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吸血姬】(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zhaozilong
2021年8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6100

          自投罗网的吸血姬(开头文戏)

  华历1075年

  希娜坐在一户人家的屋顶上,望着无边的月色,「啊~真是饿呐,这群没有
实力的平民真是废物啊,血液驳杂的一点都不能缓解饥饿,那些有修为的又不能
乱杀,引来异能的混蛋就不好了」希娜感叹到,想了想又说到:「真是的,希华
那个老混蛋,真就不当他还有个女儿吗,五年了一点找我的意思都没有,我才不
自己回去呢。」

  与此同时,一个豪华的府邸中「这血脉真是折磨人」除了用下身解决外,就
只能靠放血了吗?说罢,手上凭空出现一道口子,黑红色的血液流淌出来。※恶
魔血脉发作时,要么性爱要么放血「咝呀~好香的气味呦,我看看我看看嗯~不
远嘛,正好饿着肚子,去看看。」希娜从屋顶跳下,化作影子钻入夜色,径直向
李仰韶府邸中穿梭而去。

  「看来,引过来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呢」李仰韶看着一望无际的黑夜,可看着
的地方却正是希娜穿梭的路线。

  「唔~好豪华的府邸唉,这就是人类里的贵族了吧,是的吧,是的吧,可是
为什么这里这么冷清呢,这种府邸不应该有很多守卫的吗?难道说现在不在吗,
那岂不是天赐良机」说完便是一个魔法进入到了府邸之中,寻找那越来越浓烈的
香气,四处转悠的希娜在偏房发现了气息的源头,只见一个少年的背影,「唔~
这个实力在人类里算强的了吧,可惜呢,还是不够看的呢」希娜低声吟唱,一个
定身魔法打入少年体内,少年的身躯逐渐僵硬,就立在那里,只不过希娜只能看
见背影,不然她就会注意到少年浮出的一抹微笑。

  当希娜看到少年不动以后,便迫不及待的围着少年看了又看,「啧啧,这个
人类可真是生的漂亮呢,不过可惜了,你就是我今晚的口粮了」希娜毫不掩盖自
己兴奋的声音,在希娜打量李仰韶时,李仰韶也在发散魔法打探着希娜,只不过
希娜那个菜鸡感觉不到。李仰韶心想「这是引来了一个什么,蠢萌的傻萝莉,长
的也算是变相的祸国殃民,不过智商堪忧」只见希娜走到他的面前跳了跳,挂在
了李仰韶的身子上,双手环抱着李仰韶的脖子,可惜身高的限制导致她的脚并不
能挨在地上,又因为力气小,抓不住就一直在李仰韶的身上扭来扭去,胸口贴着
李仰韶的胸口不断的挤压,下身也一直在李仰韶的裆部摩擦,引的李仰韶欲火难
耐,正在要起生理反应时,李仰韶感觉脖子一凉,只见希娜抱着他的脖子,小口
也咬上了他的脖子,一口口的吸着他的血,表情甚是满意,像是在品尝美食一般,
直到感觉体内的血液被吸了大半(正常人类是活不了了,但男主是谁,反正死不
了,也没啥大事)希娜也感觉到了满足,依依不舍的抬起了头,却没有第一时间
下来,反倒在李仰韶身上喃喃道:「真是奇怪的血液呢,感觉都有一定的提升,
从希华那个老混蛋那里顺出来的血液都没有这个效果吧,可惜了,自己太贪了些,
没留住他的性命」说罢就要松开手,但却被李仰韶用右手狠狠的抱在怀里,压的
希娜胸闷,但希娜来不及想那些,便难以置信的嗔道:「你没死,这不可能的」
李仰韶没有说话,却用左胳膊拦腰抱住希娜,右手提着希娜的后颈,疼得希娜直
皱眉。

  希娜来不及思考,便开始了吟唱,可李仰韶又怎会给她吟唱的机会,右手摁
住希娜的头,用嘴堵住了希娜的吟唱,希娜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懵了,恍惚
了一阵,也没有任何的挣扎,这样便给了李仰韶肆无忌惮的机会,李仰韶将舌尖
深入希娜的口中,李仰韶甚至还能感觉到鲜血残留的气息,将希娜的小舌头不断
挑逗出来,恶狠狠的一咬。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希娜缓过神来,希娜用力的捶打李
仰韶的后背,但是她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反倒给了李仰韶不一样的感觉,李仰韶
松开了口,希娜如获新生的哈着气,李仰韶威胁道:「要是在乱动,就咬断你的
舌头」希娜疼得直流眼泪,说话也磕磕绊绊的:「为…为什么,你可以…动,为
什么流…了什么多血还没…有事」李仰韶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股气息
从希娜的腰肢传来,希娜感受到自己无法沟通魔力,便感到深深的无力感,看着
李仰韶的微笑,流露出悲哀的神色。

