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长生不老后传】第二章 上官澹澹的牌友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is1293154338
2021/5月/2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8149

  「老头子?」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张妈被身边的动静弄醒,她眼都没睁,开
口说到:「醒了就去把中午吃饭的碗给洗了。」

  「你洗,我有事。」李老头急匆匆的穿着外套。

  张妈抬手扯住他衣服,:「我洗了一个星期了,说好今天你洗的。」

  「哎呀,我是真的有事,老钱刚刚打电话,三缺一呢。」老李一使劲,甩开
老伴的手,冲出门走了。

  张妈悻悻的走进厨房,作为一个长沙堂客,自然不会干出拦住老倌赶三缺一
牌局这种缺德事,只是嘴上少不了骂骂咧咧:「打个5毛的麻将,急得跟和尚见
尼姑一样,几个死老头有几张票子,赢又没得赢。」

  「我就命苦,找了这个矬把子,服侍吃了还要自己洗。」

  张妈洗了两个碗,就听到一个憨憨的童声:「张奶奶,我肥来啦!」

  她立马变了张笑脸,回头看着窗户外走廊里站着的那个圆滚滚的小朋友:
「咚咚,旅游回来了?想死奶奶了,旅游好玩吗?」

  「好玩,妈妈给我和鸡蛋姐姐买了好多好吃的,我和你说咯,有小笼包,蒸
羊肚,红烧排骨……」

  对你来说好玩和好吃是一个意思么?张妈想:「澹澹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她问起那个据说是小刘亲戚的美丽少女,平时这一对小姑娘总是形影不离。

  张妈听别人说过,那个叫上官澹澹的小姑娘好像脑子有点问题,看起来有十
三四岁了,却也不上学,天天抱着一个热水瓶到处晃,居委会的方主任有一次特
意问她情况,发现她说话含含糊糊,总是说一半就停下给个眼神,好像要别人自
己领悟似的。明明长得跟小仙女一样,真是可惜了。

  「鸡蛋姐姐去打牌了!」周咚咚大声回答。

  这也是上官澹澹的怪异表现之一,小区里人均六七十岁的老年人牌局里混进
一个刘长安这样的大学生就已经奇怪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小姑娘,真不愧是亲戚。

  说起来,自从上官澹澹来了之后,小区的老头子们牌好像打的更勤了,张妈
脑中突然想起刚才老头子急匆匆离开的样子,但没往细想。

  「咚咚,奶奶家有麻花你吃吗?」

  「我要吃!」

  张妈打开门,周咚咚像一枚炮弹一样冲进来。

  「不过你不能吃太多,不然中午吃不下饭你妈妈要怪我了。」

  虽然周咚咚搞不明白吃了麻花为什么会吃不下饭,明明长安哥哥说过周咚咚
有四个肚子,一个吃零食,一个吃饭,一个吃冰淇淋,一个喝饮料,不过只要有
的吃就行,她鼓足力气像是生怕张奶奶不相信自己一样大声回答:「好!」

  老李拖着老寒腿一溜小跑,气喘吁吁地来到顶楼钱老头家,自从半年前开始,
他们几个老头就放弃了一楼秦老头家,转而到这,当时小区里的老老少少们还奇
怪,钱老头的邻居和楼下住户都搬走了,这两层就他一个人,钱老头一个鳏夫,
自己都整天在外面晃悠不回去,现在一群老头放着一楼大好的太阳不晒,缩在房
里打牌,当有人问他们是在搞什么地下工作,他们便回答说是听到了风声说政府
要抓赌,别人笑道,这群老头平均岁数都上了七十,打个五毛的麻将那会有人来
抓,他们陪笑几声,还是照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哪会有不喜欢晒太阳的老头子,这群人聚在钱老头这偏僻
安静的地方,自然是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老李敲了敲门,便听得里面麻将子的声音突然大响,如果不是他把耳朵贴在
门上,肯定听不出被哗哗的麻将声掩盖住的女孩细声细气的呻吟声。

  「谁?」一个破锣声从门里响起。

  「我,老李。」

  脚步声来到门口,紧闭的防盗门被打开,一个头顶毛发稀疏,比老李年纪更
大一点的老头站在门口,他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下半身竟然没有裤子,一
条萎缩起来,被同样花白的阴毛掩盖住大半,还带着水痕的阴茎就这么敞露着,
这房子的主人,钱老头没好气地对老李说:「你来干嘛。」

