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村妇】下章 (微重口)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uewuduo
2021年8月6日发布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404

  留言和点赞都很少,难道文风不对大家胃口?感觉缺乏动力啊,再放出一章,
大伙没什么想看的就准备收尾了!本章会涉及一些微重口的戏份。

               ===正文===

  「啊——!疼……好疼……!不……不要啊!大兄弟,你……你怎么……弄
进我……屁眼里了!」。

  我也不答她,一边保持这个姿势不动,让周婶的直肠慢慢适应,一边把她搂
到面前,激烈地强吻她,把她的抗议和不解全部堵回到肚子里。

  「嗯……!唔!唔……!」她小嘴被我堵着,说不出话,又挣脱不开,眼泪
都下来了,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急的,只胡乱踢腾着双腿。

  异常紧窄的直肠把我鸡巴夹得几乎都要折断,本就爽得我直哼哼,现在周婶
一乱动起来,被带动的直肠壁一阵蠕动,更是爽得我想上天。

  也不知道她折腾了多久,从开始的张牙舞爪,后来动静越来越小,渐渐地,
她不再挣扎。

  又过去一小会儿,我突然感觉她轻轻抬了下屁股,又轻轻坐回来,嘴上也开
始不再抗拒我的亲吻,我心中大乐,想必她的直肠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已经足
以能够容纳我的巨龙,再不会让周婶产生痛感。

  想到这,我一边继续吞吃着周婶的香舌,一边开始缓缓挺腰抽插,她的爱液
起了很大的润滑作用,我插进去的时候,鸡巴本就是湿漉漉的,所以现在抽动起
来,并没有任何干涩的感觉。

  在仔细体会女人直肠带给自己鸡巴极致快感的同时,我也没忘观察周婶的反
应,她在我缓慢的动作下,蹙着好看的眉头,闭着眼,好像也在用心体会这种被
男人肉棒操弄屁眼的奇异之处,见此我才彻底放下心来。

  也不过三五分钟,我感到在周婶直肠中的阴茎已经能比较顺畅的进出,她人
也重新露出享受快感的媚态,被我霸占的小嘴更是「嗯!嗯!」地哼个不停,于
是我开始提高操干她屁眼的力量与速度,每次都将她柔软的身子高高托起,等到
只剩龟头留在她屁眼中时,再陡然下压,同时猛得一耸腰,每次都把她顶得一激
灵。

  我想听听她被干屁眼发出的呻吟声,便将她被霸占许久的小香口解放出来,
转而含住她一只在我面前乱跳的奶子吸吮,可能她真的被憋的不轻,唇与唇分离
之间牵起的水线还没断开,就听到周婶一通销魂的娇吟!

  「喔……喔……好胀……噢……好……奇怪……啊……舒……舒服……喔
……!」

  看着她春心大动的美模样,听着她勾人的甜软声线,我恨不得把她一口吃下
去。

  时间又过去不多一会儿,我已经不满足于眼下不能大力冲杀的姿势,我抱住
周婶白花花的身子起身下床,将她上肢平放在床上,把她双腿分得很开,用手臂
斜向压往她身体两侧,以近似老汉推车的体位继续操干她。

  这种姿势让我能站在地上,还能靠撑在床上的双手借力,完全能随心所欲的
发力,向前或向前下方冲刺。

  这次一上来我就是狂抽猛送,回回到肉,把周婶屁股撞得啪啪响,我向身下
看了一眼,只见她的屁眼已经被我粗大的阴茎扩张成一道肉箍,屁眼周围的一圈
褶皱也已被撑得圆润平滑,整个肛门就像带在我狰狞肉棒上的一道紧箍咒,连接
紧密得找不到一丝缝隙。

  而周婶大开的女性阴部早已被我操干得污浊不堪,小阴唇红肿外翻,阴道张
开小嘴在不停吐着淫靡的黏液,卷曲乌黑的阴毛被各种分泌物打得湿乎乎的,粘
在会阴各处,爱液、阴精、精液、甚至还有我的口水,各种液体将周婶胯下淋得
到处都是。

  这种景象让我色欲更旺了,我一边大力操干周婶屁眼,一边对她梨花带雨的
美穴进行视奸,把她操得浑身香汗淋淋,两只穿着运动鞋的小脚在空中抖得跟筛
糠似的。

  周婶初尝肛交的滋味,又被我干得激烈,羞臊得根本不敢睁眼,却又忍不住
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畅快呻吟。

