手一挥就把那个母亲打开。
孩子在挣扎,羽和山,还有其他战士,把蒙面人围在了中间。「放下孩子,我们
让你走!」蒙面人一直没开口,可他也就是想以孩子做人质,这一点都明白。
「不能让他走!这个混蛋杀了长老!」猛满脸泪水的冲了过来,他的一声大吼,
固然让众人都被激怒,而蒙面人由于注意他,也有些走神儿。羽看准机会,突然
身形一低,如豹子一样扑向蒙面人,蒙面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躲,被羽直
接扑倒在地。倒地的一瞬间,孩子被他扔到了空中,孩子母亲惊恐的尖叫,山抢
上一步,将孩子接住,顺势转了几圈,卸掉下落的力道,才交到孩子母亲怀里。

  羽和蒙面人纠缠着在地上翻滚,蒙面人很强悍,可羽也不差,甚至比他还有
力!虽然旁边的人怕误伤,没有敢出手帮忙,可经过一番搏斗后,羽还是将蒙面
人按在了地上。他伸手去抓蒙面人脸上的麻布,蒙面人向旁边躲闪,同时还在挣
扎。怒气冲天的猛抢上一步,重重的一脚,踩在了蒙面人的裆部,蒙面人仰天惨
叫,「哇……」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不止是羽,其他人都有这个感觉。可就
在这时,羽走神儿的工夫,蒙面人突然从护腕里抽出一片石刀,刺在了羽的肋下,
羽吃痛,被他推开。蒙面人也翻滚到一旁,战士们冲上去,再次将他擒住。羽只
是皮肉伤,没有大碍,他走上前,一下子扯掉蒙面人的遮盖,露出的面容让他还
有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帕蓬!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你为什么要杀死长老!」山的力气很大,
他掐住帕蓬的脖子,直接从地上提了起来。帕蓬刚才被猛那一脚踩得不轻,嘴里
还在吐着白沫,而山又掐住了他的脖子,如何能回答山的问题?他双手用力的掰
山的手,双腿也开始无力的踢动,看他眼睛翻白,羽忙拦住山,说道:「别掐死
他,不然就不知道谁是主谋了!」被他一提醒,山才反应过来,将这个想捏死的
家伙扔到了地上。这时,包括冷月在内,部落的首领们都赶到现场,而看见冷月,
帕蓬的眼睛里竟然闪现出一丝希望。「大,大首领,救我,救救我……」帕蓬不
能动弹,开口乞求着。「哼,这个混蛋杀死了法师,大首领不能饶了他!」

  「都住嘴!」冷月大首领一脸怒气,他发怒了,谁也不敢再嚷嚷。「帕蓬,
你说,你为什么要杀死长老?说!」没想到,帕蓬被大首领问得一愣,他下面伤
得很重,猛那一脚是真的用上了力气,看见大首领冷酷的眼神,帕蓬突然明白了
什么,他指着大首领,愤怒的说:「你,你,你这个无耻,啊!」眼看帕蓬就要
说出重要的东西,冷月突然一抬手,一把铜镖飞出,直取帕蓬喉咙!羽已经猜到
是大首领指使帕蓬刺杀的长老,但没想到冷月下手那么快,而且出手就是铜镖!
铜镖质地比石刀要软,但锋利的铜镖照样可以轻易的把人杀死,而且,比起石刀
来要耐用的多。只是一般很少能找到铜块,所以,铜镖已经是只有少量人才能拥
有的,有显示身份作用的武器。

  「哼!你偷袭杀死了长老,还敢说我无耻,真是饶你不得!」大首领一挥手,
说道:「把这个混帐扔到野外,让他的灵魂得不到安宁,永远不能超生!准备给
长老举行葬礼!」看众人都不动弹,冷月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瞬间便抚平,如
果不是一直紧盯他的一举一动,羽也未必会注意到这个细节!「这个家伙一定是
罗刹部落派来的卧底,我们要给长老报仇!」冷月看着羽,说道:「安莎逃走,
先已经侮辱了羽族长,如今,罗刹的奸细又杀害了我们尊敬的长老,我们必须去
向罗刹部落讨还血债!我决定,明天举行长老的葬礼,后天,全部落各族集结兵
力,去找罗刹人报仇!」他拍了拍羽的肩膀,说道:「羽,你受了伤,就在部落
里养病,看好家吧。」「大首领,罗刹人侮辱了我两次,比起这些侮辱,我的伤
算不了什么,请无论如何也带上我,哪怕让我到战场上看着战士们去讨伐他们也
好!」羽猜出冷月还是要对付自己,与其在家里任凭他出手暗算,不如主动跟着
他,反而可以打乱其奸计!

