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国】(14~16)纯爱母子 灵异黄文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我想早点睡
2021/9/5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6435

             第十四章 若佳风情

  「笑笑,你自己在家吃饭的话就去家餐厅里吃吧,让苏婶给你做,别出去吃
了。」

  妈妈穿着得体的黑色修身西装,包臀裙下是两条穿着黑丝的修长美腿,妈妈
正弯腰穿高跟鞋,那裹在黑丝里的白嫩足底没有一丝褶皱。

  妈妈的头发很长,乌黑的秀发如云瀑般泻在腰间,没有什么花哨的发型,整
个头发散发着一种自然美,看着美的冒泡的妈妈,我的内心竟然是生出一种占有
欲,想让妈妈永远就在我的身边,甚至还想和妈妈……

  我没再去克制脑海中不伦的想法,我没办法再欺骗自己了,但是,眼前这个
绝美的女人,是我的妈妈啊。

  我看着妈妈要推门出去,忍不住走到妈妈身后叫了一声。

  妈妈回过头,那高耸入云的玉乳就藏在西装下,随着妈妈的转身有着一丝轻
微的晃动。

  「怎么了?」

  妈妈看着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看着妈妈那没涂口红却红润的小嘴儿,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就
亲了过去。

  不过最后关头我还是醒悟过来,微微一错,亲在了妈妈光滑细嫩的脸蛋儿上。

  「啵~」

  空气中发出一声响。

  妈妈嫌弃的把我推开,嗔道:「刷牙了没有,弄得妈妈一脸口水。」

  我回味着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嘿嘿傻笑。

  妈妈脸上画着淡妆,但是我几乎看不出来,我觉得妈妈化不化妆都一个样子,
都特别的美。

  妈妈对着小镜子照了照,看着脸上的化妆品没有被我蹭掉,这才满意地点头,
推门走了出去。

  妈妈走后,我一下瘫坐在沙发上,我无法想象我要是亲在妈妈的嘴唇上妈妈
会是什么反应,是暴怒或者把我当成一种亲昵的行为,我不得而知。

  而妈妈出去的时候扭来扭去的两片浑圆臀瓣更是让我的下体膨胀起来,本来
就是早上,加上刺激,就算我不去想,一时半会儿也软不下去。

  实在是憋得慌,我打算去冰箱里喝瓶冰镇的牛奶,但是路过阳台的时候,我
停住了脚步。

  妈妈的贴身衣物都是一天一洗一换的,如果没猜错,妈妈换下来的内裤胸罩
和丝袜都挂在阳台上,想到这点,我就变得无法抑制自己。

  我就看一眼,什么也不干,我欺骗着自己,推开了阳台门。

  阳台的晾衣绳上果然挂着妈妈的衣服,一条黑色的丝质内裤,和一个胸罩,
绳子上还挂着一双丝袜。

  我呼吸急促,下体更加膨胀,我忍不住幻想一些小说里的情节,把丝袜或者
内裤套在龟头上打飞机,然后射出大量的精液在妈妈的贴身衣物上,但是我还是
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总觉得那样是对妈妈的不尊重,我躺回房间掏出肉棒准备自
我解决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妈妈刺激的原因,这次很有感觉,没多久就到了极
限,我拿纸巾擦了擦,团成一大团准备扔到垃圾桶里,一看垃圾桶里没有套上塑
料袋,正当我准备用马桶冲下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随手把纸团放在床头接
通了电话。

  「喂,你准备给我做什么呀?」

  刘若佳甜美的声音直击心脏。

  我其实会做的还不少,受妈妈的影响,我还能做一些比较复杂的菜。

  我笑道:「我能做的你有可能都没吃过。」

  刘若佳不屑一笑道:「就你啊?你除了吃还能干啥?」

  「呵呵,你来就知道了,我给你露两手。」

  那边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你,你家长走了?」

  「走了,一个礼拜都不回来。」我这边是激动的,刘若佳则平淡的说道:
「哦,我就吃个饭就回去了,回不回来和我也没关系。」

  我一时间也分不清刘若佳是说真话还是假话,不过反正只要来了就好说了。

  「你知道我家吧,我先去买菜,你来了给我打电话或者敲门都行。」

  我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去商场买了菜和零食,家里的冰箱还有冻的虾和肉,
足够我做菜了。

  我刚回家还没喘口气呢,外面的门就被敲响了,我打开门,门外的女孩正是
刘若佳。

  刘若佳今天一反常态,上身穿着个花衬衫,下身是一条雪白的小裙子,露出
两截玉润的小腿。

  她带着墨镜,见到开门的是我一甩头摘下墨镜。

  「愣着干嘛呀,不让我进去?」

  我看着她有些不伦不类的穿搭,哭笑不得:「你就穿着这样啊,哪有你这么
穿的啊。」

  「我这么穿不可爱吗,不好看吗?嗯?」

  刘若佳双手捧着脸,做出一个开花的手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

  「可爱,你最可爱,最漂亮了。」

  我轻柔地捏了捏她的脸蛋儿,有些宠溺地笑了笑,换来的是她的一个白眼。

  「拜托,你敷衍的不要这么随意好不好。」

  「我实话实说啊,没敷衍你。」

  「不行,重来,大点声说。」

  我吭哧吭哧的憋不出来,本来随意的随便说,但是这样我还真有点害羞。

  看着刘若佳充满威胁的眼神,我还是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没想到刘若佳在那捂着脸怪叫:「哟哟哟,你给我看的都尴尬。」

  「没有你的穿搭尴尬。」当然,这句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了。

  其实衬衫搭裙子很正常,但是她的衬衫是那种特别花花的,有点非主流,配
上小群子和墨镜就像是混社会的女孩在装纯一样。

  刘若佳进屋之后随意地打量着客厅,小脚熟练的一搓,两只穿着白袜的小脚
丫就把鞋脱掉了。

  「去,给姐姐找个拖鞋。」

  刘若佳穿着小白袜踩在客厅地上的垫子上,脚趾俏皮的一翘一翘的。

  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可爱吗?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脚吧?」

