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妈妈的末世之途】第三章 邻家美女(正版)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冉冰再生
2021年9月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636

  妈妈起床后大概过了半小时,我看差不多了,现在醒来应该,不会被妈妈怀
疑所以也跟着起床了,先把昨晚射得一塌糊涂的内裤换下藏了起来,虽然干了但
是痕迹还是太明显了。

  还好这不是自己家,这条内裤是绝对不能让妈妈看见的,妈妈可是有孩子的
人,一看就知道上面的是什么,我来到厨房门口。

  「妈」

  「早餐快做好了,快去梳洗一下」

  「哦」

  我梳洗完后,照了照镜子,英气十足很帅,毕竟优良基因就摆在厨房那里,
只是头发该剪一剪了。

  我刚回到大厅,正好妈妈端着一锅粥从厨房走出来。

  妈妈对我说道:「小昊去拿碗出来」

  我应了一声走了进去,随后妈妈分了锅一鱿鱼干粥,把大碗的推到我面前

  「小昊够不够吃?」

  「妈你想把我养成猪吗」

  「是啊现在猪肉比唐僧肉还贵」

  我听见妈妈开起玩笑,我就知道妈妈心情还不错,果然是这样,妈妈并没有
秋后算账!只字不提早上发生的事儿。

  经过这两天妈妈脸色红润,我终于是绝底放下心来,我们又欢快地吃过了早
餐,吃过早餐是该干正事了,今天必须把这些物资带回我们家去,我跟妈妈把昨
天整理好的搬到了大厅门处,我决定先把最重要的食物搬回去,并把妈妈带回家,
剩下的我自己一个人来搬。

  我找出这家住户的钥匙交到妈妈手上并对妈妈说道:「妈等下你紧跟着我,
如果前面遇到丧尸,你不要管我,先退回这个房间,明白了吗?」

  「你是我儿子我怎么能不管你呢?」

  我哑口无言,于是我换了一个说法:「我意思是你先退回来帮我开门,等我
搞清楚丧尸到底能不能看见人,给我争取撤退的时间,明白了吗?」

  这个说法妈妈就能接受,我贴着大门听着外面,过了几分钟都没听见动静,
昨天那个丧尸应该不在,我打开房间探出头左右看了看,都没发现,我杠起重新
装好食材的箱子,轻轻走了出去,妈妈手里拿着钥匙跟一个小箱子,紧跟着我,
里面当然也是食材。

  现在食物才是最重要的,给金都不换,我们走过电梯的时候,,那具女尸体
依旧在那里,已经看不出生前是谁,便没心思管她,,妈妈抓着我衣角都不敢看,
突然我停下来,妈妈撞到我背上才抬头,妈妈这才看见我狂打手势。

  因为我发现了前面有危险,我正要回头,突然后面也传来了动静,我心里暗
骂,出门不看黄历,真是倒霉到家了,我看见前面转弯,就在我们家门口有一惧
男丧尸在附近徘徊,不是我前天晚上看见的那惧女丧尸,我就已经猜到了,这层
楼不止一惧丧尸。

  我正准备趁前面这惧男丧尸没发现我们前,退回1503房,没想到另外那
惧女丧尸也来了,我们被夹击了。

  妈妈一回头「啊……」妈妈更是被吓得惊叫了出来,因为后面那具已经发现
我们,正在奔着我们冲过来,妈妈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一惧丧尸,害怕是
必然的。

  妈妈这声惊叫,前面那惧男丧尸肯定也听见了,很快就会赶来,我迅速把妈
妈护在身后,我必须马上把后面这惧女丧尸解决,不然被夹击,我们必死无疑!

  可我没带武器出来,又不知道它们的弱点,碰到它们的身体,会不会感染等
等,太大意了,没有带高尔夫球杆出来,我没想到会有两惧丧尸,我先前想到不
管前面,还是后面遇到,我们都可以退回其中一个房间。

  这我快速扔下箱子,时间不等人,我冲了过去,我不敢用拳头,怕沾到它们
的血,传染给我那就凉凉了。

  我一记飞踢击中她的小腹,它飞过第二个电梯门口才停下,我跑回来不多想,
直接拉起惊魂未定的妈妈就跑,男丧尸也已经到了我们身后,离我们5米远,已
经看见了我们!