  老李不跟他客气,伸手拨开老钱,嘴里回道:「你干嘛我就干嘛,你的鸡巴
还没我的大,骚屄就你老钱能肏啊。」

  「小点声,你个老王八蛋不要命了。」老钱赶忙关上门,反手拍了一下这个
老货。

  「谁叫你们都不通知我澹澹回来了的,怎么?想吃独食?幸好我见到了咚咚,
这不一来果然发现你们开干了,说,澹澹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来,刚来。」老钱自觉理亏,解释道:「我也刚刚射了一回。」

  两个老头从玄关走到客厅,不大的空间里,四张藤椅围着个麻将桌,但客厅
里的四个人显然没有在打麻将,麻将桌绿色的绒布上,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仰躺
着,比麻将子还要白皙光滑的肌肤上满是红晕,她个头不高,双腿又长,娇小的
上半身刚好被麻将桌支撑住,只有双腿和头部探出桌沿,一个白发老人双手提着
少女纤细的腿弯,喘着粗气奋力的撞击着少女下身,一根和老人慈眉善目的长相
完全不搭的狰狞阳物在少女粉嫩的蜜穴中进出,带出阵阵白色泡沫。

  或许是少女的私处太过紧致,每次老人阴茎抽拉之时,腔道内的嫩肉都会被
拉出少许。粗鲁的动作带给了少女剧烈的快感,可她只能从鼻子里发出细细的哼
声,因为另外一名老人站在她的脑袋面前,双手捧着少女的脸颊,如同使用一件
飞机杯,一下又一下将自己满是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下体迫近少女娇艳的脸蛋。
少女只好闭紧双眼,以免被老人杂乱的阴毛刺激到眼睛,老人的阴茎虽然不及正
在享用少女蜜穴的同伴那么粗大,但对于只有巴掌大小脸的少女来说,也是一件
难以承受的巨物了,面对这娇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的少女。老人却没有半点怜惜,
下身的每一次挺动,都将阳具深深的插入少女喉咙深处,甚至能从少女天鹅般优
美的脖子上看到龟头顶出的凸起。

  还有一名老人的动作就没这么粗鲁,只是一边拉着少女的右手和一缕如夜空
般黑亮的秀发包裹住自己的下体撸动,一边从侧面俯下身,吮吸舔舐着少女胸前
一对玲珑玉乳上的淡粉色乳头。

  老李赶紧上前,笑呵呵地跟少女打招呼:「我的澹澹小宝贝,你可回来了,
爷爷想死你了,旅游好不好玩啊?」

  少女口中被男人的阴茎占着,自然是不能说话,不过空着的左手却伸了出来,
熟练地拉下老李宽大的短裤,抓住老人已经半硬的阴茎开始套弄,也算是打了招
呼了。

  老李享受地呼了口气,习惯了几乎每天在少女美妙的娇躯上纵欲,这几天可
把他憋坏了,就连看家里的老婆子都顺眼了不少。

  这个和五个老人乱交的少女就是上官澹澹。至于屋子里的这番暴露出去可能
会引起整个社会的轩然大波,弄出一系列《震惊!花季少女竟然惨遭五老人轮奸》
之类新闻的淫乱景象,已经成为上官澹澹的的日常生活。

  自从去年夏天,我们的大汉孝昭太皇太后被逆子刘贺在唤醒,一年的时间过
去,小太后已经完美适应现代生活,平日里带着周咚咚在家附近玩耍,咚咚上学
就在化名刘长安的刘贺房子里看电视或者和小区里的老人们打牌。老人们正是遗
憾于刘长安上大学之后牌桌上就差了个角儿,上官澹澹这样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顶
上来自然是欢迎之至,更重要的是,和刘长安比起来,上官澹澹可谓是真正的人
菜瘾大,虽然老人们不会故意去赢她的钱,不过刘长安每天给小太后那可怜巴巴
10块钱基本也只够她上桌1个小时。输完了就只能坐在一边看着。

