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母亲】(13章) 纯爱 都市玄幻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章鱼哥
2021年7月21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0720

  上菜了兄弟们

             第十三章 道姑墨云

  「手往哪里摸呢?」感受到自己大腿往深处而去的淫手,柳媚娇瞋到,伸手
拍了过去。

  叶北玄正感受着手掌中美妇腿肉的细腻,听到柳媚的话语,大手不禁捏了一
下手掌中的美腿的嫩肉,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别动,我给你传功呢。」

  手中灵力勃发,一股信息通过两人接触的地方传递到柳媚的大脑。

  柳媚只觉脑中一涨,瞬时大量的信息灌入。

  「仔细感受玄女心决的运行路线,你已经有了基础,按照功法中经脉的运行
路线走一遍,就可以将体内的内力转化为灵力。」

  叶北玄淡然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柳媚自觉的闭上双眼,仔细感受着玄女心决
的运转方式,随着运转,柳媚周身灵力跳动,缓慢的没入身体,不断的冲刷着体
内的经脉,在这过程中,原来修炼的内力也在不断的转化成灵力,经脉更是有了
一个质的增长。

  柳媚此时却是心头狂跳,呼吸急促。按照玄女心决的注释来看,修炼到一定
的境界,上天入地,翻江倒海,无所不能。然而,这些她都不看重。狂喜的原因
是因为玄女心决中有一条注释写着修炼之后能永葆青春,这是多少女人所追求的,
然而现在自己却有机会。

  看着面前女人微微颤抖的身体,叶北玄剑眉一皱,沉声道:「静下心来,小
心走火入魔。」

  这女人,估计是看到了修炼之后的神奇之处,尤其是能永葆青春这种能让女
人疯狂的好处。才这般激动。跟自己当初是和其相像。

  玄女心决乃是叶北玄在众多功法中挑选的一部适合女子修炼的功法,尤其玄
女心决跟自己灭道决的切合,修行速度或许可以成倍的增长。

  「仔细感悟一番,等会我叫你。」

  叶北玄看到柳媚已经平静下来,心头不禁给柳媚点赞,她的心境居然跟自己
不相上下,修行中,心境的强大能很大程度减少走火入魔的可能。走火入魔乃是
修行者的大忌,轻则修为尽废,重则小命不保。

  说完,叶北玄也收回美腿上的手,闭目静坐,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虽然感受
到那女人不如自己,但这也是他头一次碰见修者,也不感有一丝的大意。

  派家餐厅。

  一长型餐桌边坐满了派家本系人员,而那独属于派家家主的主座上,却是那
名道袍女子墨仙姑。

  派龙此刻正坐在墨仙姑的左手边,桌子底下的双手不断松握,神色中一副欲
言又止的模样。

  墨仙姑静坐,并没有动桌上的筷子,露出的一双琼眼中带着冷清之意。派家
众人也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餐桌旁,桌上的美食视若无睹,气氛在这一刻有着些许
诡异。

  「派家主,还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无需这般唯唯诺诺。」半天,墨仙姑开
口道。

  派龙却是心里难言,自己十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救下这墨仙姑的丈夫,虽然最
后没有救活,但是这仙姑走的时候也许下自己一个承若,对于墨仙姑的能力,派
龙十年前就已见过,并五怀疑。

  但是现在除了让仙姑救自己的孙子,还想请她出手对付那打伤自己孙儿之人。
这就不是一个要求了。

  沉默片刻,派龙长叹一声道:「墨仙姑,除了刚才老夫所说之事外,还有一
件事想麻烦墨仙姑,就是请仙姑帮我派家出手拿下那伤我孙儿之人,事成之后,
我派家必有重谢。」

  派龙说完,一脸期望的看向墨仙姑。然而。餐桌之上的派丰跟派建华却是一
脸不爽,两人正是派建国的大哥跟二哥。

  「妈的,为了一个败家子,如今用上了家族底蕴,还这般低声下气的祈求人
家」,看到老爸这般维护那派达鑫,两人心中都是愤怒无比。

  由于两人都生的女儿,在派龙这种带着封建思想的老人看来。将来派家肯定
是要交给派达鑫的,就算二人如何不满,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下有任何怨言,只怪
自己老婆不争气,没有生个儿子。