  刘若佳嘲讽道:「好好看吧,你也就能看看我的了,除了我谁还能可怜你呢?」

  说着,还扭了扭小蛮腰,一歪头古灵精怪地瞅着我。

  看着刘若佳俏皮的小模样,我忍不住道:「那你就再可怜一下我吧。」

  「什么?」

  刘若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堵住了嘴巴。

  「唔……放……唔……」

  刘若佳一开始还不情愿地推搡着我,但是我的舌头扣开她雪白的贝齿的时候,
她推搡的力度又小了很多,当我的舌头擒住她那条湿滑的小香时,她推搡我的两
只手臂慢慢的改为搂着我的脖子,不知不觉的与我唇舌交缠着,交换着唾液。

  我搂着她,踉踉跄跄的坐到沙发上,把她娇小的身体抱在我的腿上,如饥似
渴地吸吮着嘴里那条滑嫩的小舌头。

  刘若佳眼眸微眯,鼻息有些急促地喷吐着,白皙的小脸染上了一层兴奋的晕
红。

  淫靡的吞咽口水声,唇舌交缠的渍渍声在略显寂静的客厅里重复响起,良久,
一条银白色的丝线在我和刘若佳中间断开。

  刘若佳脸红扑扑的,这不是害羞,而是兴奋,她本来也不是那种小女生,这
种程度完全不会害羞。

  刘若佳檀口微张,喘着气儿说道:「你要憋死我啊?」

  我舔了舔嘴唇,有些尴尬地说道:「不是还有鼻子能喘气呢吗。」

  刘若佳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忘了,不行啊?」

  感受着腿上小屁股那柔软的弹性,我的手忍不住略过她的后腰隔着裙子放在
一片臀瓣上。

  「嗯?」

  刘若佳自然感受到了我作怪的大手,她风情万种地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看着她这小女人的模样,又抱着她啃起来,大手有意无意地捏了两把她的
翘臀,很有弹性,就在我想顺着短裙钻进去的时候,她雪白的贝齿一下子就轻咬
住了我的舌头,小手也摸到了我的腰间。

  死就死吧,我心一横,大手穿过短裙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摸到了那我神往
已久的精致翘臀。

  很软,但是又充满了挺翘的手感,像是一个充满了水的水球一般,轻轻一捏,
那臀肉像是有生命一般向外弹着,想要恢复原来浑圆的形状。

  刘若佳看着我不听警告还是伸进去了,眼睛里像是要喷火一样,贝齿轻咬了
一下我被她吸进嘴里的舌头,不是特别疼,但是我还是一副不堪忍受的样子。

  「我就摸一下,就一下。」

  刘若佳气喘吁吁地看着我,不屑地冷笑一声:「就摸一下?别的什么也不干?」

  我肯定不是只想摸摸屁股就算了,我打着哈哈:「就摸摸呗,我还能干啥?」

  「行啊,你保证除了摸什么也不干,我就让你摸,让你伸进去摸都行。」

  手上那温热丰满的触感还是刺激着我,我真的想先哄哄她然后伸进去感受一
下她那雪白细腻的臀肉捏在手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还是做不到,我脸皮没那么厚,我有些尴尬地笑着。

  刘若佳也明白这个道理,看着我有些尴尬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你那死样,怎么一天就知道想着那点事儿了?以前你也没这么变态啊?」

  我辩解道:「以前是以前,现在,现在咱俩都处对象了,我能不好奇吗?」

  刘若佳勾着我的脖子,脸上的晕红还没消散,她也不在意我还放在她翘臀上
的大手。

  「你好奇啥?你是没看过小电影啊还是怎么样?」

  「看过是看过,但是,没试过嘛……」

  刘若佳感受着屁股上手掌的蠢蠢欲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红,一把
推开我。

  「别墨迹了,先吃饭,要饿死我了。」

  我听着刘若佳的话,什么意思?是让我先做饭在做……爱?

  我笑的一脸淫荡,被刘若佳看到之后,她狐疑地瞅了我两眼:「你又意淫什
么呢?」

  说着,还恶寒地缩了缩身子。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嘿。」

  我在刘若佳看傻子的眼光中走到厨房,拿出准备好的食材开始做菜。

  没做太复杂的菜,一个简单的尖椒炒肉,加上虾仁拌黄瓜和木须柿子,三个
家常菜,虽然有一段时间没做了,但是无论是色泽还是香味都不错,就是不知道
吃起来怎么样。

  刘若佳像个大厨一样在我身边指指点点的,时不时点评两句,要不是我知道
她连煮面都费劲,差点都以为她是个厨艺高超的人了。

  忙活了半天,一看时间都中午了,我赶紧端上菜和刘若佳腻歪在一起吃了起
来。

  刘若佳夹了一口肉,顿时有些惊喜的叫了起来:「哇,你这做的可以啊,以
后就你来做饭了。」

  我也是第一次让妈妈以外的人来吃我做的饭,我心里也很高兴,我说道:
「你要是喜欢,以后都做给你吃。」

  刘若佳美滋滋的白了我一眼,说道:「哎呀,这吃饭呢,你可别在这腻味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看的出来,她还是很受用我的话的。

  一顿饭吃的刘若佳是很满意,当然,没有互相喂饭的油腻情节,刘若佳吃完
饭后,我正寻思找个什么方法让她留下来,天色忽然就暗了下来,我看了眼外面,
竟然要下雨了。

  我厚着脸皮试探着问道:「要不等雨停了你再走吧?要不然下雨我不放心。」

  刘若佳小脚上的袜子已经脱了下去,她两只晶莹玉润的小脚丫搭在一起,听
见我的话,她眼珠子一转,说道:「哎,那行吧,本来我寻思我在这住一晚上呢,
那等雨停了我就走吧。」