  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开门,我只好拉着妈妈去另外那条消防楼梯,打算用
消防门拦住它们,等我们走到跟前才发现消防楼梯门是上了铁链锁的,谁特么上
的锁,我真是操他妈了。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是失望到了极点,看来是天要亡我,妈妈
也发现了。妈妈已经镇定了很多,没有吓得腿软,妈妈在死生之际寻找救命稻草,
连忙跑到身后那扇房门拍打……

  妈妈一边拍门,一边呼喊:「有人在吗,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那两惧丧尸已经争先恐后追了过来,我不作他想,又冲了过去,要死也要死
在妈妈前面,我准备跟它们拼命了,使出我的拳击,一个侧身全力右拳重击,打
在了男丧尸右眼上血液泄出,也沾到了我的拳头上,飞出2米多远,

  那惧女丧尸在后面赶也到了,正想咬我,我连忙退开距离左右连击呯呯两声,
虽然打倒了,但它们完全没有痛觉,马上又爬了起来,要是普通人吃了我全力一
记重拳,最少要在地上躺半天。

  我真是绝望极了,它们打又不痛,杀又不死,只要一个不心点,让它们咬上
一口,我就是它们同伴了。明显是不能恋战,而且我的手沾到了血,不知道有没
有传染到病毒,我心里无比烦躁。

  它们又冲过来了,妈妈更是流着泪拍着门,希望有活人就在1501房,但
是我们现在又听不见小狗的声音了,我们都很绝望,难道前晚是我听错了?我出
现了幻觉?

  我怎么也不能让它们伤害到妈妈,我正准备上去继续放倒它们的时候,15
01房突然打了开来。

  妈妈激动得大喊:「昊昊昊……」

  我反应过来,跟随妈妈一起冲了进去,我重重关上门,随后就传来疯狂的抓
门声。

  我跟妈妈都重重喘着粗气满头冷汗,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之前的巅峰状态,
加上对战丧尸,需要超乎异常的心理承受能力,我感觉我已经虚脱了。

  我缓过几口气才慢慢打量周围,只见眼前3米远有一位身高1米7左右的大
美女,她的双手握着拖把正对着我们!

  看这位美女的外貌应该不到30岁,金丝眼镜下一双像杏子的大眼睛紧紧盯
着我们,她的双唇很薄也很红润,身穿天蓝色居家服,秀发用一条浅黄色的绑发
带系着,把秀发篇成麻花,挽在左边胸前。

  我们足足对持了1分钟左右,谁也没有动,我们打量她,她也在打量我们!

  此时妈妈已经收起了带泪梨花的玉容,率先打破僵持

  「我们是隔壁的邻居,谢谢你救了我们」这位美女还是很警觉。

  妈妈继续说道「我们不是坏人,这是我儿子」

  随后美女才点了点头,放下了拖把,可以想到她家里没有防身武器,对于她
这么久才开门,我们对她也没有一点的不满,只有心存感激,她是一个女人,而
且她又不认识我们,而我们可能还着带病毒的危险。

  如果她没有开门,我们很难有活命,我打倒丧尸马上就爬马来,毫无意义,
就算我抓住那一瞬间,冲过去,但是妈妈未必能过去,如果被它们咬到或者抓伤
妈妈,那就是菩萨下凡也救不了了,我肠子都会悔青,我肯定不能冒这个险。

  如果丧尸弱点真的是头部,没武器我也奈何不了它们,虽然我的拳击很厉害,
但还没有厉害到能直接打爆它们的头,真是心有余悸。

  此时我才听见微小的狗叫声由大厅远处左边一条过道传来,原来是那天晚上
这家女主人没关上门,让它跑出了大厅,它早在屋子里呆够了,就冲到大厅门去
抓爬,吼叫想要出去玩耍,才让我逃过一劫。

  美女刚落下的拖把又提了起来对着我:「你……你……被咬了吗?」

  她已经注意到了我双手上沾了不少血,我也非常懊恼,还不知道它们的血会
不会感染,但我还是解释一下

  「没有,这是它们的血,我可以去清洗一下吗?」

  美女点点头,带我去了洗水间,就在左边过道那里进去,左边洗水间,右上
方有间卧室,小狗就关在里面,尽头就是主卧室她睡的地方,但因为吃喝拉撒的
问题,现在去不了外面解决,就把小狗关到了隔壁房,每天清一下狗屎从窗里扔
出去。