  「派家主,按你刚才所说,你孙子的情况我可以帮他回复到正常人的状态。
但是现在你这要求怕是……,贫道不愿在这世俗中有任何牵扯,如今下山也是为
了却当年的承诺。」墨仙姑淡淡的说道。

  「仙姑……」派龙见墨仙姑拒绝,急忙道。

  不过,话未说完,墨仙姑却是改口道:「如果你能帮我找到百年的凤仙草,
这事情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派龙嘴角狠狠一扯,说话能不能不要说半句。

  「没问题,没问题,墨仙姑的要求老夫一定做到。」虽然不知道这凤仙草是
何物。派龙却是满脸笑容的应承下来。

  「派家主,话可不要说的太满。那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墨仙姑略微
戏谑的说着。

  派龙尴尬一笑。挠了挠满头的银发,不知作何回答。

  「那人是何修为?」墨仙姑继续道。

  派龙听闻急忙道:「墨仙姑,此人应该是宗师修为,想来对仙姑来说不是什
么难事,只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此人的线索,还请仙姑在派家停留几日。」

  「你们只有三日时间。」墨仙姑不容拒绝道。

  「好的……好的,麻烦仙姑了。」派龙似哈巴狗一般的应承着。不敢有一丝
意见。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随之而来一道黑影重重的砸在了餐桌上,美
食更是仙女散花般的四处飞溅。

  「派老爷,不用找了,我亲自上门来了」

  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餐厅的门口出现两个带着黑白无常面具的身影,面具
之下正是叶北玄跟柳媚。

  溅起的美食染了派龙一身,听见两人嚣张的自报来路,不由顿时勃然大怒,
咬牙切齿的说道:「简直嚣张跋扈,正愁找不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今天不让
你们躺着出去,我派家妄为临海四大家族。」

  派龙这般说道,虽然有仙姑在此撑腰,但心里还是有点打鼓,自己虽不是武
道中人,但地位的存在对武道也是一清二楚,宗师的分量在武道不轻。

  墨仙姑露出的眼睛却是有些凝重,宗师境入门自己却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自己对上宗师境是完胜,但是对方来路不明,深浅不知。墨仙姑站在一旁,默不
作声。

  「哼哼,老头你等会就知道是谁躺着出去。小白,你打那个老头,练练手」
叶北玄说着指了指莫老。

  莫老额头青筋一跳,妈的真当老子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一脚踩在凳子上,猛踏餐桌,实木餐桌瞬间起了无数裂纹。莫老右手成爪,
整个身形如同猎鹰一般扑身而去。

  见莫老动手,派家人赶紧往旁边跑去,怕殃及鱼池。

  柳媚只感觉头皮发麻,自己可从来没有打过架。不过看着飞扑而来的莫老,
刻印在脑中的招式让她本能的握拳,对着莫老的鹰爪对轰而去。

  「噗」一声闷响在两个爪拳相交之处响起,柳媚的娇躯向后推了一步,不过
脸上却带着喜色。

  只见莫老如断了线的风筝,刚刚还在半空中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餐桌之上,
面带痛苦之色,右手无力的摆在餐桌之上。

  就在刚刚两人接触的瞬间,一股自己无法匹敌的力量从哪看起来毫无杀伤力
的秀拳中传递而来,疼痛宛如蜈蚣一般顺着经脉爬满的整个右手臂,无形的力量
更是让自己的身体好像撞在了一堵墙上。

  「哎呀,我把他打飞了。」柳媚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北玄,惊喜中娇声说道。

  莫老满脸痛苦的躺在餐桌上,柳媚的声音又似一柄重锤般的砸在他的身上,
眼中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是,怎么可能。」

  柳媚刚才进门之后的气息就让他感到熟悉,现在听见她的声音加上身形,完
美的跟昨晚林洛熙身旁的女子重合在一起。仅仅隔了一夜,此女居然变得如此厉
害。

  「不是,你认错人了。」

  柳媚看了看叶北玄,面具之下吐了吐舌头,自己咋就暴露了呢。

  「下盘不稳,还要勤加练习。把面具取下来吧。」

  叶北玄上前一步,对着柳媚说道。

  柳媚听话的取下面具,看着莫老道:「咋样,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疼,你应该
感谢法治社会救了你,要不然我一拳就打死你。」

  莫老气急,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一旁的派龙看着重伤的莫老,连忙转身对着墨仙姑焦急的说道:「还请墨仙
姑出手拿下此子,您的要求我派家一定做到。」