           希娜的三日份调教(第一日)

  偏房

  希娜被李仰韶反剪双手压在墙上,大叫:「你混蛋,放开我。」李仰韶凑在
希娜耳边,轻声说道:「你觉得我会放过一个擅自进入我家里的小偷吗,更何况
一个想要我命的小偷呢。」希娜才不管他说了什么,只是拼了命的想要挣脱,还
威胁道:「你放开我,你要是杀了我,我母亲大人不会放过你的,混蛋啊」只可
惜这番威胁并没有让李仰韶放在眼里,反倒是希娜一直挣扎的乱动激怒了李仰韶,
李仰韶抬起右手狠狠的抽在希娜的屁股上,希娜一下子就泄气了,不敢再造次了,
希娜知道威胁不管用后,便苦苦的哀求道:「放过我,求求你,只要你肯放过我,
我可以弥补你的损失,好不好。」李仰韶想了想说道:「可是你想要的是我的命
呢,你觉得拿什么可以弥补我的性命呢」希娜见有的商量便说:「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肯放过我,什么都可以」李仰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真的什么都可以
吗」希娜点了点头,就在希娜以为他会要什么名贵的东西时,却感觉到李仰韶将
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李仰韶丝毫不在意希娜的想法,大力的揉搓着希娜的胸,
希娜一时间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听见李仰韶凑在她的耳边说到:「没想到呀,你
还是个小欲女,里面可都是真空的呢」顺便还用力的捏了捏希娜的胸,希娜大羞
的叫道:「你个混蛋,放开我,你这个无耻下流的混蛋」李仰韶并没有停下手上
的动作,反倒是捏了捏希娜粉红色的蓓蕾说道:「你好像没资格说我呢,里面什
么都没穿还到处乱跑,你好像更下流一点呢」说完便扯碎了希娜的上衣,希娜雪
白的肌肤全部暴露在了外面,希娜惊恐的看着李仰韶:「别这样,求求你」李仰
韶将希娜压在偏房的床上,腿抵在希娜的下身上,希娜被压着动弹不得,希娜哀
求道:「求求你放过我,真的什么都可以给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弄到」单
纯的吸血姬仍然认为自己有谈判的资格,可惜李仰韶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你
怎么会这么天真呢」李仰韶一只手便压着希娜的两个胳膊无法动弹,李仰韶含住
少女粉红色的蓓蕾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像希娜下身摸去。

  希娜面色潮红,想要挣脱杀了他,但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又无可奈何,只能任
由他摆布。

  「不要咬,混蛋,很痛的松开,松开」希娜感受到胸上的疼痛感,便不停的
挣扎。李仰韶的牙齿不停的打磨,让希娜又痒又胀。

  「有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很舒服呢」李仰韶出言调戏道,希娜吐字不清的说:
「求你……别这样……好痛」

  「真的只有痛吗?说谎的孩子可不会有好下场哟」便狠狠的咬了希娜一口,
希娜从小被母亲宠大,最怕疼了。被咬这一下,希娜便再也坚持不住了,大声的
哭了出来。希娜感觉自己身上有种异样的快感,但又不愿意去接受,便不压抑自
己的哭声,企图让面前这个男人产生一丝怜悯。

  李仰韶看着嚎啕大哭的希娜,没有听到希娜的回答便皱了皱眉,再另一个胸
上咬了一口,问道:「真的只有疼吗」希娜看着面前的恶魔,不由得心里发慌,
屈服的说到:「很痒,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说完便感觉下身隐隐的流出一丝热流,
生怕被面前这个恶魔发现,卖力的夹紧双腿,试图掩盖事实,但双腿又被李仰韶
牢牢的顶住,动弹不得。

  羞耻感无助感使她更加的害怕,只见李仰韶抬起了头,不在自己胸上驰骋时,
希娜流露出一丝奇特的神情。

  李仰韶说:「问你几个问题,不乖乖回答的话可有你受的」希娜屈辱的点了
点头。「第一件事,你叫什么、从哪里来」希娜呜咽的说道:「我叫希娜,希家
的二小姐」希娜渴望能从李仰韶眼中看出一丝惊恐的神色,以让她有商量的机会,
可惜李仰韶跟没有听见似的继续问道:「希娜,这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来我
这里呢」李仰韶微笑的看着她。