  她家面积跟我们家是一样的,只是装修不一样,洗完后我回到大厅,见妈妈
跟美女对坐在沙发上说着话,我走到大厅门口依然听见抓门声,见它们已经对我
们没有威胁后,我坐在她们两米远静静听着她们交流。

  妈妈怪异并带着疑问看了我一眼,应该是疑惑我为什么坐在离她那么远的地
方,见我坐下就介绍起我名字读高几啊等等话题,妈妈交流很有一套的,特别是
笑起来的时候,面容非常有亲和力,眼睛都像在微笑,再加上妈妈以前是国内
(微思尔科技公司)- 分公司总经理(总公司在非洲做研发)现场交谈气氛控制
的死死的。

  美女也转过来看了看我,微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经过她们的谈话,
我了解到这位大美女今年刚结婚,才搬进来这里几个月,是位有名的(电影编剧)
– 她叫宋思思,她让我们叫她思思就可以了。

  而我只能喊她思思姐或者宋姨了,这样叫不会显得生分,妈妈从小就教育我,
反是长辈我都要叫叔叔阿姨,算是基本的礼貌,刚开始会不太习惯,当喊多了就
会真的变得亲近,这是妈妈教我的。

  宋思思她29岁,只比妈妈小了8岁比我大了11岁,但是叫宋姨吧,又不
太合适,因为太年轻了,而且气质优雅大方,难得一见的现代书气儒雅大美女!

  叫思思姐吧,她就比妈妈小了一个辈份,但妈妈都叫她思思,最后我决定叫
思思姐也比较顺耳又好听,她老公是华宇集团项目总监,因为要经常要出差,宋
思思小姐又还没有小孩子,所以就养了一只贵宾陪伴。

  新疆丧尸暴发传开后,所有航班都停止了,那时她老公正在南宁出差想赶回
来是不可能了,现在也是生死不明。之后妈妈也说了说我们的经历,家里的情况,
然后从1503搬食物回家,遇到丧尸然后被她救了一系列。

  说到食物宋思思黯然了下来,接着宋思思说道:「其实我这里也已经没有什
么食物了,大米还有小半袋,病毒爆发后我也是一步都不敢出门,大米还是老公
出差前去超市买的,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吃过其它东西了。都是煮点稀饭」

  妈妈听后也有点沮丧,我连忙安慰她们说道:「你们别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
外面那两个怪物,那些食物够我们支撑十多天」

  妈妈听后瞬间看向我,站起来就要来我身边,因为她才刚从外面的恐怖世界
回来,不想让我再去冒险,我连忙阻止她

  「妈你不要过来」

  妈妈惊恐道:「小昊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先不要过来」

  妈妈不敢置信地看着我,瞬间流下滚烫的泪水,妈妈以为我被感染了,我自
己也不确定,但为了以防万一,按道理来说,被咬后病毒进入血液后才变异,那
么说它们的血液是有病毒的,这是我目前的猜测!

  我应该先保持距离最稳妥,以免我传染给妈妈或者宋思思,如有变异倾向我
马上可以把自己关起来。

  「妈别哭我真没事,就是刚才沾到那些怪物的血,以防万一,过了明天再
……」

  可我话还没有话完,妈妈就跑过来把我紧紧抱住就「呜呜呜……」地哭了起
来,妈妈没有丝毫害怕会被传染,我看事已至此,再阻止妈妈也没有用了。

  我只好抚摸妈妈后背,安慰起来妈妈:「妈我真的没事,我是说以防万一」

  妈妈带泪梨花脸抬起头看看我,又转头看看宋思思,才发现宋思思金丝眼镜
下早已泪眼朦胧,双手捂嘴暗泣看着我们,因为在这个世界谁都有可能被感染,
而且到现在还活着的人,都有很强的孤独感,所以宋思思看见妈妈哭泣后也跟着
哭了起来。

  妈妈对宋思思说:「思思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可以给我们一间房间吗,
我们今天就不出来了,如果不是我们喊你的话,你就不要给我们开门,你看行吗」