  时间慢慢在流逝,在又操了她二十来分钟后,我的鸡巴在她异常紧窄的屁眼
夹弄下,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期间周婶已经被我又干到来了一回高潮,现在正
被我按在墙上从背后插入屁眼奸淫。

  我双手扶住她的腰,每次插入都将她髋部大力拉向自己,迫使她直肠深处的
娇嫩肠道臂研磨我的龟头,这样一连又狠干了几十下,我终于达到快感的临界点,
在周婶的直肠深处喷得一塌糊涂,污秽的浓精像泄了闸的洪水一般灌入她从未被
亵渎过的肠腔。

  「啊……!噢……!」

  周婶被滚烫的精液烫得跟打摆子似的浑身一通乱颤,接着就像被抽走了全身
的力气,软踏踏就要往地上坐,我忙将她全身汗湿的身体抱到床垫上,让她坐那
休息。

  我也有些疲累,就从一旁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靠在墙上一边
美美得吸着,一边恢复着力气,不时用一双色眼上下打量此时的周婶。

  外面的天已经擦黑,没想我们这一通交媾已经用去将近两个小时,在这段时
间里,周婶一直在被我玩弄奸辱。

  我走近周婶,借着室外的最后一线光明,依稀能看到这位近乎于赤裸的绝美
村妇头发松散凌乱,浑身有气无力,小嘴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汗水和各种男
女的体液将她身体各处都弄得湿漉漉的,双腿不支的大开,将女人的阴部完全暴
露在外面,隐隐还能看到股沟内的屁眼还在汨汨流出白浆,看起来既怜弱又无比
香艳。

  乘她有些恍惚,我用手机拍了她不少照片,甚至有几张某个部位的特写。

  随后我让周婶又休息了几分钟,看她精神头明显有所好转才让她穿衣服,我
也胡乱把衣服套到身上,收拾完我又简单检查一遍,发现除了周婶脸还有些红之
外,我们两人外表上暂时看不出有多少异常。

  周婶用还有些乏力的声音小心着问:「大兄弟,现在我……我们——?」

  我直接寒声打断她:「周婶,接下来几天你得住到我那去,在这段时间以内
只要我想,你得随时随地无条件满足我的一切生理需求,要是敢跟我耍心眼子,
不听话或者伺机逃跑,小心你们母女的小命,实话跟你说,找到你女儿对我来说
也就是一时三刻的事。还有,事后你要敢报警,即便我被弄进去,也待不了几年,
再出来的时候你想想后果。当然,我这人说一不二,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做,我也
绝不会伤害你」。

  至于我拍的那些留作后手的照片,都懒得拿出来要挟,我相信一个农村的妇
道人家,只要没患失心疯,根本不敢轻易去铤而走险。

  「我……大兄弟,你别总吓唬我一个妇道人家嘛,只要你别伤害我,我…
…都成这样了,还不都依你!」。

  周婶果然识相,也不知是不是被我玩爽了,话语中还透着一丝嗔怪!我看着
她被重新遮掩在衣物下的身条曲线,心下又开始蠢蠢欲动。

  想想反正时间还有的是,忍着就地再战一场的冲动,带她走出这片厂棚。

  回去的路上,我轻松多了,也不怕她再敢出什么幺蛾子,我还特意带她绕行
一段路,来到一家口感不错的夜摊,点了些混沌水饺之类的吃食,算作夜宵。经
过刚才一番苦战,两人体力上确实消耗不小,周婶也陪我吃了不少。

  我家虽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再偏那也是城里正儿八经的住宅楼,稍显陈旧的
中式装修,家具摆设也是一应俱全。

  周婶被我带进门,看到屋内相对于她们乡下居所来说绝对算得上豪华的陈设,
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就那样楞楞地站在原地。

  我心中好笑,想到虽然人是被我威逼来的,但说到底是为了给自己享受,总
不好虐待人家,况且,还要在一起住上几天,便带着她将屋内各个房间都熟悉过
一遍,接着让她先在客厅沙发坐一下,给她打开电视机,又去冰箱给她拿了一瓶
矿泉水,我则转身走向阳台。

