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被偷奸】93(无耻)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同写
2020年3月24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6294
前文链接:thread-10636905-1-1.html

  【我的妹妹被偷奸】92(欲·乱)

  前文叙旧:

  1 :感谢群里的兄弟审核错字,谢谢~

  2 :今天又更新了。

  3 :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我的团队被解散,目前被公司闲置在家里,我呢
曾经是个起点的扑街写手,但是一直想写一本小说,已经在着手写了,已经写了
将近15万字的都市小说,毕竟被闲置,看看写小说能不能赚点外快,妹偷更新也
会的,什么时候有了灵感,就更新一下。

  4 :上一章,我看到一个朋友评论说,开始期待陈紫珊姐弟两人的事,不多
说,安排。

  5 :催更狂魔这个王八蛋,有了你们的支持,没有一天不催更的,我断更了
一个月,这混蛋,催了一个月,一天N 次,然后还给我起名,同公公,我斯巴达
了,今天赶紧更新一下,毕竟我不想练葵花宝典和辟邪剑法的。

  正文内容:

  ……

  ……

  玫瑰园别墅区。

  一辆火红色的宝马,平稳的停在了,一栋别墅庭院内。

  「茜茜,茜茜,醒醒,到家了」齐杰将车子熄火,解开身上上安全带,看着
身边闭着美眸依旧沉睡的睡美人轻声的呼唤道。

  「唔~ 」妹妹轻呜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美眸,茫然的看了一眼车玻璃外的别
墅,这是自己家啊,随即回过神来,看向身边的嘴角到这一丝笑意的齐杰,张张
口想说声谢谢,但是这么也说不出来。

  「走吧,叔叔阿姨应该还没睡」齐杰看着妹妹的口型,知道妹妹脸薄,轻笑
了一声,拉开车门。

  妹妹看着齐杰已经拉开车门,甩甩有些昏沉的小脑袋,清醒了一声思虑,拉
开车门,想着别墅的大门走去。

  「滴~ 」。

  「咔~ 」。

  一声机械式轻响,妹妹收起按在密码锁上白皙的手指,握住门把,推门走了
进去,齐琪也尽随妹妹身后,走了去。

  「茜茜,回来了,这么这么晚才回来」韩梦雪手中拿着手机,听到大门传来
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看到妹妹穿过门口玄关走了进来,开口说道:「我还想给
你打电话呢」。

  「嗯,妈,我累了,我先上楼休息了」妹妹点点头,想着楼上走去。

  「你吃饭了没啊?妈煮碗面给你吃」韩梦雪看着女儿的想着楼梯走去问道。

  「吃过了,妈,晚安」妹妹今天喝了酒,又哭了那么久,实在没有胃口,随
意应付了几句,想着登上楼梯。

  「这孩子」韩梦雪看着妹妹自顾自的想着楼上走去,摇摇头。

  「阿姨」这时齐杰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杰,你怎么来了」韩梦雪听到声音转头看向玄关处,只见齐杰站在玄关
旁,连忙招手道:「别傻站在那啊,过来坐」。

  齐杰点点头,笑着起步走到客厅沙发旁坐下。

  「我接到你妈妈电话,说你醒来了,我和你叔叔这几天在公司忙,本来准备
明天去医院看你的,没想到你都出院啦」韩梦雪双眸满是笑意的看着眼前和自己
儿子从小玩到大的小伙子笑着说道。

  「嗯,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就提前出院了,让叔叔阿姨担心了」齐杰脸带
笑意,接着双眼巡视了一圈问道:「阿姨,叔叔呢?这么没看到叔叔?」。

  「你叔叔在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情」韩梦雪伸手拿过坐上自己刚泡的茶,给齐
杰倒了一杯,接着说道:「小杰,这次茜茜的事情,真的是要谢谢你」。

  「阿姨,您太客气」齐杰双手接过韩梦雪递过来的茶杯,接着说道:「我和
小毅从小玩到大,而且茜茜我也非常喜欢,这么说就生分了」。

  齐杰没有像平常人那样说,茜茜也等于是我妹妹,而是说我也非常喜欢,着
相当于变相的告诉韩梦雪他很喜欢妹妹,而坐在齐杰的前的韩梦雪,似乎没有听
出这个意思,满眼笑意的看着眼前几乎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伙子。

  ……

                XX小区

  枯黄的灯光照在略微昏暗的楼梯通道外。

  一个浑身穿着略显破旧,面容有些憔悴的鬼祟身影,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
确定没有行人,快速的向着,通道内跑去。

  这个鬼祟身影似乎对于这座小区十分的熟悉,生怕被人瞧见,也不坐电梯,
在通道内兜兜转转了几圈,走到一处楼梯口,便快速的上了楼梯。

  不一会,便上到了六楼,站在一扇满是斑驳锈迹的铁门前,看着眼前与自己
离开时没事丝毫变化的铁门,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放在门上,却没有敲下去。

