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7)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乱伦轶事】(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第七章

  我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父亲卖力的按摩,一边听着父亲的倾诉,心里却有
一股暖流弥漫开来,家人之间,尤其是与父亲之间,朝夕相处,父亲所说的事情
都是我亲自经历过来的,我没想到的却是在我那认为那些正常的、理所应当的事
情竟能挑起父亲的欲望,而且父亲这心思竟然一年前就动了。

  我原先一直认为父亲那次是喝了酒,欲望攻心,才上了我的床,谁知道父亲
哪里竟然有一年的时间对我观察和幻想,我一时间有点心乱如麻,想想这一年多
的时间我竟然毫无所觉,便是养伤时有些不合适的也没往这方面想,哪里又能知
道父亲惦记我那么长的时间……

  但父亲的话又让我觉得有些温暖,父亲似乎说的有些累了,这些话在我想来
让父亲这么说出来肯定付出了很大的勇气,尤其是在家里对我话很少的父亲。

  我感到父亲的双手离开了我的双腿,不得不说,父亲所说的按摩不管专不专
业,我的双腿是真的舒服了不少,一时间双腿筋骨酸软,但舒服异常。

  父亲的双手抚上了我的胸膛,开始解开我的衣扣,他的动作是一直那么轻柔,
在我印象中除了他做爱快射精时一直便是如此,从来不会弄疼我。片刻间我的睡
衣上的扣子便都被解开来,我里面也没有穿胸罩,双乳登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不知是不是被父亲按摩的太过舒服,还是一想着父亲琢磨了我那么长的时间,
我整个身子浑然发起热来,接着父亲的右手便握住了我的左乳,乳头被他夹在两
根手指之间,他揉捏我乳房的手力度不大,但他夹住我乳头的两根手指却发着力,
我的乳头被夹得瞬间便硬了起来。

  我紧紧闭着嘴,不想发出声音来,但下面两条腿却夹紧了,因为我感觉下面
又有些湿了,接着父亲的嘴便含住了我的右乳,我鼻子轻声「嗯」了一声,整个
胸膛往上拱了起来。

  父亲的舌头几位灵活,不停的拨弄着我的乳头,忽然间他用牙齿轻轻的一咬,
我直接轻声「啊」了一声叫了出来,我体内的欲火不知道怎么得汹涌起来,白抓
挠心的相仿,下面早已变得泥泞起来,两腿慢慢的夹紧摩挲起来。

  我的两只手紧紧握着,忽然觉到父亲的左手摸上了我的脸,我闭着眼睛,感
受着父亲手心的热度,嘴里轻声的呻吟着,不时随着父亲轻咬我的乳头叫出声来,
父亲的手拂过我的脸蛋,摸上我的额头,往下掠过我的鼻子,最后落到我的嘴唇
上。

  父亲的中指、食指和无名指来回了抚摸我的嘴唇,就在这时,父亲揉捏我乳
房的右手这时松开了我的乳房,顺着我的小腹往下滑去,从我的睡裤下面抚上了
我的阴唇,此时我下面早已经湿透了,父亲的中指在我的两片阴唇中间来回摩擦
几下,便轻车熟路的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张嘴「啊!」了一声,父亲原本抚摸我嘴唇的中指趁着我张嘴的时候竟然
直接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舌头触到了他的手指,我下意识的合上嘴,变成了把
他的中指含在了嘴里,父亲的手指很温柔,在我的嘴里并没有来回搅动,而是轻
微轻微的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我感到了意思咸咸的味道,想张开嘴让它出去,但父亲下面的手指开始动了
起来,每次都把中指全根没入,我的双腿又不由自主的屈起来,下面的水似乎比
往常出的都要厉害,此刻,父亲的左手中指在我的嘴里,右手中指在我的阴道中,
嘴里喊着我的乳头,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的身子都似乎要烧起来,此刻我必是满
面赤红,鼻子里「嗯!嗯」的呻吟着,不知何时已伸出左手抚摸上了父亲的头,
还不是的往下按着,想让他吸住我的乳房。

  父亲又把无名指也插入了进去,我的阴道壁能明显的感受到父亲变换了力道,
两根手指速度便慢慢的加快,我的下面快感越来越强,鼻子里的呻吟越来越大,
尤其是下面似乎出了不少水,被父亲来回抽插带着饮水的「啪啪」声,我不由自
主的含住了父亲的中指,这次不时的开始裹吸,并用自己的舌头舔舐,忽然下面
一阵痉挛,我张嘴「啊」的一声,两腿猛地夹住父亲的手,阴道不停地收缩,也
不知出了多少水。