  在阳台上,我给厂领导打过去电话,以老家临时有急事要回去处理为由,要
调休一周年假,领导似乎很客气,不但爽快的答应还说我最近表现不错,又说了
几句勉励的话便挂断了。

  想到我能和周婶这样的极品村妇共度一周,可以无所顾忌的尽情玩弄她,只
觉得小腹又是一阵火热。

  回屋见周婶正老老实实坐在那看电视,我也没管她,先自顾去卫生间冲了个
凉水澡,洗去一身臭汗,也好败败体内新涨的火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周婶那丰腴的身子,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成熟
风韵,心火就止不住地往上窜,更别说她站在我面前了!

  周婶看我只穿一条大裤衩子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闪躲着我的目光,又将
头转向电视,我扫了一眼,电视上正播着刘罗锅,别说,这种剧或许还真对她们
这一辈人的口味。

  我一屁股在她身边坐下来,碰碰她胳膊,等她转头看我,我拍拍自己大腿,
示意她坐上来。

  周婶看出我心思,面上红了红,还是顺从地起身坐到我腿上,我从后面双手
穿过她腋下搂在她小腹上,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她身高比我矮不少,我的下巴
能轻松搭在她肩上,这种双人坐姿很暧昧,往往只有情人间才会这样。

  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周婶不自然的扭扭身子,不过她并没有躲闪。

  周婶身子软软的,很有肉感,坐在腿上一点也不硌人,像抱着个大毛绒玩具。

  我让她接着看电视,不用管我,她也没多想,很快把目光又投到荧幕上。

  嗅着周婶发丝和颈部的淡香,感受着她身子各处的绵软弹性,我可不是什么
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哪能不起点色心?

  还没坚持住三分钟,我便在周婶身上上下其手,左手轮流摸捏她两只乳房,
右手玩弄她私处,开始,隔着衣物的侵扰,周婶还能抵抗,装作若无其事般继续
盯着电视,渐渐地随着我体内欲火的逐渐蹿升,隔着几层布料的亵玩,已经不能
让我满足,我的一对色手很快滑入她衣物内,进行亲密无间的接触。

  这下周婶再难保持从容,娇躯开始不住地扭动,身子也在慢慢变软,最后她
温软的上肢彻底倒进我怀里。

  没过几分钟,我嫌她身上的束缚太碍事,直接将她的上衣扒下来丢在一旁,
又过去没几分钟,她的胸罩也被我扯开,两只跳脱的香乳再一次被释放出来。

  周婶的长裤也没能坚守多久,没多大功夫也被我轻松扯掉,这一来,她还没
怎么捂热的雪白身子,又只剩下了肉色纯棉小内裤和脚上的一双鞋袜。

  周婶在我的玩弄下,已经被挑起一丝情欲,我的阴茎也因为勃起而隔着两层
布料顶在她的臀沟中,两人都已无暇顾及其他,我便干脆伸手捡起遥控器关掉电
视。

  周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冲我轻声说:「大兄弟,让我先洗洗吧!」。

  她奔波一天,本就出了不少汗,之前又被迫和我一场苦战,全身不知道沾了
多少两人的各种体液,眼看我又要对她下手,哪怕是被迫,作为一个自爱的女人,
也不愿将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于人前。这一点来看,周婶在这个岁数,能有眼下
的风姿,也绝非偶然!

  知道归知道,但却不见得就一定会支持,想到我的某些嗜好,我色色地说:
「周婶,你浑身都香喷喷的,我喜欢得很,该洗的时候会让你洗的。」

  周婶脸上泛着一丝红晕,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一边继续玩弄着她身体的各处敏感点,一边含着她的耳珠津津有味地吸吮
着。

  「喔……!痒……!」

  周婶的身子扭动的幅度渐渐大起来,我正在她私处猥亵的手也明显感觉到她
的蜜穴又在分泌爱液了。

  我抽出那只带有女性私处分泌物的手,伸到她跟前,让她看清上面那泛着淫
靡光泽的水线,接着在她吃惊的表情中,将那两根手指伸进自己的嘴里,还故意
发出啾啾的吸吮声,将它们舔吃干净,脸上也露出一副享用美味的表情。

