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乱伦科幻长篇)(第十九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新世界(乱伦科幻长篇)

作者:dearnyan
2020年2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8427
这本书不会断更,请大家放心,哈哈,另外一本别人的定制书天龙情已经上架,
请大家有时间关注,女主以及肉戏风格会有所改变,毕竟是定制文么,还要符
合定制者的喜好!

           第十九章 生日宴会之后的淫乱

  少年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残留的水痕,还让他觉得惊心动魄,那副躯体高
潮的样子,同样让他有些害怕,他不敢想,不敢打开他的智脑,虽然这是游戏的
规则,但是少年现在真的害怕了!

  哗哗的水声,这是少年在浴室里洗澡,因为看不见的关系,莹莹也在卫生间
里帮他忙,洗洗身子,打打肥皂!「老公,刚才好玩么?」

  「我……我不知道!」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老公,你相不相信我!」

  「相信啊!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呵呵,那就好,老公,我们不会害你的,该你享受的时候,你好好享受,
不要想那么多,想的太多,又有什么意义呢!」莹莹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轻轻地揉着「我们都是最爱你的人,我的身体都是你的,心也都是你的,妈妈她
对你也是一片真心,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清,我们都站在你这边,所以,不要烦
躁那些琐碎的事物,好好的爱我们,保护我们!晚上,我会和妈妈好好给你一次
难忘的享受,但是我希望老公你同样可以放下心结,迎接即将到来的狂欢!这一
次,我不允许你再像刚才一样把手缩回去,你要勇敢大胆的面对。」

  「老婆,我知道了!我会勇敢地面对一切的!谢谢你!」

  「呵呵,好了,来擦擦身子出来了,妈妈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了!」

  「洗完啦!」孙悦依在门边上笑着「莹莹你也去洗洗吧,我们等你!」孙悦
拉着女婿的手,让他躺在床上,然后轻轻地给他按摩着身体。

  「我和你妈妈都想知道,你哪来的钱买的项链?你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也没
什么时间去做一些别的事情,再加这个项链这么贵,你哪里来的钱?」

  「哦,这是保密局的那几个保镖跟我申请的,他们说我可以跟老爷爷要!」

  孙晨的话打消了她们的疑惑,这才合理,女婿为联邦做了那么多事情,要几
个项链,对方还不至于不肯给,如果真要按照功劳算的话,现在亚联还欠着这个
小家伙的人情呢!

  「妈!」莹莹看了看站在房间里的两位妈妈,甜甜地打着招呼,孙晨反正是
没法从这一声妈中分辨出什么异常的。

  「乖女婿,你给我们买了这么珍贵的项链,现在该轮到我们伺候你了!不过
今天又要玩一个不同的游戏,既然是我们两个伺候你,那你就不许动,明白吗?」

  「知道了妈!」

  孙悦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布条,绑在他的四肢上,招呼着莹莹上前「乖女儿,
你先上喽!」

  莹莹走上前,小手在老公身上摸索了几把,然后看着那个翘挺的阴茎,张嘴
含了一会,咕咕地吮吸了半天,然后自己坐了上去。

  「啊啊……终于又被老公的肉棒操了……莹莹好开心……好舒服!哦……老
公的鸡巴好大……好粗……插的人家小骚屄都要爆了啊……哦哦……顶到头了
……太爽了!」

  「好女婿,我也要来了哦?」孙悦站在少年的头旁边说着。

  「嗯,好的妈!」

  在听到少年喊妈的一瞬间,站在孙悦旁边的林媛徽就打了一个激灵,这一天,
终于还是要来了吗?虽然儿子这一声指的是孙悦,可是现在上的,却是她!

  大张着双腿,林媛徽跨在儿子的头顶,尚在犹豫不决,孙悦在她身上按了一
把,于是一条热乎乎的舌头,还有更加灼热的鼻息,就舔在了她的屁股上。她努
力按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是天哪,这种跟亲生儿子做爱的
感觉,真的是太刺激了!