  希娜总不能说是因为想要他的血而来吧便扯谎道:「我只是路过,看到有这
样豪华的府邸就忍不住进来了,顺便想饱餐一顿」李仰韶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真的是这样吗?」希娜连忙点点头,正想补救点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李仰韶的右手便刺入了她的下身,希娜脸上的红晕又重了一些,还感觉到了一丝
快感,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在问问题的时候,李仰韶要做这些。

  李仰韶似乎看出了希娜的疑惑,便低语道:「说过了呦,说谎的话是没有好
下场的」「不,我没有」希娜想要靠扭动身子来回避这个问题,李仰韶感受着希
娜小穴的蠕动,慢慢用手指挑逗希娜,「真的是实话吗」李仰韶流露出一丝诡异
的笑容,「应该,应该是的吧」希娜被李仰韶的笑容整的心里发慌,别过头去不
直视李仰韶的眼睛,李仰韶在希娜的大腿上掐着拧了一圈,希娜疼的只拍打他的
胳膊。

  「我是为了你的血而来,行了吧,别掐了太疼了」希娜痛的直呼道,「这才
乖嘛」李仰韶揉了揉希娜的胸表示安慰,李仰韶又不断的摩擦着希娜的小穴,希
娜小穴也不停的分泌着温热的液体。

  希娜感觉到了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声音突然拔高「不行,那里不行」再一次
卖力的挣扎起了,虽然希娜的挣扎微不足道,但李仰韶也不能安稳的侵犯希娜,
李仰韶便威胁道「希娜,你要是再乱动,我就把你绑起了」

  「求求你了……别」希娜也不挣扎了,哀求着李仰韶,「你听话一点,我今
天就不要了你」希娜下意识的点点头,心里想着只要熬过这一劫就好了。李仰韶
不断的抚摸着希娜的下身,刺激的希娜身上直痒痒,眼神开始迷离,口吐不清的
说:「什么……什么时候……肯放过我」李仰韶将手指插入希娜的小穴,慢慢抽
动起了,希娜也不敢再挣扎,只寄希望于李仰韶会说话算话,李仰韶抽动的越来
越快,希娜只感觉身体发软,下身流出大量的水,希娜的第一次泄身就交给了一
个,被她认为是食物的人。

  希娜眼神涣散,大口的喘着气,倒在床上,连李仰韶离开了都没有发现,然
后深深的昏了过去。

  偏房深夜

  希娜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希娜还是无法沟通魔力,身上的私密位置又有些
肿胀,希娜回忆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不由的脸色一红,除了没有魔力,李仰韶
没有任何限制希娜的东西。

  「你醒了呢」熟悉的声音传来,希娜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看见李仰韶拿
着一个小血瓶看着希娜「想要吗,小希娜」希娜看见李仰韶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
缩,但又被鲜血吸引,「想要」希娜念叨着,李仰韶看着希娜渴望的眼神,「那
你把床单松开,我就给你怎么样」

  因为这是李仰韶的府邸,希娜的衣服昨天就被李仰韶撕碎了,只能靠单薄的
床单来遮挡娇躯,听到这句话希娜又想起了昨天李仰韶恶魔般的神色,即使很渴
望鲜血,但她更怕李仰韶会再次侵犯她,便偏开了头不去看李仰韶,但却不停的
烟着唾沫,李仰韶看着她这般模样,心中的浴火似乎又被点燃了一般。

  打开血瓶,含了一口鲜血,对着希娜吻了下去,将血嘴对嘴的喂给希娜,希
娜懵逼的看着李仰韶,并没有看懂李仰韶动作的含义,这次李仰韶的吻结束的很
快,便一把扯开希娜手中的床单,希娜的娇躯又一次暴露在了李仰韶的面前,李
仰韶说道:「喝了我的血,就得做到答应的事哦」希娜也反应过来了,悲愤的抗
议道:「你个混蛋,你这是强迫我做的,你…」

  希娜还想骂上几句,但就被李仰韶堵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和无力的
拍打,李仰韶将希娜压在身下,一只手将希娜的两个胳膊压在一起,另一只手便
又在希娜身上驰骋,慢慢的又摸向了希娜的穴口,轻轻的摩擦着。

  希娜只能屈辱的忍受着这一切,今天的她似乎早已知道自己的命运,除了偶
尔发出几声娇喘以外,便没有多说什么,可是看到李仰韶解开了腰带,希娜还是
挣扎道:「你…你说好不要了我的,你说话不算数」