  宋思思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如果你们不来,我想我也活不了多久,能遇
见你们我也很高兴」

    我不忍再看着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哭的稀里哗啦连忙打断她们

  「都别哭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把食物拿回来。」我只好转移她们的注意

  妈妈却对我说:「小昊别去,明天等那两个怪物走了,再去拿」

  妈妈是肯定不放心我再去的,我只好安慰妈妈说:「妈妈放心,我能应付的,
这个问题早晚都要解决,你要相信我」

  「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双手握着妈妈的肩膀,对她说道:「妈妈,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相信我,
我不会有事的」

  这两个女人,我是肯定不能她们出去的,这个工作必须由我自己来完成,如
果我感染了,死之前也要把食物拿回来,留给她们一线生机。如果我没有感染,
那更需要拿回来,为以后做准备。

  妈妈触碰过我,也有感染危险,想到这我就烦躁。如果明天都没有一点异常,
说明它们的血液没有病毒或者是无法通过皮肤感染,不管是那种可能,都让人安
心不少。

  ,但是肯定也跟血液有关,被咬了肯定是通过血液感染的,跟电影还是有一
点区别的,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脑神经元被病毒控制了,病毒可能
就在它们大脑里,通过不断吃人(碳基生物)来保持身体机能,占领大脑神经元
后快速繁殖,这个可以直接断定。

  要么就是通过血液进入大脑后,这些病毒就不会再离开大脑,直到繁殖让新
的病毒去感染。这个也是我目前的猜测。

  妈妈还是很不放心,我坚持不让她去,才勉强点头同意了。

  我拉着妈妈坐下后,对宋思思说道:「思思姐你家有什么工具吗,我想做一
把武器」

  「我也不知道那些合适,要不你在屋里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用的?」

  「也好」

  我找了一圈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只能把目光放在厨房的菜刀上,虽然刀柄短
了点,但我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自信的,不触碰到它们情况下,砍掉它们脑袋不
成问题。不再疑迟就选它了。

  她们见我从厨房出来后,两个女人都走了过来,我知道妈妈不放心我,我只
好吩咐任务给她们,让她们心里有点注意力,不要想这想那的。

  我对她们说:「你们在家帮我开门,如果我连续拍三下门,你们就马上打开」

  这时候宋思思说:「一昊要不你拿个椅子档在前面」

  我想了想也好,不让怪物近身,尽量做到万无一失,其实我心里也很恐慌,
如果我出了意外,这两个美人活下去的可能性相当于零。

  我做足了准备后,贴着门听动静,经过长时间安静,它们就以为里面没有活
人了,它们已经不再抓门了,还好它们智力不高,但肯定还在这附近游荡。

  我不再疑迟,打一条门缝,看清楚情况,一惧男丧尸在不远的消防门那里,
另一惧女丧尸没看见,好像不在这附近。我快速开门并顺手关上门,冲出去用椅
子顶住男丧尸上半身,一刀就砍了过去,像开西瓜一样,它瞬间倒下没有再爬起
来,果然是头部。

  另一惧女丧尸听到声音后,从尽头转角处张牙舞爪地奔了过来,同样的招式
直接砍了过去,但把刀给卡在头骨上了,这个位置不好砍,不然可以直接把它头
给砍下来,我费了好大劲才拔出来。

  丧尸奔跑推劲很大,差点都把我推倒在地,还好我恢复得差不多了,用尽全
身力气才顶住它。我看着两具尸体,心有余悸,感觉自己杀了活人一样,喘着粗
气出神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

  我没有急着回去叫妈妈她们,这次不能再大意了,必须确认这层楼没有威胁
了才行,我一路沿着通道去另一条消防楼梯,就是我家门口不远处。

  我走到尽头都没有遇见其它丧尸,看来这层就只有两惧。走到自己家门口,
真是时过境迁的错觉,因为这两三天的经历比我这辈子加一起,都要惊心动魄,
好像这三天过了很长的时间,当然还有更让我惊心动魄的是妈妈的大咪咪原来这
么滑这么软……