  听到这话,我脸都绿了,刘若佳看着我的脸色笑的在沙发上打滚。

  大雨不约而至,外面的雨声雷声更显得屋子里的静谧,刘若佳躺在沙发上,
我则是坐在她旁边。

  刘若佳看着我一直盯着她白嫩的脚丫看,就拿脚丫踹了踹我的肚子。

  「喂,你真是足控啊?」

  我在村子里说过是足控,没想到她还记得。

  我挠挠头,说道:「也不算是,我只看好看的。」

  刘若佳把两只小脚搭在我的胸前,十根幼圆的脚趾像是弹钢琴一般,在我胸
前肆意地点着。

  「那你觉得我的怎么样,好看不?」

  「好看,我还没看过这么好看的。」

  在我的印象里,也就妈妈的脚和刘若佳的比了,但是妈妈和刘若佳不是一个
风格的,妈妈的脚掌纤长,刘若佳则是娇小。

  刘若佳娇笑起来:「就知道哄我。」

  她忽然站起来说道:「哪个是你的房间,我看看是不是乱的不行。」

  我的房间没啥别的,也不是很乱,我就带着她推开了我房间的门,但是门一
推开,我就想到了,我之前打飞机的纸团还没扔!

  还没等我出声,刘若佳就进去了,她四处打量着。

  「嗯,还不错,挺干净的啊。」

  「嗯?」

  刘若佳忽然一顿,而我则是心里一凉,完了。

  刘若佳拿着那个纸团,开始没什么反应,但是看到我的表情之后,脸色就精
彩起来了。

  「哦?风哥,这是什么呀?」

  刘若佳捏着纸团的边角,一脸挪揄。

  我脸都红透了,话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刘若佳看着我的样子,变本加厉,她随手把纸团扔进垃圾桶,过来趴在我耳
边说道:「果然呢,你是个变态对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脑子里嗡嗡响,有些无力的坐在床上。

  「啊,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变态行了吧。」

  我已经社死了,感觉生无可恋。

  刘若佳看着我放弃挣扎的样子,有些没想到。

  她笑的很开心,说道:「不是吧,你有啥想不开的,这不正常吗?」

  我来了点精神:「什么正常?」

  刘若佳朝着垃圾桶撅了撅嘴唇:「呐,你们男生不都……都自己弄吗?」

  「你知道?」

  刘若佳躺在我身边,小脚丫一蹬一蹬的。

  「嗯啊,这有啥的,这不是常识吗?」

  我一想,确实是这样,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各种奇葩的推送层出不穷,女生
知道真没什么奇怪的。

  刘若佳突然拍了我一下,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羞涩:「你们男生弄那个
……舒服吗?」

  我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我支吾了一下,说道:「还好,挺舒服的。」

  刘若佳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

  「你弄……弄一下。」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哎呀,就是你自己弄,弄那个。」

  这我肯定不好意思啊,我不管她怎么好奇,就是不愿意。

  最后,刘若佳给我抛出来一个我无法抗拒的诱惑。

  「你要是让我看的话,我……就让你摸,怎么样?」

  我看着刘若佳略有规模的淑乳和圆滚滚的小屁股咽了下口水。

  「你说真的?」

  「你弄不弄?」

  我咬了咬牙,一下子就把裤子连同内裤都脱下来了。

  肉棒没有勃起,像一条长虫一样软趴趴的耸搭在胯间。

  刘若佳好奇的目光聚焦在我的肉棒上。

  「你这个怎么软趴趴的啊?」

  我脱下来裤子好像把我的羞耻心也脱下去了一样。

  「平常就是这样的,得受刺激勃起了才能变硬。」

  刘若佳看起来也有些害羞,不过还是掩盖不住她的好奇心。

  「那,那你怎么才能变硬?」

  我看着她胸前鼓起的两团,试探着问道:「要不,你让我摸摸?」

  没想到刘若佳居然没反对,看着她轻轻点头的那一刻,我激动万分,我从衬
衫的边缘滑过她细腻的肌肤,逐渐向上直到碰到了一层布料。

  看着刘若佳没有自己解开的意思,我又怕再拖下去刘若佳万一反悔怎么办,
我干脆从胸罩的底下直接钻进了去。

  有点挤,但是还是能钻进去,我感觉我的右手碰到了一团软肉,不是很大,
软肉的中间有着一颗明显的凸起,已经膨胀起来。

  我轻轻地抓住那团软肉,像是揉面团一样地揉搓起来。

  刘若佳哼了一声:「你,你别用力。」

  我连忙点头,轻轻地揉弄了起来。

  刘若佳看着我逐渐硬起来的肉棒,问道:「你咋还不弄?」

  我也憋的难受,她一说我就握住肉棒动了起来,也许是姿势的问题,没一会
儿我的手腕就有些酸了,刘若佳被我揉的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但是时不时的还会
看一下。

  她看着我越来越慢的动作,有些犹豫地问了一下:「要不……我帮你摸摸?」

             第十五章 若佳撸管

  我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我兴奋地说道:「真的?」

  刘若佳白了我一眼:「还装?假的!」

  「别别别,快帮我弄一下。」

  刘若佳一甩我在她胸罩里的手:「那你别摸我。」

  「好好好。」

  这时候是刘若佳说啥我做啥,我赶紧把手从她身上缩了回来。

  刘若佳起身坐在床头,有些好奇地看着我通红肿胀的龟头。

  她轻轻地伸出白嫩的指肚点了点龟头马眼。

  「你就……从这里出来?」

  我的肉棒跳了一下,我连忙松开手,给刘若佳更多空间。

  「是啊,上厕所和那啥都一个地方。」看着刘若佳研究着我的宝贝,我还有
些羞耻。

  刘若佳又伸出一根手指,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了捏龟头,有些惊奇地说道:
「里面没有骨头啊,那怎么这么硬?」

  刘若佳的指肚软乎乎的,一丝温度在龟头上蔓延。

  刘若佳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的我忍不住发笑:「怎么可能有骨头啊,有骨
头平时可软不下来。」

  「也是,坏家伙。」

  刘若佳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伸出小手握住了棒身。

  刘若佳的小手不大,但是手指不短,正正好能把棒身包了个圆圆实实的,可
能是出汗的原因,手心里湿漉漉的,有些冰凉。

  刘若佳握着肉棒试探性地动了两下。

  「这样就行了吗?