  身体,灵魂,全都在颤抖,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林媛徽,喜欢这
种感觉,我爱儿子的舌头,我也会爱上儿子的鸡巴!天哪!他的舌头,伸进去了!

  少年并没有分辨出这是谁的屁股,蒙上眼睛,不许用手,光凭借一条舌头,
他的感知被降到了最低的程度,稍稍觉得异常的是今天岳母的屄,似乎紧了许多!
舌头变粗变长的时候,感觉里面稍微有些挤,但是少年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变的
太粗了,还是什么原因,反正他被蒙上眼睛,啥也不知道了!

  岳母屄里的味道,也好像比平日里淡一些,可能是清洗过了的原因,今天的
淫水,似乎也比往常多,少年感觉自己都有些吞咽不及了。

  「哦,好女婿,使劲往里钻,妈爽死了!妈妈的好多水水给你喝!好女婿,
要不要!」

  「要!」少年主动的一句话,惹得身上的林媛徽又是一阵急剧的颤抖,听着
儿子想要自己的淫水,她就感觉到自己快要高潮了!稍微地示意了一下孙悦,旁
边站着的她秒懂!

  「好女婿,好晨晨,快舔,加油,速度,往里!妈妈要到了!妈妈要高潮了!
好孩子,加油,妈妈要尿给你了!」林媛徽一把抓住了孙悦的手「到了,到了,
妈妈要尿了,宝贝儿子接好!妈妈高潮了,要尿到儿子嘴里了!」换掉的称呼,
让林媛徽彻底的疯狂了,她屁股深深地压在儿子的头顶,大量的淫水往儿子嘴里
喷去。

  「咕嘟,咕嘟。」少年察觉出了异常,今天淫水的味道,跟岳母的完全不一
样,如果说岳母是带着腥臊的青草味,那今天她的淫水就是挥洒的甘霖!那味道
不光没有一丝腥臊,反而充满了甘甜!

  少年心底里突然涌动出一股强烈的渴望,他想要确认坐在他头顶的人到底是
谁!少年舌尖疯狂地刮触着她屁股上的皮肤,那份细腻和柔嫩,应该不是岳母!
难道是?少年猛地想起刚才沙发上的那只手,难道?难道她是妈妈!

  「妈!」他的称呼,让坐在他头顶的林媛徽吓了一跳,可是孙悦这时候把话
接了过去「妈高潮了,现在想要大鸡巴插,宝贝女婿儿子,现在让莹莹伺候你的
小嘴!妈妈去伺候你的鸡巴!」说着就扶着林媛徽走到他的下体处,莹莹乖觉地
让开了位置,跑去坐在老公的头顶。

  这个屁股是莹莹没错了,老婆的阴唇和别人都不一样,薄薄的,又没有几根
毛,每次舔上去,都只会品尝到一个干干净净的阴户,说不好这两种感觉哪个更
刺激,他就觉得吃舔吃老婆的屄,会让他想要好好怜惜她,而舔吃岳母的骚屄,
会让他的身体充满了欲望!

  下身的龟头,顶在一片柔软的地方,那里应该就是「她」的洞口了吧!她的
动作,今天异常的慢,她的骚屄,今天也异常的紧,这个感觉不对,她不是岳母!

  少年猛然胀大自己的鸡巴,他想要用平日里的感觉,再次确认,顿时下体那
里传来了一阵惊呼,那个声音,他感觉自己异常熟悉。

  「被他发现了!」孙悦悄悄地在林媛徽耳朵旁边说道。

  「嗯,解开他的手吧!」孙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解开他的手,不要
解开他的眼睛!」

  少年感觉自己的双手被释放,他急不可待地一把抓住那片丰腴的屁股,是了,
这里又大又软,那绝不是岳母的屁股,这个尺寸,他很熟悉,每次他偷偷地在卫
生间里翻阅母亲内裤的时候,就是这个尺寸!

  一双温暖的大手,按在了那个瘦弱的手掌上,那有些沙沙的的感觉,少年心
里终于确认,那确实是妈妈的手!此刻那双大手握着他的小手,放在那个圆润丰
满的屁股上,似乎是想要让他揉搓,于是少年按在那片丰腴上,双手用力地捏了
起来,而此时那双沙沙的大手,移去了他胸口的位置,她撑在他的身上,开始了
上下的挺动!