  「妈的,老子双手都要没了,不就是让这娘们陪老板几天,给老子抵债,老
子的老婆,老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鬼祟身影恶狠狠的说了自语了一句,用力的
敲了几下房门。

  房屋内。

  一个身姿绰约的丰韵美妇人,刚洗漱完,晶莹雪白的肌肤上,散发着淡淡的
雾气,身穿着一件丝质的睡裙,坐在一台简陋的梳妆台前,白皙的纤手拿着一台
吹风机,一手轻抚着乌黑的秀发,吹动着,丝质的睡裙,随着吹风机的摆动,轻
轻的飘荡着,将丰韵的身姿勾勒出迷人的轮廓,少了少女的青涩,却有成熟的韵
味,犹如熟透了的水蜜桃,甘甜多汁。

  「笃笃笃」一连串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这么晚了」美妇人微皱秀眉的低语一声,自己男人好赌,五年前欠
下赌债离家出走,应了那句古话,寡妇门前是非多,虽然自己不是寡妇,但是当
初那些个地痞流氓,得知自己男人没在家,也经常来骚扰自己,给自己生活上造
成许多的不堪,后来多亏了住自己对门的一个警局女警员,才让自己过上安稳的
日子,但是女警员前段时间结婚了和她老公搬离了这里,不会那些地痞流氓又起
了心思。

  美妇人坐在梳妆台前,没有起身,只是关掉了手上的吹风机,放置一旁,皱
着秀眉心想,这大晚上的,不管是谁不理会,一会自然会离开。

  主卧旁的女儿房内。

  一个明眸皓齿的小美女,身上覆盖着一席羽绒丝被,一只蓝色的叮当猫,印
在被单上,被隆起一个滑稽的笑脸。

  「别动,不然你就回去」秀发披散在印在静安卡通人物的小美女,感受到一
只滚烫的手掌缓缓的撑开被子轻轻的挑起自己丝质的睡裙,透过被子嗡嗡的说道。

  那手掌的主人,微微的缩了一下手,紧接着没有在向前,直接放在了洁白如
玉的肌肤上,有些无赖的说道:「姐,我只是想抱着你睡哦,不会乱来的」而说
话间,另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胯下压了压早已坚硬的肉棒,

  「我信你个鬼」小美女说着伸手将不断灼烫着自己娇躯的手掌丢开,接着说
道:「你硬赖在我床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要么赶紧睡觉,要么滚回去」。

  「姐,你可冤枉人了,现在天气冷了,我怕你冷了过来给你暖被窝,你看看
你在洗澡的我时候我就来了,你洗完被窝都暖和了,多舒服啊」那人又向着小美
女凑近了几分,呼吸着身边散发出淡淡的体香与沐浴露的味道说道。

  「睡觉,别吵」小美女对他的想法,自然知道,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他就
不敢再强迫自己,也懒得多说,拉起被子盖住脑袋,嗡嗡的说了一声。

  「好好好,睡觉睡觉」那人也不多说,挪动身体,一把搂住身边的小美女,
将其抱在怀中,然后闭上眼,说了一声:「姐,我睡觉了,别吵我,我怕你冷到
才抱着你的」说完就打起了假呼噜。

  「你,哼~ 」小美女自知他的其他,但是夜也深了,困意上来,只是抬起双
手,环抱在自己的酥胸前,闷哼一声,也没说话。

  「笃笃笃」一连串敲门声,响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少年少女,仿佛受到惊吓了一般,黑暗中睁开双眼,就连呼吸也
缓慢了几分,竖起耳朵倾听这传来的敲门声。

  「姐,好像是大门的敲门声」少年轻声的说道。

  「你快起来出去,一会妈去开门,发现你没在就完蛋了」少女也回过神来,
伸手拉开搂抱着自己的那双手,推着少年说道。

  「我先出去了」少年也担心他们的事情被母亲发现,连忙翻滚下床铺,赤着
双脚,轻轻地踩在地板上,猫着身体贴在门口聆听了一会,轻轻的打开门,闪了
去除。

  少女看到弟弟出去了,松了一口气,自己和弟弟的事情要是被母亲发现,真
不知道怎么办。伸手捋平邹起的被子,疑惑的想到,这么晚了,谁来敲门,不会
有是,以前那些缠着妈妈的地痞流氓吧。

  ……

  在主卧内的美妇人,丝毫不知道,女儿房内,自己的儿女两人刚刚躺在一张
床上,听着门外传来不断的敲门声,皱着秀眉,思索了一会,站起身,想着门口
走去,自己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如果是那些地痞流氓,也没那容易得逞,自己
趁机就报警。