  我急忙点头,刘若佳就又动了起来。

  但是她的幅度有些大,向下撸的时候总会牵扯到包皮系带,有些疼。

  「可以快点,幅度别那么大,别把外面的皮儿扯的太狠了。」

  刘若佳对这玩意好奇的很,听到我的话乖巧地改变了动作,幅度很小但是迅
速地套弄起来,一股股快感从肉棒上传来,我舒服地仰躺在床上。

  说实话,刘若佳的动作很生疏,要论生理上的快感真不如我自己弄,但是刘
若佳毕竟是个小女生,手掌的细腻程度远不是男生可以比的,那轻柔地套弄起来,
快感并不大,但是一波波的,让人无法抵抗。

  刘若佳套弄了一会儿,突然有些兴奋地叫了起来:「它,它流水了。」

  龟头的马眼上吐出来一股透明的粘液,淌在通红的龟头上面。

  我解释道:「我太舒服了……」

  刘若佳完全没在意我说的是什么,她用手指把那液体在龟头上均匀地涂开,
神情兴奋。

  「好玩,怎么没了?」

  刘若佳两根手指捏了捏,拉出了一丝线。

  刘若佳又揉搓着龟头,想让它吐出更多的液体。

  她用力有些大了,我被捏的不怎么舒服,不过看她玩的起劲,我也没好意思
阻止,只好无奈地说道:「又不是射出来了,哪有那么多水啊。」

  刘若佳听闻有些不满:「那你就快射呗,咋还不出来?」

  说着,她小手又握住肉棒一阵套弄。

  肉棒的快感主要集中在龟头上,这样弄刚开始因为不熟悉的原因还有不少快
感,而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

  我忍不住开口道:「你把手往上弄一下。」

  刘若佳听到后把手放在龟头上面虚握着,看着我试探地问道:「这样子?」

  「对,这样弄。」

  刘若佳哦了一下,然后握实了龟头开始套弄起来,没两下就被我龇牙咧嘴的
叫停了。

  刘若佳小脸红扑扑的,鼻尖都冒出了细汗,她看着我有些疑惑:「怎么了?

  不舒服?」

  「不是,有点干了,太刺激。」

  马眼分泌出来的粘液没弄几下就干了,没有液体的润滑这么直接套弄刺激性
太强,没有之前来的舒服。

  「那咋办?」

  「要不,你吐点口水呢?」

  刘若佳顿时就皱起了眉毛,看着我说道:「咦~你恶不恶心啊,还口水。」

  用口水当润滑撸管是很多小电影里的标配了,刘若佳越抗拒我就越想让她做。

  我隐含威胁地道:「那你这样弄我一时半会儿都出不来,累的是谁啊?」

  刘若佳不屑地冷笑一声:「那你自己弄吧,我不侍候了。」

  说着,就放开手准备出门。

  装大了,我忘了刘若佳可不是那种小女生,威胁对她来说是一点用没有。

  我赶紧讨饶:「别别别,我错了,我自己毛手毛脚的哪里有你弄的舒服啊。」

  「别,你十八年都弄过来了,不差这一次。」

  刘若佳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褶皱,看也不看我高耸的肉棒。

  我有点委屈:「哪有十八年,我也不能从出生就打飞机吧。」

  刘若佳被我逗笑了,她笑眯眯地看着我这幅小受的模样说道:「再给你一个
机会,叫点好听的。」

  好听的?

  我脱口而出:「同桌?对象?宝贝儿?」

  我说一个她就点点头,我眼巴巴的看着她,她依然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咽了下吐沫,有些不知道说啥,最后我叫了声老婆,看着她神色似乎有变,
我又叫了几声:「老婆?宝儿老婆?好老婆快帮我弄一下吧,我都要憋死了。」

  我以为刘若佳喜欢听这种,谁知道她一下子捏住了我的肉棒根部,有些用力,
不疼但是也勒的难受。

  「你咋这么腻味呢,你听见没有,以后这词儿我不允许你叫,你就不能叫,
腻不腻人呀?」

  刘若佳威胁着我,小手把我的肉棒当成操纵杆一样的,左摇右晃的。

  我也不知道说啥了,我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门被打开,刘若佳出去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正当我想问她干什么去了的时候,
一丝有些凉意的液体滴在了我的龟头上。

  我抬头一看,刘若佳抿着嘴巴,一丝银线和我的龟头相连,龟头上是一些晶
莹的口水。

  刘若佳粉嫩的肉舌轻抿了一下嘴唇,把银线抿断。

  她看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上一红:「看什么看?」

  我立马躺下去装死,果不其然,下一刻一只软乎乎的小手就包了过来,握住
小半截棒身和龟头弄了起来。

  有了口水的润滑,龟头能最大程度体会刘若佳小手的白嫩柔软,我哼哼唧唧
的,舒服的脚趾都有些发颤。

  刘若佳弄着弄着,突然问道:「喂,那天在车上你是不是勃起了?」

  「哪天?」我一时没反应回来。

  刘若佳的手上不停:「少装蒜,就是在客车上,你用这玩意顶我的腿还摸我
腿。」

  她这么一说我就想到那天的事情,虽然在她心里可能已经没有什么好形象了,
但是我还是解释道:「你穿那么少还把腿搭在我的身上,我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怎
么可能没反应。」

  刘若佳又问:「那你摸我大腿怎么解释?」

  「别和我说你手没地方放了?」

  话被刘若佳堵死,刘若佳看着我没话说了才满意一笑,又低头往已经干了的
龟头上吐了点口水,撩了下耳边的发丝,又继续套弄起来。

  看着刘若佳稚嫩的脸却做出这般风情万种的动作,我看的双眼发直。

  刘若佳看着我直勾勾地盯着她,有些不耐烦:「看什么看?那个蓝色的牙缸
是你的吧,我刚用了下。」

  「你,刷牙去了?」

  刘若佳小手的动作越来越纯熟,她看傻子一样的看我。

  「要不然呢,我刚吃完东西,谁知道你这坏家伙生命力怎么样,万一被感染
了呢。」

  听着刘若佳的话,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开口调戏道:「没事儿,口水能杀菌,
直接用嘴巴含着都没问题呢,别说口水了。」