  半年前的一天,因为下雨牌局提前结束之后,钱老头收拾完牌桌,见上官澹
澹依依不舍的盯着自己屋子里的麻将,少女淡雅的香气勾起了他沉寂多年的欲火,
他想到那个关于这个小女孩脑子有问题的传闻,忍不住对她提出了陪自己进屋坐
一坐的要求。

  一个小时之后,上官澹澹已经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喜滋滋的看着手里新得
的十块钱牌资,任由钱老头如野兽般嘶吼着将精液射入十几年没有接触过的女性
身体里。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钱老头食髓知味,在牌桌上也忍不住对有了肉体
关系的少女动手动脚,很快就老李,老秦,老孙,老张几个牌友发现,四个老头
在愤怒地谴责了钱老头卑鄙无耻的行径之后,表示要去报警,钱老头只好大出血
拿出40块钱,请四个老头各肏了少女一次,随后几人同流合污,每天借着打牌
的名义在老钱家里和上官澹澹淫乐。

  至于小太后本人,对和老人们乱交这事并不在意,虽然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
但上官澹澹可是西汉的孝昭太皇太后,她八岁就嫁给了昭帝,虽然没有生过孩子,
可早已知道享受男女之乐,后来接受了刘长安的精华,身体开始起了变化,对男
人的精华有了异样的渴求,在当太皇太后的几十年里,最饥渴的时候,一年要召
数千面首进宫,直到宫廷生涯的后期,得到了那具永恒之柜,上官澹澹的身体才
渐渐安定下来,随后她进入永恒之柜沉睡进行生命本质的升华,一直被这个仿佛
能依靠吸食男人精气而青春永驻,而且有着超人力量的太皇太后压制几十年的刘
汉宗室才终于回过气来,敬畏地将永恒之柜用凶凰噬龙的图纹封印,埋入为太皇
太后专门修建的秘密陵寝。

  之后的两千多年,上官澹澹每隔时不时便会用她的宝贝棺棺来到人间,汲取
必要的男性精华,再回到陵寝,这一举动,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无数狐仙妖女的
传说。

  所以不客气的说一句,虽然几个老头经常在射精之后的贤者时间里对自己诱
奸少女的行为羞愧,但是在御男无数,长生不老的太后来,他们几个小子不过是
自己用来打发和周咚咚玩耍之外的无聊时间的面首而已。

  虽然这几个面首,总是不自量力地以爷爷的身份自居,平易近人的太后也不
会像以前一样用威严的目光威慑他们一眼,然后转过头去让老头们自己领悟自己
如何僭越。

  小太后唯一的不满就是,几个面首的退休金有限,一开始给小太后上供的金
额还是十元一次,慢慢就变成了五元,一个月前更是减少到了一元一次,让太后
攒钱再买一辆电动车车的计划延迟了不少,不过本来该是太后给这些取悦自己的
男人俸禄的,碍于逆子刘长安每天只给太后十块钱,所以窘迫的太后只能接受了
面首们的上供,然后在做爱的时候主动使用了深喉肛交毒龙钻之类的性技让老头
们大开眼界,也算是做到了有功必奖的御下之道。

  肏着澹澹小穴的老人突然加快了速度,嘴里嚷着「澹澹,乖乖,心肝儿」之
类肉麻的话,在一阵抖动之后,将年迈的身体中无数新生的精虫释放进太后高贵
幼嫩的子宫。

  滚烫的精液让上官澹澹达到了一个小高潮,连带着少女的喉咙收紧,刺激着
被她口交的老人,让他也射了出来。

  两个老头保持了挺动的姿势好一会儿,直到两条肉虫吐出最后的精华,疲软
地滑落,这才离开少女身边。老李赶紧拿出一块钱,放进赤裸少女身上唯一佩戴
的物件,一个巴掌大的小挎包里,就准备提枪上马,正感受着高潮余韵的澹澹赶
紧抬起脚踩着老李下身推开他道:「等等,我又有钱了,先打牌。」

  于是牌局又开起来,老秦老张老钱三面坐定,年纪最大,刚刚在上官澹澹蜜
穴里射精的老孙坐在沙发上休息,饥渴了几天的老李自然不会等澹澹打完这局,
不过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他坐在椅子上,将少女搂在怀里,爱抚
着娇嫩无比的胴体,上官澹澹伸手分开下身有着形如幼女和周围肤色几无区别的
花瓣,让老李的肉棍轻车熟路地滑入花径,随后就开始搓起了麻将。