  周婶脸上红红的,身体也在阵阵发热,这么大把岁数被我这样挑逗,她哪受
得了,干脆转过头不再看我。

  「周婶!」我轻轻唤她,她嗯了一声。

  「你的小内裤脱下来给我玩玩吧!」。

  周婶一愣,不好意思地笑笑「大兄弟,这……!人家内裤有什么可玩的!再
说,这都穿过一天也弄脏了不是?」

  「嘿嘿!我说能玩就能玩,你就脱吧,对了,不要脱鞋!」我直接吩咐她说。

  周婶显然觉得我的要求很奇怪,但也不敢多问,扭捏地蹭着身子慢慢将内裤
卷到脚踝,又小心地从她的鞋外褪了下来,将它捏成一团攥在手上,却迟迟不肯
给我。

  当着男人的面脱下自己的内裤已经让她很难为情,现在还要将它交给男人把
玩,即便已经被面前的男人奸污了,可这种女性极为私密的亵裤,她哪好意思随
便就交出来,何况这可是她穿过一整天的,上面还不知道污秽成个什么样子。

  我多少看出她几分心思,为自己性福大计着想,我耐住性子劝她宽心说:
「你身子早都被我看光了,我有说过一句嫌弃的话吗?你就放宽心,不管脏成什
么样子,我也绝不会笑话你。」

  周婶听完,抿嘴想了一会儿才看着我说:「大兄弟,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
可千万别笑话我,那还不叫人难为情死!」

  我又再三保证,她这才咬牙将自己的内裤朝我手上递来。

  看到她害羞的模样,我色心大涨,忽然改口说:「周婶,还是你帮我来吧。」,
她手上动作一滞,又朝我投来询问的目光,好像是在问我这要怎么帮?

  在我的悉心「教导」下,接下来,她被要求做出各种让自己面红耳赤的事,
我一会让她将内裤展开,将里里外外展示在我面前让我仔细观摩;一会让她撑开
内里的裆部,放在我鼻子下面让我大力嗅闻;更加过分的是,她被要求将那片薄
薄的面料置于我嘴巴前,供我舔舐她私处的各种分泌物。

  期间,她几次问我怎么不嫌脏,我只用一双像是要把她一口吃下去的眼神看
着她,将她的疑惑都给憋了回去。

  将她已经被我口水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内裤丢在一边,我又搂过她用刚舔吃过
她下体分泌物的口舌堵住她小嘴,将她的香舌吸到嘴里含吮。

  周婶先前被我一通上下其手的玩弄,本就已经生起情欲,又遭受刚才我对她
内裤的一系列淫行刺激,想必早已欲念横生,她半推半就地跟我吻在一起。

  等我吃够了她甜丝丝的口水,转而又将她全身亲了个遍,直到她被亲得浑身
发软。

  见她情动不已,我翻转过她的身子,让她反向跪在沙发上,双手扶住沙发靠
背,将屁股高高撅起,我挺起早已胀得生疼的鸡巴,从后面狠狠插入她爱液横流
的蜜穴,再次占有这位大龄美妇的身子。

  经过我的多次操干,周婶的阴道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尺寸,这让我异于常人
粗壮的鸡巴能够轻易地整根送入,以阴茎顶端咧开的口子去亲吻撞击她的子宫颈。

  「噗滋!」,「噗滋!」……

  阴茎进出湿滑肉腔发出的摩擦声响成一气,周婶很快也被我干得淫汁飞溅,
蜜穴却像婴儿嘬乳一样,死死含住阴茎不松口,以迎合我的操干。

  「喔……!」,「嗯……!」

  ……

  十来分钟后,从周婶的小嘴中,止不住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像是在为我操干
她加油助威。

  周婶这时是背对着跨坐在我双腿上,我则双腿大开坐在沙发上,两只手从下
面托住她雪白的大腿,用类似大人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奸淫她,这种姿势虽然两人
都很有快感,但是很费男人臂力,好在我体格健硕,周婶身子也还算轻盈。