  父亲把我口中的手指拿出来,起身看着我浑身抽搐着,我此时双眼迷离,看
着天花板一时间思绪都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父亲的手指技术很好,但技术越好,高潮之后身体就越觉得空虚,我这会正
有些心里痒痒,就觉得自己的双腿被父亲扛到了肩上,我睁开眼睛看着父亲,此
刻天色已经黑了,那隐隐约约能够瞧清楚父亲的模样,只是看不清父亲的面貌。

  我能看到我笔直的双腿被父亲扛在了肩上,父亲低着头,我阴唇刚感到他的
肉棒,便「嗯」了一声,父亲的肉棒很硬,似乎是心理作用,还觉得很大,那种
充实感和饱满感让我一时间舒服的到天上了。

  父亲双手扣住我的大腿,慢慢的抽送起来,我黑暗中看着父亲的身躯,阴道
已经适应了父亲的肉棒,开始适应这父亲的节奏不停的吞吐起来,父亲的呼吸声
慢慢厚重起来,我此刻也没了原来的矜持。

  「啊!啊!嗯!嗯,嗯……哼,啊!……」

  我呻吟着,享受着,在这黑暗之中我看着我白嫩的双腿被父亲扛在肩上,我
的乳房随着父亲的冲击而晃动着,我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一会抓着床单,
一会捂住嘴巴,一会又在两边乱动,而父亲的抽插极有规律,后来才知道那是叫
做「九浅一深」,我的心中燃着一团火焰,如果不释放出来,我感觉自己要被这
团火少的神志不清,要把我的神魂都少的干干净净。

  我的呻吟声似乎越来越大,父亲忽然开始往下面压我的双腿,父亲的身子也
往我倾斜过来,他的手放开了我的大腿,伸手撑在床上,我的双腿被父亲都快压
到身子上了,这么一来我的一小半屁股便被带的离开了床,我的整个阴部自然也
尽力的被抬了起来,这一下父亲的阴茎便变成了自上而下的抽插,这么一来插的
更深了,似乎好几下都顶到了我的子宫。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做爱,我的脸上方就是父亲的脸,我直愣着双腿,看着上
方父亲的脸庞,这一次我没有闭眼,我在黑暗中都能看到父亲的眼睛,充满了欲
望和激情,我心里一时间又被刺激的不轻,乱伦的魅力和刺激在这会显露无疑。

  父亲的动作大了起来,他双手撑着床,下体大起大落,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
那「啪啪」的冲击声让我更是激动,而阴道的充实感,被父亲肉棒的来回抽插,
我都能感到我的小阴唇都随着父亲的肉棒被带出去,又会下意识的收缩回去,顺
带着裹吸着父亲的肉棒,父亲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最后都赶上我的呻吟声了。

  父亲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要高潮了,我大张着嘴,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被
父亲压着动弹不了,但我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但我根本感受不到,
「呜……」一声呜咽声从我的嗓子眼里喷出来,我感觉那比哭声好听不了多少,
整个身子抽搐着,脑中一片茫然,自己感觉飘了起来,便是父亲什么时候趴在了
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

  我躺在床上,浑身瘫软,父亲的喘息声就在耳边,我感受着父亲的沉重的身
子,身上全是汗水,滑腻腻的,父亲喘匀了气便起身把套子收拾起来,但这次却
没出去,而是躺倒了我的身边,伸手抚摸起我来。

  父亲的抚摸是我这38年来所接触的男人中最能让我舒服的,或许是因为那
是父亲的手掌,让我能够即有一种父爱天性在里面,又有那种突破禁忌的刺激愉
悦在里面,这会儿便是如此,在刚才的余韵当中我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过来,父
亲的大手的抚摸就让我更是舒服异常。

  父亲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小惠,你真美!」

  我耳边觉得痒痒,但没勇气去面对父亲,刚才自己表现的也许有点过于淫荡
了,有点害羞,我鼻子「嗯」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父亲躺着。

  父亲却紧着贴了上来,我背部能感到父亲温暖的胸膛和他微微凸起的小腹,
说实话,比起父亲在前面揉捏我乳房的手,他温暖的胸膛更让我觉得舒适。父亲
枕在我的脑后,他的鼻息我都能感受到,

  父亲嗅着我的头发,轻柔的揉着我的乳房,低声道:「还在怪爸爸?」

  我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身体是无比的满足,听着父亲的话,知道这句
话得回答,便把头埋在枕头里轻声道:「没。」