  李老头小幅度地挺动下身,尽管使用了这么多次,这个美妙的肉穴依然这样
的紧致,更让他惊奇的是,哪怕放着不动,少女的内壁依然在有节奏的蠕动,吸
吮着闯入的阴茎。老人想起了自己在黄色小报上看过的那些野史艳闻,恐怕传说
那些祸国妖女的名器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轮输赢过去,李老头射了两次,可算了消除了几天积攒下来的欲火,他满
意地将上官澹澹抱起来,放到椅子上,阴茎从肉穴中拔出的一刻,一摊液体流了
他一腿,老李抓起一把少女的及腰长发,在下身随意地擦拭了两把,正要走开,
洗着牌的上官澹澹赶忙一把抓住老汉的阴茎,转头对他说:「你射了两次,还差
一块钱。」

  老李确实有赖账的想法,他退休金存折在堂客手里,每月领零花,最近牌运
又不好,输得多了点,又好几天没有和上官澹澹做爱了,有点小别胜新婚,才进
去没多久就射了一次,不过他看怀里的少女牌打得全神贯注,加上自己老屌一根,
存货倒是不少,刚射玩又硬了,便觉得少女不会发现。

  老钱之前被他吼了一句,正记仇,见状赶忙跟嘴:「老李你也做的出,澹澹
的钱都不想给,你以为这是坐公交车,60岁以上免票是怎么的。」

  坐在左手的老秦也起哄:「就是,老李你就是去人民公园找四五十岁的野鸡
嬲一次也得20块钱吧,我们澹澹……」他趁机伸到小太后胸前把玩着赤裸少女
的一只乳鸽「澹澹心思好,才只收一块钱一次,你好意思不?」

  「老钱你个死要钱,明明每次讨价还价都是你起的头,老秦你也是畜生装什
么好人,玩澹澹的时候你最舍得用力,换个身体不好的婊子怕是早被你插嘴插死
了。」老李想要还嘴,可话没出口就感觉老二一紧,低头看了眼握着自己命根子
的少女,服软道:「放屁,哪个要赖了,我是裤荷包深了坐着摸不钱出来。」于
是又摸出一块钱塞进上官澹澹的包包里。

  太后满意地放了手,李老头松了口气,又有点不甘心,握着老二凑到少女嘴
边,涎着老脸说:「澹澹,爷爷这黏糊糊的不舒服,你给舔一下呗。」

  虽然有点烦,不过向来宽宏大量的太后还是张开嘴将拍打自己脸蛋的阴茎含
了进去,先舔去棒身上的秽物,接着吐出来用手剥出疲软后被包皮裹住的龟头,
粉舌仔细的绕着龟头打转,连冠状沟里都清理到位,最后抬起海绵体,将小脑袋
埋在老人胯下,用舌头将阴囊及周围的淫液刮下吞食干净。

  上一局输了足有5块钱的张老头嘴里嘟嘟囔囔着「晦气」站起身走过来也投
了一块钱,嚷嚷要「肏一肏宝贝澹澹转转运」,两个老头交换了位置,老李接着
打牌,老张接着肏屄,上官澹澹稳如泰山,五个老头又轮番上阵。

  这般过了两个小时,男人们自然是玩的乐不可支,钱老头的花样向来多,投
币之后便让少女反跪在椅子上,上官澹澹从椅背上伸出小脑袋和牌友们吆五喝六,
钱老头就站在她身后对着挺翘的小屁股挺动下身,为了让这一块钱花的物超所值,
他不满足于享受少女嫩屄,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小穴里插个十几下便抽出来再送入
菊花,这般双穴齐用,既能享受不同腔道的滋味,还能缓和快感,澹澹也是渐入
佳境,在老张胡牌之后没有跟平时输钱一样哼哼唧唧一番,爽快了从包包里掏出
3块钱嫖资扔出去,趁老钱从自己后庭抽出阴茎的时候转过身搂住男人脖子,攀
在他身上,晃动腰身熟练地将男人阳物纳入体内,顺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让这
根粗长的肉棍快速在自己体内进出,总是端庄沉静的小脸满是性奋的红晕,抬头
吻住老头子的嘴巴,小巧可爱的香舌主动深入快80岁老人没剩几颗牙齿嘴里纠
缠住粗糙的舌头一边交换着唾液一边从喉咙里发出娇滴滴的哼哼声。