  墨仙姑却是不有动作,眼神凝重的看着叶北玄道:「你是谁?如此修为为什
么要遮遮掩掩。」

  说着,绣袍中却是暗暗运气术法,戒备着对方,随着术法展开,整个餐厅的
气温也在下降,旁边的派家普通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周围环境气温的变化,却是让叶北玄眼中满是惊讶,果然,这女人是修行者,
而且还会这种低级的术法,没错,在叶北玄看来,这术法就是低级。

  「你又是谁?」

  叶北玄反问道,烈火决同样暗中施展,周身的气温开始暴涨,旁边的柳媚更
是往后退了几步,感觉叶北玄此刻就跟一个火堆似的。

  两人在无形的空气中较量着,冰火的对碰,让周围众人都感到一股压力袭来。

  「叮铃铃……」

  紧张的气氛中,叶北玄包里的电话确是突然响起。

  叶北玄此时只用了两层的功力就跟对面的道袍女打成平手,不禁有一些无语,
原本以为多厉害呢,拿出手机,看到是母亲林洛熙打来的电话。叶北玄犹豫了。

  直到电话响了五六声,叶北玄才接通。

  「妈。」

  墨仙姑看到对面的男子如此看轻自己,两人交手之际还有闲心接听电话,愤
怒的全力运转灵力,暴涨的灵力压向叶北玄。

  顶着叶北玄那好似火海的灵压,墨仙姑闪身手中灵力涌动,一掌拍向了轻视
自己的男人。

  趁你病要你命。

  看着自己马上就要拍在男人身上的手掌墨仙姑眼中有了一丝喜色,然而,事
宜愿为。

  只见面具男右手好似一条蛇一般,一个翻转就抓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墨仙
姑瞬间就感觉的自己灵力消息得无影无踪。更为过分的是,抓着自己的大手向前
一拉,自己的整个娇躯不受控制的被拉到面具男的身前,接着强有力的手臂从右
往左的抱住了自己的娇躯,狠狠的禁锢在了男子的身前。

  愤怒瞬间充斥了墨仙姑的大脑,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眼中不由
绝望,她现在才发现,自己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消散灵力的自己只能像普通人
一样拼命的扭动身躯,想要逃离这可恶的魔爪。

  「你在哪,为什么不回家」

  母亲疲惫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叶北玄不禁感到心疼,更是为下午的事后悔
不已。

  「妈……我」

  「回家,我跟你好好谈一谈。」

  北苑,林洛熙正一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眼中略有空洞,下午的愤怒已经消
失不见,两人的母子关系让她为难不已,事情终究是要解决,儿子从小在单亲家
庭长大,自己又忙着公司的事情,或许对儿子的关爱太少,才会让他产生这种不
伦的爱念。思前想后,林洛熙将所有的责任都归终于自己身上。

  见叶北玄没有回家,林洛熙考虑半天才拨通了电话。

  「好吧,等会就回来」叶北玄沉吟片刻,就答应了。

  此刻他的脑子一片浆糊,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跟母亲的关系,下午的威风也早
已不见。

  挂断电话,怀中女子的挣扎让他回过神来。

  松开墨仙姑,一道束灵术打在了她的身上,叶北玄看着倒在地上的墨仙姑说
道:「为虎作伥,一会在收拾你。」

  听闻面具男的话,墨仙姑的绝望眼眸顿时一片水雾,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在这种任人宰割的情况下,放谁都会情绪失控,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人。

  站在一旁的柳媚却是翻了翻白眼,这道袍女子刚开始她还以为是一个强大的
对手,想不到现在被吓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同为女人的她忍不住同情的说道:「放心吧,他不会把你怎么样!」

  看到心中似神明的墨仙姑如今这般下场,派龙脊梁一寒,浑身颤抖的往后退
去,看到向着自己走来的叶北玄,颤声说道:「你……不要过来。」

  叶北玄边走边缓缓取下面具。来到派龙身前俯视道:「派龙,我就在你面前,
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到叶北玄的面容,派龙瞪大了老眼,不可置信颤颤巍巍的指着叶北玄说道:
「是你!怎么可能?」