  想着美妇人转身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在拨号界面输入了报警电话,握着手
机,走到门口,打开卧室的门,想着屋门去。

  ……

  「烂赌鬼,你他妈的敢在老子的赌场里赖账,行,你很强,今天老子剁了你
的双手」一个赌场的老板,看着眼前这个赖账的赌鬼说道。

  「别,别,大哥,大哥,我,我错了,我在也不敢,我还钱,我还钱」烂赌
鬼被赌场的小弟压着,看着老板抽出办公桌内的刀,不断的求饶道。

  「行,一共一百五十万,还完钱,你还是大爷」赌场老板摸着手中的刀说道。

  「大哥,我,我一共就借了二十万,哪来的一百五十万,你,你是不是搞错
了」烂赌鬼听到老板的话,不由的傻眼。

  「少废话,你他妈的,在老子赌场里,吃喝嫖赌,女人玩了多少个,开房都
是高级炮房,吃的澳洲龙虾,喝的是法国红酒,这些都不要钱?」老板拿着手上
的刀,一边拍着烂赌鬼的脸,一边说道:「还要借钱不要利息?今天其他没有,
要么还钱,你还是大爷,要么留些双手,让你家人来还钱」。

  烂赌鬼不由的傻眼了,相当于钟点房的房间叫高级炮房?麻辣小龙虾叫澳洲
龙虾,还有那些女人,他妈的要不是没脸回去,老子想泄泻火,老子的老婆可不
比明星差,老子还不用钱随便睡。

  烂赌鬼争辩了几句,换来的却是一顿暴打,当赌场老板让人压着他的双手,
提刀就要剁下时,烂赌鬼突然想到了什么,仿佛抓到一颗救命稻草,连忙和赌场
的老板说,自己的老婆美若天仙,另外自己还有一个,从小就有美人胚子的女儿,
为了自己的双手和生命,烂赌鬼非常无耻的出卖了自己的家人。

  「谁啊?」。

  一声清魅的声音,从屋内响起,打断了烂赌鬼的思绪,刚想张口说话的烂赌
鬼,自己如果开口,那娘们不一定会开门,想了想,烂赌鬼变着嗓音说道:「陈
女士,我是小区物业管理,楼下反应你们太过吵闹,我们来看一下」。

  说完这话,烂赌鬼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当初自己赌钱欠债这娘们,居然背着
自己,跑去将儿子女儿改成她的姓,妈的。

  屋内的美妇人,听到外面说是物业的话,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自己家一向
很安静,这么会有吵闹声,但是出于信任,还是看打开了房门。

  「咔~ 」。

  房门一丝缝隙,烂赌鬼不等美妇人看向自己,伸手抵在门上,用力的一推。

  「啊~ 」正在打开一丝门缝的美妇人刚想抬起头看向门外,大门就被用力的
推开,自己也被一股推力,推到了地上。

  「是你」美妇人抬起头看到站在房门处,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不由的
惊呼了一声。

  「走!」烂赌鬼上前就拉住美妇人的玉手,想着门外拽去。

  「放手,救命啊,救命」美妇人被烂赌鬼拽着玉手向着门外拖去,大惊失色,
不断的挣扎着,喊叫着。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

  美妇人洁白如玉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赤红的手印。

  「别他妈叫,老子的命就靠你来保住了」烂赌鬼扇完,一边拽着美妇人向门
外走去,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冲了过来,一个飞踹,踹在了烂赌鬼的身上,将烂赌鬼
踹开,紧接着蹲下身,扶起美妇人:「妈」。

  这时女儿房房门也打开,身着一身睡裙的的小美女,看到母亲倒在地上,连
忙上前和弟弟一起扶起美妇人:「妈,你没事吧」。

  「爸」小美女扶起母亲,转头看向那个捂着肚子犹如虾米在地上卷缩成一团
的烂赌鬼,不由的惊呼道。

  少年听到小美女话,原本满是怒火的眼中,更是闪过恨意,松开扶着的母亲,
向着卷缩在地上的烂赌鬼扑去。

  「小畜生,我是你爹,你敢打我」烂赌鬼被少年踹了几脚,强忍着疼痛,用
力的推开少年。

  少年也不说话,看着烂赌鬼站起身来,又扑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

  「浩浩,爸,快住手啊」少女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眼泪不由的从眼眶流
了袭来哭喊道。