  这样没过几分钟,强烈的快感让周婶又泄了身子。

  等她从快乐的浪尖跌落下来,我保持阴茎紧紧填充在她湿淋淋的花径中,将
她紧搂在怀里,双手从后面攀上她一对玉乳,轻轻捻动两粒早已充血挺立的乳头。

  我贴着她耳朵用迫切的语调说:「周婶,我还想操你的屁眼!」

  周婶听到我无比下流的要求,本就酡红阵阵的脸上,顿时嫣红如血,她暗啐
一口,不过在我炙热的目光的长久注视下,她最终还是无奈答应,只让我轻点弄。

  我把她托起放回沙发上,让她软绵绵的身子倚在沙发靠背上。接着捞起她双
腿扛到我双肩上,我俯身下压,直到她双腿几乎与身子成折叠的姿态,令她下体
的会阴部乃至屁眼都被迫突显了出来。

  我从她穴口刮下不少她的分泌物,抹在她本就被打湿的屁眼四周,又用手指
沾上一些爱液慢慢推送入她的直肠内,插入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里面还很润滑,
想必是晚间那一轮的肛奸,还残留了一些精液附在肠壁上,我心中大乐。

  做完这些,我让周婶尽量放松括约肌,然后将还插在她花径里的滚烫肉棒抽
出,对准她刻意放松的屁眼,紧接着就是缓缓推送,紫红的龟头一寸寸扩张开肛
口,很快将周围那一圈精巧的菊纹撑平。

  周婶果然很配合,她小口不停吐着气,努力放松,任凭自己的排泄器官一点
点蚕食着男人的狰狞巨龙。

  借助肠壁内的黏液润滑,不消十几秒的时间,我的鸡巴终于再一次彻底消失
在周婶的屁眼内,一个充实,一个紧窄,我和她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闷哼。

  「周婶,你的屁眼好紧,都快把我夹断了!」

  我由衷的赞叹,换来周婶美人洞的一阵痉挛,爽得我脑子直发晕,想想时机
也到火候了,我盯住周婶近在尺许外的精致脸庞,色色地说:「周婶,也让我闻
闻你小脚的味道吧!」

  周婶先是呼吸一滞,接着就是一声轻呼。

  「不要!别……!」

  她话还没落音,两只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受到我关注的鞋子,在我双手同时拨
弄下,齐齐滑落,空中只剩下两只裹着白棉袜的圆润双足。

  两人面部相聚至多也就一尺多,中间这片狭小的空间,由于周婶双足的暴露,
一股浓郁的女人脚臭味迅速弥漫开,随着呼吸迅速传入男女两人的鼻腔。

  「啊!」

  周婶嗅到这股气味,臊得娇呼一声,赶紧转过头,双手掩面作鸵鸟状。

  而我却是大口嗅闻,这可是由这位极品美妇的足香味、体香、汗酸味以及说
不出的代谢分泌物混杂出的特殊气息,对有特殊恋物情节的我,无疑有着致命的
诱惑力。

  我甚至感觉闻着周婶的脚臭,正在操干周婶屁眼的鸡巴又肿大了几分,胀得
我只想狠狠地摩擦她稚嫩的直肠臂,发泄那如山般要爆裂的痛楚感。

  虽然被袜子包裹着,依稀还是能看出周婶的脚型很漂亮,大约适合36码的
鞋子,大小适中,肥瘦相宜。

  我还注意到乳白色的棉袜袜尖位置,那里泛着暗黄色光泽,应该是吸收脚汗
最多的地方,散发的味道也最浓烈,这个天穿运动鞋,本来就容易出汗,周婶又
赶了一天路,肯定没少出汗,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能闻到这么浓郁的脚臭
味。

  就这样,我一边快速有力地操干着周婶的屁眼,一边贪婪地嗅着面前不停晃
动的女人双足上的浓郁足香,我是越闻越起劲,越干越生猛,每次下压直把周婶
的股胯撞得深深陷入坐垫中才肯罢休。

  「啊……!啊……!轻……轻点……!喔……!你……你要……干……干死
我吗!」。

  周婶被我不停嗅闻着她的小脚,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不敢抬头,可见我发疯
似地在她屁眼内猛冲猛送,像要把她刺个对穿似的,顿时是又羞又气,呻吟中也
不忘嗔怪我一句。

  我正沉醉在多重的快感刺激当中,哪还顾得上她的感受,只知道埋头苦干,
狠狠地奸污着她的后庭。

  周婶全身只剩脚上的一双棉袜,白花花的身子在我的撞击下,就像暴风雨中
的一叶小舟,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肉浪。