  少年此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狠狠地操她,操她那个骚屄,操她那个
屁股,然后把自己的精液,狠狠地射进她的身体!

  一个主动的在儿子的身上吞进吞出,一个在母亲的身体下面抽进抽出,两个
人第一次配合,就充满了默契,那硕大的阴茎,每次都全根而入,每次拔出来的
时候,又正好卡在龟头那里,咕滋咕滋的水声,从二个人的下体不断传出,屁股
撞击着少年肉体的剧烈啪啪声,也在那里不断回响。

  熟妇在儿子的身体上,挥泄着自己四十几年的欲望,少年则在母亲的身体下
面,释放着心里的那长久的渴望!「妈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妈妈,是儿
子的表现还不能够得到你的认可吗?」少年想了想岳母和莹莹长久以来对他说过
的话,少年有些隐隐明白了妈妈的想法,既然这样,那我就更加努力吧!妈妈,
我会担负起你肩上的责任,然后放你做我身下的女人!

  少年的手恨不得都要插到那团软糯中去,而趴在他身上的的母亲,则更加用
力地在他身上起伏,少年感觉自己的身上一滴一滴地,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他
的身体上,那东西,温温热热的,还透着一股奶香。那味道,和他早上喝的牛奶,
一模一样,难道?那都是妈妈的奶水吗?原来,她已经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了吗?
对不起妈妈,是我太笨了,怪不得你都不告诉我真相,对不起妈妈,我以后一定
会变聪明的,妈妈,你等着我!

  大量大量的白浆,慢慢地从两个人的结合处倾泻而出,孙悦拉着女儿躲在一
边,林媛徽趴了下来,将自己的乳房紧紧贴在儿子的嘴唇,那甘甜的味道,让少
年知道,她就是母亲!

  「射吧!妈妈也要到了!」少年耳边响起母亲那熟悉的声音。他疯了一样地
将自己的鸡巴送进母亲的身体,顶在那片最柔软的地方,两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彼
此交融着!然后少年听到母亲发出了一声大喊,自己的阴茎被一股滚烫的淫水浇
灌着,少年于是抓紧那片丰腴,迎接着一条灵巧的舌头在嘴里钻来钻去,将自己
的精液顶进那片柔软的地方,喷射了出来。

  然后少年感觉到她扶着自己的身体,将那处美妙的所在慢慢地移出了自己的
阴茎,她先是捧着自己的小脸,两个人来了一次甜蜜的舌吻,最后她在他的脸颊,
轻轻地亲了一口,道了一声晚安,转身走了出去!

  而此时他的阴茎又被一个温暖的口腔含了进去,那灵活的舌头和纯熟的技巧,
很快地让精力十足的少年再次勃起,最后一个无比熟悉的屄穴再次将那片坚挺吞
了进去,身上的熟妇像刚才的她一样快速地挺动着自己的身体,很显然,她也受
到了非同一般的刺激!

  等到她满足了,莹莹又再次爬了上来,少年欣然接受着几个人不同的轮换,
鸡巴不停地在几个人身体里轮换,那股征服的感觉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现在连
妈妈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少年胸中洋溢着一股非同一般的情怀,笑了。

  第二天的早上,母亲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跟他打着招呼,他也同样报
以微笑,道了一声早,照例地,早餐桌上多了一杯热奶,少年感觉它今天的味道,
既新鲜又特别香甜。