  刘若佳听到我得意忘形的话,杀气四溢地看了我一眼:「我告诉你,让我用
嘴你现在想都别想。」

  我听着她话里的漏洞,刚想反驳,就看见她红着脸喊到:「以后更不行。」

  我涌上来的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我有些低落的把话憋了回去。

  刘若佳皱眉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会儿,有些吞吞吐吐地问道:「你,你就这
么执着那,那样弄吗?」

  「不是执着,就是感觉那样的话你才算是我的,也叫占有欲吧?」

  刘若佳小声地道:「和你……那啥,不就算你的了吗,还不够满足你的占有
欲啊?」

  说完,她自觉失言,加速了套弄的速度,把我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我好不容易忍住那快感,兴奋地问道:「真的吗,你愿意和我,和我……那
啥吗?」

  刘若佳一副疑惑的样子:「那啥?你说啥呢?」

  我看着刘若佳,竟然真的以为是自己太兴奋听错了。

  刘若佳看我傻傻的样子,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刘若佳俏皮地笑了笑:「笨蛋……」

  看着笑颜如花的刘若佳,再联想平日里刘若佳傲娇的模样,快感就这么突如
其来的淹没了我,我还没来得及提醒她,精液就喷涌而出。

  已经是第二次射精了,精液自然没有那么多,除了一开始喷射的那几股,大
多数都是流在了刘若佳的小手上。

  刘若佳愣了一下,才问道:「完事儿了?」

  我大口的喘着气,没有回答。

  刘若佳看着手上乳白色的液体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松开了手,跑到洗手间。

  没一会儿,刘若佳就回来了,她拿着客厅的一包湿巾,我以为她会扔给我让
我自己擦擦,没想到她竟然抽出了几张湿巾蹲在床边替我仔细地擦了起来。

  看她神情专注认真的模样,我已经有些疲软的肉棒又有些反应了,不过我还
是正常人的范畴,没硬起来。

  「好啦。」

  刘若佳擦的干干净净,怕了拍手,把纸团扔到垃圾桶里,又拿出一张湿巾擦
手。

  我缓了过来提上裤子,凑了过去搂住她,嘿嘿笑道:「你真好。」

  刘若佳擦着手靠在我怀里,懒懒地扭了扭身子,调了个舒服的位置说道:
「你知道不,我有点后悔。」

  我疑惑地问道:「后悔啥?」

  「后悔没早和你处对象呗。」

  我忍不住看了眼怀里的刘若佳,没想到她能说出这种话。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在村子里救了她很多次,才让她对我产生好感。

  刘若佳抬头看了眼我:「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不会以为你救了我几次我就会
喜欢上你吧?你以为你是谁?陈冠希还是吴彦祖啊?」

  「那你……」

  刘若佳靠在我怀里,侧脸贴在我的胸膛上,轻声细语:「虽然你确实不是我
钟意的类型,我也确实喜欢阳刚一点的男生,但是吧,不是说我喜欢什么样的类
型就要和那样的处对象懂吗?」

  看着我有些懵的眼神,刘若佳继续开口:「就比如你,不够阳刚,长的秀气,
性格很软,等等等等,但是吧你也有很多优点啊,这些都是让我有好感的东西。」

  「那你之前也没表现出来啊。」

  在上学的时候刘若佳对我确实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意思。

  刘若佳没好气地说道:「听我说完,虽然你救了我几次不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但是吧,通过这件事,我看的出来,你关键时刻还是靠的住的,那就没问题了。

  再加上我和你这么熟,在一起挺好的。」

  「不是说越熟越不好成为对象吗?」

  刘若佳冷笑:「放屁!跟你说个好玩的事情,高中同学之间结婚只有21%
的离婚率,高中同桌之间更低,才百分之几。」

  我听着刘若佳一本正经地在说离婚率的问题,忍不住笑了出来。

  刘若佳这才意识到她自己说了什么,在我怀里傲娇地一扭头,不说话了。

  我连忙接话:「我也后悔了,要是高中追你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刘若佳哼哼道:「你那是想要孩子吗?你就是馋我身子。」

  「那我也后悔啊,没有小孩子也喂饱大孩子了。」

  刘若佳在我怀里笑了起来:「你咋这么不要脸啊,我是那种靠时间磨就磨出
来的女生?」

  我来了精神:「那你的意思?」

  刘若佳没回答,反而挑衅似的看了一眼我。

  「两次了,你还行?」

  被人鄙视了这能忍,我拧着脖子:「谁不行?」

  刘若佳推了我一下,看着外面开始放晴的天空。

  「我想去夜市了,想吃薯塔,想吃章鱼小丸子,想喝冷饮,想吃冰淇淋。」

  闹腾了一翻,时间也快到了晚上,我看着兴致勃勃的刘若佳一直点头。

  「那,吃完之后呢?」

  刘若佳看起来很随意地回了我一句话:「吃完该干啥干啥呗。」

  听到这话,我差点蹦起来,我火急火燎地拉着刘若佳冲出了家门。

             第十六章 美妇秦姐

  「啊~张嘴。」

  刘若佳拿着一个芝士味的薯塔,像钓鱼一样在我嘴边晃来晃去的,每当我张
嘴的时候她就唰的一下放到自己嘴里吃了起来。

  我只能无奈的笑笑,我手里提了各种小吃和刘若佳吃完的泡沫盒还有木签子,
根本就腾不出来手。

  刘若佳玩累了也会喂一下我,我俩一直在外面玩到八点多,天已经很黑了。

  「你家里没人啊?」

  我问刘若佳,因为刘若佳的家长也很忙,几个店来回跑,也不怎么回家。

  「有人啊,怎么了?」

  刘若佳手上拿着一杯黑糖珍珠圣代,用勺子挖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心里顿时有些失落,我试探性地问道:「那……那你晚上还回去吗?」