  她浑身已经汗水涔涔,盘起的发丝都散落了下来,显得凌乱不堪,脸上的片
片红云却又衬得她美艳多姿,各不相同的景象组合在一处,只让人觉得是香艳无
比。

  这一干就是二十来分钟,终于,在周婶的又一波高潮来临的同时,我被她屁
眼长时间夹击吞吐的鸡巴,也在不甘中败下阵来,在她直肠深处,再次一泄如注。

  当我的阴茎从周婶屁眼中退出来时,我见她屁眼已经不能正常闭合,就那样
张着圆圆的口子,向外潺潺涌出大量的黏液。

  我亲了亲周婶的白嫩美腿,又将口鼻埋入她并拢的双足底部,嗅闻了好一会
儿,才把她身子放平在沙发上,让她软成烂泥的身子得以慢慢恢复。

  我则坐在一旁,一边喘大气,一边将周婶的袜子褪下来,将她双足捧在手上
细细欣赏。

  她的双脚确实很美,肤色白皙中透着红润,皮下深青色的血管依稀可见,根
根闪着晶莹光泽的足趾,齐如排箫,嫩白如笋,足面很光洁,足弓的弧线也很优
美,足踝足跟浑圆中显着精致,脚指甲修剪得比较整齐,想必是平常比较注重保
养,整个秀足可以说是美妙天成。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周婶的双足上亲吻舔舐,我舔得很仔细,
来来回回好几遍,面、趾、底、踝、跟都没有遗漏,甚至强行用舌尖挤进每一个
趾缝中,将每一处皮肤上的分泌物和味道都吃进口中,最后更是从脚趾处将整个
脚掌吞吃进嘴里,模仿性交时的活塞运动,来回吞吐,硬是用嘴巴将两只美脚淫
辱得污秽不堪。

  周婶当然感觉到也瞧见了我的举动,虽然比较害羞,但是也不知道是否是无
力抵抗,又或者她被我舔得也很舒服,她并没有躲闪,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

  等我过足了嘴瘾,两人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我这才光着身子抱起同样赤裸的
周婶,大步来到洗手间,连番鏖战让我们浑身都已经劣迹斑斑,两人急需要洗去
一身的疲累和不自在。

  周婶应该早料到我不会放过男女混浴的机会,自然也就坦然接受。

  期间,在我的要求下,是她替我搓,我替她揉,这一通洗下来,足足用去半
个多钟头,周婶被我吃尽了豆腐,场面好不香艳。

  事毕,自然还是我将她抱着走出洗手间,洗去一身污秽,两人都觉着轻松许
多。我问周婶还看不看电视,她说有些乏,我点点头说那就直接睡吧。

  她不会傻到认为我会放过和她同床共榻的机会,提出想穿衣服,直接被我严
词拒绝。

  这个家里虽然平时都是我一个人住,我的床却是标准1米8的双人床,非常
宽敞,将周婶放到我床上,我转身找出家里的电吹风,为她将刚洗的头发随意吹
了吹干,便搂着她柔软芳香的身子双双躺倒。

  她背朝我侧身睡着,我从后面将她整个身子搂在怀里,嗅着她头发上的沐浴
乳香气,我让她用大腿根夹住我软下来也很有料的鸡巴,从另一侧探出龟头,睡
觉也不忘享受女人大腿细腻紧致的压迫。

  这之后,我和她聊了一会儿话,主要是问她为什么保养得这么好,她红着脸
告诉我,这么些年,她基本没做过多少农活,平时也很爱惜自己的身子,也就成
了现在这样。至于其他,我也没细问。

  两人没聊一会儿,困意上涌,很快便双双入睡。

  ……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

  我被一阵轻微的肢体碰触弄醒,见周婶正吃力地将我压在她身上一条毛绒绒
的粗腿往旁边移,而我因为晨勃挺立起的肉棒,还抵在她的股沟中。

  我一问才知道,原来她被尿意憋醒已经有一会儿了,但是见我抱得她太紧,
便想等我自己醒来再起身,哪知道我一直睡得很香,她实在憋不住了,这才试着
要从我怀中挣脱出来。

  睡眠中不觉得,现在醒来就觉得我鸡巴正胀得难受,听她说是要去小解,下
体没来由地又是一硬。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见周婶经过我的几番鞭挞,连施雨露,也不知道是不是
错觉,只觉得她似乎肌肤变得更显水润也更有光泽了。