  父亲在我肩膀上亲了一下,说道:「还记得你那次在浴室里摔倒嘛?」

  我想起当时光着身子坐在浴室里的情形,更是有些抬不起头来,模糊回道:
「嗯。」

  父亲伸出左手从我的脖子下面伸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轻声道:「我可不是
说当时看了你的身子,是你当时哭的让我心疼,爸爸当时可是真的没动歪心思,
只是当时觉得你受的苦太多了,以前我偷看你的身材是有点心思,但从那次之后
我才是真的觉得心疼你。」

  我自小就不怎么爱哭,这会想起当时在浴室里哭的那个悲切,又觉得有些心
酸起来,这时候父亲又说起来:「爸爸从小关心你是少,这一点爸爸给你道歉,
但那次真让爸爸觉得你坚强又脆弱,你能照顾一大家子,就是这一点让我那时候
有点天经地义的依赖你,就是那次你一哭我才觉得你毕竟是我的女儿,一个还没
结婚的大姑娘,当时爸爸心中那个悔啊!我就后悔那几年对你太不关心了,让你
受了不少累。那段时间我看着你在病床上难受心里就更加难受。」

  说到这里,父亲的右手已经从我的乳房上拿了下去,放到了我的小腹上,两
人就这么紧紧贴着,我听着父亲的话就又有了当时的那种委屈感,在人前我从来
不会表现出来,但今天听着父亲说出来我就有些觉得心里温暖。

  正在颇有些感动的时候,就听到父亲又说道:「不过后来你搬回家养伤,我
脑子里就老实出现你在浴室里的样子,小惠,你不知道你的身子有多美,这一点
你特像你的母亲,后来给你换衣服,洗头,抱着你上下楼,我知道当时你也觉察
出了一些问题,但我当时真的对你的身体如同上瘾一般迷恋。」

  我好不容易感触的一丝感动被这几句话又给浇灭了,我登时一用力,转过身
子来,黑暗中迎面对着父亲的喘息,嗔道:「当时我就知道不对劲,原来你真的
早就打上了主意。」

  父亲并没有动,黑暗中隐约能看清父亲似乎在笑,忽然间我的鼻子被刮了一
下,然后那手又放到我的腰上,开口说道:「你也别急,我当时对你的身子迷恋,
可是真的没有打什么主意,毕竟爸爸最过分也就是在梦里想想而已。那次醒过来
看着跟你躺在床上,当时我还以为是做梦,当时发现是真的时我可是快吓出心脏
病来。」

  我早已经适应了黑暗中的光线,能看到父亲眼中有一丝调笑,伸手锤了父亲
胸口一下,父亲「嗤」的笑了一声,用力把我往他的怀里搂了一下,我都能感觉
我的乳房已经顶到了他的胸膛,父亲说道:「别生气!我当时真的是害怕,一来
没想到,那晚上我是喝多了,当时我就知道你醒了,因为你喘息声不对,不过我
还是怕你尴尬,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幸好你也没怎么表现出异样,要不然我
脸上可挂不住。」

  我「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我可没觉得你脸皮那么薄,要不让你能又上
我的床?」

  父亲立马说道:「我以二十多年的教师职业保证,那次可真不能怪我,你那
晚被炸雷警醒,叫的声音太大了,我就是被你吵醒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急
的跑过来,才知道你是被雷惊着了。」

  「不过那晚上闪电太亮,我进来时你上半身的被子被你给掀开了,你是不知
道你的身材,凹凸有致,也就是我,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早就鼻血肆流了。」

  我这时想起当初流鼻血的小启,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乐,父亲似乎没想
到我笑出来,又把我往他的怀里搂了搂,我的乳房都被挤扁了,父亲才说道:
「我本来是想给你盖上毯子就走的,但当时我是真的有些着了魔了,你也知道爸
爸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那天真的有些受不了了,一时冲动才发生了后面的事,
当时我可是想了,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就没那个想法了。」

  我一听又不太像话了,合着还成了我的不是,刚要挣扎一番,父亲竟然抬起
右腿把我给锁住了,任凭我想挣扎,又在我耳边道:「不过那晚爸爸是真的失算
了,没带避孕套,你高潮后爸爸都快憋疯了,但怕让你怀孕,我这才憋着回了屋
子,真的,差点憋出病来。」