  此时我已经来到了消防楼梯门,跟刚出来时没什么变化,还好这边没有上锁,
我走到楼梯间往上看了看还有三层也可以说是两层半,这栋楼一共17层半。

  我们刚搬来的时候听妈妈说过楼顶开发商弄了个隔热层弄得像空中花园一样,
不是住人的,但我没有上去过,那时候我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花园有什么好看
的,下面一楼大把。

  我暂时不去探索,我怕长时间不回去,妈妈又会因为担心我,跑出来找我。
先把食物带回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我把消防门关上掩着,这种门是没有锁的,因
为是消防门,而另一边的消防门是加了铁链锁的,不知道是那个王八锁上去的,
差点把老子给害死了。

  我没有回家,直接来到电梯口,把椅子放下,叠好大箱小箱,抱起来就往思
思家走。

  「妈思思姐开门」

  妈妈打开门后,两个女人看我安然无恙,都露着欣喜的笑容,妈妈询问我有
没有受伤,这种让人依靠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放下东西,对着宋思思说道:「思思姐我可以在这洗个澡吗」因为我刚才
又沾了不少血

  「跟自己家里就可以了,不用客气」

  思思姐找了她以前老公的衣服给我,都是休闲装,思思姐都有1米7左右,
他老公差不多所以他的衣服是合适我穿的,而我身材又不是特别发达那种,当我
洗完澡后出来,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

  我见妈妈在跟宋思思说着话,我来到妈妈身边坐下,她们都不说话了,都看
了看我,我知道她们是想问我以后怎么办,我把刚才的情况跟她们说了,这一层
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暂时是安全的。

  随后我对宋思思说:「思思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我跟妈妈不知道有没有
被感染,所以我决定先回我们自己家,观察一两天,食物我们会分一些给你」

  宋思思听后激动道:「不不不,我不能要」

  我接着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宋思思疑迟道:「我我也不知道」

  这时候妈妈插话道:「要不思思你跟我们一起住吧,互相也有个照应」

  其实宋思思早就想了,只是没好意思开口,听到妈妈的话后才连连点头同意,
因为她自己一个人生活了一个月,有多恐怖只有自己知道。要不是还有个小狗陪
着她,可能早就崩溃了,虽然跟我们一起有可能会被感染,但对她来说更害怕孤
单。

  妈妈察言观色交流很有一套,妈妈心底又善良,再加上宋思思姐救过我们一
命,妈妈不可能不管她。妈妈开口宋思思也同意了,我当然也就没意见了。

  最后妈妈跟宋思思一起做了午饭,都不是很丰富,都知道食物有限,刚够管
饱,感觉宋思思,还没有吃饱,因为她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这顿饭感觉比以往
末世前的任何一餐都要美味,

  饭后我跟妈妈帮着宋思思收拾东西,宋思思没有多少东西可拿,都是保暖衣
服几套装,还有睡衣等等必要的装在了行李箱,我们正好需要行李箱,但她们家
只有两个,一个她老公出差用了。

  还有小半袋大米常用药品油盐浴露等等杂货,最后还有她的小可爱贵宾,其
实我是有点不爽的,我阻止过她,因为现在都末日了,自己都管不了,那里还有
心力去管宠物?再加上还要喂它吃,但她的菩萨心肠,说什么也不愿意留下它不
管。

  宋思思金丝眼镜下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盯着我说:「小昊它不会给你添麻烦
的,而且它还有两个月的狗粮,我实在是不能丢下它」

  狗粮是宋思思在网购买的,她家也很有钱,买得都是很贵的,保质期18个
月的,这种狗粮人都可以吃的,这种狗粮完全没有什么其它杂物,也许只有养过
宠物的人才能体会,是真的把它当儿子来养。

  妈妈看着我们僵持也没有说话,因为她也知道带着小狗是有点麻烦的。在家
里还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去到外面肯定不行,最后我只能妥协,走一步算一步
吧,希望以后这只小狗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宋思思出门的时候看到房子外的惊悚画面,也是吓得差点哭出来,实在是太
血腥了,还好我们陪着她,如果她单独出来早就吓哭了,我们搬了两趟了,最后
一趟没什么东西可搬,我一个人都可以的,但她们还是跟着我来了,我看她们也
跟来,于是我决定把1503房全部有用的物资搬到了我们家。