  「浩浩」美妇人看着儿子和那个男人打在一起,也开口叫道。

  「姐,别叫他爸,他不配」少年毕竟力气小,扭打处于下风,听到姐姐的话,
开口恨声说道。

  烂赌鬼趁机一把抓住少年的头发,丝毫不顾及这是自己儿子,眼神凶狠的向
着墙上撞去。

  「李天,你放开我儿子」美妇人看到自己儿子,被烂赌鬼抓着脑袋,想着墙
上撞,连忙上前,丝毫没有平时的端庄美妇形象,对着烂赌鬼又抓又踢。

  少女见状也上前,用力的拉扯着烂赌鬼手臂,眼泪不断的留下来。

  烂赌鬼被女儿和美妇人,拉扯的分了心神,尤其是美妇人,女人发起狠来,
丝毫不比男人差,不一会,脸上,脖子上,手上,都是美妇人留下抓痕,鲜血淋
漓的,一时没注意,被儿子挣脱,随即肚子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倒退砸在了一
旁的柜子上。

  被撞了几下墙壁,少年的脑袋上一缕血丝缓缓滑落,疼痛加上脑袋眩晕,让
他更加的发狠了起来,大吼一声,用气的扭过身体,挣开了烂赌鬼的控制,抬脚
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浩浩,浩浩,你没事吧」美妇人看到烂赌鬼被踹倒,没有理会,连忙上前,
搂住自己的儿子,看着脑袋上,不断渗出的血,哭腔的问道。

  「浩浩」少女也上前,用手捂着自己弟弟的脑袋上的伤口的哭泣着。

  「妈,姐没事」少年脑袋有些晕乎,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这几人就是陈紫珊的一家,陈紫珊的父亲,烂赌鬼李天,陈紫珊的母亲陈冰
心,还有弟弟陈浩。

  「妈报警吧」陈浩看着被砸烂的柜子处,一道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说道。

  「报警」李天捂着肚子,恨声说道:「这房子还是老子的,老子回家,难道
不能回的?儿子打爹,我看警察怎么说」。

  陈浩毕竟年龄不大,对此也不知道怎么出来,怒道「你给我滚,你敢在动我
妈,我和你玩命」。

  「我和你妈还没离婚,我们还是夫妻,我怎么动不了了」李天丝毫没有在意
陈浩,看向美妇人和陈紫珊,发现美妇人几年不见越发的风韵起来,而自己的女
儿也出落的娇俏动人,到时候当赌场的老板,不当把债给消了,还要在拿一百万
来,烂赌鬼相信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有这个资本。

  「妈」陈浩转头看向美妇人,眼神询问道。

  美妇人蓦然的点点头,当初想要离婚,却没有离成,这个男人死活不肯同意,
之后便消失了,自己也慢慢的淡忘了。

  「我告诉你们,老子欠了赌债,老子把你和你全部抵押给人家了,要么今天
跟老子走,要么给钱,不让到时候他们上门要人,就没老子这么好使了」烂赌鬼
指了指美妇人和陈紫珊说道。

  「你混蛋」美妇人看着眼前这个人男人,不当欠了赌债了还把自己和女儿抵
押了出去,咬着牙骂道。

  「爸你……」陈紫珊看着眼前的父亲,听到他说把自己和妈妈都抵押给赌场,
彻底的对他失望和绝望了,流着眼泪,哭泣着。

  「你他妈的还是人吗,凭什么将我妈我姐抵押出去」陈浩闻言,更加愤怒,
想冲上前,却被美妇人和少女死死的抱着,怒骂道。

  「就凭我是她男人,她老爹」李天丝毫没有羞愧的看着美妇人说道:「陈冰
心你以前都被老子操了多少回了,现在老子没时间操你,这几年是不是找了野男
人操你,反正都是给人操的,你出去给别人操几下,就有钱了,老子不当可以还
了赌债还能得到一笔钱」接着看向陈紫珊说道:「还要你,放在以后都要给男人
操的,老爹把你生出来,现在老爹有难,你提前先给人操怎么了,报答一下老爹
的生育之恩,知道吗」。

  「你无耻」美妇人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不可救药的男人,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嫁给了他。

  「我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说」陈紫珊看着眼前的男人,流着眼泪说道。

  「滚」陈浩仿佛被激怒了一般,用力挣脱开,美妇人和陈紫珊的手,转身拿
起饭桌上的一把刀,向着李天劈去吼道。

  李天看到儿子血红着双眼,拿着刀向着自己劈来,连忙闪开,看着追来儿子,
闪身跑到门外,恶狠狠的说道:「行,你们等着,到时候赌场的人来,希望你们
别后悔」说完一溜烟向着楼梯下跑去。

  陈浩追出门外,看着即将消失的背影,将手中的刀用力的甩了过去,可惜差
之毫厘,也万幸没有命中,不然陈浩的人生,将会是另一种样子。

  「浩浩,浩浩」美妇人看到陈浩还想继续追下去,连忙搂住儿子,他怕一时
冲动,到时候真弄出人命,毁了自己一生。

  陈紫珊也上前拉住弟弟,生怕弟弟追了下去。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