  派龙怎么也想不到,此人居然是林洛熙的儿子。

  旁边的莫老眼珠子更是瞪得滚圆,心头狂跳。如此年轻的宗师,不,肯定不
是宗师。

  派龙说完,颓然的摊倒在地,接着无神道:「我派家输了,要杀要剐尊听息
变,只是还请不要连累我派家其他无辜之人。」

  派家众人表情各异,瞬间的打击让他们高高在上的心灵没有反应过来。派丰
派建华两人怨恨的看着派龙跟派建国,给派家带来如此强敌完全是两人一手造成
的。

  「派龙,还有你派建国,你们两人现在有两条路,一是臣服于我,听从我的
命令,我今后让你们当上临海第一大家族,第二条路嘛,我不多说你们也懂。」

  叶北玄双手插兜,淡淡的说道,说到最后一丝杀意弥漫,让人众人心头一寒,
傻子都知道不答应是什么结果。

  「至于派达鑫,我没取他性命已经是天大的宽容。他的病你们也不要想着去
治,这世界上或许除了我,没人可以医好他。」叶北玄继续道。

  「没问题,今后派家以叶宗师唯首是瞻,不敢不从。」

  在性命跟孙子儿子面前,两人都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至于派达鑫的死
活,已然不在重要。

  叶北玄却是有些嗤之以鼻,人世间的冷暖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记住你们说的话,我回联系你们的。」

  叶北玄往外走去,边走边道,来到墨仙姑的身前。看着那泪汪汪的眼眸,叶
北玄不禁感到好笑,这女人好歹也行修炼者,居然被自己吓出了眼泪。

  「至于你嘛,就麻烦跟我走一躺了」说完解开了墨仙姑的束缚。

  「你想干什么。」墨仙姑站起身来,面如土色的吭哧道。

  「我有事情要问你,跟我走一趟,对了,你最好不要想着逃跑,不然,哼哼」
叶北玄风轻云淡的说道。

  墨仙姑听着,却是往后推了一步,默不作声。顿了片刻才道:「你……是什
么修为?」

  叶北玄直接无视了她,带着柳媚往外走去。

  见叶北玄没有搭理自己,不过此人如此年轻就有这么高的修为,也让她好奇
不已。姑轻哼一声之后跟上了两人。

  三人的离开留下一地懵逼的派家人,派龙跟派建国对视一眼,眼中全是无奈
以及眼底的惊恐。叶北玄的强大让他们现在都没回过神。

  「爸,不是我说你,这下好了,派家如今算是拱手送人了。」派丰只敢留下
一句埋怨之语,离开了大厅。

  莫老却是艰难的说道:「老爷,这或许是派家的一个机会。」

  「唉……事到如今,还能作和,都退下吧。」派龙连连叹气,没有搭理莫老
瘫坐在椅子上。门外赶来的派家供奉武者皆是尴尬的离去,其实他们刚才就来了。
只是完全没有动手的勇气,只能站在门外观望。

  「你们要带我去哪?」坐在车上的道袍女子看着叶北玄紧张的问道。

  坐在副驾驶的叶北玄并没有回答,而是回过头看着道袍女子反问道:「你叫
什么名字?」

  「墨云」

  「你跟派家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他们。」叶北玄继续道。

  「十年前我老公被人追杀,是派龙救了他,虽然最后……但我还是承了派家
一个恩情。」回想往事,数十年静心修炼的墨云眼睛也不禁有了悲伤,语气低迷
的说着。

  叶北玄看了看墨云,回过头来不在言语。

  半晌,才继续问道:「你……修炼的功法从何而来?」

  墨云听闻,眼眸中满是疑惑,她不知道同为修炼者为什么会问这么一个奇怪
的问题。

  「当然是从门派中学的」

  「门派?你还有门派。岂不是这个世界修炼的人很多?」

  「并不多,很少很少,我门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而且整个华国也只手可数。
修炼界在数千年前不知道为何出现了断裂,现如今剩下的都是残缺不已的功法。
我修炼二十年,也才堪堪基筑境后期。」墨云愣愣的说道,眼中的疑惑更胜,眼
前这长相帅气,修为高深的男子好像除了会修炼,对一些基本常识都居然一窍不
通。

  「基筑境?你们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墨云隐晦的翻了个大白眼,她现在能确定这人就是个修炼小白,也不知道走
了什么狗屎运能修炼到连自己都看不透的境界。