  羽已经隐约有月亮部落第一勇士的意思,更何况他说的话也确实让大家觉得
他没理由不跟着去讨伐,于是,冷月便改口说道:「好吧,不过,为了你的身体,
你在后队,如果前方进展不顺利,随时准备冲上去。」这下羽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只有再想进一步的对策。

  「头领,这是您朋友送来的鹿肉,您尝尝吧。」羽正坐在帐篷里发呆,一个
有些古怪的声音,他抬起头说道:「先放下,哪个朋友送来的?」进来的是一个
女人,丰满紧实的肉臀,高挺的胸脯,而且身材高大,跟安莎比还有过之!最重
要的是,她的头发虽然刻意的进行了遮盖,但几缕底下露出的发丝,分明的显出
金黄色,这是罗刹人!「我在罗刹可没什么朋友啊!」「噗嗤!」被羽揭破身份,
女人也不惊慌,还笑了出来,看羽戒备的神情,她笑道:「你还号称月亮部落第
一勇士?居然被我独自一人吓成这样?」说着她站直了身体,身体完美的曲线显
示的更加淋漓尽致!「你是安莎的女儿?」虽然只近距离见过一次,但羽还是认
出,这个女人是当初把安莎从河边就回去或者说,企图借自己的手除掉安莎和斯
金娜没成功的莉莎!

  「是啊,我是莉莎,安莎的女儿,很有可能——是你的妹妹!」莉莎满以为
羽会吃惊,可她失望了!「你怎么知道你可能是我妹妹的?安莎告诉你的?」
「你和她长得很像,跟我,斯金娜也都长得很像。」莉莎说道:「所以,我想我
来看看哥哥应该不会让哥哥害怕才对。」说着话,眼神,身体动作,却分明的在
勾起羽的欲望!「哼,说你来的目的吧!」羽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安莎
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所以才会放她走。如果你不说出让我满意的理由,我
可就要把你留下,也给我生孩子了!」「看你的奶子和屁股跟安莎比也不差,肯
定也会生孩子!」羽又补了一句。

  「只要你能与我合力,帮我夺下大首领的位置,我给你生孩子也可以!」莉
莎终于开始要说「正事」,羽从心里反感这个妹妹,但忽然,他眼睛一转,问道:
「说吧,怎么合作?我有什么好处,需要付出什么?」「这一两天我们两个部落
肯定会开战,我将安莎制定的计划告诉你,你配合我。我帮你击败安莎和斯金娜
的人马,然后如何处置她们是你的事情,我便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部落首领。怎
么样?」莉莎用十分诱惑的声音说道:「斯金娜的身体你也见过,丝毫不比母亲
差,到时候,你可以得到母亲和姐姐给你生孩子,实在不成,我也可以,姐妹三
个一起都给你生孩子。如果有了你的孩子,我会让他做我的继任者,将来很可能
就是罗刹部落的大首领,你不满意吗?」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要骗我!」看羽不信,莉莎急着说道:「我为了成为
大首领才跟你合作,骗了你,我能成为大首领吗?」「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骗我?
你说你想做大首领,如果你帮助安莎打败我,会不会也能有机会接任她做大首领?」
莉莎急了,「妈妈要多久才能让我接任?我凭什么等那么久?」忽然,她眼珠一
转,说道:「如果你还不满意,我可以帮你除掉冷月,到时候,你就差不多是最
有力的大首领继任者了吧?」「那你说说,让我怎么配合?」羽想了想,说道:
「我的部族只有几十名战士,可能还会被安排在后方,能有什么办法帮你?」

  「明天我们约定好在雾松山下交战,妈妈的主力在中间战场,和她一起的还
有四个最强部族。斯金娜在北侧战场,我带着本部兵马在南侧战场,但这里,斯
金娜的兵并不多,大部分都留在了营地看守,她手下很多都是其他几个偏支弱小
部族的兵。按照妈妈的安排,开战后,她会率部正面出击,只要不遇到你,月亮
部落肯定没有人真正可以战胜她。到时候,我这边也会稍后跟进,而斯金娜则会
压住阵线,等我们打一会儿后再突然杀入。你可以在我们进攻时先打击斯金娜,
击败她后,做出包抄后路的架势,妈妈肯定会担心,到时我会主动回去跟你抢夺
阵地。但实际上是在等母亲和冷月消耗!如果我不去帮忙,你再击败斯金娜,她
的兵力上肯定比月亮部落吃亏,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拼死杀了冷月!就算不成,
你也可以趁机杀入,以你的本事,应该可以暗中杀死冷月,制服妈妈!」听她说
的还算合理,羽想了想,说道:「好吧,我们就先这么说定!不过,我知道罗刹
部落的人从来不在乎信义,所以,如果我发现你敢捣鬼,一定饶不了你!」

  「我以祖先之名起誓,绝不相欺,否则任你宰割!」看羽似乎信了自己,莉
莎却想道「我和你该是一个祖先,再说,杀了你你还能宰割我?」她觉得自己计
策不错,可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羽也有自己的打算。这个妹妹还有那个姐姐斯金
娜都不错,虽然野心很大,可要是把她们和母亲安莎都弄到自己部族里来,自己
的部族该很快就成为最大部族!一个计划在他脑海里形成,可惜沙曼长老死了,
不然,这种事情问问他该有多好?

           待续
————————————————————
长篇的还在存稿,先把这个发完。话说生活就是两件事,第一是过了年找活儿,
第二就是年底追着结账。
   两边同发,共计约13500字!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