  刘若佳瞅瞅我,又吃了口圣代。

  「你想干嘛?」

  我蹭了过去:「要不就别回去了。」

  「不回去干嘛,和你一起睡啊?」

  「不是,就是,哎呀。」

  平日里的嘴皮子一点用都没有,我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刘若佳一边走一边说:「你不就想那点事儿吗,还装啥啊?」

  虽然说的没错,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保证:「你放心,我保证不动你。」

  「禽兽不如?」

  「那要不……」

  「滚吧死禽兽。」

  刘若佳妩媚的横了我一眼,眼珠子一转。

  她贴在我的耳朵旁边轻声说道:「其实吧,也不是不行,只要你答应我几个
条件。」

  我立刻把之前的保证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腆着个脸问道:「啥条件,你快
说,我保证完成。」

  刘若佳笑眯眯的轻声说:「我要你……去买套子。」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又说:「无人售货店可不行,你就去前面的药店。」

  我犹豫了起来,我可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感觉好尴尬。

  但是想了想,我还是豁出去了,没等我直接冲向药店,刘若佳又在我耳边说
了几句,我顿时脸都绿了。

  「干不干嘛?」

  我为难地说道:「别吧,这太,太那啥了。」

  「哦?」

  刘若佳点点头:「那行吧,我寻思买了试试好不好用呢,我也没用过呀。」

  说罢,她转身就走:「哎呀,累了,回家了。」

  「别走,我去,我去。」

  我一把拉住她,打开了微信语音通话,带上蓝牙耳机,向着我心中的刑场走
去。

  走到药店门口,我才发现这药店里有我认识的一个熟人,秦淑静秦阿姨在这
家药店卖药,秦阿姨是我高二的时候参加一个竞赛的时候认识的,那次秦阿姨好
像有什么突发性疾病晕倒了,周围又没人敢碰她,我高二的时候正是热血沸腾的
少年时期,就帮活着打120忙前忙后的。

  说是秦阿姨,但其实她才30出头,整个人都熟透了,巨乳肥臀,成熟女人
的魅力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可惜的是她早就结婚了,她丈夫在中粮工作,
人长的也帅气,认识她的人都羡慕她有个好丈夫有个好家庭,不过我可是知道一
些别人不知道的……

  想想上次发生的尴尬事情之后,我已经不少天没看秦阿姨,哦不对是秦姐,
秦淑静让我管她叫姐我也就叫了,反正我也不吃亏。

  我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看,一个女人带着金边眼睛,穿着宽大的白袍坐在药
柜后面,就算是宽大的衣服也盖不住女人傲人的身材,女人长得也是十分的漂亮,
带着眼镜让人感觉十分的优雅,女人眼波流转间透露出一股成熟女人该有的媚意,
正是秦姐。

  我顿时退缩了,我看向刘若佳问道:「能不能换一家药店?」

  刘若佳点点头,甜甜地道:「可以呀,那你慢慢找叭,我先回家了。」

  我看着刘若佳的眼神扭了扭脖子,深呼吸两口走了进去。

  这个点已经是快下班的点了,所以药店里就秦姐一个人,她听见有人进来抬
头看见是我,脸红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这不是笑笑吗?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秦姐的声音很温柔,软软的,像微风一般轻抚过耳畔。

  看着眼前优雅温柔的大姐姐,我怎么也想不到那天晚上……

  秦姐看我好像陷入了回忆,连忙咳嗽了声打断了我。

  我回过神来也有些尴尬,我看着秦姐不知道说什么。

  秦姐轻推了下镜框,有些不敢看我,说道:「你买什么药啊?感冒还是发烧
了?」

  我豁出去了,我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颤抖:「我,我想买盒安全套。」

  真特么尴尬,本来买这玩意就够尴尬的了,尤其是碰到熟人更尴尬。

  秦姐好像有些没听清,又好像有些不敢相信,她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看我。

  「你,你要什么牌子的?」

  秦姐的脸有些红,像是红苹果一样,让我忍不住啃一口。

  反正已经说出口,接下来就好弄了,我听着蓝牙耳机里指挥开口了:「有什
么牌子的?」

  秦姐这时候已经有些羞的抬不起头来了,我有些奇怪,虽然我是第一次买,
但是秦姐用不是第一次卖了吧,她为什么这么害羞。

  秦姐哆嗦着手拿出了好几个颜色的盒子摆在桌子上。

  「你,你自己挑吧。」

  说完,她不敢看我低下头去。

  我看了几眼,有杜蕾斯,杰士邦,冈本还有几个小牌子是我听都没听过的。

  耳机里刘若佳再问有什么牌子的,我没办法只能读给她听。

  我一个一个牌子的念叨着,秦姐的状态也越来越奇怪。

  「嗯……我只听过杜蕾斯,就拿那个吧,要不都拿一盒?」

  刘若佳在电话里发表着雷人的言论。

  我只好开口:「都拿一盒。」

  然后又在秦姐有些吃惊的目光中说道:「我挺大的,拿最大码的吧。」

  秦姐白皙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才说道:「那,那东西延展性挺强的。」

  我故作冷静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就拿最大的吧。」

  秦姐没再说话,看着她奇怪的模样,我忽然有些明白了,她不会以为我在调
戏她吧,想想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我把盒子都装进塑料袋里,赶紧跑了出去,也不理身后秦姐那好像做了什么
决定后如释重负的眼神。

