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国】(5)纯爱母子 灵异黄文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我想早点睡
2021/7/6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450

              第五章 鬼影重重

  刘若佳呼哧呼哧地喘息着,一双长腿跑个不停,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心中的恐惧之情弥漫全身。

  今天天刚一亮,甄妮就领着刘若佳一行八人去山上的狐仙洞玩,没想到走到
半路上雾气越来越多,甄妮就提议说休息一下等雾气过去再走。

  但是大家起了个大早,一个个都兴致勃勃的,自然不愿意休息。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大家就发现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庄月由于身娇体弱,走在最后面,大家一时没察觉,人就不见了。

  刘若佳和甄妮她们都急坏了,打电话信号时好时坏,打通了她也不接。

  没办法,大家只能分开寻找,而刘若佳竟然看见了两个庄月。

  她亲眼看着一个庄月把另一个庄月推下了山崖,然后还一脸诡笑的向她走来。

  她快被吓傻了,她拼命地跑,最后迷路在深山里。

  就在刘若佳想要跑下山的时候,她竟然碰到了陈风笑。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陈风笑还在村子里睡觉,怎么会过来找我呢,这一定
是那鬼东西变的,它想杀了我!

  刘若佳恐惧急了,就在这时,「陈风笑」说话了。

  「刘若佳,是我啊……」

  声音和陈风笑一模一样,她绝对不可能记错的,但是……

  先入为主,刘若佳根本就不相信,她拔腿就跑,银牙紧咬,铆足了劲。

  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我还没……

  「啊!」

  刘若佳忽地踩在一块石头上,身子一晃,竟然直接从锁链之间滑了下去,头
朝下,面对的就是笼罩在云雾间的峭壁。

  刘若佳一瞬间心如死灰,想了很多……

  但想着想着,身边既没有呼啸的风声,也没有刻骨的疼痛,只感觉被一双大
手紧紧抓住了脚踝。

  我双腿卡在用于固定的木牌子上,双手紧紧攥着刘若佳纤细的脚踝,借着双
腿被卡主,才能拉住刘若佳。

  刘若佳这时候才能确定是真的,惊慌之下,竟然挣扎起来,想要爬上来。

  这完全是反人类的动作,刘若佳几乎是垂直般头朝下被吊在半空中,除非是
专业的体操运动员才能调转过来,不过那也是需要支点的,现在刘若佳没有掉下
去完全就是靠我支撑着,她这一动,我感受到的压力更大了。

  「别他妈的动了,再动我就拉不住了!」

  我怒吼出声,神色狰狞。

  刘若佳也反应过来了,顿时不敢动了,失声喊到:「快,快拉我上去!」

  我涨红了脸,开始用力拉她上去。刘若佳倒垂着,衬衫完全脱离了她的上身,
露出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和白色的奶罩,罩杯不大,包裹着一双小巧玲珑的
乳鸽。

  刘若佳居然里面没套内衣,随着我的用力向上拉,那宽大的衬衫竟然直接脱
了下去,掉入云雾中。

  刘若佳下意识地尖叫一声,双手抱胸,又是一阵摇晃。

  我用力的青筋都出来了,小路非常狭窄,我背后有一块凸起的岩石,岩石的
楞有些尖利,正对着我的后背,我一拽刘若佳就必须往后挪后背,尖利的石头就
透过单薄的半截袖划在我的肉上,火辣辣的疼。

  生死攸关的危机时刻,刘若佳还在担心自己走光,背后的疼痛刺激着我,我
咬牙切齿的喊到:「你特么还晃是吧,你要是没掉下去我非得把你肏哭!」

  刘若佳哭唧唧的,再不敢动了:「你,赶紧把我拉上去啊……」

  我咬着牙,身后的石头一寸寸地划入肉里,真的很疼,但是我只能把自己送
过去,主动地让石头划入皮肉。

  我感觉一种滑滑的液体从背后躺了出来,我知道,那是鲜血。

  我拉着刘若佳的脚踝,一点点的把刘若佳拉上来不少,眼看就要拉上来了,
我和刘若佳同时看见了希望。

  「啊!」

  没想到的是,犹豫云雾太多,湿气太重,刘若佳的肌肤上全是露水,再者刘
若佳的肌肤太过于滑顺,我一时没拉住,刘若佳就又向下掉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我在刘若佳的惊叫声中扑了出去,极限地拽住了刘若佳的短
裤边缘,双手卡在她的短裤里。