  快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找出家里的山地车锁跟一根粗木板,来到消防门后从
里面插上穿过一根粗木板,并把两个的拉门杆锁在一起,这两天我不打算再出去
了,以免有其它楼层的丧尸进来。

  这样就万一无失了。我想这栋层有丧尸也应该不会很多,因为一楼进来是需
要密码才能开门的,丧尸没有这样的智力,也没有密码,那两具丧尸应该是被咬
后在变异前跑了进来的,肯定是这栋楼的人。

  我回到家里两个女人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了,冰箱快装满,这些食物支撑十
来天不成问题。

  妈妈安排宋思思就住客房,就在我房间过道对面左边,晚上妈妈做饭的时候,
宋思思也去帮忙了,她不好意思在我们家当少奶奶,我闲来无事,就做起了运动
恢复身体机能,家里合适用的武器我找遍了,只有那个高尔夫球杆趁手,已经被
我拿了回来。

  晚上我们安静吃着饭,小贵宾在桌子下跑来跑去很温馨,饭后半小时妈妈就
去洗澡,今天早上的经历,又搬东西整理等等,早就让妈妈身心疲惫了。

  我跟宋思思坐在沙发上,我用狗粮逗着小贵宾玩,它很可爱萌得不行,我也
是很喜欢小狗狗的,只是现在身处末日,我是那种则来之则安之的人,让它跟来
了,就不会再存在芥蒂,而且要不是宋思思,现在都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宋思思见我并没有讨厌她跟小狗,就给我介绍起它,它名字叫- 小安,很文
艺的名字,跟这只白茸茸的小家伙也很配。

  宋思思笑起来超甜的,两片薄唇微微上扬,笑的时候会露出两排雪白的贝齿,
金丝眼镜下的杏眼更是水汪汪的黑白分明。思思姐也是个能迷倒一方的尤物。

  不知不觉间妈妈已经洗好了,并叫思思要洗的话,可以去洗了还有热水。妈
妈已经穿上了自己的睡衣,粉色排扣上衣加裤子类型的,妈妈是很传统人,在家
里穿着都很保守,从没见过妈妈穿过吊带睡衣,露背睡衣等等性感款式。

  妈妈穿得基本都是宽松遮臀而又不失时尚的衣服,我那个恨喔就别提了,这
么完美的身子怎么穿这么保守的衣服?昨晚那个多好啊,一伸一拉一握……

  宋思思姐应了一声就洗澡去了。妈妈今晚没有洗头,秋冬季妈妈都是隔一天
洗一次,夏天基本天天洗。随后妈妈去了我的卧室整理我的床铺,我也跟了过去,

  妈妈见我跟着她还站在远处着看她,妈妈就对我说:「小昊你跟着我干嘛呢?
闲得慌啊?没事就去看看书」

  「我看妈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再说了现在都末日了,又不用考大学」

  每天妈妈一叫我学习,我不会自然而然地跟妈妈唱反调,因为那时候妈妈经
常逼着我学习,妈妈明显一愣,我知道我说错话了。

  我马上补了一句:「好好好我这就去看」

  妈妈不再理我,继续整理房间,我装模作样来到我以前的学习柜台上随便拿
起一本书边看书边观察妈妈,见妈妈整理好了我的床铺,又开始收拾地铺,一开
始我还以为妈妈要收起来,跟我睡在一起,没想到直接搬去了宋思思隔壁的客房!

  客房光线远没有爸妈主卧跟我的卧室光线好,我这个房也可以叫主卧,大窗
视野辽阔,还有小阳台,客房也有窗,但是隔壁楼档住视野,光线远没有我的房
间好,我大惊失色连忙跑过去阻止她。

  「妈你干嘛呢?」

  妈妈却反问我:「什么干嘛?」

  我又问道:「你要睡客房吗」

  「对啊」

  我有点着急说道:「你好端端的怎么要睡客房?」

  我心想不会是昨晚或者早上妈妈发现我是有意猥琐她了吧!!!