  其余四人俱是看得眼热,经过半年和上官澹澹的「深入交流」,他们深知这
个小姑娘性技高超,自己五个老头别看加起来快400岁了,在做爱这事上还跟毛头
小子没区别,平日里往往五人使尽浑身解数,上官澹澹依然一副淡定的样子,这
般动情的表现可难得一见,可惜几个老头俱是弄了4次以上,只有老李终究还没到
70,精力足一些,弄了两下有点发疼的鸡巴,感觉还能继续了,赶忙上前投了币,
收到了钱,小太后很有服务精神地抬了抬屁股,老李熟练地对准微开的菊门,借
着残余精液的润滑,毫不费力地便捅进了女孩的菊穴深处,尽管已多次造访,但
是情动的少女今天似乎格外敏感,上官澹澹忍不住抬起头来发出一声娇吟,两根
阴茎同时进出着少女下身,带来的快感绝不是11等于2那么简单,慷慨的太后为了
奖励面首的努力服侍,扭动柔韧腰肢,在下身保持被两个男人抽插的姿态不变的
情况下,侧过上身,左手搭在身后男人的肩膀上,转过头嗲声嗲气地说:「好舒
服啊,亲亲,澹澹要亲亲。」

  这般待遇可不是时时都有,老李开心的要死,赶忙含住澹澹粉唇猛吸,老钱
心理嫉妒,于是埋头吸起了少女微微鼓起的胸前嫩肉,下身也加快了速度,好似
要和肏着少女菊花的老李比个高低,结果坚持了几分钟还没等到少女的嘉奖,便
按捺不住射了出来。

  老钱败下阵来,老李便抱着澹澹放在麻将桌上猛干,可没弄几下,便听到砰
砰砰很有礼貌的敲门声和周咚咚小朋友活力十足的大嗓门:「澹澹姐姐开门,咚
咚来看你打麻将了!」

  几个老头并不惊慌,这种事情他们碰到过不是一次两次了,穿上裤子就是,
桌上地上的淫水都不需要抹,毕竟周咚咚小朋友虽然机智勇敢,但是刚上小学的
她怎么会懂?

  只有老李还不甘心,肏着小太后的动作慢了下来却不肯停,还是上官澹澹蹬
了他一脚,老头才拔出阴茎,如果他知道周咚咚是把他家麻花吃完了才过来的话,
也不知道这个吝啬的老头会不会后悔没有多买一点。

  老秦走过去开门,一个圆乎乎的小朋友埋着头双手放在身后像小飞机一样冲
了进来。

  「澹澹姐姐,你赢钱没有啊?」上官澹澹已经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坐在
桌边装模做样地和三个老头搓着麻将。

  「当然赢了,你看!」上官澹澹拉开小钱包,里面都是满满的一元纸币。

  「澹澹姐姐真厉害!」周咚咚也很高兴,鸡蛋姐姐赢钱了就会买吃的给周咚
咚吃。

  「哼哼,」小太后得意地伸出手想摸摸周咚咚的小脑袋,却发现手上还满是
白色精液,于是暗搓搓地把手从桌子底下伸到旁边老孙裤裆里擦干净了,再笑摸
周咚咚孩头。

  周咚咚扒着桌子看了看,突然指着一团精液问道:「李爷爷,桌子上面这些
白色的是什么啊,酸奶么?」她跳了跳,可惜腿太短够不到,只好闻了闻:「好
奇怪的味道。」

  「是酸奶,新口味的,姐姐刚才吃的时候不小心掉的。」上官澹澹若无其事
地伸出手指,捏起精液放到嘴里舔掉:「味道不好吃。」

  既然不好吃那周咚咚就没兴趣了,她又发现上官澹澹穿的白色连衣裙被身上
体液打湿,隐隐约约显露出肉色,甚至胸前两点粉红都能看出来。又说道:「澹
澹姐姐,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连奶奶都能看见了。」