  刘若佳已经在路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哈哈哈,你多大啊?我挺大的?」

  我恶狠狠地说道:「还不是你让我说的?」

  刘若佳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抹了抹眼泪说道:「我让你说你就说啊?」

  「你先别管那个,我买回来了,行了吧?」

  刘若佳点头:「行,不过这才是一个要求吧。」

  我直接搂住她:「你少整事儿,跟我回家。」

  「救命……救命啊……」

  刘若佳装模作样的挣扎起来,我也不管就这么搂着她往我家走去。

  在路上。

  「我告诉你啊,虽然我答应了跟你回去,但是你可得记住你说过不碰我的。」

  刘若佳露出小虎牙:「你要是敢碰我,我就让你好看。」

  「行,我要是碰你,你就让我好好看看。」

  「你给我滚吧,哎呀,别摸我屁股。」

  刘若佳打掉了我在她翘臀上做怪的手掌。

  刘若佳一路上都是一副经不住我软磨硬泡没办法才跟我回家的,直到她接了
一个电话。

  刘若佳像着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接起了电话:「喂,妈。」

  电话里传来一个温婉的声音,和刘若佳一点都不像。

  「你在同学家呢吧,晚上早点睡别熬夜了。」

  刘若佳应答着,我的目光则变得越来越怪异。

  等她挂了电话,我才坏笑着说道:「好啊你,原来你早就没打算回去。」

  刘若佳脸红脖子粗的,她一甩头:「离我远点!」

  而这时也到了家门口,我拽着她笑道:「我想离你近点,最好能负距离接触。」

  「我警告你啊,你要是不怕我给你咬掉,你就别碰我嗷。」

  刘若佳坐在沙发上抱着小腿,一脸警惕地看着我。

  都到这份上了,只能说我懂你的欲擒故纵,你懂我的图谋不轨了,我当然不
在乎她的威胁,凑了过去。

  我搂着她的小腰,贱兮兮的说道:「是你咬的话我情愿。」

  刘若佳听着我贱兮兮的话一阵恶寒,嫌弃道:「你想的美!」

  我就搂着她蹭啊蹭啊,两手不规矩地从衣服地下摆钻了进去。

  「你干嘛?」

  刘若佳一瞪眼睛,但是声音软软的。

  我贴在她的身侧,突然注意到她晶莹剔透的小耳垂,我想起偶像剧里的情节,
我轻含住了它,含糊说道:「不干嘛,就,就想摸摸它。」

  谁想到刘若佳的身体居然有些僵硬起来,呼吸也有点急促。

  「有什么好摸的,不就是两团肉吗,你摸你自己的去。」

  我没想到耳垂能算刘若佳的敏感点,不是说敏感点很有快感或者怎么样,只
能说刘若佳对耳垂的刺激有些敏感罢了。

  我在她耳边吐着热气:「我就想摸你的,我的不好摸。」

  说话间,我的双手已经伸到了那文胸的下面,我想钻进去,但是想起下午钻
进去摸的时候手受限太多,我就又向刘若佳背后摸去。

  刘若佳本来以为我会像下午一样伸进去摸,但是感受到身上火热的大手又向
后摸去,她疑惑地问道:「你不摸了?」

  我嘿嘿笑着:「我想脱了摸,这样不挤着它。」

  我摸到文胸的后面,刘若佳的文胸是后面扣上的,因为我摸到了一排扣子,
我有些笨拙地尝试解开它。

  因为看不见只能凭借手感,忙活了半天我一半是着急一半是忙活的,头上都
渗出汗来了。

  刘若佳看着我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噗嗤」一笑,她娇笑道:「你这都解不
开,还想干坏事儿呢。」

  我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求助她:「嘿嘿,你看,你帮我解开呗。」

  刘若佳摇了摇头,在我失望的目光中说道:「不管,你自己解。」

  说完,她看着我失望的神情又调皮一笑,然后一点点的把自己的衣服扣子解
开了一个。

  这简单的动作让我无法忍受了,我急切地把她衬衫的扣子连拉带扯地解开了,
把衬衫脱了下去。

  我家客厅灯光有好几档,我打的是最低一档的,橙黄色的灯光很温馨,但是
我感受不到,只觉得身上已经开始着火了。

  刘若佳看着我愣神样子,心里美滋滋的,她身子一低,那藏在文胸里面的白
腻雪乳就映入我的眼里,那乳肉被挤压着,露出一丝春光。

  刘若佳双手环抱,那一对儿双乳被挤压的更明显,她俏皮地笑着:「看着干
嘛?不想摸摸吗?」

  「想,想摸。」

  我只知道点头,说着就把手伸了过去。

  刘若佳却一把按住了我,红润的小嘴儿撅了起来:「想摸就亲亲我,亲亲我
就给你摸。」

  佳人有求,我怎么能拒绝,我一边搂住她的脖后颈,一边吻住了她的小嘴儿。

  刘若佳也很热情,一条湿漉漉滑溜溜的小舌头就这么和我的大舌纠缠着。

  而我另一边也没闲着,可能是熟悉了,我竟然单手就一寸寸地解开了文胸。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看看文胸下的风景,我分开嘴巴,刘若佳的小舌头上还挂
着晶莹的津液,半吐在空气中,微微颤动着,我没忍住又迅速地用嘴嗦了一下,
惹的刘若佳的一记媚眼。

  我低头看去,整个乳峰都脱离了文胸的束缚,一对玉润白腻的乳球就这么映
入我的眼里。?

  那一对儿乳球雪白雪白的,乳球的顶端上一课娇艳粉嫩的小巧乳珠正在微微
颤动,随着刘若佳的呼吸,乳珠一挺一挺的,像是在邀请我来品尝一样。?

  我红了眼睛,颤抖着手,捏住那雪白小巧的乳球,一瞬间,我打了个激灵,
满手的滑腻软弹,雪白的乳肉如凝脂一般,乳肉随着我手掌的用力从指缝中挤出
来。?

  我的脑子里全是刘若佳软弹乳肉的触感,像是把我的脑子烧坏了一样,只知
道揉捏,疯狂的揉搓着。?

  像是掉入海里的人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样,我两只大手黏在了刘若佳两只
乳球上,白腻腻的乳肉被我抓着,变换着各种形状。?

  「嗯……哼……」?