  峭壁边上,我大半个身子都在云雾间,我两条腿卡在木牌子上,这个姿势我
很难用上力气,只能拉着刘若佳卡在半空中。

  刘若佳精神已经被刺激的有些崩溃了,一边哭一边说:「别,别放手啊。」

  我却没办法开口说话了,双腿就像青蛙一样卡着两个临近的木牌子,面颊赤
红,青筋暴突。

  刘若佳的短裤承受着刘若佳的重量,一寸寸地被我拉着褪了下来,连同内裤,
刘若佳雪白圆润的翘臀就这么一点点的暴露在空气中,两瓣臀肉白腻浑圆,臀瓣
缝隙中间一朵浅褐色的小花在绽放,那上面的褶皱一紧一松地收缩着。

  刘若佳知道自己已经看光了她雪白的屁股,连同那菊穴也被我看个一干二净,
心中羞涩极了,但是她也顾不得这些了。

  她试探着伸手,看看能不能抓住什么岩壁,她虽然没有看见我的姿势,但是
她也知道她所处的位置我可能并不好用力拉她上去。

  刘若佳的初衷是好的,只是她这一动,裤子脱落的速度更快了。

  我焦急的大吼:「把腿弯起来!」

  刘若佳不能再以一个垂直的体位了,她必须弯曲膝盖卡住短裤,要不然可能
短裤保住了人却没了。

  「什么,什么?」

  刘若佳也感觉到短裤在滑落,焦急的扭动着双腿,但是被倒吊起来,连弯曲
双腿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

  生死攸关,我换了一种通俗易懂的说法:「撅屁股,把屁股撅起来!」

  虽然很羞耻,但是刘若佳迅速的反应过来,把圆滚滚的雪臀向后挺起,相对
的,膝盖就向前挺起了,短裤卡在膝盖间,危险万分。

  我思绪飞速转动着,我必须解放双手才能拉她上来,前提是她自己能拉住我。

  我灵光一闪,迅速而准确地说道:「你听我说,我有个方法能救你……」

  刘若佳听了之后,犹豫了不到一秒,就挺着雪臀开始向上抬臀,一点点的,
刘若佳两瓣翘臀离我越来越近,与此同时她的纤腰也越来越近。

  我咬着牙支撑着。

  「好……好了吗?」

  刘若佳颤声问道,声音中羞涩之情溢于言表。

  我看准时机,一下子就松开了短裤,双手抓住了刘若佳的纤腰,抓着她那滑
腻腻的肌肤,我喘息着:「你缠紧了,千万缠紧了。」

  说着,我把着她的纤腰一点点的把她向上抱,而刘若佳的鞋子早就踢掉了,
只剩下两只穿着白袜子的小脚,我把她向上抱,她两条腿缠在我的脖子上,一点
点的,刘若佳的雪臀离我越来越近,都快贴在脸上了,但是还不够。

  刘若佳的雪臀前面是雪白饱满的阴阜,那上面干干净净的,竟然没有一丝毛
发,底下是一道向内凹陷的粉色的缝隙,如一线天一般,大阴唇非常小巧,一点
外翻都没有,如幼女般紧闭着,藏在花穴口,像是一个雪白的的馒头,让人忍不
住咬上一口。

  我看的有些两眼发直,没想到刘若佳竟然是白虎,而且是一线天馒头逼,不
过理智尚存,我拉着她,把那缝隙逐渐贴近我的脸。

  终于,我的眼睛埋进了刘若佳雪白的臀肉里,鼻尖顶着那缝隙,软软嫩嫩的
触感从鼻尖上传来。

  刘若佳的双腿完全缠住了我,我的脖颈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开始试探着的
双腿发力,向上移动着身子。