  我淫心又起,没即刻放周婶下床,先将她搂到面前,张嘴将她清晨还没经过
洗漱仍然香香的口舌狠狠品尝了一通,然后用标准色狼的眼神看着她说:「周婶,
大清早你的小嘴就这么香甜可口,不知道下面小嘴的口水是不是一样甜呢?我看
就别浪费了,不如让我尝尝,正好算作早餐饮品不是更好?」。

  周婶听完一愣,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她就明白过来,顿时霞飞双颊,脸如
火烧,就听她说:「大兄弟,你不会是想喝人家的尿吧,哎吆!这……还不叫人
难为情死。再说,这多不卫生!」

  我告诉她我并不嫌弃,而且把我有恋物情节的事也说给她,光棍地说自己天
性就是这么一个人。

  周婶听我这么说,反倒好像表示能理解,看我跃跃欲试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
休的样子,好像她不答应我也不会让她去解手似的,扭捏一会也就同意了。

  我找来两件旧衣服枕在自己头下,怕她的尿液溢出来,然后让她光着身子,
跨坐在我脸上,这样她的私处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一股淡淡地女人私处好闻的
气息,也迅速弥漫进我的鼻腔,直达中枢。

  周婶红着脸照做,将蜜穴对准我大张的嘴,准备喂我喝她的尿。可我在下面
等了半天,虽然看到她很努力地在收缩下体,可那粉嫩水润的尿道口就是排不出
一滴液体。

  小半晌后,我听到周婶说:「我……我尿不出来。」

  我一想,朝她说:「周婶,我刚好想用舌头操一操你的小穴,等下你尽量放
松,这样肯定能尿出来。」

  周婶没有答我,不过应该是听进去了,我扶在她双股上的手掌,明显感觉到
她身体慢慢松弛下来,不似先前那般紧绷。

  我兽欲正盛,已经急不可耐地探出舌头,顶开周婶的穴缝,拼命向花径深处
探去,用我猩红有力的长舌,去品尝这位美妇蜜壶内里的甘甜。

  周婶私处两片柔嫩的小阴唇,紧紧夹住我的舌头,像是主动吸吮一样,配合
我对其实施舌奸,我一下下顶缩舌尖,仿照阴茎抽插的动作,就这样,在大清早
便用自己肮脏的舌头开始奸污起美妇的蜜穴。

  一小会儿的功夫,就听到周婶开始小声呻吟起来,私处也在我舌头的不断进
攻下,慢慢分泌出淫汁,吞吐间被我带入自己口腔,我时不时也会用粗糙的舌面
扫一扫藏在纤薄肉膜中的尿道口,给与不间断的滋扰和刺激。

  周婶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正被我在下流地猥亵,偶尔还会摇动腰肢,好像是在
用自己空虚瘙痒的肉缝找寻我的淫舌,有时在我用力挺进舌尖的时候,她也会沉
胯逢迎,以便我能进得更深。

  「噗……噗……巴兹……巴兹……!」

  过了不到十分钟,周婶的呻吟声变得愈加急促了些,我在下面看得清楚,她
尿道口外的那圈细小肉膜已经充血外翻,将里面排泄尿液的细小肉径彻底暴露了
出来,我知道她应该快尿了,想到马上就能喝到这位极品美妇的新鲜尿液,而且
是她主动喂给自己的,心下不由激动万分,鸡巴也是一阵胀痛。

  我赶紧抽出还嵌在周婶阴道中的舌头,转而调整头部,使嘴巴对准她的尿道,
并极力张大嘴巴,确保等下不会让尿液撒出来。

  「啊……好……好酸!大……大兄弟……要……要尿了……来……来了…
…啊……!」

  果然,我刚调整完姿势没几秒钟,在周婶一阵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一道金黄
色水线携着十足的劲道从她尿道口激射而出,几乎成一条直线冲入我大开的口腔。

  「哗……!」

  咸涩温热中似乎带着一丝甘甜,还夹着一股骚香味的尿液很快充斥了我的口
腔,来势迅猛!我来不及多加品味就大口喝下。

  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在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中,异常清晰地传入两人耳中,令
我大为兴奋,我好似在沙漠中饥渴已久,陡然得到一泓清泉,恨不得没多生几张
嘴,这可是眼前这位美妇纯澈的尿汁,竟被我喝进去肚子里,要供我肮脏的肠胃
吸收利用,想想就叫人心驰神怡。