  上官澹澹镇定自若,几个老头倒是冷汗都出来了,老钱赶忙从厨房里拿出几
根冰棍,招呼周咚咚:咚咚,爷爷给你吃冰棍。」

  周咚咚高兴地接过来两根冰棍,分一根给澹澹姐姐,自己剥开冰棍纸舔了一
口,有见钱老头手里还有一根便问:「钱爷爷你不吃么?」

  老头刚在上官澹澹身上射了不下五次,虚的很,自然不会吃冷饮,便把手里
的冰棒递了过去,周咚咚拿着两个冰棍,左一口右一口,吃的不亦乐乎,毕竟这
种吃法在家里妈妈是绝对不准的。

  上官澹澹拉着周咚咚坐在沙发上吃冰棍,几个老头都知道今天的乐子算是结
束了,唯有老李不甘心,他见周咚咚晃悠着小短腿吃着冰棍,他试探着小声喊了
两句,发现小朋友好像对外界毫无反应似的,便大着胆子走到上官澹澹身边,掏
出那根刚从女孩下体拔出来,仍然坚挺的阴茎送到小太后嘴边小声说道:「澹澹,
爷爷刚才给了钱了,可还没有射呢。」

  上官澹澹瞪了他一眼,太后用膳的时候也敢打扰,这几个小毛头真是越来越
恃宠而骄了。

  不过自己只是没有什么力气的弱小还零花钱不多的太后,既然定下了规矩那
么自己也要遵守才行。

  澹澹依依不舍地含了一口冰棒,左手抬起握住李老头的阴茎,转过头就含弄
起来。

  阴茎一进入少女的红唇,老李就舒服地不行,含过冰棍的少女口腔冰冰凉凉,
相比平时口交时更多了一份刺激。

  满是交媾后的石楠花味道的房间里,一个胖乎乎的小朋友一手一只,欢快地
吃着冰棍,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显得童真又可爱,而就在她的旁边,一
身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同样左右开弓,小嘴却是在冰棍和男人的阴茎之间引来送往,
清纯的小脸即使是在给男人喊鸡巴的时候也是那么端庄。

  另外几个老头看着羡慕极了,老钱更是打定主意下次要多买点冰棍放家里。

  差不多和周咚咚吃完冰棍同时,老李捧着小太后尊贵的凤首用力下压,阴茎
与口腔里最后一小段冰棍擦身而过,然后深深的进入少女的咽喉,几乎是在食道
中,射出了一大股浓精。

  周咚咚抬起头,看到上官澹澹嘴角还有白色液体,心想鸡蛋姐姐吃东西还是
没有自己厉害,周咚咚吃冰棍就不会吃到嘴巴边上都是。

  见周咚咚盯着自己嘴角,上官澹澹转了一下舌头,将嘴边的精液舔干净,却
还粘到了一根阴毛,只好伸手把舌头上花白卷曲的毛发拿出来,又去厕所洗了一
下手,嘴巴就不漱了,上官澹澹很喜欢精液的味道。然后牵着天真小朋友的手走
出了这间隐藏了无数淫乱秘密的房子。

  「钱爷爷,李爷爷,秦爷爷,孙爷爷,张爷爷再见!」周咚咚回头挥手和几
个老头告别,期待地问牵着自己手的少女:「澹澹姐姐,我们去买吃的么?」

  「对呀,咚咚想吃什么?」

  「我想吃牛肉炖萝卜,」周咚咚喊到:「上次那个姐姐请我们喝的。」

  「上次啊,」上官澹澹记得,是那个当教授的儿媳妇请自己吃的,那个可是
要四十二块钱呢,小太后有点肉疼,今天面首们一共在自己身上射了28次,加上
打牌赢的4块钱和逆子给的10块,刚刚好只能买一份,自己今天又不能存钱买第二
辆小车车了,不过太后金口玉言,说到就要做到,她牵着周咚咚向街道走去。

  要是能再碰到哪个儿媳妇请自己吃就好了,上官澹澹转念一想,记起了那个
高高壮壮,满脸横肉的店老板偷偷从上方瞄自己衣领里面的样子。

  为了早点买小车车,自己要不要多收几个男宠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