  「哎呀现在家里有外人了,怎么能睡在一个屋里,还不被人笑话死」

  我听到这话,就知道妈妈没有发现我早上是有意的,我稍微安下心来,我想
妈妈不去主卧是因为那边太远了,而且那边只有她一个人。

  我拦住妈妈做着最后挣扎,我对妈妈说道:「那我睡地铺,妈妈睡床上」

  妈妈却坚持要睡房客「不用了,妈妈就睡客房」

  我现在伤也好了,实在没有理由可以留下妈妈,现代就是这样,孩子稍大一
点都会分开睡,而我不是稍大,而是刚18岁成年人了,而且正直青春期,我想
肯定也跟早上有关捏妈妈的奶有关,妈妈虽然以为我是无意的,但还是会有点抵
触,毕竟我不是三岁的孩子了……

  我看木已成舟只能无奈妥协说道:「那我睡这里,妈妈睡我卧室吧」

  妈妈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转过头来给我露了个甜甜的笑容,对我说:「傻孩子,
这又有什么区别?」

  我从后面抱着妈妈,身体也贴着妈妈,一阵芳香袭来,我感受着妈妈柔若无
骨的玉体。随后我才慢悠悠地对妈妈说:「那我跟妈妈一起睡卧室?」

  我抱上去的瞬间,妈妈就拍打着我的手:「别胡闹了,那你就睡客房吧」

  我想妈妈这么大的反应,可能是妈妈怕宋思思看见,毕竟我们家是传统礼仪
家庭,搂搂抱抱成何体统,我只好先松开她,看着她帮我整理客房。

  宋思思已经洗好了,出来后看见我们在隔壁客房,来到门口问道:「曼姐你
也要睡客房吗」

  我听见声音后转过身,口水都要流出来,宋思思的睡衣是四季都可以穿的,
红色长款吊带小V领睡衣加睡袍的那种。夏天直接穿小吊带,冬天加个睡袍,超
级性感又火辣诱惑!

  宋思思的这种睡衣,也可以说是吊带睡裙,更让人浮想联翩,因为没有裤子
的,直接从下摆就能伸手进去探索她的蜜穴。

  她的睡衣面料光滑前面胸部顶端非常圆润,看不到点,应该是带了奶罩,看
着胸部没有妈妈的大,但是很挺还没有生过小孩,吊带睡衣到膝盖上一双雪白的
小腿露在外面,睡袍比睡衣长一点点。

  宋思思头发潮湿刚洗过头,宋思思身材也是一绝,虽然没有妈妈那么丰满多
汁,但又是另一种美,宋思思脸上突然一红,因为她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看了好久,
都快要流口水的模样……

  妈也发现了,跑过来就是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上,怒道:「你又干嘛呢?」

  「没没我就是刚才有道数学题想出神了」

  「骗鬼呢,你要这么好学,妈妈就不用天天去学校喝茶了」

  宋思思直接笑喷了出来,对妈妈说道:「曼姐小昊还是小孩子呢」

  妈妈见思思给我台阶下,也不再为难我,对我说道:「赶紧去洗澡吧,衣服
让妈妈洗就好」

  这衣服还是宋思思老公的,穿着确实不太舒服,我找出了我的衣服,就去洗
澡了,我进去浴室后,看到两个衣盆放在角落,我当然知道另一个是谁的,宋思
思也还没有洗衣服,现代人衣服多,一般都放一两天存着洗,天天洗,费时间又
费电。

  妈妈说了让她来洗,我今晚肯定是不能再动妈妈的内衣了,思思姐的当然也
不行,上面沾到东西,肯定能看出来,但是看看还是可以的……

  我记住原来的位置,才动手以免让宋思思看出我动过,思思姐不愧是时尚代
言人,墨绿色内衣也是超性感,奶罩下面有蕾丝白花边,中间有个蝴蝶结,奶带
是四排三扣设计,同款内裤特点跟奶罩差不多。

  我闻了闻,味道很香好像还在那里闻过,一时想不起来,但跟妈妈那种韵香
又不同,我又要硬了,我也服了我自己,怎么对谁都能硬,但我更喜欢妈妈的味
道,连忙放回原来位置专心洗起澡。

  等我洗完澡的时候,妈妈跟思思在我之前的卧室里聊天,我一个男的,也不
好坐在她们身边听她们说话,我跟妈妈打了打呼,就回我的客房了,过了大概半
小时就听见宋思思也回房间了。