  刘若佳的轻吟像是一道惊雷唤醒了快要入魔的我,我看去,刘若佳苍小脸上
有些发白,眉头紧蹙着。

  她皱着眉头说道:「你轻点捏,弄疼我了。」

  一股愧疚之情涌上我的心头,看着白腻挺翘的乳球上的道道深深的红色指痕,
本该用心呵护爱怜的一对宝贝被如此粗暴的对待。

  「好好,我轻点,我轻点。」

  我连忙保证。

  我刚想收回手,却发现那颗粉粉嫩嫩的小乳珠居然有些膨胀的挺立起来,乳
珠周围的浅浅乳晕散发着粉润的光泽。

  这……这……刘若佳也有感觉了吧,一定是的。?

  看着那颗膨胀的粉红乳珠,我想去用手指揉捏两下,但是又怕粗糙的手指磨
疼了刘若佳。

  「我能亲亲它们吗。」

  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刘若佳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不,不许咬它们,刚才你捏就可疼了。」

  我也心疼坏了,我赶紧答应道:「不咬,不咬,我就亲亲。」?

  说着,我能轻轻握住那团柔腻丰软,让那颗因动情而膨胀的乳珠向上挺起,
我俯下身去,张开嘴巴一口就含住了刘若佳左峰的乳珠。?

  一瞬间,唇齿留香,我只感觉嘴里的小巧乳珠有些发硬,但还是很软,软软
弹弹的,我火热的舌头轻轻舔舐着膨胀的乳珠,感觉那颗乳珠在嘴里一点点的变
大。?

  我像是发了情的野兽,不仅将雪白挺翘的雪峰上的乳珠含在嘴里,还吃了一
大口乳肉,一同吃进嘴里舔舐着。?

  「吧唧吧唧……啵……」?

  我吃完了左边的乳球又将脖子伸过去,右手同时将右边的乳球往左边推,一
张嘴啃住了一团白腻的乳肉,将乳珠含在中间,像是婴儿吃奶般,吧唧吧唧的啃
噬了起来。

  刘若佳仰着脖子似是有感觉,她胸膛的起伏变得急促了。

  「你,轻……轻点,你真当我里面有奶水给你吃啊?」

  刘若佳的声音比平常要低,声音更有些柔软,她双手抱住我的头,像是往外
推我,又像是想把我压在上面。?

  我两边轮流吃着奶儿,充血膨胀的乳珠上亮晶晶的,全是我的口水,一丝唾
液还顺着乳珠往下流,在那团乳肉上淌下一道淫靡的水迹。?

  我两只大手使劲儿挤着那两团雪白乳肉,将它们向中间挤着,两颗亮晶晶的
沾满了我口水的娇艳乳珠被挤到了一起,我一张嘴,就把两颗乳珠含在嘴里咀嚼
起来。?

  两颗娇艳的乳珠被我含在口腔里,火热的大舌头在上面来回舔扫着,用粗糙
的舌苔摩擦着两颗嫩嫩的乳珠,两颗乳珠在我嘴里随着舌头的搅动不时碰撞着,
摩擦着。?

  含着两颗乳珠,我被满手的乳肉托了起来,由于是两边挤到中间的,我吃起
来很费力,嘴巴的周围有着缝隙,一丝又一丝的口水从我的嘴角流了出来,顺着
两团软肉,流淌下去。?

  就连那两颗乳球挤在一起而形成的略显深邃的乳沟里都流淌着口水。

  刘若佳好像也有了感觉,她在我身下有些难耐地扭动着,嘴里偶尔传来一两
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刘若佳的胸前全都是我的口水,她推了推我,喘着气儿说道:
「行了没,还没亲好呢?」

  我有些不明所以,吐出口中的粉嫩乳头看着她。

  只见她狡黠一笑,说道:「脱衣服。」

  「什么意思?」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应该不是脱衣服啪啪啪的意思吧?

  「你都亲过我的了,不行,我也得试试。」

  刘若佳眼睛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你亲的我……挺……挺舒服的,除了有时候你用力亲的时候有点疼。」

  刘若佳的小脸粉扑扑的,夹杂着一丝红晕。

  我哪有拒绝的道理,我恨不得直接把衣服撕破,我一下子就把身上的半截袖
从头上扯了下来,裸着上身。

  刘若佳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我的小乳头,伸出白嫩的指肚轻轻地按了按,一股
酸酸麻麻的感觉传来,我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

  「嗳,它硬起来了。」

  刘若佳突然像是看见什么好玩的东西了一样,笑着对我说道。

  「很正常,你的不也会硬吗?」

  我调笑道。

  刘若佳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她伸手拨弄了几下,又犹豫了。

  「你别瞅我啊,你一直盯着,我有点别扭。」

  「好好好,不瞅你,不瞅你。」

  我赶紧闭上眼睛,抬头对着天花板。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一股气流喷在我的胸口,再然后,一条湿漉漉滑嫩嫩
的小舌头伸了过来,顿时,我本来坐在沙发上的身体都有些滑下去的趋势,我哆
嗦着,轻抚刘若佳的头发,胯下的肉棒一跳一跳的,明明刚发泄过两次,却还是
兴致勃勃。

  刘若佳感受到我的反应得意地哼了一声,两片薄薄的嘴唇轻轻一抿,就把我
的乳头含进了她湿热的口腔内,她有样学样,也学着我的模样用小舌头舔舐起我
的乳头。

  与我不同的是,她软软的嘴唇没有多少力度,但是还能感觉到吮吸感,我能
感觉到她两片唇瓣对我的夹吸,也能感觉到那湿滑小舌头的温柔舔舐,我再也忍
受不了了,我掏出肉棒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里。

  没多少犹豫,软乎乎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轻柔地套弄起来,上下双重刺激,
我没一会儿就忍不住了,我身体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刘若佳松开了我的肉棒,她趴在我的胸膛上吐出我的乳头。

  「不许出来,我先去洗个澡,你在这里乖乖等我。」

  说完,她还调皮地轻舔一下我的乳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