  「练气境、基筑境、金丹、化神,我所知道的境界就只有这四个,往后应该
还有,不过先辈留下的东西里面却并没有记载。」

  听到这些,叶北玄眯了眯眼,皱着剑眉陷入沉思。自己「平安扣」内的功法
境界全是按照层数划分,根本没有所谓的练气,基筑境什么的,不过从墨云出手
的招式功法看来,两人修炼的却是同一种体系。

  「那墨云你看我是什么境界?」正开着车的柳媚突然插话道,对于自己今天
的战果她很满意,不禁兴致勃勃的提问道。

  「小姐你应该在基筑前期。」墨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神色有些恍惚,这
女子从刚才交手的灵气波动来看,应该是刚修炼没多久,不过在自己的感知中居
然是基筑境,而这青年毫无灵气波动,一出手自己却好似蝼蚁般。一招都走不过,
真是两个变态。

  「O(∩_ ∩)O哈哈~ ,我叫柳媚,他叫叶北玄。」

  一番交谈下来,墨云对两人也有了一丝了解,两人应该不是邪修。心中的紧
张戒备也放了下来,更何况自己也完全不是对手。

  「不知道叶前辈是什么境界?」想到这,墨云壮着胆子对着叶北玄问道。

  「不知道,我们修炼的等级体系并不相同,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一根手
指就能虐你。」叶北玄瞥了瞥墨云,随意的说道。

  柳媚轻笑一声,这臭小子,真是无形中装得一手好逼。

  墨云面巾下的俏脸却是尴尬无比。没有遇见叶北玄之前,自己在世俗界几乎
可以横着走,可是现在,叶北玄却是将自己狠狠的打击了一番。

  「能不能将你的功法给我看一下」

  叶北玄问道,心中却是想确定一件事,修炼等级不同,但都是对灵力的运用,
就是不知道功法是不是同样的用经脉运转。

  「叶前辈,这……」

  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功法可是根本所在。怎可随意让他人观看。虽然叶北
玄比自己修为更高,但是墨云还是有一丝犹豫。

  「放心,你那残缺的功法我没有一丝兴趣,只是想知道我们为何修炼体系不
同。」

  「好吧」墨云凝思片刻说道。

  伸出一根纤长手指,触碰在了叶北玄的肩头,将自己的功法传递了过去。

  哪里是残本,简直是破烂。感知着脑中名为「上清仙凤」的功法,叶北玄撇
了撇嘴,不过这墨云也真是厉害,在目前地球这种对修炼者不友好的大环境下,
能修炼在现在的境界也实属不易。

  就在看着「上清仙凤」的修行方法时,叶北玄并没有注意到胸口的「平安扣」
符文起了一抹亮光,随即消散不见。

  果然,修行方法一致,同样是对灵力转化运用,看着神海中的功法,叶北玄
心中确定了,不过,就在他看完「上清仙凤」残篇末尾正准备收回神念时,那神
海的残篇功法后续修行方法居然开始浮现而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成了一步
完整无缺的功法。功法名字也变成了「凰极凤仙」。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叶北玄懵了片刻。思绪之后也只能归功于平安扣的神奇
之处。

  收回神念,叶北玄眼珠转了转,这墨云实力不错,如果能为自己所用,那就
再好不过了。

  叶北玄刚好最近萌生了要有一股属于自己势力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派
家诚服于自己的原因,而不是直接灭了派家。

  定了定伸,叶北玄回过头看着墨云认真慎重的说道:「墨云,跟我三年,我
叶北玄许你两个月之内到金丹境,在给你我完善之后的「凰极凤仙」功法」,也
就是你的上清仙风升级版。三年之后是去是留,随你自己。」

  墨云此刻脑子嗡嗡作响,面巾之上的眼眸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北玄,
叶北玄话如惊雷般在她现在脑中炸响,尤其是那一句「完善之后的凰极凤仙」。
至于三年之约,也然不在重要。

  「你能完善功法?」墨云喃喃的说道。满眼都是不相信。

  叶北玄不语,直接将凰极凤仙印刻而去。

  柳媚从后视镜看到墨云那惊呆无神的眼眸,笑着道:「墨云,这小子可比你
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柳眉说完瞄了瞄叶北玄,神色中带着羞涩,自己的第一次可是被他给拿走了。