  刘若佳缠的很紧,我的鼻尖就顶在她花穴处的粉嫩唇瓣上,一股香腥的气味
涌入我的鼻腔。

  我铆足了力气,终于把身子缩回来一大截,我双手逐渐的摸到了木牌子,用
力,再用力,我感觉我已经把下辈子的力气都用光了,终于,我成功的把身子缩
了回来。

  但缩回来的同时,刘若佳的短裤连同内裤也被勾掉了,掉落在云雾缭绕的山
下。

  我倒在地上,托着刘若佳圆滚滚的雪臀,一手抓着一个臀瓣,手臂软弱无力
地向上推搡着,我完全没心情去感受手里软弹紧致的挺翘触感,我浑身的肌肉有
些抽搐,后背的口子疼的发慌。

  刘若佳死里逃生,也光着下半身,就这么把我的头夹在腿心中间,大口大口
的喘息着。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喘息声在山间小路上此起彼伏。

  我喘着气,背后湿漉漉的,鲜血浸透了衣衫,索性伤口不深,只是面积大,
所以出血量也比较大。

  我的头就在刘若佳的腿心,那粉粉嫩嫩的花穴就在我的眼前,那上面似乎也
沾染了露水,泛着一层水光。

  我因为缺氧有些晕乎乎的,声音微弱:「没想到,你居然……居然下面没毛,
哈哈哈……」

  刘若佳听到我的话,抽动了一下大腿,气骂道:「看吧,看吧,就当姐姐赏
你的了。」

  话还没说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忍着疼,起身抱住她,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摸着她的秀发,安慰道:
「别哭了,别哭了嗷。」

  「摸摸毛吓不着,摸摸耳吓一会……」

  我哄小孩似的哄着刘若佳,以往都是她欺负我,哪儿轮得到我安慰她啊,我
有种莫名的快感。

  「你滚啊……」

  刘若佳闹脾气似的推了我一把,我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被她这么一推,后背
直接撞在岩壁上。

  我忍不住惨叫一声,表情痛苦,后背火辣辣的疼。

  「你……你没事儿吧?」

  刘若佳也吓了一大跳,她想过来看下我,但是下身却光溜溜的,动了一下,
还是蜷缩着身子,梨花带雨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股无名火起,明明是老子把你拉上来的,还把自己弄得一身伤,最
后我安慰你竟然还和我耍脾气。

  「没事儿,死不了。」

  我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面无表情。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伸手摸了一下后背,入手一片黏腻,我拿到前面一看,
整只手上全是血。

  「你受伤了!?」

  刘若佳惊叫起来,也顾不上遮遮掩掩了,一下子挪了过来。

  「我看看伤哪里了,严不严重啊?」

  刘若佳着急的道:「怎么流这多血啊,快让我看看啊!」

  说着,她想伸手去拉我的衣服,看背上的伤口。

  我把衣服脱了下来,白色的半截袖前面是纯白,后面是血红。

  刘若佳颤抖着手轻轻拂过我背后皮开肉绽的狰狞伤口,哆哆嗦嗦的说不出来
话。

  我没有说任何话,把染血的半截袖缠在了刘若佳的下身,幸好我的半截袖是
宽大版的,所以能将将好盖住刘若佳的两瓣雪臀。

  刘若佳一动没动,任由我双手穿过她的腰肢,在她臀后系着扣子。

  她的双手也从两侧抚摸着我的后背,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手指的颤抖,一下下
的点在我的背上。

  「疼……疼吗?」

  她声音颤抖着,哽咽着。

  我最后系了一圈,沉默了下:「没事儿,死不了。」

  刘若佳以为我还在生气,她忽地一下子抱住了我,环绕着我的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肩膀上一片湿热,那是她的眼泪。

  我犹豫了下,还是将她纳入了怀里。

  「呜啊啊啊啊啊~」

  刘若佳再也忍不住了,这一天的刺激、恐惧、愧疚和劫后余生的迷茫等多种
情绪涌上心头,她伏在我怀里,嚎啕痛哭。

  她抽泣着,矫小的身体一上一下的抖动着。

  她上身只穿了件胸罩,两只小乳鸽隔着薄薄的布料和我赤裸的胸膛相贴……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