  我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一是因为感染的问题,但都过了半天了,也没有
出现任何的异样,应该是可以放下心来了,二是我想妈妈了,没有妈妈在身边睡,
感觉不习惯了,就好像少了点什么,必须想个让妈妈无法拒绝跟我睡一起的办法
才行。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理由,想了很久最后眼皮打架,才睡了过去……

  我起来的时候,妈妈跟思思姐早已经吃过了早餐,留了早餐给我,我今天都
起来晚了,以前上学我都是6点半左右起来,但她们也没有叫醒我,毕竟现在没
什么事可做。

  我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妈,我看妈妈跟宋思思她们坐在一起,我喊道:
「妈思思姐早」

  宋思思笑也跟我打招呼,我坐到妈妈身边,拉起妈妈小手,正准备查看妈妈
身上有无异常,妈妈却不依了,连忙拍掉我的爪子问道:「干嘛呢?」

  「妈你没感到什么异常吧?」

  妈妈这才发现我是关心她,才露了个超甜的笑容给我,唇红齿白好不诱人,
妈妈以为我又发神经,毕竟前两天睡觉我就发神经对她抓臀又抓奶,虽然妈妈以
为我是无意识的,但妈妈还是有点小阴影,我碰她身体就会有点小抗拒。

  妈妈说道:「妈妈没事没有什么异常就跟平常一样」

  我放下心来,对妈妈说道:「那就好,我也没事」

  其实妈妈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过来我房间,看我面色无恙才放心,并帮
我盖好被子才去梳洗,但我并不知道,因为昨晚失眠,睡得很死。

  妈妈又说道:「那你快去梳洗吧,厨房还有早餐,自己热一下」

  我应了一声就去梳洗,宋思思感叹又动容地看着妈妈说:「哎曼姐你看看小
昊多心疼你,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孝顺的小孩,早知道我也早点结婚了,生几个像
小昊这样的孩子」

  妈妈听后反驳道:「就这两天表现还算可以,以前我一想到他就头疼,去学
校就跟吃便饭一样,还整天跟我作对,我感觉是我把他溺爱过头了,他爸爸是个
很严厉的人,我只有他一个儿子,打又舍不得,骂又没作用」

  宋思思又说:「小孩子都这样,长大后就好了,我看小昊现在就挺好,会照
顾人会疼妈妈,关键时刻还能起到作用,比什么都强」

  妈妈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宋思思的话,也为有这么个儿子自豪。附和道:
「是啊,关键时刻起到作用,比什么都强」

  妈妈同时想到了老公,而且思思同样也是想到了她的老公都有点黯然,随后
妈妈也注意到了思思的情绪不太好,岔开话题聊了继续聊着其它的,妈妈很会察
言观色,而且很精明,但对身边的人又很温柔,我很想知道爸爸是怎么把妈妈撩
到手的,我也想试一试……

  我梳洗完,坐在桌子上吃着早餐,看着两个美人儿聊着天,我没有去打扰她
们,现在有个女人陪着妈妈,我也比较安心,毕竟没有其它活人,总感觉很孤独。

  而且我肯定要出去外面,想办法弄到更多的物资,不可能无时无刻守在妈妈
身边,不然早晚得饿死,带着妈妈去外面,也早晚会出事,在没有足够了解丧尸
前,我都不会再冒险让妈妈跟我一起出去外面。

  我我照常打开手机在各个位置试试,看有无信号,能取得跟其它人的联络,
本市避难所现在,在什么地方等等信息,经过几天的测试,每次都对它以失望告
终。

  我跟妈妈打过招呼,告诉她们我就在这层楼巡查一下,妈妈只叫我小心点,
有危险马上回来,我答应就出去了,我来到家门口左边的消防门查看,没有被动
过的痕迹,随后沿着思思姐家去,都没有发现异常,三具尸体还在昨天那个位置,
其它房门都锁着。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那两具丧尸身上会不会带钥匙,我连忙去查看,果然有
男丧身上手机一台,钱包,一串钥匙,钥匙奇形怪状不知道开那的,随后我转移
目光到女丧尸,她还带了挎包,我弄下来后翻找,都是些纸巾湿巾补妆物品,手
机一台,小车钥匙,还有各种类型的避孕套几个,我暗骂了一句「荡妇」除了化
妆品,其它都被我没收了,当然也包括避孕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拿,总感觉
会有用……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