  「怎么样,跟随我三年,你不吃亏。」叶北玄淡笑道。

  「这……我得考虑一下」墨云思绪良久之后才说道。眼神却带着喜色。

  凰极凤仙她大致的看了一下,结果却是让她心头狂跳,现在的凰极凤仙比之
那残缺的功法,提升了不知好几个档次。

  自己自从夫君死后,就一心扑在了修炼之道上,人生中仿佛只有这一件事能
让她提起兴趣,如今有了如此良机,她都忍不住想要当场答应。

  「可以,留一下联系方式,考虑好了在找我。我马上就到家了,你住哪里让
柳姨送你。」叶北玄淡然道,对于拿下这个强有力的帮手,他还是有这个自信。
墨云肯定还会找自己。

  「嗯」

  不一会,就到了北苑小区门口,叶北玄跟墨云却是同时下了车。

  「叶前辈,我就是先走了。」

  墨云只想赶紧走,跟这个目测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叫前辈,实在是让她感觉怪
异无比,其实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现在并不合适。

  叶北玄回到小区门口,就想起了母亲,心情不禁有点紧张压抑,还不知道等
待自己的是什么。随意的拜了拜手,跟柳媚打了声招呼就缕步阑珊的往小区走去。

  就在叶北玄刚进小区门口的时候,他家的门就被身着制服的一男一女敲响。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打开门,林洛熙挽着一头长发,精致的容颜似
出水芙蓉般的柔美。穿着一身保守的粉色睡衣,看着眼前穿着制服的男女,莫名
其妙的被官方找到可不是什么好事,镇定的说道,心里却是有一丝忐忑。

  「你好,林女士,我们是特勤局的,前来找叶北玄了解一些事情。」男子拿
出证件给林洛熙看了看,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两位进来说吧,他现在不在家,不过应该马上就到了。」听见是找
儿子的,林洛熙心玄顿时紧绷,担忧无比,强颜一笑说道。

  「麻烦林女士了」

  「不知道两位找他做什么,我儿子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啊?」看着坐在沙发上
的两人,林洛熙满脸担忧的问道,紧张的纤手更是紧握。

  「抱歉,林女士,此乃机密。恕我不能告知于你。」

  男子官方的回答,林洛熙的心更是跌落谷底。

  「咔嚓」

  门口传来开门声,林洛熙快速无比的起身来到门口玄关出。

  叶北玄一进门,就看到母亲紧张的站在门口,刚准备开口就被母亲打断。

  「你犯了什么事,为什么官方的人会找上你。」林洛熙心急如焚,惶恐不安
的压低着声音问道。

  叶北玄神念开启,已经感知到客厅有人,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是我去派家的
事?应该不会啊。

  「没事妈,我没犯事。看他们怎么说。」叶北玄拍了拍母亲的香肩,安慰道。

  林洛熙紧绷的心弦却并没有放松,看见叶北玄已经往客厅走去,也快步跟了
上去。

  不管儿子犯了什么事,自己倾尽所有也要力保下来。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这么
多年,林洛熙不知道没有儿子的生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她奋斗的唯一目标就只
是希望能给叶北玄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仅此而已。

  叶北玄来到客厅,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跟一名抱着
文件的女子。穿着一看就是官方人员。

  「听说你们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叶北玄来到茶几一边倒水一边淡定
的说着。

  「你好,我叫陈飞,这是周芳羽。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武道的事」

  男子客气的说着,却是看了看一旁林洛熙,意思很明显,是要避开林洛熙在
谈。

  「不用,直接说吧。」叶北玄摇了摇头,自己正不知道怎么跟母亲说修炼的
事,这正好是一个机会。

  林洛熙却是有些疑惑,从陈飞的态度来看,事情应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
不过这武道又是什么东西?

  「妈,你也坐啊。」看到母亲还站在一旁,叶北玄提醒道。

  林洛熙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对于儿子并没有避开自己的做法,心里也是高
兴。

  两人都是选择性的忘记了下午发生的事。

  陈飞跟周芳羽对视一眼,周芳羽却是点了点头。

  这微小的动作叶北玄却是瞬间明白,这周芳羽才是老大。

  「行吧,其实我们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华国龙组成员,是为武道之人专门成
立的一个组织,为了防止武者作乱社会,所有华国武者都必须在龙组登记在册,
接受我们龙组的管辖,而你,我们并没有记录。」两人交流之后,陈飞才缓慢的
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去登记?」