  「领导,岛国那边突然蹦出来一帮子人,宣称什么独立建国,似乎有些不大
对。」中年人在房间里做着汇报。

  「该来的总会来的,也是时候蹦出来了!现在倒什么地步了?」

  「他们纠结了一帮子学生在静坐示威!」

  「学生?呵呵,学的倒挺像,那就让他们在那里坐着吧,不要管,让警察维
持秩序就好。」

  「以不变应万变么?」

  「呵呵,不错,会动脑子了,不过不是你说的那样,武学上有一招叫后发制
人,我们现在不急,敌人比我们急!」

  「事态越演越烈了,那些示威的学生还有一些人鼓动人群,想要让政府听听
他们的诉求,然后他们把机场和海关都给堵了!当地的老百姓对于执法的警察还
会辱骂,丢石块。」

  「哦?不错不错,听听诉求?那就让政府出面吧,不用干什么,拖着就是,
对了,那是个岛国的经济来源有百分之三十都靠旅游是吧?那就让他们把机场,
航运都封了吧!至于警察执法,让他们缩着一点,」

  「越来越不对了,那边已经有了暴乱的趋势了!而且MA同盟正拿人权问题
说事。长此下去,恐怕国际舆论对我们不利啊!」

  「哈哈,干的漂亮,你让警察继续往后缩,不要管,对于暴徒的暴动,全部
采取和平应对方式,还有还有,你让驻岛部队不要参与到政府事务里去,我想想,
拿一部分资金,交给我们在MA的间谍,让他们资助暴动!」

  「什么?」

  「快去,别问!等着看好戏哈哈!」

  「领导,警察都被打了,头破血流的,然后那些本地老百姓也不支持,反而
越发地辱骂,变本加厉!新闻媒体现在的报道也越来越偏向那些暴乱分子,说他
们是自由民主斗士!」

  「GOOD,他们干的越来越漂亮了」随着中年人越来越急,老头反而越来
越开心「让警察部队全部退到警局防守,不要再出门了,把外面让给他们!岛内
的经济情况怎么样了?」

  「一塌糊涂,领导,这样长期闹下去,不是会损坏联邦的利益么?」

  「哈,联邦的利益?那弹丸之地,我们可曾享受过他们一分税收?出了屁事
我们担着,干的不好还要落埋怨,干的好了,管的多了,又说我们参与他们国家
的主权,岛是他们的岛,国是他们的国,作为联邦的一份子,不想着为联邦出一
点力,整天被MA那边蛊惑,想要投靠别人,觉得外面都是香的,联邦都是臭的!
我早就在等着他们闹了,这一次,让他们受点教训,也许可以安稳个几百年!」

  「我们要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要做,等着暴乱分子越闹越厉害,等到岛内的普通人因为他们的
胡闹收入锐减的时候,自然就会站起来反抗这些原本他们支持的人,为什么,因
为暴乱分子损害到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以前的封建王朝,每当菜市口杀人,旁边
就围了一圈叫好的,可当那刑台上,跪着的是自己的时候,你看他们还看不看热
闹!不是说警察是废物,是投靠我们的叛徒吗?干脆,让他们集体放假,带着家
人来联邦旅游,让政府部门也收工,该干嘛干嘛去,就是不要管他们,让他们接
着闹,就算他们把那块地方全都砸烂了,烧光了,我们自然会带领着愿意跟着我
们走的人,在那片废墟上重建一片更豪华的城市!至于那帮暴动者,就看看他们
的主子愿意不愿意给他们一个安身之所了!否则等着他们的,将是叛国的罪名和
结实的监狱!」

  「还有一个消息,跟随MA分裂走的西欧,有些不太稳,好几个国家都在整
顿备战,有些要发动战争的意思。」

  「嗯,没事,他们挑起战斗,有东欧这里顶着呢,估计是约翰逊想试试水吧,
随他去,让部队做好准备,适当的支援东欧战场。他那边不出能量护盾机甲,我
这边也保存实力,走着看,对了,我们激活能量场的人数有多少了?还有新机甲
生产了多少了?」

  「经过长时间的摸索,现在新人类已经足以成立一个团,新机甲目前才生产
五百部!」

  「嗯,再拨款3000万给他们,告诉他们加班加点也要在三个月再生产5
00部新机甲出来!」

  「哦对了,孙悦说是要请假,林媛徽那边也请了假,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办!」

  「那个蓝莹莹呢?」

  「她不走,还在研究室里用功呢,呵呵,几个大师都对她非常赞赏。」

  「哎,非我族类啊,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为我所用,算了,既然她还在,想
必不会出什么事情,孙晨那孩子呢?」