  听了父亲这话,我又软了下来,低头埋在他的胸口,父亲的下巴放在我的头
顶,紧紧地抱着我,继续说道:「第二天爸爸是真的动了心思,一整天想着说什
么也要晚上肏了你,那一晚爸爸是清醒的,也是考虑好了的,你就算埋怨爸爸,
爸也认了。」

  我闻着父亲身上的味道,也不知什么气味,但还不错,听着父亲说的粗鲁,
但心里却有些悸动,便闷声道:「没。」

  爸爸吻着我的头发,说道:「只是到了第二天爸爸也是觉得尴尬,这一点爸
爸跟你道歉,爸爸该早一点跟你聊一聊的,说来还是多亏了这次爬山,才有机会
跟你说开,爸爸喜欢你,你要是不愿意爸爸以后会注意的。」

  我听到这,又觉得父亲狡猾,都到了这份上他还说什么要以我的意思来,我
张口咬了一下他的胸口,父亲「哎呦」一声,忙拍着我的屁股道:「爸说错了,
别生气,爸跟你道歉,以后爸会好好疼你的,乖!」

  我咬了两口便消停了下来,躺在父亲的怀里,心里忽然间也踏实了起来,这
一下我是彻底放下了心防,一旦放松了便觉得有些疲惫,耳中父亲似乎还在喋喋
不休,但我觉得那声音似乎越来越遥远,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父亲不知去了哪里,我抬头一看
闹钟,九点多钟了,身上的肌肉还有些酸痛,不过父亲按摩倒是管点用,至少两
只腿没什么事了,我起来去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心里似乎没了一座山峰一般,异常轻快,出了房子,外面的天气似乎也好的很,
我哼着歌去了店里,又是忙活的一天。

  今天的生意还不错,我下午六点就往家里去,想着回去做晚饭,路上买了点
水果,不曾想回到家里父亲竟然已经在厨房里忙活着了。

  厨房里惨不忍睹,父亲不过做了一个菜就忙活的够呛,我笑着给父亲脱下围
裙,自己系上又打趣了他几句,跟父亲之间的气氛明显变得不一样了,一股莫名
的情绪飘荡在其间,我们在厨房里说说笑笑,不一会就炒了两个菜(父亲做的那
一份实在没法吃)。

  饭桌上父亲说着学校中的一些事,我说着店里的一些事,我明显感觉到我和
父亲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吃完饭父亲去喝茶看电视,我收拾完桌子,也不打算去店里了,就洗了一个
澡,穿着睡裙洗了几个梨拿到茶几上,还没看几分钟,父亲便放下茶杯,神神秘
秘的从包里取了一个盒子,递给我说:「看看。」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红色的摩托罗拉翻盖手机,形状小巧,颜色鲜
亮,很是好看,我一看便喜欢上了,这是我的第一部手机,爸爸笑着说:「过两
天就是你生日了,提前给你准备的。」

  我都差点没想起来,拿着翻来覆去看了看,笑道:「谢谢爸。」

  爸坐在沙发那头喝着茶,笑道:「怎么谢?」

  我一听有些害羞,白了他一眼,就想起身去给手机电池充电。这白眼真的是
下意识的,女人的白眼是天生的,无师自通,结果我着白眼刚飞完,父亲便笑着
伸手拉住我,把我往他的怀里一带,我便躺到了他的怀里。

  我左手把手机放到桌上,父亲让我躺倒他的腿上,我仰面看着父亲笑着的脸
庞,又有些脸红,跟父亲一直都在黑暗之中,今天忽然间在灯火通明的客厅,我
有些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

  父亲看我歪着头,便伸手梳理我的头发,笑道:「这就害羞了?」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只是父亲一直压着我的肩膀,我红着脸道:「今天来事
了。」声音低的我都听不清楚。

  谁知道父亲轻笑道:「我也没想干什么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有点羞恼,转过头来想打父亲几拳,结果刚打了一拳,父亲便抓住了我的
手,伸手抄住我的后背,跟膝盖一同用力把我抱起来,这样跟父亲离的也就二十
厘米。

  父亲笑着看着我,我脸必定变的通红,父亲松开我的手,伸手抚上了我的脸,
我也是真的第一次这么细致的看着父亲脸庞,双鬓有几根灰白的头发,脸上有一
些皱纹,但还不是那么重,脸上的肉有些松弛,还有那双眼睛,三分温情,三分
怜爱,三分欲望,加上一分的戏谑,这是我的全部感觉。

  父亲抚着我的脸庞滑下来,最后用两个手指捏着我的下巴抬起来,我看着父
亲慢慢靠近的嘴唇,不禁闭上了眼睛……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