  周婶很体贴,她可能怕呛到我,每尿两秒就拼命收紧尿道口,憋住尿液的连
续冲射,听到我吞咽几次后再重新放松,排出后续的部分,这样便将一泡尿化成
了数股,也方便我能吞吃干净。

  就这样,一连十几次后,终于不再有更多的尿液排出,我将最后一口液体裹
在口中,探出舌尖将周婶尿道口清理干净,然后从她胯下移开,这才坐起身子。

  周婶这时候脸红红的,眼睛还闭合着在,长长的睫毛轻轻悸动,仿佛还沉浸
在排泄尿液的畅快余韵中。

  片刻后,周婶慢慢睁开眼睛,见我正脸对脸坐在她跟前,而我嘴巴紧闭,腮
帮子股得老高,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我鼓动两腮,像漱口那样发出「咕咕」
的水声,她一下明白过来,知道我嘴里还含着一大口她刚尿出的秽汁,眼下我还
下流地当着她面用她的尿液漱口,她臊得「老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
才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大兄弟,你也太好色了,连人家的尿都要喝,我
这么大岁数的人,你也不嫌脏得慌!都喝出啥味儿了?」

  我面不改色地笑笑,咕咚几大口将口中的液体吞下,这才恬不知耻地说:
「不脏,不脏!嘿嘿!味道好得很,只是周婶,可能因为是早晨第一泡尿,味道
格外得浓,还有股子骚气呢!」。

  周婶红着脸啐了一声「下流!」,之后在一声惊呼声中被我揭翻在床,狠狠
地被我奸淫了一个多钟头,才抱着一身香汗的她又去洗鸳鸯浴。

  两人洗完澡已经9点多钟,都还空着肚子,我让她在家里看会电视,我出去
买些吃的,周婶说总在外面吃不好,问我附近有没菜市,让我买些菜回来,她要
自己做。能吃到美妇做得饭菜,自然是求之不得,家里油盐酱醋和锅碗瓢盆也都
不缺,只是我就一个人,平时一般懒得自己做而已。

  我在附近商店买了两套质量比较好的女士内衣,又在农贸市场买了不少肉类
和蔬菜,足够两人吃上三两天的量,又买了一些乳制饮品和早餐,就匆匆回到家
里。

  周婶已经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虽然都很旧,但是穿在颇有风韵的她身上,
倒也是赏心悦目。

  她正在收拾换下来的脏衣服,要拿去涮洗,我赶忙放下手中大大小小的袋子
拦住她,从她手中端着脏衣服的盆里,翻出她昨天换下的白棉袜拿在手上,她有
些不解,满眼疑惑的看着我,我又从新提回来的袋子里拿出一条女士高档棉质内
裤,然后色眯眯地盯着她说:「周婶,接下来几天你在家里都得穿着这双袜子和
这条内裤,不要更换,除了睡觉的时候或者我给她脱,她那双运动鞋也要一直穿
着。」

  周婶更加疑惑,问我那样不是很不卫生?我懒得和她解释,只让她照做,周
婶看出我的不耐烦,也不敢多问,只得答应下来。

  我拉着她吃完早餐,接下来,周婶就像一个贤妻良母,洗衣拖地,打扫整理,
很快便将我乱糟糟的房子收拾一新,忙出一身汗,接着她又开始张罗午饭。

  我做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瞥一眼她凹凸有致的忙碌身影,被她举手投足间
自然流露的风姿,勾得心里直痒痒。

  听着厨房里传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我胯下鸡巴感觉就没软下来过,干脆将自
己脱个精光,挺着根肿胀的鸡巴就朝厨房走去,反正在自己家,也不需要有顾忌。

  周婶也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条碎花围裙,系在细细的腰肢上,显得年轻了不
少。她正在砧板上切菜,转头见我光着身子进来,她白净的脸上红了红,又把头
转回去,倒并没显得有多惊慌。

  我来到她身后,从后面反手抓住她一对乳峰,俯身含着她耳珠说:「周婶,
我又想要了!」

              ——待叙——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