  「谁……谁的……好像是……是你……是你的……」

  刘若佳抽泣着,她的手机早就在裤子里一起掉下去了。

  我心里万分好奇,是谁打电话给我。

  庄月,那上面的头像和名字都让我们两个人不寒而栗。

  「要接吗?」

  我有些拿不定主意,问刘若佳,毕竟她才是上午和庄月在一起的人。

  「别,别接,千万别接。」

  刘若佳被吓的直往我怀里缩:「庄月已经死了,被推下去了。」

  刘若佳和我说了她看见的事情,我心中一沉,果然,诡异已经蔓延到她们身
上了吗?

  电话铃还在响着,知道不是简单的失踪而是诡异作祟后,我已经不想接这个
诡异的电话了,可谁想到……

  电话竟然自动接听了,手机上面浮现出庄月那甜美的,惨白惨白的脸。

  「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不可能是庄月,而是这个村子里的,诡异的存在!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为什么……」

  「庄月」的声音就如同钝刀划过玻璃的声音,不仅刺耳,而且让我浑身不舒
服,后背有些发麻。

  「挂了,快挂掉!」

  刘若佳呼吸急促,毕竟她可是亲眼见到过了,手机对面的东西的诡异之处。

  我手指已经在那个红色的按钮上点的飞快,但是没用,「庄月」依然在屏幕
上。

  似乎因为我们一直不理她,她有些发狂了,她清纯的脸蛋上一脸诡笑,声音
不似人类。

  「你们……在哪里?」

  「告诉我!!!!」

  她脸色越来越狰狞,最后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瞳孔中开始有血液流了出
来,黑色的血液,布满烂肉的脸,这已经完全不是人了。

  「去你妈的!」

  我直接把手机甩了出去,虽然是高考结束妈妈刚给我买的,但是……

  我一把拉住刘若佳:「走,我们快点回去。」

  明明还不到中午,但是天色莫名其妙的阴沉了下来,透过云雾的缝隙,隐约
能看见灰蒙蒙的天,像是一层大网,盖住了这个山里的村子。

  我心中有了个猜想,两次见鬼,一次是在凌晨,黑漆的夜晚,一次是在上午,
但却浓雾笼罩的山里,都看不见太阳,这是否说明鬼怕太阳呢?

  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但是我来不及去思考更深层次的含义,我只知道,如果天彻底暗下来,我们
还出不去的话,那我们可能就永远也下不了山了,被永远的,永远埋在深山中…

  …

  我拉着她的手,开始原路返回,云雾翻滚着,像是一双双绸缎缠绕在我们身
上。

  我拉着刘若佳,我感觉她跑的越来越慢,我忍不住回头看去,她一张俏脸上
全是汗水,一双穿着白袜子的小脚丫踩在满是碎石和杂草的路上,袜子已经沾满
了灰尘和泥土。

  她咬着嘴唇,强忍着点头:「没事的,我们继续走吧。」

  「是我没注意到。」

  我叹了口气,身子一低:「上来,我背你。」

  「不……」

  「听话。」

  我不容置疑地说道。

  刘若佳看着我背上那道狰狞的伤口,有些犹豫。

  我又往后靠了靠,身子又低了低,声音低沉:「上来,我们……回去!」

  刘若佳眼里充斥着水光,她轻轻地扶着我的肩膀,虚趴在我的身上。

  我身子轻轻一晃,把着她两条白嫩的大腿,把她背了起来,虽然刘若佳不沉,
但是背着一个大活人走山路还不是我这个常年坐课桌的人能驾驭的,我步伐沉重
的背着她,一步一步的沿着小路,向山下走去。

  「抓紧了。」

  我向上掂了掂她丰腴的雪臀。

  「抓紧了……抓的紧紧的……」

  刘若佳的手仅仅是扶在我的肩膀上,轻声说着……

  (原创不易,喜欢的可以支持一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