  「听说也要跟她们一起去,具体什么事情,我们要不要打听一下?」

  「算了,现在不要惹事,反正大战还没开始,让他去吧,她们暂时还是我们
的同盟,不会做什么不利于亚联的事情的。」

  「知道了!」中年人汇报完了事情也就退了下去。

  夜色迷茫的大海,一艘小艇慢慢地靠近了澳洲大陆,孙悦开启雷达转了一圈,
四周无人,于是又有两个人从小艇里钻了出来,赫然是林媛徽和孙晨。

  「降落点在哪里?」

  「东北方向,200里!」

  「你在前,小心点,我们跟上!」林媛徽说完,孙悦就猫着腰往前探去,她
此刻的心情很激动,因为哥哥的飞船,就要回来了!

  基地于下午三点左右收到外太空的信号,何小琴第一时间就报给了林媛徽,
这一下她们急的连一天都等不及,连夜出发,第二天凌晨就到了澳洲海岸线,几
个人把小艇藏好,自己登陆,准备迎接孙逸锋的返航。

  这个过程得保持绝对的隐蔽,现在新澳洲是MA的地盘,如果她们三个被人
发现,那基本上就可以宣告死亡了!

  幸好飞行器降落的地点是在山上,不过到时候飞行器降落的动静肯定也小不
了,所以几个人也都做了万全的准备,林媛徽负责在降落地点迎接,孙悦和孙晨
负责打掩护!

  到了约定的时间,天上突然亮了一个红点,然后一台小巧的飞行器往这里急
速降落了下来,远方的同盟国军队明显看到了动静,于是营地里一阵慌乱,然后
大批的陆军部队,往这里开拔。

  孙悦埋伏了不少的炸弹在山上必经的路径上,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敌人暂
时停止了动静,然后开始呼叫后方的扫雷组,不多时孙悦的爆炸设备就被清理干
净,她的智脑里也传来了林媛徽的声音「他不在里面,我们快撤!不对,你们快
跑,敌人摸到我这里来了!」

  原来MA同盟国的这个指挥官也不是傻瓜,孙悦制造的这些爆炸很明显是为
了给那个闪着光的地方拖延时间,因此偷偷地安排了一个特战小队潜伏过去,结
果马上就逮捕了正在那焦急等待的林媛徽。

  一声爆炸声,在山顶上响起,孙悦和孙晨心里咯噔一跳,马上往山上赶去,
结果到了那里,就只发现一地的飞行器碎片,但是林媛徽,却没了踪影。再用智
脑联系她,可是却失去了联系,顿时知道糟了。

  十五年过去了,澳洲这里随着移民的渐渐增多,已经形成了一些小的村落,
同样也因为没有什么战略价值,因此这里只有为数不多的防守部队,数量不会超
过上千人,而像这种被捕的人,一般部队里是不审问的,往往会交给当地的情报
机构来进行,他们俩一合计,决定留孙悦在这里继续吸引敌人转圈子,让大部队
在山里绕圈圈,然后孙晨去情报局救人。

  孙晨一路跟踪,可是那特战队的人跑的也不慢,尤其是他们还穿着机甲,孙
晨却什么都没穿。幸好孙晨现在的跟踪潜行能力经过孙悦的亲自指导,早已非吴
下阿蒙,于是一路尾追着母亲的踪迹而去。

  情报局的把守相当严格,特别是又出了这种情况,肯定会防止有人来劫走囚
犯,孙晨站在门口想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进去的办法,可是母亲定然已经在里
面饱受刑育之苦,急的孙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少年毕竟没有经验,一碰到这种突发情况,脑子就有些不当家了,幸好那里
还有个孙悦存在,她通过少年的智脑远程观看了现场的场景,然后又通过智脑分
析了大楼的构造,详细给孙晨定了一份计划,然后让他实施,但是一切都还要他
当机立断,要学会变通。