  「是的,上面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你去临海龙组的分部登记。」

  「可以,把地址给我。」听到两人的要求,叶北玄想来也是情理之中,便点
头答应下来。

  陈飞写下地址给到叶北玄之后,起身说道:「还请你尽快去登记,不然我们
还会来找你。」

  接着又笑着对林洛熙道:「林女士,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林洛熙的颜值与身材,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拒接示好。

  林洛熙桃花眼中此时全是问号,双方的交谈她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听到陈
飞的话,也是本能的点了点头。

  「打扰两位了,我们就先走了。」陈飞说道,周芳羽也站起了身。

  「嗯,放心,我会尽快过去。」

  「秦灵在找你,你对她的打击很大。」一直没有说话的周芳羽站起身来后却
是突然看着叶北玄说了一句。

  叶北玄一脑袋的问号,疑惑道:「秦灵是谁?我不认识啊」

  周芳羽没有回答,转身往门口走去。一旁的林洛熙也起身把两人送到门口。

  周芳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并没有在叶北玄心中停留多久。却是想着华国居然
有龙组存在,今天发生的事让他见识增长太多。

  「你们说的什么事,我为什么完全听不懂,什么武者龙组的,给我解释一下。」
把两人送走之后,林洛熙迫不及待的向着叶北玄问道。

  看着旁边满脸好奇宝宝的母亲,叶北玄理了理思绪,向着母亲解释着修炼一
事。

  「也就是说,你会武功,而这个龙组就是管你们的。」林洛熙听着儿子的解
释,半晌才说道,动人的桃花眼还是带着一丝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什么情况自己
肯定清楚,他什么时候学过武功?但是刚刚来的人却又是反驳了这一点。

  「不,并不是武功,我比他们更厉害,我是修仙者,电视中飞天遁地的那种。」
叶北玄看着林洛熙,认真的说道。

  「怎么开始说胡话了,没生病啊!」林洛熙略带呆萌的说着,纤手摸了摸叶
北玄的额头。

  「啊……」

  下一秒,林洛熙就发出一声惊悚的惊叫声。因为她的娇躯已经离沙发一米远,
整个身体保持着坐着的姿势悬浮在空中。

  十秒后,叶北玄放下了空中的林洛熙笑着说道:「怎么样,妈,我没有骗你
吧」

  「你你你……」坐回沙发的林洛熙张着红唇,一对诱人的桃花人瞪得老大,
一脸震惊的看着叶北玄。

  林洛熙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跳动,脑中更是一片空白。她不敢
相信儿子说的居然是真的。

  「你是不是我儿子叶北玄?」半晌,林洛熙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叶北玄
问道。

  「如假包换」叶北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

  得到叶北玄肯定的答复,林洛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简直
是天方夜谭。

  任何时候,换做其他人,恐怕也接受不了这种按常理来说不可能发生的事,
然而事实却真的发生了。

  林洛熙此刻只觉的自己的脑中很乱,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儿子,她沉默了。

  「修炼之后,突破到一定境界,我就会容颜永驻,生命更会成倍的增长,甚
至于长生不死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妈,我想带你一起修炼。我不想看到数年之
后你老去离开我。」叶北玄看到母亲沉默,压抑的想法宣泄而出,猛的抓住林洛
熙的双手,真诚的说道。

  「所以,你就变态的喜欢上了我。」林洛熙平静的抬起头,满脸的冷意。

  听到叶北玄的话,林洛熙心脏忍不住猛颤,心情复杂无比。然而,这种事情
她现在根本接受不了。

  「对,我是喜欢你,世俗的规则并不能约束我们,修炼一途追求的就是本心,
我喜欢你,这就是我的本心。」叶北玄激动的说道。

  「我累了,我去睡觉了。」林洛熙猛的挣开叶北玄的双手,疲惫起身说道,
回过头向着楼梯口走去。

  叶北玄神色黯然的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母亲的态度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他的
胸口。没有下午的怒骂,没有想象中的耳光,却是如一潭寒冰般让人不可靠近。

  回到卧室,林洛熙靠在床头。神色复杂,各种情绪交错其中。她不知道对待
儿子现在该用何种态度。

  楼下的叶北玄却是感觉心中越来越压抑,让他喘不过气。

  「啊……」叶北玄忍不住大吼一声,宣泄着心中的压抑。

  听到楼下的动静,林洛熙忍不住流下一滴清泪。

  对不起儿子,妈妈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