  「不对呢,我说的是昨天不会要了你」释放出硬的难受的肉棒,抬起希娜的
双腿,肉棒抵在花穴上,希娜用力的捶打李仰韶,想要挣脱他的动作,但被李仰
韶抽了一巴掌后就安静下来了。

  「别乱动,放松一下,等会可能会很痛的」硕大的肉棒慢慢的填满希娜的小
穴,小穴不断的被李仰韶开发。

  希娜疼得泪流满面,不停的骂着李仰韶是个混蛋,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闭
着眼睛不再去看李仰韶,希娜呜咽的求饶道「太疼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求求
你,别这样,求求你,求求你了」

  李仰韶看着希娜的样子笑了笑,将腿架在肩膀上,腾出双手,抚摸着希娜的
脸颊,「希娜,睁开眼睛,看着我」希娜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这个认识不到几
天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却是她将永远忘不掉的人。「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也
是你唯一的男人」

  说完后,便大力的插入希娜的小穴,希娜抓着床单的手不由又紧了一些,希
娜抽抽涕涕的哭着,不再反抗也不敢再说话。

  粗大的肉棒刺破了希娜象征纯洁的处女膜,温热的鲜血从交合处流下,希娜
的眉头紧皱,希娜尽量的收缩自己的身体,想要缓解破处的痛苦,希娜似乎想说
一些什么,但每次都是嘴巴微微张开便又立马合上了,希娜缓了好久,才吐出几
个字「疼…好疼…唔……」

  希娜指望着李仰韶能够停下动作,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可正在对她施暴的男
人又怎会放弃这大好春色呢,李仰韶只能安慰道「乖一下,放松下来,不然疼得
只会是你」李仰韶在交合的过程还不忘捏一捏希娜粉红色的蓓蕾,挑逗希娜的欲
望。

  肉棒不断抽插着希娜的小穴,一时间整个偏房只有肉体碰撞的声音,加上淫
靡的气味,希娜也开始慢慢沦陷了,希娜疼痛的呻吟慢慢的变了调,娇喘声替代
了疼痛的呻吟。

  「好奇怪的感觉,慢一点,慢一点」希娜还是承受不住求饶的说到。

  李仰韶却没有一丝怜悯的感觉,下身运动的速度一点没变,反倒还为了堵住
希娜的嘴,用力的吻了下去,希娜只感觉下身不断的被抽插,胸也被不断的揉搓,
嘴巴里更是不断的被挑逗着舌头,希娜只觉得自己现在十分的淫荡。

  希娜多希望自己当初能老实的在屋顶呆着,那样就不用忍受这样的折磨了。
希娜的身体开始传来阵阵快感,让希娜难以逃避现实。

  「希娜,你说,你会怀孕吗」希娜不解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虽然本质上不
是人类,但仍然保留着绝大多少人类的东西,就是怀孕的概率很低罢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李仰韶将希娜抱起来,让希娜不得不环抱着他
的脖子,但这样也让希娜更加的贴近他了,小穴也张开的更大了一些。

  可终究还是有概率会怀孕的,失去了处子之身就已经无法给父母解释了,如
果要是再怀了孕,那么父母会杀了她的,姐姐又该如何对我,希娜想到了这点,
也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思,但又被他这样抱着,动弹不得,情急之下便一口咬在
了李仰韶的肩膀上。

  「乖一点」李仰韶皱了皱眉头,「不,我不要,我不想怀孕,父母会杀了我
的,别这样,拜托了」希娜哀求道。

  李仰韶突然加速,深入希娜的小穴。交合声越来越大声,希娜只感觉自己快
要虚脱了,李仰韶用力的一顶,浓浓的精液射入希娜的子宫里,李仰韶将希娜又
压回了床上,感受着刚才的余温。

  希娜又一次目光涣散,不过就当她要再次昏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剧烈的扭动
身子,试图将精液挤压出来,李仰韶用手压着希娜的小穴口,另一只手抚摸着希
娜的小腹。

  「不能,不能怀孕,我真的会死的」希娜还是不死心的哀求着李仰韶。

  「你放心,不会有人能在我手上夺走你的,你也别想着能跑掉了」,李仰韶
看着希娜呆滞的表情。

  「记好了,我的名字是李仰韶,你以后的主人了,再叫混蛋,可别怪我打你
屁股了」希娜偏过头去,不愿承认现实,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屁股一巴掌,希
娜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叫一声我听听」

  「李仰韶」又是啪的一声「主人,主人」

  「这才乖嘛」李仰韶摸了摸希娜的头「晚上再来找你」说完便走出了偏房,
只留下了希娜坐在床上,摸着小腹发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