  孙晨依照岳母的办法,缩小自己的身体,通过垃圾处理场的通道口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情报局检测的严格,他这一路光是通道口里面的检测探头就发现了四五
个,幸好,不辱使命,他还是爬了进去。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时候了,他必须摸清楚敌人内部的人员构成,然后扮成
情报局里面的内部人员,但这还需要耐心的等待,在通道口里吃着随身携带的补
给,少年将路过的每一个人的名字,特征,说话方式都记录在了智脑里,然后他
就等着一个机会,一个重要人物的落单机会,这个人是情报局的一个处长,脾气
臭,架子大,所以没什么人喜欢他,但是他的职位又足够高,因此少年决定拿他
下手。情报局就有一点好,所有的监控设备都针对外面,里面为了保密,没有这
东西!

  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母亲现在还不知道受到怎样的严刑拷打,留
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又一天晚上,那个加班的处长路过的时候,孙晨猛的给了
他一个精神冲击,然后飞速地将他拖到通道里,然后一把折断他的脖子,换上他
的衣服,慢慢地改变自己的身形,然后通过智脑分析他的视网膜和指纹,将一切
都安排妥善,少年走了出来,时间要快,不然等到他们的主脑发现异常,那就完
蛋了。

  按照这几日观察所得,少年一边摸索着,一边往审讯室摸去,在打开审讯室
大门之后,少年感觉自己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母亲她浑身上下似乎已经
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那遍布躯体的鞭痕和受过虐待的痕迹,让少年恨不得把这
里的人撕碎。而此刻她的身边,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在喂着她水!在看到他进来
的时候,那个女人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呜咽恳求着「吉斯处长,我……我是
看她快要不行了才……才喂了她一点水,您……您千万别生气!我……我……我
来服侍您!还请您饶我一命!」说着那妇人竟然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身上同样也
露出了被人虐待的痕迹,少年一看就明白了一切,连忙阻拦了她的行动,然后截
下母亲身上的锁链,再看了看那个妇人,跟她说了一句「跟上!」

  那妇人不明白为何,但是不敢反抗他的命令,老老实实跟在后面,竟连在地
上的衣服都没有穿起,等到跟到通道口,看到他所做的一切,再看到那个通道里
已经死亡了的吉斯处长,这才明白了一切,顿时欣喜若狂拉着孙晨的衣袖恳求道
「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带……带上她!」林媛徽被一番折腾,稍稍恢复了一些神智,虚弱的指了
指那个妇人。

  孙晨先将母亲绑好,然后将她推进通道口,最后跟那妇人说了一句,抱着我
的腿!然后慢慢地蠕动将她们二人带了出去。一出通道,情报局里警铃大作,少
年吓得慌忙胳膊卷起两个人,飞速往树林里钻去,到了与孙悦说好的汇集点,两
个人就赶紧潜往潜艇藏匿处,然后飞速往联邦逃去。

  孙悦检查了一下林媛徽的身体,长叹一口气,笑了笑「没事,全是皮外伤,
他们不知道你妈妈的皮肤下面那层金网的底细,看着却没什么大碍,养几天就好
了!」然后她转了转头,指了指那个赤裸的妇人说道「她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拐
了一个MA同盟的人!」

  「我……不……不是同盟的人,我是MU的幸存者!」

  「什么?什么?」孙悦和孙晨同时震惊了!MU覆灭之后,这还是他们第一
次收到有幸存者存在的消息!

  「是的!我……我认识她!她是我们的邻居!这几天也都是她在照顾我!」
林媛徽又醒了,她其实就是又渴又饿,有些虚脱,现在打上营养针已经感觉好多
了。

  「哥哥有消息没?」孙悦急着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消息。

  「呵呵」林媛徽有些哭笑不得「他们没回来,飞行器上只有一条信息,说是
在这里找到了适宜居住的星球!但是他们却无法返回,因为一些技术原因!让我
们循着星图去找他!幸好我将星图上传到了我们的主脑里,否则现在应该已经被
摧毁或者被他们得到了!」

  孙悦点了点头,至少哥哥没死,这就是最好的消息,然后她让林媛徽安心休
息,准备在那妇人身上,打探更多幸存者的消息。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